独宠温柔妻——【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2021-07-08 12:51 · 新商盟

“……未遂。”时桑榆回过神来,解释道。她知道司南枭这个人有洁癖,不会碰不干净的女人。

她的解释,并没有让司南枭脸上的阴沉散去。

司南枭上前,微微顷身,长指描绘着她五官的轮廓:“时桑榆,你说……”

顿住,他薄唇一勾,“你配当司少夫人吗?”

声音里那浓浓的厌恶,只要时桑榆不是傻子就能听出来。

时桑榆的神色如常平静。她来司家的时候就已经明确了自己的目标,至于司南枭对她是厌恶还是喜欢?都没有关系,只要拆散时新月跟司南枭就行了。

她扬起下巴,红唇差点与男人薄唇相碰:“但要是太子爷喜欢,就算是不配也行,对吧?”

时桑榆整个人顺势靠在他身上,眉目勾人,声音却透露出纯良的乖巧:“太子爷不相信吗?我们来玩个游戏,我随叫随到,任由太子爷吩咐,不花你一分钱,不过问关于你的任何事。”

她还刻意咬了咬舌尖,加重语气:“不要太子爷任何一点好处。时间期限,自然是太子爷说了算。桑桑一定会让太子爷看到我的决心。我要的不是太子爷的钱财身份。”

说完之后,时桑榆月牙眼一弯,盈盈看着司南枭。

司南枭扯了扯唇,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时桑榆,你在南郊监狱都学了什么下贱的东西。”

没要钱,没要名分,随叫随到,如同卑微的女奴。她也的确够下贱的。时桑榆不置可否。

“太子爷天天山珍海味,有的时候换一盘我这样的清淡小菜也不错。”时桑榆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她笑起来,那张脸着实好看。

“你清淡?”

在南郊受了四年非人的折磨,出狱之后不但没有变成行尸走肉,反而还会懂得如何撩拨男人。要说时桑榆是清淡的小白花,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只要太子爷喜欢桑榆,还会介意桑榆是什么样的人吗?”时桑榆直接无视了司南枭嘲弄的语气。猫瞳一眯,小手在司南枭胸前画圈圈。

她说的“喜欢”,仅仅是指身体上的着迷依恋。

时桑榆有自知之明,她只有这张脸留住司南枭。想让司南枭爱上她?做梦吧,穷凶恶极的女囚犯,出狱之后便搭上了自己的妹夫,主动献上自己的身体,连时桑榆都在心中暗暗嫌弃自己。

她也不指望司南枭爱上她。时桑榆从始至终要的,就是司少夫人的位置。

至少,要让时新月失去司家这个靠山。

“三个月。”司南枭启唇,“如果我发现你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我就把你送回南郊。”

司南枭的威胁很有用。至少对于时桑榆来说很有用。

她这辈子都不想回到那个地狱一样的的地方了。

可是恐惧之外,时桑榆内心更多的是惊喜:“太子爷的意思是答应我了?”

司南枭薄唇靠近她的耳廓,声音戏谑中带着冷意:“时大小姐不觉得很刺激?”

时桑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知道司南枭的用意,就是为了羞辱她。

但只要答应她了,羞辱就羞辱吧。所谓的羞耻心,时桑榆早没了。

她主动转移了话题,刚跟司南枭说了没几句,就听见司南枭问:“床头柜上的药瓶去哪了。”

避孕药的药瓶。

“我吃了之后放在柜子里的。”

“既然想当司少夫人,不打算奉子成婚?”司南枭淡淡开口,喜怒无形,时桑榆猜不透他是愉悦还是不悦。

时桑榆无所谓地嘟了嘟唇,“没有太子爷的允许,我当然不会心存侥幸,想要通过孩子逼宫。”除非她不要命了。

况且,就算她肚子里有孩子,大不了这个孩子以后是司家的新继承人?而她这种名声狼藉的女人,不可能有资格得到司家所有人的认可。

时桑榆不傻,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眸子一转,时桑榆看着他,媚眼如丝:“太子爷,72小时的药效。既然药效还没有过,何必浪费呢?”

随后,重新陷入柔软被子的时桑榆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期望今天的太子爷开窍一样,至少不要像昨天一样,技术烂得让她吐血。每次醒的时候全身酸痛,她总有一种服刑的错觉。

当然,这也只是期望而已。

很深很深的夜,二楼卧室的灯却还亮着。而时桑榆,嗓子都快要哭哑了。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时桑榆悠悠转醒。身边的温度已经冷了下来,显然,司南枭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

躺了半个小时,身体那剧烈的酸痛稍微好了一点,时桑榆才翻身下床,换上衣柜里唯一一条长裙,扶着墙去一楼用餐。

这里显然不是司南枭的常住地。这处宅子的管家为时桑榆准备了早餐,然后礼貌地告诉她,今天晚上之前必须离开。

时桑榆休息了一会儿,等到腰腿没有那么酸痛之后,她拿上自己的素银耳饰,便离开了别墅。

走出别墅的那一刹那,时桑榆整个人都僵住了。她发誓,司南枭一定是故意的!

这幢别墅的对面,就是时家的豪宅。

也就是说,她是在时新月的眼皮子底下,勾搭上了时桑榆?至于时新月到底知不知情,还真不好说。

鬼使神差的,她走到了时家的豪宅前。当然,她还没有傻到站在别墅门口,而是躲在了一旁的绿化林之后,这个视角,正好可以看见豪宅内是如何歌舞升平。

她想起陈管家说的,时家蒸蒸日上……是啊,那些陷害她的人,没有一个得到了报应。

时桑榆就算是化成灰也会牢牢记住四年前。那是暑假,她的继母田蕊,以她的名义在时家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晚宴。

那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时桑榆。时家备受宠爱的大小姐,京城上流社会的第一名媛,从小人生一帆风顺,甚至连遇上的继母,对她也那样的好。

在晚宴之前,时桑榆也是这么以为的。

时桑榆的母亲,死于难产。在时桑榆出生没多久,她的父亲时鸿就将田蕊娶进门。

不过五个月的时间,田蕊就生下来一个女儿,也就是时桑榆同父异母的妹妹——时新月。

现在想起来,五个月的时间,想必田蕊还没有嫁进时家的时候,肚子里就已经有孩子了。

时桑榆从小就被田蕊养着,在田蕊的教导下,她一直对时新月非常好。好到什么程度?

几百万的高级定制礼服,几千万的钻石,只要时新月喜欢,时桑榆都会给她。甚至可以将母亲留给她的时家公司股份,拱手相让。

因为那个时候的时桑榆,害怕失去为数不多的亲人,所以对田蕊和时新月百依百顺。然而,她的乖巧与大方,并没有得到回报,相反,引起了这对母女更多的贪念。

十八岁那个暑假,田蕊给她办了一场晚宴,一个理由是庆祝她考上京大,另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时桑榆母亲的遗书——

时桑榆从十八岁开始就可以接手母亲林婉书的部分遗产,而等到一年后,林婉书的所有遗产都全部会划到她的名下。

时桑榆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桑榆,看见你母亲和新月没有?”时鸿皱着眉头问,“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母亲跟妹妹应该是在楼上吧,我去找他们。”时桑榆提着名贵的高定礼服上了楼。

二楼,时新月的房间门半掩着,因为二楼没有别的人,所以房间里的声音,清晰无比地传入了时桑榆的耳朵。

“妈,你说这个药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月月,你就放心好了。只要等会儿把药末撒到酒水里,再让你姐姐喝了,到时候,我看身败名裂的时桑榆,有什么资格继承林婉书那个贱人的遗产!”

“妈,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时桑榆不是我姐!我怎么可能有那么蠢的姐姐?你答应过我的,从此以后时家只有我一个大小姐,爸爸和你的东西,还有时桑榆继承的遗产,以后都是我的!”

“我的宝贝月月,你就别担心了。为了今天。妈已经策划了十八年,等到时桑榆被人发现她跟政-要通-奸,再拍上几张照片发出去……哼,我给你爸吹吹枕边风,这笔遗产自然不会落到时桑榆的手里!”

年仅十八岁的时桑榆,从小被溺爱成了娇小姐,她推开门,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屋内一脸得逞笑意的母女俩:“你们在说什么?”

还是田蕊最先反应过来,对她露出以往一样慈爱的笑:“桑榆,怎么了,是你爸让我们下去了吗?”

时桑榆看着田蕊,不为所动:“你刚才在跟时新月说什么?”

说到这里,她咬了咬唇:“田蕊,你是觊觎我妈留给我的遗产对不对?这才是你十八年来对我那么好的目的,是不是?”

田蕊见瞒不住时桑榆,神色也冷了下来,“桑榆,你是说哪里的话?你问问时家的每一个人,我对你克扣过一丝一毫没有?”

时桑榆无动于衷:“我已经给了您和新月那么多好东西了,你连我妈唯一留给我的遗产都不放过吗?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去告诉爸爸!”

时新月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上前,抓住时桑榆的右手,语气有些低落:“姐姐,你不听我解释吗?”

“我不想听!”时桑榆是天真,但她不傻。

时新月的眼神阴森又怨毒,“那姐姐,我跟你一起去找爸爸。”

话是这么说,可是她的手把时桑榆的手抓得紧紧的,显然心里有别的心思。

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时新月突然顿住脚步,脸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姐姐,你看下面来了这么多人。如果我们姐妹出丑,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啊!”

时桑榆抿唇,看着她:“所以呢?你是想让我不告诉爸爸吗?不可能!”

时新月脸上的笑更加古怪,压低声音:“时桑榆,你妈是贵族千金,你是豪门大小姐,凭什么你活得这么高贵,我却不得宠,甚至还要背负上私生女的名义?爸爸已经承认我了,可是在旁人眼中,我算不上是时家小姐……”

说到这里,她更加靠近时桑榆:“只要你离开了,我就是时家唯一的千金!”

还没有等时桑榆反应过来,时新月尖叫了一声“姐姐”,便直接往后仰去。后面是长长的楼梯,时新月直接滚了下去。

时桑榆怔怔地看着滚下去的时新月,然后才发现时新月的腹部,竟然有一把尖锐的刀。

她心下发冷,立刻反应过来。那是时新月为了陷害她,自己刺的!时新月真是好狠毒的心思!

田蕊立刻从房间内跑了出来,脸上满是泪痕地看着时桑榆,声音尖锐得让一楼的所有人都能听见:“桑榆,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妹妹!你妹妹不过是随口一提,你就以为她觊觎你的继承权,对她起了杀心!”

这句话,看似是在对着时桑榆说的,事实上,是在说给所有在场的人——时桑榆怀疑自己的妹妹,所以要置时新月于死地!

“我……我没有。是时新月她……她自己掉下去的!”时桑榆嘴唇轻颤,

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看着那些人异样的眼神,时桑榆提着裙子飞快地想要离开时家别墅。

这个时候,她的头发被一个女人拽住了:“你这个贱人!”

这场多出的变故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只看见那个容貌陌生的女人,面容扭曲,大声说道:“我在我老公手机里,发现了第三者的床-照,而这张照片,跟你一模一样!时大小姐,你还有什么好反驳的吗?”

说着,拿出了手机。手机里时桑榆熟睡的照片,看得异常的清楚。

时桑榆整个人都是懵的,她的目光落在田蕊的身上,然而突然想起来,上个月她跟时新月去山庄玩,她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慌乱之后便翻窗逃走了。

而当时,浴室里还有水声,说明那个房间内还有别的人。

难道,就是这个陌生女人口中的老公吗?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田蕊策划好的?

时桑榆整个人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看着田蕊大声道:“不是我!我是被陷害的……”

被田蕊抱在怀里的时新月,声音沙哑,看上去马上就要昏过去了:“姐姐,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姐姐……你承认了吧,我再也不想帮你隐瞒了……”

这场晚宴不了了之,而时桑榆,直接被上门来的警察给逮捕了,第二天,就以与政-要通-奸,还有故意杀人未遂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在监狱的第五天,时鸿就来找她了。

时桑榆看着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时鸿模样很是疲惫,头发好像一夜白了许多,出声:“桑桑……”

“爸爸,你怎么了?”时桑榆细声问道。

时鸿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他就这样看着时桑榆,闭上眼,很是痛苦地叹了一口气:“爸爸怕是不能救你出去了。”

“为什么?难道……爸爸你也不相信我是被污蔑的吗?”她没有捅时新月,没有把时新月推下楼,也没有跟人通-奸当第三者!她是无辜的!

时鸿这么疼爱她,这么了解她,肯定知道她是被陷害的。

时鸿垂眼,深吸一口气:“不是这样的。爸爸相信你。爸爸知道桑桑是好孩子。只是,只是……爸爸以后怕是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时桑榆听言,立刻紧张起来:“爸爸,你怎么了?”难道时鸿也被田蕊陷害了?

“爸爸被人陷害诈骗受贿,证据完善,所有人都相信了……”时鸿的脸上满是痛苦,“桑榆,爸爸对不起你!”

时桑榆当然不相信时鸿会诈骗、受贿。时家能成为京城第一豪门,肯定是小心翼翼,不敢留下任何把柄。

肯定是田蕊……她不仅想要林婉书的遗产,甚至想要整个时家!

想到这里,时桑榆捏紧了粉拳:“爸爸,你难道不能翻案吗?”

“证据直指时家,而时家有如此庞大权利的人,只有我。我不认罪,难道要让整个时家陪葬吗?”

时桑榆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时鸿,看着这个疼爱她的父亲,半晌才说:“爸爸,你就对警察说,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拥有林家的遗产,在时家我也有一定的权利,你这么说,相信警察一定不会为难你。”

她已经被田蕊陷害了,绝对不能让那样爱她的父亲重蹈覆辙!

时鸿低下头,看不清楚他的神色:“但是你妈妈留下的遗产,会被全部没收,你对得起你妈妈的一片心意吗?”

时桑榆咬了咬唇,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良久之后才下定决心:“爸爸,我先把妈妈的遗产过到你的名下。等我入狱之后,你一定要尽管查清楚到底是谁在害你。”

“好,桑桑,我会尽管救你出去的。”时鸿郑重地点了点头。

十天之后,时桑榆再次被押上法庭,故意杀人未遂、通奸、诈骗、受贿……这么多的罪名,全部都叠在她的身上。时桑榆在众人的口中,从人人羡慕的时家千金,变成了罪大恶极的犯人。

时桑榆去了南郊。

第一年,时桑榆每时每刻都在等着时鸿把她救出去。她是无辜的,只有出去,她才能够揭穿田蕊跟时新月的不良居心。

第二年,陈管家千辛万苦获得了一次来看望她的机会。时桑榆这才知道了,时鸿之前来找她,只不过是为了让她罪加一等,顺便拿走林婉书价值连城的遗产!

在南郊监狱这四年,时桑榆无时无刻不感到绝望。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而她相信的人,却残忍地背叛了她。

时桑榆不甘心。南郊监狱里关着的都是穷凶恶极的罪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

在南郊监狱,曾经天真烂漫的时桑榆已经死了。

时桑榆收回思绪,远远望去,正好看见时新月正在对着时鸿撒娇。

“爸爸,你别这么打趣我了。要不是您的功劳,我怎么会有跟太子爷订婚的机会……”

“我们月月长得这么漂亮,又多才多艺,就算没有我,太子爷也肯定会喜欢上你的。”时鸿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爸,你别说了。太子爷对我到底有没有那个意思还不知道呢……”时新月满脸娇羞地说道。

“如果不喜欢我们月月,他又怎么会跟时家订下婚约呢?”田蕊笑道。

时新月听言,脸上的娇羞变成了得意。司南枭这样的男人,京城没有一个女人不想嫁。而她能成为司南枭的未婚妻,自然说明,司南枭看上她了!

对于时新月这种自恃清高的豪门千金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司南枭这样尊贵的男人爱上她,更值得得意的了。

时桑榆就这么看着她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唇角的笑,变得嘲弄又悲凉。

她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时鸿。时鸿,你还记不记得你有一个大女儿?她现在正在受苦,而你……拿着林婉书的遗产扩张时家,为时新月铺路!

心头一阵酸涩,时桑榆闭上眼,忍住眼泪,这才再次睁开眸子,快步离开。

一个月了。

司南枭的作息时间非常规律,每个星期五,都会让管家把她送到之前时桑榆去的那幢别墅。

时桑榆很愁,一个月四次,三个月就只有十二次。这么点时间,怎么能保证司南枭对她念念不忘?

但是她又不敢去找司南枭。毕竟是她亲口给司南枭说的,没有他的通知,她绝对不会去打扰她。所以,时桑榆一天到晚都在制造“偶遇”。

早上路过司南枭去公司的必经路,晚上等司南枭下班。每天不间断的巧遇,司南枭相比已经看出来,她是有意设计的了。

不过,时桑榆每次都不会去跟司南枭打招呼,而是装作不认识或者没看到地与他擦肩而过。

时桑榆想到这里,低头,看了看自己瘪下去的钱包。她在狱中的时候,银行卡什么的全部都被田蕊给冻结了,只有几张以陈管家的名义办的银行卡里,还有一点零头。

如同她说的游戏规则,司南枭没有对她伸出任何援手。

时桑榆倒是不觉得什么。短期看来,免费和司南枭睡,简直就是自甘下贱。但是下贱也有下贱的好处。他不拿冷冰冰的钱打发她,那……就会用心。

只要司南枭对她上心,她就有机会成为司少夫人。长远看来,这样做比被司南枭包-养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想到这里,时桑榆还欢乐地哼了哼小曲。

手机上闹钟响起来,锁屏上出现了一小段事件备注——买裙子。

时桑榆这才想起来,她等会儿要去约见孙总。孙总经营着一个小的贸易公司,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是他手上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林婉书那些遗物的取向。

林婉书的遗产里,有一部分是实物,大多都是钻石珠宝,按市场价来算,至少也得值三个亿。在得到这些东西之后,田蕊将大部分都贩卖出去了。

孙总则是替田蕊出面的人。他甚至比田蕊都还要清楚那些东西的取向。

林婉书死得早,而她认贼做母多年,甚至因此将林婉书留给她的东西丢得一干二净

时桑榆心里是对不起自己的母亲的。所以拿到遗物取向,她势在必得。

时桑榆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孙总订的高档饭店有一个规矩——没有穿正式晚礼服的人不可入内。看着自己身上朴素的白衬衫,时桑榆走进京城最名贵的商场。

她看着那一排排的衣服,再看着那一个个吊牌上高不可攀的数字,时桑榆皱起了眉头。

以前的她,想要把这个店买下来都不成问题。而现在,哪怕是一件裙子,都是她付不起的价格。

看着时桑榆穿着朴素廉价,营业员撇了撇嘴角,目光带着几分鄙夷。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就是把时桑榆全身上下的衣服价格加在一起也不过一个零头。

时桑榆挑了一件水绿色的小礼裙。两年前过期的款式,所以价格并不贵,她负担得起。

时桑榆沉声对营业员道:“就这件。”

没钱装什么大款?营业员掩饰住眼中浓浓的鄙夷:“请问你是需要包装还是……”

“就在这里换。”时桑榆拎着小礼裙去了试衣间。

十分钟之后,时桑榆推开了试衣间的门。

营业员顿住,半晌之后才由衷地说道:“小姐很适合这件衣服。”

这是两年前的设计。水绿色温和却中庸,加上款式除了露肩以外毫无亮点,因此很不受欢迎。

但是穿在时桑榆的身上,却很是好看,衬得时桑榆温柔干净,露出雪白的肩头,更是显得她分外出尘。

时桑榆从钱包里面抽出银行卡,正准备付款,却看见所有的营业员都突然站好了,微微低头,齐声道:“太子爷好。”

被称为太子爷的,除了司南枭这个男人还能有谁?时桑榆抬起头,就看见微微抿起唇的司南枭,还有……

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还算不上是女人,顶多是女孩。看上去很年轻,如果八卦的时桑榆没认错的话,应该是此时正当红的十九岁影后。

司南枭的目光落在时桑榆身上,微微皱了皱眉。他昨晚上在时桑榆的肩头上不知道咬了多少遍,为什么时桑榆身上没有一点他的痕迹?

太子爷当然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名叫遮瑕霜的东西。

时桑榆不知道司南枭心里的想法,她此时此刻只想苦笑。她今天是正儿八经要去赴约,结果这么巧就跟司南枭碰上了。

碰上还不说,还看见了司南枭的小情-人。面容稚嫩,身材姣好,的确有攀上司南枭的资本。

收回目光,时桑榆低声道:“付款吧。”

年轻的影后正在挑选着六位数的礼服,“太子爷,你说我穿这件好看还是这件……”

司南枭没有理她。女孩的脸色稍微有些难堪,立刻撒娇道:“太子爷。”

抬头,却看见司南枭深邃的目光,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的时桑榆。

她伸手,想要去扯司南枭的西服,马上要碰到的时候,却对上司南枭冰冷的眼神。

女孩心里一颤。她怎么就忘记司南枭有洁癖了!

跟着司南枭一个星期,司南枭甚至不曾牵过她的手,更不要说其他的动作了……

年轻的影后本就心高气傲,在司南枭这里碰了钉子,就准备对被司南枭注意着的时桑榆撒气。

她一勾唇,伸手指向时桑榆脸上满是高傲:“那个女人身上的礼服,款式不错,我也要。”

“不好意思……小姐,这是打折款,只有一件压箱底。”营业员小心翼翼地说道。

“哦,怪不得看上去这么平庸,打折款,都是给一些穷酸还想充大款的人穿的。”

时桑榆低笑一声,并不在意,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在说“款式还不错”,真是自己给自己打脸。

她恍若未闻,跟司南枭擦肩而过准备离开,却不料,男人带着薄茧的大掌,将她拦了下来。

时桑榆微微偏头,朝着司南枭露出一个甜笑:“太子爷,请问你有事找我吗?”

相关文章:

男人在意女人胸下垂吗*男朋友一见面就是睡觉

趴在地上驮着主人:大山深处的强壮光棍们甜梦txt

男主放在女主体内吃饭|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和男朋友过夜任他摸~男友床上喜欢拽头发

打赌输了让对方随意玩&撅高分开打肿姜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