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完本)爱入深海:薄情不负小说在线连载全文

2021-07-08 11:03 · 新商盟

许念安抬头惊恐的看着他,她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个男人不是正常人了。

穆延霆上下打量她一眼,见她穿了一件淡蓝色的松腰连衣裙,皱眉问:“为什么换衣服?”

许念安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不是今天早上他让人准备的,她不想惹怒他,只好乖乖回答他:“来医院,还是穿这个比较合适。”

穆延霆嗤笑一声,“身材本来就不怎么样,还穿这种孕妇照,也难怪你老公宁愿去外面找。”

这话就太伤人了。

许念安抬眸瞪他。

穆延霆似乎反而来了兴致,伸手抚摸她的眼角,“怎么我说错了么?”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在许念安的脸上,许念安低下头,不再看他。

穆延霆却不依不饶,他挑着许念安的下巴,饶有兴趣的问:“我说错了?”

许念安被迫与她直视,心里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即使她的老公确实出去找女人,但是他也不能这么埋汰她吧?

许念安在心里问候了一下他的祖宗十八代,面上却不敢得罪他,她的声音轻轻柔软的,“没有。”

穆延霆的双眸忽的染了笑意,勾起嘴角,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与刚才的强势霸道不同,这个他只轻轻一吻,浅尝即止。

他松开许念安,轻轻吐出两个字:“很好。”

很好?许念安在心里诽谤,这是什么思维方式?她承认她的丈夫宁愿出轨都不愿意碰她,这叫很好?

但她什么都不能说,只安静的坐在他的身旁。

穆延霆似乎心情不错,吩咐前面的司机:“去湘水街。”

湘水街是帝都有名的奢侈品聚集地,全世界顶尖的奢侈品都在那里驻扎。

黑色迈巴赫在路上飞驰,很快,在一家奢侈品服饰品牌店门前停了下来。

有人跑上来,为他们打开车门,将他们引入店内。

店内的服务员忙不迭的跑上来,弯腰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穆延霆径直走到货架前,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衣架上的衣服,最后,挑选出一件V领鹅黄色小短裙,白色裸脚高跟鞋,转身交给许念安:“换上。”

许念安的内心是拒绝的。

穆延霆危险的眯了眯眼:“怎么,让我亲手帮你换?”

“不用!”许念安忙接过衣服,他既然说了帮她换,就肯定会剥光她的衣服,帮她换。

她才不要这变.态帮她换衣服!

五分钟后,许念安穿着穆延霆帮她挑选的衣服走出试衣间。

穆延霆坐在沙发上,朝她勾了勾手指,淡淡道:“过来。”

许念安攥着手,慢慢朝他走过去。

还没到跟前,穆延霆突然起身,一下子把她拉进怀里,低头埋进她的颈窝嗅了嗅。

许念安浑身一僵,想要起身逃开。

穆延霆却一只手紧紧扣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紧紧扣着她的后脑勺,眸光中一种肆意的情绪在疯狂蔓延,他的声音冷冽而淡漠:“记住,以后只能穿我帮你选的衣服。”

许念安惊恐的睁大双眼,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完全把她当成了他的所有物。

对于许念安的反应,穆延霆并不吃惊,他玩味的看着她,粗粝的指腹摩挲在她细嫩的红唇上,饶有兴致的慢慢往下,划过她的白皙优雅的脖颈,在她软润白嫩的肩上留恋片刻,最后顺着许念安妖娆的曲线,落在她的细腰上,轻轻揉nīe。

许念安脸上的表情由惊恐变成恼怒,最后强装镇定的推开他的手,起身,低头看着沙发上的男人,语气也冷了三分:“穆先生,这样玩我有意思吗?”

穆延霆抬眸看她,眼角带着一丝冷漠,声音清冷:“许小姐,准确的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玩过你,怎么,想让我玩?”

“你!”许念安被呛得脸色又白了几分。

可是她却拿这个嚣张的男人没有办法,她现在甚至开始后悔昨天晚上情急之下拦下他的车。

即使平日里再要强,她的骨子里还是个传统的女人,不管季丞钰怎么样,她已经结婚是事实。

季丞钰婚内出轨,她宁愿离婚再嫁,却不想自己也变成那种人。

那有违她的行事准则。

可是这个男人权势滔天,动一动手指,碾死她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她不敢跟他撕破脸,只好妥协:“穆先生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

穆延霆轻笑一声,反问:“放过你?你本来就是我的,何来放过一说?”他起身,伸手抚她的眼角,就像是漫不经心的挑dòu自己的宠物,微微低头,张嘴含住许念安的耳垂。

许念安浑身一颤,正要推开他。

穆延霆却突然一用力,揽着她的腰,将她扣进怀里,低声在她耳边呢喃:“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抛弃你。”

她为什么要担心被他抛弃?

许念安内心几乎想咆哮,这个男人到底懂不懂人类的正常交流?

怎么怎么说都说不明白呢?

这时候,穆延霆松开她,但是大掌还在她的腰间,转身问不远处的高阳:“跟陈部长约的时间到了吗?”

高阳微微颔首,恭敬道:“现在赶过去,时间刚刚好。”

“好。”穆延霆转头将这个店打量了一番,随即吩咐道,“把这里许小姐能穿的衣服都送到锦园。”

“是。”

不管许念安同不同意,穆延霆揽着她的腰上了车。

一上车,穆延霆就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低头吻下了下去。

许念安气息不稳的推开他,脸上带着怒意,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就因为救了她一次,她就变成了他的私有物?

许念安咬咬牙,打算据理力争:“穆先生,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穆延霆只低头看着她莹润的红唇,眸中的欲望在肆无忌惮的蔓延,他突然问了一个与许念安的话毫不相干的问题:“没接过吻?”

许念安呼吸一窒,她确实没接过吻,昨天晚上,那是她的初吻。

联想到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许念安有些难以启齿。

穆延霆笑了笑,眸光微闪,低下头,性感的双唇再次靠近许念安的,声音清冽,“没关系,我教你。”他舔了舔许念安的双唇。

许念安只觉得浑身发麻,像是有无数个小的电波传遍自己的四肢百骸,连身体都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

男人的吻更深了,恍惚迷离间,她听到他的声音低哑微沉,仿佛能蛊惑人心:“张嘴······”

许念安像是陷入沉沦,脑海中一片空白,她睁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竟然,微微张开了嘴。

女人乖巧听话,穆延霆清冷的眸光中闪烁着一丝病态的笑意,他将她压在怀中肆意而欢畅。

面对之前那些被送到他床上的女人,他心里只有厌恶,却从来不知道,原来怀中女人的身体可以这样软,这样甜,让他一碰就上瘾。

果然,他的小玩意儿,就是不一样。

原本在路上平稳行驶的迈巴赫突然一个急刹车。

许念安猛地惊醒,她慌忙推开自己身上的男人,从他怀里退出来,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脸上因为恼怒与后悔绯红一片。

她刚才在干什么?她怎么能这样?她有丈夫,即使她的丈夫没有遵守婚姻的约定,但是她怎么能还没有离婚就跟别的男人?

那样的话,她跟季丞钰还有什么区别。

司机意识到自己打破了大BOSS的好事,忐忑的回头解释:“先生,对不起,刚才出了点小状况。”

穆延霆淡淡的嗯了声,从一旁取出雪茄点上,吸了一口,不急不缓的吐在许念安的脸上,笑了:“刚才你不是也挺享受吗?现在是什么眼神?”

许念安被他呛得猛咳一阵,“穆先生这样随意玩弄一个已婚女人,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她着重强调了“已婚”两个字。

“随意玩弄?”穆延霆玩味着这四个字,冷漠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我确实想随意玩弄你,不过······”他挑起她的下巴,“现在不是时候,我还有正事,晚上,我会如你所愿。”

许念安简直要暴走,他到底凭什么就注定了她是他的私有物。

“穆先生不会觉得救了我,我就是你的了吧?”

穆延霆收敛了笑,声音冷冽了几分,问她:“除了你自己,你还有什么能引起我的兴趣?”

许念安被反问的无话可说,这个男人一开始就已经表明,他不会白白救她,他需要回报,他甚至没打算在她面前做一个好人,不过是一天之内,他强取豪夺,强势霸道,从来不会顾及她的感受。

更重要的是,他并不觉得她需要有什么感受。

他要求她做的是乖巧,听话,就像对待一只宠物。

可许念安并不想。

她不想从一个男人的弃妇,沦落成另外一个男人的宠物。

如果说与季丞钰的婚姻失败,但是至少她手中还有决定权,她可以决定是否继续这段婚姻,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她能做的却只有服从。

迈巴赫很快进入一栋庄园,许念安投过车窗望过去,发现这里正是昨天晚上穆延霆带她来的地方。

原来这个地方就是锦园。

传说,这个地方是全帝都的人最向往的地方。

男人向往住在这里的权势,女人向往住在这里的身份。

高阳跑上来为两个人打开车门,在穆延霆身旁低声道:“先生,陈部长已经等候多时了。”

穆延霆点点头,吩咐身旁的女佣:“把她送到我的房间。”

高阳看着许念安进了主楼,忍不住对穆延霆道:“先生,许小姐她现在的身份确实不太方便。”

穆延霆淡淡看他一眼,冷冷道:“那就让她更方便些,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高阳颔首:“是,属下明白。”

穆延霆说完,已经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高阳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立刻跟了上去。

他跟了穆延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女人上心,真的是实属不易啊,这样大的喜事,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另外一边,许念安这是第二次被扔进这个房间。

早上走的急,她没来得及仔细打量这里的一切。

现在才发现,这是一个黑白交错的世界,所有的家具,四处的摆设,全部的一切都是黑白色系,四周干净的一尘不染,整个房间的装修风格,像这个房间的主人,透着一种近乎麻木的冰冷。

许念安坐在床头上,轻轻闭上眼睛,思索着往后的路该怎么走。

今天早上季倩倩跟她说袁诗柔回来了,想必昨天晚上季丞钰在她面前唱的那一出就是为了逼她离婚。

想到她曾经在公公面前许下的,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季丞钰离婚的承诺,许念安愈加头大。

现在哪里是她不想离,就不离的。

更何况又冒出一个穆延霆。

这个男人毫无道理可讲,简单的强取豪夺,完全把她当成所有物。

想到这,许念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想离婚,更想离开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很多事情,真的都身不由己,不说别的,单单是母亲的医药费,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承受。

这些年来,季家不仅将她养大,供她读书,公公季庆山更是毫无怨言的承担着母亲高昂的医药费。

如果她现在跟季丞钰离婚,等公公回来,她要怎么面对他?

又怎么跟他解释?

当年的那些保证,又算什么?

许念安越想越头大,再加上昨天晚上本来就没睡好。

这会头晕晕沉沉的,不知不觉中,倒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许念安是被亲醒的。

睡梦中,有一双大手伸进她的裙摆,粗粝的大掌摩挲她腰间的嫩肉,许念安难受的拱了拱身体,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她强迫自己睁开眼,昏暗的房间里,男人压在自己身上,一双黑眸深邃幽沉,情yù肆意。

许念安脑袋嗡的一声,整颗心脏几乎要跳出身体,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微怔过后,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推他。

可穆延霆的力气太大,金刚铁夹一般掌控着自己,许念安又急又怕,刷的一下,眼泪就落了下来。

穆延霆吻在她的眼角,悉数将她的泪水吞下。

原来,女人的眼泪是咸的。

他变得更兴奋了。

如一头野兽肆意喧嚣自己身体的本能。

许念安越是反抗,穆延霆越是紧紧地按压着她,他吻的越来越急,蛮横的啃噬着她,高大完美的身体碾压着她,肆无忌惮的侵占和掠夺。

许念安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被他完全钳制掌控着,就像溺水的人快要死了一样难受,她张开嘴,一口咬在穆延霆的肩头上。

男人压在她身上的身体僵硬的一秒钟。

许念安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她猛地惊醒,松口抬眸看着面前俊美绝伦,如天神一般的男人。

穆延霆垂眸看她,一双黑眸深不见底。

许念安心神猛地一震,却顾不上害怕抓住他的手臂再次咬了下去。

穆延霆岿然不动。

心里的恐惧慢慢积累,许念安松开口,仰头看着头顶的男人。

心砰砰的跳,几乎要跳出胸腔

突然,男人咧嘴笑了,他低头舔了舔她唇上的血,声音冷冽森然,让人听了直发毛:“小东西,你真是越来越讨我的喜欢了。”

许念安一边哭着,一边挣扎着大喊:“穆延霆,你这个变.态!”

她不要再忍了,她真的受不了了,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她不想被这个男人操控一生。

她要离开这里。

许念安不停的挣扎,“你这个大变.态,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穆延霆捏着她的下巴,像是自言自语:“怎么还是这么不听话?看样子我得在你身上烙个印记才行。”

许念安惊恐的看着他,烙印记是什么意思?就像美洲的黑奴吗?

完全没有人权,成为主人的私有物?

许念安整个人都处于惶恐之中,她再也不敢闹了,她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下一步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穆延霆说完就从她身上站了起来,许念安戒备的看着他问:“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即使你身份再尊贵,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穆延霆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慢慢揭开手腕上的衬衣扣子。

他的动作慢条斯理,甚至可以说优雅。

许念安坐起身警惕的看着他。

穆延霆银白色衬衣的袖子挽到上面,露出结实健壮的手臂,朝她伸出一只手:“过来。”

许念安犹豫片刻,最后还是非常没有出息的把手伸了过去。

穆延霆握着她的手,弯腰将她从床上抱起,输入指纹,将她抱进另外一间内室。

说是内室,这里更像一个小型的书房,只是书架前摆着一把纹身椅。

穆延霆将许念安放到纹身椅上,许念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穆延霆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搬出一套纹身器材。

许念安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想干什么?

穆延霆将纹身器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带上手套,在许念安的身旁坐了下来。

许念安看着他,已经猜到:“你要给我纹身?我能不纹吗?”

穆延霆撩起他的衣服,露出雪白的小腹,他的眼神暗了暗,声音却一贯的冰冷没有温度:“你说呢?”

“当我没问。”想了想许念安又说:“纹身后,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就会放过我,送我回家?”

穆延霆低着头,修长的手指摆弄着纹身器材,他淡淡嗯了声。

许念安不敢再跟他闹,只能顺着他:“谢谢你。”

穆延霆抬头看她,问:“为什么?”

“嗯?”

“既然你的丈夫先违背婚姻违规,婚内出轨,你为什么还要为他守身如玉?”

许念安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他,她垂下眸子小声道:“我没有为他守身,我只是觉得,别人的过错,不是我堕落的借口。”

“堕落?”穆延霆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转头看着桌子上的纹身器材,从里面拿出了纹身机。

许念安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穆延霆带着手套的手在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滑动,突然,他说:“痛就喊出来,别忍着。”

相关文章:

《仙武巅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车上他吃我奶好爽&(妻子的背叛)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大手覆胸前的柔软:性奴乳环奶牛校花 乳沟夹人

岳爱我的大宝贝,给老婆找个粗大狗的尝尝鲜

我的性经历(真实回忆)/受被双龙齐入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