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神品医卫】全文免费,神品医卫大结局

2021-07-08 11:15 · 新商盟

“这女人看起来粗心大意狂暴躁动,原来也有看得明白的时候。”

李锋心里暗想。

又想起之前这女人刚出现的时候,根本不说她和沐沧澜的关系,摆出一副警察办案的样子,就越发觉得这女人不简单。

也是,要真是个头脑简单的傻妞,也不会和沐沧澜成为朋友,因为两人根本不会有共同语言。

“我是女人怎么了,女人也比这秦城绝大多数的男人强!”

沐沧澜咬着贝齿不服气。

文静哭笑不得:“是,是,我知道你能力比那些男人强,可那些人用阴谋诡计对付你的时候,你总得有个保护你的人吧。”

沐沧澜知道这个好朋友说的是实话,点点头。

“可我到哪里去找保镖?”

心里一下浮现出一个人影。

“这个你别操心,我认识秦城一个专业保镖公司的老板,里面的保镖不是军队里的退伍老兵,就是那些专业武校出来的学生。这个保镖公司在秦城的业务不少,到时候我陪你去挑。”

听到文静的话,沐沧澜点点头,又觉得有些不合适。

她那天放走了李锋就有些后悔,只要一想起那天在床上,被这混蛋整整压在身下就很不爽,是她永远无法忘怀的耻辱。

如果能让这混蛋当自己的手下,随时调教,让他对自己服服帖帖!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偷鸡他不敢摸狗……

沐沧澜越像越兴奋,不由攥紧了小拳头。

“沧澜你怎么了,你脑子发烧了?”文静伸手摸她的额头。

“你脑子才发烧!”

沐沧澜拍开她的手,想站起来,可身体还是没有力气,说道:“你让他进来一下。”

“进去!”

文静摸不着头脑的走出卧室。

“你们要干嘛?”李锋蹲着不动。

“叫你进去就进去,哪那么多废话!”文静掏出手枪。

“你真不适合当警察。”

李锋老老实实进了卧室。

“再敢废话,信不信我崩了你!”文静横眉怒目。

沐沧澜看到李锋那平静的眼神,就不自禁的冷起了脸。

好像只有这样,自己面对他的时候才有心里优势,才是那个霸道强势的女总裁,而不是被他强行镇压在身下的女人。

“李锋,我要你当我的保镖和司机。”

果然是以霸道强势闻名的女总裁,上来就是“我要”,而不是“我想”,或者是商量的语气。

所以李锋有些不太爽,语气比较冲的问道:“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他!”

文静也很不爽的说道:“沧澜,你可别犯糊涂,就这家伙的三脚猫功夫,对付小混混还行,你要让她保护你,肯定不够格!你别着急,我明天就带你去保镖公司挑专业保镖。”

沐沧澜没理她。

“没有为什么,我觉得你比较合适。”

“算了吧,我还是愿意当我的小保安。”李锋直接拒绝。

他不喜欢沐沧澜那种做什么都觉得自己能掌控一切,高高在上的姿态,更何况,对方和楚子寒的矛盾已经爆发了,他想低调的隐藏身份,不打算掺合到这些矛盾当中。

沐沧澜脸色一寒:“你当保安多少钱一个月?”

“三千。”

“那我给你三万。”

沐沧澜翘起下巴,好像笃定他会答应,一个小保安,每个月不过三千块,她直接开出十倍的价钱,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拒绝。

“不干。”

李锋想也不想就拒绝,他不是缺钱的人,如非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他连工作都不会找。

沐沧澜怒了,她享受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即便今天酒吧里被人下药,她也觉得那只是一个意外,因为她平时根本不会去酒吧这些地方。

李锋的拒绝,让她难以忍受。

她身子稍微往前倾,目光直视李锋,让自己显得越发咄咄逼人。

“李锋,你已经被王超他们发现,你认为你还能回汤山会所当保安?你今天帮我,就是得罪楚子寒,以楚家在秦城的势力,你连去工地上搬砖都不可能。你只有跟着我,这秦城才有你容身之处!”

李锋越发讨厌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冷冷说道:“你以为你能掌控别人的命运?其实你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今天要是没有我,你早就被楚子寒抓走。”

“你--!”

沐沧澜浑身一颤,李锋的话,如一根尖刺狠狠扎在她心里,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对,我现在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随时都要为了家族利益,而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和理想,何谈掌控别人的命运?

“沧澜你怎么了……混蛋,你是不是想死!”

文静赶紧扶着沐沧澜,对李锋怒目而视。

李锋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怎么就让她有那么大的反应,按理说不可能,最多也就是让她恼羞成怒而已。

算了,懒得去想,反正她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文静,我们走!”

沐沧澜站起来就往外走,踉踉跄跄的,文静赶紧扶着她。

“混蛋,沧澜要是出了事,我一定要把你抓起来!”

砰!

客厅门被重重摔上。

嗤!

李锋笑了笑,随手一抖,一直拷住他两个手腕的手铐就被抖落在地,被他随手扔到柜子里。

走到窗边往外看去,文静已经扶着沐沧澜下了楼。

“啊啊,哪个王八蛋干的,把沧澜的车砸成这样!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一定扒了他的皮!”

文静突然暴跳如雷的大骂起来,因为沐沧澜的车已经被人砸了个稀巴烂,虽然修好还能用,但现在这样开着上街,是绝对不行了。

李锋转念一想,就知道肯定是那帮混子干的,也只有那些人,才能干出这种没档次的事。

“沧澜你在这里等着,我把我的摩托车骑过来送你回去,车明天再让人送去修。”

文静像一头进入狂暴状态的母暴龙,怒气冲冲的去骑摩托车。

“那妞儿走了,快动手!”

就在这时,路边草坪里突然钻出刚才的那几个混混。

“你们要干什么!”沐沧澜身体还很虚弱,站在原地冷冷看着这些人。

“干什么,当然是抢人。妈的,不把你送楚少床上去,我们都得倒霉。快动手!”

几个混子冲过来,拿出一张喷了乙醚的毛巾往她脸上一捂,二话不说架起沐沧澜就往前冲,一辆桑塔纳开过来,几人抬着沐沧澜钻进去。

“王八蛋!你们这些王八蛋!把沧澜放下!”

文静刚骑上摩托车,就眼睁睁看着沐沧澜被抢走,气得痛骂不已。

“哈哈,警官对不起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桑塔纳耀武扬威围着她转了半圈,来了个漂亮的甩尾,扬长而去。

“混蛋--!”

文静想开枪,但桑塔纳速度太快,一下冲出了她的射程范围。

李锋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原本平静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那个楚少居然还没死心,连文静这个警察都不怕,铁了心要抢沐沧澜。

“这群混蛋,我抓住你们,一定一个个全部枪毙!”

文静急得流泪,发动机车,正要追,后面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她不由扭头看去,正好看到李锋站在他楼下的草地上。

看那样子,貌似是从三楼直接跳下来的,她惊讶的张大了嘴,这家伙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都没摔死摔残?

还有,他手上的手铐也被解开了!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李锋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跳上她的机车。

“还愣着干什么,追!”

“呃……追!追上那群王八蛋,扒他们的皮!”

文静咬牙切齿,一下把油门拧到底,机车咆哮着像道的银色闪电冲了出去。

“卧槽你慢点!”

饶是李锋开过许多次快车,也差点被这虎妞儿活活吓死,尼玛这是摩托车?这根本就是飞车好不好,而且还是走S型路线那种。

“坐稳了,抱住我腰,我还得加速!”

文静却一脸兴奋,得意的说道,话音刚落,机车疯狂怒吼着冲进了车流中。

“你想死别拉上我!”

李锋恨不得跳下去,只能死死抱住她的腰,还别说,这女人的腰挺细,摸着很舒服。

“这个王八蛋,他一定是占我便宜,等下再收拾他--”文静面红耳赤,暗暗咬牙。

情缘酒吧,黑皮几个架着已经昏迷过去沐沧澜走了进来,径直绕了个弯到了一个人很少的区域。

这里是阿彪手下们的自留地,只有他们能在这里玩。

“彪哥,我们把这女人抢回来了。”

黑皮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抽雪茄的彪哥,凑上去邀功。

“什么女人?”

彪哥看了眼沐沧澜,脸色一下阴沉,死死盯着黑皮:“谁他妈让你把这女人抢回来的!”

黑皮一脸懵逼,怎么看彪哥的脸色,好像很不好看啊,把那女人抢回来,可以讨好楚少,彪哥不是应该很开心吗?

“呃,不是说楚少--”

“楚你麻痹!”

彪哥一巴掌狠狠扇在他脸上,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捏着雪茄就把烧得猩红的头部在他脸上狠狠杵了一下,青烟嗤嗤嗤的冒,黑皮疼得不断惨叫,其余弟兄一个个吓得发抖。

彪哥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

而且黑皮还是他最信任的兄弟,他都能下这样的狠手。

彪哥铁青着脸问道:“你们绑这女人的时候有谁看见?还有,她身边那个男人呢?”

黑皮疼得脸色惨白冷汗淋漓,虚弱的说道:“有个女警察,还,还有她身边那个男的,也在--”

嗤嗤嗤!

彪哥又用雪茄在他另一边脸上杵下,脸色变得狰狞。

“谁他妈让你把这女人抢回来的!老子只是让你们做做样子敷衍了事,这些事让王超马杰那两个傻逼去做,你他妈自作聪明,把这女人绑回来,你知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老子要是被你害死,你也跑不了!”

“王超和马杰呢?”

“回,回去了。”

“很好!好得很!他们都回去了,你们还他妈自作聪明--”

彪哥气得快吐血了,他从一开始就不想插手这件事,即便后来楚子寒亲自让他去找沐沧澜。

之前坐在那里,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救走沐沧澜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他在道上混了将近十年,还没见过心机那么深沉的男人。

这绝对是个杀人如麻的人,已经到了杀人如吃饭般自如,一切东西都能变成杀人武器的地步。

否则,平常人谁他妈会想到,打晕塞洗手池里,就能让人在五分钟内死掉。

一把将黑皮扔在地上,彪哥冷冷问道。

“那个男人呢,他追上来没有!”

“好像,貌似,没追上来吧--”黑皮已经彻底被彪哥吓傻了。

轰!

他刚说完这话,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一辆霸气的机车以一种更加霸气的姿态,从天而降一般直接撞了进来,那十多平米足有指头宽的钢化玻璃落地窗,被轰的撞了个稀巴烂,像一块块水晶洒落在地。

嘎吱!

机车在继续撞翻两个大花瓶几张桌椅后,来了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彪哥等人对面。

彪哥的手下都目光发直的看着机车上那个穿着警服的女人,发现对方的目光比他们还发直。

“卧槽,你想死也别拉上我!”

李锋从车上跳下来,大死也不像在坐这女人的车,这女人太虎了,来到酒吧门口,她居然没刹住车,就这么直接撞了进来。

还好机车的前轮往前延伸出很长,文静才没有一头撞在玻璃墙上。

“我怎么知道刹不住车!”

文静回过神来,出奇的没有大骂李锋,她目光一抡,一眼就看到人群后被丢在卡坐上的沐沧澜。

“沧澜,你怎么了!”

“别激动,她吸入乙醚晕过去了而已。”

李锋拍了下她肩膀,这话又让本来就一直盯着他看的彪哥目光一凝,这个男人好冷静,果然是个高手。

李锋随意扫了眼这些混混,就认定了彪哥是当中的老大,径直朝他走去,看到站在他身边,两边脸上被烫得血肉模糊的黑皮,更是明白了什么。

“把她交给我。”

他伸手指着沐沧澜,一脸平静。

彪哥点头,挥了挥手:“把这位小姐交给他。”

那些混混被他一番残忍手段吓得半死,没有一个人敢反对,马上就有两个混混上去扶起沐沧澜。

李锋伸手拉过对方,搂在怀里,对彪哥点点头,转身就走。

“那个,兄弟,你以前……”

彪哥犹豫一下,实在按耐不住好奇心,问道。

李锋脚步一顿,又继续往前走。

“反正不是混黑的。”

听到李锋的话后,彪哥竟然感觉自己莫名松了一口气。

幸好这个人不是混黑的,否则他如果要在秦城道上混,那秦城的地下世界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而他也难免被殃及。

“彪哥,要不要派人盯着这小子。还有,那姓沐的女人是楚少点名要的,您要是把这女人献上去,那彪哥的势力--”

一个小弟不甘心的说道,话没说完,脸色突然惨白,再也说不下去。

因为彪哥正死死盯着他,浑身散发的凶戾气息让他仿佛看到了一头恐怖的凶兽。

“你难道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别招惹这个人,别招惹他!”彪哥说着厌恶的摆摆手,“你滚吧,我这里庙小,留不住你这尊大神。”

“彪哥--!”

那小弟普通一声就跪下,涕泪横流。

彪哥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对这样的小弟不屑一顾。

目光短浅头脑简单反而还野心十足,这样的人,用一句老话来形容,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早晚得死。

等那小弟面如死灰走出去,彪哥想了想,突然招来一个小弟。

“算了,鸡仔毕竟做过自家兄弟,不能让他无处容身。这样,你们想办法给他支个招,让他去大金牙那里做事,别说是我说的。”

“彪哥仁义!”小弟们大拍马屁。

仁义?

彪哥冷笑,混这条道的,仁义的早就死无全尸了。

像鸡仔这样的蠢货,送到敌人那里给他招祸,不是更好吗?

“喂,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一句话,那彪哥就心甘情愿把沧澜还给你!”

一直到走出酒吧,文静还晕乎乎的,她感觉不可思议。

这个彪哥连她听说过,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算是秦城最近几年混得比较好的小字辈,别看辈分小,道上一些大佬都说,如果再给他五年十年,秦城地下世界恐怕一半的地盘,都得跟着他姓。

彪哥这样的人,居然会听从李锋的话,乖乖放人,屁都不敢放一句,她想不明白。

见李锋不说话,她跺了跺脚,冲到李锋面前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认识这个彪哥,你是不是道上哪个大佬的小弟,他才这么尊重你!”

李锋啼笑皆非,无语说道:“你是猪吗?我要是认识他,他还会打探我的来历?”

他觉得这虎妞蛮有意思,至少在她面前,能比在沐沧澜面前放得开。

“混蛋!你才是猪!”

文静气得不行,又盯着他:“那你说,你到底哪里来的,以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接近沧澜--”

噼里啪啦问了一大堆。

李锋懒得搭理他,指了指怀里的沐沧澜:“她怎么办,要不你把她送回去?”

“不行!楚子寒那个恶棍什么都做得出来,没得到沧澜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很可能又会派人来。沧澜身边必须要有保护的人!可我明天才能请假去保镖公司选保镖--”

文静苦恼的说道,突然眼前一亮,面前不正好有一个吗,她挑剔的看了看李锋。

这家伙,嗯,还凑活吧。

“你这家伙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对付几个小混混应该没问题,今晚就由你保护沧澜!”

“我不行,我还得回去睡觉,再说,我们孤男寡女的--”李锋赶紧拒绝。

“嘁!”

文静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孤男寡女怎么着?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这家伙,能和沧澜发生什么。”

“她第一次都给我了。”

李锋把这句话憋在了肚子里。

“就这么决定了!你别担心有的没的。再说了,我也要陪着你们,我对你这家伙可不放心,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我不在猥亵我们沧澜。”

文静霸道的做了决定:“去你家吧,你家离这里近。”

李锋无奈,只能点头。

“机车坐不下三个人,你和沧澜打车,我骑车。”

文静叫停一辆出租,把两人塞了进去。

到了李锋租住的房屋,刚要打开门,就住李锋对面的房东大妈听到动静突然打开了门。

“小李啊,你和那些黑势力到底有什么矛盾,今天我们这好几栋楼的住户都遭了秧。听说是因为你,都跑来我这里说,我是真的不敢再把房子租给你了。小李,这是你三个月的租金加押金,我一分不少的退给你,真的对不起。”

看到房东大妈一脸害怕加愧疚的样子,李锋沉默了下,平静的点点头接过钱,没要押金。

“张姨,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这押金我就不要了,权当赔偿。”

李锋虽然有点不满,但也知道这些市井小民最希望的就是家宅平安,他这次得罪了楚子寒,以后的麻烦不会少,恐怕迟早会被逼得搬家。

自己一身麻烦,就别再牵连人家了。

房东大妈愧疚难安,好心劝说道:“小李啊,我看你还是带着你这个女朋友离开秦城吧。我们这边的本地人,都听说过楚家,他们的势力很大,你惹不起的。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别被糟蹋了。”

“我知道了,张姨。”李锋笑着点头,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已经朝他瞪眼的文静,意思是说,我可没说她是我女朋友。

“小李,你可以明天再搬走,走的时候把钥匙给我就行了……哎,这是造了什么孽喔,好人命难长,坏人活千年。”

房东大妈摇头叹气的进了自家门。

“得,我现在无家可归了,这房子是住不成了。”李锋无奈的看向文静。

“那怎么办?要不去我家?可我住的是员工宿舍,有其他的同事看到不太好……要不,我们去开房吧!”

文静眼前一亮,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咳咳!”

李锋差点没呛死,无语的看着这傻不愣登的虎妞,你小声点要死啊!

“去我那里吧。”

李锋怀里的沐沧澜突然说道,脸有些红,她几分钟前就已经醒了,把房东大妈的话听在耳中,一直没睁眼。

“行,反正你的大别墅就你一个人住,我们三个人随便住得下!”文静连连点头。

李锋不知道沐大总裁已经很任性的把以前的别墅拆了,想到那个有着美妙回忆的地方,竟然有些回味。

“你们先进来坐会儿,我收拾点东西就走,正好把钥匙交了。”

相关文章:

60分钟大片儿_永久穿环上锁 扩张改造

异地怎么撩硬|公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

男人不要我断奶还要吃/纵情乡野振动器

窄腰不停撞击:大芭蕉天天视频在线观看

美女夏天弯腰见奶头|圣女娇吟玉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