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感觉很紧小说:呜呜两根一起会坏的

2021-07-07 13:38 · 新商盟

那半球形的美玉拥挤着胸前所有的空间,我能从我装作无神的眼睛里面看到我想看到的一切。

一道长且深邃的鸿沟,要把我整个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她小脸柔红,宛如花枝一样娇颤,似乎在诉说着她的小难受。

“快,我这里难受~”嫂子后退两步,坐在床边,她背靠在床头,轻声高呼。

这无疑是吹响了催促我加入战场的号角。

我装作找不到路的说:“嫂子,这是你的手吗?”说着,我一边手向前,摸向那人间天堂,一边手向后,抓住了嫂子柔嫩的小脚。

“呆子!快,过来。”

我赶紧往前爬了几步,然后站在嫂子身前。

“快帮我吸出来。”嫂子的柔荑反过来,握着我的手腕,她很着急。

我不由大为吃惊,嫂子这胸部到底是暗藏着什么玄机?怎么爆发我了好一顿,现在居然又涨出来了?

我惊喜极了。以后能喝到母乳了吗?

我靠了上去,然后喝起了母乳,一股股的鲜奶几乎是以飙出来的方式贯到了我的肚子里。我贪婪的吮吸着,感激着嫂子的恩赐。

嫂子的媚态,让我忍不住的想犯罪。

但是我紧咬着牙,我忍不住的想给我自己一个巴掌,这可是你哥的老婆!你想什么呢?她在你受伤的时候那么尽心的照顾你!

可是我又无法不去想,我陷入了矛盾的境地。

短短一小会儿,我都快饱了,我只好更加的努力,但是嫂子分明大小有增无减,在嫂子斜躺着的姿势上时,显得更加饱满圆润。

“好......哦......”嫂子突然浑身一紧,仿佛不舒服是的,她还忍不住的小声喘息:“阿正,多喝点。”

努力喝了很久,我终于解决了这美玉的温柔。

“你看看你。就不能好好看一下方向。”

嫂子看了看我的嘴边。她用手指头抹掉,然后仔细的擦在我的嘴唇上。

“我看不见嘛!”

我恬不知耻的为自己找着理由。还好这眼睛还没有完全恢复,我要装作一个盲人,很容易。

“也是,你看不见,你看不见。”

嫂子听着我的话,似乎放下了一个很大的心理包袱。她让我起开身,舒服的躺在床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继续啊,呆子。嫂子还很不舒服。”嫂子低声的说。

我赶紧点头答应。

嫂子的奶汁实在是太多了,很容易就在那里这里堆积,造成输乳管堵塞。

女人的乳腺导管细弱如丝,我听叶紫说过,如果按摩手法不当,暴力揉搓导致堵塞发炎,女人会生不如死。

所以我如此的轻柔,以至于嫂子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颤抖,她的小腹处一阵一阵的震颤,

嫂子的脸越发红晕,那娇艳的媚态尽情的展露。就跟刚刚一样,我突然不想帮嫂子那么快的打开通往快乐的大门。我想看嫂子在床上左右为难。

向我左右为难。

“快!快!”

嫂子急促的催促着我,她已经快到了门口,可是母乳没有出来,小妹妹也没有出来。

我颇有些演戏天赋的说:“嫂子,不能那么快啊,这样会伤害到乳腺导管.......”

不过这个时候的嫂子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她的手抓着我的手,在她的胸口使劲儿的按压。

终于,乳腺导管打通了。

“啊!”

母乳宛如飙飙机一样的飙在我的脸上,我甚至来不及闭眼,狼狈的不行。

嫂子抚摸着我的脖子。好笑的拍打着我的肩膀。

我装作盲人,嫂子也没有睁开眼。

但是我俩都有了那什么的意思。我抚摸着嫂子的胸部,嫂子抓着我的肩膀。

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

听着铃声,嫂子喘着气说:“放开我,是叶紫,万一她来了......”

“等等,再等等。”我有点艰难的说:“也许只是一般的事情呢?”

手机铃声响了两轮,我和嫂子都还没动。

突然,佳佳似乎是被吵醒了,在婴儿床里哇哇大哭。

“快起来!我们不能这样!”

嫂子咬了咬牙,把我的手推开,说:“你先回去睡吧。”

嫂子醒悟了过来,她把我推开,赶紧揉搓着自己的那里,用剩余不多的母乳去喂佳佳了。

我情知这样会让嫂子为难,所以我赶紧顺着墙溜了出去。

真是倒霉。

我这人平时的胆儿挺小的,出了车祸之后就更小心了,今天却一不小心猪血上了头。

出了房间,我伸出手使劲闻了闻。手上面还残留着阵阵奶香,闻到它,仿佛就看到了那两个颤巍巍的宝贝一点点的晃动,似乎在恳求我帮她俩解脱痛苦。

手感真的很好。

可能我这人过得太失败,学习不好大学也没上出啥样,一直跟着我哥干活,打打散工。女人对我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像厂子里的那些厂妹,在我眼里都漂亮的不行。

直到我哥小发达了一波,娶了我嫂子,我才知道有女人像我嫂子这样漂亮。

我就接触过两个女人,一个是我嫂子,一个是叶紫。

她俩可以说各有千秋,但要让我选我最喜欢的,还是我嫂子。

这么想着,我的心里一阵阵欲火翻腾。我钻回自己的房间,想了一会儿,终于心痒难耐,又跑了出来。

我透过墙上的眼儿,看嫂子还在打电话,似乎叶紫找她有事,我就忍不住的钻进卫生间。

我想着嫂子那丰满的胸部,我就不断的心神荡漾。

这会儿要是嫂子在我身边,帮我......该多好?

我闻着满是奶香的手,感觉自己快了。

突然,嫂子那边在屋子里面喊着:“阿正,快来,叶紫现在找你有急事儿。”

什么急事?

我慌忙的松开手,刚刚有的感觉也没了。

“你在哪?卫生间吗?”

我手忙脚乱的收拾着掉在地上的裤子和脱下的短袖,结果嫂子也听到了。

“你在里面吗?是不是摔倒了?”嫂子关切的追了过来。这个时候我恨死了我为什么要假装眼睛还没恢复。

卫生间的门被嫂子拉开,我半提着的裤子,尴尬的不行。

我匆忙的提着裤子。卫生间本来就滑,一不小心,我滑倒在了地上。有水溅到了我的眼里,这次我是真得挣扎了。

“没事,你别动,我拉着你。”

嫂子也没有因为我的丑态回避,她脸色羞红的小心蹲下来,拉住了我的手。

握住嫂子的手,我安下了心。

一个温热的毛巾擦在脸上,我的眼睛终于恢复过来。

嫂子关切的抓着我的额头,温柔的说:“是不是眼睛有感觉了?”

“没有.......我刚刚就是觉得眼周围进了水不舒服。”这个时候我害怕暴露,赶紧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掩饰。

嫂子也不怀疑,把我拉起来之后,她红着脸蹲下来,把我裤子给提了上来。

我红着脸,尴尬的站着。

“你快点准备下,把衣服穿好,叶紫马上来接你。”嫂子帮我收拾好之后,马上红着脸羞涩的炮回了屋。

我摸着墙走出去了几步,然后问嫂子:“她不是让我周一再过去上班吗?现在是晚上9点多啊!”

“我不是很清楚。叶紫好像很着急。”嫂子在屋子里说着,过了一会儿,又低声说:“你以后不要再那样了。”

“那.......哪样?”我佯装糊涂。

“别自......别自渎了,太频繁了,对身体不好。”嫂子最后的声音已经声如细丝。

相关文章:

一晚上要了小姑娘三次|红肿外翻吐出白浊

老公早上晨勃就想做|男人晨勃一般在早晨几点

爆文+强推《一见钟情:裴少轻点吻》白小乔+裴越

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不肯出来*单身老师怀了我的孩子

沉沦的熟妇教师 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寻花问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