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地球无敌仙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2021-07-07 13:07 · 新商盟

开往海城市的高铁,在飞驰中突然哐当一声,剧烈的震了一下。

随着这一震,叶尘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眼里带着几分不解和茫然,在四周打量了几眼之后,便立即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我23岁,去海城与白小萱订婚时的高铁么?”

上一刻,他还在经历最后一道雷劫,但下一刻,他竟然重生回到了地球。

上辈子,自己到了海城、准备与白小萱订婚,可是没想到,自己挚爱的白小萱竟然架不住富二代的追求,背叛了自己。

这还不是最可恨的。

最可恨的是,白小萱那个富二代姘头,为了霸占白小萱,不断的设计坑害自己,先是引诱自己在赌局上输得倾家荡产,然后设计诬陷自己出千,害得自己被赌场废了双手。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满意,他让人放火烧了爸爸的小厂子,逼的爸爸上吊自杀,弄得自己家破人亡。

最后,叶尘生无可恋,从长江大桥上一跃而下,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机缘进入修仙界,在修仙界成为了威震三界的玄尘仙帝。

就在他即将冲破天劫、飞升为仙的时候,没想到却在雷劫之下,重生回到了这一刻。

回忆起上辈子遭受的残害,叶尘冷笑了一声:“白小萱,还有那些加害过我的人们,上辈子欠我的,都给我连本带利的还回来吧!”

想到这,叶尘眼里寒光一闪即逝,深邃的眼眸里恍若蕴含诸天星辰。

他闭上眼睛,神识内观,但下一刻,他便是微微的抿了一下嘴。

原本无比充沛的仙元灵气,现在也仅剩一丝。

叶尘收回神识,心里暗道:“看来又要一世重修,不过也好,这一次,我必将逍遥洒落于天地,不留半分心魔在人间!”

这时,靠窗坐着的少女忽然低声道:“爷爷,为什么放着商务座不去,非要来二等座啊?这里也太挤了,而且太乱。”

叶尘身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位神态淡然的老者,以及一位20出头的娇美女孩,他们俩虽然穿着简单朴素,但却在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别样的自信与尊贵。

在这二等座车厢里,两人的气质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叶尘靠着过道闭目养神,老者坐在中间,女孩则坐在靠窗的座位。

那老者微微一笑,说:“梦月,我跟你说过许多次,心要入世,方能寻到更好的境界与机缘,你总是把自己囚禁在高高在上的空中楼阁,什么时候才能有大突破?”

那女孩听到这话,不由吐了吐舌头,低声道:“我练武道才十年,就已经练出了明劲,人家都说我是天才……”

老者严肃的说:“明劲之后还有暗劲,暗劲过后还有内劲外放,达到内劲外放才能成为武道大师,你觉得以你现在这个速度,到我这个岁数的时候,能成为武道大师吗?”

正在吐纳修炼的叶尘听到这话,心里暗暗惊讶,没想到,身边的爷孙两人,竟是体炼的武者。

不过,武者在修仙者眼里,就如蝼蚁一般一文不值。

在修仙界,武者就是修仙者的奴仆。

经常有一整个武者宗门,心甘情愿给一个修仙者做牛做马,为的就是希望修仙者心情好的时候,能够赏给他们一颗低级丹药,或者一门低级功法。

武者修仙极其困难,说得难听一些,武者想修仙,就像是猴子想变成人。

但是,对武者来说,十万人中,也未必有一个能练到内劲外放,成为武道大师。

但就算是武道大师,在一个筑基期的修仙者面前,也抗不住对方一个手指头。

叶尘在修仙界开宗立派之时,有仙徒八十一人、徒孙一千八百人、曾徒孙两万人,而依附在他宗门下的武者更是多达数百万,见他如见神!

所以,叶尘也并没有将身边这对爷孙俩看在眼里,他仅凭两人的气息,就能感受得出,这女孩才刚练到明劲,老者稍强一些,也不过就是达到了暗劲而已。

这样的人,在修仙界,给他的宗门扫地都不配。

老者此时故意压低声音,用带着内劲的声音对那女孩说:“梦月,武者之道无异于徒手上青天,你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成为武道大师,只有成为武道大师,才有机会见识到更高的层次,我们家族,已经好几十年没有出现过武道大师了,你是最有机会的一个。”

将内劲混入声音,能确保内劲将声音裹挟其中,实现声音的“精准传递”,老者如此说话,理论上,唯有身边的女孩才能听见。

但是,他不知道身边的叶尘乃是重生的修仙者,虽然体内灵气微乎其微,但武者这种雕虫小技,在他面前屁都不算。

女孩此时也用内劲裹挟声音,坚定的说:“爷爷你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无论如何都会修到内劲外放、成为武道大师!”

叶尘听到这里,忽然嗤笑一声。

真是蝼蚁一般的武者,二十多岁才练出明劲,还妄想成为武道大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而且就算是武道大师,也不够筑基期修士的一指头。

这时,女孩刚发完宏愿,忽然听到叶尘的耻笑,顿时感觉一阵羞辱,怒斥一声:“喂,你笑什么!”

老者急忙用内劲呵道:“梦月,不得无礼,他是普通人,根本听不到我们说什么!”

女孩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依旧有些恼火的瞪了叶尘一眼,道:“没事不要乱笑,容易挨打!”

叶尘缓缓睁开眼,看向那女孩,神情中满是鄙夷的问:“怎么?我笑与不笑,轮得到你来管?”

女孩怒道:“你少嚣张!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叶尘冷笑一声,道:“坐井观天之人,说别人不知天高地厚,真是笑话。”

“你……”女孩拳头握得咯咯直响,气愤的说道:“看我不教训你!”

叶尘嘴角挂着鄙夷,神情倨傲的说:“小姑娘,我今天心情不错,送你十个字,你听好了。”

说着,叶尘微微一顿,这才道:“这十个字就是:二十不过五、一生不得入!”

女孩没听懂这话的意思,但旁边的老者原本淡然的表情忽然满是惊恐!

他震惊不已的看着叶尘,哆哆嗦嗦的问:“小兄弟,敢问尊姓大名?来自哪个世家?”

叶尘淡淡道:“我的名字,你不配问!”

在叶尘眼里,武者和奴仆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是他根本瞧不上的奴仆。

只有筑基期的小修士,才会收武者做奴仆。

他上辈子乃是玄尘仙帝,身边的奴仆哪一个不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

小小的武者在他面前,就如昆仑山里的猴子一般可笑。

所以,在他眼里,老者与他隔着十万八千里,根本不配问他的名讳,甚至不配与他并肩同坐。

可是,他这话说的太不客气,那原本就已经很生气的女孩顿时火冒三丈,站起身来指着叶尘,怒不可遏的说:“敢对我爷爷不敬,我撕烂你的嘴!”

女孩这一起身,周围其他座位上,立刻站起十多个青年男子,这些人各个一脸横肉,看起来应该是他们的随从。

这些人几乎都做好了废掉叶尘的准备,但谁也没料到,那老者忽然爆喝一声:“梦月!不得无礼!快向前辈道歉!”

“什么?!”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者,脱口道:“爷爷,这个混蛋他竟然敢对你不敬,我杀了他都不为过!”

“放肆!”老者大吼一声,极其愤怒的说道:“我让你道歉!立刻、马上!”

女孩被爷爷忽然的愤怒吓住了,愣了片刻发现爷爷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这才收起了刚才的嚣张气焰,看着一脸淡然的叶尘,瓮声瓮气的说:“对不起……”

老者一脸怒气:“要叫前辈!”

女孩委屈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但还是忍气吞声的说:“前辈,对不起……”

这时,老者才转向叶尘,语气谦卑的说:“前辈,梦月是我的孙女,我管教不周,让您见笑了。”

叶尘没有理会他,而是再次闭上了眼。

女孩见此,脾气再度要爆炸,却被身边老者一个凌厉的眼神吓了回去。

随后,老者语气更加卑微,道:“前辈,我是静海沈家的家主,刚才前辈说的那十个字,我年少时也听我的爷爷说起过,但我爷爷一直没有具体解释过,不知前辈可否指点一二?若是前辈愿意为晚辈解惑,将来前辈如有任何需要,沈家定当赴汤蹈火!”

叶尘睁开眼,看了看他,用刚吸收的一点灵气将三人封入其中,这才淡然道:“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二十不过五、一生不得入,就是说,如果二十岁的时候还没练成暗劲,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武道大师。”

说着,叶尘又看了看那个女孩,耻笑道:“你这个孙女应该二十出头了吧?才练出明劲,我看她到你这个岁数,还未必能练到内劲外放。”

老者心中巨骇!

这年轻人果然了得!

他不仅能够听到自己用内劲裹挟的声音,还能说出自己曾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更厉害的是,他竟然能够看出自己和孙女的情况,从这可以看出,他应该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武道并非修炼,它的方法是不断淬炼身体,所以武者之间靠看、看感觉,是猜不出对方境界的,只有打一场才能知道对方到底练到了什么地步,这年轻人竟然能看透他的境界,搞不好,他就是一位武道大师啊!

天呐!

老者心里已经按捺不住激动与惊骇,沈家老祖宗在数百年前曾是一代名商,家财万贯,但老祖宗却用了五十年时间给一位武道大师做牛做马,还把所有家产拿出来给那位武道大师修建了一处宏大的道场,这才换得那人一份武道心法。

从那天起,沈家从一个普通家族,变成了一个武者家族,家族昌盛数百年。

可是,最近这几十年,沈家的族人不断退步,再没出现过任何一位武道大师!

而现在,自己身边就坐着一个极有可能是武道大师的高手,这怎能不让他兴奋!

随即,老者立刻卑微的说:“前辈,在下沈天明,不知前辈可否赐教一二,若是可以,沈家愿为前辈做牛做马、以报恩情!”

叶尘淡然道:“机缘不可强求,该来的自然会来。”

对叶尘来说,他确实瞧不上这些武者,但老者的态度让他还算舒服,所以他也没有把话说的太死。

想让自己赐教,还要看自己的心情如何,未来若是心情好了,也未尝不可。

老者一听这话,心里有喜有忧,喜的是叶尘的话并非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但忧的是叶尘到底能不能给自己机缘。

随即,他急忙恳求道:“前辈,我还想再请求一件事。”

“嗯?”叶尘微微皱起眉头。

沈天明开口道:“我想让你指点梦月,让她做你的学生。”

在沈天明看来,若是能和叶尘这样的人结交,对沈家一定会有天大的好处。

如果他能够指点一下自己的孙女、让她有机会成为武道大师,那对整个沈家都会天大的造化。

这话一出口,沈梦月顿时大惊,连忙说叫道:“爷爷!”

叶尘也是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开口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孙女卖了?”

沈天明点点头,说道:“怕,但是我觉得先生不是这样的人。”

叶尘转头撇了沈梦月一眼,才摇摇头,说道:“她现在还不配做我的学生,以后有缘再说吧。”

沈梦月从小便是千金大小姐,哪里被人当面说过这种话,顿时心里羞恼不已,冷哼一声道:“谁愿意做你学生了,你想的美。”

沈天明却是叹息了一声,说道:“就算不能收徒,那也请先生多照顾一下梦月。”

叶尘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鼻息间发出轻轻的一声“嗯”。

他这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让沈梦月又是一阵恼怒,从来没有人敢在沈家面前摆这种架子,这年轻人不过二十来岁,他凭什么敢这么嚣张!

“爷爷,你别被这小子骗了,他哪是什么前辈高手!我看就是个江湖骗子!”

“不得放肆!”沈天明立刻大吼一声,给了沈梦月一个严厉的眼神,才把她震住。

沈梦月气的胸前不断起伏,但当着爷爷的面,确实不敢说什么。

撇撇嘴,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吊坠,放在手里把玩。

这吊坠是一个水晶瓶子,里面放着小小一株干枯的紫色植物。

叶尘一眼看出这东西,竟然是可以修炼紫云丹的灵草冰霁兰!

紫云丹是筑基必备的一味丹药,如果能炼出紫云丹,叶尘就能够直接筑基成功,这样的话,实力立刻就能跃升一大截!

随即,他立刻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这一株冰霁兰。

想到这里,他看着沈梦月,淡淡道:“照顾她也并非不可,不过我要她手里的吊坠。”

“什么?!”沈梦月顿时炸了!

这吊坠是妈妈送给她的礼物,不知为何,这里面的植物一直有一种安神静心的功效。

有时心情烦躁、郁气积聚的时候,她就会拿出来抚摸一会,神奇的是只要抚摸几下,立刻就有好转。

这吊坠陪了她好多年,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舍得送人,更何况是给叶尘这个讨厌鬼!

可是,爷爷沈天明却忽然开口道:“梦月,把吊坠给前辈吧!”

“爷爷!”沈梦月脱口道:“这是我妈给我的,我谁也不给!”

沈天明语气严肃的说:“难道连爷爷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沈梦月见爷爷的表情不容反驳,眼睛瞬间流出两行热泪,无比委屈的摘下吊坠,将它递给了叶尘。

叶尘将冰霁兰拿到手,立刻就能感知到其中的药力,心里激动不已。

再看向那沈梦月,委屈的眼泪都流成了线。

他看着沈梦月,心里忽然一软,开口道:“把手伸出来。”

“你说什么?”沈梦月用几乎能吃人的眼神看着他。

叶尘淡淡道:“我让你把手伸出来,你送我一件礼物,我也送你一件礼物,礼尚往来。”

“我不要!”

沈梦月刚拒绝,叶尘已经跨过沈天明,直接抓住了她的左手。

“臭流氓你做什么!”沈梦月忍不住就要发火。

叶尘淡然道:“我送你一个机缘,只此一次,你好好把握。”

说罢,他立刻将体内一丝灵气,渡入到了沈梦月的体内。

对武者来说,灵气就像是这世界上最强的能量,哪怕一丁点,都能对他们带来巨大的提升。

打个比方,武者的能力,就像是一根生日蜡烛的细小火苗,热量微乎其微;

而灵气,就像是火山喷发时喷涌而出的巨大能量,两者一天一地,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沈梦月只是一根蜡烛的火苗,那叶尘重生前,就是灼灼生辉的太阳!两者之间的差距,何止亿万!

即便是现在,叶尘体内只有那可怜的一丁点灵气,他也比沈梦月强出太多太多!

沈梦月只感觉一股别样的能量涌入自己体内,那能量之强,似乎要将自己融化!

她吓的花容失色,正想抽出手来,这时,叶尘已经松开了手。

前后,不过也就一秒钟的时间。

沈梦月惊魂不定的看着他:“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尘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现在应该已经练出暗劲了,我顺便帮你增强了经脉,你以后练习武道,轻而易举。”

“啊……”不只是沈梦月,就连沈天明都惊的几乎昏厥。

一秒钟时间,就能让沈梦月直接到达暗劲?这……

这简直是神啊!

寻常天赋再强的武者,想跨过这个境界,也得五六年以上的时间。

难道叶尘真的能在一秒之间就……

沈天明急忙看向沈梦月,追问:“梦月,你觉得如何?”

沈梦月闭上眼睛,片刻后泪流满面的说:“爷爷……我好像真的能体会到暗劲的感觉了……而且经脉似乎也比以前通畅了一倍有余……”

沈天明惊喜万分,脱口道:“还不快给前辈磕头致谢!”

沈梦月得此机缘,也是心服口服、感激涕零,对叶尘也是彻底服气,正想跪拜,叶尘却忽然站起身来,说:“说了是礼尚往来,跪拜就免了,我现在有点事,我们以后有缘再见,若是无缘,也不要叨扰我。”

说罢,他起身从座位上站起,头也不回的去了车厢连接处。

沈梦月看着叶尘的背影,忍不住问:“爷爷,就让前辈这么走了?要不要派人调查一下?”

沈天明急忙道:“先不要轻举妄动,前辈性格倨傲,不要惹怒了他。”

……

叶尘离开座位,去了卫生间,将房门锁好,他才从口袋里掏出那枚吊坠,准备开始着手炼制紫云丹。

炼制这种筑基级别的下品丹药,他不需要什么丹炉,只需要在手掌中用灵力徐徐煅烧,在下车之前便可炼成。

那一株冰霁兰在他手中,被瞬间打散成粉,然后灵力涌入,冰霁兰又化作液体缓缓盘旋,随着叶尘催动灵力,液体又逐渐凝固。

当列车开始减速的时候,叶尘猛地将手指向内一扣,灵力瞬间封锁,三颗紫色米粒大小的紫云丹,此刻成型!

有了这几颗丹药,自己就能进入筑基期了!

修真者的修为等级一共分九层,分别为:筑基、修体、金丹、出窍、元婴、合道、飞升、渡劫、大乘。

叶尘手指一弹,一颗紫云丹便落入嘴里。

一瞬间,药力化开,一道清凉意,一路向下,化作最为精纯的灵力,周游百骸。

叶尘瞬间便迈入了筑基初期!

体内的灵气比刚才充沛了百倍有余。

这时,列车广播响起:“旅客朋友们请注意,列车前方到站海城站……”

“海城到了?”叶尘嘴角抹过一丝冷酷的笑容。

“白小萱,上一世你联合你的姘头,害得我好苦,这一世,让我好好陪你们玩玩,放心,所有人都不会死的太干脆,我要慢慢跟你们玩下去!”

相关文章:

女人让男人吃私人部位|教室没电干同桌

宝贝自己撑开.我要惩罚她/乖宝贝错了就要惩罚

《爱你如珍如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章节】

前任约你吃饭什么心态~蘑菇头撞进子宫口

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被男友带到没人的地方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