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神医【全章节】都市小神医全文章节目录

2021-07-07 13:32 · 新商盟

东方市,夜魅酒吧。

李不凡百无聊懒的看着手里的新加坡司令,配上他汗衫、休闲裤、运动鞋的标配,就跟普通的大学生被女人甩了一样,孤单落寞。

如果让他那帮兄弟看到的话,一定会笑话他。堂堂欧洲地下世界的冥王,身边什么时候少过女人?

李不凡有些郁闷,在欧洲待的好好的,却被突然叫来东方市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结婚。

如果对方是个丑八怪咋办?

李不凡将新加坡司令一饮而尽,有些惆怅。忽然,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酒吧之中。

女人长发高高挽起,一身剪裁合体的职业套装,高贵如女王一般。

随着女人的走来,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种冷,仿佛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形成了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强大气场!

在闪光灯忽明忽暗的照射下,让人看不清她的脸,但正是这种朦胧美,才愈发想要让人一窥究竟。

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被她那高冷女王的气场所吸引!

李不凡自然也看到了这个女人,而且,他还看清了,这是一个有着完美容貌的漂亮女人!

盛诗缘无视所有人的目光,直接坐在李不凡的身边,声音清冷道:“给我一杯酒。”

李不凡一眼看到女人手腕上价值百万以上的萧邦限量款手表,心里清楚,这是一个白富美,而且,还是一个受了刺激的白富美。

不然正常泡吧的女人,谁会穿一身OL套装?

除此之外,李不凡还在女人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奈,愤怒,以及不甘的神色。

所以,这分明就是受了刺激,想要来买醉的白富美!

可这样一个看似完美的女人,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来这里呢?

“要……烈一点的酒。”盛诗缘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似乎也是下定决心,咬牙说出来的一般。

盛诗缘随即转过头,目光落在了李不凡的身上,黛眉微蹙:“你看够了没有?”

李不凡微微一笑,直言不讳道:“对于美女,尤其是有魅力的女人,我从来都看不够。”

盛诗缘怔怔的看着李不凡,目光中带着震惊,仿佛在哪里见过对方一般,让她莫名有些好感。

接过深水炸弹,盛诗缘仰起白皙的脖颈,将一杯酒都喝了下去。随即黛眉立刻皱起,更是轻咳起来。

“美女,你这样喝容易醉的。”李不凡忍不住道。

“再给我来一杯。”盛诗缘说完,转过头道:“我不喝醉,你怎么会有机会?”

听到如此直白的话,李不凡有些错愕,但很快,笑意更浓:“这么说,你是在给我机会了?”

“除非,你不想泡我。或者,你不是男人。”盛诗缘接过酒,再次一饮而尽。

这个堪称极品的女人,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李不凡如果不把握机会的话,他都会鄙视自己!

然而没等李不凡说话,突然的,一旁有人开口道:“把那瓶酒,给美女打开。”

一个俊朗的青年,指着酒架上位置最醒目的人头马白兰地。

“先生,这瓶酒十六万八千元,您确定?”酒保不确定的问道。

青年穿着阿玛尼衬衫,腰间是古奇腰带,一看就是个富家公子。身后还有两个壮汉保镖,凶神恶煞。

其中一个保镖拿出卡:“我们少爷叫你拿,你就痛快拿,哪来那么多废话。”

酒保立刻刷卡,并将酒拿了下来。

“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姐,就该喝这种有档次的酒,才能配得上你的美。”青年郑天齐坐在盛诗缘的另一边,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盛诗缘看也没看他,冰冷道:“你自己喝吧,我已经有人陪了。”

说话间,盛诗缘看向李不凡:“你说对么?”

“荣幸之至。”李不凡要了一瓶威士忌,给盛诗缘和自己的酒杯,分别倒满。

随后,二人撞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

郑天齐见到这一幕,简直气坏了,这个穿着一身地摊货的穷酸小子,竟然点了一瓶垃圾酒,就得到了美女的芳心,这让他的脸,如同被当众打了一巴掌似得,火辣辣的难受。

“小子,识相的,你就给我滚远一点。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郑天齐阴沉着脸,看着李不凡。

李不凡看也没看他,再次将酒杯倒满。

盛诗缘则是朝着李不凡靠了过去,还伸出手,搂在了李不凡的胳膊上,同时转头看向郑天齐:“他在陪我喝酒,该走的是你!”

郑天齐勃然大怒,恶狠狠道:“贱人,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老子不仅要你陪我喝酒,还要让你陪我睡觉!”

说话间,郑天齐身手就去拉盛诗缘。

盛诗缘来酒吧就是买醉的,如果非要一个男人陪的话,她宁愿要这个有些面熟的男人,也好过这个目中无人的富二代!

使得盛诗缘下意识的就钻进了李不凡的怀中,惊呼道:“救我,救我我今晚就是你的了!”

“成交!”李不凡顺势搂在盛诗缘不盈一握的柳腰,让她躲开了魔掌,看着郑天齐平静开口:“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酒吧的人,都围了过来,本来有不少男人,想要接近盛诗缘,但看到郑天齐后,不禁都退缩了。

人家有钱有保镖,拿什么和人家争?

众人见一**丝,敢跟这个富二代抢人,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使得众人都来了兴致,妞泡不了,但看场热闹也不错啊。甚至纷纷开口嘲笑李不凡不自量力,纯粹找虐!

李不凡却是充耳不闻,堂堂地下世界的王者,他怎么会将这几句嘲讽放在心上。和普通人一般见识的话,他也就不会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冥王了!

郑天齐怒极反笑:“臭小子,泡妞是要有资本的,否则,你只能被踩!”

“今晚,我要让你跪在我脚下求饶!”说话间,郑天齐挥拳打向李不凡。

“你跟我讲资本?”李不凡咧嘴一笑,笑容有些邪恶:“那我就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资本!”

李不凡坐在原地,抬手也是一拳。

嘭!

咔嚓!

两个拳头撞在一起,郑天齐倒退七八米,将人撞到一片。他的拳头,血肉模糊,骨头都暴露在空气之中,犹如被铁锤轰击了一般。

李不凡看也没看他,抱着盛诗缘,笑道:“美女,你说话算话吧?”

盛诗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木讷的点了点头。

郑天齐忍着剧痛,撕心裂肺的吼道:“你们两个是死人么?给我上,杀了他!”

两个保镖立刻朝着李不凡冲了过去。

李不凡依旧没动,抬腿左右摆动,立刻传出两道清脆的咔擦声。

只见两个保镖纷纷膝盖断裂,朝后弯曲,扑通两声,倒在了李不凡的脚下,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

“曾经有很多人在我面前装-逼,但最后,他们都成了傻-逼!”李不凡看着呆若木鸡的郑天齐,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你……也不例外!”

这一幕大大的出乎了众人的预料,本该是富二代完虐穷吊丝丝的,怎么成了吊丝逆袭富二代了?

而且出手还如此狠辣,就不怕对方报复么?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郑天齐怨毒的看了眼李不凡,丢下两个保镖就离开了。

“如果你想死,随意。”李不凡哪里会将对方的威胁放在心上,任由对方跑掉了。

却在这时,一个红毛杀马特,带着十多个大汉,走了过来。

见到红毛,立刻有人认出,惊呼道:“大红哥!这里是大红哥的场子,是不允许动手打架的。完了,这小子即便再厉害,也要付出代价了!”

夜魅酒吧,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发生矛盾可以,但绝对不允许在酒吧动手,否则的话,管你是什么身份,一律腿打折!

经常出入夜魅酒吧的人,不仅知道这个规矩,甚至还有人见过。

“小子,你很能打啊。这样吧,我不为难你,自断双腿,你就可以滚了。”大红哥拿出一根烟,立刻有小弟给他点上。

不为难,还要自断双腿?!

众人无不倒吸口凉气,但没有人怀疑大红哥的话,因为,他是东方市大姐大花姐的手下,也是四大猛将之一!

虽然知道李不凡身手不凡,但大红哥自信,在东方市这个地方,没有人敢对他动手,否则,那就是在挑衅花姐的威严,下场只会更惨!

李不凡暗道麻烦,本来想安安静静的喝个酒,怎么这么多的小鱼小虾来找死!

这要是在欧洲,在他的王国,直接杀了一了百了。可这里是法治大国,当众杀人,麻烦会更大。

“让我自断双腿?”李不凡如同死神附体一般,散发出让人胆寒的杀气:“老子先断了你的腿!”

大红哥心下一惊,有一种被死神盯住的毛骨悚然之感,可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李不凡就跟瞬移一般,瞬间出现在自己近前,都没看到对方怎么出手,便觉胸口传出咔嚓一声,倒飞出去十多米。

大红哥闷哼一声,胸口就跟被火车头撞了一般,肋骨都断了三四根,疼的脸色发白。

“小子,你死定了!”大红哥双目血红的看着李不凡,然后大手一挥:“废……给我废了他!”

那十多人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起冲向李不凡。

李不凡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进入人群后,没有人能看到他的动作,但却有一个又一个的人发出惨叫。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十多个大汉,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清一色的双腿被废!

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李不凡,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这么牛逼?!

可他再厉害,能比得过雄踞东方市的大佬花姐么?

他死定了!

众人心里都给李不凡判了死刑,花姐手下被废,整个东方市的地下世界都会沸腾,都会倾尽全力玩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他们哪里知道,对付这些人,李不凡连一层实力都没发挥出来。一个市的大佬,能跟一个洲的地下王者相比么!

李不凡看也不看这些人,点了一根烟,恢复之前那大大咧咧的样子,朝着盛诗缘走了过去。

围观的人,全部都朝着后面退去,生怕惹毛了这个披着羊皮的雄狮!

此刻的盛诗缘,已经有些醉意了,脸颊酡红,如同熟透的苹果,散发诱人的味道。双眼迷离的看着李不凡,还带着些许回忆。

“你赢了,今晚我是你的。”盛诗缘呵气如兰,直接扑在了李不凡的怀中。

娇躯入怀,让李不凡对这个女人有了更直观的判断。即便是阅女无数,游遍芳丛的他,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真是一个极品!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李不凡搂着盛诗缘,离开了酒吧。

……

宾馆里,李不凡看着怀中佳人那娇艳欲滴的脸蛋,伸手勾起对方的下巴。

可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盛诗缘眉头一皱,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李不凡胸口湿哒哒的一片,好在只是酒水,但那刺鼻的味道,还是让人闻之欲呕。

李不凡的脸当即就黑了,美女还没上呢,就惹了一身骚!

李不凡满脸嫌弃的将盛诗缘扔在了床上,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而这时的盛诗缘,已经彻底醉了,翻了个身,竟然睡了过去。

看着那惹火的身材,李不凡一肚子火,是怒火!

郁闷的李不凡去了卫生间,将衣服洗了一下,便光着膀子,在床上睡下了。

次日一早,李不凡睁开眼便见到一双喷火的美眸,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瞪我干嘛?”李不凡似是有些明悟,侧身单手支着脑袋,笑道:“怎么,埋怨我昨晚没上你?”

听着男人粗俗的话,盛诗缘心中一阵厌恶,之前的好感,荡然无存:“男人果然都一个德行,提起裤子,就不承认!”

李不凡一怔,我昨晚都没脱裤子,什么时候又提裤子了?”

“美女,你搞没搞错?昨晚你都醉的不省人事了,还吐了我一身,老子哪还有心情脱裤子?!”李不凡忽然咧嘴一笑:“要不,我现在脱了,咱们来个晨练?”

盛诗缘拿起枕头,砸向李不凡,随即起身下地,指着床上殷红的血渍,寒声道:“如果你……你没碰我,这血哪来的?”

李不凡立刻瞪大双眼,这的确是血,没错!

可问题是,昨晚他真的什么也没干啊!

李不凡肆无忌惮的在盛诗缘身上打量起来,目光锐利如电,穿透层层衣物看到了光洁如玉的肌肤,和骨骼五脏。

李不凡嘴角勾起。

被这样的目光扫视,盛诗缘愈发来气。

“我告诉你,便宜你占完了,但你不准对任何人提起,今后我们也互不相识!”盛诗缘说完便朝外面走去。

李不凡点燃一颗烟,不疾不徐道:“我可没占你便宜,你那是……”

“没错,我这是自愿的!”盛诗缘想起自己昨晚荒唐的决定,内心一阵凄苦:“但那已经过去了,你记住我的话,不准将此事说出去,否则,不管你身手多厉害,你都会死!”

看着甩门而去的盛诗缘,李不凡满头黑线,苦笑道:“我是想说,你那是姨妈血,你大姨妈来了!”

却在这时,李不凡的手机响了,拿出接通,对面传来一个慵懒而魅惑的声音:“小混蛋,别忘了今天是你登记结婚的日子,老娘不管你现在在干嘛,立刻给我滚去民政局,盛天放一家等着你呢!”

李不凡没好气道:“安玲珑,你能不能告诉我,为啥要老子一定跟那个叫盛诗缘的娘们结婚?”

“小混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没大没小,叫小姨!”安玲珑接着道:“好歹老娘也是你小姨,给你物色了这么久,那个叫盛诗缘的小娘们,可是一个美女总裁,年轻貌美,多少人想娶都娶不到,你还跟我叽叽歪歪的。不识好歹!”

“谁想娶谁娶,反正老子是不想结婚!”李不凡做着最后的抗议。

“你再给我啰嗦,小心老娘现在就空降东方市,虐的你体无完肤!”安玲珑不给李不凡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自言自语道:“小傻瓜,你只有和她结婚,才能得到那个东西,去报仇,去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李不凡打了个激灵,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随即,李不凡轻叹口气,穿上背心汗衫,朝着民政局走去。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只能接受。

五年前,李不凡便来过东方市。如今,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城市,不免想起了当年在这个城市的旧相识。

回首这五年来的经历,李不凡的身上,渐渐的出现了一抹与之不符的沧桑和落寞。

不知不觉间,李不凡来到了民政局,当看到门口那熟悉的身影时,忍不住瞳孔一缩!

只见门口站着三个人,一对中年夫妇,穿着考究,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而在夫妇身边,则是一个美女,一身剪裁得体的职业套装,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

这特么不就是和他同床共枕一晚,却什么也没发生的美女么!

没错,民政局门口站着的,正是盛诗缘,还有她的父母!

盛诗缘眼圈有些红,仿佛哭过,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气息。当看到李不凡的时候,盛诗缘脸上的寒霜更浓了,这个家伙怎么还跟来了?难道是赖上她了?

想到这里,盛诗缘对李不凡的厌恶更深了。但是,她却不敢发作,因为父母在身边呢,如果让二人知道自己在结婚前一天与人有染的话,曾经就以死相逼的二人,指不定会怎么闹腾自己呢。

使得盛诗缘一双美眸喷火似得看着李不凡。

盛天放则是立刻迎了上来,热情道:“小伙子,你是李不凡吧,我在你小姨那里看过你的相片,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李不凡微微一笑,和对方礼貌性的握了握手:“您是盛叔叔?”

“没错,我是盛天放,这是我妻子单秀文,我女儿盛诗缘。”盛天放自我介绍的同时,指着盛诗缘母女,也给介绍了一番。

“真俊的小伙子,和我们诗缘站在一起,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单秀文拉着盛诗缘走上前来,笑道。

盛天放并没有看到李不凡和盛诗缘的神色,而是笑道:“不凡,你小姨已经将证件都给我了,你们两个直接进去登记就行。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李不凡嘴角一抽,打死他都不相信,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昨晚酒吧买醉的美女,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妻!

李不凡嘴角带着冷笑,朝盛诗缘走了过去。自己这便宜老婆,看来也是对这桩婚姻不满,所以才去酒吧买醉。

这分明是想在婚前,就给自己扣个绿帽子!

幸亏遇到的是自己,否则的话,结婚就被绿,这特么是个男人就忍不了啊!

“原来你叫盛诗缘。”李不凡来到近前,似笑非笑道。

单秀文笑道:“原来你们两个认识啊,那真是太好了,看来你们还真是有缘呢!”

盛诗缘也没想到,这个言谈粗俗,痞里痞气的家伙,会是她未来的男人!

盛诗缘瞪着李不凡,咬牙切齿的道:“缘分?呵呵!”

“幸亏有缘,不然老子就要被你绿了!”李不凡在盛诗缘耳边低声道。

盛诗缘美眸喷火,一张俏丽的脸,布满了寒霜:“以后,你也有被绿的机会。”

李不凡嘴角一抽,这女人还真没准儿啊,能去酒吧一次,就能有第二次,第三次……

“怕了?”盛诗缘见李不凡脸色难看,如同打了胜仗的女王,带着得意之色:“怕了就别跟我结婚,这样你就不会被绿了!”

李不凡也不想结婚,单身多好啊,想怎么浪,就怎么浪,满世界跑,也无牵无挂。

可问题是,有安玲珑这么一个妖孽般的女人,能轻易吊打他。如果不结婚,对方铁定会玩残他!

“你以为老子想结婚?还不都是被逼的!”李不凡轻叹口气,颇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无奈:“你也犯不着威胁我,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要是喜欢作践自己,谁也管不着。”

她盛诗缘无论身材样貌,还是其他条件,在女人里,不夸张的说,绝对是万里挑一!

东方市乃至整个东洲省,多少豪门公子,海龟优质男,甚至衙内二代,都对她趋之若鹜,想要一亲芳泽。

可这该死的李不凡,占了这么一个大便宜,还表现得如此郁闷,本姑娘就那么差么!

“李不凡!你这意思,和我结婚,还委屈你了?”盛诗缘双眼微眯,如同有寒光射出来一般,令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冷了几分:“你就那么不想娶我?”

李不凡满头黑线,果然,女人心,海底针,你搞不清她脑子里都想的什么。

娶,人家给你戴绿帽子;不娶,还不乐意!

“你就那么希望我娶你?”李不凡反问道。

盛诗缘冷笑道:“只要你不怕被戴绿帽子!”

“你喜欢自甘堕落,那就随便!”李不凡潇洒转身,对着一旁的盛天放二人道:“盛叔叔,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抓紧办正事吧。”

盛天放和单秀文见二人咬耳朵,以为在说着情侣间的悄悄话呢,使得他们很是识趣的去了一边,没有打扰,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毕竟,说服盛诗缘来结婚,那是磨破了嘴皮子。可他们说什么也没想到,这二人认识,如今见二人聊得火热,他们皆是如释重负的长舒口气。

听到李不凡的话,盛天放立刻将登记所需的证件给了李不凡。

在万般不情愿之下,李不凡和盛诗缘登记结婚!

随即四个人去了天运海鲜酒楼,刚进入包厢坐下,门砰地一声被大力的踹开了。只见一个穿着背心,两臂都布满了纹身的壮汉,带着五六个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刺青哥,就是这小子,废了大红哥双腿的!”其中一人指着李不凡大叫道。

刺青哥走到李不凡身边,一脚踩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不凡:“在花姐的这一亩三分地,不管是龙是虎,都没有人敢挑衅花姐的威严,更没有人敢动花姐的手下。小子,你不是东方市的人吧。”

说话间,刺青从腰间抽出一把开山刀,寒光闪闪,震慑人心!

刺青知道李不凡拳头硬,所以一上来就亮出了家伙。

不论是盛天放和单秀文,亦或是盛诗缘,听到花姐二字,全部都心头一跳。

那是一个被誉为为东方市四大传奇女性之一的女人,年纪轻轻便是雄踞东方市的大佬。即便是商政名流见了,也会客客气气。

而当看到这明晃晃的大刀时,三人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这位兄弟,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怎么会和花姐发生矛盾呢。”盛天放语气不亢不卑道。

刺青哥看着盛天放冷哼一声,大刀指着盛天放:“和花姐发生矛盾,你也配?再敢多嘴一句,老子就先拿你开刀!”

相关文章:

不要慢点哪里会坏掉的,舌头在花缝来回滑动

办公室双飞美妇,完整版《家有女婿套路深》&(全文在线阅读)

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帅小伙裤裆凸起好大_把女朋友摸的发软

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 美熟妇的花芯_无敌邪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