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掴扇打臀肉巴掌狠厉/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2021-07-07 12:56 · 新商盟

承认吧,你也想要对不对?”男人将他的手伸进了我的内内的里面,探索着已经被淹没的草丛。

我摇头不肯说话,客厅中的丈夫无疑让我的身心都在遭受着煎熬,完全听不进去孙涛说的任何话,我的嘴唇都快要被我咬出血来。

“我求求你不要,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的哀求并没有让这个禽兽放过我,反而更加兴奋的用手指在我的下面来回拨弄。

他还蔑视的看了一眼客厅,似乎是在嘲笑张程是个没用的废物。

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感觉随时都会爆发掉。

他的手指,徘徊在我幽秘的洞口,我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腿软,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小声的祈求他不要再这样了,可是我的祈求没有丝毫的作用。

孙涛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这是我第二次看见这跟像铁棒一样的东西。

周围的空气都因为它的出现变得炙热,孙涛强迫我将手放在了他的上面。

它是那么的炙热,就是这个东西,它能填满我所有的空虚!

我的呼吸都带着火热,理智开始被冲动所替代,也许我真的能趁这个机会,试试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是什么感觉。

孙涛的东西在我空虚的前面不断的磨蹭,好像要将我整个人都点燃,我实在忍不住了,抱着他强壮的手臂大喊道:“求求你。。。。。。要我。。。。。。”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突然传来了一阵急躁的敲门声打断了孙涛接下来的动作,原本他想等敲门声过后再继续,可是那阵敲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就连客厅里的张程都被那阵声响给吵醒了。

不得已,孙涛只能恨恨的放过了我,在我穿上衣服之前在我胸上使劲掐了俩下。

张程醒后,孙涛很快就离开了我家,不过今晚发生的事情像梦魇一样围绕在我的脑海中,怎么也不能忘记,甚至在晚上做梦的时候,我梦见了我赤身裸体的和孙涛抱在一起,他用他坚硬炙热的下身不断的向我发动着猛烈的攻击。

醒来之后,我发现床单都已经湿了一小块,趁着张程还没有醒过来,我赶紧将床单换了一张。

我慢吞吞的赶去学校,想让自己今天的时间变得快一点,好让我快点下班回家,可是孙涛就像是故意的一样,给我安排了许多工作,导致我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同事下班回家,而我还坐在办公室里奋笔疾书。

“宝贝,有没有想我?”男人兴奋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口,他侧身一转就走进了办公室,顺带关上了门,带着邪笑向我靠近。

我还来不及后退就被男人抓住了腰,直接按在了办公桌上。他一把扯下了我的包裙,撕开了我的丝袜,将整张脸都埋在了我的臀部之间,鼻尖时不时的抽动着我的蓓蕾,刺激得我打了一个冷颤。

他没有脱下我的内裤,隔着那层布伸出了舌头,来回的舔弄着我的丛林,我被他弄得腿软,穿着高跟鞋的双腿差点站不住,瘫软在地上,他死死的固定住了我的细腰,深深的舔着,我大叫着受不了,求他不要这样折磨我。

孙涛站了起来,拉开自己裤链,将他早就准备多时的东西从里面掏了出来,死死的抵在了我的内裤之上,隔着那层布料不停的磨蹭着,我甚至能感觉得到在这个期间我的下身就像河堤泛滥了一样。

他脱下了我的衣服,我白皙的胸部在他的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他将它们送到嘴中左右来回的吮吸着,还时不时用他赤裸的下身,隔着仅剩一层内裤的布料死死的顶着我的幽谷。

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的尖端都已经陷进去了一些,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内裤,我想它一定会十分顺畅的就被顶了进去。

一股空虚感从那之中传出,我无法克制的从嘴里发出了呻吟,昨天晚上我就该知道我躲不掉的,不管我走到哪里,这个男人都会找来,除非我满足了他!

“求我,求我就给你。”男人的声音像恶魔一样在我的耳边响起,他不仅击垮了我安全感,更击垮了我长久以来的信念。

我的喉咙里哽着一句话,就差一丁点点我就要说出那句话了!

我的声音像蚊子般细小,但也足够男人听清楚,他兴奋的一把扯掉了我的内裤,提起他的庞然大物就准备对我发动进攻,我摒住了呼吸,不敢动弹。

“扑扑”“扑扑”我的心咚咚直跳,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孙涛的东西看上去那么的巨大,如果真的进入到我的身体里了,我一定会被他的东西撑坏的吧。

我又害怕又期待,心里像爬满了蚂蚁一样酥麻,不自觉的就扭动起了自己的细腰,白嫩的皮肤上浮现出诱人的粉红,下身更是泛滥得不像话等待着孙涛的插入。

“咚咚!”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孙涛烦躁的皱起了眉头,原本想不管门外传来的声音,抱起我的屁股想直接进入,可是紧接着就听见有人说话:“保安,帮我开下门,办公室的门不知道怎么锁了,里面又没人。”

我和孙涛吓得赶紧穿上了我们自己的衣服,我刚扣好我衣服上的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门外的保安和一个看上去面生的女人跟我和孙涛面面相觑。

“不好意思,刚才我敲门了,没想过里面有人。。。。。。我是新来的汉语文老师韩雪。”韩雪说着就涨红了脸,看上去容易害羞极了,我转过头一看,孙涛那个老色狼的眼睛都睁圆了。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原本我就能成为一次真正的女人了,可是又被眼前的人打扰了,不由得心中有些失落。

接下来的时间我初步的认识了这个叫韩雪的老师,发现她的性格爱好都跟我出奇的相似,我和她立马就成了相见恨晚的好朋友。

“王茜,你刚才和主任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啊?”韩雪见孙涛走了,偷偷的附到我的耳边问我。

想起孙涛那根巨大的雄伟,我的脸又红了起来,连忙摇头说没什么。

“我看孙主任的喉结这么大,他的下身也一定很大。”韩雪若有思道,吓得我转过看着她,让她不要乱说。

“这有什么乱说的,女人和男人不久那么点事吗。”没想到韩雪看起来这么害羞内敛,可是谈论起两性的话题的时候居然这么开放。

随后她伸出手趁着我不注意抓了一把我的胸部,她的突然袭击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反应过来之后才立马红了脸,责备的看着她“小雪,你这是干什么?”

“嘻嘻,我看看你的胸是什么尺寸啊,没想到是32D,很不错的尺寸噢。”说完她又将我的手按在了她柔软的胸上,“我就不行,只有32C。”

张雪的举动和言论让我脸红心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我的声音像蚊子般细小,但也足够男人听清楚,他兴奋的一把扯掉了我的内裤,提起他的庞然大物就准备对我发动进攻,我摒住了呼吸,不敢动弹。

“扑扑”“扑扑”我的心咚咚直跳,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孙涛的东西看上去那么的巨大,如果真的进入到我的身体里了,我一定会被他的东西撑坏的吧。

我又害怕又期待,心里像爬满了蚂蚁一样酥麻,不自觉的就扭动起了自己的细腰,白嫩的皮肤上浮现出诱人的粉红,下身更是泛滥得不像话等待着孙涛的插入。

“咚咚!”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孙涛烦躁的皱起了眉头,原本想不管门外传来的声音,抱起我的屁股想直接进入,可是紧接着就听见有人说话:“保安,帮我开下门,办公室的门不知道怎么锁了,里面又没人。”

我和孙涛吓得赶紧穿上了我们自己的衣服,我刚扣好我衣服上的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门外的保安和一个看上去面生的女人跟我和孙涛面面相觑。

“不好意思,刚才我敲门了,没想过里面有人。。。。。。我是新来的汉语文老师韩雪。”韩雪说着就涨红了脸,看上去容易害羞极了,我转过头一看,孙涛那个老色狼的眼睛都睁圆了。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原本我就能成为一次真正的女人了,可是又被眼前的人打扰了,不由得心中有些失落。

接下来的时间我初步的认识了这个叫韩雪的老师,发现她的性格爱好都跟我出奇的相似,我和她立马就成了相见恨晚的好朋友。

“王茜,你刚才和主任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啊?”韩雪见孙涛走了,偷偷的附到我的耳边问我。

想起孙涛那根巨大的雄伟,我的脸又红了起来,连忙摇头说没什么。

“我看孙主任的喉结这么大,他的下身也一定很大。”韩雪若有思道,吓得我转过看着她,让她不要乱说。

“这有什么乱说的,女人和男人不久那么点事吗。”没想到韩雪看起来这么害羞内敛,可是谈论起两性的话题的时候居然这么开放。

随后她伸出手趁着我不注意抓了一把我的胸部,她的突然袭击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反应过来之后才立马红了脸,责备的看着她“小雪,你这是干什么?”

“嘻嘻,我看看你的胸是什么尺寸啊,没想到是32D,很不错的尺寸噢。”说完她又将我的手按在了她柔软的胸上,“我就不行,只有32C。”

张雪的举动和言论让我脸红心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我背叛我的老公已经到了我的底线了,现在他居然更加过份,让我去帮他说服才刚来学校的老师跟他苟且?绝对不可能!

谁知孙涛马上变了一副嘴脸,恶狠狠威胁道:“想不想做由不得你,刚才我们做的事情我已经录了像,如果你不想张程知道,你最好老实的帮我做事,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老公不会气晕过去!”

“混蛋!”我伸出手想给孙涛一巴掌,被他稳稳的接了下来,嬉皮笑脸的看着我。

我的心里苍凉得感到了一丝疼痛,这个混蛋总是能轻易的抓住我的把柄。

我怎么能让张程知道我跟他之间的龌龊事呢?没有办法,我只能对不起韩雪了。

办公室里,韩雪正趴在办公桌上备案,我挣扎着走近了她,从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韩老师,今天来这么早啊?”

“是啊,今天早上有早课,没办法。”她对我吐了吐舌头,俏皮可爱的样子已经全然没了昨天的生疏。

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没办法对她说出孙涛心里龌龊的想法。

“怎么了?看你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昨天晚上跟你老公的房事不太顺利啊。”韩雪打趣着我。

我叹了口气,犹豫了半天走过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道:“小雪,你觉得孙主任怎么样?”

“挺好的啊,挺关照我的。”韩雪想了想回答我,还没等我重新开口,她又接着说道:“对了,我给你看一部电影。”

说完,她将她的手机拿了出来,将我拉到身前,用手环抱着我的腰,因为我们都是女人,所以我并没有在意。

画面一开始就是两个赤裸的女人激烈的拥吻在一起,她们相互抚慰着,趴在到了对方的私密处。

我惊呆了,完全没有想过两个女人居然也能做这样的事情,好奇心让我接着看了下去。那两个女人相拥在一起表情沉醉极了。

我看得心惊肉跳,因为视频中的两个女人看上去太大胆了,许多姿势和动作都是我闻所未闻的,我居然有些看热了。

韩雪抱住了我,轻轻的含住了我的耳垂:“王茜,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寂寞的女人,我也是,我们何必理会那些臭男人,互相慰藉不是很好吗?”

她的嘴唇热热软软的,跟男人厚实的嘴唇完全不一样,我居然被她这样给撩拨起了几丝酥麻的感觉。

不对!我站了起来,想起了我为什么会来找韩雪。

相关文章:

跟男友出去旅游怎么住、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痛不要突然进入:带情趣用品出门感觉

【推文】《娇妻在上:林少,请投降》

爱自成殇何处归免费阅读/爱自成殇何处归无删节无弹窗

抱起来软软糯糯的小受@泡上阴枣后取不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