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都市小神医全文,都市小神医全集全本

2021-07-07 10:59 · 新商盟

盛天放脸色一冷,还没等他说话,李不凡一脚将刺青哥脚下的椅子踹了出去,顺势踢在了他另一脚的脚踝上。

刺青哥左脚踩空,右脚吃痛,顿时重心不稳便跪了下去。

李不凡直接一脚踩在刺青哥的后背,轻飘飘的道:“和我老丈人说话,你还不配。而且,你还言语冒犯,就磕头谢罪吧!”

刺青在来之前,就听说了李不凡的厉害。当见到人时,心里还有些不屑,却没想到,对方不仅出手速度快,就连力道,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使得刺青受力不住,在李不凡一脚之威下,头重重着地,发出清晰的砰砰声。

刺青心里极为憋屈,可是无论他怎么挣扎,浑身都提不起一点力气,仿佛他的力量,都被后背的脚给化解了一般。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找死!”刺青低吼道,从跟着花姐以来,都没有人敢跟他动手,这种屈辱,还是第一次!

这屈辱的感觉,比杀了他还难受!

李不凡浑不在意道:“废话一句,就多磕一个头!”

话声落下,刺青果然不受控制的,再次对着盛天放磕了一个头。

那五六人本来还想冲上去的,可当见到这诡异的一幕,全部都胆怯了。

刺青的身手,他们可是知道的,十多个人都近不了身,如今在一个貌不惊人的小子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盛天放和单秀文却是波澜不惊,仿佛他们知道李不凡的能力。

“你……你快放了刺青哥,我们已经通知花姐了,花姐来了,你即便是三头六臂,也会死的很惨!”

“汪叔来了!汪叔来了!”

听到汪叔二字,盛诗缘一家再次一惊,这是花姐身边最亲近的人,无论什么事,只要他出面,那就是全权代表花姐。最主要的是,他的身手非同一般,曾经暗杀花姐的人,全部都折在了他的手中,不论是雇佣兵,还是杀手,甚至是古武者,就没能在他手中讨过便宜的。

那几个小弟如同见到救星了一般,簇拥着走进来的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这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目光波澜不惊,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刚一进入包厢,屋子里便立刻被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让人喘不过起来。

“是谁,敢动我家小姐的人!”

“汪叔,就是他。”

“对,就是这个小白脸,昨晚废了大红哥的双腿,现在竟然还叫刺青哥下跪。汪叔,你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汪叔在众人的心里,那就是定海神针,一个个精神抖擞,极为兴奋,如同看到了李不凡跪地求饶的一幕。

刺青见到救兵来了,怒吼道:“老子砍死你!”

开山刀虎虎生风,直奔李不凡面门。

李不凡抬手将开山刀握在手中,微微用力,开山刀立刻如同泥捏的一般,瞬间扭曲变形。而他的手,则完好无损!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所有的叫嚣声,都被憋回去了。这特么还是人么,如果脑袋被这么一捏的话,绝对会脑浆迸裂!

“想砍我,你还没这个资格!”李不凡一脚踢在刺青的下巴上,刺青仰面倒地的同时,下巴歪到了一边,整张脸极为扭曲。

汪叔瞳孔一缩,大喝道:“住手!”

“怎么,你要给他们报仇么?”李不凡转过头看着汪叔,没有丝毫紧张。

见到李不凡,汪叔一怔,接着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竟然浑身颤抖,然后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噗通一声,朝着李不凡跪了下去。

“是……是您!”汪叔神色无比恭敬,甚至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李少,真的是您!”

李不凡挑眉问道:“你是谁?”

“我……我是小汪汪啊!”汪叔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很是期待的样子。

而这一幕则是惊呆了包厢内的所有人!

汪叔!

那是花姐身边的第一人,是能代表花姐的存在,可如今竟然跪在一个青年脚下,有些滑稽的自称小汪汪。这如何能不让人震惊!

最让人吃惊的还是,李不凡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会让名震东方市的汪叔,露出这种近乎讨好般的神色?!

盛诗缘愣住了,刺青愣住了,那些小弟也一脸懵逼。只有盛天放和单秀文,在经过短暂的错愕之后,便恢复过来,似乎在他们眼里,李不凡就该受到这种待遇一般。

李不凡沉吟片刻,笑道:“原来是你啊,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起来吧。”

汪叔连连点头,露出激动的笑容,仿佛能被李不凡记住,是莫大的荣幸一般。

“没错,是我。您什么时候来的东方市?我们小姐如果知道你来了,一定会非常高兴!”汪叔站起身,非常兴奋的道。

李不凡眉头一挑,问道:“他们口中的花姐,难道是小烟花?”

汪叔嘴角一抽,这个世界上,怕是只有面前的青年,才敢叫花姐为小烟花了。

“是的,李少。”汪叔悚然一惊,似是想起什么一般,浑身上下,立刻散发出冰冷之意,指着刺青等人破口大骂道:“你们这帮不开眼的东西,竟然敢冒犯李少,你们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刺青等人心里咯噔一声,这个貌不惊人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看起来花姐都要讨好他似得。

这次可真是踢在铁板上了,令得几人全部都出了冷汗。

李不凡摆摆手,道:“算了小汪汪,他们不过是为了维护小烟花的名声而已,又不认识我,不用难为他们了。”

李不凡怎么会和这些小喽啰计较,在他眼中,这些人不过是蝼蚁而已。

“还不谢谢李少!”汪叔厉声道。

刺青说不了话,但这回却是主动跪在了李不凡的脚下,磕头道歉。其余小弟,也是连连道歉认错。

“李少,这五年来,小姐非常想您,我这就打电话通知小姐你回来的消息。”汪叔笑呵呵的拿出手机,作势要打。

李不凡摇头道:“不用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要吃饭了。”

“额……好,那我就不打扰李少了。”汪叔从怀里拿出一张卡,放在桌子上:“这家酒楼,是小姐名下的,这是至尊卡,以后李少来这里,可以享受至尊服务,且不需要花一分钱。”

汪叔离开后,盛诗缘如同第一次认识李不凡一般:“你……你怎么会认识花姐和汪叔?”

“曾经救过他们俩。”李不凡目中带着一抹回忆。

盛诗缘目光落在李不凡刚才捏刀的手上:“你的手……”

“心疼了?”

盛诗缘见他没事,轻哼一声,没再说话。

盛天放笑道:“没想到不凡认识花姐,不过也不足为奇。以不凡的本事,别说一个市的大佬,便是一个省的大佬,也会上赶着巴结的。”

李不凡心里微微一动,盛天放对自己有些了解,一定是安玲珑那个女人说的。就是不知道对方跟盛天放说了多少。

吃过了饭,四人便驾车离开了。

而在这期间,汪叔则是给花姐打了电话。

“小姐,李少回来了,现在就在天运酒楼……”

不等汪叔说完,对面便急忙打断道:“什么?他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都和你说了什么?他现在怎么样?他在哪?”

汪叔一五一十的将今天发生的事,全部都告诉了花姐。

花姐声音有些落寞:“他现在不想见我,我去了反而会让他不高兴。算了汪叔,你好好招待他,一定不能怠慢!”

“还有,告诉手底下的兄弟们,谁敢招惹他,老娘扒了他的皮!”

此刻,一间地下拳台上,正有一个小麦肤色,穿着热裤背心的女人,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她的对面,是个光头青年:“花姐,你说的是谁?谁回来了?”

“我男人!”

龙腾尊府,是东方市有名的别墅区,南面是个大型的人工观赏湖,后面则是植物园。风景宜人,清幽秀丽。

但这里别墅的价格,会让很多人望而怯步,身价没有九位数,是绝对无法居住在这里的。

而盛诗缘,在这里就有一栋三层别墅,有独立花园和游泳池,里面则是华夏古典风格的装饰。

平时盛天放和单秀文并不在东方市,都是盛诗缘和保姆张妈居住在这里。

刚一进别墅,盛诗缘拉着李不凡:“跟我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缘缘,你今天不去上班了么?”盛天放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除非有天大的事情,否则绝对不会不去公司的。

单秀文拉了他一下,神色颇为暧昧的道:“人家小两口新婚燕尔,都嫌我们碍眼了,哪还有心思去什么公司啊!”

盛诗缘冷若冰霜的俏脸,忍不住为之一红,迁怒的瞪了一眼李不凡,自顾自的朝楼上走去。

李不凡对着二人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老盛,你说不凡真的能将缘缘的病治好?”见二人上楼后,单秀文期待中还带着一丝紧张,仿佛多年的心病,要得到解脱了一般。

盛天放皱眉道:“缘缘没有病,就是体质特殊一些而已。更何况她身上有那个东西,即便李不凡治不好,缘缘也不会有事的。”

单秀文轻叹口气:“那你说,安玲珑让不凡和缘缘结婚,会不会是冲着那个东西来的?”

“如果是的话,那东西一旦被拿走,不凡还不能治好缘缘,我们的女儿……岂不是……”

“别胡说!”盛天放打断了单秀文的话,目光中带着一抹睿智:“安玲珑这个女人很神秘,她的本事,我们也都见过,她既然说不凡能治好缘缘,那就一定能!”

“而且,不凡他本身也不是普通人。虽然我们女儿看似风光无限,高不可攀,但说到底,也是我们缘缘高攀了不凡!”

来到盛诗缘的书房,李不凡将门关上,笑道:“老婆,叫我来干嘛?”

“谁是你老婆!”

“你啊!咱证都领了,你就是我老婆啊!”李不凡点燃一根烟,坐在了盛诗缘的对面,笑道:“难道,你觉得咱们有名无实,所以,觉得这个称呼不贴切?”

盛诗缘深吸口气,道:“李不凡我不管你有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但你记住了,我们的婚姻,有名无实。虽然昨晚我们……但从今往后,你都不许碰我!”

“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份条约,你签一下!”盛诗缘的语气坚定决绝,不容拒绝,不容反抗。这个时候的她,浑身上下,散发着女王般的强大气场,会让人为之着迷。

李不凡浑不在意:“不碰就不碰,还签什么条约啊!”

盛诗缘没有说话,找出条约递给了李不凡,同时,笔也放在了上面:“签字。”

盛诗缘这雷厉风行,公事公办的样子,让李不凡咧嘴乐了出来。

还条约,至于这么认真么?

李不凡扫了两眼,也没放在心上,便提笔签字。

这么痛快就签了字,让盛诗缘有些意外,可当她看到上面的签名时,则是让她有种拍死李不凡的冲动。

“盛诗缘老公?!”

李不凡点了点头:“对啊,难道我不是你老公么?”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要我签字?”

“我要你签名!”

“可你刚才说的是签字。”

盛诗缘简直气坏了,娇躯颤抖,布满冰霜的脸,也气的通红,一双美眸恨不得要瞪出来了一般。

“好了老婆,这点小事犯不着生气,气大伤身,尤其是你大姨妈还来了,这要是内分泌失调,脸上起痘痘可就不美了。”李不凡伸手在盛诗缘红艳艳的脸蛋上掐了一把,那手感,嫩的都能掐出水来一般,让李不凡有些舍不得收手了。

盛诗缘一把拍开李不凡的手:“别动手动脚的!

“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啊,只是掐脸而已,又不是掐别的地方。”李不凡一脸理所当然道。

“你……李不凡,你个臭流氓,你给我滚!”盛诗缘简直是忍无可忍,挥手就打。

李不凡嗖的一声,离开了书房。

晚上吃饭的时候,盛天放道:“缘缘,明天去公司的时候,把不凡也带上,给他安排一个轻松点的工作。”

盛诗缘娇躯一抖,如果这混蛋去了公司,怕是她的下属,都会知道她结婚了。

“不行!公司不缺人。”

单秀文白了一眼女儿:“平时冰雪聪明,怎么这个时候犯傻了。你以为让不凡去公司是给你干活?”

“不是工作,那去公司做什么?”盛诗缘有种不好的预感。

“傻孩子,你们两个刚刚结婚,当然是要整天腻在一起,培养感情了。”单秀文看向李不凡,笑道:“不凡,你说呢?”

李不凡笑笑:“妈说的对。”

盛诗缘恼怒的瞪了眼李不凡,忽然,她想到了公司里那个被誉为天堂与地狱共存的地方,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冷笑:“行吧,那明天你就跟我去公司。咱们丑话说前面,公司不养闲人,如果你做不来的话,就给我回家待着!”

次日一早,李不凡坐在盛诗缘的宾利车上,一同去公司。

李不凡点燃一根烟,优哉游哉的抽了起来。

盛诗缘本就难看的脸,寒霜更浓了,声音也如能将人冰冻住一般:“李不凡,你给我把烟掐了!”

李不凡嘴角一抽,这女人来大姨妈怎么跟到了更年期似得,抽颗烟至于么。

“老婆,我是你男人,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么?”

“温柔?”听到李不凡的要求,盛诗缘心里愈发来气:“你既然知道女人该温柔,那你就不知道,身为男人,就该让着女人么?”

这可恶的家伙,昨晚竟然一个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让她一个女人,睡在地板。现在还好意思叫她温柔,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李不凡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道:“我多让着你啊,你对我发火,我都没说啥!”

这要是在欧洲,在他的王国,敢有人这么和他说话,不用李不凡动手,对方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个世界消失。

“你一个大男人,让女人睡在地板上,你这叫让着?”

李不凡伸手点了一下盛诗缘光洁的额头:“你说你这个傻女人,有床不睡,非要睡在地板上,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盛诗缘一脸嫌弃加委屈的甩开了李不凡的手,气呼呼的道:“是你在我的床上赖着不走,你让我怎么睡?”

李不凡无奈的摇了摇头:“都老夫老妻了,这有什么的?果然啊,女人就是矫情!”

“我不管,今晚我们换一换!”盛诗缘自己都没发现,不知不觉间,她这个女强人,竟然说出了小女儿撒娇时才有的语气。

车子不疾不徐的进入了天盛集团的停车场。

说起天盛集团,在东洲省,乃至整个华夏,就没有人不知道的。

这个集团,以传奇的姿态,强势崛起,只用了短短三年的时间,便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公司,成为了拥有独立奢饰品品牌的集团。

在华夏,服装品牌众多,但天盛集团,却是唯一一个拥有全球承认的奢饰品品牌。被无数时尚圈,娱乐圈,乃至上流人士追捧。

这也使得,天盛集团的市值高达数百亿,不仅是五百强企业之一,更是华夏的明星企业,更是国宴上官方指定的服装品牌。

因为天盛集团的服装,是以国风为主而设计的款式,带有强烈的民族气息,融入了五千年文化的传承底蕴。同时,还兼具尊贵,高雅,即便是普通人穿在身上,也会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感觉。

以民族文化发展的公司,自然会受到国家的优待。

如此优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集团品牌,它的老板同样也是极具传奇色彩。但就是这样一个传奇,偏偏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

她就是……盛诗缘!

东方市四大传奇女性之首!

在整个东洲省,盛诗缘不仅是明星企业家,还是所有男人梦中的女神,更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偶像!

有颜,有材,有财,还有才!

但知道盛诗缘的人,都知道她很冷,这种冷是从骨子里,血液里,灵魂中散发出来的冷。这种冷,形成了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强大气场,也是她独有的魅力!

正因如此,不少名门公子,豪门大少,都想要将之征服,一亲芳泽。

但迄今为止,盛诗缘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因为,她早已心有所属,也正因为当年那个身穿长袍,脸上蒙面的男人,才会让她创造出如今享誉世界的‘汉香’奢饰品品牌。

汉族香韵!

临下车前,盛诗缘再次叮嘱道:“警告你,不准将我们结婚的事说出去。”

“说的就像谁乐意承认和你结婚似得。”下车后,李不凡问道:“你打算让我干嘛啊?”

盛诗缘没说话,带着李不凡进入公司。一路上,所有见到盛诗缘的人,下意识的会后退一步,对着她微微躬身,显得非常尊敬的同时,还带着崇拜和敬畏。

看的李不凡暗暗咋舌,自己这便宜老婆在公司到底什么职位,怎么搞得跟皇帝巡游似得?

来到办公司,盛诗缘拨通了电话:“花总,来我办公室一趟。”

“老婆,看来你还真是总裁啊!说吧,让我做什么工作?”李不凡一边打量办公室,一边道:“让我做男秘也没问题,有事让秘书干,没事你也可以干、我……”

“给我闭嘴!”盛诗缘娇叱一声,但很快,想到李不凡即将去工作的地方,嘴角露出冷笑:“别着急,一会花总会带你过去的。”

见盛诗缘这个神色,李不凡就知道准没好事,不过他也不以为意,看着琳琅满目的花草盆栽,不禁暗暗点头。

虽然这个女人没啥情调,但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品味的。

办公室的中间,是个假山,一圈由大理石打磨成的水池,有循环水在高达两米的假山上,缓缓流淌下来。里面还有锦鲤。四周井然有序的摆放着各种大型景观盆栽。

一旁还有金丝楠木的书架,以及造型古朴的根雕茶台,更有燃香袅袅升起,散发出让人心旷神怡的清香。整个办公室绿意盎然,带着华夏独有的风雅之貌。

在办公桌后面,挂着一幅气势磅礴的山河图。在那接连旭日的最高峰上,站着一个男人,穿着一袭白色长袍,凌峰而立,颇有一股指点江山的豪情。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蒙着一张脸,就跟古代的蒙面大侠似得。

李不凡先是一怔,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特么谁画的,跟真人差了十万八千里好不!

盛诗缘眉头皱起,不悦的看了一眼李不凡,见他在看自己专门请国画大师的壁画,且目光还落在了那个在她心里有着重要位置的男人身上,最过分的是,他还一脸不屑的笑容。

这让盛诗缘啪的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笔,双眼微眯,如有寒光射出:“李不凡,你笑什么?”

“我笑这是……”

不等李不凡说完,盛诗缘似生怕他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一般,立刻寒声打断:“我不允许你侮辱他!”

这冰冷的语气,还有愤怒的神情,如能将人冰冻住。

使得李不凡为之一愣,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么?

老子不过是想说,谁把老子画的这么丑?!

相关文章:

泳裤鼓囊大坨硕大,和男朋友打分手炮好爽

经典热文《最强瞳术》男主角周子辰(在线阅读)

指交应该用几根手指——舌尖探入花

46岁的女人生二胎好处|命令颤抖求饶惩罚小说

主人的尿液赏你了吞咽h: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