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渊龙狂战小说在线全集/渊龙狂战完整版

2021-07-06 09:12 · 新商盟

“马院长……咦?陆军,你在这儿?我正找你呢。”进来的是急匆匆在寻找陆军的苏雨晴。

“苏院长,快请进!有什么事吗?”马自达一脸下贱的微笑,站起来迎接。

陆军觉得马子达在见到苏雨晴的时候,骤然间矮了一截!脸上的笑容绝对是犯贱的笑容,是男人都懂,这家伙竟然对苏雨晴有想法?

苏雨晴一副冰山模样:“我是来找陆军的,陆军,你跟我走。”

陆军淡淡一笑:“马副院长,苏院长找我,告辞了。”

马子达恶狠狠地瞪了陆军一眼,说不出什么话来。

苏雨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凝视着陆军:“坐吧,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报告苏院长,我是南丰二院的保安,叫陆军!”陆军站得笔直,一副军人姿态。

苏雨晴气乐了:“行,你坐吧。”

虽然只是冰山初融,但落在陆军眼里,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陆军呆了一呆,终于坐下。

苏雨晴提出自己的质疑,“根据你的表现,我很想知道你的履历,你这么年轻,就拥有了高级技术职称?”

陆军说道:“不瞒你说,我的医术是祖传的,不是考来的。”

“怪不得呢。”苏雨晴不便多问,她知道凡是祖传医术,都不愿意被刨根问底,于是话锋一转,“安排你去专家坐诊,你觉得怎样?”冰山美女苏雨晴一副商量的口气。

陆军只是望着对面那张吹弹得破的俏脸,摇头不语。

“你什么意思?难道这还委屈你了?”苏雨晴不由来了气。

“其实当保安也不错,配发服装,不用动脑,每天还能有日光浴,空气还清新,每天轻松地闲逛,还能锻炼身体。”

“你!”陆军的一句话,差点把苏雨晴惹毛,但她忽然又坐回到了办公椅中,“嗯,我也觉得做保安不错。你就继续当一辈子保安吧!”

“是,我听从领导安排。”陆军甩出来一句,看着苏雨晴轻嗔薄怒的模样,尤其是那张翕合的小嘴,简直美到爆了!

“你真是楸木不可雕也!既然不愿意去坐诊,你除了当保安,做我的兼职司机!不许拒绝!回头我会跟保安队长交代这件事,下午下班之后,你就负责开车送我回家。明天早上,负责送我来上班,其余时间,你是自由的!”你小子刺头不是?我就不给你拒绝的机会,苏雨晴心里暗自琢磨。

“是,服从领导安排。”果然是赶着不走,拉着倒退的驴脾气,陆军竟然就这么接受了苏雨晴的安排。

能够给苏雨晴当司机,更能贴近她的私生活,这更便于自己对她的贴身保护,陆军当然是求之不得。

眨眼到了下班时间。陆军陪着苏雨晴再次来到地下停车场。

“苏院长,您慢点。”陆军拉开了驾驶座后面的车门,等待着苏雨晴的靠近。

谁知苏雨晴根本不理他,径直走向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独自拉开,坐进了车里。

“呃喜欢这个位置的女人都有个性!”陆军径自一笑,嘭!关上后排的车门,陆军发动汽车,“苏院长,去哪里?”

“当然是回家!”苏雨晴懒洋洋地回答了一声。系好安全带,闭目养神,下午她一直在儿科观察着二十四名新生儿的情况,指导着护理,也确实很累。

“你家在哪里?”陆军问。

“看导航。”苏雨晴的睫毛颤动,却根本没睁开美眸。

陆军打开导航,汽车缓缓开出地下停车场,并且离开市区。这时候,天色慢慢黑下来。

苏雨晴家住花都市东郊,路途稍远,尤其,中间要穿越一大段盘山路。

车子开上盘山路后,陆军突然注意到,一辆重型卡车紧紧缀在自己的车后面。又行驶一段距离,那辆大卡车突然加速,朝着自己的车撞过来。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向心头,“苏院长,坐稳了。”陆军当机立断,一踩油门,汽车加速。那辆车撞空了。

苏雨晴也发现了刚才的险情,气的朝后骂道:“后面的混蛋怎么开车的?”

陆军观察了一下路况,这一段路竟然是一段U型盘山路,路面很狭窄,只能容两辆车平行开过。如果在这种山路上发生撞击,后果不堪设想。

陆军紧踩油门,向前行驶!

谁成想,后面那辆卡车,居然也高速追上来。看来,它刚才的撞击行为,并不是简简单单地操作失误了。

苏雨晴骂道:“混蛋,成心撞我们?”

陆军面沉似水,冷静地驾驶着汽车。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唯一摆脱危险的方法就是离开这里。

偏偏就在这时候,迎面又开过来一辆重型卡车,令人气愤的是,这辆重型卡车居然没有走自己该走的外线车道,而是占据了中间。现在那辆车距离陆军这辆车,只有不到百米。

山路上路灯不多,昏暗的盘山路,被对面的车灯照的通亮。

一面是峭壁,一面是悬崖!

被两辆大卡车前后夹击,生机何在?

一瞬间,陆军和苏雨晴都看清了迎面这辆大卡车的意图,如果它不给让路,不论是左方,还是右方,自己的车都没有办法通过,硬撞上去,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两辆重型卡车挤成饼干。

陆军心念电转,阎王岛的杀手,这么快就出现了?

要想避开这场车祸,除非这辆车从对面那辆卡车上飞过去,可那是天方夜谭!

“要坏事?陆军我们怎办?”苏雨晴慌了。

此刻的陆军却十分冷静,他锐利的目光快速寻找着生存的途径。

突然,他一踩油门,保时捷朝着迎面那辆卡车冲上去。

“陆军,你疯了吗?”苏雨晴大叫。

对面那辆卡车,驾驶员竟然是个女人,她带着口罩,眼睛发出鹰一样的目光,加速朝着陆军撞过来。

陆军脸色冷峻,他没有理睬苏雨晴的喊叫,双手握紧方向盘。就在这辆车快要撞上对面的卡车的时候,陆军已经看准临近山壁的地方,有一处小斜坡,车轮开上斜坡后,因为惯性,这辆车立刻竖了起来……

在苏雨晴惊恐的尖叫声中,这辆车在陆军的高超驾驶下,车轮沿着山壁,车顶紧贴着对面那辆卡车擦身而过。

险之又险,令人无法想象,陆军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避开了车祸。

轰!两辆卡车因为惯性撞在了一起。

陆军长舒一口气,也不停车,加快车速脱缰野马一般离开危险地带。

陆军送苏雨晴回到她居住地,花都市东山花园别墅区。

刚才发生的危险历历在目,苏雨晴还有些心有余悸,下车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苏雨晴做了一个深呼吸,活动了一下手脚,舒了一口气,对陆军说:“陆军,你把车开走,明天早上八点钟来接我。”

陆军说:“苏院长,刚才的车祸十分诡异,似乎目标明确,就是冲着你来的。是不是需要我留下来保护你?”

苏雨晴略作迟疑,陆军虽然是好意,但是她不能接受,自己云英未嫁,这栋别墅更是从未有陌生男子进入过,这事关到自己的清誉,她经过慎重考虑,难能可贵地柔和一笑,“不用了。小区有警卫值班,这儿的保安都是二十四小时昼夜值班。再说,今天白天你忙活了一整天,也累了,回家休息吧。”

陆军无奈,只好开着车默默离开,不过,他并没有回家,而是把车停在不远处绿化带之外,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监视苏雨晴居住的那栋别墅。

阎王岛的杀手第一次刺杀没有成功,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陆军对苏雨晴的安全当然不放心。

今天给二十四个新生儿看病,确实折腾的挺累,陆军在车里很快就睡着了。尽管人睡着了,但是他的神识一直在警戒着!只要有危险人物接近苏雨晴的别墅,他都会有警兆!

好在,这天晚上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天亮后,陆军准时把车子开到苏雨晴的别墅大门前。

天气阴沉沉的,丝丝小雨随风飘落。

苏雨晴衣着正装,打开门走出别墅,奇怪的是她手里捧着一束白菊花!

上车后,苏雨晴眼圈有些发红对陆军说:“先去北山墓地,今天是我妈妈的祭日。”

纷纷飘落的细雨中,苏雨晴和陆军打着两把黑伞顺着青石台阶结伴走上山顶,来到一座刻着“苏挽月”名字的墓碑前,她将手里的白菊花放到墓碑前,然后恭恭敬敬的三鞠躬,说道:“妈妈,我来看望你了。”

看着墓碑,苏雨晴神情肃穆,美眸中泪珠晶莹而剔透,隐含着无限的忧伤与凄凉之色,纤手点燃了蜡烛,正正地放在碑的前方,随后拿出一块干干净净的毛巾认认真真地擦起了石碑,把石碑上每一个字都擦得闪闪发光。

关于母亲和父亲之间的恩怨,苏雨晴不是很清楚,但是她知道,父亲辜负了母亲,害的母亲思念成疾,最终含恨病逝。

而他的父亲,那位号称海外生物科学狂人的秦兆丰,却在天涯另一方,娶了一位美貌少妻。

所以,妈妈她恨,苏雨晴自己也恨她的生父。

秦兆丰前些年也来过花都市,他希望苏雨晴能够跟自己走,可是苏雨晴对这个父亲没有半点好感,对他的要求更是严词拒绝。今天,是母亲去世十周年的祭日,她打算好好陪母亲说会儿话。

“陆军,你先回车上去吧。”

雨虽然不大,但是陆军的衣服都有些湿透,陆军微笑说:“苏院长,我没事。等你一起下山。”

自从来到这块墓地,陆军的神识就发出警兆,只是他现在还没有看透,那种威胁来自何方。

今天有雨,来墓地祭奠亲人的人不多,整个公募大约有十几个人稀稀疏疏分散在四周。

现在,陆军的眼睛在经过一阵时间的搜索后,锁定着右后方向。

那是一对风浊残年的老年伴侣。他们的服装十分奇特,都穿着上世纪初期流行的青布长衫,男的戴着礼帽,墨镜,手里拿着文明棍。

女的蒙着黑头巾,手里还拎着一把二胡。正在拉一个很凄凉的调子。貌似在吊念亡故的亲人,现在,陆军听出来了,二胡里散发出一种阴森的杀气!

这个老女人,就像一把即将出鞘的钢刀,她鹰一样目光,也正看向苏雨晴。

陆军突然回忆起,昨天晚上,迎面开来的大货车,女司机鹰一样的目光!肯定就是她,昨天行刺未果,今日再来。阎王岛果然神通广大,连苏雨晴母亲的祭日都摸得清清楚楚,而且猜到了,她一定会来祭奠自己的母亲。

“黄泉路上觅知音。奈何桥头等依人。一曲断魂曲听完,你该上路。”男杀手扬了扬文明棍开口说道。

苏雨晴终于意识到,这个人在跟自己说话,不由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这对杀手夫妇,奉了上级的命令,打算在这里刺杀苏雨晴。那个海外势力,已经得到消息,得知华夏方面打算收买苏雨晴,用来打亲情牌。他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作出决定,干掉苏雨晴。断绝了华夏收买苏逸夫的想法。

男杀手拄着文明棍,一步步逼近,距离苏雨晴也越来越近。从男杀手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让苏雨晴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阎王令下如山倒,谁敢留你在世间!”男杀手怪笑一声,身形骤然拔起,就像一只苍鹰,朝着苏雨晴直扑过来。

这一刻,男杀手太自负了。虽然,苏雨晴身边还有一个手撑雨伞的陆军。但是,陆军的存在与否,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挡自己完美一击。自己手中的文明棍,势必要戳穿苏雨晴的喉咙。

这个美人确实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可惜,有人出了大价钱,阎王让你三更死,没人敢留你到五更。

眼看那文明棍就要戳进苏雨晴的喉咙。突然,陆军手中的黑色雨伞一转,就像一面坚固的盾牌,挡在了苏雨晴面前。男杀手的文明棍,一下子戳进雨伞中!同时,雨伞也挡住了男杀手的视线。

咔嚓,随着一声断裂之声,文明棍不知何由,竟被折断了。与此同时,雨伞下飞出一只大脚,这一脚直踢向男杀手的下阴。男杀手心中一凛,扭身想躲开。可是,这一脚不但势大力沉,而且奇快无比。

男杀手躲闪不及,被一脚踢飞,他带着一声闷哼,重重地摔倒在地。这一脚原本是奔着他档里踢来的,他极力躲闪,躲开了命根子,却被踢中软肋。

好生猛的力道!男杀手被陆军这一脚踢断了两根肋骨。

惨呼之后,男杀手满脸煞白汗如雨下。疼,锥心的疼。这种感觉好久没有出现了,自己自出道以来,执行大小暗杀任务数十次,还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敌手,更没有栽过跟斗。

今天,栽大了!能不能完成任务两说,有没有留着命逃走还不一定。

女杀手看到自己的男人受到重创,心中大骇,这个老女人本以为老公一击得手,小小花都市不可能有高手,抵御得了一名大师级高手的突袭?

为了区分华夏习武者的战斗力强弱,制定出一种武功体系的排位。

共划分为五个级别:入门,精英,大师,宗师,战神。

“入门”武者指的是刚刚踏入习武之路,基本功已经练好了,一人之力可以打倒三四个普通人。“精英”武者是习武三年以上,对敌普通人可以以一敌十。

练武十年以上,并且有骄人战绩,被尊称大师。一名大师虽然不能以一敌百,但是三五十普通人不能匹敌。

宗师则是那种极为罕见,有能力开宗立派,如黄飞鸿,霍元甲,陈真,李小龙。三名大师,不一定能抵得住一名宗师。

战神级高手的战斗力,自然又在宗师之上,属于那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武圣级别的霸主人物。

每个省都有一名省级大枭,总管各省江湖道事务,省级大枭必然是宗师高手,若不然也不能服众。省级大枭旗下每个地级市都有一名大师级的地级市大枭,地级市大枭在本地区基本上就是无敌。

男杀手五十多年的功力,顶级的大师高手,竟然阴沟里翻船,被人家一脚踢成重伤。女杀手暴喝一声:“阎王令一出,岂能更改?你想逆天改命?办不倒!”说话间,一只手摸向腰间。再伸出来时候,手里已经握了一把乌黑的手枪。

女杀手一扬手,啪啪啪!对着苏雨晴连开三枪。

就在她掏枪的一霎间,陆军抱住苏雨晴一个翻滚,躲到了墓碑后面,子弹打在墓碑上,石屑纷飞。苏雨晴吓的一声惊叫,因为陆军抱住她翻滚的动作太快,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慌忙中竟崴了脚。

“跟我玩枪?班门弄斧!”陆军冷笑一声,身上没带枪,但是,他顺手捡起一根枯树枝,一甩之下用作飞刀,朝着女杀手甩出去!

啪!女杀手躲闪不及,被击中手腕,她的手臂往下一垂,还不等再次抬起来。陆军的身子就像一道残影,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咔嚓一声,女杀手的持枪的胳膊被陆军擒住折断。手枪也被陆军夺走,女杀手断了一臂,咬着牙还想还击,左手从背后背的二胡中摸出一把匕首,朝着陆军腰间就捅过来。

陆军身子一转,使了一招顺手牵羊,抓住她的手腕往回一带,匕首一下子捅进女杀手自己的肚子。陆军跟上飞出一腿,将女杀手也踢飞出去,正好落在男杀手的跟前。女杀手先挨了一刀,又挨了一脚,受伤更加严重。

女杀手握住男杀手的手,“老头子,你自己……保重!”说完,绝气身亡。

男杀手愤恨地看着陆军,“你好狠,杀了我妻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他知道,自己伤重很难逃走,妻子战死,我岂能独活?

男杀手一咬牙,咬破假牙中的毒药,立刻七窍流血身亡。

苏雨晴被刚才发生的一幕吓的花容失色,战战兢兢问:“陆军,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们?”

陆军走过去,确认两个杀手死亡,冷笑一下说:“我也不认识他们。苏院长你得罪的人不少啊,昨天晚上那场车祸,难道你认为是偶然发生?”

苏雨晴惊恐地问:“你认为,也是谋杀?”

苏雨晴回忆了一下昨日的情景,奇怪地说:“我不过就是个医生,从未干过昧良心的事,谁会对我痛下杀手啊?”

两条人命必须要报警,陆军掏出手机报了警。

不一会儿警察来了,两人做完了笔录,上车的时候,陆军注意到苏雨晴一瘸一拐,就问:“苏院长,你的脚是不是扭伤了?”

苏雨晴生情沮丧地说:“那个女杀手朝我开枪的时候,我不小心崴了一下。”

陆军问:“严重吗?”

苏雨晴摇头,说:“我觉得问题不大,你送我回家,我家里有红花油,擦上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那我们走吧。”陆军开车送苏雨晴回到别墅。

刚才在墓地的时候,脚踝还不怎么疼,可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颠簸,伤处存积了更多的淤血,苏雨晴受伤的左脚刚一着地,就触电一般缩回来,伴着一声痛楚的呻吟:“哎呦。”

陆军将她扶住,关切地问:“苏院长,很疼吧?我扶你吧。”

本来苏雨晴不愿意让陆军进入自己的别墅,但是脚疼得厉害。她只好点点头说:“刚才还不是很疼,这会不知为何,钻心疼痛。你先扶我进屋再说。”

陆军扶着苏雨晴小心翼翼登上台阶,台阶走到一半的时候,苏雨晴打算掏钥匙开门,不小心脚下一滑,身子就朝着一侧栽倒。

“雨晴,小心。”陆军手疾眼快一把就将苏雨晴拦腰抱住。苏雨晴那柔软细嫩的小蛮腰,被陆军结结实实地抱住。她的整个身子也倾斜着躺在陆军的肩头,胸前柔软处紧紧地贴在了陆军的臂弯里。

苏雨晴疼的直流冷汗,红着脸说:“陆军,我实在没法走路了,拜托你把我抱进去吧。”美人软语温存地求抱,陆军的热血一下子涌上了头顶,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呃……好吧。”他伸手俯身,左手揽住苏雨晴柔软的腰肢,右手托了一下那弹性十足的娇臀,在苏雨晴的一声娇呼中,将她横抱起来走到别墅房门前。

房门是锁着的,陆军问:“苏院长,钥匙呢?”

苏雨晴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陆军抱着她,进了别墅大厅,将苏雨晴放到客厅的沙发上,“苏院长,你疼得很厉害吗?”

苏雨晴伸手轻抚一下额前汗湿的长发,绝美的大眼睛忽闪了一下,动了动左腿:“哎呀,好疼啊……”

陆军也跟着一阵心疼,连忙说:“让我先看看你的脚伤。”他让苏雨晴把受伤的那只脚伸出来,肉色的丝袜里,隐隐透出一片莹白的光,丰满柔润的玉足,即使隔着纤薄的丝袜,陆军仍然能够看得心惊肉跳,呼吸失调。

陆军镇定了一下纷乱的心神,握住她的玉足,帮她把肉色丝袜脱了下来。莹白如玉的美足,弓起了脚背,如白玉雕成的算盘珠似的五根曼妙的足趾,微微动着。脚踝部位已经乌青,明显淤积了大量淤血。

陆军说:“苏院长,你脚踝扭伤很厉害,必须马上进行按摩,将伤口的淤血散去,不然的话,你的脚有可能致残。”

苏雨晴虽然是医学专家,但是她对骨科并不精通,担心自己的脚伤残,她知道陆军医术高明,眼神中带着乞求说:“陆军,求你赶紧帮帮我。”

相关文章:

奶尖儿痒:器大活好小狼狗攻h

步步追婚:老婆,别来无恙(姜澜小说)全线无弹窗~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上课把校花摸出水

男朋友那个太大撑刚入口好疼:大龄未婚男青年解决性问题

小说《宠婚:祁少的追妻守则》完本TXT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