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雄起都市小说在线章节/雄起都市完结篇

2021-07-06 09:44 · 新商盟

我觉得不能再逗留了,这家人是什么德行,我比谁都清楚;害我入狱、骗我挖煤的勾当,他们都能做的理所当然,如今撕破了脸,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提着手里的包,我转身就走;可父亲却在背后,一把抱住了我:要走可以,把包给我放下!

我挣了两下,他却抱得死紧,我冷冷地捏着拳头说:别把我逼急了,爸、妈,我不去法院告你们,不拆穿当年,你们害我坐牢的事,就已经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如果你们再敢拦我,就别怪我心狠!

话刚说完,父亲就一个劲儿给母亲使眼色,母亲立刻会意,又扑到地上抱住我的腿,一边哭、一边撒泼耍赖;嘴里还不停地认错道歉,说这些年的确愧对我。

我要是还信他们,那我真就是傻子了;四年的监狱学习,我早学会了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这么明显的一个局,他们想拖延时间,等我哥回来,我又怎能看不出来?而且他们具体要做什么,我心里大概也有数了。

深吸一口气,我仰头说:那好,我不走,但是你们要是对我,再有不轨的举动,那就真别怪我了!

说完我回到桌前,接着把手伸进包里;我哥的手机就在里面,我掏出来,悄悄在桌子底下,发了条短信。

父亲在那里抽着烟,脸上的肌肉一个劲儿地抖;我知道他在害怕,本来按照他们的计划,我今天会被人,送到山西黒煤窑里,不仅永绝后患,还能给他们挣钱;可此刻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

而且我还敢断定,他们今天,无论如何也会把我弄走,而我哥出去,就是为了这事儿。

不一会儿,我哥风风火火回来了;虽然他眼里满是狠厉,但脸上却带着虚伪的笑,急匆匆过来,拍着我肩膀说: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僵?那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你想要就拿去,算是哥哥对你的补偿。

他哪儿有那么好心,这种鬼话,连傻子都不会信!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他忙不迭地又说:咱们也别在这儿耗着了,饭吃完了,账我也结了,那咱走吧。

“不着急,你们吃完了,我还没吃完呢。”拿起筷子,我故意拖延时间,眼角的余光瞥向窗外,不知何时,饭店门口停了一辆大金杯面包车。

如果我猜的不错,车里的人,应该就是这次,打着招工名头的人贩子!这时我要是下去,十有八·九会被摁进车里拉走。

“陈默,你到底还想怎样?难道你还真要跟咱家,彻底断绝关系吗?”我哥红着眼,以兄长的身份教育我。

可我就是不为所动,依旧不紧不慢地吃着菜说:哥,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当年我替你顶罪,你上我大学的事,不应该说道说道吗?

他猛地一咬牙,捏着碗口大的拳头,却最终没敢发作;毕竟他现在,是要骗我下去,达不到目的,他不敢跟我彻底撕破脸。

“好,弟弟,当年的事,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他冷哼着,完全没有任何诚意。

“只有你一个人错了?”我斜眼看了看父母。

父亲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指着就我骂:我给你脸了是不是?

我直接把头别到一边,抿着茶水说:不道歉,我就赖在这家饭店里,给他们打工、洗盘子,就是不走!

听到这话,我哥当时就急了,一拳打在父亲肩膀上,咬牙切齿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端架子?赶紧给他道歉!

父亲吓了一哆嗦,唯唯诺诺看了我哥一眼,这才很不情愿地转向我,哼哼唧唧说:默儿,是我们对不起你,你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没有诚意,道歉得跪下来,磕三个响头,再认错!”我冷冷地看着他们,又抬手说:你们就算了,毕竟是我父母,真要这样做,我怕自己折寿;但是陈发,作为哥哥,你从小欺辱我、殴打我,你得跪下来!

“你!”他身体一怔,眼看就要压不住火。

“跪下来,磕头!”我冷冷地看着他,必须要有这么个仪式,才能洗刷我这些年,受尽的委屈,我的心才能释然。

而且,大师傅说的真没错,有的时候勇于反抗,结果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就如此刻,我反抗了,怂的反而成了对方。

我哥倒真是能屈能伸,他瞪着血红大眼,无比狠厉地朝我笑着说:好,我亲爱的弟弟,蹲了五年牢,你真是长进不少!哥哥给你跪,给你道歉!

话一说完,他直接双膝跪地,相当瓷实地给我磕了三个头;“弟弟,哥哥错了,以后绝对不再欺负你,可以吗?你能原谅我吗?”

他虽是在道歉,可语气里,却总有种说不出的威胁;那种感觉好像是,等我出了这家饭店,他能将我骨头敲碎。

算算时间,从我发短信到现在,已经过去10多分钟了,时候也差不多了。我这才拎包起身,拍了拍我哥肩膀说:我吃饱了,走吧。

他立刻从地上窜起来,牙齿“咯咯”响地走在前面。

我知道,他们肯定恨死我了,而且他们一旦阴谋得逞,将来绝不会轻饶了我!

可是,我能让他们得逞吗?

刚出饭店门口,我哥立刻朝那辆金杯车招手;下一刻,车里鱼贯窜出四五个大汉,瞬间朝我这边冲来;而我哥更是将我胳膊一拉,直接控制了起来。

“哥,你这是霸王硬上钩,死活要把我卖了啊!”我没有挣扎,只是觉得可笑;我明明给了你们活路,可你们却非要往死路上走。

父亲怕我挣脱,还帮哥哥一起揪着我衣服;那几个大汉冲来,直接拿铐子锁住了我的手,无比蛮横地把我往车里塞。

只是刚塞到一半,整个街道警报声四起,更有几个便衣警察,直接冲到车前,一边控制眼前这些人,一边将我从车里拉了出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警察,他手里拿着摄像机,把刚才的一幕,全都记录了下来。

之前我在包间里发短信,就是为了报警;而且市区抓人,出警是在十分钟以内;我爹妈这种土包子,还有我哥这种愣头青,又怎会明白,现在是法制社会呢?这种法盲,他们还以为是在村里,可以对我为所欲为呢吧!

警察抓人扣车,父亲和哥哥全都傻眼了,母亲躺在地上撒泼耍赖,几个人贩子叫·嚣自己没罪,凭什么抓人。

那一刻,所有的辩解都是苍白的;领头的警官只有一句:有什么话,到了局里再说!

下午我们去了乳城市江北分局,作为被害者,警察对我颇为照顾;我父母和哥哥的身份没弄清,被单独关在了一个屋子里;那些人贩子,直接被拉到了审讯室。

两个警察在办公室,给我录了口供;我有一说一,把父母家人,怎么坑害我的经过,完完整整口述了一遍;但最后,我还是心软,还是念及骨肉亲情,没把当年,他们坑我入狱的事说出来。

大师傅曾教育我,“话说九分满,做人留一线”,有的时候太赶紧杀绝,未必是件好事,尤其对自己的家人。

录完口供后,我本来是可以走的;但作为当事人,需要随叫随到,而我在乳城又没有住处;后来警察在局里,给我安排了一间宿舍,让我暂时先住着,不出两天,案子就能审出来,那时再走也不迟。

再后来我父母和哥哥怎么样,我就完全不知道了,但我对他们,已经仁至义尽了!

那晚躺在宿舍里,我拿着哥哥的手机,先是翻看了手机相册;里面有他和女朋友的照片,显然的,那个女孩长得还行,但绝不是漂亮姐姐,这件事得到证实,我才彻底安心。

接着我又联系了,大师傅给我的那个号码,那个叫“蒋晴”的女人。

出狱时我就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完成两件大事;第一,就是帮大师傅翻案,让他重获自由;第二,就是找到漂亮姐姐,好好报答她。

而父母和哥哥,我本没想着报复他们,是他们对我心怀不轨,才发生了之前的小插曲。

电话接通后,过了好半天,那头才传来一个陌生、冰冷,但却很动听的女人声音:您好,哪位?

“您好,蒋晴是吗?是大师傅让我联系你的。”抿着嘴,人生中,我是第一次和陌生女人交流。

“大师傅?哪个大师傅,你又是谁?”她的声音依旧冷漠,还夹杂着疑惑。

“我叫陈默,之前是在东关监狱,认识的大师傅,他40岁出头,很博学……”

她立刻打断我:知道了,你人在哪儿?如果需要帮助的话,我现在就派人去接你。

我赶紧说:不需要帮助!我只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大师傅是不是被冤枉的?关于他的事,您知道多少?我现在需要了解事情的始末。

“你想干什么?”她冷声问。

“替大师傅翻案!”

“他让你这么做的?”

“没有,他不让我掺和这件事。”我说。

“那就听他的,不要掺和!还有别的事吗?”她又问。

我当时就问她为什么?为什么都不让我掺和?大师傅待我恩重如山,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替他洗刷冤屈,是我必须要肩负的责任!

可这个叫蒋晴的女人,竟然冷的跟块冰一样,油盐不进,只是淡漠地问我:还有别的事吗?如果缺钱,或者其它的,你可以跟我开口。

“你和大师傅,到底什么关系?”我继续又问。

“没别的事,那我挂了。”她可真行,什么事都不告诉我。

我立刻说:好好,你先别挂!我确实有件事想找人帮忙!

她言简意赅:说。

我就说,想让她帮我找个人。

她语速极快道:名字、年龄、个人信息,有她的照片吗?

我愣了半晌,忽然间才发现,我竟然对漂亮姐姐的事,一无所知……

后来我絮絮叨叨,跟她形容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还有漂亮姐姐的长相。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她才深吸一口气道:你是让我帮你,找一个六年前,你暗恋的一个姑娘?而且你对她一无所知,是这样吗?

“可…可以这么说吧。”提到暗恋她,我竟不自觉地脸红了。

“大师傅怎么会教出你这么无聊的学生?你不会是冒牌的吧?!”她的语气倒是不冷了,却带着满满的嘲笑。

“你不懂!她之前救过我的命,所以无论如何,我得报答她!”攥着电话,我无比激动道。

她冷声说:那就告诉我点有用的信息,光夸她漂亮可不行。

我赶紧想了一下说:她家住莱县县城,当时应该在一中就读,08年高中毕业,考了咱们省经贸大学;应该…应该就是这样……

“我尽力吧!”说完,她直接把电话挂了。

那时候,我是没对蒋晴,抱有任何希望的;毕竟仅凭这点信息,想找到一个人太难了;可结果没想到,才两天时间,她就给我回了电话。

两天后,几个警官来到宿舍,跟我说了一下案情的进展;我的父母哥哥,包括那几个人贩子,基本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与我之前录的口供,完全一致。

这起案件因为涉嫌欺诈和拐卖人口,尤其领头的人贩子,还是惯犯,曾流窜各省作案,与很多失踪人口有关;因此所有涉案人员,都要上法庭审理。

“陈默同志,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大的破案线索;现在没什么事,您可以走了。”警官很真诚地跟我握了手。

“那我父母,尤其我妈,会被判吗?”虽然我恨他们,但到底还是家人,尤其我的母亲,这些年对我无功也无过吧,所以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收了他们的房子,拿了我哥的毕业证件,就已经断掉了他们后路,我心里的怨气也解了。

警官拍着我肩膀说:拐卖成年人口,原则上不构成犯罪,但这里面有欺诈和强迫嫌疑,具体怎么判,还是要经法院审理。

他正说着,我电话就响了;警官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随时可以离开。

将他们送走后,我接起电话,是蒋晴打来的。

“人我已经找到了,但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我不太确定。”她的口气依旧冷冷的。

“真的?她叫什么名字?”我当时激动地差点蹦起来。

“叫苏彩,08年确实从莱县一中毕业,而且那年,只有一个学生报考了经贸大学。”

我开心地挠着头,原地转着圈说:是她,肯定就是她!

蒋晴接着又说:你别高兴的太早,她报考的是省外的经贸大学,而且她家在乳城市,并非在莱县;至于她怎么到莱县念的书,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这个我不能确定。

是她,绝对是她!当时她的穿衣打扮很时髦,根本不像我们莱县人;而且我哥上大学后,她并没有跟我哥有交集;所以只有一点,她肯定没上省内的学校,不然她不会不联系我。

姐姐,没想到时隔多年,我还能找到你呀!

只是你,还认得我吗?

那天在电话里,我对蒋晴千恩万谢;更在心里感激大师傅,给我介绍了这么一位能人。

后来蒋晴说,我要找的那个人在开发区,是一家纺织厂的女老板,公司叫“蓝蝶纺织厂”。

挂掉电话后,我几乎没有片刻犹豫,直接离开派出所,在路边打了车。

当然,我并没有立即去找她,而是先去附近的商场,花800多块钱,买了件像样的西装和皮鞋;又到商场卫生间里,仔细捯饬了一下自己的形象,确认不怎么寒酸以后,才往开发区赶。

坐在车上,我激动的双拳紧握;那个给我希望的姐姐,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你是否还记得我,记得当年说过的话?“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你在大学里等我”,如今,我来找你了……

而更令我开心的是,她竟然是做纺织行业的;提起这个,我就必须要说一下,在监狱里教我美术的老师。

说起这位老师的名字,可能没多少人知道;但提起“美人鱼”这个牌子,我想整个乳城,乃至全省,老一辈的人都不会感到陌生。

这个布料品牌,从民·国时期就有,历经五代人,皆享誉全省;直至老师这一代,积累家财万贯,他却无心经商,一门心思钻营政·治;后来因行贿买官入狱,“美人鱼”至此彻底消失。

在监狱学习的四年里,老师不仅教会了我,深厚的艺术和鉴赏功底,同时还把大量的服装设计、染织工艺,手把手传给了我;他希望我能把这门手艺,替他传承下去。

无限的思绪飞散,出租车转眼到了,蓝蝶纺织厂门口;我着急下车往里走,厂子的规模不大,虽时值初夏,万物繁茂,可整个厂区却死气沉沉、毫无朝气。

好多工人或是坐在路边,或是坐在厂房门口,有的闲聊、有的垂头、有的无所事事;我虽没经营过公司,但这绝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我预感到了一些不好的事。

“您好,公司这是怎么了?”走到路边,我跟一个领头模样的人问。

“你是干什么的?”那人抽着烟,对我爱答不理。

“我…我是来应聘的。”

“还应聘个屁,公司都要黄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一愣,皱着眉问:师傅,公司不好好的吗?怎么能说黄就黄呢?

他深深吸了口烟说:自从小董事长上位,整个厂子都乱套了,高层忙着争权夺利,苏家的亲戚浑水摸鱼,谁管我们下面工人的死活?已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小董事长本来想着,市政府召开经济峰会,还搞了个什么服装竞标;只要能拿下这个标,就能拉来资金,给我们把工资发了……

说到这里,他狠狠啐了口唾沫,又说:谁知道作为对手的佳丽服装厂,请了法国的设计师,现在正在咱们公司会议室竞标呢;我看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完蛋了。

现在他们正竞标?也就是说还有希望?!我赶紧问:师傅,会议室怎么走?

他眉头一拧:小兄弟,我的意思你还没明白?人家请了法国设计师,而咱们蓝蝶是纺织厂,从没有过服装设计经验;这个厂子马上就黄了,看你像个文化人,赶紧另谋高就吧!

“我就是苏总请来的设计师!我有办法拿到政府标书!告诉我,会议室怎么走?”当时我急得,额头的汗都下来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指了指前面的办公楼说:三楼。

匆忙转身,我马不停蹄就朝办公楼里跑;还未到三楼,我就听到了会议室里的声音。

“苏彩啊,你们公司的这个设计,说实话,很一般。”

“刘主任,他们的虽然不行,可我们佳丽公司的设计,肯定不会让您失望;一来我们的专业,就是设计和生产服装;二来,安德鲁先生,可是我花重金,专门从法国请来的。远比那些半路出家,就想忽悠政府资金的公司靠得住。”一个很狐媚的女人声,笑盈盈地说。

那时我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里面乌压压坐了很多人;人群当中,只是一眼,我竟然就看到了她!

没错,她真的就是当年那个漂亮姐姐;尽管她的头发更长了,比以前更美、更成熟了;尽管因为委屈和失望,眼睛红红的,几欲落泪;但她的眼神依旧那么漂亮、明亮。

我没有立刻闯进去,打断会议进程;而是站在门旁,认真收集着,关于这次竞标的有用信息。

通过他们的交流我才知道,市政府这次,要召开招商引资峰会,同时还有不少外企前来参加;乳城作为曾经的“纺织之都”,政府领导出席这次会议,在着装上必须极为考究。

如果谁家设计的服装,能穿在市领导身上,不仅能获得政府青睐,同时还能在投资商面前,打最好的广告!这绝对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再仔细看投影仪上,佳丽公司的服装设计图,不得不说,他们设计的很好,不仅款式新颖,而且在颜色搭配和细节处理上,都极为缜密,不愧是出自法国裁缝的手。

但他们忽略了一点,这里是东方,是中国;东方人的审美思维,尤其是政府官员的眼光,可不是一个西方裁缝能揣测的。

我在监狱的那四年,周围的人大多数都是政府官员,所以我对他们的审美和习惯,几乎了如指掌。

政府人员的着装要求,首先是低调、亲民,但又不能失掉威严;很明显,法国裁缝的设计过于花哨,颜色搭配也过于繁杂;虽然亮眼,但凸显不出沉稳的气势。

其次,女士裙的设计过短,按照正常比例,大腿都露出来了;如果政府女官员,露着大腿参加这种高规格会议,简直就是笑话。

一番讨论过后,坐在会议中间,那名负责政府招标的中年人沉声说:大家都是业内人士,佳丽公司的服装设计,明显高出在座各位一大截;虽然有些地方,不尽如人意,但矮子群里拔高,也只能选它了。

说完,他又皱着眉,很无奈地看了漂亮姐姐一眼说:彩儿,不是叔叔不帮你,竞标主场都搬到你们公司了,可是你呀……嗨!

无限的失望袭来,我看到漂亮姐姐强忍眼泪,几欲要哭出来。

下一刻,我几乎鼓足勇气,硬着头皮走进去说:拿错了!蓝蝶公司的设计图拿错了!苏总,您跟我出来一下。

相关文章:

美女互摸下边的视频(厂花的贴身高手)办公室双飞美妇

怎么把下面练得会夹会吸|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贞洁美妇沦陷_在农村玩娘俩小说

嬷嬷不要了用毛笔|瑾公主破瓜礼

都市俏佳人|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_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