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越快越有快感/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

2021-07-06 09:31 · 新商盟

低头一看,竟然是那薄薄布片,挡住了我这最后的进攻。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我便伸手抓了上去,试图将布片撕扯而下,可同一时间,一道婴儿啼哭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很快,林姨反应过来,神色中也渐渐出现一抹清明,嘴里更是略带焦急地喃呵道:“小野,轩轩好像醒了,我得过去看看!”

说着,林姨径直从瑜伽垫上爬起,紧接着走到卧室,将孩子给抱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未免有些失望,毕竟刚才都到那个节骨眼上儿了,谁能想到是这个结果?

但还没等我这边失落的情绪蔓延开来,下一刻,林姨竟然当着我的面坐在沙发上,然后掀开衣服。

在这种刺激下,我只感觉喉咙口一阵发干,忍不住吞咽着唾沫,脑海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思绪,如果我能像轩轩那样......

胡思乱想好一阵子后,我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干脆站起来说道:“林姨,要不然我先回房间吧,有事你随时叫我。”

"行。”点点头,林姨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本正经道,“对了小野,虽然今天是周末不上学,但你还是得好好复习一下,功课可不能落下了,不然到时候我怎么向你妈交待?”

“放心吧林姨,这些我都心中有数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那好,你赶紧去吧。”

“嗯。”最后看了林姨一眼,我进入自己房间,然后翻出功课,还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复习,毕竟高考将至,该有的东西还是不能落下。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就在我刚刚坐下的时候,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林姨刚才的模样,还有昨晚在洗手间的场景,几乎每一帧画面对于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特别是在帮林姨按摩一番后,这种思绪愈发强烈了起来。

终究,我还是没忍住,解开了裤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伴随着林姨的那略带媚惑的声音:“小野,我记得你上个礼拜期中考试了,能不能拿卷子给我看看?”

声音响起的同时,门把手也悄然转动,紧接着林姨那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林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林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野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林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林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林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赵灵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赵灵儿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所以平时在我们学生里头很有信服力。相对应的,班上也有不少男人当成梦中情人,甚至在睡梦中幻想着与她....包括我,亦是如此。

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早在刚毕业时,赵灵儿老师就结了婚,据说老公还是某上市公司高管,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屌丝学生能比的,可尽管如此,这些并不能阻隔我们对赵灵儿老师的憧憬,反而愈演愈烈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周若雪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周若雪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周若雪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舅舅,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灵儿老师,张野他偷窥你!”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林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林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野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林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林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林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赵灵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赵灵儿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所以平时在我们学生里头很有信服力。相对应的,班上也有不少男人当成梦中情人,甚至在睡梦中幻想着与她....包括我,亦是如此。

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早在刚毕业时,赵灵儿老师就结了婚,据说老公还是某上市公司高管,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屌丝学生能比的,可尽管如此,这些并不能阻隔我们对赵灵儿老师的憧憬,反而愈演愈烈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周若雪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周若雪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周若雪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舅舅,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灵儿老师,张野他偷窥你!”

“张野,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杀人,周若雪坐在地上,一边扶着后腰,一边瞪着我。

“我没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关我什么事?”表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内心却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现,其实早在之前,我就将周若雪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给这妮子一个教训看看,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了?

“行!算你小子有种,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咬着银牙啐出这句话,周若雪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赵灵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我们没有发生别的争端后,干脆选择了缄默不言。

毕竟,学生间产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师去介入,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当然,也不排除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作为老师不管不问的话,那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

教育,本身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下课铃响起,周若雪率先跑出了教室,临走前还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赵灵儿身后,前往她的办公室。

中途,我的目光一直在周若雪的臀部上聚焦,虽然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天鹅裙子,但依稀可见那个轮廓,伴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摆,充满成熟女人风韵。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渐渐浮现一副特别的情景,我和赵灵儿老师一起....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几口唾沫,而这时办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我赶紧收住思绪,就在我即将跟随赵灵儿走进去的时候,一道略显臃肿的身影却从走廊那边走了进来,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灵儿老师,早啊?”

“嗯,夏主任早。”转头看了那道身影一眼,赵灵儿微笑道。

“夏主任好。"与此同时,我也尴尬笑着朝他打了一句招呼,这人叫夏流,正是周若雪的亲舅舅,同时也是学校教导主任,手里掌握着保卫科十余名干将,是令不少混子学生闻风丧胆的存在。

“呵,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错惹我们的灵儿老师生气了?”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赵灵儿身上移开,这时的夏流,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之前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特别的狠厉。

不愧是混子学生克星,但是那份气质,就足以令人颤栗。

“没呢夏主任,我就是有个问题,想请教请教灵儿老师,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看到夏流的这副反应,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以为周若雪会去找她舅舅告状,但目前来看,夏流对这件事情还是不知情的。

说来也是,也就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周若雪又怎么会好意思去找她舅舅出手?

好在赵灵儿也没有揭穿我的话,在稍微寒暄几句后,便是带我走进了办公室。

随后,她还回头将门给关了起来,加上窗帘也是拉上的,光线明显有些灰暗。

此刻,整片空间内剩了我和灵儿老师两人,一种古怪的气氛悄然弥漫着。

与此同时,我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抱...抱歉,灵儿老师,早自习的那件事,我还是想和你解释一下,那是周若雪她....”眼看场面渐渐尴尬起来,我忍不住开口道。

“没事的,你不用说了,老师理解你,青春期的男生多少有些懵懵懂懂,我只是希望,你能把那份心放在正确的地方,化为动力,充分利用起来,毕竟,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你爸妈供你也不容易,希望你到时候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回馈下他们,而作为老师,我也是希望看到这种结果的,事实上,我也希望每一位学生都能考上自己心中所属的大学。”说着,赵灵儿在饮水机那边倒了一杯水,递给我的时候道,“其实,最让我担心的,还是你和周若雪的关系,我个人感觉你俩应该是存在一些误会的,或者说,你们都没有真正的去相互了解过对方,其实周若雪确实是有些小任性,平时也会欺负你一下,但她的内心却是比较善良的,就和你一样....”

说着,赵灵儿一顿,接着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老师也没什么好处罚你的,只希望你心里能有自知之明,还有,尽量和周若雪好好相处,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也可以和老师说的,我会单独去找她谈谈。"

原以为还会和赵灵儿发生些什么,但她的几番话下来,却让我无言以对,终究,我还是按照她的意思,走出了办公室。

重新来到教室,班里却异常安静,甚至于每个人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在看着我,有讥讽,有同情,也有不屑,但更多的,却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很快,班长宋冬站起来说道:“张野,刚才猛龙来了,他叫你从办公室回来后去厕所找他,说是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

这个宋冬看似是和我阐述情况,但我很清楚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得意,好像他就是猛龙,而我就是他面前一只待宰的羔羊。

事实上,在听到“猛龙”这个名号的时候,我也略微有些惊讶,据说这家伙是高三年级的扛把子,真名叫王龙,只是因为打架比较勇猛,才被安了这样一个外号。

按道理来说,我和他素不相识,怎么会突然找上我了?

很快,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早在一个月前我就听说过周若雪好像在和王龙处男女朋友关系,而之前下课的时候周若雪第一个冲出教室,还叫我走着瞧,整个联系起来,结果不言而喻....

当然,我并不是傻子,也不可能老老实实过去,所以,面对宋冬的话,我直接选择了无视,然后径直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而宋冬好像还不太死心,继而冷笑着说道:“嘿嘿,我看你是嘀咕了我们龙哥的实力,走着

相关文章:

天上人间的后台是谁 天上人间怎么敢查

超好看《爱如潮水难自持》林浅眠小说在线、、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_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最强教练

一村长尝遍留守女人&听了保你硬mp3百度音乐

听不听话by|学长,哪里不可以微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