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冥星陨全集全本,元冥星陨小说在线列表章节

2021-07-05 11:02 · 新商盟

来到测试台前,少年们纷纷拿出自己的牌子,交给测试台下的负责人员。然后由手持探测仪的人员分别检查全身,确认没有匿藏任何能够作弊的东西之后,便可以上测试台,开始测试。

“两千六百八十号,徐阳,第二十四号测试牌。”

“两千六百八十一号,刘通,第二十五号测试牌。”

“”

“两千六百九十号,陈鹏,第三十四号测试牌。”

“两千六百九十一号,星离,第三十五号测试牌。”

随着逐一的点名,星离等人也都是陆续登上了测试台。台上一共将近五十个位置,每一个位置旁都有一名学院的老生在旁充当监测人员。

有着不少老生都在等着看这些新来的毛头小子的笑话,不过也有着一些给新生加油打气的热心学员。

一众少年们登台后都有些呼吸急促,陈鹏在自己的测试牌前双拳紧握,想来心中也是有着不小的波动。

也难怪如此,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此次再不通过,他将永远错失凌风学院。

星离上台之后,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的位置,而在另一侧,一名学员正无精打采的坐在一旁。

看到星离走了过来,他嘴边嗤笑一声,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拉长了声音。

“一个没有修为的毛头小子也敢来参加学院测试?趁早回家吧,浪费时间。”

看了一眼那出言讥讽他的家伙,星离眼神一转,摇身一变,又是装成了一个无知无畏的顽童。他扭头轻哼了一声,嘴撅的老高。

那老生见状,摇摇头轻蔑的笑了一声。

“这场测试,考的是应试者自身的硬实力,修为越高,自然越能够轻易通过。”

在所有应试者上台之后,测试台的一端,裁判大声宣布着测试规则。

“在你们面前分别摆放着一个石牌,在那石牌上会自行生成一个灵力屏障,你们要做的,就是用全力在上面留下印记。无论是拳印,掌印,还是指印,只要印记的深度达到一定标准,便是测试通过。”

“你们有三分钟时间在屏障上留下印记,现在给你们一分钟的准备时间,有任何疑问,示意负责的老师即可。”

裁判话毕,少年们都忙是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陈鹏也是闭上了双眼,将体内灵力运转到了最佳程度。

“小子,听见了吗,一会你要面对的是个灵力屏障,就凭你这一点修为都没有的拳头,别说在上面留下印记了,别把手折了就好啊。”

裁判宣布规则之后,星离身旁的老生再次一脸轻蔑的道。

“哼,你懂个屁,什么灵力屏障,老子只用一个手指就能把它打碎。”

星离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不服气,而那学员听到了星离的话,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

“哈哈哈哈”

原本没什么兴致的老生,在听到了星离的话后直接是跳了起来,他捧着肚子,乐的直跺脚。

“你说什么?把屏障打碎?那灵力屏障是青衫导师亲手设置的,我最多也就能在上面打出个凹痕来,你要把那屏障打碎?就凭你那羸弱的拳头?”

“哈哈哈,小子,你要是能把那屏障打碎,我杜浩今天叫你一声爷爷!”

“哈哈哈”

看着那学员捧腹大笑,星离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老师,我有个问题要问一下!”

在杜浩放声大笑的时候,星离忽然大声喊道。

话音落下,一个胡子十分飘逸的老头来到了星离身前。那老头一身麻衣,面庞红润,不修边幅,胡子像要起飞一般,样子十分滑稽。

到了星离面前,那老头满脸红光,嘻嘻哈哈的问道:“小娃娃,你有什么事呀。”

见到来人之后,星离差不点乐出来,这就是凌风学院的老师?

“一会出现的那个屏障,规则是要在上面留下印记,只要深度足够就合格对吧。”

“没错,你有什么问题吗。”

那老头点点头,答道。

“我想问的是,我要是把那屏障打碎了,不会要我赔吧。”

此话一出,周围听到的人都愣了,裁判员皱起眉无奈的摇了摇头,连那老头都是迟疑了片刻。

“小娃娃,你说什么?将那灵力屏障击碎?”

“没错,我要是打碎了,还算不算通过。”星离点头说道。

“哈哈哈,有意思,我在学院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有意思的小娃娃。”

那老头大笑了几声,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极有兴致的说道:“在我凌风学院成立这么久以来,还从未有人在测试中做到这一步。但是你既然有这个想法,我也没有理由不同意。你若是能将这屏障打碎,不光算你合格,老头我今天还送你个宝贝。”

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老头一脸笑容的看着星离。

“一言为定?你不会骗我吧?”

星离看着那一脸兴致的老头,脸上露出了一些半信半疑的神色。

“哼,老头我说话从不食言!”

听到星离如此一说,那老头突然有些生气,胡子一吹,怒哼一声。

“嘿嘿,那就好”

“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想请你帮我做一个证人。”

老头一听,好像又是件好玩的事情,脸上立刻变成笑眯眯的神色。

“什么事,说来听听。”

于是星离一手指着他身边的杜浩,对着老头说道:“这个家伙说,如果我要是能够把那屏障打碎,他叫我一声爷爷!”

“为了防止他耍赖,请你做一个证人。”

星离话落,在一旁的杜浩脸都有点发绿。

你把这老头牵扯进来干吗!

新生可能对这看起来疯疯癫癫的老头不太了解,不过在学院之中没有学员不了解这老头的可怕。

但想了想星离的实力,要打破那屏障简直是痴人说梦,他也就不是很介怀。

“哈哈哈,好,老头我就当这个证人!”

朝着杜浩转过头去,老头一脸坏笑,道:“你小子,可不能耍赖哟。”

杜浩讪笑了一下,忙是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那就开始测试吧。”

“小娃娃,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哦。”

老头笑嘻嘻的从星离身旁离开,然后一挥手,裁判的声音便是在整个测试台上响了起来。

“测试开始!”

“测试开始!”

随着老头的挥手示意,裁判员点了点头,用力高呼。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是神情一肃,绷紧身体。

待裁判手中的小旗挥下,测试台每个位置的石牌上,都是浮现出了一个光幕。

那光幕缓缓旋转,不断的从空气中抽离着灵力,终是形成了一面绿色的屏障。

不过,与少年们想象中有些不大一样的是,眼前浮现出的这屏障薄厚如纸,好像稍稍一用力便能够打碎,看起来远没有想象中那般结实牢固,在这种屏障上留下一个印记,岂不是很轻松?

屏障一出,便有着少年毫不犹豫的出手,迟则生变,先下手为强。

“喝!”

那少年率先出手,只见他大喝一声,双脚张开,沉腰收拳,不断有着灵力向着他的拳头之上汇聚。深吸一口气之后,那少年猛地睁大了双眼,对着那灵力屏障一拳轰出。

“砰!”

少年的拳头狠狠的轰在了身前那宛如蝉翼的灵力屏障之上,他自信这一拳之下绝对能够达标,这么脆弱的屏障,仅仅是留下个印记有何难。

而当他信心满满的收回拳头,准备看看自己的战果之时,那少年的脸色顿时凝固了下来。

只见那灵力屏障在受到少年一拳轰击之后,绿光流转,别说印记,连一点变化都没有。

“怎怎么会这样”

“这一拳,我可是动用了将近七成实力啊”

微微失神后,少年晃了晃脑袋,又是准备重新发起攻势。只不过这次他面对身前屏障的眼神,已经全然不是那种随意而为的神色。

一拳之后,他也是意识到了这看起来脆弱不堪的屏障的棘手程度。

“看到了吧,那小子实力还不错,不过一拳之下屏障上连痕迹都没留下。”

“现在的话,你还想把这个屏障打碎吗?白痴新生?”

率先出手的那少年,星离也是稍微关注了一下,实力在这测试台上的一众少年中算是比较靠前的。

这样的一击都没能在这屏障上留下一点痕迹,看来这测试还真是有些含量。

没有理会身旁杜浩的嘲讽,星离伸手触碰了一下眼前的屏障。

“原来如此。”

“用小型阵法来补充灵力吗,还真是好手段。”

嘴角一挑,星离大致清楚了这屏障的玄妙所在。其中有着一个小型的阵法,能够不断补充屏障受到攻击时所消耗的灵力。

也就是说,如果出手一次失败之后,要面对的还是一个完全状态的屏障。不能到达规定程度的攻击,完全就是在消耗自己的灵力。

所以,这场测试,要的便是一击必杀。

此时,测试台上的少年们都是陷入了苦战,他们一边大喊着,一边对着屏障不断的进行着攻击。

灵力碰撞的声音从各处传来,却没有一位少年成功的拿下这场测试。

“小子,你还是回家吧。想来这种地方,再修炼个几年吧。”

见星离的目光一直在场上转来转去,杜浩还以为星离已经被这阵势吓怕了。

瞟了杜浩一眼,星离也不理他,目光转向了陈鹏所在的地方。现在测试时间已经过了将近一半,陈鹏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这家伙,参加过两次的测试,还真是看出来了一点门道”

在测试台上少年们正打的火热的时候,陈鹏却是站在灵力屏障前一动不动。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放弃了一样。

不过,陈鹏当然不是放弃了测试,星离视线投去,他能够清晰察觉到陈鹏体内的灵力正在急剧的流动。

他正在将体内的每一丝灵力都汇聚到一个点上,然后一举喷发而出。这也正是这场测试的关键所在。

看到陈鹏那家伙差不多了解这场测试的秘密,星离的注意力也便从陈鹏那收了回来。

眼前的灵力屏障,对于台上的众多少年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挑战,不光是自身实力的挑战,也有着测试少年们的应变能力。

但这东西对于星离来说,简直无聊透了

在测试如火如荼的进行之时,白玉石台之上那观看席中,一个身着金丝锦袍的中年男子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场上的少年们,此人衣着前绣有一金丝游龙,一看便知是皇室之人。

男子端坐于上宾席中,在其体内散发着一种似有若无的压迫,他身形稳如山岳,气度不凡,无疑是个高手。

正注视着一座测试台上的少年通过了测试,男子轻轻拍了拍手,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

“少年们如此优秀,我塞迦国何愁不强大。”

对测试场上的一幕幕显得非常满意,男子不免喜悦的感叹了一声。不过对于这声感叹,在其身边的那位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男子颇感稀奇的偏过头去看了看身边一身麻衣的老头,只见其正盯着测试场上的一处目不转睛,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

看着那全神贯注宛如进入修炼一般的老头,男子也是微感惊讶,能吸引这位目光的,绝对不是寻常人物。

于是他也是顺着老头的视线看去,目光落在了同样的地方。

那里,三号测试台上,一名好像乞丐一样的少年。

“老鬼,看来你对那小家伙很感兴趣。”

男子多少有些不解,那少年衣衫破烂,平平无奇,要说特别之处,难道是没有修为不成?

“嘿嘿,那可是相当感兴趣,老头我可好久没遇到过这么有意思的小家伙了。”

嘿嘿笑了一声,老头摸了摸飞起的胡子,说话的同时,视线也没有离开星离的地方。

“你可知道他说了什么?”

老头讲的正有兴致,皇室男子也未出言打搅,在一旁静听。只是他微微侧过头的动作,显然也是对接下来的话起了兴趣。

“哼哼,这小娃娃,可是说要把那灵力屏障打碎哟”

“哦?这么大口气?”

听得老头如此一说,男子微微愣了一下,不禁摇头失笑道。

怪不得能引得老头如此注意,这种事情可不是谁都有勇气说的。这不光是口气大,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狂妄了。

“嘿嘿,的确口气不小,不过老头我喜欢。”

“而且这小家伙,绝对不是那种口无遮拦的无知之辈。”

看着台下星离的身影,老头笑着,慢慢眯起了双眼。

“我倒是很好奇,一个没有修为的小子,究竟怎么能把那屏障打碎。”

老头的一番话,让得男子看向星离的视线也是开始期待起来,因为老头看人的眼光,一直都很准。

这小子,真能够创造什么奇迹?

“听你这么说,我也很好奇。你这老鬼,每次都能发现一些不同的事情。”

于是,白玉台中上宾席上,两双重量级的视线纷纷落在了星离身上。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白玉石台上的交谈,星离自然没有注意到。这时测试接近尾声,从不远处的少年传来了一声激动的呼喊,只见那少年身前的灵力屏障停止流转,一个拳印清晰地在印在了那屏障之上。

这少年虽然没有找到什么方法,不过凭借自身的强横实力,硬生生的将那屏障打出了一个拳印。

首位成功者诞生之后,也是有着接连不断的惊呼声传了出来,一些悟性较好的少年们,在发现了屏障的恢复规律之后,也是一举在屏障之上留下了规定程度的印记。

在见到不少的成功者之后,那些依然没有合格的少年们开始慌乱起来,更加猛烈地对着那屏障狂轰乱炸,却没有取到丝毫的成效。

陈鹏那边,在将几乎全身所有的灵力都汇聚到了右拳之后,陈鹏双眼一瞪,犹如猛虎下山一般,猛地向前踏出一步,带着灵力的拳头呼啸着向着灵力屏障轰去。

灵力碰撞之声响起,在陈鹏一拳之下,灵力屏障缓缓凝固,一个宛如凹痕般的印记呈现在那屏障之上。这般成果,已经是超越了规定的标准。

看着屏障上打出的拳印,陈鹏吐了一口气,嘴角浮出了一抹笑容,首战告捷。

“小子,你还愣着干嘛?测试可马上就结束了,你还不出手?”

“牛皮吹大了,下不来台了?”

眼看着测试就要结束,星离一点动作都没有,身旁杜浩耷拉着眼皮,又开始带着嘲笑的嘀咕起来。

“吹你个脑袋,大爷我的行动,岂是你一个渣渣能看懂的。”

说完,星离轻哼了一声,将衣衫的袖口挽了起来,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腕,在屏障之前摩拳擦掌。

“看好了。”

“嘿,装的还真像。”

星离有模有样的准备起来,杜浩也是弯起嘴角等着看星离的笑话。在白玉石台上,胡子老头和那皇室的男子,也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着星离的一举一动。

“那小家伙开始了,不过,时间可有点紧啊。”

站在屏障之前,星离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了那灵力屏障之上。那架势,仿佛真的要用一根手指,就要把这灵力屏障击碎一样。

“这小家伙就用一根手指?”

星离的动作,看的白玉石台上的二人都是眉头微皱。而星离身旁那等着看笑话的杜浩,在看见星离真的伸出一指后,心中突然咯噔一下。

就在此刻,裁判倒计时的声音也开始响了起来。

“九!”

“八!”

倒数开始,测试台上尚未合格的学员们瞬间急躁起来,一个个少年们红着双眼,怒吼着轰击着灵力屏障。

星离这边,在一指点在屏障上之后,星离唇角一弯。

没有修为,光靠这羸弱的凡人肉体,想打破那灵力屏障绝无可能。

不过

手指点在灵力屏障之上,下一刻,星离心念一动,双眸之中紫焰涌动,周身缓缓浮现出淡淡的紫色。接着,他手指处凝成一丝细小的火苗,迅速的钻进了那屏障之中。

“那是什么?”

星离周身浮现出的淡淡紫色,让白玉石台上的两位瞪大了双眼,直觉告诉他们,星离这一手,绝不简单!

“五!”

“四!”

测试时间仅剩最后几秒种,场上不少没能合格的少年此刻都是已经入魔一般,对屏障的攻击毫无秩序,有的甚至直接用身体撞了上去。

陈鹏在合格之后,目光也是挪动到了星离这边,他看到只有一根手指现在那屏障上的星离,先是一楞。

然后,虽然不解星离的动作,不过他立刻大喊起来:“星离兄弟,加油啊!”

此刻全场焦灼,唯独星离淡然如水。那一缕火苗进入到屏障之后,星离竟是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时间最后一刻,陈鹏不禁为星离捏了一把汗,就连那一直在嘲讽星离的老生都是屏住呼吸瞪大了双眼看着星离。白玉石台上的两双视线,此刻也是微微有些紧张起来。

“二!”

“一!”

“测试结束!”

最后一个数字落下的同时,星离嘴唇轻吐:“爆。”

然后,就在裁判宣告终止测试的瞬间,一道清脆的炸裂之声,在整个测试台上响彻。

凌风学院招生大会,三号测试台。

在测试时间的最后一秒,裁判用尽全力的声音,压下台上交叠而起的不甘的怒吼以及哭喊,宣布测试结束。

而就在测试结束的最后一刻,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由某个位置,传遍了整个测试台。

那声音不大,却是从震耳欲聋的灵力碰撞声以及少年们的叫喊中层层穿过,清晰的传到了测试台上每个人的耳朵里。就算远在白玉石台的上宾席上,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哗。”

伴随着那道碎裂之声,测试台上某一处的灵力屏障陡然炸裂。屏障化作无数灵力碎片,在阳光下闪着碧绿的幽光,然后散落一地。

三号测试台上,宛如时间静止了一般,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视线停留在了那散落一地的屏障碎片上。在那一地碎片之前,一道毫不起眼的身影正伸出一指,停留在浮现出屏障的石牌的位置。

嘈杂声喧闹声笑声哭喊声一时间好像凝结了一样,各色的神情都不约而同收敛,逐渐的转变成一张张惊呆的面孔。

“啪”

在那白玉石台上,皇室来宾以及学院高层的席位中,突然有着茶杯狠狠的掉落在地上。精致的瓷杯摔的粉碎,价格不菲的香茗洒落一地,依旧在热气升腾。

那胡子飞起的红面老头,瞪大了双眼盯着那将屏障打碎的身影,哪有心思顾及手中掉落的茶杯。

他是何等人物?塞迦帝国中谁见他不得给他三分薄面?

而且他在凌风学院中待了多少个年头,自学院成立这么久以来,什么样的少年他没见过?什么惊才艳艳,天赋绝伦的小辈,他没有耳闻?能撼动他心境让他流露出这般神色的少年,就连他自己一度都是认为不存在了。

不过,此时星离那潇洒的一指,确实给他心中震了个天翻地覆。

什么天资卓越的家伙,在这样的一指之下,都是显得太过的失色。

老头心中震撼难消,在其身旁的那皇室男子,同样是眼中惊色难以掩饰,心中犹如翻起惊涛骇浪一般。那一地灵屏碎片对他的震动,比老头来的还要强烈。

男子乃是皇室高层,来自帝国各处的卓绝之辈都是由他引入皇室,所以其同样是阅人无数。

如果此刻星离只是达到了测试标准,在灵力屏障上留下了达标的印记,那虽然同样震撼人眼球,也可以证明星离极为的优秀难遇的人才,但还不足以让他惊到失色。

而现在,那瘦小的身影竟然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仅凭一指,全然不费力的将那屏障击碎。

这和仅仅达标通过,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情况了。

这事件的中心点,则正是星离。体内虽然没有一丝灵力,不过以紫月神火的威能,哪怕只有如发丝的一缕,也足以将这灵力屏障烧成虚无,而且,还完全是大材小用。

不过,在其他的人看来,星离只是以一介凡人之力,一指击碎了少年们在上面留下印记了都困难的屏障,那种震撼,无以言表。

这难道就是天才吗?不不不,这是人吗

击碎屏障后,星离收回一指点出的姿势,看向那已经无法思考的裁判,大喊道:“我这个合格了吧!”

听到星离的呼喊,那裁判猛的一激灵,这才回过神来。

然后,他甚至是有些惊恐的看了一眼星离,然后赶紧把视线移到那胡子老头身上寻求帮助。

现在的场面,已经不是他这个裁判能做的了主的了

当时听到这自以为是的小子竟然跟那老头说起大话,他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心中却也是微微嘲笑了一下星离。

打碎屏障?你当是随便一块木板呢?作为裁判,那屏障的强度他可是知晓的清楚,由学院中的青衫导师亲手设置加持,别说将之打碎,就是连在上面打出一个凹痕都是极为的不易。

他权当星离是个毛头小子,根本没有多看一眼。

然而,现在那一地的灵屏碎片清清楚楚的映入他眼中,他简直是嘴都合不上。

将灵力屏障打碎那种程度,具体要什么修为能够做到,他不是很清楚。然而,他知晓的是,想要打碎屏障,就算是在场的老学员中也绝对没有人能做到,再顶尖的学员都不行!

别说一指,就算用脑袋撞也不可能啊!而且仅凭一指碎屏,学院中有的老师都未必能够做到

这小子还是人吗?

星离的声音,同样是让白玉石台上的老头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瞪着双眼,眼神中升起一种迫不及待的神色,然后不用那裁判多说,身形一动,直接便是出现在了星离面前。

老头衣袖带起的急速风声,让得周围依旧呆呆的看着那一地碎片的少年们,终于是将视线收了回来。然后那一双双难以置信的视线,纷纷的转移到了星离的身上。

测试通过的少年们似乎已经忘了合格之后的喜悦,而遗憾失败的少年们也都好像从那不甘的情绪中脱离出来。如果说那一地屏障碎片带给他们的是极度的震撼,那星离的身影,绝对是带给他们一种可以说是恐怖的感觉!

一指击碎灵力屏障?

如果有那种程度的修为,还用得着在学院中修行吗

陈鹏目光停留在星离身上,脑海中的震惊不比任何人少上一分。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星离没有修为的事实,想要凭借一副凡人之躯来通过凌风学院的七场测试,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过,当时陈鹏并没有打击星离,他觉得每一个人的梦想都不应该被冷水浇灭,于是便和星离等人一起登上了测试台。

测试台上,他觉得星离被淘汰已成定局,以他的修为参加这场测试都需要谨慎对待,别说是没有修为的星离。

而当看见星离周身紫色环绕,伸出一指点在那屏障上时,他心中莫名的生起了一种期待。再之后,一地屏障的碎片,让得整个测试台鸦雀无声。

“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老头身形如风,转眼间便来到了星离面前,他余震未消,双手搭在星离肩头上,对着星离急迫的问道:“告诉我,你刚才是如何将那屏障打碎的?”

见老头双眼有些发光,星离也是无奈的一摊手,道:“我只能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叫星离。”

“至于我是如何把屏障打碎的,没人规定要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给学院老师的吧,我只能说我没有任何作弊。”

“不信你亲自检查一下好了。”

对着老头的目光,星离的眸子自然的迎了上去,漆黑眼瞳中没有一丝慌乱,亦没有一丝成功后的欣喜。

相关文章:

啊好痛慢点太深了疼|最壕赘婿

cbinese18帅哥飞机,道具play走绳结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宝贝真棒&我和妻子的别样生活

性质活性生活视频:小臂粗的紫黑色巨大

坚硬炙热的巨大抵着她总裁*校花打赌输了被校草带到密室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