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日光微暖遇见你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集

2021-07-03 13:17 · 新商盟

“我有什么资格打你,我是你妈妈,我打你怎么了?”

“你还知道是我妈妈?”

苏微暖眼眶越来越红,心也越来越痛,她扯出一抹讥讽的笑,“从我五岁后,你有管过我吗?我被小朋友欺负说是没爸没妈的孤儿,你在哪里了?我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了?这二十年来,你有回来看过我一次吗?”

“妈妈……”她叫这两个字的时候,心像被撕扯出一道口子来,“我早就没了,从你和爸爸抛弃我的时候,我就当你们已经死了。”

“你怎么说话的?”

温晴抬手又要给苏微暖一巴掌,这次苏微暖没有让她打她,而是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还想打我?”

“打你怎么了?谁让你咒我死了,你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知道有多辛苦吗?早知道你这样不懂事,就应该在你出生时掐死你。”

掐死她?

都说天下父母都是爱儿女的,可他们怎么对她的?

她不会忘记,在他们打官司闹离婚的时候,妈妈将五岁的她看成出气筒,关在小黑屋里,对她边打边骂,还说早知道她爸爸是个混蛋,在她出生时就应该掐死她。

谁能相信,一个亲生的妈妈会把孩子打到住了院,最后爸妈因为闹离婚生气,谁都没有管她。

是外婆看她可怜,留下来照顾她。

她躺在病房里,从此没了爸妈,那时她哭得有多可怜,多伤心难过,可她的爸妈在哪里了?他们怎么就那么忍心抛弃她?苏微暖一把甩开温晴的手,深吸一口气,不让自己痛到懦弱的落下眼泪,“可惜晚了,我还是没死,我长大了。”

温晴见女儿长大了,翅膀硬了,恨恨的撇嘴,“我没空跟你吵,你外婆呢?”

“你找外婆做什么?想要她给你房产证,你把房子卖了是吧?”

苏微暖收起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她态度坚定的告诉温晴,“这房子是我外婆的,只要外婆不想卖,你别想打这房子的主意。”

“你……”温晴气的脸色铁青,等不到她妈在,最后只好恨恨的离开了房子。

见温晴走了,苏微暖用力的关上了门。

她回到屋子,坐在了床上,抬头看着天花板,难过的泪这一刻,终于像决堤了一样,不住的从眼眶挤落下来。

她从小就没有感受过爸妈的爱,她好怕这世界上唯一带给她温暖的外婆,也离开了她。

不知哭了多久,她深呼吸几口气,这才平稳了下情绪。

收拾好她的东西,准备回那个新家。

回去的路上,她看到夜晚巷子里有露天的烧烤,她想吃点东西再回去。

她平时是不沾酒的,酒量也不好,可她今天看着三五成群吃串喝酒的人,也就随流的边撸着串,边喝点冰镇啤酒,就当她散心好了。

不知不觉,三瓶啤酒下肚,她吃不进什么东西了,脑袋也开始迷糊了。

她结了账,拎着东西,在巷子里晃晃悠悠的往回走。

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不清上面的来电显,接了手机,“喂,谁呀?”

“我是程欧!”

“程欧是谁啊?我认识吗?”她有些含糊不清的问着,歪歪斜斜的往前走。

手机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你……喝酒了?”

“我没喝多,就三瓶啤酒……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穿过巷子,刚到巷子和路接口,苏微暖看到一辆车突然拐弯,车灯刺痛了她的眼睛,惊的她大叫一声,手机也从手中掉落下来。

“微暖你怎么了?你在哪里了?快告诉我……苏微暖?”

苏微暖正指着停在她腿前的轿车,气急败坏的骂着,“你干嘛?想撞人啊?不知道转弯要按喇叭,撞了人怎么办?你给我出来……出来听到没有?”

“对不起啊美女,我以为没人从里面出来,就没按喇叭,对不起啊……”

“下次注意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

车主下来道歉,苏微暖教育了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一番,最后从地上拾起手机和东西,晃晃悠悠的就走了。

走着走着,她来到了一个广场附近。

她要去哪里?她怎么忘了?

她坐在台阶上,头疼的厉害,又困得很。夜晚风凉,她抱住膝盖,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微暖!”

程欧找到苏微暖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有些气急败坏,想要将这个折腾他找了这么久的醉酒女人给拎起来,好好教训她一番。

可看到她抱着膝盖坐在冰冷的台阶上,身上冻的颤抖,他的心微微一揪,不忍心唤她起来。

他将西服外套脱下来,轻轻披在苏微暖的身上,刚要将苏微暖从台阶上抱起来。

“你是谁啊?想干嘛?”

苏微暖被惊醒了,推了下程欧。

可从她含糊不清的话,还有脸上红了大片的样子,看也知道她酒劲没醒。

“我是程欧!”

“程欧……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可我就是想不起来……”

程欧瞧见她敲了几下头,糊里糊涂的样子,也蛮可爱的。

无奈的笑了笑,他要抱她起来,苏微暖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拉着他的脸更近了她几分。

她身上的酒气,钻进了程欧的鼻尖里,他没有反感,只是觉得这个女人要是醉酒的时候,不管是谁都这样揪着拉着,一定惹事。

他微微皱眉,有些警告的意味,“微暖,松手!”

“我怎么记得你了,让我好好看看……长得不赖啊……挺帅……”

苏微暖模糊的视线,还能看出一个英俊的轮廓,她像是捡了什么便宜一样,这样亲近帅哥,让她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

可笑过后,她又觉得心里不是滋味,盯着男人的脸问,“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狠心对我?”

“谁那么对你了?”

她的泪又止不住的流出眼眶,看的程欧心中一软,用指腹轻轻帮她擦着脸上凌乱的泪。

“他们都不要我了!外婆要是不在了,我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再也没有人疼我了……”

程欧忽然捧住苏微暖的脸,温暖的气息越来越近,“你还有我……”

苏微暖眼睛越睁越大,模糊的视线中那张英俊的轮廓越来越近,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额头上柔软的触碰,让苏微暖猝不及防的心中一暖。

‘你还有我……’

即使醉着酒,这四个字却像烙在心底一般,不断的在她脑海中徘徊。

这个世界除了外婆,还会有人在乎她,关心她吗?

她现在是在做梦吧?原来梦里会这么暖,还会有那么一个人温暖她冰冷的心。

眼眶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一颗颗沿着她的脸颊滑落,湿了他的双手。

“微暖,不哭……”

他的心揪痛着,拭去她脸上的泪,将苏微暖拉进怀里。

结实的胸膛,温热的怀抱,驱散了夜的寒冷和内心的孤寂。

她心中的难过滋味,一点点的退去,一点点被这种温暖的感觉包围。

“不要离开我,好吗?”

程欧不知道怀中的小女人是清醒的,还是仍醉着酒,听到她说不要他离开她,他缓缓扬起一抹笑容,“好,我不离开你……”

“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怀中娇小的身体,从颤抖变得平静下来,最后将整个身子都蜷缩在他的怀中。

夜晚风凉,程欧虽然想一直抱着怀中的女人,可还是怕把她着凉了。

“微暖……”

他轻轻唤了她几声,没听到她答复。

“微暖。”

他轻轻按住微暖的肩膀,将她从怀中拉开,这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无奈一笑,他只好将她轻轻横抱在怀里,开车带她回去。

回到家中,程欧刚把她放倒在床上,灯光明亮,他一眼就看到了苏微暖半边的脸红肿着。

刚看到醉酒的她时,他虽看到她脸红了,当时月光和街灯微柔,他只当做是她醉酒了,不胜酒力才会脸红。

现在看来,这脸上应该是被人打过的,或是撞到的。

“真是笨女人。”

程欧口中训斥着,可心却有些疼了,他将家用医药箱拿出来,给她脸上涂抹了消肿止痛的药膏。

他已经够动作轻柔了,可苏微暖即使在睡梦中,还是会蹙着眉头,疼的晃动着脸。

好不容易将苏微暖红肿的脸涂抹好了药膏,程欧看到她身上的衣服脏了,可能是酒喝多吐上去的秽物。

刚才只顾着心疼她,他竟然都没注意到她衣服脏了。

他的手指触碰到她身上脏了的白色衬衣纽扣,刚解开两只扣子,就能看到她起伏的胸口,还有呼之欲出的有料身材。

程欧的脸忽然红了,比醉酒的时候,更红更烫。

他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样姣好的画面,自然是有男人的欲望。

本想扭过头将她衣扣解开,可视线不经意扫过她两条笔直又纤长的腿,瞬间身上就燥热起来,男性荷尔蒙已经到控制不住,西裤都撑了起来。

程欧赶紧从床上跳下去,先冲进了浴室冲了冷水澡,让自己冷静下。

穿着白色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燥热的心这才稍稍好点,他拿手机拨打了电话。

“到我的新公寓一下,有重要的事要你做。”

——

清晨的阳光,带着丝丝的暖和调皮的刺痒,撩动着床上女人的脸,让她忍不住转脸侧身换个姿势,还想多睡一会儿。

咣当!

啊!

苏微暖睡眼惺忪的看到自己从床上掉下来,揉着摔疼的屁股,扶着床边好不容易站起来。

“摔死老娘了……”

她抱怨一声,倒在床上还想多睡一会儿。

在阖上眼的一刹那,她好像看到了落地窗边站着一个身材修长,模样英俊的男人,正双手抄兜,勾唇笑着看着她。

她眯着眼睛,笑的傻兮兮的,“好帅啊……”

“你醒了?头不疼了……”

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比清晨的阳光都要舒服好听,刚闭上眼的苏微暖,笑着点头。

“嗯,醒了……不疼了……”

刚说完这几句话,苏微暖脑袋像被人敲了一下,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不是在做梦吧?好像是真的?

她赶紧睁开眼,看到落地窗前正站着程欧,以为自己是错觉,她又眨了几下眼睛,程欧还是站在那里。

她不是做梦啊!

苏微暖赶紧从床上弹起,刚跳下床,她看到身上穿着睡袍。

睡袍?她什么时候换的睡袍?

不知道是刚才起床的动作太猛了,还是昨天的酒劲儿没过,现在脑袋又疼了。

苏微暖扶着额头,绞尽脑汁的想,能想到的只是她心情不好,在回家的路上去吃了串,喝了点酒,之后醉的东倒西歪往家走。

之后她差点被车撞了,再之后她好像走到了什么地方,困了坐下来睡着了……在之后,她真的想不起来了?

苏微暖用手敲了敲脑袋,还是想不起来。

垂下头,当看到睡袍的领口有点大,里面有料的身材太过勾人了。

勾人?她怎么回到家的?这衣服是谁扒下来,给她换上睡袍的?

该不会是她醉酒后,两个人在床上发生了什么事吧?

苏微暖尴尬的脸都要烧红了一样,将身上的睡袍搂紧了,背对着程欧就要往外跑。

“你昨天喝多了,身上的衣服脏了,我让王姨给你换上的……”

程欧的话,让苏微暖很是惊讶,不过这解释,她还算满意。

只要她没在醉酒的时候,和他发生什么关系就好,不然一定会被他看成一个酒鬼,态度轻浮的女人。

深吸一口气,苏微暖转过身,对程欧微笑,“昨天,是你找到我,送我回来的?”

“嗯!我在你外婆家附近的广场看到你的,见你坐着睡着了,就将你送回家了。”

“哦!”

苏微暖其实在打量程欧的脸色,也在打探他的口风,想知道她醉酒后有没有对他做了什么,或是做了令他厌恶的事。

看他说的轻松自然,脸上除了成熟稳重的笑意,也没什么讽笑的表情,她应该没做什么丢人的事。

“微暖,我等下去上班,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啊!上班?我怎么忘了……现在几点了?”

程欧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微暖惊叫声打断。

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表上的时间,“早上7:40。”

“糟了,又要迟到了,迟到又是要扣钱了……”

苏微暖急的乱转,一时间也忘了程欧就在她身边,她跑到衣柜前,一下将身上的睡袍脱下来。

刚脱下衣服,苏微暖就觉得不对劲,从试衣镜中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程欧时,她惊叫一声,赶紧抱住了身子。

“我……到餐厅等你。”

程欧面色不改,沉稳的走出了卧室。

苏微暖却尴尬的瞅着衣柜缝,羞的都想钻进去躲一躲了。

真是够笨的,再着急,也不能当着男人的面脱衣服啊?这以后让程欧怎么看她?

他不会把她看成性格粗放的女人吧?

苏微暖用力的摇了摇脑袋,她可不想给他留下那么不好的印象。

“要晚了,我还想这些干嘛?”

她一想到要上班迟到了,赶紧换好了衣服,简单的洗漱后,急着跑出去。

“等下……”

程欧从餐厅走过来,唤住了苏微暖。

苏微暖刚换好鞋子,回头看他,“有事吗?”

“我开车送你上班!”

“不用,我挤公交就行……”

程欧什么也没说,而是换好了鞋子,递给苏微暖一个眼神。

苏微暖知道,他这是不容拒绝的意思。

想要拒绝的话最后只好吞进肚子里,跟着程欧一起下楼,坐车开往公司。

车上,程欧递给苏微暖一个袋子,“吃吧!”

苏微暖接过袋子,看到里面装着一块蛋糕,还有一杯牛奶。

“这是给我的?”

“嗯!”

程欧不多言多语,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正在认真地望着前面的路开车。

苏微暖是有些饿了,而且因为昨天喝了酒,现在胃正不舒服着。

她拿出糕点和那杯牛奶,边吃边喝了起来。

快要吃完的时候,她才想起只顾着自己吃,不知道程欧吃了没有。

可看到她手中已经被啃的只剩下渣子的食物,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程欧,你吃过没有?要不要我给你买点早餐?”

“不用,我吃过了。糕点好吃吗?”

“嗯,很好吃。”

苏微暖觉得这糕点味道不错,入口即化,而且上面的水果很新鲜,应该是今天早上做的,而且这牌子的糕点应该不便宜。

“喜欢吃,我以后让人多给你做点。”

“啊?不用……”苏微暖想拒绝,可一想到程欧不容人拒绝的态度,她只好笑着:“好吧,谢谢你程欧。”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好!”

苏微暖吃过了东西,胃里暖暖的,这是她‘老公’给她准备的早餐。

想到外婆身体还好的时候,都是她一早起来就给她做好早餐的。

那种温暖的感觉,她以为在外婆生病后就没有人会这样关心她了,没想到还会有一个男人,会这样的在乎她。

到了公司门口,苏微暖顾不上跟程欧多说几句话,谢过了程欧,关上车门拼命一样的往公司赶。

程欧瞧见她这样冒冒失失的样子,忍不住摇头笑了,“这个女人……”

还好苏微暖这么多年,练就了一身本事,就是踩点进公司上班。

她打了卡,刚好八点半。

直到坐到了办公桌前,她都有些惊魂未定,想到今天又保住了钱包里的一百元,没有被迟到罚款,她还真要好好谢谢程欧了。

程欧不是说不要总说谢谢他吗?她刚才是不是对他说谢谢了?

苏微暖还发现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她没有告诉程欧她的公司在哪里,程欧又是怎么知道的?

“苏微暖,今天公关部的李娜生病了,你过去顶替她一下,等下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

“哦!”

公司调配,很正常的。

可苏微暖这几天因为外婆生病,再就是相亲领结婚证的事,已经连年假都休了,公司有什么事她可是一概不知。

苏微暖的工作能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会儿被调去了公关部,很快她就将今天要做的事都了解了,也准备好了。

九点时,公司公关部的全体员工站在公司门口,准备接见今天重要的客户。

“听说,今天来的人,可是孟氏集团的大少爷。”

“这鸿辉集团原来是孟氏的?要知道孟氏集团可是东城的四大龙头商业之一,能和孟家的新公司合作挺好的。”

“说重点,孟氏集团大少爷今天回来啊?我可听说了,他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可是校草,他是不是很帅?你们都谁见过啊?快说说。”

苏微暖还在想等下的工作流程,听到有人提起了孟氏集团,还提到了一个什么大少爷。

她突然好奇的抬头,问,“你们说的孟氏集团大少爷,他是谁啊?”

公关部的李经理走过来,瞪了一眼这些八卦的公关部员工。

“少说话,多做事,等下要是你们出了错,看我不罚你们。”

聊的正有兴致的几个员工,被李经理这盆冷水一泼,谁都不敢乱说话了。

可苏微暖总觉得她们说过的那个人,是她知道的,她的心中也七上八下的,有种不安的预感也袭上心头。

啪嗒!

苏微暖想事想的出神,手中的文件掉落下来。

她赶紧蹲下来捡文件,可这会儿公关部的员工都传了话来。

“他来了!他来了!”

“孟氏集团大少爷来了。”

“好激动啊,我都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李经理见这些女员工不安和躁动,厉声厉色训斥一番,“大家给我安静了,都提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工作认真点。”

苏微暖赶紧将文件捡起,在员工队列中站直了身子。

只见一辆加长版的黑色奔驰商务车中,走下来几个人。

苏微暖站在最后,觉得凑热闹去看有些不太礼貌,她就没有去看刚从车中走下来的人。

“孟总好,很高兴您莅临我们云娱公司!”

“欢迎孟总!”

李经理亲自迎接孟总进公司,公关部的员工异口同声的欢迎了孟总。

当那身银灰色西装笔挺的男人走到苏微暖身边时,停下脚步。

苏微暖正低着头,看到的是他一双铮亮的皮鞋,像散发着寒光一样,有些刺眼。

她还在想,是不是当总经理的穿着打扮都会给人这种严肃,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们公司的员工,都是这样衣衫不整的吗?”

熟悉的声音,让苏微暖心中一紧,她一直安慰自己,是她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不会是他,一定不是他。

可她抬起头的一刹那,手中的文件哗啦一声掉在地上。

相关文章: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我只在乎你

真浪,小东西,只是隔着布料,放松宝贝,一会儿就不疼啦

我和儿孑那事,黑人征服了我妻子小说

小姑娘一晚上能承受几个人——男人睡完你后还想睡你

语文老师你的好紧,肉肉辣文,《都市之苟命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