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甜宠】萌宝爹地太难缠小说在线最新章节

2021-07-03 09:57 · 新商盟

颜昭昭端着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出来,正看见厉子棋抱起双臂和厉熠深对峙,嘴角撇得都快能吊瓶子了。两人之间弥散着浓重的压抑之气,只需要一星星的火就能爆掉。

偏偏颜昭昭没有注意这么多的细节,十分殷勤地把碗放在饭桌上,像在家里一样,习惯性地吼了一声:"开饭了!"

厉子棋哼了一声:"不好吃,倒掉。"

"你都没尝怎么知道不好吃?"颜昭昭努力地将心中的不满压制下来,挤出一个刻意的笑容,"快点过来尝尝!"

"倒掉。"厉子棋加重了语气。

厉熠深从来都知道他这个儿子的性格,对于他的示威也不予理会,捞起茶几上的报纸放在腿上翻阅,眼皮也不抬一下:"从今天起,厉子棋的衣食住行由你负责,另外,你可以管教他。"

"真的?"

"真的。"

像是得到了特赦,颜昭昭的眼里蓦地迸发出了异样的光泽。

下一秒,她气呼呼地冲过来,一把揪起厉子棋的耳朵,像是拎小鸡一样将他拎到饭桌前:"吃不吃!"

厉子棋还处于赌气状态,冷漠地瞄了颜昭昭一眼:"不吃。"

"那你就饿着吧。"当着厉子棋的面,颜昭昭抱着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吃得正香,顺便补上一句,"什么时候你饿了,就来找我,期间要是让我发现你偷偷吃东西,那你就等着吧。"

对付熊孩子,她还是有一套的。

也好,厉子棋从小就无法无天的,应该有个人来让他收敛收敛。

厉熠深的脸庞被报纸挡住了一半,没有人看见,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弧度浅浅。

颜昭昭本以为厉子棋和其他孩子一样,稍微威胁一下就可以了,哪知道他犟起来跟一头牛似的,根本就不肯屈服。

不就是不吃饭么,谁怕谁。

因此一连三天他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小脸煞白煞白的,那小身板儿,好像风一吹就能倒下。

陈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厉总又不管不问的,他只得去找颜昭昭。

偌大的衣帽间里,颜昭昭正在试衣服,今天是家宴,厉熠深特别吩咐了一定要穿着得体,不能给他丢脸,因此颜昭昭挑选得格外认真。

"颜小姐你就哄哄小少爷吧,他这个样子要是让老爷子看见了,指不定会有多么心疼呢。"老爷子心疼下来,那就不是一般的事情了,所有厨师以及佣人都会被处罚。

颜昭昭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她拿起一件鹅黄色长裙在身上比了比大小,满意地点点头,打算放入备选。

陈伯以为她没有听见,正要提高音调,就听见颜昭昭满不在乎地说:"他饿就让他饿着呗,等他什么时候知道低头求饶了,就给他吃东西。"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她这个刚刚入职的母亲,也要给熊孩子一个下马威。

"再说了,今天是家宴,肯定会让小少爷吃东西的。"

她已经想好了让熊孩子屈服的方法。

颜昭昭穿着鹅黄色长裙在别墅门口等待,厉子棋握着厉熠深的手从楼上下来,脸色蜡黄。

三人坐上了法拉利跑车,气氛格外沉闷,没有一个人主动说话。

颜昭昭的做法是有些极端了,对此厉熠深不是没有意见,只不过他既然已经把话说出口,就没有反悔的道理。更何况,对于厉子棋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见了老爷子,就不好说了。

红色跑车在南郊别墅停下,和枫叶小镇不同,这里是单独的别墅,所有的地皮设施都只属于厉家。

保镖站成两排,如同挺立的白杨树,迎接着从跑车上下来的三个人。

管家将他们迎进去,一见到老爷子,厉子棋立刻挣脱厉熠深的手飞奔而去,扑到那温暖的怀抱里甜甜地唤了一声:"爷爷!"

"哎!真乖!"老爷子俯身在厉子棋的额头狠狠亲了一下,大手从他的脸颊摩挲而过,心疼得眉头都皱起来,"怎么瘦了?"

"有人不让我吃饭,爸爸还向着她!"厉子棋理直气壮地告状。

"谁啊?是谁这么大胆?"拐杖敲打在地面上,发出当当当的脆响,老爷子四下里望过去,浑浊的眼珠里荡起阴鸷。

目光停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一袭长裙曳地,还亲昵地挽着厉熠深的胳膊。

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那张脸……

老爷子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右手紧紧地握住拐杖,指甲恨不得嵌进木头里面。

厉子棋也随着爷爷的目光看过去,指着颜昭昭愤恨道:"对,就是她!就是她不让我吃饭!"

"子棋你先去吃点东西,爷爷帮你教训她,杨妈……"老爷子的嘴角抽了抽,当下叫来佣人,让她带着厉子棋离开。

果然,时隔多年再看到这相似的脸,他还是没有办法平静。

厉熠深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揽住颜昭昭的腰径直朝着老爷子走过去,脸上挂着礼貌性的笑容:"爸,这是我给您准备的惊喜。"

老爷子眸光闪烁不定,拄着拐杖缓慢地挪过来,越过厉熠深站在颜昭昭的面前,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这张脸。

颜怀月。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个名字。

"你叫什么?"

"颜昭昭。"

看女孩回答得十分自然,老爷子点点头:"去入席吧。"

颜昭昭正要拉住厉熠深往前走,却见他松了手,眉间凝起浅浅的疑惑。

厉熠深示意她先走,待到那抹倩影消失在视野之中,他居然笑出了声:"怎么样,惊喜吗?"

报复,绝对的报复。

老爷子佝偻着腰,仰头看向厉熠深,当初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大人模样,甚至比他要高得多,而今,他都要仰视这个儿子了。

良久,老爷子冷冷地开口:"子棋的生母,就是你月姨的女儿?"

"是啊,你不是心虚吗,你不是害怕吗,我就让你天天看着她的脸,让你每一天都活在愧疚和痛苦之中!"厉熠深唇角的笑一点点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冷漠,好像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的仇人。

不欢而散之后,父子二人沉着脸入席,在落座之前,都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便同时别过了脸。

颜昭昭看了一眼此刻脸色有些不好的厉熠深,小声翼翼的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

厉熠深只是居高临下的用眼神瞥了一眼颜昭昭之后轻描淡写的开口:"这个不用你管,你只需要做好你份内的事情就够了。"

厉熠深的态度让颜昭昭觉得有些不爽,正准备回讽几句的时候,又想起自己今天的任务,于是便默默的缩了回去。

"快吃饭,别老是东张西望的!"

猛的一回头便看见窝在自己的位置上,自顾自的玩耍着的厉子棋,皱了皱眉,颜昭昭伸出自己的筷子,敲了敲他的碗边。

不过是轻轻的敲了碗边而已,但是厉子棋就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整个人身体立刻就跳起来了。

随后皱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转过头去朝着颜昭昭说到:"你是谁啊?就这么烦我,我吃不吃饭就不关你什么事情,这么暴力,下次是不是就直接把筷子往我身上打了?"

话音才刚落,就立刻升起脸转过头去,朝着自家爷爷开口:"爷爷,我还是不是你亲孙子,你究竟管不管了。"

厉老爷子这个时候将自己的目光从自家孙子移到了颜昭昭身上,忍不住就晃了神。

"真像啊……"一句叹息,便从老爷子的口中飘了出来,不过声音极小,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得清楚。

颜昭昭虽说已经得到了厉熠深的允许来管厉子棋,但毕竟还是有些害怕厉老爷子的,寄人篱下的第一天就被告状了,任谁都会觉得有些心中发悚。

不过颜昭昭还是强撑着自己内心底的那么一抹颤抖,理直气壮的朝着老爷子开口:"我知道你一定会很心疼这个孙子的,但是孩子的习惯必须从小养成,说是就这样放任着他的性子的话,将来只会更难管……哎!"

颜昭昭说着说着,便发出了一声惊呼,随后便接连踉跄的朝后退了几步。

"你干嘛推我啊!"看着自己面前俨然一副生气模样的厉子棋颜昭昭开口说道。

厉子棋这个时候双手叉腰,口中止不住的抱怨着:"我说过了你没有权利这样管我,我爸和我爷爷都还没说什么的,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叽叽喳喳干什么!"

眼神在这一瞬间顿时就黯淡了下去,颜昭昭顿时被小小的厉子棋堵的哑口无言。

是,在这个孩子的眼里,自己确实是应该没有权利管他的吧……

这样想着,颜昭昭便再也没了反驳的语气,就这样一直淡定的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开口。

而站在一旁的厉熠深,眼神就迅速划过的一丝亮光,随后沉下身来开口朝着厉子棋说到:"厉子棋,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回去吃饭,要么就再也不用吃了!"

"爷爷!"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厉熠深之后厉子棋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却依旧用着委屈巴巴的语气朝着老爷子告状。

老爷子放下筷子,正准备开口,就被厉熠深一个眼神顶了回去。

想想方才厉熠深和自己顶嘴时候说的话,厉老爷子觉得这个时候并不是开口的时机。

却还是皱着眉头,在四人都落座之后,漫不经心的开口:"子棋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从小被我这个爷爷娇宠着长大的,没点娇娃娃的毛病是不可能的。"

"凡事都要慢慢来,就有什么坏习惯,也需要慢慢改,颜小姐才第一天就如此色厉内茬,是否有些言之过及了!"

厉老爷子轻描淡写的说着,但在颜昭昭听来,却是如同一声惊雷一样,劈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颜昭昭顿时便觉得自己有些手足无措,眼神慌乱的四处上下飘着,连双手也忍不住的垂了下去,轻轻的捏着自己的裙角。

"我……我……"纠结着有些说不出话,颜昭昭将求救的眼神投向了以往的厉熠深。

慢条斯理的将最后一口肉喂入进嘴里之后,厉熠深一边轻轻地咀嚼着,一边开口。

"爸你是不是上了年纪之后记忆力有些跟不上了,莫不是那件事情,还需要我再提醒你几遍!"

厉熠深说完之后,轻轻挑眉,威胁的眼神已经不言而喻。

老爷子这个时候气得几乎有些吹鼻子瞪眼,双手握拳重重地砸在了饭桌上:"你这个不孝子!"

但饶是如此,这句话也并未对厉熠深造成任何一丝的威胁,反倒是听到之后,还微微的勾起了自己的唇角,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那既然把你都想不起来了,我就给你提个醒吧!那个人的名字叫做什么来着了……"一面笑着厉熠深一面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厉老爷子。

"哦,我想起来了!"从自己的位置上走了过去,走到厉老爷子的身边之后,才微微的弯下腰:"颜怀月是吧!您还记得这个人吗?"

老爷子的眼神里瞬间闪过的惊恐,但毕竟已经是阅尽千帆的人了,很快他就镇定下来。

"这里是家宴,有什么事情我们两个私下里谈!"

微笑微笑着耸了耸肩,厉熠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不再过多纠缠。

而饭桌上的其他人,皆感受到了这父子俩眼神里的刀光剑影,都沉默着不敢说话,

只有一无所知的颜昭昭在听到了一个让自己无比熟悉的名字之后,纠结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开口询问。

心怀着疑惑,就像是有着一只小爪子在挠着心口一样,颜昭昭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憋不住了,直接就开口问道。

"那个,颜怀月好像是我妈妈的名字,你们认识她么?"

颜昭昭话音才落,便听见哐的一声,原是老爷子手中的茶杯,不留神掉了下来。

厉熠深满意的看着老爷子颤抖的双手,还有惊恐的眼神,示威的朝着老爷子笑了笑,随后冷着脸朝着颜昭昭开口。

"这些事情都与你无关,你在这个家里的唯一任务就是做好厉子棋的母亲就可以了,其余的我不想再听到你说一句废话!"

空气在这一瞬间就沉静了下去,整个房间安静到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到一样。

而半响之后,一句话从厉子棋到口中幽幽的冒了出来:"我可没同意她当我妈妈!"

"谁允许你开口了!"在自家儿子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厉熠深一个凛冽的眼神就立刻甩了过去。

满是抱怨的厉子棋饶是心底里有再多的不服,也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好半天之后才委屈巴巴的憋着自己的小嘴巴,抱怨了一句:"暴君。"

不过这句抱怨并未被在场的任何人知道,因为他们又投入了新一轮的争吵当中。

"厉熠深,你别忘了你是姓什么的,你这辈子都只会是老子的种,别以为你现在掌握厉家的大权,你就能够如此对我了!"

厉熠深却只是用的方才的态度轻描淡写的给了老爷子一个眼神,然后微微的侧身俯过去,在老爷子的耳边说道:"我既然敢说,就有这样的底气,但是您可不一样!"

"唰!"锐利的掌风在厉熠深的耳旁呼啸,老爷子被气得有些狠了,慌不择乱之下直接抬起巴掌就朝着厉熠深呼了过去。

不过所幸厉熠深反应及时,朝后退了一步,让老爷子扑了个空,不过老爷子因为动作实在是太过于剧烈,一个踉跄就差点跌倒在地。

"爷爷!""管家!"一旁的厉子棋和和管家见状立刻就扶住了身体有些摇摇晃晃的老爷子。

管家此刻望着男子的眼神,有些不愉,似乎是在质疑这厉熠深为何对长辈如此不近,不过厉熠深完全忽略了这个眼神,头也不回的朝着楼上走去。

余下的众人见状,也纷纷找借口离开了,老爷子这个时候被气的不行,只能让管家扶着自己回到房间里。

于是乎,现在整个宴会厅里只剩下了颜昭昭和厉子棋。

"哼!你这个臭女人,自从你出现之后,我身边就没过好事!你看你把爷爷气成什么样了,识相点还不赶快从这个家里滚出去!"

厉子棋看自己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便走过去,语气不善的朝着颜昭昭说道,脸色臭臭的,摆出了一个极为凶狠的眼神。

当然是他认为的凶狠的眼神。

而这个眼神在颜昭昭看来,则是显得有些尤为可爱,可爱到甚至能够让颜昭昭忽略掉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孩是一个怎样凶狠霸道的熊孩子。

"快吃饭吧!"猛的一回过神来,看见面前的小孩,还用恶狠狠的眼神望着自己,颜昭昭也没了继续教训他的心思,声音也软了下来。

厉子棋原以为这个女人在听到自己的话之后,一定会借机再次发难的,却没有想到那么容易就妥协了,一时竟有些呆愣,身体也控制不住的,按照这个女人所说的坐了上去。

一直到往自己的嘴里扒了好几分钟之后,才真正回过神来。

"哼!你别以为我乖乖吃饭就是听你的话了,我只不过是饿了而已!"一面拼命的往自己的嘴里扒着饭,厉子棋一面嘴硬的朝着颜昭昭说道。

颜昭昭因为一直记挂着方才那父子两人吵架的时候无意吐出的母亲的名字,所以完全没跟厉子棋计较。

只是安静的等到对方吃饱之后,朝着厉子棋说了一句:"吃饱了就快上去睡觉吧!你要是偶尔能像刚才一样安静乖乖的,听话就好了!"

颜昭昭一面说着,甚至于心底里还冒出了一股莫名的惆怅,甚至于控制不住到伸出手,摸了摸面前这个孩子的头顶。

就算平时再怎么蛮横,再怎么熊孩子,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个缺爱的小孩罢了。

随后摇了摇头,也不管自己面前的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走到门口玄关那出叫来了管家,让他送少爷上去。

而厉子棋总是在颜昭昭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在颜昭昭转身之后,悄悄的伸出手,摸了一下刚才被颜昭昭抚摸过的头顶。

是暖暖的。

这一刻在小小的厉子棋到心底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被悄然改变了,就像有一颗种子被冲到了地下,已经开始发芽一样。

被管家牵着上楼之后,厉子棋在走到自己房间门口那一瞬间,抬起头来,朝着管家开口:"我想去看看爷爷!"

回答他的则是管家十分满意的眼神,还有那眉眼里都弥漫出来的笑意:"好的小少爷!"

30分钟之后。

颜昭昭一个人有些尴尬的坐在客厅里,刚才一时冲动,就把唯一留在一层的厉子棋给送上去了,导致现在颜昭昭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就拦住方才上楼的那个态度,颜昭昭现在根本就不敢凑上去触这个霉头,于是颜昭昭就想着,要不自己今天就先偷偷的回去吧!

但是方才走出大门的时候,却被保镖给拦了回来,说是没有厉总的命令,谁也不能够走出这间房子。

于是乎着是颜昭昭怎么不情愿,也只能乖乖的走了回去。

就在颜昭昭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就像是抓住了一道光芒一样的,猛的抬起头来,颜昭昭原本亮晶晶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又重新黯淡了回去。

"原来是管家啊!我还以为……"有些局促的抓着自己的裙角,颜昭昭有些扭捏的说着。

管家这个时候,眼神里划过一丝了然,但还是用着毕恭毕敬的态度朝着颜昭昭开口:"颜小姐,老爷说了,今天晚上你们就住在这里,等到明天会有人跟您一起去收拾东西以后您就搬来这里住!"

"诶!"颜昭昭立刻就惊呆了,随后有些慌乱的朝着管家开口:"可是厉熠深只是让我来帮他管小孩的,没有说让我住在这里呀!"

"您的职责是照顾小少爷,而小少爷今天晚上已经决定住在这里了,您自然是也不能够离开的!若是您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的话,就请你去问大少爷吧!"

似乎是看出了颜昭昭的犹豫,管家微微的勾起唇角,随后不动声色的将颜昭昭的问题给挡了回去。

"那好吧,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颜昭昭无法,只得先默默的点了点头,准备过一会儿直接去问厉熠深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楼上的一个拐角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注视着这一切。

相关文章:

言情 燃情总裁,傲娇甜妻 在线阅读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 好深太大了慢一点你坐上来

我的女装手铐&异地恋和女朋友文爱

老师的下面好紧夹得我好爽|口述漂亮老师教我进她

做大保健用果冻是干嘛的|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