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宠文【冷情boss暖宠妻】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章节

2021-07-02 10:14 · 新商盟

那张立体好看的面容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鲜明的面部棱角,每一处都好像被能工巧匠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傲雪凌霜般深邃的眸子平静的看着正前方,好似天生自带清冷矜贵的气息,让他即使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都能散发出令人夺目的气息。

林思思一瞬间的愣神,又立马回过神来,转身准备下台的时候,突然被台下的记者挡住。

“这位小姐,你和闫少爷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你刚刚说的怀孕是真的吗?”

“这位小姐方便透露一下名字吗?”

“小姐,麻烦你详细给我们说说……”

“小姐……”

一群记者蜂拥而至,林思思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手足无措的被记者挤来挤去的。

不知道哪里的相机蹭到她的胳膊,麻木的疼传来,她还没来得及看胳膊上的伤势,已经被其他的人挤到一边,后腰撞在石柱上,难以忍受的痛袭击全身。

“我要说的都已经说了,麻烦你们让一让。”林思思艰难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然而她始终低估了记者的

“啊……”

林思思的身体被一道强力抓住,没有任何意料的跌入一道厚实的怀抱里。

她慌乱的抬头,对上一双睿智的黑眸,那张脸上依旧淡漠,表情一丝不苟。

耳边传来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他浅浅的呼吸声从头顶拂过,似乎撩拨着她的心也有些荡漾。

不得不说,这样英雄救美的套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难以抵抗,林思思也一样。

她僵硬的被向天昊抱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再看四周的记者,镜头纷纷落下,大家争先抢后的拍下这一刻,毕竟这样的猛料只有这一次,错过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

“处理一下!”

一声低沉而犀利的男声响起,立马有几个穿着黑色西服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过来,把挡在前面的记者全都挡住了。

林思思从慌乱中反应过来,轻轻的推开面前的男人,微微低头,小声说道:“谢谢你。”

向天昊挑眉,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看着面前小女人的眼底带着打量。

几分钟前,在台上撒泼破坏别人婚礼的人是她,现在低着头道谢,像个犯了错的小孩的也是她,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意思。

“谢的这么敷衍?”他微微挑眉,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林思思始终低着头,没有抬头看他,却能从他的语气里感受到一股压迫的意味,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让她一不留神都会被他震慑到。

如今事情已到这个地步,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地。

“先生,谢谢你帮了我,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林思思毕恭毕敬的说道。

毕竟从那些保镖的办事效率来看,面前这个男人身价不菲,如果她俗气的用钱去表示谢意,且不说她身无分文,连他肯定也会觉得敷衍。

“哦?”男人的语调拖长,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思思。

林思思在心里抓狂,这个男人到底要闹哪样?

索性她直接对他摊牌道:“先生,你到底想怎样?”

“你不知道么?”向天昊突然上前一步,大手揽住林思思的后腰,强迫她与他对视。

那幽深的黑眸如一潭沉寂的死水,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让人无比的捉摸不透。

俊朗刀刻般的精致面庞上,绯色的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危险的笑意。

他略微有些粗重的呼吸声洒在林思思的小脸上,心里莫名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尤其是那道赤露带着侵略性的目光,彰显着男人毫不掩饰的占有欲。

林思思感觉再多呆一秒,就会被面前的男人吃干抹净。

她使出全力的推开他,趁机逃脱。

不知道是她抓住了最佳时机,还是男人有意为之,她侥幸跑掉了。

解开禁锢的瞬间,她顾不上转头看那人,死命的往前跑着,直到胸腔越发的闷,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的时候,才稍稍停了下来。

好在已经甩开那人,她扶着长廊的扶手,轻轻的喘着气。

“好惊险,但愿以后再也不要碰见那人……”她抚着胸口顺气。

好不容易缓过来准备离开,后肩上突然多出来一道力度,林思思眉头轻皱,转身的瞬间已经开口道:“先生,我们不就是玩了个一.夜情吗?你至于要这么穷追不舍吗?况且刚刚你帮我也是你自愿的,又不是我拿刀架你脖子上,逼着你来帮我,你至于……”

“林思思!”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道厉吼呵斥住,林思思抬眸看去,心里不由得大惊,这下坏事了!

她收起心里的慌乱,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道:“闫兴明,是你先背叛我,还和美娇妻订婚,现在又来找我做什么?”

“林思思,你刚刚说什么?一.夜情?穷追不舍?”闫兴明只是片刻的迟疑,立马反应过来,语气不好的问道:“你没跟黄老板睡?”

听了他的话,林思思的心里一阵揪疼,虽然已经知道昨晚那杯酒有问题,但是从闫兴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心还是会疼得窒息。

始终是她爱了三年的男人,哪怕掌掴他耳巴子,哪怕搅乱他的订婚,她的心里都还对他抱有一份最初的喜欢,而他呢?他竟然残忍的让她去陪睡一个老男人,他怎么能下得去手呢?

怎么能这样对她!

林思思越想越委屈,眼眶湿润,鼻子也跟着酸酸的。

可是看到闫兴明那急切的表情,她的眼泪收的很紧,甚至花瓣般稚嫩青涩的唇瓣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怎么?你很失望?”

话说出口的那一刻,林思思的心里一阵庆幸,没想到她的演技也有这么好的时候,面对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能如此坦然的对待。

对,就是这样!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定不要在他面前失了气场,丢了颜面。

她林思思绝不会为渣男流一滴眼泪,他不配!

“为什么?思思,黄老板能给你想要的生活,让你以后都衣食无忧,我也是为你好啊!”闫兴明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听说黄老板今天晚上还有个局,你还有一次机会。”

一次机会……

林思思突然觉得很可笑,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只是那笑中带着的讽刺,闫兴明永远也没有办法去理解了。

“闫兴明,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给我打算的这么周道呢?”林思思轻蔑的看着他。

曾经爱他入骨,恨不得每天都见到他,现在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到底是人太善变,还是面前的男人本就是个衣冠禽兽呢?

是她瞎了眼,没有看清渣男的本性!

这是最后一次,她绝不会再让自己第二次犯错。

她暗暗的攥紧手心,索性全盘托出,“说吧,黄老板给了你什么好处?是钱?还是利益?”

“思思,这话不能这样说,我真的是为你好,你怎么就不信呢?”闫兴明一副真诚的样子,若有其事的说道。

“呵呵,为我好?我有说过我缺钱吗?我有说过我要为了下半生衣食无忧,就要卖身给老男人?”

林思思越说越气愤,“闫兴明,承认吧,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

“啪!”

一声巨响,脸颊上穿来一阵火辣辣的疼,林思思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他竟然动手打了她?!

一个男人连女人都打,说难听点,他根本就不是男人!

林思思扬起手掌准备还回来,哪知男人的力道比她要大很多,无论她怎么张牙舞爪的反抗,都没法动到渣男分毫。

她声嘶力竭的叫喊道:“闫兴明,你算什么男人!大学毕业的时候,你说你要先创业,等你公司走上正轨,我们就结婚,现在你事业有成,就娶了有钱人家的小姐,你对得起我吗?你还是人吗?”

“闫兴明,要不是我林思思辍学打工给你赚学费,会有今天的你吗?你记得你创业初期吗?是我跑外面给你拉投资谈合作,我受过多少白眼和冷眼相对,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林思思像是一头咆哮的小狮子,对着闫兴明怒骂道。

闫兴明冷冷的听完她的所有话,脸上没有一丝的动容,好像一个局外人,那些事情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闫兴明,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林思思攥紧手心,绝望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

哪怕心里一紧有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要问出口。

女人在感情中太容易迷失了,总是习惯性的给对方找理由和借口,来懵逼自己的双眼。

闫兴明微微低头,足足沉默了一分钟之久,都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林思思彻底心死了,一个男人冷漠到这个程度,该是没有一丝的感情吧!

她扬起小脸,笑看着他,“闫兴明,真巧,我也从来没有爱过你。”

她的话一出口,闫兴明的脸上闪过一抹明显的诧异,比林思思在他面前撒泼都惊讶。

他以为一直都是林思思对自己死缠烂打,不顾一切的付出,现在突然听到她并不爱自己,闫兴明的自尊心受到了挫败。

他紧紧的钳住林思思的手腕,迅速的翻身把她抵在墙壁与自己做之间,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这个一脸笑意的小脸。

那笑容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双眸,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初见时她的模样,和现在一样,浅笑嫣然,天真纯洁,和千金大小姐苏子悦的矫揉做作小家子气完全不一样。

可他别无他选,只有娶了苏子悦,他的事业才能更上一层楼,少奋斗二十年,为什么要拒绝?

“你破坏了我和子悦的订婚仪式,这件事只有你出面跟媒体解释清楚,否则我的损失,你承担不起!”闫兴明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怎么解释?男朋友攀上富家小姐,我还要忍气吞声?”林思思扬起小脸,倔强不羁。

“你!”

闫兴明气急败坏,看向林思思的眼底闪过一抹邪念,紧接着他的手缓缓的往上移动。

“你要干什么?”林思思警惕的问道。

“你不知道吗?”

闫兴明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大手伸向女孩的领口,狠狠用力,衣服撕碎的声音传来。

林思思感觉到肩膀和胸前传来一股凉意,她不能的想要护住露光的位置,谁知道手机相机的拍照速度比她更快。

闫兴明把手机上衣衫凌乱的照片,放到她面前,幸灾乐祸的说道:“林思思,看你多贱,多浪!”

“闫兴明,你到底要做什么!”林思思伸手去抢手机,却落了个空。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手机被闫兴明放进上衣口袋里,那人笑着跟她说出了最残忍的话语。

“你去告诉记者,这一切都是你劈腿野男人,为了找个接盘侠,才说孩子是我的,整件事都是你编造出来的谎话,为了破坏我和子悦的订婚仪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能吗?”林思思笑的无比苍凉,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闫兴明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自己。

闫兴明转身走了几步,晃了晃手机,话里尽是嘚瑟,“随你便,记者招待会在明天上午九点,如果你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你的艳照我就发到三级片网站上,到时候会有不少人邀请你拍片哦!”

“闫兴明,你这个畜生!”林思思对着他的背影骂道。

然而那人已经渐渐走远,根本不把她当做一回事儿。

林思思绝望的靠着墙,身体顺着墙一点点的滑落,最后手足无措的坐在地上。

她痛恨自己付出了整个青春和未来的前途在一个渣男的身上,最后还被他威胁说那些颠倒黑白的话。

她决不能就这样被他牵住鼻子!

林思思抱着膝盖,小脸埋在膝盖上,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响起,一双铮亮的黑色皮鞋映入眼帘。

林思思冷笑道:“你还想怎么样?”

“……”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林思思不耐烦的开口,“话说到那个地步了,还要装什么烂好人!”

她缓缓的抬起头,对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不仅惊讶的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卡在嗓子里面,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还以为是闫兴明,没想到竟是……

林思思抿了抿嘴,攥紧手心抬头和那人对视,她缓缓的站起身来,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她没好气的骂道。

向天昊若有所思,矜贵的唇线抿在一起,漆黑的眸子深深的看了林思思一眼,像是在打量,又像是在深思什么。

林思思懒得去想,只想离开,不让别人看笑话。

然而向天昊再次挡在了她的面前,他动了动薄唇低声道:“需要我帮忙吗?”

“帮什么?你不是嫌弃我谢的没诚意吗?”林思思扁了扁嘴,无奈道。

向天昊没有在意她说的话,深沉的语气开口道:“刚刚的话,我都听到了。”

他的话一出口,林思思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他,继而恼羞成怒的骂道:“怎么样?现在你也来可怜我了是不是?”

向天昊微微颦眉,俊朗的面容上滑过一丝难堪。

“知道你为什么输了吗?”他淡淡的开口。

“不知道。”林思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阵势,喃喃的抱怨道:“你们男人不都是无情的下半身动物吗?抛下共患难的糟糠妻,迎娶能少奋斗二十年的小娇妻,如意算盘打的杠杠的。”

“你们男人都是一副烂德行!”林思思口无遮拦的骂道。

向天昊:“……”

林思思冷笑的看着他,“你这算是可怜我吗?”

“没有。”向天昊微眯起黑眸,眸中滑过一抹犀利之色。

林思思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去,“那就,就此别过。”

“你不想报仇?”向天昊对着那道纤瘦的背影问道。

他向来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可看到这个女人受人欺负的样子,他的心里竟然升起一股怒气。

不管怎么说,她是他占有拥有过的女人,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可以欺负她!

这样一想,向天昊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长腿一迈,横跨在林思思的面前,幽深的眸光里泛着森森的凉意,“你就这么享受一个男人这么伤害你?看到你付出那么多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结婚,你只能灰溜溜的当个旁客,你能受得了?”

听着向天昊的话,林思思心中的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她当然不能忍,可能怎么办?

她无权无势,甚至连一个大学学历都没有,怎么去改变现实呢?

“我受不了也没有办法,这个社会教会了我向现实低头,你永远不会明白。”林思思的眼底泛起一抹血色,咬牙说道。

向天昊看到她眼中的恨意,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低声道:“我可以给你一切的帮助,只要你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林思思不解。

既然他都能给自己一切的帮助,怎么还需要自己帮忙呢?

“闫兴明的公司和苏家的家业,我要你帮我拿回来。”向天昊锐利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狠,下颌角绷起的线条,彰显出他此刻的坚定和决心。

林思思莫名感觉心里怵得慌,这个男人似乎比她想象中还要可怕,最恐怖的是她根本读不懂那人的任何表情,反倒是自己站在他面前,就跟个透明人一样,很轻易的就被那人抓住软肋。

他口中的帮忙,分明也是自己心中所想。

就像闫兴明跟她说的那句话,苏梓月各方面都很好,能让他少奋斗二十年,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此刻的林思思也是,向天昊的条件都很丰厚,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索性就跟他合作,各取所需。

她要让闫兴明付出代价,也要让闫兴明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告别上一段感觉最佳的利器就是让对方后悔,那种眼巴巴的看着你越来越好,他却触手难及的滋味最好。

林思思在心里下定决心,目光坚定的看着向天昊说道:“如果我同意,你打算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如果你连下一步都要问我的话,我不认为你具备完成我要求的能力。”向天昊无奈的耸了耸肩,一脸轻松的看着林思思。

林思思微微皱眉,她当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只要我需要的东西,你都能帮我?”她不确定的再问了一遍。

向天昊点头,表示默认。

林思思咬牙道:“你刚刚也听到闫兴明说的话,他那里有我的照片,你可以帮我拿回来吗?”

“可以。”向天昊低声应道。

“那可以不让他知道吗?”林思思追问。

“恩。”

“好,我知道明天的记者会怎么应对了,你可以用自己的资源请更多的记者过来,这件事要闹就闹大一点。”林思思嘴角勾起一抹狡诈。

为了闫兴明上学,她早早的辍学混迹社会,基本的生存能力是学了很多,包括那些整人的技巧……

“恩。”向天昊惜字如金的回了一个字。

林思思突然想起来和这个男人交集这么多次,她竟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忙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你很快会知道的。”向天昊故卖关子。

“好,走着瞧吧!明天我会送他们一份大礼。”林思思自信满满的说道。

向天昊看到她此刻的样子,脸上露出一抹赞赏和期许。

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他竟有些期待了呢!

林思思在震耳的闹钟声里从被子里抬头。

——现在是7:00,距离记者发布会开始还有整整两个小时,她租下的房子离莫森酒店不远,她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清晨的美好时光。

林思思把窗打开让风灌进来,阳光洒落在这不足五十平米的小屋子,是她的家,里面没有床,只有一座称得上柔软的沙发,沙发旁边的小椅子是她的餐桌,她坐在沙发上,一碗稀粥,一碟咸菜就是她的早餐。

她不穷,只是节俭成性,她不穷,只是想把钱存着,然后在这繁华的都市,买下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

这是林思思很早以前就有的梦想,尽管当时的梦想中有闫兴明。

在距离发布会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林思思出门了。也许是孤儿出生缺乏营养,又也许是一直以来太过劳苦,这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身形实在纤细的让人心疼。

林思思的身材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纤细了,像是现代版的林黛玉——光看姓氏,也许这两人真有什么关系也说不定。

“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说话的人是站在酒店门口招待记者的闫兴明,他一身得体的西装让林思思回忆起昨天的场景,她深吸一口气默默告诫自己要冷静,尔后唇际勾起一个闫兴明从未见过的弧度,

“我怎么会错过这么一个好机会呢?”

熟悉的脸,陌生的笑容,一瞬间晃得闫兴明有些失神,即使百般厌恶眼前的人,但终究不可否认,林思思,真的很好看,不可否认,他对这个女孩,心动过。

闫兴明愣了几秒钟后,终于注意到林思思吐出来的话,他不明所以,却也没说什么,而林思思见他没开口,索性也就站在门口和他干瞪眼。

瞪着瞪着,记者们开始议论起他们来,每个人声音都不大,但聚合在一起时,就足以让人听清每一个字。

“看啊,苏家的准女婿和林思思在干什么呢!”

“两个人贴那么近……难道真的有过一腿?”

“哈哈,看来明天的热点归我了!标题就是苏家准女婿和前女友旧情未了!”

……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林思思的笑容明显得僵住了,尽管只有一瞬,但足以让记者们肆意猜疑。

“离发布会开始还有五分钟。”

一直坐在角落里不吭声的向天昊突然开口,警告着记者们的同时也在提醒林思思。

还有五分钟。

如果五分钟之后她不能完美地反转的话,那么,这五分钟将会是她绝望人生的倒计时。

想到这里,林思思不禁拥紧了自己,有疙瘩在布料下浮现。

“紧张吗?”

向天昊俯身在她耳边轻语,动作暧昧得就像是厮磨耳鬓的小情侣。这让好不容易安分下来的记者们再一次炸开了锅——他们讨论着关于这个女子的身份,但在向天昊的目光扫向他们的时候,一个个都像是被打开了噤声开关的机器人,半个字都不敢冒出来。

人人都知道向天昊,C市无所不能,唯独不近女色的太子爷。但从来没有女人和他进行这么亲密的举动,外面甚至有谣言说他是断袖,可就现在来看,向天昊显然对苏家准女婿的前女友宠爱有加,于是乎,记者们就更加好奇林思思的身份了。

能让向天昊接近的女人,肯定不简单!

不约而同的,在场的记者们脑子里都浮现这个想法。

男人的气息喷洒在林思思的耳后,带着他独有的霸道,晕红了她的双颊。

“我会做好的。”

林思思对向天昊说。

我会做好的!

林思思对自己说。

“我期待你的表现,别让我失望。”向天昊回应道。

林思思你一定可以的。她自己回应道。

当时针挪动自己笨拙的身体指向“九”的时候,全市最大的记者发布会就此展开。

顿时,原本只是有些吵闹的酒店里人声鼎沸。

“咳咳!各位记者朋友们请安静一下听我说。”

林思思握着话筒提高音量,等所有人都停下来后,她才继续说:

“我从前,爱上了一个男人……”

她的声音很幽静,那会让人想起漆黑夜空下歌唱的人鱼,幽远,孤寂,她诉说着自己的故事,却更像是在谈论别人的生活是非。

“……然后,我劈腿了。”她看着藏匿于袖口的纸条开始捧读,“一个月以前我去医院才知道,原来我已经怀孕了,我只是想找一个接盘侠,才会说孩子是闫兴明的,整件事情都是我编造出来的谎话,为了破坏闫兴明和苏大小姐的婚礼,跟闫兴明没有关系,对不起……”

果不其然,她一念完,下面的记者们再一次沸腾了起来。

有骂她的,有同情她的,当然,绝大多数都是前者,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还同情她的,可能也就只有传说中的圣母了吧。

向天昊皱着眉听完这些话。这就是你所谓的反击吗?还是说……这只是巴掌以前的甜枣呢……

原本还在担心会不会出什么意外的闫兴明听完后,嘴角都快扬到耳下了。

他就说嘛,以林思思那种性格,怎么可能掀起大风大浪。

于是乎,他就象征性地挽着苏子悦的胳膊走到林思思身旁,佯装出深明大义的模样,

“林小姐,作为同一个大学的师兄妹,我对你的所作所为深表痛心,你污蔑我不要紧,关键是你还抹黑了苏家!还差点让我失去这辈子唯一的挚爱!”

一席话说的振振有词,连林思思差点都相信了,更别说那些无脑记者了。于是,骂她的人更多了,甚至连圣母们也纷纷站在了闫兴明那边来数落她的不是。

当所有人都说一个人有错的时候,即使那个人没有错,也会在各种暗示之下认为自己有错。

林思思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虽说她在职场奋斗多年早已习惯了各式各样的眼光,但在这么多人面前成为众矢之的,她还真是第一次。

会不会……真的是她错了呢?会不会……一开始就是她自作多情呢……

“嗡——”

放在裤口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林思思摸出来看了看,是条简讯,只有短短四个字。

「游戏开始」

相关文章:

60岁还那么多水_被学长用振动棒颤抖哭泣求饶

被男朋友撑大了能恢复吗/archiveofourown孕卵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女友系列辣文全集|终极神棍

赵青徐娅穷游青藏/尿液灌肚子h阅读

男人尺寸大小对照表:给男朋友口他什么感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