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门嫡宠小说在线免费,京门嫡宠全文章节目录

2021-07-02 10:42 · 新商盟

月色幽凉,银光倾泻而下,似白霜一般,笼罩了整座玉楼金殿。

庭院之中,侍卫成围合之势,将一身着华衣锦服的女子困在中间,手中棍棒毫不留情地挥下。

女子脸色苍白,满头冷汗,尽管腹下已血涌而出,染红了身下的裙裾,她仍紧咬着牙,尽量把身体蜷缩起来,护住肚子。

孩子……她的孩子……

“娘娘!娘娘!我求求你们,别打了!皇上,皇后娘娘是被冤枉的!奴婢可以用性命起誓,皇后娘娘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您的事!娘娘肚子里还怀着小皇子,那是您的孩子啊……二小姐,奴婢求您了,您救救娘娘吧……”

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女子艰难的抬了抬眼皮,看向声源处……

身着宫装的宫女,被一众人押着跪在地上,满脸泪痕,哭得声嘶力竭。

身体的温度随着血液的流失而逐渐降低,她勉力张口,干裂的嘴唇颤抖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好想说:“莹儿,别求他们……”

可是她张口发出的,却是压抑痛苦的闷哼。

舌尖被咬破了,满嘴的血腥味,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仿佛这样就能在那两个人面前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那两个站在台阶之上,冷漠又轻蔑地看着她的人。

意识渐渐离她远去,醒来之时,她已经不在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荒芜凄凉的院子。

身下是冰冷生硬的石板,门窗被风刮地‘砰砰’作响,桌椅与梁上蛛丝遍布,灰尘四起,满目疮痍。

女子已然明白,华丽宫殿,锦缎罗裳已变成昨日之事。如今的她,不再是东黎国那个母仪天下受人敬仰的皇后,而是与侍卫通奸,亵渎皇室的罪人!

而害她沦落至此的,就是她那个柔弱无害的好妹妹和她坐拥江山的‘好’丈夫!

“哈哈……”女子看了眼自己平坦的腹部,手慢慢握紧成拳,悲怆大笑。

不守妇道,与侍卫通奸?

他甚至都不曾审查,就凭沈茹妍一面之词定了她的罪!

早就该明白的,只不过不愿意去相信而已,不愿意相信那么多年的爱与付出,换来的竟然是他如此绝情的迫害!

他甚至……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那也是……他的孩子……

沈月卿想到那个在她肚子里呆了才四个月就被剥夺了生命的孩子,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压抑悲戚的哭声,仿佛一只绝望的幼兽在悲鸣。

恨意自她眼底疯狂滋长,深入骨血,就连指甲深入了掌心都未曾发觉,鲜血沁了出来。

比起心里千倍万倍的痛,身上的这点痛根本算不得什么。

……

从承恩殿内烧起的大火,蔓延至了冷宫,这里废柴干草众多,燃烧的极为猛烈。

沈月卿就站在院子里,一身粗布麻衣,素白的脸上粉黛未施,却依旧绝美倾城。

她看着周边跳跃的火焰,大笑起来:“烧吧,把这个恶心的地方都烧了!”

五年了,她被囚禁在冷宫整整五年!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能亲眼看到这一幕,也不枉她苟延残喘地活了这么多年……

有火星子溅到了她衣服上,她浑然未觉,甚至主动走入火焰之中。

“阿爹,莹儿,孩子……我来陪你们了。”她脸上带着笑,目光宛若孩童般清澈。

肌肤被灼伤的痛感她似乎感受不到了,视线穿过跃动的火光,她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身着玄衣战甲,手中长剑鲜血淋漓,周身气息仿若地狱修罗,如杀神一般。

突然,他朝她看了过来……

隔着火光,她看不清他的脸,可她却看到了那双眼睛,狭长妖冶,如一柄利剑,仿佛下一瞬就会刺穿她的胸膛!

沈月卿心脏猛地一紧,瞳孔剧烈收缩,呼吸似乎被遏制住,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小姐,小姐!”耳边有人在不厌其烦地喊着,她身体动不了了。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可那双眼睛却刻印在了她脑海深处,越来越清晰……

“嘶!呼!”

沈月卿猛地吸了一口气,坐了起来,犹如溺水的人被救之后,大口喘息,额头上冷汗涔涔。

“小姐?您怎么啦?是不是做噩梦了?怎么出这么多汗?”

有人一边和她说话,一边拿帕子给她擦脸。

沈月卿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床梁上的雕花装饰,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小姐?你这几天怎么老是走神,是不是没休息好?”

沈月卿慢慢扭过了头,就见莹儿皱着眉头,眸色担忧地看着她。

“莹儿?莹儿……”

莹儿看着她,抬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没发热啊——哎?小姐?!”

她仍在嘟囔,沈月卿却一把抱住了她,眼底浮现了一层水雾,嗓音哽咽:“莹儿,我不是在做梦对不对?你还活着,阿爹也还好好的……”

“小姐,您是不是又梦魇了?”莹儿虽然惊讶,但还是拍了拍她背,安抚道:“您放心,您不是在做梦?您要是不信的话,您就掐莹儿的脸,看看是不是真的。”

沈月卿闻言,当真放开了莹儿,在她脸上掐了掐。

手下的触感,温热真实,她收回手,又在自己脸上用力地掐了一下,很痛!

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些日子以来,她每晚都会梦到那些画面,鲜血与死亡交织而成的绝望,不断地折磨她,让她痛不欲生。

沈月卿甚至不敢相信,她真的活了过来,而且,还回到了十年前……

一切都还未发生的时候。

“小姐,这下你相信了吧?”莹儿把银盆端了过来,里面盛着温水,“奴婢伺候您洗脸。”

沈月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

她看了眼银盆,里面倒映了一张素白的小脸,虽然还很稚嫩,但已然可以看出风姿绝美。

这是她十五岁时候的样子……

沈月卿将手伸入水中,水纹荡漾,倒影即刻消散。

她微垂了眉眼,眼中一抹似雾非雾的氤氲之气,让人捉摸不透。

这张脸虽然是十五岁,可是她很清楚,她不是十五岁的沈月卿,不是那个活在别人制造的假象之中的傻子。

老天怜悯她,让她带着记忆重生,不就是为了给她报仇的机会么?

既然如此,前世,那些害她失去骨肉至亲,让她痛不欲生的人,今生她必定会让他们尝到血的代价!“小姐,明天就是老爷四十大寿,到时候很多王公大臣都会来,听说,连那些皇子都会来给老爷祝寿呢!”莹儿在一旁兴奋地说道。

沈月卿眸光微闪,片刻后,嘴角浮现了一抹讥笑。

是啊,她不就是在阿爹的寿辰上遇到楚璟的么?

现在想来,还真是讽刺。

她自以为是上天安排的邂逅,不过是别人精心策划的计谋,为的就是引她上钩。

按照上一世的记忆,这时,沈茹妍快要来了吧……

“姐姐!”

果然,娇软的嗓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沈月卿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此时此刻,一听到沈茹妍的声音,她还是没办法控制好情绪,掩在袖中的小手逐渐握成了拳,身体抑制不住地轻颤。

“小姐?”莹儿察觉到她的异样,担忧地看着她。

沈月卿轻吸了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心底喷涌而出的恨意。

她闭了闭眼,哑声道:“我没事。”

睁眼时,沈茹妍已经进了屋子,她一袭浅绿色襦裙,面容娇俏,眼中是盈盈笑意。

“姐姐这几日怎么待在房中,都不来找我玩耍?”她步伐轻快地朝她走了过来。

沈月卿微敛了眸子,淡声开嗓:“我这几日身子不大舒服,不喜出门。”

瞥见沈月卿疏离的神色,沈茹妍步伐一顿,微蹙了眉尖,眼中闪过一抹疑虑,随即委屈道:“可是妹妹做了什么事,惹姐姐不开心了?”

沈月卿抬眸,看到沈茹妍眼底泛起的水光,心中冷笑。

前世她就是被沈茹妍这副柔弱可欺的模样给骗了,殊不知她这乖巧可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怎样狠毒的心!

陷害她与侍卫私通,致她孩儿惨死腹中,冷宫幽禁五载。

之后又与楚璟一同合谋逼死阿爹,使沈家三朝丞相终结在了阿爹这一代,让阿爹临死都觉得愧对列祖列宗!

沈月卿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令沈茹妍灭绝人性到如此地步?!

“姐……姐姐,你为何这般瞧着我?”沈茹妍颤着嗓子问。

沈月卿的目光,锐利沉冷,仿佛能洞穿人心,让她心口一阵发紧,声音都不太自然。

沈月卿敛了心绪,示意莹儿伺候她更衣。

她瞥了沈茹妍一眼,对她的来意心知肚明,却还是问道:“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啊,是这样的,听说花园里的花开得很好,姐姐这几日都不曾出门,我特意来邀请姐姐,一起去花园赏花。”沈茹妍试探性地朝她看了一眼,神色有些紧张。

果然,还是一样的策略么?

沈月卿心底冷笑,前世,她也是这个时候邀请她去花园赏花,借走了她的锦帕,又弄丢在花园,第二日才告知她。

寿宴上宾客众多,锦帕又是女儿家的私物,若是落入他人之手,被人误会与人私相授受,那她的名声也就毁了。

为了避免发生这种情况,她才会在宴上匆匆离席,前往花园寻找,在花园中遇到了手持锦帕的楚璟……

“姐姐?姐姐!”

沈月卿听到声音,骤然回神,她望着一脸疑惑的沈茹妍,缓缓扯开了笑脸。

沈茹妍神色一喜,期待地看着她。

然而沈月卿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大大地失望了。

“我身子不舒服,就不去了,你自个儿去看看吧,若是那花真开得那般好,你替我摘一两朵回来,我让莹儿拿个净瓶养着便可。”

“可是,姐姐……”

“怎么?你不愿?”沈月卿打断了她的话,眼眸眯了眯,周身一股凌人的气势。

“没……没有,都……都听姐姐的。”沈茹妍被她目光一盯,心尖直发颤,压根说不出一个‘不’字。

“好了,明天是阿爹的生辰,我还要给他准备生辰礼物,你若无事的话,便退……回去吧。”

最后那一句,沈月卿差点习惯性地让沈茹妍‘退下了’,好在及时转了话锋。这是那些年在宫中身居高位养成的习惯,她还需要点时间重新适应现在的身份。

沈茹妍疑惑地看了沈月卿一眼,她总觉得她这位长姐和之前不一样了。

脸还是那张脸,神态,气质却与之前大相径庭,跟变了个人似的,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与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最重要的是,她感觉到沈月卿对她有敌意,可她不知道这敌意从何而来……

沈茹妍走后,莹儿欲言又止地看着沈月卿。

“莹儿,你想说什么?”沈月卿道。

“小姐,您别怪奴婢多嘴,奴婢觉得您还是不要与二小姐和林姨娘走得太近了。”

“为何?”沈月卿问她。

莹儿叹了口气,那张肉肉的包子脸上显露出了一抹与她年纪极为不符的忧心与老成。

“奴婢就是觉得,二小姐对您太过讨好了,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奴婢瞧着二小姐那神态,心里就是觉着很不舒服。”

这种话,前世的时候莹儿也与她说过,只不过那时她被沈茹妍和林姨娘哄得团团转,并没有当一回事……

现在想来,最拎得清的反而是莹儿。

莹儿见沈月卿沉默不语,知道她与林氏母女向来亲厚,以为她生气了,心中一慌,连忙道:“小姐,奴婢是瞎说的,您千万别当真。”

“无碍。”沈月卿朝她笑了笑,“不喜她,少与她接触便是。”

“嗯嗯!”莹儿欢喜地应下。

夜幕渐临,有小厮前来请沈月卿前去膳厅用膳。

沈月卿到膳厅之时,里间传出了欢声笑语。

她走了进去,就见沈茹妍坐在上座左侧,首座之上是一身着藏青色朝服的中年男子,脸上蓄着胡须,却不显得粗犷,反而儒雅温和。

“阿爹!”沈月卿叫了一声,唇角勾了一丝浅笑。

沈凌风扭头朝她看了过来,本就温和的目光增添了几分宠溺。

“听说你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可好些了?”他关切问道。

“已经好很多了。”沈月卿走了过去,满脸歉意:“让阿爹担心了,是女儿的不是。”

沈凌风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儿无碍便好,过来吃饭吧。”

沈月卿知道沈凌风为何会诧异,心中极为愧疚。

因为母亲早逝,阿爹忙于朝政,便疏忽了她,导致她对这个父亲极为疏离,反而与沈茹妍母女亲近。

她一直以为阿爹只关心朝政大事,对她不闻不问。直到她被陷害打入冷宫,沈茹妍来冷宫炫耀她如今的地位与尊荣,她才从她口中探知,阿爹在她被幽禁之后,想尽了一切办法,散尽家财疏通宫内关系,甚至低声下气地跪求楚璟,只求楚璟对她从轻发落……

那时,沈月卿才知道,阿爹不是不疼爱她这个女儿,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沈月卿在沈凌风右边坐下,下人们开始布菜。

沈茹妍看了眼沈月卿,又看向沈凌风,犹豫了片刻后,开口道:“爹,厨房备了这么多饭菜,反正我们也吃不完,不如让姨娘和我们一起上桌吃饭吧?”

沈凌风神色顿了一下,没有立马作出回答,而是看向了沈月卿:“月儿以为呢?”

沈月卿似是才看到站在一旁的姨娘林氏,她朝她微微一笑,说:“姨娘,你若是饿了的话,便回房吃饭去吧,我们这边不需要你伺候了。”

上一世,她就是对她们母女太过宽容了,才会让她们变本加厉,今生,她绝对会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做‘安分守己’!

此话一出,沈茹妍脸色有些发白。

而一旁的林氏没有吭声,只双目含着泪,泫然欲泣地看着沈凌风。

不得不说,林氏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三十多岁的人,有沈茹妍这么大一个女儿,看起来却也只是二十出头而已,保养得极好。

沈月卿以前不懂得林氏为何在沈凌风面前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凡事都要依赖着他的模样,后来在宫里见过的女人多了,便也明白了。

示弱是女人获得男人关爱与疼惜最为有效的一种手段。

见沈凌风皱起了眉,似有不忍,沈月卿立即道:“阿爹,茹妍心疼姨娘无可厚非,但是规矩还是要守的。自古以来,就没有下人与主人一桌吃饭的理,若是让人知道了,岂不贻笑大方?”

“沈——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娘怎么成下人了?!”沈茹妍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明显给气的。

听得出来,她本来是想直接叫‘沈月卿’的,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没有说出口。

沈月卿没有看她,而是看向了林氏,林氏脸白了下来,身子一震摇晃,似是站立不稳。

沈月卿嘴角一抹讥笑,目光缓缓转向沈茹妍,轻声道:“茹妍,你到现在都没有记住夫子教的内容吗?该如何称呼姨娘,你都忘了?妻妾之分,需要我现在给你上一课?”

听到沈月卿的话,沈茹妍只觉心底一‘咯噔’,后背有些发凉,她避开了沈月卿的视线,低下头,暗自咬牙,眼底迸发了强烈的恨意。

她当然不可能忘记那一堂课!也就是那一次课,她才知道,她和沈月卿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她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丞相的女儿,她一出现便会受到众人追捧,而她却会被遗忘在角落!

她不甘心,不甘心!

“月儿说得对,林氏,你先下去吧。”沈凌风也不想事情闹得过于难堪,便给了林氏台阶下。

“是,老爷。”

林氏惨白着一张脸,退下了。

这一顿饭,沈茹妍吃得极为不是滋味。

她看着沈月卿和沈凌风谈笑风生,自己就像个外人一样,完全插不进去话。

不过才几日的功夫,沈月卿变化为何会这么大?

用完膳,沈月卿与沈凌风说:“阿爹,我刚才吃多了,有些积食,您陪我去花园走走吧?”

难得沈月卿主动与他亲近,沈凌风自是欣然应下。

沈茹妍实在找不到理由跟着一起去,只得尴尬离开。

回到自己院子后,她想着今日一整天都在沈月卿那儿吃瘪,气得将桌上所有东西都扫落在地。

“你这是做什么?”林氏听到声音,从内室出来,不悦地看着她。

“娘!你没听到沈月卿怎么说吗?她说你是下人!嫡女很了不起吗?她算个什么东西!”

相比起沈茹妍的愤怒,林氏显得平静很多,她说:“我不是一直教你沉住气,讨好她吗?你今日惹她生气了?”

“我没有!她莫名其妙地就对我冷着一张脸,难道还要我去热脸贴她的冷屁股吗?我才不干!都是爹的女儿,凭什么我就得讨好她!”

“你忘了太子殿下的吩咐了么?”

“你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我更生气!明明是我先遇到太子的,为什么他现在要我帮他和沈月卿制造机会,他当我是什么?!他都没有见过沈月卿,就只想着要娶她?就因为她嫡女的身份吗?娘,我不服!我不服!”

沈茹妍双眼通红,眼眶里盛满了眼泪。

林氏神色黯淡了,她叹了口气,伸手想摸摸沈茹妍的脸,又缩了回来。

她哑声道:“谁让你投胎到了娘的肚子里呢?身份这东西,从你生下来那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妍儿,认命吧。”

“不!我不会认命的!”沈茹妍猛吸了一口气,瞪着林氏,厉声道:“就算太子娶了她,她成了太子妃,我照样有办法把她拉下来,我不会让她一辈子都踩在我头上!”

林氏看着被嫉恨冲昏了头脑的沈茹妍,摇头又是一叹。

……

翌日。

沈月卿一早便起了床,洗漱好之后,坐在铜镜前梳妆打扮。

她的妆容一向都是莹儿打理,前世,就算她入了宫,身边宫女无数,还是习惯莹儿在身边伺候。

“小姐,今日奴婢给您挽个流月髻吧?听说是时下很流行的发髻,奴婢学了很多天呢!”莹儿献宝似的说道。

沈月卿点了点头,“好。”

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巴掌大的小脸,眉如远山青黛,眼似墨玉含珠,含了淡淡雾气,让人看不真切里间的情绪。

有丫鬟捧了两件衣服过来,询问道:“小姐,昨日尚衣阁送了两套新衣服来,一件绛红色,一件淡青色,您想穿哪一件?”

相关文章:

愚人节小玩笑*10个愚人节的玩笑

不要好大好快给我_伦交乱口述 别墅贵妇好爽

裸臀晾臀示众|_调教 打开双腿鞭打

56岁女人性功能怎么样.下面为什么手指都进不去

从卧室干到浴室打开腿/男主和女配做的情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