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总裁逃妻太难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列表

2021-07-01 13:35 · 新商盟

“啊!”

一声惊呼,温情猛地睁开眼睛,脑子有片刻的空白。

“妈咪,你做噩梦了吗?”

随即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引入眼帘,稚嫩的声音难掩关心,奶声奶气道:“妈咪,坐飞机不可怕,小贝第一次坐都不害怕。”

温软耳语传入耳膜,让温情的心里有片刻的安宁,捏了捏自家儿子的脸蛋,温柔道:“妈咪确实太没用了。”

“妈咪不是没用,我去让空姐姐姐给你倒一杯橙汁,你别乱动哦。”

小贝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双臂一撑,便从座位上滑了下去,看着他小小的背影,温情的眼眶情不自禁的湿润起来。

事情已经过去五年。

可是她还是忘不了当年那一夜的伤害,她像一个货物一样被送上别人的床,好不容易逃出来,却发现她已经失去了伦敦商学院的录取资格。

更可怕的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怀了那个强奸犯的孩子……

温情挣扎过,痛苦过,可是却还是毅然决然的生下了这个孩子,虽然生活艰难,可是却她却无比庆幸留下小贝。

这个孩子,就是她的sunshine。

而意外的是,她虽然失去了商学院的录取资格,却意外成为陶艺大师龙井先生的关门弟子,经过几年的打拼,在艺术界占据一角……

她下意识看向窗外,明澈的天空让人心旷神怡,可是萦绕温情心头五年的疑惑,因为临近A城,更加清晰。

当年,究竟是谁设计她,把她当成货物一样卖掉。

下了飞机,小贝便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A城不同于伦敦阴雨连绵,怡人的气候让他十分欣喜,“妈咪,我们现在去哪里?”

牵着温情的手,小贝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憧憬:“妈咪,我们是来度假的吗?”

“等下我们要去看外公。”

温情泯然一笑,耐心解答道。

一个月前,她接到了管家的电话,父亲病重,希望能见她最后一面。

虽然温情在他迎娶继母张婷玉入门的那一刻便毅然决然的搬出温家,可是面对管家苦口婆心的劝慰,她还是回来了。

当年的事情,她心里有疙瘩。

父亲没有出轨,可是却在母亲病重的时候就选好了继母的人选,对重病的母亲而言,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而继母张婷玉,更是在订婚第二天出现在母亲的病房,看似示好,可是说话句句绵里藏针,害的母亲当天晚上就撒手人寰。

那个时候的温情年轻气盛,包着母亲的灵位大闹他们的婚礼。

从此,张婷玉对她恨之入骨……

恨之入骨。

温情拳头捏了又松,她一直怀疑六年前的事情和她有关,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而这一次回来,她就是要调查清楚。

那件事,究竟是不是张婷玉所为……

就在此时,一道欣喜打断了温情的思绪,下意识望去,便看到温家的管家激动地向她招手。

“大小姐,您回来了。”

“福伯。”

温情淡淡一笑,牵着小贝上了车。

“大小姐,您总算回来了,老爷这几年天天挂念你,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那个女人在温家……”

福伯是母亲身边的老人,对张婷玉自然是看不上。

温情低着头若有所思,而福伯却忍不住,看着小贝问出口道:“大小姐,这位小少爷是?”

“我的儿子。”

温情没有一丝犹豫道,她很清楚,小贝的出现会对温家带来怎样的冲击,可是却没有一丝隐瞒的意思。

“大小姐,这孩子……是?”

当年大小姐和乔林生的事情人尽皆知,可是最后两人却意外分手,乔林生更是和张婷玉的女儿在一起了……

福伯顿了顿,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娃娃,不禁有几分探究。

“伯伯,我是小贝,已经五岁了。”小贝倒是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一双眼睛像晶莹的葡萄一般的璀璨,咧开嘴,露出一排白牙,让老人家很难有抵抗力。

真漂亮的孩子。

福伯一颗心都要化了,他跟随夫人多年,对温情更是当自家的孩子看待,慈眉善目的笑了笑,而此时,车子已经开进了温家的庄园。

“哟,这不是温家大小姐吗?姐姐,在伦敦这么多年,舍得回来了?”

刚下车,一道女声陡然响起。

虽然过了六年,可是温情依然听得出她的声音,张婷玉的女儿,她毫无血缘的妹妹温小婷。

“二小姐。”

福伯碍于身份,肃着脸打了一个照面。

可是就在温情准备带小贝进去的时候,却被温小婷伸手拦住:“等等。”

“温小婷,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是什么身份?”温情面无表情道。

温小婷一噎,在温情的面前,总会不堪一击。

她的出现,就在提醒自己和顾家的距离,因为她是顾家的继女,而温情才是顾家的大小姐!

温小婷拳头紧了紧,目光随着温情落在了她身边的孩子身上,眸色一拧,冷嘲热讽道:“姐姐,这个孩子是谁啊?六年不见,你怎么多了一个私生子?”

“妈咪,这个欧巴桑是谁啊,嘴巴这么毒,长得这么丑,用妈咪教我的成语,是不是叫丢人现眼?”小贝比同龄的孩子早熟,听到温小婷的话,伶牙俐齿的反击道。

温情闻言眸色微挑,顺势道:“没错,有些人的身上可是带着病菌的,我们不要和这种人接触,会弄脏自己的。”

温小婷的脸“唰”的白了。

温情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端着架子,绯红的指甲陷入手心,脑子一热,脱口而出道:“都沦为代孕了,还傲什么傲!”

不经大脑的一句话,让温情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倏而倾身,一股压迫感席卷温小婷全身:“你这话什么意思?”

温小婷浑身一僵,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眼底划过一道心虚,硬着头皮道:“你私生子都这么大了,还不让人说!”

温情眼底的阴鸷一闪而过,她当年被设计代孕的事情没人知道,从温小婷的嘴巴里说出来,看来事情和她料想的一样,和这对母女脱不了干系。

“你怎么知道小贝是私生子,温小婷,还是你和张婷玉那个女人,设计了我什么!”温情步步紧逼,想到当年的噩梦,黑眸涌起一道愤恨。

温小婷吓得踉跄一步,正欲开口,身后便想起一道有规律的脚步声。

“小婷,顾老先生快要不行了。”

温情眸色一凛,目光掠过匆匆赶来的乔林生便牵着小贝走进别墅,乔林生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眼前的女人,眼底的黯然稍纵即逝。

这一幕被温小婷看在眼里,目光难掩嫉妒,随即牵过乔林生的胳膊,故作惋惜道:“毕竟你们以前也算是相识一场,没想到姐姐竟然这么冷漠。”

“先进去吧。”乔林生淡淡看了温小婷一眼,随即跟了上去。

顾父已经病入膏肓,坚持着最后一口气等着温情,看到她的那一刻,泪水染湿了整个眼眶。

温情从没有见过这样虚弱的父亲,拍了拍小贝的背,低声嘱咐道:“喊爷爷。”

小贝闻言立刻走到了顾父的面前,犹如黑宝石的眸子里璀璨生辉,抚上顾父的手背,奶声奶气道:“爷爷,你好,初次见面,我是顾小贝,你的外孙。”

顾父脸上一喜,他并不想追究这孩子的身份,看到这么粉雕玉琢的孩子,很难不喜欢,连声夸赞道:“晴儿,我没想到,弥留之际竟然还能看到我的孙子。”

“老爷,别说这些丧气话……”

张婷玉低眉顺眼的伺候在一侧,一如既往的贤惠,可是在温情的眼里,却是那般的虚伪。

她刚刚分明看到张婷玉看到小贝那一刻,眼底一闪而过的错愕。

“温情来了,那就宣布遗嘱吧。”

顾父淡淡扫了张婷玉一眼,随即吩咐乔林生道。

此话一出,让张婷玉的脸有几分苍白,捏着骨节,勉力扯了一个微笑:“老爷,您什么时候,立了遗嘱,我都不知道?”

说着她还忍不住朝乔林生看去,暗恨自己的女儿不争气。

乔林生作为自己的准女婿,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瞒着她们母女。

而顾父却已经早有准备,意味深长的睨了张婷玉一眼:“念吧。”

乔林生微微颔首,便拿出了手里的文件,面无表情的阐述遗嘱内容。

遗嘱其实很公平,对于温情和张婷玉的安排并未偏悖,可是却在顾氏的归属上,让张婷玉维持不住冷静。

“老爷,你要把顾氏的股份,都给温情?”

“婷玉,顾氏已经被舒氏吞并了。”顾父深吸了一口氧气,有气无力道。

“正因为如此,顾氏的股份,才更重要,温衡山,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居然把所有家产都给了温情!”

张婷玉陡然色变,咬牙切齿道。

舒家的企业遍布全国,她不清楚温衡山怎么能巴上舒家的,可是现在的顾家,就是一块令人眼红的金条!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老爷……”

张婷玉的脸色一瞬间犹如白纸,捏着拳头,瞬间没了声音。

不可能的!

这个死老头子怎么会知道!

不过张婷玉也有恃无恐,这件事从头到尾她的手都很干净,就算是查,也查不到自己的头上,可是温衡山却压根没正眼瞧她,朝温情喊道:“温情,你来……”

“父亲。”

温情六年来的委屈,面对父亲,眼眶情不自禁的红了一圈,站在父亲的病床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话。

“温情,别怪爸爸,我已经尽量在弥补……”

温衡山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娶那个毒妇进门,害的自己的女儿远渡国外,弥留之际,他尽可能的弥补,可是……

“温家,靠你了。”

温情的眼眶情不自禁的红了一圈,听到父亲的嘱托,只能重重的点头,而另一旁,张婷玉和温小婷已经恨得咬牙。

“站住!”

没等温情离开,温小婷便忍不住拦住了她:“你们父女两一个比一个狠,我妈陪了你爸那么多年,居然连屁都不给我妈留!”

温小婷出身市井,说话自然也不甚好听,张牙舞爪的模样让温情面色微荏,双臂环胸,讥讽一笑道:“那岂不是很可怜?”

“你!”

温小婷本就因为遗产的事情气急败坏,看着温情这张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目光落在她身边的小贝身上,索性抖落出来:“可怜也没你可怜,当人家代孕妈妈,生了个父不详的狗杂种,你还不知道吧,那个老男人都已经五十多了!”

“你们终于承认了。”

温情虽然早有所料,可是听到真相,依旧怒上心头。

温小婷的理智早已经在宣告遗嘱的那一刻被燃烧殆尽:“哼,告诉你又怎样,反正你也没有证据,我告诉你,当年那些资料也是我给伦敦商学院的,目的就是让你上不了学!”

怒到极致,温情再也控制不住,扬起手,一巴掌甩在了温小婷的脸上。

猝不及防的一巴掌,直接将她打的一个踉跄,难以置信的捂着脸,疯了一般的歇斯底里道:“温情,你疯了!”

“如果我疯了,就不只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温情恨到了骨子里,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冲动,她现在有小贝。

深吸一口气,温情便兀自转身带着小贝转身离去。

“妈咪,刚刚这个阿姨是不是又在丢人现眼?”

突然,小贝猝不及防的出声,扫了温小婷一眼,故作懵懂问道。

“没错,小贝很聪明。”温情耐心解答,可是两人的语气都透着几分轻蔑。

听到这里,温小婷再也控制不住,骤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行了,别在这里鬼死鬼叫的。”就在此时,张婷玉突然走了出来,一双眸子里满是阴鸷,直勾勾的盯着温情离开的背影,蓦得勾唇:“有本事继承,我倒要看看,她们有没有本事花。”

“妈,你的意思是?”温小婷知道张婷玉的本事,当年能设计温情,现在自然也有后招。

张婷玉不紧不慢将她扶了起来,眼底的恶毒稍纵即逝:“放心吧,我不会让她好过。”

说完,她便掏出了手机,径直拨通了一个号码……

另一边,温情和小贝被安顿在温家的别墅,父亲病重,她一时间也不能离开,和师傅沟通好工作室的事情,她便带着小贝暂时留在A城。

“妈咪,我们什么等爷爷病好了才能回家吗?”在小贝的记忆里,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他和妈咪的家在伦敦那个小公寓。

温情微微颔首,牵着小贝的手,柔声道:“对啊,等爷爷病好了,我们带爷爷一起回去……”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她的心里却涌起一丝悲伤,敛了敛眸子,刚过绿道,突然,一辆黄色面包车停在了她们身边……

“你们是什么人!”

车门轰然打开,里面突然冲出三个大汉,不由分说将她们掳进车里。

光天化日,温情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在温家的别墅行凶,心里一沉,正欲开口,可是一巴掌已经狠狠甩了过来。

“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温情闻言,一颗心骤然沉到了谷底。

很快,她们就被带到了一间废弃的工厂,温情小心翼翼的护着小贝,面对眼前三个肌肉纠结的大汉,竭力维持冷静,可是对方却毫不客气,直接一脚踹过来,没有一丝怜香惜玉。

“很本事啊,温家大小姐?”

为首的男人满脸横疤,直接揪住温情的头发,凶神恶煞道:“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非要回国,有钱没命花!”

“张婷玉安排的?”温情在路上已经将事情分析透彻,看来张婷玉知道遗嘱后,便坐不住了。

“温大小姐,你这么聪明,干嘛要回国找罪受!”

“她们这么快就动手,就不怕引火烧身吗!”温情死死的瞪着眼前的男人,竭力维持冷静道:“她们给多少,我给十倍,放了我和我儿子。”

小贝此时和自己命悬一线,温情不在乎钱,她绝对不能让小贝出事!

而此时,小贝的脸上早已经超出同龄孩子的成熟,紧紧缩在温情的身边,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切,你以为我在乎钱?”

男人嫌恶的甩开温情,啐了一声道:“老子好不容易把女儿送去给那个死老头享福,可是有人啊,非要碍事。”

听到男人的话,温情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难以置信的抬头:“你是温小婷的父亲!”

随之而来的是狠狠地一脚,直接把她踢翻在地。

温情感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一般,膝盖磕破,赤裸在外的肌肤满是青紫,血迹斑斓。

“我女儿姓张!”

张老大咬着牙一把将温情拽了起来。

“妈咪!你们这些坏人,放开我妈咪!”小贝见状,鼓起腮帮子,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一样捶打着男人,可是男人却一个不耐烦,直接将他踹飞了几米远……

一声闷哼,小贝像一头幼兽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贝!”

看着自己视若珍宝的宝贝成抛物线飞了出去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温情骤然失控,疯了一般和眼前的男人拼命。

“妈了巴子的,不想活了!”

张老大本来就没存着让这对母子活下去的心思,脸色一沉,随即掏出一把匕首。

“丫头,要怪,就怪你不长眼!记住了,下辈子投胎,别碍别人的事。”

尖锐的刀锋泛着冷光,温情的心,骤然跌入谷底,濒临绝望,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那一刻,绝望,害怕,不甘,都席卷着她……

“砰!”

就在温情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记枪响,成功的打破了这一份沉寂。

紧接着,“啪嗒”一声,刀落在地上。

温情的身子一空,重新摔在了地上……

相关文章:

新书~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全文阅读

做0的滋味_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sm紧缚绳奴 (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色情小说片段

结婚当天晚上怎么啪*我想吃你bb要了你

最疯狂的ktv图片_肥肉闻人墨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