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免费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无删减无弹窗

2021-07-01 11:27 · 新商盟

王磊每晚都有夜跑的习惯,平常没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但这天晚上,夜跑回别墅的路上却发生了意外!

“救命!救命啊!”王磊突然听到有女孩子喊救命。

“救命!铁头哥,你快来!爷爷他……”女孩子抱着一个老人蹲在地上。

旁边立着的高个子男人脸色大变:“首长,您怎么了?”

“军人!”王磊目光微敛。

地上还躺着几个受伤的黑衣人,看样子这三个人刚刚遭了难,被人围攻。

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白皙的脸蛋,清丽的面庞,露脐小背心扎马尾,清爽干练又不乏性感,下身黑色皮加小军靴,火爆大长腿一览无余,不管是身材还是颜值,都不输柳菲菲,是另外一种风格的绝品美女。

“爷爷,您别吓我!”

老人情况很不妙,眼鼻歪斜口吐白沫,意识模糊,手足还在轻微颤抖脸色更是奇差无比。

“惊吓过度,这是脑溢血的前兆,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肯定会有生命危险!”

“你是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女孩梨花带雨,绝望的眼睛里夹带着一丝惊喜的看向突然出现的王磊。

王磊走过去俯身,有心救人,铁头却非常警惕。

“铁头大哥,让他试一试吧,说不定能行,你现在打急救电话,如果实在不行待会医生也到了~”

女孩子似乎愿意相信王磊。

“放心吧姑娘,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王磊上手摁住了老人的虎口,同时另外一只手扣住老人的脑后脖子,以一种怪异生疏的手法同时按摩。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王磊这一上手,老人的呕吐立刻就停了,手足也不抖了。没一会儿,竟然幽幽转醒,恢复了意识!

“婉儿,我……我这是在哪……?”

“爷爷,您醒啦!”女孩双眸含星,再看向王磊一脸崇拜惊喜到不能自已。

而旁边的军人早已目瞪口呆。

“爷爷,刚才的事您不记得了么?我们被人追杀您被人推倒昏迷,是这位哥哥救了您!”

老人看向王磊。

“谢谢你小哥。”

王磊笑笑:“您年轻的时候上过战场吧?身体上的暗疮内患不少,年纪大了要注意呀,不然很容易出问题的。”

他怎么知道首长上过战场?难道…旁边的男人脸色剧变,说话就掏枪对准王磊:“你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是不是跟刚才那些人是一伙的?”

掏枪手法娴熟,风格硬朗,果然是军人!

“铁头,不可莽撞,把枪收回去。”老人在女孩的搀扶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望闻问切,这是我华夏中医由来已久的诊治手段,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小哥应当是学医之人,而且还是中医高手?”

王磊瞥了眼那个叫铁头的家伙,他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的感觉,哪怕对方是军人!

“老爷子英明~”

“那能否请小哥替我号上一脉?”

“首长,家里面好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哪个不比……”

“闭嘴!”老人狠狠打断了铁头的插话,见到老人动怒,后者寒蝉若噤当即乖乖闭嘴。

老人微笑着看向王磊:“不知小哥可否愿意?”

“既然老人家这么看得起,号一脉自然没问题,不过我医力尚浅,可能帮不上您什么~”

“不妨事,小哥请~”老人将手伸过去。

“跟我刚才判断的差不多,您年轻时战场上留下的暗疮不少,年轻的时候不觉得,年纪老了,这些弊病就逐渐显露出来,老人家,年老不以筋骨为能,想要颐养天年,固本培元是关键呀~”放下老人的手,王蕾说道。

“哦?不知小哥可有良方?”老人满怀希望的看着王磊。

王磊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给您开一个适合您的方子,固本培元,您按方抓药,先试一个疗程,看看效果如何~”

“那太好了!”老人满脸惊喜。

前世数十年的钻研,给老头写个固本培元的养身秘方自然不成问题,并且王磊写出来方子都是古方上的立意革新,药材还是那些药材,用量却经过了他前世精密的试验反复的验证,不仅效果是最好的,而且方子开出来还是独一无二别人不可能开的出来的。

“老人家,药方可以给您,但是不能白给~”

旁边的铁头变了脸色,老人却仍是微笑,丝毫不以为意。

“这是当然,哪怕不提药方小哥你刚才也救了我们祖孙二人的命,就这一点我们也要知恩图报的,有什么要求小哥你尽管提,但凡原则以内的事情,老朽能做的一定做~”

“爽快!”

他看出来这个老人的身份应该不简单,方子是他的心血,当然不能白给,不过王磊也不会趁火打劫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我需要几味药铺买不要的药材,如果您能帮我找到的话,我会非常感激,您放心,钱我自己出,只需要您帮我买过来就行~”

训练后期淬体要用的那些药材,还缺几味,本来打算上山采,如果眼前这老头能帮上忙的话那是最好了,王磊也是试试运气,不行也不勉强药方还是给的。

至于淬体药方泄露的问题,就算是把药方摆在那些中医名宿面前,他们也看不明白那是干什么用的,就算勉强能看明白,各种药材的调配比例都记在王磊脑子里,他们想要偷学是绝对不可能的。

“弄几味药材?这个简单!包在老朽身上。”

“诶~老人家,您先别答应的这么快,我需要着几味药可不普通~”

老人大手一挥豪气道:“小兄弟你尽管放心,别的不敢说,弄几味药哪怕是天生的雪莲丹参我欧阳振华也保管你够!钱不钱的也无须再提,就当老朽报答小兄弟你的救命之恩~”

王磊没想到老人这么爽快。

“那就先谢过您了~”

“不知道小哥住在哪,我配齐了药材也好差人替小哥送去~”

“这……”王磊心生警惕。

“没关系,要是不方便透露,小哥就留了联系方式吧,老朽就住在清山紫府,药材找好之后我通知小哥你自己过来取可行?”

“您也住在清山紫府?”老婆的别墅可不就是在那嘛,王磊惊讶道。

“这么说,咱们还是邻居?”

老人哈哈大笑,看向王磊的目光越加友善。

“倒显得我小家子气了,没错,我也住在清山紫府~”王磊坦荡道。

临别,王磊走到了那个之前拿枪指他的铁头面前。

“干什么?”叫铁头的军人语气不善,他一直对方鸿存留警惕。

“我不喜欢被人用枪指脑袋,我也善意的提醒你,往后别轻易用枪指别人!”王磊冰冷的道。

前世临死前背叛的一幕此生深深篆刻在王磊的脑子里,被人用枪指脑袋几乎是他的逆鳞。

“你凭什么!”面对王磊的警告,铁头并不买账,虽然王磊帮过他,但也绝不至于有这样跟他说话的资格!

“凭什么?你知不知道,在你掏枪的那一刻就注定会有两种结局,除了你把别人打死,很有可能死的那个人也会是你,而杀死你的子弹会从你自己的枪里射出来~”

“我不否认存在那样的可能,但如果对峙的是你,我保证,躺下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你!”铁头讥诮的说道。

作为曾经华夏三军比武的亚军,铁头有自己的骄傲。

“是么?”王磊似笑非笑。

他这一个月,可不是白练的!

晃眼工夫,王磊手上不知何时竟然握着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就定在铁头的肚皮上,看清状况时,铁头煞白的脸上全是冷汗!

那不是我的枪么?怎么会在他的手上?铁头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别紧张,开个玩笑而已,下次记得保管好自己的枪~”

笑眯眯的把手枪交还到铁头手上,等几人回过神来,王磊已经走远了。

铁头看着手上的枪,脑门上的绿豆大小的细密汗珠歘一下就流下来,心有余悸道:“看着像是妙空门下九流的手段,如果换做普通的二五仔这种手段不稀奇,但是用在我身上,并且还能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成功,这就很恐怖了~”

“有多恐怖?”老人问。

“恐怕这次三军比武大赛的兵王也做不到!”

听闻此言,老人和女孩都是一脸震撼!

“不简单呐!”

当晚,欧阳振华清山紫府顶级别墅的书房门被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敲开。

他们两个是华夏目前首屈一指的中医名宿,可以说,当前华夏的中医就属他们俩最牛逼!此刻这两个老头兴奋激动的看着欧阳振华:“首长!这个药方是谁给您开的?您否帮我们引荐引荐这位老神仙?”

“老神仙?”正在看书的欧阳振华疑惑道。

“这种创新的古方,在我们看来已经不是凡人能开出来的,不是老神仙是什么?还请首长给引荐引荐,我们想拜师!”

“这……”

手握泛黄古籍的欧阳振华一脸的震惊,什么老神仙?分明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啊!

望着面前两位素来古井不波的挚交好友,欧阳振华当下心中惊涛骇浪,原来那个年轻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甚至可以说是恐怖!

“铁头!你去好好查一查这个年轻人的底细,记住,一定要以最温和的方式,切记不能让他反感,这样的人,最好能收纳让他为国效力!”

为了能跟王磊多接触,欧阳振华留了一个心眼,他当晚就让铁头将家中储备而王磊恰需的名贵药材给王磊送了过来,但是数量不多,并且告诉王磊剩下的还需要时间准备,后续会分批次给他送过来。

回到别墅后,王磊陷入沉思。

以他如今的实力,今晚对大头夺枪是存在风险的,但刚刚如果不是出手震慑的话,往后肯定会面临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刚刚实属无奈之举。

王磊这一刻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虽然已经变强,但这还不够,雷厉风行,着眼当下,必须还得变得更强。

十公里的负重拉练,这是王磊这几个月一直在做的事,跟最初的便装夜跑不同,这半月他腿上绑了铅块,背上背了石砖,上百斤的重量压在身上,还是已经将十公里所用的时间压缩在了半个小时以内。

这是什么水平?

这么说吧,王磊除掉身上所有的负重,如果穿上轻便的比赛服上世界赛场,足以秒杀任何层次的世界冠军,轻松打破十公里的吉尼斯。而这,仅仅是王磊前世水平的一半。

“短时的速度耐力基本上达到了前世的水准,但是瞬时的爆发还远远不够,看样子,是时候换个地方练练爆发了~”

坐在别墅门槛上休息的王磊自言自语。

为了重回前世的巅峰状态,他在就给自己列了一个清单,速度,耐力,爆发,前两者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的练,而第三步的爆发,则更多的能依靠他掌握的中药方加持,事半功倍获得巨大的成功。

铁头在短时间内集齐的那些名贵药材,虽然数量有限,但也无疑是送给他的一份大礼,或许很快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小小的杂物间内,药香浓郁,老头真够意思,自己书写的那些价值不菲的药材,欧阳振华的私藏都是最高级的品阶,极品的药效,这对需要用来练功的王磊来说,无疑会达到最好的效果。

配药,研磨,熬药,内服加外用。

王磊白天继续速度耐力的不断锤炼,晚上则以秘方泡澡,熬药服食,内外兼和,风雨无阻。

炎炎烈日下,清山人迹罕至的废旧地段,王磊挥汗如雨。

又一个月过去了,风吹日晒,千锤百炼,昔日的小白脸皮肤逐渐转变为健康的古铜色,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王磊眼神也变得愈发坚毅,那张脸依旧年轻,但是目光深处却透着一股子与他年纪极为不符的深邃。

这天晚上,柳菲菲别墅的浴室,突然有人发出龙吟般的咆哮声,那声音气势如虹,直冲霄汉,震得整个别墅区的警报系统都叫声大作。

同一别墅区的核心位置,一幢略显低调的别墅客厅内,欧阳振华端着茶杯正在看华夏时政新闻的正点播报,听到这声长啸,吓得差点摔碎手里的茶杯。

“铁头,这是……?”欧阳振华满目惊骇。

而旁边的铁头早就脸色煞白。

“溢水金刚!神级高手!错不了,就是这样的波动!”铁头心有余悸。

“怎么可能!我华夏已经几十年没有出过这样的新人才了,这里怎么会有……?”欧阳振华惊得半天再没有说一句话。

…………

“砰砰砰~”柳菲菲用力拍打着浴室门。“王磊你鬼叫什么!你到底出不出来,我要用了~”

这混蛋,洗了快三个小时,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自己一个女孩子都要不了这么久,还无缘无故的突然大叫,吓到她不说连别墅区的警报都被他叫响了!

柳菲菲满心的怨念,明亮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手握着自己小内内和抹胸不停的敲打浴室门,双腮微鼓气呼呼,生气的小模样怪可爱的。

此时,里面的王磊正泡在药水中攥着双拳,感受着体内那股子浑厚的劲道,嘿嘿傻乐。

原本以为至少要一两年才能恢复到这一步,没想到现在短短两月就已经重回巅峰,真要感谢那老头这一个月来不停的帮自己找的药材,欠他一个大人情了。

王磊想着要是自己前世在军中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些药方,又何至于等到年过四十才半步神隐,不过没关系,重活一回,这辈子达到上辈子没有达到的境界,也是一种全新的突破。

当然,前提是还要那老头剩下的药材能继续跟上。

“王磊,你是不是掉进浴缸里出不来了?你再不出来,再不出来我踹门了啊!”柳菲菲气急败坏,平时这个时候她早就洗完澡美美的在床上敷面膜了。

嘎吱,门开了,王磊站在门口冲她嘿嘿傻乐。

“你是不是想跟我一起洗?”

“额~”柳菲菲当时就傻了!

“啊~!”捂着脸扭头就跑:“臭流氓!色胚!谁要跟你一起洗~”

砰~!

跑到房间里的柳菲菲狠狠的关上房门。

“菲菲今天怎么了?怎么见了我跟见了鬼一样~”王磊郁闷挠头,一低头才发现自己一兴奋忘穿衣服就出来了,全身都光着,难怪柳菲菲反应这么激烈!

等他穿戴整齐再次从浴室出来,客厅还是没有柳菲菲影子,门铃却响了。

“王先生,刚我们听到这里有人大声吼叫,是发生什么意外了么?”物业保安站在大门外。

“哦,没事,我老婆不小心踩到蟑螂了,她最怕那玩意儿,受到惊吓所以声音不免大了一些,不好意思,这么晚还麻烦你们跑一趟~”王磊脸不红心不跳,镇定自若直接把锅甩给了柳菲菲,当然不能让别人发现他的秘密,所以就只能委屈一下老婆了。

“这样啊,没事就好,那您休息,我们先走了~”尽管疑惑,但保安还是没有多问什么。

而王磊一转头,一个软乎乎香喷喷的枕头直接就砸他头上!

“混蛋!”柳菲菲双手叉腰正站在闺房门口愤怒的望着他:“我什么时候踩蟑螂了?你这个混蛋,我最讨厌别人骗人了!”

砰~!

房门紧闭,仿佛在无情的嘲讽王磊不老实。

柳菲菲原本对王磊积蓄的那点绵薄的好感顷刻消散。

原本以为上次自己在公司大发神威能够慢慢的敲开柳菲菲心防连带着慢慢敲开她的房门,现在看来…得,圆房大计看来又得推迟了……王磊郁闷的想着。

那就先睡沙发吧,反正这两个月,差不多快习惯了。

实力重回巅峰,王磊的心里有了新的打算,当务之急,是时候挣点钱了。

前世为什么会死?那个叛徒开枪射穿他头颅的前一刻曾说过,除了自己挡住了他晋升的路途外,还有神秘组织花十亿美金买他王磊的命,是什么样邪恶阻止竟然能贿赂当时身居高位的军部将军?这一世那个邪恶的组织是不是真的存在,这些,王磊必须要弄清楚,哪怕这一世无心从军,但他心系家国,绝不能让这样的毒瘤组织荼毒华夏!

另外,那个前世杀死自己的叛徒他也必须找到他,说不好他这辈子会不会背叛国家,甚至说不好他这辈子会不会当兵,如果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王磊并不打算对付他,但他如果仍旧身居高位,那么王磊一定会死死的盯着他,一旦发现他又任何背叛国家的行为,必除之!

而在这之前,王磊必须要有一定的实力与底蕴,至少在碰上他的时候要有与之对话相应大的对等高度,不从军不从政,那就只能靠赚钱来提升社会地位。

前世有着相马之称的王磊,赚钱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先知先觉的前世经历,任何一个先锋领域他都有把握赚的盆满钵满,难的是启动资金。

身为一个废物赘婿,柳长根那里除了每月三千的保安工作薪水雷打不动的打到他的户头外,肯定是不会再多给他一毛钱,柳菲菲应该有点钱,但是王磊没有向女人开口的要钱的习惯,既然这样……

“那就刚好趁着自己实力重回巅峰,为民除害也顺带挣点银子吧~”

…………

燕京军部,对接华夏全国刑侦犯罪科室的重犯要犯悬赏统计部门,一位身着军装,高冷美艳的飒爽女军官正在电脑面前校检数据库中的通缉犯资料,突然,女军官那霜雪一样的冷艳眸子中闪过一抹罕见的震撼!

“这……这是谁在开玩笑么?”她眼睛死死大的盯着电脑屏幕,确定不是自己看花眼后立刻拿起桌上的手座机电话!

“报告首长,有人浏览军部对公外网,接下了大批悬赏通缉犯的赏金任务!”

“这种小事也需要汇报么?我正在开会,没别的事就先挂了~”

“别~”冷艳的女军官忙解释:“那人接下的全都是SSS级别极度危险的悬赏任务,赏金折合总计华夏币超过一亿!甚至其中一名罪犯还是一位登峰造极境小宗师级别的强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三秒:“小宗师级别的强者?这样的人哪怕是咱们军部人才库中报备的也不多,要抓人谈何容易,什么人敢接这样的悬赏?会不会是恶作剧?”

“报告首长,绝对不会是恶作剧!”女军官无比肯定的道!

“为什么?”

“因为那人还留下了咱们军部极少数特殊的特种军人退役后重新为国效力的勋章标识,军部报备库中记载,目前为止只有您的父亲和少数几位老首长拥有这样的勋章,这也就意味着,接下任务的这人曾经的职位不在您之下,您觉得,这样人会跟咱们开玩笑么?”

“什么!?”电话那头欧阳建勋的电话差点摔在地上,这是哪位老首长跟自己开的玩笑?

当天夜里,清山市公安局长兼任市委常委的许志国在家睡得正香,被局里值班的刑侦队长赵永强一个电话吵醒。

“局长,出大事了,您快过来局里看看吧~”赵永强的声音非常的紧张。

许志国强惹着起床气:“什么事?”

“局里有人送过来几个通缉犯!”

许志国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老赵!你也是个老同志了,这点规矩都不懂?要请功明天等我上班再说,我现在很累,要休息了~”

“别别别,局长,人不是我抓的,是别人抓了丢在咱们局里门口的,规矩我懂,真要是些普通的小角色我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打搅您!”赵永强急着解释道:“全都是在燕京军部悬红榜上有名的人,危险系数SSS级国际通缉犯,其中还有一名武力值小宗师级别的国际江洋大盗!”

“什么!?”许志国一个激灵:“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们已经向燕京军部报备核实了,确实是那些罪犯本人假不了!眼下燕京那边军部派来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许志国听到这话惊出一身冷汗,立刻睡意全无!

小宗师级别的江洋大盗,危险系数SSS级,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这将会是清山近十年抓获的级别最高的罪犯,而且军部亲自来人,这件事半点马虎不得,许志国立刻从床上爬起来。

“老许,三更半夜你干嘛?”许志国被吵醒的老婆不满的嘟囔。

“办案!”

“这么晚了半什么案,再说了局里不是有老赵跟老陈么?是不是又背着我去找哪个骚狐狸!”

“哪有什么骚狐狸,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整天就惦记着那档子事,你懂什么,这件事处理得当,你男人肩上这五六年没动过的肩章说不定还有机会在退休往上上提一提!”

“怎么回事儿?”半个小时后,许志国出现在局里。

审讯室门口,一排六个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家伙被一根绳子连捆在一起,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

“这就是你说的那些危险系数SSS级别的通缉犯?”许志国一脸狐疑,有种自己被骗了的感觉。

“局长,千真万确,你看看这个,都是他们曾经的犯罪资料,是燕京军部传真过来的!”

看资料的时候,许志国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等他都看完,整个脸上已经充满了震撼的。

竟然都是真的!

“这是谁干的?”

“不知道,我们当时听到门口有动静出去看见这群家伙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这副模样!”

看着那群地上躺着的SSS级通缉犯,许志国只觉得心惊肉跳。

其中不乏小宗师级别的强者,要什么样恐怖的家伙才能让他们像死狗一样趴在这里?再者,这些家伙这么多年都没有被抓获,就是因为他们藏匿行踪的手段隐秘而且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抓到他们的那个家伙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那些通缉要犯在哪?”警局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身着军装美得让窒息的冰冷美女大步走了进来,脚下的军靴踩的咯咯响,她身后跟着一个排荷枪实弹的华夏士兵。

许志国看了眼她的肩章,当即肃然起敬,立得笔挺道:“立正,敬礼!”

是军部来人了!

-------------------------------------

小试牛刀,挣笔外快,王磊并不知道此时的清山市公安局已经因为他做的这一件小事炸了锅。

此时他正笑眯眯看着手机收到的华夏银行八千万的到账短信,军部的办事效率还是跟前世自己在的时候一样快啊。

王磊并没有打算藏匿身份,否则在浏览军部对公外网的时候就不会留下他前世获得的特殊勋章标识,当然,也没办法藏匿这事是他做的事实,因为军部的赏金要打过来,不管打到哪个户头,只要最后钱是到了王磊的手上,以军部的情报手段总会查到是他,所以倒不如坦荡些,光明正大的挣钱,也没什么好遮掩。

眼下王磊唯一担心的就是暴露实力的自己会迎来军部的招揽,这一世他并不想入伍。

“王磊!这么晚你干什么去了!”大门口,柳菲菲双手叉腰气呼呼的瞪着他。

“没干什么呀老婆,房间里无聊,我就在院里吹吹风~”王磊笑嘻嘻的道。

“胡说!我明明看见你从外面走进来!你出去了!竟然敢骗我,大黄,咬他~!”柳菲菲故意吓唬王磊。

大黄听到女主人的呼唤从角落里窜出来,但没有去咬王磊,反而是走到柳菲菲身边,叼着她的裤腿往王磊那边拉~

“哈哈哈哈,老婆,你看见了么,大黄这是在说让咱两今晚圆房~”

“我我我我……”看着脚下的的大黄,柳菲菲气得脸色绯红!

“你…大黄你这个叛徒!你去外面跟他圆房吧~!”

啪!

大门猛地关上,柳菲菲落荒而逃,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以前一直非常听自己话欺负王磊的大黄怎么就变成了这家伙的帮凶。

第二天一早,铁头上门来找王磊。

早在一个月前就曾答应登门拜访感谢那老者的赠药之情,忙于练功,拖到了今天,还是要给他点面子,毕竟后续练功有些名贵的稀少的药材还需要仰仗他。

“王磊兄弟,首长让我来接你~”铁头非常客气。

同在清山紫府,柳菲菲所在的别墅跟欧阳振华所在的别墅却完全是两个天地,欧阳振华所在的区域是整个清山紫府最核心的区域,这里,一般人是不被允许进入的,就连小区的保安物业在未经业主允许的情况下同样禁止入内。

尽管戒备森严,但是这里的别墅设计反而不如外面的豪华,看上去更加低调简约,听说这里的的地价比外面还便宜,但却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在铁头的带领下,两人沿着一条古色古香的长廊一直往里,进了院子,在一间像是书房的门前停了下来。

院子里很安静,但是一路走来,王磊已经感受到了至少有五种不同的窥伺目光从他自己扫过,隐藏在暗处的防护力量不下百人,普通人如果没有人带,怕是根本走不到这里。

“首长在里面,我去通报~”

铁头刚要敲门,门自己开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女人走出来。

女人长得极美,那身正楷的军装穿在她身上极为熨帖,脸若霜雪,一双冰冷的眸子如刀般锋利,整个人的气质就像一柄初出鞘利剑。

铁头冲她敬了一个军礼,而女人却在盯着王磊。

“站住!”她的目光死死的锁定王磊:“你就是昨晚在军部抓贼领赏的那个人!”语气非常笃定!

王磊没想到在这儿被人认出来,瞥了眼女兵身上的肩章,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是个少校。

“是我~”王磊并不否认。

女兵眼中闪过一抹震撼之色,真的是他。

“铁头,是王磊小兄弟来了么?”书房内传出欧阳振华的声音。

“是的,首长!”

“那还在门外干什么,还不请贵客进来!”

房间里除了欧阳振华,还有许多人,两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个跟欧阳振华长得有六分相像的中年男人,另外还有一名身穿军装紧紧跟在中年男人身后的军人。

而铁头带着王磊进来后,那名女兵也跟了进来,并且快速的在中年男人耳边说了些什么,很快,那名中年男人脸色大变!

“小兄弟,好久不见啊!”欧阳振华笑眯眯的跟王磊打招呼。

“老人家您好,好久不见,要感谢您这一个多月来让铁头兄弟送来的药材,帮了我大忙。”王磊感激的拱手。

“跟你救了我的命比起来,那都是小事~老葛,老李,这位就是你们心心念念了一个月的老神仙啊,怎么样?见到了是不是很意外?”

“王磊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回来之后给我这两位老朋友看了你的药方,他们都直呼你是老神仙,说你的药方惊为天人啊~”

葛闫辉李福全面面相觑:“这……”

他们是欧阳振华身边的保健中医,专门负责调理老首长的身体,同时也是欧阳振华多年老友,两人的医术在华夏首屈一指,无人能出其右。那晚见过王磊的药方都惊为天人,原本以为开方的人会是个头发花白不出世的高人,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

“是两位前辈谬赞了,惊为天人愧不敢当~”王磊谦虚道。

“诶,用不着这么谦虚!是不是谬赞我心里有数!王磊小兄弟你刚提到药材,那都是小事,我要感谢你的药方才对,你可直到我服了你给我开方的药,这一个月来整个人是越来越精神,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好用就好~”王磊笑道:“不过那药方用了一个月之后对您的身体基本就没有太大的用处了,这样吧,为了感谢您的赠药之恩,我再给您开一副加强版的方子,您再照方抓药调理一个月。”王磊不喜欢欠人的情,刚好顺手就还了。

葛闫辉李福全二人眼前一亮,他们怀疑这年轻人的本事,正愁没机会考验呢,眼下他自己提出来开方,当然是求之不得。

“那再好不过了!”欧阳振华哈哈大笑,乐得合不拢嘴。

欧阳振华喜好书法,桌上现成的笔墨纸砚,王磊提笔便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王磊这一提笔旁边三名老者眼神就变了。

笔走龙蛇,笔锋遒劲有力,写出来的字力透纸极致俊秀,没有几十年的功夫绝对写不出这样的字来。

这小子才多大?难道他从一出生就开始练书法?

前世的王磊从商后闲暇三大爱好,捣药,练功,书法,品酒还得稍往后靠靠,多的不说,这笔字小二十年的功力是有的。

字先不提,当一味味的药材经王磊笔下书写在纸上的时候,旁边的老葛老李眼神越来越亮。

恍惚错愕到惊叹,再到完全认清现实,两人脸上发生了极为精彩的变化!

“这……竟然是真的!这么看来上次那张方子必定是出自他手无疑了!”

两位老人连连惊叹,再看向王磊的眼神已经大不相同。

“小兄弟此方何止惊为天人,简直神人!葛某行医数十载,今天算是见到了真正的师傅,小兄弟,希望你别嫌弃,一定要收我当徒弟~”

“还有我,还有我!”李福全争先恐后,两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现场见过王磊这一手药方后,竟然不过年虽当场就要拜师,不只是欧阳振华,那名女兵以及中年男人和他身后的士兵都有些诧异。

这小子医术这么厉害?这两位可是华夏当今中医的中流砥柱!

“这……”王磊一脸为难,收徒弟?还是这么大的徒弟,开什么玩笑。

“王磊小兄弟,我这两位老友性子耿直,他们决定的事别人恐怕很难转变,你今天要是不答应,他们恐怕会给你跪下来拜师~”

“啊?”王磊当时就傻了,自己前世加上这辈子活得还没他们久,他们给自己下跪那不是要折寿么。

欧阳振华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小兄弟,你要觉得为难,我有个折中的法子,你们结个忘年交,也别以师徒相称,就以平辈朋友相处,你平时要是有时间可以多来我这院子里坐坐,跟他们探讨一下中医医术,你看这样可还行?”

欧阳振华眼睛眯了眯,狡黠的像只小狐狸。

王磊没法:“那也行吧,不过可能不会常来~”总不能让两位老人准给自己下跪吧。

葛闫辉李福全欣喜若狂,良师益友,等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没什么比这个更开心。

“老人家,今天上门就是为了对您表示感谢,现在谢也谢完了,我家里还有些事,就不多留了,下次再来拜会~”眼见着房间里那么多人,王磊告辞请退不想再多叨扰。

“等等!”一直未成出声的中年男人突然拦住了王磊的去路。

“年轻人,先不急着走,有点事我想问问你~”中年男人气度威严,说话中气十足。

欧阳建勋,欧阳振华的第三个儿子,如今在军部任职,还不到五十便已经身居高位,是位名副其实的将军,前途不可限量。

“昨天晚上在军部对公外网抓贼领赏的人是不是你?”欧阳建勋目光灼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磊,仿佛要看透他的内心。

“什么!?王磊兄弟你就是昨天晚上抓了那些SSS级要犯的神秘人?”一旁的铁头震惊。

那里面可是有登峰造极小宗师级别的强者啊!

欧阳振华显然也是才知道这个情况,同样震惊的望着王磊惊声问道:“小兄弟,我儿建勋此话当真?”

“没错,是我~”王磊的反应相当平静,刚才在外面他就承认过,现在也没必要否认。

相关文章: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抵在 洗手台 挺进 撞击

戳漫画肚脐|高考时姐姐用第一次

拉扯花瓣 知道错了 会乖|把女朋友撩到腿软的句子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_高贵美熟妇泄身_这是教室嗯啊不要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