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烫尿到肚子里了np/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

2021-07-01 09:04 · 新商盟

似乎只要我轻轻一扯,就可以轻易......

“老公~,我想你了,你在哪?”

迷醉中的伊莲娜梦语着,说着思念老公的话,说着说着,瞪大的双眼中,伊莲娜竟然开始一只手抚摸自己的脸颊,红唇,移到胸前,然后......

眼前的一幕,震撼得我一动不动,痴痴的盯着伊莲娜的每一个动作。

“老公!”

伊莲娜呼喊着,我实在忍不住,大胆的握住了伊莲娜纤细匀称的小腿。

“老公,爱我!”

忽然伊莲娜将我一把拽起来,我一个不稳,整个人压在伊莲娜身上,伊莲娜不禁没清醒过来,反而用迷醉的双眼,带着浓浓的水雾盯着我,忽然她娇媚的一笑,脑袋一拱,双手箍着我的脖子,亲上了我的嘴。

我瞪着眼。

“不行,忍不了了!”

还存着一丝理智的我知道不能就这样和伊莲娜在客厅里那个,我一把将伊莲娜横抱起来,急匆匆的撞进伊莲娜的房间,正当我准备扑到伊莲娜身上时。

“老伴?怎么那么吵?是不是伊莲娜回来了!”

老伴烦人的询问,彻底将我的渴望熄灭,我惊慌的连忙推开伊莲娜,将被子掀盖在伊莲娜身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回头正好看到老伴进来。

“是啊,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连门都不知道开,幸好我还没睡,就把她扶进屋里了,现在没事了,我睡觉了。”

我故作镇定的说着,然后老伴从我身边走出房间,[不通顺]似乎还听到老伴嘀咕房间一股酒味,我走出房间后,心跳才再度狂跳,刚才的一幕,差点就成了,我是又悔,又恼。

次日,我起得很早,在阳台安逸的吹着风,伊莲娜从我身后靠近,偷偷看到老伴并没有留意她的举动后,她轻轻点了一下我的肩膀,在我奇怪的回头后,她羞涩的盯着我问道:“昨天,昨天我做了什么?”

回想昨天一幕,再看到眼前佳人羞涩楚楚的模样,我心头一热,扫到老伴正在埋头苦干家务,莫名的一股冲动,我猛然一把抓住伊莲娜的手,将她的手按压在我起伏的胸口上。

“你,你干嘛!快,快放手!”

伊莲娜没想我忽然的举动,惊吓得差点喊出来,慌张一面挣扎,一面压低音量哀求我放开。

“你昨天就是这样抓住我,亲吻,难道你忘了么?伊莲娜。”

我微笑的对着伊莲娜说道,尽量勾起她内心潜在的渴望,我知道,只有伊莲娜从内心接受我,才可能与我突破正常的关系。

“我,我只是喝醉了,才,才会误认为你是我老公。”

听到我重提昨天的事情,伊莲娜的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虽然印象很模糊,但她隐约知道自己昨天做了什么,她心慌的解释着。

“伊莲娜,你也想,对不对!”

我无预兆的靠前一步,与伊莲娜的躯体不过半掌的距离,她高挑的身材,恰好让我握住她手腕贴在她的胸口上。

“马叔,你不是也很想么?”

我还以为伊莲娜会惊慌闪躲,或是干脆生气离开,可没想伊莲娜忽然对我妩媚一笑,鲜艳的红唇轻吐出一句让我呆住的话。

“马婶,帮我准备一下衣服,我要出门一趟,还有早餐,马叔好像很饿!”

在我还没从伊莲娜的上一句话里反应过来,伊莲娜就回头冲我老伴喊了一句,吓得我连忙松开伊莲娜的手,慌张的后退一步,伊莲娜仿佛战胜了我一般,得意的冲我挑了一下眉毛,扬眉吐气的离开。

“怎么又饿了?不是早上才吃的么?”

老伴很不愉快的边帮伊莲娜收拾衣服,边白了我一眼,并没有听出伊莲娜话里隐藏的意思。

“我,我就是饿了,多吃点怎么了?我下个礼拜就要上班了,到时候不知道要多累,还不趁现在多吃点补补。”

我回味着伊莲娜充满味儿的那句话,再转而看到老伴,一对比就立判高下的差距,让我语气很不耐烦的反驳。

伊莲娜听到了我语气里的不满,她嘴角挂着坏笑的出门,出门前,还不忘挑衅的扫了我一眼,这与国内女性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国内女性如果遭遇伊莲娜的经历,根本不敢调戏,只会远远的躲开。

大洋马,果然很不一样,我心里越发渴望与伊莲娜那个,才能浇灭我内心越来越膨胀的想法,我知道,如果再不宣泄,我可能会活活憋死。

然而,久久没有得手,看样子,短时间是不用想了,我越发烦躁,不禁意将目光移到老伴身上,虽然早已熟悉彼此的身体,毫无趣味的行事,可我此刻早已控制不住了。

反正现在家里就我和老伴,我几步冲到老伴面前,在老伴发愣的表情中,一把将老伴推倒在沙发上。

“你干嘛?疯了啊你,一大早的干嘛?你快走开!”

哪料,老伴根本没有半点想法,哪怕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她始终强烈的反抗,最后我们两个都奈何不了对方,都筋疲力尽的倒在沙发上。

“你就不能顺着我一回?”

没有达成心愿,我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指着老伴对我的抗拒。

“顺个屁?也不看看你多大了,整天尽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来,我看你还能不起来。”

老伴被我一骂,脾气也起来了,一把拽下裤子,豪放的扯开两腿,冲我不屑的吼道。

我被老伴一激,气怒的翻身压上去,可鬼知道不知道突然怎么回事,我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毫无之前张牙舞爪的样子。

“呵~说了你不行,就爱整天没事找骂,现在开心了吧?开心了就滚出去逛逛,不帮忙家务,就别在这里碍手碍脚,耽搁我做事。”

老伴不屑的讥笑,麻利的拉上裤子,还鄙夷的扫了我一眼,骂骂咧咧的继续打扫卫生。

我浑身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根本想不通为什么刚刚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就不行了?我绝对不相信自己能力出了问题,我羞怒的盯着老伴。

看到老伴人老珠黄的模样,这怎么可能激发男人?一定是这样,我厌恶的瞥了老伴一眼,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苦涩的叹了口气,将裤子提起来,走进卫生间。

“糟老太婆,竟敢诅咒老子不行,迟早老子要让你哭着求我。”

心里还很不忿,我骂骂咧咧的撒了好大一通尿,尿完后,没想几滴尿弹到手上,我恶心的抬手抓起一边的布擦手。

‘咦?这是?’

忽然,我感觉手感不对,并不是粗糙的布料,反而入手软滑,我奇怪的将布撑开,立马眼前出现一条黑色蕾丝,这个家里,除了伊莲娜,没有人会穿这个。

“好香!”

我根本不介意刚才用这擦手,痴汉状的压在鼻下,闻着香气,一下子来了感觉。

“哼,老太婆,看吧,你男人依旧雄壮,就是你人老不中用了!”

我烦躁的心情瞬间得意畅快,想趁机解决一把,结果才裹上,老伴就推门进来,吓得我立马丢了,将裤子提起来。

“瞎了?没看见我在里面?”

我心虚之下,破口骂着,慌张的逃出了卫生间,还刻意在门口等了一刻,确认老伴并没有发觉异常后,才松了口气,从房间里小心的取出我费心存下的几百块积蓄。

“我出门了!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紧了紧口袋里结结实实的几百块钱,仿佛有了对付全世界的底气,我冷声对老伴甩下一句话,毫不回头的大步离开家。

在街上逛了好一会儿,一点意思都没有,也毫无胃口,烦躁着,忽然想到马上可以做按摩赚钱,到时候就不用看老太婆的脸色,我心情立马大好,决定用这笔巨款好好犒赏一下自己。

东街口的地下会所,我早几年就熟络于心,只不过这两年各种烦心事,加上老伴看的紧,一直没得空逛逛,这次决定要好好宣泄一通,将这几天憋屈的怒火全部倾泻出来。

“嘿嘿,这条巷子还真是几十年不变~”

走走停停,一路绕过几个街区,从繁闹到僻静,熟悉的路口渐渐出现在眼前,我望着这条多年前就让我心绪不宁的街口,几十年了,依旧还是这么的熟悉。

不过物是人非了,会所这一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能相熟的,更是稀少,可能今天两人亲热如恋人,明天拍拍屁股,彷如陌路。

入了街口,两道灰暗的门房挂着红色的霓虹灯,灯下泛红的光影中站着一个又一个年轻的女人,她们不喊不叫,不拉不扯,便是默默的冲你甩媚眼,对你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脸。

“都不错,都不错,这几个真是水灵!咦,这个都老大妈了,还出来坑人,那一脸的粉,都可以挂面吃了。’

目光四处游荡,心里嘀咕评价着一路来看到的娇艳女人,我心里有准数,要先走上一圈,将大抵的姿色摸清楚,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根据我的经验,往往这群女人里,总是一定会有一两个绝色隐藏,虽然我不懂这种极品的女人为什么会沦落到低消费的区域,不过谁管呢?

再转进一个路口,明显人少了许多,却让我眼前猝然一亮,一个穿着浅色旗袍的

相关文章:

女生能感觉那层膜吗.他腰下一沉撞了进去

攻吃醋把受做到哭:两根硕大 好爽 要死了

珍惜缘分的早安心语|早安心语简短

45岁老鸡30元一炮:女奥特曼被2个怪上

《我曾爱你如拂柳》——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