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整版】日光微暖遇见你——(免费全文章节目录)

2021-07-01 09:05 · 新商盟

“是你先去洗,还是我先去洗?”

“你先去……我等下去洗。”

“好,等我。”

苏微暖盯着男人润泽性感的唇一张一合,脸红到耳根处,在往上看对上男人那一双星辉般的黑眸,心跳加速。

男人扬起一抹帅气的笑容,转身走进浴室,很快哗啦哗啦的洒水声从浴室传来。

苏微暖不敢去看浴室的方向,紧低着头,坐在床边,摆弄着手指,脑袋里一直回响他说过的话。

‘是你先去洗,还是我先去洗?’

‘好,等我。’

他们是夫妻,这种事其实也是夫妻间该有的兴趣和义务,可她还是不能接受已经结婚的事实。

说他们结婚,现在想想她都不知道当时哪来的胆量,竟然跟一个只知道他姓名,连他身份背景都不知道的男人,领了结婚证。

难道就因为他说过‘我们都急需组成一个家庭,目的都是结婚生子过日子’这句话?

现在就住在了一起了?

她懊恼的用双手抓乱了头发,看来她真的被这个男人成功蛊惑了,等下他洗澡出来,她该怎么办好呢?

“微暖,我洗好了,该你洗了……”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惊醒了胡思乱想的苏微暖,她抬起头对上那一双黑亮好看的眸子,还有被他身上散发的沐浴液香气紧紧包围。

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脸红到颈根处了,舌头开始打结,“该我……洗了?”

程欧微微俯下身,将唇凑近她的耳边,吹的苏微暖耳朵痒痒的。

“是啊,该你洗了……”

因为靠的太紧,苏微暖一眼就看到了他浴袍敞开了大半的领口,小麦的胸膛肌肤上,还有水珠挂在上面,在柔和的灯光中竟是有些耀眼。

这样美不胜收,真心不是勾引她吗?

她脸红心跳起来,“我……这就去……”

慌张中,苏微暖将程欧推到一边去,她赶紧冲进了浴室。

程欧望着慌张逃走的苏微暖,扬了扬唇角,“还真可爱。”

浴室中的苏微暖,一想到刚才和程欧靠的那么近,他身上散发的都是男人荷尔蒙的魅惑气息,快要将她狼吞了一样。

她承认,他长得是很帅,而且成功的让她变成了迷妹。

可她现在真的没有准备好当一个妻子,做一个妻子应该和丈夫在床上要做的事?

在浴室里磨蹭了快一个小时才出来,出来的时候,将身上的浴袍裹的很紧,小心翼翼的往床边走去。

卧室的床灯光已经调成了暖黄色,这还真是适合男女进行浪漫又激情的夜晚。

苏微暖越想,越往床边靠近的脚步有些发软,直到她坐在了床边,发现床上根本没人。

她将被子掀起,空的?程欧不在?

想到程欧可能有事先出去了,等下还会回来。

她上了床,靠在最左边,将右边和大半的床位置留给了程欧。

不过苏微暖还是希望,程欧不要回来,最好去了次卧睡觉,他们两个人毕竟太过陌生了,第一天住一起就睡一起了,不大合适吧?

她翻身,将脸对着卧室的门口,睁大了眼睛盯着门的方向,看程欧到底能不能进来。

一分钟过去,一小时过去,最后苏微等不到程欧了,想到他可能真的将主卧让给她睡,自己去次卧睡了。

终于熬不住的她,这才闭上眼睡了。

手机闹铃响起,苏微暖立刻从床上坐起。

看到身边没有人,这才松口气,还好昨天晚上程欧没有乘虚而入。

想到他这个人还蛮绅士的,看来昨天晚上是她多想了,还以为是他洗澡勾引她,苏微暖就觉得内心很惭愧。

洗漱过后,换了身衣服,苏微有些肚子饿了。

本想到外面买点早餐随便对付一口,可一直在家做饭的苏微暖觉得她住的地方厨房设备齐全,不用那就是浪费。

到客厅的时候,她发现程欧比她起的还要早,正坐在矮沙发上看着报纸。

阳光从他的背后倾洒而来,将他的短发,还有周身的轮廓勾勒出一道耀眼的金边,而他英俊的五官,在认真看报纸的样子,更是出气的好看,像是最美的风景线。她想直奔着厨房去,但又觉得不太好,客气的问了一声,“程欧,你吃过早饭没有?”

“还没有吃!”程欧如实的说。

苏微暖看了眼厨房的方向,“我去做早餐,你要不要吃?”

程欧没想到苏微暖会起这么早,他这个人从小到大都饮食讲究,一直以来都有固定的厨师给他做饭菜。

他这会儿正在等那边的厨师送来早餐,没想到苏微暖就问他,要不要吃早餐?

“好!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等我下,我一会儿就好。”

“好!”

苏微暖虽然觉得她和程欧之间相敬如宾,但她觉得两个人要能一辈子这样,也挺好的。

再说了做早饭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想到程欧一个大男人,可能不会做饭之类,她就当顺带给他做点早餐吃好了。

程欧望见苏微暖去厨房的时候,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他的心也要被她的笑容融化了。

这或许,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吧?

——苏微暖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除了矿泉水什么都没有。

“他……平时都在外面吃吗?”

想到这个男人一个人在外面住,总是要吃外面的外卖,既不节省,也不卫生,更是糊弄了自己的胃。

苏微暖有些心疼她的‘老公’了。

到了客厅的时候,她没看到程欧在,也没跟他去打招呼,拿着钥匙,穿着鞋子,就去了外面相距不远的超市买了些水果,蔬菜,还有肉类。

她顺带还买了一些面包,牛奶,饼干等开袋即食,方便吃的食物。

她的身世特殊,一直都是靠外婆养大,所以她一直都是省吃俭用的,可今天她也不知为何,一想到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她想多买点东西,将冰箱填满了。

这样不管她在或是不在,程欧饿的时候,都会找到吃的,不至叫外卖或是吃外面那些不健康的食物,糊弄自己。

望着购物车上越来越多的东西,苏微暖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是不是被程欧蛊惑的不要不要的,他们才领证,才住一起,她竟然就那么在乎他了?

“这是给我准备吃的,才不是给他买的!”

苏微暖说完,心里感觉好受一点,结账后拎着两个沉甸甸的袋子回去。

回来的时候,她等在楼梯门口,想着等下做什么营养早餐给程欧吃。

身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安娜,你不用这么早就要过来看房子吧?”

“这是我们的婚房,我当然要看仔细了,不知道装修公司是不是按照我的要求装修的……航,我有些饿了,等看完房子后,陪我去吃早餐吧?”

“好!”

男人温柔的声音,像一缕清风滑入耳中。

苏微暖的心像被人揪住了一样的痛着,赶紧将连衣帽扣在头上,侧身避开走来的一对男女。

啪嗒!

因为动作太急太快,装在袋子最上面的苹果甩了出来,正巧滚落在男人的脚边。

男人弯腰捡起苹果,看了眼戴连衣帽的人,走到她面前,递给她,“你的苹果掉了……”

温柔的声音丝丝入耳,扣紧她的心。

可为何都过了这么久了,苏微暖听到这个声音,还是会心里很难过,很难受?

她从模糊的视线中看到那一只苹果,还有那一只白皙宽大的手掌,她的手像被绳子拉紧一样,迟迟没有伸过去接过苹果。

“航,电梯来了,我们走吧!”

“好!”

男人将苹果放进苏微暖的袋子里,转身朝着站在电梯里的女人走去。

站在电梯里,他的视线一直盯着带连衣帽的纤瘦背影上,总觉得这个人的背影那么熟悉。

旁边的女人看到他盯着连衣帽的人,心里不悦,朝着外面喊了几声。

“你不上楼吗?不上楼,我们先上去了。”

没有等到回应,那女人直接按了电梯合上的按钮。

只是电梯合上那一刻,苏微暖忽然转身,望向电梯的方向。

只有那么一丝的光线,可她还是在电梯合上的一刹那,看到那个男人的眉眼。

她不敢摸抹掉脸上的泪,怕她一眨眼,就会错过望见他的瞬间。

哪怕这样模糊的看着他,只有一眼也好,她只要见到他还好好的活着,这一眼就足够了。

‘航,对不起……四年前,是我先对不起你……你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幸福下去……好吗?’

电梯合上了,苏微暖垂下头,眼泪却止不住的从眼眶砸落下来。

她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

可她还是难过,难过有些人,有些事再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

叮!

电梯门开,一道人影走出来。

“微暖!”

苏微暖惊讶抬起泪眼模糊的脸。

她以为他会从电梯冲出来,他还记得她的模样,她的名字,还会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直到那人英俊的轮廓越来越近,苏微暖才看清楚,这个人不是他,而是程欧。“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

“我去超市买些东西。”

被他看到流泪的样子,她觉得很是窘迫,侧过脸慌乱的擦掉脸上的泪。

程欧皱眉走过来,等走近了,才看到苏微暖脸上还挂着泪痕。

他有些慌张了,第一次见到女人哭,他有些措手不及。

一把将她的脸捧住,他仔细的盯着她的泪脸,“你……哭了?”

“没有……是不小心眼睛里迷了沙子。”

苏微暖将袋子放在地上,要推开他的手,他却捧着她的脸不肯松手。

“别动,我给你吹吹!”

苏微暖这一瞬脑袋没转过劲儿,见程欧轻轻翻开她的右眼睑,朝着她的右眼轻轻吹着。

温暖的气息,轻柔的吹动着她红了的眼。

这样的动作,曾经也有一人,也会这样对她温柔以待。

——

那是她爱过的男人,在她迷了眼的时候,他总是会心疼又体贴的对她说:“暖暖,我给你吹吹。”

那时的她,总是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他温柔的吹着她的眼睛,然后拿出纸巾帮她擦眼角,最后将她抱在怀里。

那时的她会想,或许十年过去了,更多年过去了,要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直这样爱着她,帮她吹着眼睛里的沙子,那是多么幸福的事。

——

“好了吗?是不是左眼也迷了沙子?”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听得出他的担心,还有几分温柔的话语。

苏微暖想到过去,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他又给她掀开了左眼睑,温柔的吹着。

泪眼模糊的双眼,苏微暖在楼道的灯光中,仿佛看到那个她爱过男人的轮廓。

心痛的滋味,一点点啃噬着她的心。

她受不了心痛的感觉,轻推开身前的男人。

“微暖,你怎么了?是吹疼你眼睛了吗?”

程欧的声音,让她清醒了许多,她边拎起地上的袋子,边歉意的对他说:“我眼睛没事了……刚才推了你……对不起。”

她觉得对一个无辜的人,这样发泄脾气,是一种错误的行为,她小心翼翼抬头看了眼程欧的脸色,希望他不要生气。

还好他脸上没有不高兴,苏微暖也放松了一口气。

“没关系!只要你眼睛没事了就好。”

程欧看了眼她双手拎着沉甸甸的袋子,一把将她手中的袋子抢了过来,先走进了电梯。“不沉的,我可以自己拎着的……”

“拎东西这种力气活,还是交给我们男人吧!”

苏微暖以前做事总是亲力亲为,比这更重的东西,她也拎过,只是这一刻,双手忽然轻松了。

忽然感觉身边有一个男人其实也挺好的,这种时候不会让她一个人拎那么重的东西。

两个人坐在电梯内,沉默了一会儿,等出了电梯,苏微暖用钥匙开了门。

程欧拎着东西先进了门,她随后跟上。

苏微暖将袋子里的食物装进冰箱里,程欧在一旁帮着她。

“怎么买那么多东西?”程欧只是好奇。

苏微暖边装着东西,边笑着说:“多买些东西放在家里,做饭菜方便,经济又实惠,最主要的还是卫生健康……”

她从袋子里翻出面包和饼干,“要是来不及做饭,饿了的时候,你可以先吃这些垫垫肚子,千万别饿坏自己。”

程欧看向苏微暖,有些不敢置信的问,“这是……买给我的?”

他从小就不缺吃穿,所以从未考虑过会饿到自己的时候。

可家里突然进来了一个女人,还心里惦记着他,这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有些暖,也有些诧异。

苏微暖见程欧盯着她看,看的脸红了,觉得她这样在乎他,会不会被他认为喜欢上他了?

想到之前他们说过的,他们只婚不爱,也不用赋予对方感情,她赶紧找了个理由,“我这是给我准备的,要是你饿的话,也可以吃。”

程欧知道,苏微暖是在乎他的,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他也不揭穿她,而是帮着苏微暖将这些东西都放进冰箱里。

“你去餐厅等我,我很快就将早餐做好送过去。”

“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不用,你先出去吧!”

苏微暖觉得程欧站在这里,只会妨碍她发挥厨艺,目送着程欧离开,她这才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程欧又走回厨房门口,看着在厨房中忙碌的苏微暖,他从未体验过这种家的温暖和感觉,这一刻他的心被温暖到了。

苏微暖忙碌中,感觉身后一道目光逼近,她一回头,竟对上了他那一双黑亮深情的眸光。她以为看错了,待她再眨眼看过去,程欧的眼神依旧黑亮深沉,没有多余的感情。

看来,真是她想多了。

“程欧,你是饿了吗?”

“没有……”

程欧收回视线,他也知道一直盯着她不太好。

“你要是不急,就在餐厅等我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好!”

这次程欧真的走了,苏微暖也全心的投入做早餐中,很快瘦肉皮蛋粥,爱心荷包蛋,还有几道凉拌小菜就做好了。

她端到了餐厅,放到了程欧面前。

“尝尝,合不合你胃口。”

“好!”

程欧动了碗筷,吃相很是优雅,不紧不慢,但苏微暖看得出,他很喜欢吃她做的饭菜,很快一碗粥就见底了。

“还要一碗吗?”

“好!”

他不多言,不多语,惜字如金一般。

可苏微暖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她这种人才是成熟、稳重。

她又盛了一碗粥给程欧,而她已经吃饱了,就坐在一边等着他。

等程欧吃过了,他主动要求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碗。

“不用,我来就好。”苏微暖觉得让一个男人做这些,有些不大好。

“你做饭,我洗碗,共同做家务才像一家人。”

一家人,这三个字在苏微暖听来,是那样的暖和温馨。

她没有阻止程欧收拾碗筷和洗碗,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程欧修长的身影,在厨房里刷着碗筷认真的模样。

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认真的时候真的很帅,也很有家庭和责任感。

程欧收拾好了,一转身就望见了苏微暖站在厨房门口盯着他看。

苏微暖觉得盯男人看像犯花痴一样不大好,尴尬的转身要开溜。

“微暖,等下我们去个地方。”

苏微暖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去哪里?”

“看来,你真的是忘记了……”

“我忘了?不会吧?”

要不是程欧提醒她,她真的是忘了,今天是要带着程欧去医院里看外婆。

到了医院,苏微暖见外婆醒来了,精神状态还好。

她拿着小红本给外婆看,“外婆,你看,我领结婚证了。”

“小暖,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外婆盯着小红本上的一对男女,有些不敢相信。

“外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看,我把他都带过来了……”

苏微暖回头看向程欧,程欧拎着果篮,手捧着一束花走了过来,礼貌的介绍。

“外婆,我是微暖的老公,程欧。”

老公,这两个字,听的苏微暖脸颊红透了。

外婆看到眼前这个长得英俊的小伙子,谈吐这样的彬彬有礼,很是满意的点头,“这小伙子不错,外婆喜欢。”

苏微暖看到外婆眼中的笑意,心里安慰了不少,只要外婆高兴,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满足了。

外婆身体不好,不能说的太多,程欧见外婆睡了,这才对苏微暖说:“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我想在这里,多陪外婆一会儿。”

程欧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我下午还有一个会议,先去公司了,等我来接你。”

“嗯,你去忙吧!路上小心。”

“好!”

苏微暖目送了程欧离开,心里对这个男人很是感激。

可她的心中,不敢有别的想法,因为她一直记得,这个男人在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过,他们之间不用深情,只婚不爱,只要一起结婚生子过日子就够了。

是啊,她还对他要抱有什么希望呢?

回到病房后,苏微暖拉住熟睡中外婆的手,她的手有些干枯,上面长了老年斑,她知道什么都比不过岁月的苍老,而那个曾经大大又温暖的手,现在变得这样干枯瘦弱了。

“外婆,等你好起来……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外婆,你说过,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你要答应我……别像爸妈那样抛弃我,一直陪着我好不好?”

“外婆,我好怕……好怕你病重了,会把我一个人丢下……我害怕一个人……你快点好起来好吗?我们回家去……”

握着外婆的手,将脸颊贴在她干枯的手背上,泪水止不住的落下,一滴滴滑落在她的手背上。

她真的害怕,害怕连最爱最疼她的外婆都要离开她。

“外婆,我不知道和他领证结婚是不是对的,但我希望这段婚姻能走到最后……哪怕平平淡淡也好,只要别像爸妈那样离婚,我就知足了……你也不用为我担心……”在这里说了好多,哭了好久,直到外婆醒来了。

苏微暖擦干脸上的泪,陪外婆吃了晚餐,这才离开医院。

她回了老家,因为她之前搬到程欧那里,太过匆忙了,有几样东西忘带了。

爬着楼梯,刚要到家门口,就听到了衣兜里的手机响,看到是程欧打来的电话,她这才想起,程欧说下午开完会会去医院接她回家。

“程欧!”

“微暖,公司还有事处理,我晚点回去,你先回家,不用等我。”

苏微暖听到程欧说这些,如释重负一样,笑着回句,“没事,你先忙你的,我等下就回家去了。”

“好,路上小心!”

“嗯!回家见!”

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苏微暖以为他挂电话了,刚要挂断,就听那边低沉好听的声音传来,“好,回家见!”

那边挂断了电话,苏微暖也没想那么多,她从兜里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就看到门有缝,没锁。

她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进去,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准备报警。

“温女士,我们要看房产证,如果没有房产证,我们也不放心买。”

“好,你放心,等我妈回来了,我就把房产证给你们看……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怎么打电话都不接。”

一别二十多年了,可苏微暖还是听的出,这个人是谁,还是那样的熟悉。

等屋中的女人回头看到她的时候,张了张口,很是诧异,“微暖?你……回来了?”

“出去!这房子是我外婆的,不会卖的,都出去……”

心中的伤疤像被撕开了一样,疼的苏微暖红了眼睛,指着门外,将这些买房子的人轰了出去。

温晴见买房子的人走了,一气之下,抬手就给了苏微暖一巴掌。

“微暖,闹够没有?”

闹够没有?

苏微暖的脸痛,心更痛,抬起红了的眼眶,她看着如此冷心绝情的女人,哑着嗓音喊,“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相关文章:

长腿校花揉白腿喷一地水*男生专门坐到女生旁边

怎样给自己揉小豆豆/软软糯糯哭唧唧的小受

早上胀磨顶烫湿_老板把我抱到他的房里强吻胸尖

攻把受折磨到奄奄一息_色诱闺蜜的男朋友h

《真情假意:悄悄对你动了心》 (全章节)&全文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