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裂众神全文阅读,武裂众神小说在线阅读全集

2021-07-01 09:53 · 新商盟

纪庭雷冷笑。

若是纪洪在场,他或许还会有些畏惧。

但是纪麟这个纪家公认的废物,他需要怕么?

与此同时,不少人看向纪麟同样是带着怒意。

二执事谭青山面色紧绷,指责道:“你是纪家世子,竟然让大长老对你下跪,你眼里可有尊卑?”

谭青山说完,走过去将纪庭雷扶起,口中还十分恭维:“大长老,您受苦了”

纪麟站在一旁,看向谭青山的双眼眯了一下,然后扬起脚,就这么直接的朝着谭青山踹了过去。

谭青山的身体猛的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让每个人心底都狠狠的颤栗一下。

一些人正准备嘲讽的话,一下子咽了下去。

纪麟竟然敢动手?

打的还是纪家高层!

他敢!

他竟然敢!

纪麟冷笑出声,眼神恐怖,宛如利剑爆射出光芒。

“你你”谭青山倒在地上,又惊又怒,气得面色赤红,话都一下子说不上来。

“家主让我代他处置事情,你竟然敢插手,你眼里可有家主?”

纪麟却是没有给他丝毫说话的机会,他猛的走上前。

“既然你连家主的意思都不听从,那纪家还要你何用?”

话音落下,纪麟手掌握住谭青山的脖颈,直接把他拖了起来,朝大门走去。

然后再所有人的注视下,纪麟脚底猛的一个狠用力,笔直踹向谭青山胸口。

这一脚力道极大,听得让人心里一紧。

伴随着口中狂喷的鲜血,谭青山的身子疯狂倒飞出大门外,狠狠砸在地上,生死不知。

“从现在开始,谭青山的名字将在纪家族谱上划去。”

纪麟的声音很平静,一丝起伏都没有,像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却透着凌厉和尖锐,他转过身来,把纪家大门关上,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砰”!

纪麟缓缓走向主座,淡淡开口:“我说的话,你们有意见吗?”

所有人都一声不吭了。

整个大堂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以雷霆手段将谭青山赶出纪家,震慑住纪家所有人。

这一刻,纪庭雷忽然觉得,眼前的纪麟,仿佛比家主纪洪对他的威胁还要更大!

必须要尽快除去!

“纪麟,我刚才杀了廖洪光,也是怕他会对家主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纪庭雷眼里阴霍光芒一闪而过。

他相信,只要他言辞得当,拉拢人心,纪麟绝对不敢对他做什么。

可是,纪麟根本就没有给他多说话的机会。

纪庭雷刚把“我”字说出来,纪麟忽然扬起手,一个巴掌突然之间狠狠砸在他的脸上:“你什么?你有意见?你把廖洪光杀了家主都没处罚你,我刚才阻止谭青山让你起来,你竟然还有意见?”

纪庭雷只感觉身体狠狠一抖,一股怒意瞬间涌了上来。

他现在已经是除家主之外在纪家势力最大的人,并且武修逼近命魂境界。

纪麟竟然连他也敢打!

瞬间,一道道风旋一般的灵力威压不断环绕在纪庭雷周身环绕,气势漫天,压迫得在场的人只感觉胸口发闷。

他的目光,也猛的向纪麟压迫而去。

下一秒。

纪麟的手掌在次高高扬起,毫无征兆的落在纪庭雷的另一边脸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纪庭雷,家主一走你就如此反常,你居心何在!”

这一巴掌,比之前的还要用力,还要迅猛。

打得在场的人心脏狠狠一缩,打得纪庭雷周身灵力威压瞬间溃散!

整个大堂,再无半点声音,所有人都像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

突兀的。

一个身材壮硕的少年猛然站起身来,双目瞪得浑圆,他正是纪庭雷的儿子,纪天威,此刻恼羞成怒:“纪麟!你这个废物!凭什么打我父亲!”

“就凭我父亲是家主!”

话音落下,还不待众人有什么反应,纪庭雷脸上,再次传来一道声音。

啪!!!

三巴掌!

连续三巴掌!

打得纪庭雷脸颊高高肿起。

打得纪麟手掌一片赤红。

随着纪麟的举动,纪庭雷父子只感觉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

从来没有这么一刻,让纪庭雷感觉到纪麟对他当上家主的威胁,竟然如此之大!

还是说,纪麟这些年来,根本就是装的?

“纪麟!你这个废物,凭什么代替家主执行命令!”纪天威面容狂抖,恨不得当场将纪麟斩杀:“你可敢与我决斗!”

随着纪天威这句话落下,纪庭雷紧紧抿起的嘴角,也是轻轻扬起一道弧度。

纪麟和他儿子打?这再好不过!

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除掉纪麟!

只不过,纪麟会答应么?

纪麟却是冷冷的开口,声音透着刺骨的冰寒:“好,你若是输了,你今年在家族的武修丹药,归我。”

纪麟竟然还答应了!

大堂中所有人,猛的看向纪麟。

他竟然还敢和纪天威打?

疯了。

绝对是疯了!

纪天威神情为之一愕,然后猛的反应过来,狂笑不止,走向大堂中央,嚣张得不可一世。

“你这个废物,竟然还敢和我打?”

“知道你追求了那么久的黄泽灵为什么一直不答应你么,就是因为你是个废物!”

纪麟追求岚海学院的黄泽灵,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他们还知道的是,黄泽灵不但不待见纪麟,甚至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过纪麟。

纪天威现在把这件事说出来,明显是想激怒纪麟,仿佛是生怕纪麟反悔一样。

纪麟没有说话,走到角落之中,随意拿起一把尽是铁锈的长剑。

一把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剑。

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情绪也是如同死水一般,就连开口的语气,也是一种异于正常的冷静:“我若是输了,任由你处置。”

任由纪天威处置?

纪庭雷冷笑,看了纪天威一眼。

纪天威点头,立刻会意,目光骤然变得狠厉起来。

纪庭雷看向在他身侧的那口棺材,眼中的阴霍光芒一点一点凝聚。

纪麟,这是你自找的!

先前这口棺材里面躺着的是你父亲,很快!你也会躺进去!

纪麟死了,纪洪必将崩溃无比!

到时候纪庭雷联络手中的势力开始发难,一点一点的折磨纪洪。

纪庭雷目光死死盯着主座,这是纪洪刚才坐过的位置,现在已经空了出来。

此刻,他甚至都能想象到不久之后他将要坐在上面的场面,那将会是何等的舒适!

大堂中央,纪麟走到纪天威面前,微垂着眼帘:“你们父子说话,要讲信用。”

“你这个废物,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纪天威没有用武器,直接一拳轰来,拳头破开空气的声音咧咧作响。

然而。

下一秒,纪麟猛的动了。

长剑之上,剑鸣声骤然爆起,无数棉絮散落飞荡。

众人几乎都没有看见纪麟是如何动手的,甚至只听见金属划破空气的声音。

而纪天威才不过刚刚举起拳头。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纪麟手中的长剑,已经落在纪天威脖颈上。

这么近的距离,只要纪天威稍微有一点动作,纪麟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全场震惊!

纪天威仿佛被定住一样,完全不敢动弹。

纪麟冷笑,手腕扭转,剑背重重落在纪天威脸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把剑身打断,纪天威也被打飞出几米之外。

重生而来,不过是引灵二重就敢在他面前叫嚣。

“没什么事,可以散了。”纪麟步伐迈开,向他房间走去,撇了纪庭雷一眼,字正腔圆,一字一顿:“你儿子,这个废物!”

灵堂已经被清扫完毕。

房间内。

纪庭雷手掌重重落在桌面上,面色狰狞,看向角落的一道黑影:“这个小杂种,为何现在会变得这么强!”

瓮声瓮气的声音自那道黑影身上面传来:“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我保证纪家家主之位,很快便是你的!”

说完,黑影走到纪庭雷耳侧,低语几句。

“此事当真!”纪庭雷讶异。

“你大可放心,当年我可以废了纪麟的武修,现在,我依然可以让他生不如死。”黑影丢下一句话,跃窗而出。

纪庭雷眼睛微微眯起,寒光闪烁连连。

他的落在桌面上的手掌微微抖动,一股极为炽热的能量传导上来,周围空气变得一片炽热,整个桌面犹如被焊上一个烙印。

“纪麟,你不是要武修丹药么,我全都给你!就看你吃不吃得下!”

此刻。

纪麟房间内门窗紧闭,隐隐传来震动之声。

纪麟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眼波入水,却是深不见底的深邃。

“不过是丹田破碎而已,修补便是。”

“未入命魂却先得武魂!”

“这具身体是废材?这些人真是瞎了眼!”

纪麟神色极其平稳,目光连连闪动,在其丹田处,不断有一丝丝气流蔓延出来。

这些气流环绕在纪麟周身片刻,便顺着纪麟的毛孔进入其中,沿着体内的经脉游动,最后融于血脉之中。

他气定神闲,不慌不忙。

纪麟不断重复着这一动作,周身的气流不断被吸入其中,洗刷着体内的七经八脉。

一夜时间,很快便过去,直到第二日清晨,纪麟周身的气息,却是浑厚数倍不止。

“纪麟少爷。”

门外响起轻微的敲门声,是一个侍女的声音,带着一丝娇柔。

纪麟打开房门,看着眼前的侍女。

这个侍女他认识,名叫春音。

面容精致,娇小可人,虽然一身侍女装扮,但却掩饰不了春音的清纯气息。

记忆里自从纪麟丹田被废,武修倒退之后,侍女,家丁,护卫纪家几乎所有人都尽量撇清和纪麟的关系。

世情如鬼,尤显凄凉。

但春音,却是一直跟随着纪麟。

“纪麟少爷,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振作起来的。”春音眨了眨狭长的睫毛,有些欢呼雀跃的说道。

心里宛如某种感情被唤醒了。

眼前的侍女春音,恐怕是纪家极少的几个真正关心他的人了。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先前的纪麟,其实已经死了。

纪麟心里流过一阵暖流:“春音,我在宗门的这段日子,纪家没人欺负你吧?”

纪麟看着春音,先前的那种气势消失得无影无踪。

“您不用担心我,,,没有人欺负我的,,,既然您回来了,有什么事情吩咐我来做就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春音忽然感觉眼前的纪麟,好像变得有些不同。

那种深邃的眼神,是她之前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宛如能够看透她心底所想的一切一样。

她微微低下头去,脸色渐渐红了起来。

“纪麟少爷,,,大长老吩咐我告诉你,他让你去取武修丹药,就在大堂。”

春音说着,脸上却是多出几分慌乱,那种慌乱,流露出来的却是对纪麟浓浓的关心。

还没等纪麟开口,她又紧接着说道,极为小心翼翼:“纪麟少爷,,,我刚从大堂过来,大长老给你准备的丹药里好像有什么古怪,你一定要小心啊!”

“纪庭雷么?”纪麟冷冷的吐出这几个字,微垂着眼帘,仿佛是极为不屑一般。

但是很快的,原本已经走向大堂的纪麟,他的视线落在春音的手臂上,眼睛猛的眯了起来:“春音,我不在纪家的这段时间,真的没有人欺负你吗?”

春音的手腕处,是一道清晰可见的伤痕,仿佛是用皮鞭一样的东西留下来的。

纪麟眼底,浓浓的寒意翻滚上来。

似乎的感觉到了纪麟的目光,春音有些慌张的把袖口往下拉了几分:“没我过得很好的你快去吧纪麟少爷,大堂很多人都在等着你呢。”

“那就让他们等!”

重重的丢下这六个字,透露出来的是刺骨的森寒。

纪麟直接转过身来,顾不上其他的,握紧春音的手腕,另一只手轻轻的放了上去。

一股极为柔和的能量,陡然从纪麟指尖散发出来,扩散在春音的手腕处。

而那道淤青一样的伤痕,竟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此刻,春音也能明显感觉到,原本从手腕处传来的痛楚,已经越来越淡,甚至到最后,已经是消失不见。

就连那道伤痕,都一起消失不见了。

“少爷你!”春音仿佛是意识到什么,掌心早已因为惊异而爬满一层汗水,她的声调里也尽是喜悦:“纪麟少爷,你,,,你恢复了!”

纪麟笑了笑,捋了捋春音的发梢,气势却在这一刻变得一片冰寒:“不论我有没有恢复,我都不能忍受我的人受到欺负!”

不能忍受我的人受到欺负

少爷是说我是他的人吗?

春音头低得更深了,俏脸一片绯红,虽然纪麟刚才的气势极为寒厉,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她心底感觉到说不出的温暖和宁静。

甚至,就连纪麟什么时候带着离开,春音都没发觉。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纪麟已经牵着她走出很远的距离。

“纪麟少爷,我们去哪啊你还要去大堂领武修丹药,大堂很多人在等你的。”

“我们去的,就是大堂。”

什么?

纪麟要带她去大堂,带她这个侍女去大堂?

可是现在这个场合,她根本就不能进去啊!

“纪麟少爷,,,我不过是一个侍女而已,你去领取武修丹药,我没有资格旁观的。”春音一下子急了,心里颤抖地厉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这是纪家的规矩,若是违背的话,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

“我说你能去,你就能。”纪麟缓缓转过头看向春音:“我的人,谁敢阻拦?”

“而且,我倒要看看。”

“以后在纪家,还有谁敢欺负你!”

大堂与昨晚一样,依旧聚集不少人,但是在侧坐之上,却是还坐在一个穿着华丽的少年,满面油光,一脸傲居的坐在那里。

在场的其他人,见到这个少年,脸上也都是带着无比恭敬的笑容,就连一些长老和执事都十分讨好的想要和他说上几句话。

不过,这个少年却是显得极为不屑,连回都懒得回应。

原本灵堂一般的摆设全部被清扫下去,主座之上的棺材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紧闭盒子。

除了家主以外,纪家有点身份的人,都被纪庭雷叫了过来。

“各位抽空过来召开会议,实在抱歉,只因为在场的各位都是纪家的高层,麻烦帮我做一下见证,免得让某些人说我食言。”

纪庭雷眼底泛着寒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话音落下,引起一片附和的声音。

最先回应的是各个执事。

“不麻烦,大长老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

“大长老一心为纪家着想,让我们来做个见证,也是理所应当的。”

“纪麟他竟然向大长老要家族这十六年来给天威少爷的所有武修丹药,真是太过分了。”

纪庭雷坐在主座旁边,离主座很近,露出十分满意的笑容,看了看主座上的黑盒子,眼底的寒意一片汹涌。

紧接着,他又扭头看向侧坐的那位少年,笑道:“向公子,您要谈的事情,可能要等一下了,还请见谅。”

这是向家的二少爷向何,虽然是个纨绔,但今日却是代表向家来和纪家谈一些店面事宜。

石城中,向家的实力,一点都不弱于纪家,甚至还在纪家之上,纪庭雷不敢怠慢。

“知道了。”向何冷哼一声:“我正好也想看看,你们纪家这个出了名的废物,难道还真的能转变不成?”

“废物就是废物,一辈子都不可能翻身。”

纪庭雷嘴角抹过一道锋芒,泛着笑意,靠近向何几分,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等我解决完这个废物,再多让出纪家几成利益给你,你回去大可告诉你爹,以后你们向家若是找家族合作,尽管找我就好。”

向何似乎是一瞬间便懂了纪庭雷话里的意思,深深看了纪庭雷几眼,顿时笑了起来。

是那种阴谋得逞,心照不宣的笑:“你放心,以后向家的合作,我一定会找你。”

既然他们双方都可以为自己赚得利益,亏得是纪家而已。

双赢的局面,何乐不为呢?

纪庭雷不动声色,缓缓抿了一口茶:“纪麟怎么到现在还不来,莫非是不敢来了”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停了下来。

纪麟,已经出现。

他不但来了,并且,他还带了个侍女来大堂。

看着纪麟旁边的那个侍女,向何却是忽然眼前一亮,他靠近纪庭雷几分,忍不住摸了摸身上的皮鞭:“纪长老,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侍女,我上次想强行要了她,她却不从,我用皮鞭擒住她,没想到还是让她跑了,这次你看”

“你放心,向公子。”纪庭雷微微点头,嘴角闪过一抹狞笑:“我保证,这个侍女一定会让你带走,到时候,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向何开怀大笑,目光更是露骨的看向春音,而纪麟,他却是根本没有多看一眼。

一个废物而已,根本没有多看一眼的价值。

“大长老,你昨晚说要给我的武修丹药呢?”

纪麟直接说道,紧接着,便带着春音走进大堂。

春音原本声色就有些紧张,察觉到向何看她的不善目光后,春音的身子更是像小猫一样紧紧躲在纪麟身后。

纪麟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的视线落在向何的腰间缠带的皮鞭上面,瞳孔猛的一缩。

纪庭雷冷笑一下,不动神色,看向一旁的执事。

那执事立刻会意,猛的站了起来:“纪麟,这是纪家高层会议,你却带侍女进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话音落下,大堂的人立刻叫嚷起来。

“这还有没有规矩?”

“纪家会议,怎么能带外人进来?”

“纪麟这也太嚣张了。”

“快把那个侍女赶出去!”

面对众人的指责,春音的神色变得更加慌乱。

但是突如其来的,纪麟的手臂忽然搂着她的腰肢,俯身在他耳畔:“有我在,不用怕。”

这道声音仿佛是极具亲和力一般,莫名的让春音心底的忧虑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纪麟大步朝着向何走去。

向何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他紧紧看着春音,露骨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当场将她吃了一样,在他身后还有随从给他搂着肩,极为享受的模样。

但他对此他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扭头指着纪家的一个长老:“你,去把那侍女给我带过来。”

那长老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

“嗯?不去是吧?信不信我让我爹”

突如其来的,他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忽然停了下来。

就仿佛是被硬生生的咽下去一样。

纪麟一脚狠狠踹上向何胸口,连同座椅和他身后的随从一起踹翻。

砰的一声,向何猛的跌落在地上,口中发出一阵吃痛的声音。

一瞬间。

原本吵杂的大堂,瞬间哑火了。

纪庭雷脸色骤变!

原本正在指责纪麟不守纪家规矩的这些人,全都一声不吭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看得他们心底发颤。

向何,是向家少爷啊纪麟竟然敢打他?

“我纪家的人,你也敢命令?你算什么东西!”

纪麟猛的跨出一步,直接将向何腰间的皮鞭夺了过来,然后看向春音:“之前是不是他打的你?”

纪麟一眼便能看出,这皮鞭的粗细程度,简直就和春音先前手腕上的那道伤痕一模一样。

春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仿佛是想到什么,心里猛的一抽,立刻摇头:“别少爷你别”

话还没说完,纪麟想都没想,手中的皮鞭夹杂这一股狠厉之气,重重的落在向何脸上:“我的人,你也敢动?”

“啊啊啊!!!”

皮开肉绽的声音以及向何的哀嚎瞬间响遍整个大堂。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萌宝通知单:总裁爹爹你下架了》全文在线阅读

蕾丝花边缝到布上视频: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

女生脱掉裙子裤子大全|两亲家全家互换23章

嗯啊不要bl_护士娇羞细喘办公室

口述真实乱过程—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