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夜少甜妻心尖宠全文章节/夜少甜妻心尖宠小说列表全文

2021-06-30 12:54 · 新商盟

乔仁国一口老血差点闷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但乔木是他的独生子,做的再不好,也都能谅解。

而乔思甜,无论做的再好,总归能挑出两三个错处,“乔思甜!看看你干的好事!要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把乱七八糟的人往家里带,能发生这种事吗!还不赶紧让他滚!小心老子打死你!”

又双叒怪上她了?

好吧,这也是常规操作,反正最后挨骂挨打的永远都是她。

这么多年,她都习惯了。

“叔,你还是别管了,我们家的事你管不了,反倒给自己也惹一身骚。”

她马上就要去上大学,就能彻底的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不在乎这一天两天。

“而且叔,万一你为我打了人被抓去派出所,我也救不了你……”

乔思甜说完,小心翼翼的望向他。

企图从他脸上找到一点点认同感。

夜司禛眉头轻蹙,微微侧过脸,屋外的灯光正好斜斜的打到他的脸上,将表情映衬的忽明忽暗。

将她的心也提了起来。

叔……不会还想打人吧?

乔仁国面露得意之色,好歹也是在商场里沉浮多年的人,人脉是一等一的。

想让夜司禛蹲局子,他有无数种办法。

“小白脸,听到没,别在老子门口撒野,老子让你蹲局子你信不信!”

乔仁国叫的很凶悍,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老鼠,本事不大,看起来倒是很嚣张。

如果可以选择,乔思甜真不想让这个人当她的爸爸。

她轻轻地拉着夜司禛的衣袖,“叔,你就听我一回吧。”

软软糯糯的声音,让夜司禛神色复杂,最终还是缓缓松开了手,给了她一个眼神,就转身走了。

他的步伐稳健有力,脊背挺直,宛如一座高山。

乔思甜很想追过去道个歉,但是闻声而来的乔妈妈已经抓住了她的手把她往屋子里带。

“还不给我滚进去,别给我丢人现眼!”

屋内,是三人堂审的现场。

乔思甜坐在最中间的沙发上,低着头不发一言。

乔妈妈看到她这幅样子就来气,“你看看你像什么样!跟保安混在一起,你能耐了啊!”

“他不是保安!是保镖!”乔思甜反驳道。

乔木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葛优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边嘟嘟道:“乔思甜,保安和保镖那不都是一回事么,你说以咱们家这种身份,你跟谁在一起不行,跟一个这么老的老男人在一块儿,真掉价。”

乔思甜瞧见他就来气,“乔木,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乔仁国黝黑的脸庞看不出喜怒,但明眼人都能察觉出来,他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乔木很识相的回房间了。

就他爸这个地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踩着把自己炸死了。

乔木一走,乔思甜抬起屁股也打算走人。

乔仁国悠悠开口,“上哪儿去?”

“回房休息,我已经累了。”乔思甜眼神闪烁,放在身侧的手指发颤,身子微微往后倾,显得有些害怕。

“你老子话还没问,你就说累了?”乔仁国又是一个巴掌,打的乔思甜头发散乱,低头捂着自己的脸,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耳边全是闹哄哄的声音,“看看你现在这幅德行!还像一个高三毕业的女学生么!跟一个保安瞎混!还念什么书!我让你妈明天就让你相亲!今年就给老子嫁出去!”

“我才十八岁!我不愿意!”乔思甜气冲冲的跑上了楼。

乔仁国差点没被气死,“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都被你惯成什么样了!”

王桂兰心情也不好,“不是你女儿,怎么又赖上我了?没生乔木之前,不是你整天丫头长丫头短吗,怎么着,现在赖上我了?”她可从来都没娇惯过。

一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好娇惯的。

“行了行了,这事,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乔仁国拎了包就要出去。

“干嘛,这么晚了还出去?”王桂兰透着屋外的路灯光线,瞧见乔仁国被领子掩埋的脖颈之下,一个淡淡的吻痕,眼神暗了暗。

“老子看到这个不孝女就肝疼!”

乔仁国大步流星的离开。

丝毫不留恋屋内的一切。

王桂兰脸色极差的拨通了赵淼的电话,“小淼啊,还记得咱们上回说的事吗?”

……

时至深夜,凌晨三点。

在闹钟不安的催促下,乔思甜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忍着想再睡过去的冲动,将系在腰间的布条紧了又紧,轻轻地推开了窗户。

这夜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她探着脖子,看着黑咕隆咚的底下。

顿时生了退意。

万一弄不好摔折了怎么办?

想想还是有点小怕怕的。

乔思甜忍不住又紧了紧腰间的布条,慢慢地翻过窗。

娇小的她,在远处看,就那么一点点大。

她小小的身影,仿佛能被整个黑夜都吞噬了似的。

顺着排水管,一点一点的往下蹭。

直到绳子到底,再也无法下去。

想象中柔软的草坪触感并没出现。

她抱紧水管,踮起脚尖,往下探了探。

卧槽!

竟然是空的!

她连忙摸出放在怀里的手机,夜风一吹,人一紧张,刚按开了电源按钮,手机就顺着自己的视线滚到的草坪上。

躺在了她最期待的那撮绿色中间。

目测直线距离,至少两米。

乔思甜连连咽了好几口口水,最终还是没壮下胆子跳下来。

不远处,就是夜司禛的家。

她现在的位置,正对着夜司禛的窗户。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现在是半夜三点,谁会发神经大半夜的不睡觉来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手机屏幕的灯光暗淡了下来,眼睛一下子失去了光线带来的黑暗,让她忍不住抱紧了这根大水管。

显然,一直不行动的话肯定是不可以的。

乔思甜一手用力抱着水管,一手解开身上的布条,缓缓地顺着水管往下挪动。

至多不超过一米的距离,她就已经满头大汗。

身为一个体力基本为零的十八岁少女,在最后的五十厘米还摔了个屁股蹲。

乔思甜一个跟斗翻起身,飞快的捡起手机,捡好装备,迅速的拨通了夜司禛的电话。

“叔!救人如救火,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

夜司禛从床上爬起来,再走到门口,正好,乔思甜也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门前。

门吱呀一声打开。

夜司禛穿了一件简单的棉质T恤,低头看着满头大汗的乔思甜。

没等问出口,这丫头就自来熟的从角落里挤了进去。

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从冰箱里掏了一瓶矿泉水。

夜司禛随手带上门,倚在门边看着她。

“干嘛了,逃荒啊。”

乔思甜背后背了一个大书包,里面乱七八糟的塞得鼓鼓囊囊,塞不下的已经从包口露了出来,像尾巴似的拖了出来。

她痛饮了大半瓶水,才缓过气,异常郑重道:“叔,告诉你一个非常悲伤的消息,你从小看大的小姑娘,也就是我,即将面临人生最悲惨的事情。”

“什么事?”夜司禛缓步走了过来,随意的坐到一旁,就这么散漫的葛优躺,也躺出了文艺复兴时期古典画的美感。

宽松的T恤穿在他身上,平添了几分禁欲的气息。

连看惯了的乔思甜,都忍不住脸热心跳。

乔思甜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看着手里的矿泉水瓶,“叔,你先收起你无处安放的魅力再说。”

夜司禛抓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说吧。”

“我爸说,要让我立马结婚!”

如果是说气话也就算了,她都不当一回事儿。

可今天不同。

她的房门被被反锁了。

“叔,我知道,我不该麻烦你。但是我保证,我一定不会拖累你,你只要把我送去学校,就可以了。”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钱,”乔思甜从自己的储蓄罐里掏出了好几张皱巴巴的一百块,郑重其事的放到夜司禛的手上,“你不是保镖吗,我雇佣你,行不行?”

这丫头……

是真天真浪漫,还是真天真浪漫?

夜司禛的眸光闪了闪,拿开了两人之间唯一的阻挡物,失去了抱枕的支撑,乔思甜一下子重心不稳的跌落到对方的怀里。

接触到对方温热的皮肤,烫得她脸热的不行。

挣扎着要起来。

夜司禛薄唇轻启,缓缓道:“不够。”

这么完美的暧昧气氛,这么完美的姿势。

让乔思甜的脑袋已经晕晕乎乎了一分钟。

差点以为夜司禛要对她怎么样。

没想到居然只是简单的一句不够,将她拉回了现实。

好吧。

她一个才十八岁的小姑娘,身材又干吧,又没有什么特长,人家本来就没把她当一女人看待。

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叔可是比她大了十岁!

“叔,那我分期付款行不行?我就这五百,还有的钱我得租房。”

现在学校还没开门,她总不能睡大街吧?

“我考虑考虑。”

“哎哟,别考虑了,再考虑天都亮了,万一我家人发现我跑了,我肯定要玩完!”

只是乔思甜没想到,自己的乌鸦嘴灵验的这么快。

乔木那只混蛋,大半夜的不睡觉偷偷的开她房门,就发现乔思甜的房间窗户敞开着,床上连个鬼影都没。

走近一看,一根用床单搓成的绳子系在窗户上直直的向下。

而对面,夜司禛家灯光大亮。

虽然他读书成绩不行,但在这种事情方面,绝对是个天才。

“妈!乔思甜那死丫头跟对面的小保安跑了!”

乔思甜眼看着原本安静着的乔家别墅,宛如一头刚刚醒过来的猛兽,忽然睁开了如火炬一般的眼睛。

紧接着,带着气吞山河的气势,她的亲弟,亲妈,穿着睡衣,及拉着拖鞋就冲了出来。

乔思甜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叔!叔!完了完了!我这下子一定死定了!!!”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重新做人!

“有我在,慌什么,去房里待着。”

夜司禛眼皮都没动一下,听着外面的人砸门。

大约砸了有一分钟。

他揉乱自己的发丝,打了个呵欠,慢慢地走出去开门。

乔木的手差点没停住,拍在夜司禛的身上。

他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撞了撞她妈。

王桂兰梗着脖子抬头怒道:“你还要不要脸!偷人偷到我家来了!乔思甜呢!你把我闺女藏哪儿了!”

说罢,她就仗着自己是女人的身份,以为夜司禛不敢把她怎么样。

没想人根本就没打算让她进去。

他漫不经心的拨着手指甲,“大半夜的私闯民宅,要判几年?”

“我知道!我知道,判三年!”乔木举起手兴奋道。

要不是自己的独生子,王桂兰真想一巴掌拍死他这个蠢货。

“看来你儿子比你聪明,你确定要进去么?”

夜司禛干脆连挡都不挡了,就这么敞开着大门。

屋内很安静,也很简洁。

看得出来住在这里的人,生活一定循规蹈矩,一丝不苟。

王桂兰跨进去的半只脚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跨进去。

夜司禛毫不留情的关上门。

摔门声大的吓人。

王桂兰嫌弃的不行,“看到没有,保安就是保安,没教养!”

“妈,我觉得,咱们强攻不行,咱们能智取,对不对。”乔木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就你那个脑子,还能想出什么好法子?”

不是王桂兰看不起自己儿子,她儿子年年考试倒数第一,高中还是花了大价钱买进去的。

就这脑子,能干什么用。

“妈,你说乔思甜那丫头逃走了,她如果真的在这儿,她能不出门吗?而且不是快开学了,她能一直待在这里哪都不去?咱们啊,只要守株待兔,她能在这里呆一天两天,她能待十天半个月么?”

乔木为自己的推理能力感到非常自豪,小爷他也不是吃素的!

王桂兰觉得还有几分道理,便道:“行,一会儿你去雇点人,专门守在这儿,绝对不能让那个死丫头跑出去!”

乔木拍了拍胸脯,“妈!这种事情你交给我,放一百八十个心!”

等夜司禛回到房间,乔思甜已经蜷缩在沙发边的地毯上睡着了。

额角的头发被汗润湿,弯弯曲曲的贴在光洁的额头上,更显得她纯真。

手,不自觉的轻轻触碰了一下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

唇角微微翘起,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好想……

乔思甜的睫毛颤了颤。

夜司禛那股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升腾起来的罪恶感让他收去了那一点点坏心思,继续当她心目中那个高大威严的叔叔。

一张柔软舒适的毯子披在了她的身上,引得她舒适的叹息了一声,找个合适的位置继续睡去。

直到天亮的那几个小时,夜司禛都没睡。

乔思甜被夜司禛装在行李箱里带出了小区。

到了公司里,苏照从后车座拎出了这个死沉的行李箱。

“老大,你这个行李箱里装了啥玩意,怎么这么重?”

憋在行李箱里的乔思甜都快被闷死了,用力的拍了拍箱子。

箱子抖了抖。

吓得苏照直接松了手。

行李箱啪叽——一下摔倒了地上。

躲在行李箱里的乔思甜瞬间头昏脑涨。

“这箱子还有震动模式?”

她都热得翻白眼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墨迹了?

叔啊,再不把你的大侄女放出来,你大侄女就要魂归故里了!

“是我大侄女。”

夜司禛淡定的拉开了拉链。

苏照猛地握住了他们老大的手,眼睛里泛着奇异的光芒,“老大,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

乔思甜猛地站了起来,满头大汗的看着他们俩,“动什么手?”

“没什么,我开玩笑的。”苏照迅速的闪走了。

老大的脸色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担心自己再多嘴一句,老大能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夜司禛领着乔思甜往里面走,“先暂住在公司,接下来的事,我给你安排。”

“不用不用不用,”乔思甜连连摆手,“叔,你太贵了,我付不起。”

像叔这样的保镖,只有大明星,大富豪才请得起。

她身上拢共还没两千块钱,想着这些天麻烦他这么多,也不知道该花多少钱,哪还敢接受他的提议。

“傻。”夜司禛揉乱了她的发丝,瞧见她一本正经的模样,顿时心情灿烂,“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还能跟你要钱?”

“真的?”乔思甜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转晴,眼睛发亮,欢喜的看着他,“那也就是说?!”不要钱啦?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夜司禛扔给她一罐可乐,“这些年你麻烦过我多少回,我要是收钱,把你卖了都还不起。”

“哈哈哈……说的也是。”乔思甜心虚的低下了头。

这些年但凡她有什么麻烦,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叔。

要真用金钱来衡量的话,还真是把她卖了都换不起。

“叔,我保证,等我大学毕业挣大钱了,我一定会补偿你的!真的,我们非亲非故,你对我这么好,能碰上叔你这么好的人,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叔,你简直就是来拯救世界的天神!……”

乔思甜的花式彩虹屁吹的夜司禛心情很不错,连表情都生动了几分。

不过……门外偷听的那几个人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

夜司禛立刻板起了脸,眯起眼睛,冷声道:“全体操场二十圈!”

苏照第一个哀嚎,“老大,我只是路过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听见!”

“三十圈!”

“我……”

“四……”

“好好好,我们去,我们现在就去还不行吗。”苏照领着这几个家伙去操场跑圈了。

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老大居然喜欢的是这一款……”

乔思甜好奇的看着远去的他们,“叔,保镖也要这么训吗?”

“你以为呢,只要长得帅,就能当保镖?”

“嘿嘿……”

被戳中了的乔思甜尴尬的眼神飘散,不敢看夜司禛。

“啊,今天的天气真好,我也出去跑跑吧,锻炼锻炼。”

她假装往前跨了一步,又偷看了一眼他。

他正看着自己,直溜溜的眼神,让她心里发慌。

“怎么?”

难道她脸上有什么东西?

乔思甜用手摸了摸,没毛病啊。

“我带你跑。”

“好啊~”

乔思甜欢天喜地的跟着夜司禛去了操场。

一分钟后,她就后悔了。

整个操场都飘荡着她啊~~~~~~的声音。

夜司禛跑起来很快,被他拽着的乔思甜跟个风筝似的一直往前奔,腿上的那两个摆件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

一圈过后,她扶着栏杆干呕。

“体力太差了。”

夜司禛还在一旁发表意见。

乔思甜现在只想翻白眼。

“请看好了,我是女生!”

胸前微弱的起伏,示意她是个正儿八经的女生。

夜司禛随意扫了一眼,“嗯,不明显。”

“叔!你耍流氓!”乔思甜的脸一下就红了,“不跟你玩了,我还是个宝宝!”

苏照从后面勾住夜司禛的脖子,“叔,老牛吃能草了哦。”

夜司禛直接给了他一肘子,“滚一边去。”

“当年我们不也说要做彼此的天使的吗……”苏照捂着肚子艰难的发出声音。

“同一个字我不想说第二遍。”

对上夜司禛犀利的眼神,苏照干笑了两声,“哈哈……哈,我开玩笑的……”

乔思甜走在回去的路上,越想越脸红。

脑子里乱哄哄的全是夜司禛的影子。

叔很帅,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像她这么大点的小姑娘,确实难以抵挡。

乔思甜蹲在地上,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蛋。

乔思甜!你想什么呢!

叔可是看着自己长大的人!

不说年纪差距那么大,就算是叔真的要找女朋友,那也绝对不会是她这一款!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一双刷的晶晶亮的皮鞋走到了她的跟前,声音从头顶传了下来,“蹲在这里做什么。”

是叔!

心忽然雀跃了一下。

又瞬间被她的理智遏制住。

乔思甜猛地站起身,速度快得差点撞到人,夜司禛眼疾手快的挡住了她的脑袋,才避免她撞上自己的下巴,“毛毛躁躁。”

“嘿嘿,叔,我打算今天就提前去学校看看,反正后天就开学了,我也该准备准备了。”

她这次逃出家门,是轻装出行,身上就那么两套换洗衣服,还有一些必需品。

“我送你去学校。”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去!顺便我还能体验一下单独一个人出门的感觉~”

学校离本市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算远。

高铁直达,也很方便。

买完车票,乔思甜看着自己兜里所剩无几的毛老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夜司禛,“叔……我知道您是一个好人……”

没等她继续央求,她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转账消息。

乔思甜瞪大了眼睛数了又数,没错,一后面跟了四个零!

一万块钱!

“叔!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收利息的。”

“哦……”

乔思甜的小脸有些垮,想到自己的未来,顿得人生一片黑暗。

“一分利。”

“叔……你该不会是表面上是正经的保镖,其实背地里是放高利贷的吧?”

相关文章:

白带黏糊糊白糊糊像浆糊|白带有脏东西怎么回事

《乘龙赘婿周睿》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全文阅读

公关总监职责,腾讯公关总监

医生办公室吃奶系列辣文|睡前污污的暖心故事

爆火小说《开在黎明的花》完本+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