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了校草虐校花的作文:第章滚烫的精华注入

2021-06-30 09:27 · 新商盟

赵雅婷笑起来很妖娆,伸出光洁的玉手,递给了老马一只香蕉。

“雅婷太客气了,你搁那吧,我要吃自己拿。”老马含蓄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咯咯!”赵雅婷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不吃我可吃了哦。”说完,她故意用撩人的动作吃着香蕉,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老马咽下口水,身子顿时来了感觉。

赵雅婷眼角的余光,早已发觉老马身下的变化,瞬间心神荡漾,朝老马挑了挑眉,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大长腿不禁微微相互磨蹭着……

老马身子骨一颤,心中不觉咯噔了一下,“这女人不会是想要了吧!”

这么一想,老马忍不住偷偷地望向厨房,牛大江就在里面,近在迟尺,赵雅婷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然而,不容老马多想,赵雅婷居然凑了过来,娇滴滴的说,“老马哥,你怎么老喝水呀,喝多了不想上厕所吗?”

说话间,赵雅婷意味深长的盯着老马的。

“咳咳!”老马清清嗓子,身子骨不自然的往旁边挪了挪,“雅婷啊,我去看看大江好了没有。”

“没事,不用管他。”老马刚起身,赵雅婷就连声阻拦,并顺手扯住了老马的裤脚。

“嘶!”松垮的沙滩裤一下子被扯了下去,老马光光的屁股露出一大半。

老脸一红,老马连忙提起裤子,赵雅婷却颇为惊讶,她没想到老马里面是真空的,这下可有意思了!

她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穿的真凉爽呀!”

老马愤愤不平,这女人简直太不像话了,自己的老公在家里,还敢肆意妄为,真不要脸!

老马当即沉下老脸,“雅婷,别胡闹,大江还在里边呢!”

赵雅婷不高兴了,“什么大江呀,我看就是条小河沟,还动不动放不出水!”

老马一愣,心想,“这女人今天是咋啦?又是调戏自己,又是埋怨大江。”

这会儿,牛大江从厨房里走出来,叫道“雅婷,老马,开饭啰!”

赵雅婷嫁给牛大江后,虽然从良了,但是家务事从来不做,全部由牛大江承担,不过牛大江也愿意,娶了个小媳妇,他高兴都来不及,这点事又算什么。

席间,牛大江拿出了家中珍藏的陈酿,兴奋的和老马整了起来,几杯下肚,不胜酒力的牛大江居然醉倒在饭桌上。

此时,老马也喝高了,刚准备回家,却被赵雅婷拉到了沙发上。

“老马哥,你醒醒酒再回家。”说着,赵雅婷就给老马端来一杯茶水。

“不了,雅婷,我回去睡会,你招呼一下大江吧。”老马想走,可是赵雅婷却坐到他身边。

一阵香气扑来,赵雅婷撩了撩乌黑的卷发,柔软的身子蹭着老马的胳膊肘,娇声道,“马哥哥,你陪陪人家嘛……”

此刻,老马醉眼朦胧,嗅着赵雅婷身上好闻的香水味,感受到胳膊上贴着一团硕大的柔软,心有所动,“好好,我再坐一会儿。”

赵雅婷闻言顺势依靠在老马的肩头,诉苦道,“马哥哥,你知道吗?我最讨厌那个老家伙喝酒了!”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老马并没有推开举止过度的赵雅婷,反倒心痒痒了起来,他瞅了瞅餐桌上的牛大江,小声的说,“雅婷,怎么回事?感觉你今天对大江怨声载道啊。”

听老马这么一说,赵雅婷的眼睛红了,抽泣道,“马哥哥,你有所不知呀,那老家伙有多废呢!还喝酒,更废!”

老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两口子的夫妻生活不和谐了。

只是,像这种极度隐私的问题,赵雅婷为什么会说出来?而且,倾诉的对象选择了老马?

他可是牛大江的老同事啊,这要牛大江男人的尊严往哪儿搁?

老马心中犯着狐疑,嘴上却安慰道,“哎呀,夫妻之间要多包容,多理解,忍一忍就过去了。”

老马没有直接挑明,而是装着糊涂从中劝和,他想着总得给牛大江留点面子。

可赵雅婷并不买账,她恨铁不成钢的说,“包容?理解?他想得美!就他那废物的样子,我看一辈子不行了!”

“啊?!”老马暗自叹道,他没想到平日里做事雷厉风行的牛大江,居然是个废物!

难怪牛大江二婚后没有要小孩,就单单抚养着和前妻生的一个儿子,看来有点扯犊子了,这事情的背后还是有些缘由。

赵雅婷继续诉说着,“马哥哥,我的命好苦呀,我还这么年轻,老家伙就不行了,我这以后可怎么办呀?”说完还流了两颗清泪。

向来怜香惜玉的老马,见到这副架势后,顿时忍不住用纸巾给她揩泪,心疼道,“雅婷,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我会找机会问问大江,帮他想想法子。”

赵雅婷一把抓住老马揩泪的手,破涕为笑,“马哥哥,你说话算数不?”

突然被赵雅婷抓住,老马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的举动太轻浮了,让赵雅婷徒然反感,不料却见赵雅婷的情绪好转了起来。

老马赶紧用另一只手拍拍胸脯,满嘴酒气的承诺道,“雅婷妹子,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

话刚说完,赵雅婷妩媚一笑,抓着老马的那只手就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娇滴滴的撒娇说,“马哥哥,你要是骗了我,我可不会饶了你哦!”

一时间,老马头皮发麻,喉咙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此时,醉酒的牛大江就趴在不远处的餐桌上,同一屋檐下,老婆和老同事之间玩暧昧,他却浑然不知,这种巨大刺激感,让老马彻底无法自拔了。

借着酒劲,老马扑倒了赵雅婷,将她紧紧的抵在沙发的角落里,这个位置刚好是餐桌方向的盲区。

赵雅婷低声娇喘。

赵雅婷经验十足,动作麻利,弄得老马都有些精神恍惚了,他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等不及。

见赵雅婷已入状态,老马终于压抑不住自己那颗狂躁的心了,他两手撑住沙发靠垫,咬着下嘴唇,准备一鼓作气的大展身手。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窸窣声,赵雅婷猛的推开了老马,穿好衣服,理顺了长发,给了老马一个警惕的眼色,老马连忙正襟危坐,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品茶。

原来,牛大江的儿子牛江波放学回家了,一进门,牛江波把书包丢给了赵雅婷,看见沙发上的老马,喊了声,“马叔叔好。”

老马佯装醉醺醺的回应道,“哟呵,小伙子刚下晚自习啊,今天没去你妈那里?”

牛江波腼腆的笑了笑,跑去餐桌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老马趁机和赵雅婷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离开了。

“这小子和他老爹一样,来的可真巧!”老马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无奈的摇摇头。

回到家后,老马居然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原封不动,邱兰馨也不在家里。

“咦?人跑哪儿去了?”老马心里嘀咕着,把桌上的饭菜收拾进了厨房。

在家里又晃悠了半个多小时,邱兰馨还没有回家,此时已是夜晚十点半,老马不禁有些焦急了。

他在寝室里坐卧不安,觉得是不是要给邱兰馨打个电话,思来想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号码。

“呀!糊涂!”老马自嘲的笑了笑,他的通讯录里只有张小军的号码,看来是自己多情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张小军”三个字,老马突然想起张小军临走前交代的一句话,心里顿时有了点眉目,直接拨通了张小军的手机。

话筒里响了两声,就变成忙音了,老马不禁纳闷,都这么晚了,张小军难道还在学习?

两分钟后,老马收到了张小军的短信息,说是正在和培训员讨论议题,问老马有什么事。

老马就给张小军回了信息,告知了邱兰馨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张小军的电话打了过来,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在电话里着急的说,“马叔,我刚打通兰馨的电话了,可没说几句,她的手机就没电了,你能帮我去看看她吗?”

“可以可以,你快告诉我去哪里找?”张小军心急,老马更急,这大晚上的,一个单身女子

相关文章:

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花都狂少)

无力的抓住床单哭饶喷洒:看到你下面湿的作文

十四女胸发育图片欣赏:老汉开花苞

古言热书《恰逢花开情深不候》全文在线阅读

帅气按摩师做了三次@用黄瓜自插图1000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