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热门】重生为君小说免费阅读/重生为君火爆上线

2021-06-30 09:40 · 新商盟

等到安太医在内的诸位太医赶到,杨淑妃等人连忙询问。

有的太医摇头不知,但也有的太医说知晓这等事情,灵魂双生或是多生却有其事。

杨淑妃心里只连连道原来昰儿还是我的昰儿,竟是喜极而泣。

在座大臣们尽皆欢喜,杨仪洞也是牵强扯出几抹笑容,只是这份牵强外人看不出来而已。

杨淑妃哭过几声,忙抹去眼泪,止不住的欢喜,又问太医:“那可有法子医治?”

众太医都是面露难色,微微摇头。

人格分裂在现代都是极为罕见的病症,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法,他们能够听说过已是相当难得了。

杨淑妃见状不禁又是有些焦急起来,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

旁边的大臣们自然也没什么法子。

过去良久,还是陆秀夫开口道:“太后,臣觉得这也并非是祸事,兴许还是福事。”

张世杰眼中光芒闪烁,瞬间领会陆秀夫的意思,跟着点头。

其余诸臣却是不尽明白。

杨淑妃看向陆秀夫道:“陆大人此言何解?”

陆秀夫道:“圣上虽然原本就天资聪颖,卓尔不凡,但终究年岁尚小,寄情玩乐,不思政事。现如今圣上远不及以往活泼可爱,浑然不似个少年,但胜在思维深沉,行事老练谨慎,又醉心政事,我大宋正需要这样的圣上,是以臣才说这是福事。若是圣上不逢此大变,即便天纵之资,要成长至现如今这种程度,也非得有个十余年光景不可。”

陈文龙等人听到陆秀夫这么说,眼中都是放出光芒来,连连附和着说道这真乃是我们大宋之福。

杨淑妃还是微蹙着眉头,“话虽如此,可昰儿对本宫终究不如以往那般亲切依赖。”

她虽是太后,但其实年龄也不过二十七八光景,自然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亲密自己。

张世杰道:“太后,皇上和您可是骨肉相连,只要您花些心思,臣相信皇上还是会变得以往那般和您亲密的。”

杨淑妃知道纵是不愿也无计可施,只得点头。

然后她又道:“那现在昰儿只想主管政事,那我等当如何处之?”

几个大臣都是微微沉吟。

陈文龙最先开口,“皇上如今胸有韬略,大志宏图,臣觉得皇上亲政也不是不可。”

杨仪洞却是在旁边说道:“可皇上如今终究年岁幼小,匆匆亲政,怕是不能服众。”

张世杰瞪眼道:“皇上乃是真龙天子,亲政名正言顺,谁敢不服?”

他虽然善于阿谀,平常又喜好拉帮结派,提拔嫡系,但忠心的确是无话可说。

杨仪洞可不敢和这位枢密副使大人顶撞,眼神微微闪烁,不再出声。

杨淑妃却是在乎杨仪洞的看法的,眼神扫过几人,道:“那到底让不让昰儿亲政呢?”

此时南宋朝廷原左宰相兼枢密使陈宜中早已经借着为朝廷探路的理由逃往越南去了,朝廷的大臣们隐隐以陆秀夫为首,即便张世杰、苏刘义等人,也都对陆秀夫有几分恭敬。这时都向着陆秀夫看去。

陆秀夫捋捋下巴上的胡须,随即向着杨淑妃拱拱手,道:“太后,皇上如今励精图治,心中时刻想着光复大宋,这是我大宋之喜。但杨大人的担忧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我等谁也不知皇上是不是一时兴起,若是到时候皇上亲政不过几日便没了兴趣,那我等也是难堪,倒不如……先考验皇上一番,太后觉得如何?”

“考验?”

杨淑妃咀嚼着这话,“如何考验?”

陆秀夫笑道:“太后不是让皇上老老实实的呆在宫中,不要想着亲政的事情么?咱们便先看看皇上会如何应对。如果皇上真的就此安分下去,那只能说明皇上亲政和复国的决心还不够强烈,亲政之事咱们容后再议。”

张世杰道:“那若是皇上有所举动呢?”

陆秀夫看向他,答道:“若是皇上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折服太后改变主意,那便说明皇上有着我等都远远不及的心思韬略,这于我大宋自是天大的喜事。”

张世杰向着杨淑妃作作揖,又问道:“若是皇上施展手段,但又不能折服太后呢?”

陆秀夫道:“那时咱们也可以看看皇上用的是什么手段,亲政之事再做定夺。”

陈文龙几人都是点头,看向陆秀夫的眼神中隐隐有着佩服。

张世杰也道:“太后,陆大人此举甚妥。”

杨淑妃轻轻点头,“那便依陆大人所言,咱们先静观其变,且看昰儿如何应对。”

这事情,便就这么定了下来。众大臣和太医向杨淑妃告退离去。

赵洞庭对此自然是浑然不知,仍呆在寝宫里思量办法。

时间到得夜里七点多左右。

赵洞庭正在寝宫内修习内功,颖儿在旁边伺候,门外侍卫忽然禀报:“皇上,岳教头求见。”

赵洞庭睁开眼睛,道:“让他进来。”

门被推开,岳鹏从门外走进来,还穿着盔甲。

到赵洞庭面前,他正要行礼,赵洞庭已是单手虚扶,“免了。”

岳鹏感激看着赵洞庭,“谢皇上。”

赵洞庭瞧他风尘仆仆的,问道:“岳将军此时来见朕有何事?”

岳鹏欲言又止道:“末将刚刚巡逻完毕,有件事情不知……当不当说与皇上听。”

赵洞庭只以为他是发现了细作之类,随口道:“但说无妨。”

岳鹏的眼神却是向着颖儿和李元秀瞥去。

赵洞庭心里微微诧异,寻思着莫不是什么机密要事,但想到颖儿和李元秀都是对自己万分忠心的人,便说道:“岳将军无需顾忌,颖儿和李公公朕是万分信得过的。”

但岳鹏却仍是不肯说,只道:“能不能请公公和姑娘稍作回避?”

颖儿是深受赵洞庭宠信的侍女,他也不好直呼其名。

听到这话,颖儿性子柔和,就要往屋外走去。李元秀却道:“老奴须得护着皇上安危。”

他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好似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他之前并不认识岳鹏,对岳鹏并不是很信得过。

岳鹏知道李元秀心里想法,也是无奈。但他要说的事情实在不便让皇上以外的人听到,只得走到赵洞庭旁边,附耳匆匆说了几句话。

赵洞庭听完却是眼睛瞪着猛大,惊得站起身来道:“真有此事?”

岳鹏道:“那侍卫与末将乃是同乡,又是发小,亲如兄弟,应当不会骗我。”

“空穴不来风啊……”

赵洞庭嘴里啧啧两声,满脸古怪,随即道:“带上侍卫随朕前往!”

说完就匆匆往门口走去。

他现在心里极是欢喜,没想到岳鹏竟然给自己带来这样的消息,真是雪中送炭。

但走到门口,他又忽地站住,道:“不行!”

然后便在屋内自顾自的踱步思量起来。

杨淑妃怎么说也是自己这副躯体的生母,那也等于是自己的亲娘,要是自己就这样带着侍卫冲过去,杨淑妃只怕会落得个颜面扫地,下场如何都难以想象,这样做对她未免太过绝情。

她没杀自己,已是留着情面的。

可这有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错过?

但要是杨淑妃失势,自己这个皇帝就真能执掌大权,坐得安稳?

他绕着屋里边的香炉踱步几分钟,都没有说话。

岳鹏道:“皇上,该是时候做决断了,要不然……”

赵洞庭猛地抬头,“不行!朕不能这么做!”

然后他满脸严肃地对岳鹏说道:“此事你和你那发小都务必守口如瓶,不得对任何人说起。”

岳鹏脸上倒也没见什么遗憾,只是作揖,“是……”

等他离开,赵洞庭又在屋内沉思起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要是杨淑妃继续这样下去,难免会被人发觉,到时候下场难料,我的脸上也没光彩……”

想到这里,赵洞庭又是猛地起身,道:“颖儿、公公,随朕去见太后!”

三人走出房间,门口的侍卫打算跟随,被赵洞庭喊住,“尔等不必跟随。”

有李元秀这大高手在,赵洞庭不担心自己会出什么事。要是连李元秀都挡不住,那这些侍卫也只是摆设。

到得杨淑妃寝宫外面,赵洞庭却是被守在门口的侍卫拦住。

李元秀喝道:“尔等放肆!”

侍卫首领跪倒在地,“皇上,太后已经睡下,请皇上明日再来。”

赵洞庭也不强闯,只道:“朕找太后有事商议,你速速进去通报。”

侍卫首领满脸难色,“皇上还是明日再来吧!”

他是杨仪洞的嫡系,要不然,也不会被杨仪洞派来守护杨淑妃寝宫。

赵洞庭眼神冰冷地看着他,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立刻进去通报,要么朕强闯进去。”

侍卫首领不敢明目张胆违拗赵洞庭,只得起身往寝宫内走去。离开前还特意用隐晦的眼神指示手下侍卫莫要将赵洞庭他们给放进去。杨仪洞下过死命令,不许任何人闯进太后寝宫。

赵洞庭原本对岳鹏的话还没有尽信,此时却是心中有数了,觉得荒唐,也觉得有些好笑。

足足过去数分钟,那侍卫首领才从寝宫里出来,对赵洞庭作揖道:“皇上,太后请您进去。”

赵洞庭点点头,带着李元秀和颖儿两人往里面走。

碙州岛贫瘠,南宋小朝廷又是匆匆迁移到这里,是以杨淑妃的寝宫也是简陋,不过有个十来平方米的小院落而已。走进大门,穿过院落就到寝宫内门。

赵洞庭看到杨仪洞穿着便服站在内门门口,故意问道:“杨大人怎么在此?”

杨仪洞不慌不忙地跪下,“回禀皇上,臣在此守护太后安危。”

赵洞庭不再说什么,心里冷笑,“守护……都他娘的守护到床上去了。”

他推开寝宫的门,径直往里面走去。李元秀和颖儿两人却被杨仪洞拦在外面。

寝宫里,杨淑妃穿着便服坐在铜镜前,正在梳头。青丝垂落腰间,端得是人间绝色。

只是里面却是连个侍女都没有。

见赵洞庭进来,杨淑妃问道:“昰儿怎的这个时候非要进来见本宫?”

赵洞庭关上门,也不作答,只道:“太后寝宫怎么连个伺候的侍女都没有?”

杨淑妃的脸上微微露出不自然之色,随即道:“本宫本已经睡下,就没有让她们在旁伺候着。”

赵洞庭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走到杨淑妃面前,直勾勾地盯着杨淑妃看。

杨淑妃被他看得不禁心里有些发毛,道:“昰儿这般看着本宫做什么?”

赵洞庭见她仍然叫自己昰儿,觉得有些奇怪,说道:“太后,既然你明知我不是赵昰,这里无人,也不必再叫我昰儿了。我听着不得劲,你叫着怕也心里不是滋味。”

他觉得两个人都已经摊牌了,实在没必要这么虚与委蛇。

杨淑妃瞧着赵洞庭满脸冷淡的样子,只觉得心里满是凄苦,差点就要流出泪来。

她真想将灵魂双生的事情立刻就告诉赵洞庭,好让他知道自己还是赵昰,但是,这事却又万万不能说。她想着,昰儿现在是因为以为他是别的灵魂占体,才被自己唬住,要是让他知道事情真相,他再要权,自己怕也不好阻拦。这样,要试探昰儿手段的打算也就落空了。

而赵洞庭瞧着杨淑妃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里古怪之余,也是不禁柔软几分。

他想到杨淑妃终究是自己这副躯体的生母,叹息道:“你愿意叫,便这么叫罢!”

杨淑妃听到这话,心里又是有些开心起来,心想,“昰儿到底和自己还是血脉相连的……”

这样想着,她的脸色便愈发柔和起来,然后再度问道:“昰儿此时来找娘亲,是有什么事情要和娘商议?”

赵洞庭眼睛扫扫屋内,狠狠心,道:“杨仪洞怕是刚刚才从太后寝宫匆匆出去吧?”

杨淑妃的脸色登时大变,慌乱道:“昰儿、昰儿你休得胡说!”

赵洞庭指向她的床榻,“那这个……太后作何解释?”

此时,杨淑妃的床榻上被褥凌乱,而且,杨仪洞的那柄镶着珠宝的佩剑还挂在床尾处。

他出去得匆忙,却是忘记拿了。

这刹那,杨淑妃的脸上连一丝血色都瞧不着了。

赵洞庭又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没有证据,我怎么会匆匆赶过来找你?”

他虽然不打算就此事整垮杨淑妃,但也是打定主意要胁迫杨淑妃交出实权。因为在赵洞庭想来,要是这个时候自己还心软,不把握机会,那只怕以后就真的只有呆在寝宫里面等死的份了。

同时他也担心杨淑妃狗急跳墙,和杨仪洞斩杀自己,是以这才特意将李元秀和颖儿也带来。

说完这话,赵洞庭居高临下,静静看着杨淑妃。

杨淑妃梳子跌落到地上,脸色万分复杂,惊讶、绝望、羞愧等等各种情绪纠缠。

忽地,她站起来,竟是向着房间里的柱子撞去。

这差点没吓到赵洞庭,忙将她扯住,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杨淑妃哭泣道:“娘亲贵为太后,却做出这等不齿之事,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这时是南宋,对贞洁观念看得极重,杨淑妃更是母仪天下,这种事被撞破,自然没脸活。

“至于么?”

赵洞庭却是顺嘴嘀咕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杨淑妃直被他这番大胆的言论给弄得懵了。

赵洞庭又道:“我来找你,可不是想让你死。你们看重贞操,可我并非那么看重,这事我也没有和人提及,来找你只是让你日后谨慎些,免得再被人发现。”

杨淑妃仍是怔怔地看着他。

赵洞庭把她拽到床上坐下,“你从临安逃到这里,奔波劳累,心无所依,杨仪洞又是玉树临风,英姿勃发,两个人发生感情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而且又都是这样的年纪,做点出格的事实在正常。你真的没有必要寻死,要是寻死之后事情泄露出去,反而有失贞洁。”

“你……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言论来?”

杨淑妃瞪大眼睛看着赵洞庭,满是难以理解之色。赵洞庭的言论和南宋时的观念可是大相悖逆。

她自然想不到赵洞庭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只想着昰儿的这个灵魂怎的这般大胆。

不过她心里也是涌现出丝丝希望来。

谁也不想死,要是自家孩儿都不计较,又能瞒着天下人,杨淑妃当然也不会执意寻死。

“你别管我怎样说,反正你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赵洞庭心想反正已经摊牌了,说话也不是特别客气,“不过……太后,你要想我守口如瓶,却也得给我点好处才行,要不然,我可不保证我这张嘴会不会哪天不留神将这事给说出去。”

杨淑妃瞠目结舌,“你、你找我要好处?”

她内心深处还是把赵洞庭当作赵昰的,是以登时只觉得匪夷所思。

赵洞庭道:“当然啊,我不是赵昰,你也不是我娘,我凭什么得帮你?”

杨淑妃心里只差点没崩溃,但想着自家孩儿这时有病,才强撑着道:“那你……想要如何?”

赵洞庭轻笑道:“我不说你也知道,不是么?”

杨淑妃满脸古怪道:“你该不会是想用这事来威胁为娘,要亲政吧?”

赵洞庭也懒得再和她周旋,道:“当然。你要我老老实实呆在寝宫等死,那我宁愿和你鱼死网破。”

杨淑妃无言,登时左右为难起来。

要是不交权,自己这患病的儿子怕是真会将自己和杨仪洞的事情给说出去。

可要交权,群臣那边问起,又该如何回答?

沉思良久,杨淑妃都没有说话。这种时刻实在是让她难以抉择。

最后,她说道:“昰儿,你要亲政可以。不过,为娘不能就这般宣布让你亲政。”

赵洞庭登时奇怪道:“为什么?”

杨淑妃现在在朝中可是大权在握。

杨淑妃却是不答,只道:“你可知你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全然失去以前的记忆。”

赵洞庭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故意问道:“为何?”

杨淑妃既然说到此处,自然是不打算再将事情瞒下去,道:“你患的时灵魂双生之症。从你出生起便具备两个灵魂,此时主宰你身体的灵魂和以往的那个灵魂截然不同……但实际上,你还是这大宋的皇帝,是为娘的昰儿。”

赵洞庭先是怔住,随即心里惊喜,听杨淑妃这意思,怕不是将我当成人格分裂了?

他这时也明白为什么杨淑妃对自己的态度又突然柔和亲切起来了。

这对赵洞庭而言,自然是天大的喜事。杨淑妃只当他还是赵昰,那他想要执政,就不会面临来自于朝廷和杨淑妃的阻力。而且,也不会再有生命危险。

强行将心中的狂喜压下去,赵洞庭道:“既然如此,那娘亲为何不让我执政?”

杨淑妃只能将自己和陆秀夫、张世杰等大臣商量出来的打算也原原本本说给赵洞庭听。

赵洞庭听完轻轻点头,心里只道:“没想到古代人的花花肠子也这么多。”

杨淑妃道:“是以娘亲才说不能这样就让你亲政,因为诸位大臣那边娘亲没法解释。”

说着,她脸上满是柔和之色,伸手抚摸赵洞庭的脑袋上,“你是为娘的孩儿,为娘怎会不依你的心意?”

赵洞庭被摸着脑袋,心里又泛起些许古怪,但他相信杨淑妃这些话不是说谎。因为,杨淑妃应该很难找出人格分裂这样的理由来,而且,短短时间内就将这些事情想得滴水不漏,除非她是妖孽还差不多。

如果杨淑妃真有这样的城府,那赵洞庭输也输得心甘情愿。

再者,赵洞庭觉得,即便杨淑妃是诓骗自己想要先安抚住自己,自己手中拿捏着她和杨仪洞私通的把柄,也未必就没有翻身的机会。

当下,赵洞庭道:“那娘亲觉得我该如何做,才能让那些大臣们也都认可孩儿亲政。”

杨淑妃苦笑道:“你刚刚弄得为娘心慌意乱的,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赵洞庭此行有此收获已经心满意足,也不再追问,道:“那娘亲早些休息,孩儿自己回寝宫慢慢思量去。”

说着他向杨淑妃行礼,便打算离开。

“昰儿。”

杨淑妃忽地叫住他,欲言又止。

赵洞庭轻声问道:“怎么了?”

杨淑妃道:“为娘和你说的这些……可不能让那些大臣们知道。”

赵洞庭轻轻笑道:“娘亲放心,这些昰儿心里晓得。”

杨淑妃脸上露出几分愧疚之色,又道:“另外……你能不能不要为难杨大人?”

赵洞庭心里想,她真正想说的怕莫还是最后这句,问道:“娘亲是真心喜欢杨大人?”

杨淑妃羞红着脸,“自从逃离临安以来,他几次舍命救下我的性命,我……”

剩下的那些话,她实在是羞于启齿。

赵洞庭听到此处,已经知晓她的心意,轻笑道:“放心,我不会和杨大人为难。”

杨淑妃这才全然放下心去,微埋下头,没有再说话。和自己的孩子说这种事,只让她羞愧难当。

赵洞庭走出房间,李元秀、颖儿和杨仪洞还在外边。

见到他出来,杨仪洞立刻用眼神盯着他,看起来竟似有随时要暴起杀人的打算。

赵洞庭瞟他一眼,道:“杨大人随朕过来,朕有些话要与你说。”

说着便往这小院落的角落里去。

杨仪洞跟上来,双眼仍旧紧紧盯着赵洞庭,“皇上有何事吩咐?”

赵洞庭轻声问道:“你可是真心喜欢我娘亲?”

“这!”

杨仪洞的双眼瞪得猛大。

赵洞庭轻声又道:“放心,朕不是那般拘泥理法的人,我娘亲孤苦无依,有个依靠也好。”

杨仪洞满是不可置信之色,“皇上您都知道了?”

“你以为朕为什么匆匆赶过来?”

赵洞庭又瞧瞧杨淑妃的房间,道:“你还没有回答朕的问题呢!”

杨仪洞声音虽轻,言辞却是恳切,“臣甘愿为太后赴死。”

“好……”

赵洞庭道:“也不枉太后让朕放过你。”

杨仪洞微微躬身,“多谢皇上,臣……臣万死。”

赵洞庭听到这话轻笑出声,“万死?你倒是说说,你为何万死?”

杨仪洞满脸愧色,“臣与太后情难自禁,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自该万死。”

赵洞庭却道:“就这个?还有呢?”

杨仪洞脸色大变,瞬间苍白如纸,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说吧,为何要害朕?”赵洞庭轻声又道。

杨仪洞苦笑着,“皇上是怎么看出来的?”

赵洞庭道:“你用言语逼死杨万里,朕当然能够看出来不对。只是朕很好奇,你既然和太后如此情深,为何又要害朕?”

杨仪洞似乎已经看淡生死,道:“朝廷危在旦夕,我本想带太后离去,找个地方隐居,奈何太后放心不下皇上您,是以,罪臣才不得已出此下策,以期太后能够随同臣离开,免得日后死在乱军之中。”

赵洞庭闻言,微微凛然。这个人对太后还真是情深意重,但这心肠,也真够硬的。

沉吟几番,赵洞庭道:“那你好自为之吧,若敢对太后有半点不敬,朕必不饶你的性命。”

说完转身就走。

杨仪洞惊呼道:“皇上……您不杀我?”

赵洞庭顿住脚步,头也不回,用几乎听不真切的声音说道:“你本该死,但朕不想让太后伤心。”

然后渐行渐远。

杨仪洞看着赵洞庭的背影,只觉得此时眼前这个尚未长开的孩子竟如山岳般的高大,跪下叩头高声喊道:“圣上隆恩,臣必为大宋,为太后、皇上舍生忘死。”

此时,他彻底被赵洞庭折服,心里也涌出几分对南宋朝廷的希望。

元贼虽强,但南宋有此圣上,未必会亡。

赵洞庭只当充耳不闻,走到李元秀和颖儿面前,“咱们回去。”

在路上,颖儿和李元秀两人什么也不问。

赵洞庭不禁说道:“颖儿和公公难道就不好奇朕和太后、杨大人说了什么么?”

颖儿不答。李元秀则是说道:“老奴年迈,只一心想服侍皇上。”

赵洞庭轻轻叹道:“要是我南宋满朝文武都如你们两个这般,那便好了……”

此时南宋大臣不合,军心涣散。赵洞庭虽然亲政在望,但内心里却仍是满是忧虑。

回到寝宫,他也无心练功,就在香炉旁沉思该如何折服诸位大臣,名正言顺的亲政。

他很喜欢这香炉中飘出来檀香味。

如此过去几日。

杨淑妃每日都来探望赵洞庭,嘘寒问暖,让赵洞庭心里也是温暖几分。

他这几天也没有闲着,除去练功之外,便是一头扎进兵器工坊里。

南宋以前就有专门的工坊,负责制造弓弩、兵器、盔甲等,如今虽然逃亡到碙州岛,但也带来不少能工巧匠,是以仍然有个小型的兵器坊。

赵洞庭暂时对别的都没有兴趣,但对青铜制的突火枪却颇有兴趣。

这是热武器,只要稍加改良,就能够具备莫大的杀伤力。南宋的工匠不知道如何改进,但赵洞庭在穿越过来以前就是个铁杆军火迷,只要耗费些时日,改良这突火枪也是不难。再者,南宋这时已有火药,赵洞庭脑袋里装着的利用火药的方法,也远远不是南宋工匠们可以想象的。

他想做出点惊天动地的大事,让那些大臣们好好瞧瞧。

相关文章:

情侣出去旅游住一起吗*快拔出去阿姨是危险期

三个洞都被塞满爽&撞击着旗袍美妇的肉臀

霍骁慕初笛_霍骁慕初笛最新章节

人妇系列 200—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

小火车污污污广播剧m站#女主重生弥补丈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