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世宦宠小说在线阅读/重生之一世宦宠无删减全集

2021-06-29 12:24 · 新商盟

邬国,京城,最繁华的一道街上,六匹骏马拉着龙辇缓步漫行。

在龙辇内坐了一个身着黑色龙袍,头戴九旒冕,约十岁左右的幼.女,随着龙辇入了宫门,颠簸了几下,女子倏忽睁开了一双被怨恨笼罩的黑眸,眸色无神空洞,只剩下了死一般的沉寂。

她似还在沉寂在什么梦里,右手倏忽一挥,一张稚嫩的小脸上尽是戾气。

“杀!给朕杀了他!杀了宫影漠!死太监,竟敢挟持朕足足十二年!让朕做足了饱受欺凌的傀儡皇帝!”

最后竟那死太监竟然因为自己试图脱离他的控制,他便手持利剑,当着众大臣的面刺穿了她的胸膛,腥甜的血伴着朝堂上哄笑声,令她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女子那张稚嫩可爱的小脸微微发白,轻轻闭上了眼帘。

听说人在死的时候,都会将生前发生的事快速回忆一遍,然后才会飘往酆都城,投胎转世,如今看来,她是正在回忆吧?

只是……一切为何会这般真切呢?

毒茶茶的思绪,随着皇撵外太监轻蔑的声音而中断了。

“回禀陛下,盘龙宫到了,九千岁就在宫内等候着您,要跟您说话呢!今日陛下能登基为皇,可多亏了九千岁啊!”

毒茶茶听罢,一张生的极萌的小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是,朕知道了。”

她的声音稚嫩而甜,同她那满是戾气的表情极不相符。

不过过了几秒时间,皇撵外的盛公公便不耐烦的哼了一声,满是老茧大手猛地掀开了轿帘,拽住了毒茶茶的衣领,便将她往外拽了过去!

“磨磨唧唧什么呢?九千岁都快等急了!”

盛公公一身蟒袍,手持浮尘,不过刚过五十岁,脸上已遍布皱纹,犹如枯木一般,说话的声音阴阳怪气,尽是不屑。也是,九千岁面前的红人,怎会给一个毫无实权,谁都能欺辱的傀儡女皇面子?

“哼,若不是前段时间闹瘟疫,皇子公主都死绝了,只剩了你一个,你又有什么资格登基?一会儿见九千岁的时候,记得谨言慎行!不然你可是脑袋不保!”

盛公公说完,毒茶茶便因为年幼无力的缘故,被他拎出了轿子。

就在她要栽倒在地的那一瞬间,周围所有宫女太监们都掩唇笑了起来。

“如今邬国全是东厂九千岁的,她以为自己是谁?还在这里逞威风,盛公公叫她出来她竟还敢磨叽……”

“哎呀,好歹也是明面上的女皇嘛,咱们客气点儿啊……”

毒茶茶唇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可爱的小脸上有些阴沉,下一秒,她一个前翻,便稳当落在了地上,所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就连盛公公都心头一吓,脸部的肌肉哆嗦了几下,猛地瞪大了眼睛。

这这这……这病秧子什么时候练习的功夫?谁教她的?

毒茶茶整顿了一下衣袍,似笑非笑的瞥了盛公公一眼。

分明只是十岁的幼童,那双原本该天真无邪的眸中竟尽是戾气和毒辣之色,妖气横生,盛公公下意识便愣住了,直到毒茶茶推开了盘龙殿的殿门,他才回过了神,朝着毒茶茶的背影呸了一声:“不过因缘巧合落了地罢了,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

其他宫女太监们相视一眼,眸中也掠过了一抹愕然。

分明还是那个人,可……可这女皇的气势怎么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毒茶茶推开盘龙殿大门后,入目所见,金碧辉煌。

她深吸一口气,妖异的眼眸稍稍恢复了些平静,旋即,她便狠狠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

“嘶~还真疼……”

毒茶茶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望了一眼自己那白.嫩的小肉手,一边往前走去,一边皱了眉头。

这一切都不对劲!一点不对劲!

毒茶茶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极大胆的猜想!

莫非……她又重生了?又重生到了登基的那一年?

为什么说是又,那是因为她原本就是个现代人,在她的席梦思大床上正睡着,直接穿越到了邬国,成了小女皇!被权倾天下的大太监宫影漠挟持,说白了就是个苦逼傀儡!

后来她不甘做他的傀儡,用了十二年的时间去改变这一切,拜了月夜宫宫主苏妖娆为师,学了巫术,习了武功,又慢慢在宫外组建了自己的军队。

在她巫术修炼到第四重时,宫影漠却不知何时得知了这件事!

一夜之间,他用雷霆手段毁了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最后她也惨死在宫影漠的手上。

如今看来……她毒茶茶又第二次重生了!

哼,这一世她必定会吸收前世的教训,绝不会憋屈的一直做那阉人的傀儡!

-

此时,毒茶茶已经走到了盘龙殿的最中间。

盘龙殿原本是皇帝居住的地方,如今那恢弘大气的龙椅上,坐的不是当今陛下,而是一个身着紫色蟒袍,阴冷的男子。

男子修长的手中端着一盏青茶,正垂下眼眸,轻轻吹着茶盏中的氤氲热气。

盘龙殿内的灯盏未曾点燃,暗淡的很。

男子本身气质便偏向阴冷阴暗,再加上这殿内光线的衬托,便更加阴寒了。

毒茶茶和他足足相距了十米,便有些喘不过气来。

随着男子抬起了一张绝世无双的俊美脸庞,前世的阴影霎然间充斥了毒茶茶全身!

她下意识的一连往后退了几步,面色泛白。

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可怕!

宫影漠,东厂九千岁,权倾朝野,心理扭曲,手段变.态毒辣!只要是惹到了他的人,全都落了个凌迟,或剥皮炮烙腰斩的下场,全天下的人都畏惧于他的残忍手段。

而自己这具身子原本的主人,曾经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不仅冤枉了宫影漠,还杖责了他几十大板,骂了他死阉奴等等作死的词汇。

毒茶茶甚至有时候怀疑,邬国皇室那些公主和皇子,并非因为瘟疫死的,而是被宫影漠弄死的。先皇仙逝,皇子公主们全部都死了,只能她这个公主登基。

而她一旦登基,就在宫影漠的掌控之中了,他想怎么报复就怎么报复,也可以慢慢折磨自己……

细思极恐!

怪不得她前世觉得那些公主皇子们死的有蹊跷!

这样一想,毒茶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仰起一双妖冶阴沉的眸子,朝着缓缓站起身来的男子对视了过去。

毒茶茶不知他如何动作的,只觉身旁阴风一刮,俊美到令天地失色的男子便到了她的身旁。

他那双满是冰冷戾气的桃花眸,轻蔑的朝着毒茶茶胸前望着,宛如刀片在刮一般,让毒茶茶打了个寒颤。

半响,男子嗤笑一声,那声音竟如清风朗月一般,好听的令人心颤。

窗外微风骤起,拂动起他的墨发发梢吹到了毒茶茶脸上,酥酥痒痒的。

“你来了。”

阴冷的声音,在耳边乍然响起。

毒茶茶呼吸一紧!

风忽然大了些,他身上的紫金蟒袍翻飞间,竟显现出了五爪巨龙的图案。

毒茶茶心中一凝,微微眯起了阴毒的眸。

他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陛下,三年未见,你过的可好?”

男子浅浅一笑,笑容却不达眼底,他修长的手轻轻搭在了毒茶茶的肩上,那只手骨节分明,如玉般好看,然而毒茶茶却感觉到了森森寒意。

她望着宫影漠的眸子,微微沉了一沉。

的确是三年未见,三年前,‘毒茶茶’乃是天之骄女,邬国堂堂嫡公主,尊贵无边。

他只不过是一个刚入了东厂,毫无权势的小太监而已,云泥之别。

三年后,仍旧是云泥之别。一个是权倾朝野的东厂厂公,一个是家人几乎死绝了的傀儡女皇,任人鱼肉。

毒茶茶定了定神,收敛了眸中的戾气,装出了天真无邪的模样:“有影漠哥哥在,邬国自然安好,朕自然也安好,日后朕都听影漠哥哥的,朕是个女儿家,也不会处理什么大事,邬国的一切,朕全都交到影漠哥哥的手上。”

她这句话回答的好,毒茶茶能感觉的到,宫影漠收敛了身上的杀气。

前世她刚穿越过来便已经登基完毕,站在盘龙殿的殿门口了,第一次见的人就是宫影漠,当时自己只当他是个普通太监,一见面便唤了他一声小宫子,结果——可想而知,她能活下来都是极幸运的事。

“想是陛下年幼,前尘往事,陛下也忘了个干净,无妨,臣会帮陛下一件一件,一件一件的回忆起来。”

宫影漠一笑间,便是万物失色,着实让毒茶茶愣了一愣。

当然,她也只是愣了一秒,便已经回过了神,细细思索起了宫影漠说的话。

自己这具身子原本的主人,曾经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不仅冤枉了宫影漠,还杖责了他几十大板,骂了他死阉奴等等作死的词汇。

听他的意思,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之前还没少羞辱他?不仅仅打了他几十板子?

“明日早朝,学聪明点,陛下不小了,有些事,也该懂得了。”

宫影漠垂下了眼帘,在毒茶茶耳旁低喃道。

他温热的呼吸吹在毒茶茶的脖颈上,让毒茶茶脖子酥.麻的很。

见她缩了缩脖子,宫影漠喉咙中响起了极富含磁性的笑,那笑声颇为阴森,让毒茶茶浑身都发冷了起来。

毒茶茶不知宫影漠是何时离开的,等她回过神来,宫影漠便已经不见了,偌大的盘龙殿,只余下了毒茶茶一个人,窗户未关,灯光晦暗,这里……实在太冰冷了。

毒茶茶挺直了小小的背,用桌上放着的火折子点燃了盘龙殿的宫灯,盘龙殿一时亮如白昼,她站在盘龙殿中间,唇角甜甜的笑愈发诡异了起来。

和前世一样,她这个女皇连伺候的宫女太监都没有。

“今夜,我的巫术要突破一阶,宫影漠,我总有一天,要让你血债血偿,邬国,狄国,霍国的人,我不会放过你们!”

————

第二日,天色还未亮,早朝便已经开始了,毒茶茶早早的梳妆打扮好,去了金銮殿,高坐在了龙椅之上。

她垂下眼帘,放眼望去,整个朝堂,竟将近有一半的人,都是东厂的。

站在靠近朝堂前面的人,一是右相中书云,二便是左相王君霖,太保林青,往后依次是东厂的掌刑千户,理刑千户,东厂的司房……

全部都是拥护九千岁宫影漠的人!

相关文章:

警花白艳妮全集 朴妮唛全集磁力

言情小说《孕妻来袭总裁宠妻成瘾》黎浅陆天擎~全文在线阅读

让人下面会流水的小黄文_马背上粗大快速深入h限

红酒倒进去调教h——你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

《旧城温梦》小说全文,莫子谦莫弯弯完整版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