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裆里老是有股臭味男/好紧太大了太深了

2021-06-29 11:22 · 新商盟

我并没有看清从屋里扑出来的那个黑影的脸孔,不过从身形上来看,似乎是李正。

“李正,是你吗?你没事吧?”

我试探着叫了一声。

地上的那个黑影还是不动,也没有任何人回答我。

我又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想看一下地上的那个是不是李正,可是距离太远了,光线照不到门前。

“王八蛋,把我骗到你家来,竟然想要我嫁给那个鬼娃娃,你死了才干净!”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越来越觉得这个村子有太多的诡异之处,特别是李正一家,更是没有一个好人,留在这里只怕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转身就向大门外走去。

就算是走到山外累个半死,也比在这里被吓死强!

可是走了顺着李正家门前的巷子走了十几米,我想到一件事,不由停下了脚步。

刚才李正从屋里扑出来便一动不动了,到现在整个村子还是没有一点声响,似乎所有人都死了,如果我就这么离开的话,警察以后追查这件事,会不会找上我?

到时候,只怕我满身是嘴,也无法辩解了。

如果警察把我当成了夜屠山村的女恶徒,那我下半辈子就毁了!

李正刚才既然能从屋子里出来,应该没死吧?或许只是摔晕了而已。

虽然他对我不仁,可是我还是无法对他无义。

如果我就这么离开,说不定他就醒不过来了,那我岂不是见死不救了?

停下来考虑了半天,我决定还是鼓起勇气回去看看李正到底怎么样了。

现在想起来,当时在他们村子里,我竟然没被吓傻,还能这么清醒地分析问题,看来我注定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子,这应该和奶奶从小便经常给我讲鬼故事有关。

奶奶一直都告诉我,鬼并没有那么可怕,他们也像人一样,会害怕,会欢喜,甚至还有爱有恨。

而且鬼还会欺软怕硬,你越害怕,他们越欺负你,如果你变得凶一点,他们反而会害怕。

举着手机,小心地看碰上脚下的地面,我慢慢回到院子里,向房前走去。

台阶前趴着的那个果然是李正,我不敢用手去拉他,先伸出脚勾住他的胳臂,把他的身体翻了过来。

李正不是很壮,并不很重,我很轻松地就把他翻了过来,用手机照了一下他的脸,发现他紧闭着双眼,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连两唇也是白色的,微微有些发青。

我心中又是一惊,伸出手指去在李正的鼻子前面探了一下,发现他已经没有任何呼吸了。

还有些不死心,我用力扒开了李正胸前的衣服,摸了摸他的左胸,连心跳也没有。

李正真的死了!而且还不是刚才断气的,因为他的身上连一点体温也没有了,触手冰凉一片。

他死了,又怎么从门里出来的?

难道说,是鬼把他给弄出来的?

想到这一点,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站起身来,只觉得自己的心在胸口里“呯呯”地乱跳。

一定是那个娃娃!

他说过,如果我试图逃走,整个村子所有的人都会死。

可是,他不是被奶奶给我的手镯烧成灰了吗?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手机向李正家的屋子里照了一下,只见他妈妈直直地站在屋子的中间,双眼瞪得圆圆的,脸上一片惊恐,定定地看着我。

在他妈的旁边,是他爸爸,不过他是坐在桌子旁边的,背对着我,双手撑着桌子,似乎想要站起来,不过姿势就那么凝固住了。

我知道他们一定也都死了,不可能有人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的。

不敢进屋去查看李正父母还有没有呼吸和心跳,我转身就向院子外面跑去。

在转过身的时候,手机的光线照到院子的一角,我这才发出他们家的狗四脚伸得直直的,也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家的鸡,也是倒在墙边,同样一动不动。

这就是人家所说的鸡犬不留吧!

我背着包,一刻也不敢再停留,跑出了李正家的院子,又顺着村子里的道路,一路跑出了村。

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累,我竟然就那么一路跑出了山里,一个多小时以后,来到了当时李正带我来他们家时下公共汽车的地方。

一路上,我不时回头看,生怕害死李正他们的东西追上来,不过还好并没有发现什么。

在路边忐忑不安地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有一个过路车经过,我拦下车子,搭车直接到了县城里,又在那里换车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妈看到我的样子,不禁吓了一跳,忙接过我的包,把我抱在怀里,问我怎么了。

昨天晚上我在李正家里经历了那么多可怕的事,又跑了十几里的山路,脚都磨破了,身上的衣服也是沾满了泥土,看起来确实狼狈不堪。

我不敢把那些事都告诉我妈,只说自己在路上摔了一跤,还是把我妈心疼的和什么似的。

我妈问我不是去男朋友家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在路上早就考虑好了,在李正家发生的事,如果让我妈知道了,那她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所以便推说自己感觉和李正性格不是很和,就没去他们家。

我妈看过李正的照片,倒是挺喜欢他的,听到我这么说感觉有些惋惜,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整个寒假我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奶奶看出来我在李正家遇到鬼的事,不过她好像什么也没有发觉,并没有什么异样。

我一直很担心,李正村子里发生的事会不会惊动警察,如果他们找上门来,那我该怎么向他们解释?

好在一直到假期过完,他们都没有出现,我才放下心来。

但是我没有想到,刚回到学校,便遇到了李正。

那天晚上我从食堂吃完饭回来,就看到李正站在我们宿舍楼下面,身体笔直,就好像一棵树一样,双眼阴沉地看着我慢慢走近。

看到李正,我只觉得自己的双脚就好像被胶水粘在地上一样,停在那里,不敢再向前挪了。

一个月前,在他家里,我亲眼看到李正死在院子里,现在他怎么又回到了学校里?

我身边的室友李丽平捅了捅我轻声在我耳边道:“若离,你们家李正在等你呢。怪不得所有姐妹都羡慕你,李正这么帅,对你又这么忠心,也不知道你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好了,我不耽误你们两个了,你快过去吧。”

是的,就像李丽平说的这样,认识我的女孩子,确实都很羡慕我找到了李正这样的男朋友。

以前在她们的面前,我也总是有些小得意,毕竟我的长相在班里最多也就是算中上而已,李正对我一直很呵护,长得又这么帅,每次出去我总是能吸引很多羡慕的目光。

以前假期结束回到学校的时候,李正也会像现在这样,提前在我们宿舍楼下面等着我,然后带我出去吃好吃的。

每次这个时候,我总会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他走去,等着他张开双臂把我抱在怀里,在我嘴上温柔一吻。

每一次,我都能感觉到我的背后不知道有多少艳羡的目光,灼热地看着我们,而我也很享受别人对我的羡慕。

可是现在,看着不远处的李正,我却是没有任何的骄傲,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

那天晚上在他们家里,我不可能看错,李正不但没有心跳和呼吸了,连身体都变得像冰一样凉。

他现在又出现在这里,难道像电影里演得那样,他变成了僵尸?

如果他要带我离开,我是反抗,还是假装顺从?

可是随后我便发现了一点不对劲,李正虽然看着我,但是他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木木的,而且双眼也好像没有焦距一样,似乎穿过了我的身体,看向我身后很远的地方。

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发现身后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李丽平看到我们两个的样子,自作聪明地笑道:“怎么了?过了一个寒假,小两口拌嘴了?若离,不是我说你,这么好的男朋友,你不好好珍惜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想要抢呢!如果你真的打算甩了他,可要提前告诉我一声,别让别人抢了先。”

李丽平平时就有些絮叨,我并没有太在意的话,看着李正,他身上的衣服似乎还是一个月前我到他们家时的那身,我猜得应该没错,他一定是变成了僵尸。

我的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是该报警,还是请个大师来对付李正?

在乱葬岗的时候,我的手镯把那个娃娃烧成了灰,不知道用它来对付李正管不管用?

李丽平见我没有理她,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好了,我就是开玩笑了,你们家李正的眼里只有你,其他女孩子,他边看都不会看的。我回宿舍了,你快过去和他说话吧。”

说完李丽平便离开了,我很想让她留下来陪我,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李正的事,只好看着她的背影走进了宿舍楼。

考虑了一下,如果李正真的是来找我的,我躲也躲不过,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捏着手镯向他走了过去,打定主意,如果他有什么不对的举动,我就用手镯去对付他,反正是他先要害我的,我这样做也不算是对不起他。

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走到李正的面前,他竟然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双眼还是呆呆地看着远处,脸上依然没有一点表情。

这就很尴尬了。

我站在自己“男朋友”的面前,而他却是好像看不到我一样,不但没有说话,连站立的动作都没有变一下。

现在正是晚饭后的时间,很多女生都从楼门里进进出出的,很多都认识我,知道我和李正的关系,好奇地看着我们两个,一定以为我和李正闹矛盾了。

我很想伸手去摸摸李正的身体,是不是还像一个月以前一样冰冷,试试他有没有呼吸,可是却又怕他会攻击我,而且人家不理我,我再凑上去,让别人看到也很丢脸,站在那里停了几秒种,一跺脚,转身便向楼里走去。

其实我很希望能听到李正用我熟悉的声音叫住我,然后再像以前一样抱住我,把我搂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告诉我一个月以前发生的事都是我的幻觉,他一切都好。

但是我最终还是失望了,李正并没有叫住我,也更让我确定,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心里后悔无比,早知道李正还会回学校来,在家里我就该把这件事告诉奶奶的。

掏出手机来想给奶奶打电话,可是我发现手机竟然一个信号也没有。

回到宿舍,李丽平她们都凑在窗户前向外看,看到我回来忙跑了回来。

我知道她们刚才一定是在看我和李正,以前她们便经常这样。

一个叫彭慧慧的舍友问我是不是和李正吵架了,我摇了摇头,走到窗前向楼下看去,却发现李正不见了。

彭慧慧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笑道:“若离,有的时候女孩子也要主动点,你这样端着,很容易失去他的。”

彭慧慧得很漂亮,而且也很风骚,经常以系花自居,我知道她无数次背着我勾引李正,可是李正都不理她,所以人前背后的,彭慧慧没有少打击我。

现在看到我和李正闹别扭,她一定以为自己有机会了吧?

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心思去管她怎么样,没有理他,转过身来问李丽平,有没有认识的道门大师什么的。

平时李丽平就很喜欢研究些佛牌道符什么的,而且还经常参加见鬼招魂的游戏,据她说,自己认识很多道门的高手。

如果李正真的变成了僵尸,说不定李丽平认识的那些人,可以帮我对付他。

听到我的话,李丽平大惊小怪地道:“若离,你看的和李正闹别扭了呀?是不是想要求个姻缘符,挽回他的心呀?那你可算找对人了,我认识一个大师,对符道十分精通,我带你去,他一定会给你便宜的。”

我注意到,旁边的彭慧慧两眼放光,露出了神秘的微笑,还冲我撇了撇嘴,很显然她也认为我是被李正给甩了。

我知道彭慧慧的禀性,平时她就很滥,经常和认识几天的网友出去开房,要是李正愿意上她,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慧慧,我提前警告你哈,李正有些不对劲。过年前我和他去他们家,发生了一些事不方便告诉你。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否则的话……你会很惨的。”

我虽然不是很喜欢彭慧慧,但是我们毕竟是舍友,便好心提醒她。

可是这句话在彭慧慧看来似乎是我对她的挑衅,冷哼了一声道:“莫若离,别说你和李正分手了,就算你们不分手,只要不结婚,他都有重新选择的权力,我们也都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不在一起了,还要霸占着他吗?不怕告诉你,我还真的很想去追李正!”

说完,直接躺到自己的床上,拿起手机来不理我了,应该给李正发信息约他。

我被她噎得差点闭过气去,想不到自己好心提醒她,她竟然这么骂我。

可是在李正村子里发生的事,我连爸妈都没有告诉,也不想给彭慧慧说,免得被别人骂自己神经病,等李丽平找到大师再说吧。

我不再理彭慧慧,让李丽平联系一下大师,我想尽快见他一面。

可是李丽平的手机也没有信号,她告诉我明天早晨就带我去找大师。

我从李正的村子回来一个月了,都没有发生什么事,再多等一夜应该也没事的,我交待李丽平明天一早就联系大师,然后便没有再去想这件事。

整个晚上手机都没有信号,我们也给移动公司打过电话,他们说一切正常,怀疑是我们宿舍楼里有什么干扰源。

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彭慧慧似乎也和我一样没有什么睡意,在床上辗转反侧。

快半夜的时候,我听到彭慧慧下了床,然后听到她出去了。

我们宿舍楼是使用公共厕所的,位置在楼道的正中间,平时洗刷、涮拖把都在那里,彭慧慧应该是去上厕所了,我并没有太在意。

可是过了很长时间彭慧慧还没有回来,我都朦朦胧胧地快要睡着了,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从厕所方向传来。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看彭慧慧的床上还空空的,心中不由一惊,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彭慧慧不会遇到什么东西了吧?”

宿舍里其他人依然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除了我没有人醒过来,我想去看看彭慧慧怎么样了,可是又有些害怕,便在床上坐了一会,想着说不定一会彭慧慧就回来了。

等了十几分钟,彭慧慧还是没有回来,我等不下去了,从床上下了地,正要去厕所里看看到她还在不在那里,突然又是一声惨叫声传来,我吓得一屁股坐了下去,正好坐在李丽平的身。

李丽平从睡梦中被我坐醒了,翻身起来问我怎么回事,我拉着她就向厕所里跑去。

李丽平还没有完全醒过来,身上穿着睡衣便被我拉出了门,一边走一边嘟囔,我们两个刚走出门,便看到了个女生披头散发地从厕所冲了出来,一下就把李丽平给吓醒了。

那个女生一看到我们,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用手指着厕所对我们叫道:“你们宿舍的彭……彭慧慧……死了……”

彭慧慧死了?

我虽然早就感觉到不好,听到那个女生的话还是吓得一哆嗦,李丽平更是直接被吓傻了,有些懵逼地问那个女生:“死了?怎么死了?”

这么一闹,两边宿舍里都出来了很多人,大家看到那个女生的样子,都觉得事情不对头,有几个从宿舍里拿出了拖把扫帚,大家一起向厕所里走去。

还没走过厕所,我们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大家都更害怕了,靠在一起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厕所里。

一进门,我们便看到一个女孩子坐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隔间门敞开着,她的双腿左右分开坐在地上,头垂在胸前,黑色的头发遮在胸前,双手扶在身后的墙上,似乎想要站起身来。

“啊啊!”几声尖叫从我们身边传来,所有女人都吓得伸手捂住自己的双眼,身体半转缩成一团,不敢再看向那具身体。

也许是因为在李正村里,我连娃娃都见过,倒是没有被眼前看到的情形吓得那么魂不附体,不过还是感觉到胃里一阵不舒服。

从身形上来看,我可以确定坐在地上的那个确实是彭慧慧,可是却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

我们面前不远的地上是一片血迹,弯弯曲曲向彭慧慧的两腿之间绵延。

她的身上也穿着睡衣,不过上衣向两边分开,不知道是她本来就没有穿上,还是被别人扯开的。

彭慧慧按在按在墙上的双手下面是一片鲜红的血迹,十指都变得血肉模糊,应该是她用力在上面抓挠留下的。

虽然我不喜欢彭慧慧,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室友,我还是忍着心中的不适,走到她的面前,想看看她还有没有呼吸。

“若离,你快回来!我们报警吧!”

李丽平这时已经把捂在眼上的双手拿开了,看到我站在彭慧慧的跟面大声冲我叫道。

我对她摇了摇头,如果彭慧慧还没有死的话,如果争取一点时间,说不定就能救她。

伸手在彭慧慧的鼻子下面试了一下,我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没有一点气息,而且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以变凉,很显然死透了。

跑回宿舍里拿来手机,还是没有信号,我顾不上自己身上只有一件睡衣,一路跑到楼下敲响了宿管阿姨的门,告诉她我舍友被人害死了,让她打电话报警。

回到楼上,所有人都离开了厕所,大家都不敢和彭慧慧的尸体呆在一起。

我和李丽平回到宿舍里,其他舍友也都起来了。

刚一进门,李丽平突然指着窗户,用手紧抓住我的胳臂叫道:“若离,李正!”

我抬头一看,只见李正的脸紧紧贴在窗玻璃上,双眼瞪着我。

在我看到李正的时候,其他舍友也都看到了他,大家又被他吓得齐声大叫,向门外跑去。

我们宿舍是618,而且是没有阳台的那种,外面是光滑的墙壁,李正是怎么爬到六楼上来的?

最重要的是,李正的嘴角上,还沾着一片血迹,就好像吸血鬼一样。

联想到彭慧慧身上流出来的那些血,不知道和李正有没有关系?

如果他真的是僵尸的话,彭慧慧万一是被他咬死的,一定也会变成僵尸的!

我虽然也有些害怕,可是又怕李正会跳进来害人,一咬牙从旁边拿起拖把,想冲到窗户前把他打下去,可是再一抬头,却发现窗外已经没有他的身影了。

我感到奇怪,跑过去打开窗户伸出头去一看,发现整面墙都空空荡荡的,哪里有半个人影?

从我们宿舍到地面接近二十米,如果人从上面跳下去不摔个腿断胳臂折得才怪,而且地面上也看不到李正,难道他会飞吗?

我转过身来,李丽平的手指着我床边的墙上对我道:“若离,你看那里!”

抬头一看,只见墙上有几个血淋淋的字:“你跑不了的!”

这字迹我十分熟悉,是李正的。

刚才窗户是紧关着的,李正不可能从窗户里进到宿舍里来,他是怎么把字写在墙上的?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李丽平她们都吓得跑到了宿舍外面,我也只好跟了出去。

经过这么一闹腾,几乎整个宿舍楼的女生都起来了,过了一会宿管阿姨带着学校领导和警察来到了。

虽然警察赶我们回宿舍,可是大家还是躲得远远地看热闹,我们几个站在最前面,警察扶起彭慧慧的脑袋时,我看到她的胸前血肉模糊,两胸似乎都被什么东西啃掉了半边。

一个女警撩起了彭慧慧的头发,然后大家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胆子小的女生吓得尖叫着转过头去。

只见彭慧慧的双眼变成了两个血窟窿,里面的眼珠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她的嘴唇也消失了,露出来的两排牙齿沾满了血迹。

分开的两腿中间,睡裤还没有穿上,似乎她正在上厕所,然后便被什么东西给袭击了。

地上的血,是从她那里流出来的,虽然隔得远我们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彭慧慧似乎是被人给侵犯了。

看到彭慧慧的样子这么惨,学校领导把我们赶走了。

我们宿舍的同学都不愿意回去,领导便叫宿管阿姨把我们带到宿管室里。

在下楼的时候,我和李丽平走在最后面,一个叫郑云虹的女生突然回过头来向我们身后看了一眼,然后站下来,双眼瞪得圆圆地看着后面,张大嘴巴对我道:“莫若离,那是什么?”

听到她的话,我回过头去,看到一个黑影站在楼梯口,见我回头便向楼道里跑去。

我跑到楼梯口,看到那个黑影跑进了厕所里,楼道里还有没进到宿舍里的女生,厕所门口站着几个警察,可是他们都好像没有看到那个黑影一样。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老板把我摁倒办公桌视频:弄死你h

【神秘闪婚:傅少的甜宠新妻】傅蔺琛在线版,傅蔺琛小说阅读

渣反冰九强迫地牢生子.挤同学奶的作文

今晚随便你怎么弄h_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

【完整版】妙手医少小说在线免费/妙手医少完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