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裂众神全本章节/武裂众神小说在线完整版

2021-06-29 09:16 · 新商盟

夜,漆黑如渊。

暴雨滂沱,狂风汹涌。

石城,纪家府邸前,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躺在地上,浑身淤青,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雨水一边又一遍冲刷着少年的身体,却怎么也洗涤不了少年身上不断汹涌而出的殷红鲜血。

少年微垂着眼帘,他看向紧紧闭合的纪家大门,喉结艰难颤动:“父亲…儿…不孝”

少年眼帘渐渐闭上,眼里的光芒,正在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

体内的生机,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两个家丁手握匕首站在他身前,在他们的匕首锋利处,全是鲜血。

“四肢都被我们废了,你竟然还能撑到现在,你的命可真身硬呢。”其中一个家丁看向纪麟,呲牙咧嘴的笑容,满是得意。

两个家丁大摇大摆的向纪麟的身体走来,可是还没走出几步,纪麟的身体猛的一阵抽搐。

“想不到,师父给我的解体丹,竟然真的让我重生!”

突然之间,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纪麟为父对不起你!”

“纪麟少爷!家主昨夜去世了!”

“我连夜从龙华宗赶来,千里奔丧,只求见我父亲最后一面,如此,也过分吗?”

纪麟双目紧闭,正在缓缓控制这具已经死去的身体。

心里却仿佛某个地方被狠狠触动了。

父亲死了?

上一世,纪麟虽然贵为众神之子,却同样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亲情这两个字,似乎极为遥远。

难道重生而来,还会是这样的结局?

哗啦!

雨点如同瓢泼,声势骤然剧烈。

纪麟体内原本消失殆尽的生机,正在缓慢恢复。

“不好意思纪麟少爷,你要是活着,大长老会不安心的。”就在这时,一道阴霍声音响起,一个家丁的脚掌重重踏在纪麟胸口:“所以,你快点死啊!”

伴随着胸口的剧痛,纪麟口中鲜血狂喷而出,鲜血喷在面前的家丁脸上,使他看向纪麟的笑容更加狰狞!

与此同时,纪麟紧闭的双眼,也豁然睁开,身体却还是无法动弹。

已经夺舍一半了…

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啊…

纪麟目光就像是锋利的刀,凌厉的射向两个家丁,莫名的让他们心里一寒!

“别磨磨蹭蹭的,这个废物杀了也就杀了,大长老会重赏我们的。”

另一个家丁似乎是感觉到了纪麟目光的变化,大步走到纪麟身前,俯下了身子,露出嗜血一般的笑容:“纪麟少爷,你要是求饶的话,我或许会好心多折磨你一小会。”

纪麟一动不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格外的平静,抖了抖嘴唇,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这个家丁脸上。

“你!”纪麟的话落在这家丁耳中,瞬间让他面色狰狞,手中的匕首朝着纪麟的脖颈重重刺去:“给老子死!”

伴随着纪麟脖颈鲜血飞溅的声音响起。

纪麟体内的生机,却在这一刻完全恢复!

纪麟眼中的光芒,瞬间璀璨!

全身伤痕,骤然消失不见!

突兀的!

两个家丁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们的身体被重重抵在纪家大门上。

“你你怎么可能”

快!太快了!

两个家丁脸色骤变,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纪麟,此刻怎么会…

纪麟手掌紧紧掐着他们的脖颈,竟然直接把他们提了起来,就这么看着他们,没有说话,可是眼神之中,仿佛带着迫人的力道。

两个手掌却是一点一点的用力。

两个家丁脸色一片惨白,脑子仿佛空了一样,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心里只剩下无尽惶恐。

纪麟的声线像是渗了冰:“是谁派你们拦着我的?”

“是,,,是大长老吩咐我们打跑你,,,不关不关我的事啊!”

大长老?

记忆里那个假仁假义的大长老?

纪麟冷笑。

记忆里大长老的一身武修,都是父亲亲自传授,亲自栽培,此刻父亲刚死,大长老竟然就迫不及待的派人来杀他了?

纪麟一声冷哼,就这么一脚朝着纪家大门踹去。

此刻,原本空旷的纪家大堂内却犹如灵堂一般,上百道身影,披麻戴孝跪在那里。

主座之上摆满花圈,在其中央,横放着一口棺材。

整个大堂,一片庄严肃穆。

那种阴谋得逞的笑意!

轰!

就在这时,纪家大门被轰然踹开。

灵堂之中的肃穆,瞬间被打破!

所有人都猛然回头!

“什么人敢闯我纪家灵堂!”

纪庭雷话还没说完,见到缓缓走进的这道身影后,猛然停了下来,双目之中阴霍光芒一闪而过。

“是纪麟!”

“家主已经入馆,他才迟迟赶来!”

一道道目光看向纪麟,皆是愤怒之色。

纪庭雷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对纪麟的态度,他十分满意。

可是紧接着,他的情绪骤然发生变化。

纪麟动了。

他并不是朝着那口棺材走去,而是向纪庭雷!

纪麟两条手臂低垂,直到他完全踏入大门,众人才发现,纪麟手里,竟然还拖着两个家丁。

“纪麟,你这是什么意思?”

纪庭雷声音低沉得可怕。

众人愤怒的神色更重了。

已经迟来多时,进来之后竟然不是第一时间祭拜家主!

四下皆是一片低声的叫骂。

“大长老,你派他们阻拦我。”纪麟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冷静得令人发指:“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

伴随着纪麟的这句话说出,整个大堂,仿佛瞬间哑火一样安静下来。

纪麟之所以如此晚来,是因为纪庭雷派人拦着?

“纪麟!明明是你不愿进孝,竟然妄想污蔑我!你好大的胆子”

纪庭雷脸色骤变,说得惟妙惟肖,说得极其逼真。

下一刻。

纪麟一只手掌骤然用力,其中一个家丁喉咙断裂,当场身死。

另一个家丁见到这一幕脸色瞬间惨白。

“不要杀我啊!”

“真的是大长老纪庭雷逼迫我我只能奉命而为!”

“不关我的事啊!”

剩下的那个家丁不断求饶。

在这极其安静的环境中,两个家丁求饶的声音仿佛瞬间被扩大。

瞬间,整个大堂内,立刻抑制不住的沸腾了。

竟然是,大长老不让纪麟进来?!

“混账!给我住嘴!”纪庭雷暴喝:“纪麟你竟然逼迫两个家丁污蔑我!”

在场的人,再次望向纪麟。

纪麟已经向大堂中央看去。

但此刻,却是没有多少人再说出先前那种嘲讽之话。

因为他们能明显看见,纪麟脸上,纪麟双眸里,此刻弥漫着一种浓浓的情绪。

是对亲人的那种眷恋

“父亲,我真的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吗?”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重要了,纪麟盯着大堂中央的那口棺材,缓缓走去。

重生而来,还是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么?

仿佛被纪麟的这种情绪所感染,整个大堂,变得沉寂无比。

家主纪洪生前为纪家打拼,一身伤病,最后竟然落得被人毒害的下场。

可悲的是,凶手是谁,根本没有人知道。

纪庭雷盯着纪麟,双拳死死紧握。

可是下一秒。

他看向纪麟脸色猛的僵硬住,瞳孔狠狠颤抖。

躺着家主的那口棺材。

此刻,,,竟然被纪麟猛然掀开!

轰!

棺木狠狠砸落在地上,飞溅起大量木屑!

这道巨大的声响,让所有人心脏一阵皱缩!

纪麟竟然…把家主的棺木…掀飞了!!!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一秒。

紧接着,是犹如洪水一般的爆发。

无数道愤怒指责的声音,如同潮水一般向纪麟涌去。

看着被众人指责的纪麟,纪庭雷冷笑不止。

他放心了。

原本还担心纪麟会和他争夺家主之位,现在,纪麟恐怕连纪家都待不下去,还怎么和他争?

“纪麟!你想干什么!!!”

纪庭雷身旁,一个高瘦男子骤然站起。

是纪家大执事,廖洪光!

“你这是在亵渎家主!给我滚出去,别逼我动手!”

廖洪光指着纪麟,一边暴喝,一边大步朝着纪麟大步走来,身上灵力,一点一点凝聚,凶相毕露!

在场之人,皆是激愤!

纪麟站在那里,看着躺在棺木里已经没有呼吸的家主。

他甚至看向逼迫而来的廖洪光一眼。

摆在身后的手掌微微扬起。

半空中,寒光瞬间掠过。

嗡!!!

一道匕首,直接划破空气,牢牢插进廖洪光前方三寸的地面上。

这是先前那两个家丁用来对付纪麟的匕首。

快!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廖洪光骤然停在原地,心跳剧烈加速。

若是他刚才多前行一步,那这道匕首插进的,就是他的身体!

匕首传来的破空声,仿佛这一刻把所有人的声音都阻绝了。

在场诸多修武者,竟然几乎没有人看清纪麟的如何出手的。

寂静无声中,纪麟转过身来,目光直逼廖洪光。

下一秒,纪麟说出的话,却让所有人脸色骤变!

“大执事,我父亲根本没死,你却将他装入棺材中。”

“是谁借你的胆子!”

宛如沸腾的锅里舀进一碗凉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家主没死?

怎么可能!!!

在场的不少人,都是亲眼见到家主咽下最后一口气!

纪麟不顾众人的目光,将家主从棺材中扶起。

“纪麟!你疯了吗!快把家主放下!”纪庭雷面容狂抖,猛的向前跨出一步。

疯了!

绝对是疯了!

所有人惊呼!

纪麟不管不顾,手指连动,接连点在纪洪的人迎穴,风池穴,再由哑门穴一直点向神庭穴。

指法之快,几乎是在片刻之间就已经完成。

下一秒,原本已经死寂的纪洪,身体陡然剧烈抖动,一口污血从他口中狂喷而出!

随着这口污血的喷出,纪洪的脸色,竟然变得红润起来。

家主竟然活了!

空气在每个人鼻尖绕道而过,大堂之中,一个个都瞪大眼睛,眸子都快要飞出来了。

纪洪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

他看着大堂中的人,神情先是黯然,然后仿佛是意识到什么,骤然转变为惊喜。

“我没事!”

“我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纪洪站了起来,体内能量涌动,抹了一把嘴角的污血,眼神连连闪动。

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之外,体内先前那种异样的疼痛,此刻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谁救的我!”

“赏!我要重重赏赐与他!”

纪洪骤然抬头,仰天狂笑,笑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主座下方,却是无人回应。

所有人的目光都愕然一般看向纪洪身侧,呆若木鸡。

直到这时,纪洪才回过神来,发生在他身旁,还站在一道人影。

“救命之恩,纪洪没齿难忘,恩人”

纪洪转过身来,正欲跪谢。

但是下一秒,他见到身侧之人后,泪水骤然间喷涌而出。

“儿子为父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劫后余生的喜悦,让纪洪再也抑制不住,紧紧抱住纪麟。

“父,,,父亲”

心里仿佛某个地方再次触动了,纪麟拍了拍纪洪的后背,笑了笑:“您刚恢复,身体还很虚弱,剩下的一切,交给我就好了。”

纪麟神情平稳,目光连连闪动,扶着纪洪在一旁的座椅上。

纪洪看着纪麟,他总感觉,今天的纪麟,好像与之前的有所不同。

究竟发生了什么?

父子连心。

他能感觉到,纪麟平静的脸庞下,似乎隐隐藏匿着一道冷冽的锐气。

这种感觉,他先前从来没有再自己的儿子身上察觉到过,今天怎么会?

纪洪思索间,纪麟却已经开口。

“对我父亲下毒之人,非要我亲自动手你才会站出来么?”

话音落下,众人之间,面面相觑。

纪麟是说,下毒之人,就在他们之中?

面对众人的议论,纪麟负手而立站在那里,嘴角抹过一缕傲然,冷静得令人发指!

“吵够了的话,就都给我安静下来!”

纪麟端起旁边桌子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视线宛如锐利的刀,凌厉的向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刺去。

“还不承认?”

“嗯?”

他微微垂了垂眼帘,手中的茶杯,突然之间,朝着廖洪光脚下砸去。

伴随着茶杯破碎的声音,纪麟也随之开口:“对家主下毒,廖洪光,你好大的胆子!”

一瞬之间,大堂中的所有人都定住了。

纪庭雷望了过来,神情为之一愕。

坐在身后的家主纪洪,也忍不住开了口:“儿子,你是说,对我下毒的是廖洪光?”

说完,他仿佛是不敢相信一般,被他自己说的话惊到了。

“胡说!家主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会害家主!”廖洪光身体颤了颤。

四下都是一片震惊之色,看向纪麟的神情带着深深的质疑。

身后,纪洪的声音里同样带着惊疑:“纪麟,你是不是弄错了?”

随着纪洪开口,廖洪光也是怒不可揭,伸手指向纪麟:“说话要讲证据!说我下毒,你可有证据!”

“要证据是吧?”纪麟开口,格外的平静,他看着廖洪光指向他的手,冷哼了一声:“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父亲之前中的毒,应该是五花毒吧?”

五花毒!

无色无味,却能让中毒之人经脉流动停滞,造成死亡的假象,若救治不及时,甚至会让中毒之人直接死去!

现在看来,家主的状态,真的是和五花毒的中毒症状一样啊。

众人为之愕然。

他们费尽心思也找不出半点线索,纪麟竟然一眼就已经看破!

“五花毒是由五花石提炼而成,你手指成暗黄之色,显然是长期接触五花石的症状。还有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幽兰香味道,应该是为了抵御五花石带来的后患。”

纪麟的眼睛如同深不可测的深渊,看着廖洪光,十分平淡的开口:“大执事,我说的对吗?”

廖洪光只感觉在纪麟的目光下,他的骨髓之间都泛起一丝丝冷意,他身体狂抖。

纪麟冷冷的看向廖洪光,声音里透着一丝丝刺骨的冷意:“大执事,五花毒害人害己,副作用也很明显,你现在的肩井穴,太渊穴,以及天突穴,滋味一定很好受吧?”

廖洪光的身体猛的抽搐一下。

“大执事,为了给我父亲下毒,你竟然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你这么做值得么?”

“你!你不要危言耸听!”廖洪光的身体剧烈颤抖,微微低下头去。

“三日之后,你就要死了,你自己竟然还不知道!”纪麟晃了晃脑袋:“不过,我倒是有解救你的办法。”

廖洪光豁然抬头,瞳孔猛的紧缩。

顺利对家主下毒后,他很快便发现自己身体已经有些不对劲,几个穴位隐隐出现刺痛,并且越来越加剧。

正是刚才纪麟所说的那几个穴位!

并且,他的灵力还在不断外泄,仅仅只是半天的时间,他的武修竟然衰退一重,丹田之处,犹如针刺一般疼痛。

再这么下去,他的丹田很快便要破损。

甚至,真的和纪麟所说的一样,三日身亡!

“纪麟!纪麟少爷,快告诉我如何化解!求求你!快告诉我!”廖洪光再也顾不上其他的,猛的向纪麟扑去,跪在纪麟身前。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足以让人心神发颤。

纪洪愣住了。

纪庭雷紧紧握住拳头,牙齿也紧紧咬起。

所有人都不吭声了,全部向纪麟看去。

在这种安静中,纪麟看着跪在他身前的廖洪光,声音里透着阴寒而又危险的气息:“大执事,你这是承认了吗?”

“纪麟少爷我”廖洪光仿佛是想挣扎一下,抬起头来,纪麟的视线却是陡然之间变得锐利凌厉,看得廖洪光心里一阵紧缩:“是我下的毒!”

身后的纪洪,脑子里仿佛嗡的一声炸开:“廖洪光,我对你不薄,亲手捧你坐上大执事这个位置,你竟然”

话音落下,整个大堂,一片死寂。

承认了。

廖洪光竟然承认了!

“家主,家主对不起!不是我想杀你!是有人逼迫我啊!”廖洪光能清楚的感觉到纪麟身上逼迫而出的强大气场,心跳越来越快快,心底甚至浮现出一股转身逃跑的念头。

纪麟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他转过头,眼神阴沉的盯着在场的人,在纪庭雷身上停留了一下,才转过头,盯着廖洪光,一字一顿的质问:“是谁指使你下毒?”

廖洪光咬紧牙关,神情骤然变得怨恨起来。

那人指使他下毒,说是事成之后,可以把纪家的一半都分给他。

没想到,竟然是连他也想一并除了去!

一毒两命,好不阴险!

但是!

下一刻!一道寒光瞬间涌动。

廖洪光还未有任何动作,他的头颅已经冲天而起。

纪庭雷手持长刀,刀面鲜血凌厉。

“家主培育廖洪光多年,他竟然对家主下毒手!”

他脸上的愤怒之色让整个五官都变得扭曲,气势逼迫得吓人,面朝纪洪,跪在地上。

“没经过您的同意,我先手刃廖洪光,还请您责罚。”

在纪庭雷动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一股极为强烈的气势扑面而来,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灵力波动在纪庭雷身上喷涌而出。

引灵九重!

这样的武修实力,直逼家主啊!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人,有些忍不住惊叹纪庭雷的武修。

但是却有一部分人,看向纪庭雷的眼眸里带着深深的忌惮。

廖洪光正准备说出指使他的人,却被纪庭雷斩杀,会不会是因为

对于背后指使廖洪光的人是谁,不少人心里已经有了个答案。

但是此刻,他们却不敢说出来

廖洪光的头颅落在地上,眼睛瞪得浑圆,死死盯着纪庭雷。

他死不瞑目!

纪洪紧握住座椅的手,颤抖得厉害,他的脑子里很乱。

打拼多年的他,当然能看出来,背后指使廖洪光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眼前的纪庭雷啊。

但是此刻,纪洪才意识到,他一直忙于纪家市场上的经营,却忽略了内部。

纪庭雷在纪家的势力,现在已经不必他弱了啊。

“纪庭雷!”纪洪表情变得有些僵硬,声音仿佛是从喉咙里滚出来的。

“请家主责罚!”看着纪洪阴晴不定的脸色,纪庭雷犹如胜券在握一般,目光直逼家主,再次说道。

声音回荡在大堂中,一遍又一遍的放大,所有人都等待着家主的决定。

纪洪的脸色瞬间僵硬。

不过就在这一刻,突兀的,纪麟却是开口了,平淡温和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爹,我刚帮您解毒,你身体还很虚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你来处理”纪洪愣了一下。

大堂中很多人也是猛的反应过来。

刚才家主中的毒,竟然是纪麟解的!而且仅仅只是在家主身上点了几下而已!

这种毒,纪家上下无一人能破解,纪麟他竟然能如此轻易难道说,纪麟又变成曾经那个天才了吗?

纪洪能明显感觉到纪麟身上的变化。

在纪麟的温和面孔下,仿佛是隐藏着一股冷厉的气质。

这种气质,莫名的让纪洪心里的烦躁烟消云散。

“好,纪麟,交给你来处理。”

纪洪点了点头,转身向礼堂走去,背影看上去,却是显得有些凄凉。

“家主竟然让纪麟来处理?”

纪洪走后,大堂中不知是谁传来一声冷哼。

尽管先前纪麟做的事情再他们震撼,却也遮掩不了一件事实。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而纪麟此刻,就是在武道之路上的一个废物。

尽管,在纪麟九岁之前,是一个天才。

但是现在,纪麟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谁都能感应出来,纪麟身上,没有一丝灵力气息。

想必纪麟作为龙华宗的外门弟子这么多年,还没有引灵成功吧?

相比之下,在场的纪庭雷之子纪天威却是显得高傲得多。

和纪麟年纪一样,虽然同样的龙华宗的外门弟子,但是他的武修,却是已经达到引灵二重,相信不久之后,龙华宗的内门考核,纪天威将会通过得非常顺利,这才是纪家的天才!

如此对比之下,一个天才,一个废物,极为明显的差距。

“既然家主走了,那没什么事大家就散了吧。”纪洪一走,跪在地上的纪庭雷缓缓站起身来。

他看也没看纪麟一眼,直接代替家主发话,十分自然的说道。

话音落下,众人非常顺从的散开。

不过,还没等他们有什么动作,一道冷叱声,却是从纪麟口中响起。

声音里仿佛是带着迫人的气势,听得心头发寒,直接让他们定住原地。

纪麟一只手掌按在纪庭雷的肩膀上,将正要站起的纪庭雷一下子按了下去:“我让你站起来了么?”

纪麟眼底闪过一道狠厉,面色冷凝得有些吓人。

相关文章:

顺着岳大腿内侧上_一个挺身 他将她占有的更深

春药调教play_玩弄昏迷白领

如何将女朋友啪的死去活来.男朋友蹭蹭忍住不进去什么心理

日韩 教师 另类 自拍 欧美_真人版叼嘿视频爽了

自拍艳照流出附生活照p—别射逬去黄阿姨会怀孕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