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至尊猛龙小说在线免费/至尊猛龙小说(完整版)

2021-06-29 09:57 · 新商盟

“因为我真的很爱你跟爸爸……我想你们一直好好的……”糖糖悄悄的对凑到柳菲儿的耳边,说道。

声音虽然很小,但门外的林建飞却听得清楚。

眼眶情不自禁就红了。

糖糖,爸爸,对不起你。

所有的错都是自己!

爸爸答应你,从今以后,会把你宠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他拿着手机,给李云波编辑了一条短信。

“李老,看见信息,第一时间联系江州儿童医院,不管花多少钱,必须要请最好的医生,把我女儿的病治疗好。”

“少爷,收到。”

“不要以我的名义出资,就以燕京秦家的名义吧。”

“好。”

收到少爷信息后的李龙波,赶紧打电话联系了江州儿童医院的院长方林。

李龙波在江州身份,那是相当尊贵,这些年也一直对这家医院有所赞助,院长方林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就火速办理,将医院最得力的几个医生,喊到办公室,紧急制定了一份治疗方案,并下达全院精力,在全国寻找匹配的骨髓。

几分钟后。

李龙波发来短信。“少爷,事情办妥,请放心。”

林建飞满意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心底略有自责。

糖糖,都怪爸爸不好,这么些年,让你吃了这么多苦头。

再看看妻子柳菲儿,她红润的眼眶,娇美的容颜,这些日子也折腾的有点憔悴。

想起她方才跟女儿说的还深爱着自己。

这个爱字,让他心底一片暖洋。

哄女人睡着后,柳菲儿起身,正好看见门口不知站多久的林建飞,温情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

“你下午又干嘛去了?把女儿丢在医院,你还是个父亲吗?”柳菲儿质问。

“公司那边忙,请不了假……”

“呵呵,林建飞,你那是什么公司?快递公司,你跑去送外卖,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后,能治好女儿的病吗?你真的想过一个做父亲,该承担的责任吗?”

“我在努力……”

“呵!努力?结果呢?要是女儿出现三长两短,我柳菲儿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菲儿,你放心,糖糖肯定会没事儿的。”林建飞安慰道。

柳菲儿越说越激动,“没事儿?那钱呢?糖糖手术,那么多钱,怎么弄?你能解决那巨额的医疗费吗?”

林建飞默不吭声的站在原地。

看着自己老公永远是这幅模样,失望至极,气的跺了跺脚,情绪有些崩溃,当即就哭了出来,眼泪哗哗坠落。

林建飞有点心疼,走上前,抽了一张卫生纸,打算擦拭她的眼角。

却被柳菲儿一手拦住。

“不要你擦,我真的对你好失望,你知道吗?林建飞……三年前,我为了喜欢你,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与你成婚,我把所有的青春与希望都交给了你,可曾经,我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现在呢?”

“菲儿,刚才你跟女儿说的话,是真的吗?现在你还爱我吗?”

“爱?呵,现在谈这个你不觉得有意思吗?”

“你希望我为你改变吗?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能让我改变。”

柳菲儿呵呵了声。

改变?

她不是没给过机会?

这一年来他改变了什么,到最后还不是一个送外卖的?

“在你有能力治疗好女儿病之前,都不要跟谈为我改变!”

一个小时后。

林建飞等的这一刻终于来了!

病房门被打开,医院方林亲自带着几个医院资深医师前来,仗势特强。

就连值班小护士都目瞪口呆,院长方林平日可从不会亲自参与到病人治疗中,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请动咱医院的院长啊?

还带来全医院最牛逼的主治医师!

“柳菲儿,这是我们的方院长!”负责糖糖治疗的科室主任周元介绍。

柳菲儿还没缓过神,被这架势有点吓住。

“方,方,方院长,您好。”

方林微笑点头,示意,旋即目光放在了病床上。

“嗯,这位就是糖糖小朋友吧,真可爱。”方林上去特意关心了一番,随后便将一份详细的治疗方案拿了出来。

“你好,这是一份关于您女儿的详细治疗方案,骨髓我们已经在全力安排,并安排全医院最顶尖的医师来负责,请您签字。”

柳菲儿更懵了,接过治疗方案,有点不可置信。

“这,这……”

方林似乎看出了柳菲儿担忧,解释:“”您放心,您女儿治疗的所有费用,都有人给您出了!:”

柳菲儿又激动,又意外。

女儿的治疗费用可不是小数字,上百万呢!

难道是自己爸妈?可不现实啊,在林建飞没放弃抚养权之前,他们肯定不会出这个钱。

民生地产少公子张成?更不可能啊,他虽然对自己有意思,但现在让他拿一百万出来,不现实!

可除了他们两,还会有谁?

“方院长,能告诉我是谁吗?”

“柳小姐,具体是谁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对方来自燕京林家,掌管华夏最大的财团……您放心,我以院长的身份给您担保,肯定把你女儿的病给治疗好。”方林说完,目光扫了一眼一旁的林建飞,似乎这话就是说给他听得。

林建飞自然知道其中用意,点了点头,方林心领神会。

看来老李功夫做得还不错,一切按照自己吩咐,滴水不漏。

说燕京林家,金融财团,虽然自己也姓林,但柳菲儿肯定不会联想到自己。

“柳小姐,要是没问题,您就在这边签个字。”方林指着签字的地方,说道。

柳菲儿脑子还一片空白,沉浸在发蒙状态,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签了字后,方林带着治疗团队离开后。

她一屁股坐在床上,还不敢相信,觉得这一切都是梦!

等柳菲儿情绪稳定后,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燕京林家?林建飞不也姓林?

难道?

不可能不可能!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快递员,结婚前也只是一个房子都买不起的穷小子,怎么可能与燕京秦家扯上关系?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否定了。

可燕京秦家,名震华夏顶级的豪门,怎么就出手救自己的女儿呢?

林建飞觉得现在女儿医疗费解决了,妻子柳菲儿会与自己复婚,回到以前。

可当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柳菲儿竟然迟疑了。

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父母,与林建飞结婚几年来,因为这门婚事,没少与自己的父母争吵。

如果自己与林建飞复婚,父母会不会真的不认自己这个女儿?

她心底特别矛盾,回想着林建飞这两年的所作所为,颓废至极,虽然她心底还爱着这个男人,但在现实菱角洗礼下,她思想也开始有点转变。

“建飞,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到以前吗?女儿的医疗费是解决了,但是那是你的功劳吗?”柳菲儿撩了撩发梢。

林建飞正想解释什么,但被柳菲儿一口打住。

““很显然不是,不是我要跟你离婚,就算不离,你拿什么来养我跟女儿糖糖?”

“我肯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呵,还是去送快递?林建飞,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吗?”柳菲儿加重了语气。

林建飞脸庞火辣辣的刺疼,他能明显感觉这一年来,柳菲儿的心态变了,以前他选择跟自己在一起,从来不会在意物质,现在她变现实,会开始用钱来看待问题了。

柳菲儿啊柳菲儿。

你要是知道我真实身份,是燕京秦家继承人,身价万亿,你会是什么想法呢?

林建飞冷笑了声,女儿的病现在没多大问题,他决定隐藏自己真实的身份,继续送着外卖。

这天,他收到了一个订单。

来自君悦酒店,一个三星级酒店,规格不高。

他骑着小毛驴火速前往,可半途中,发现自己小毛驴竟然没电了,眼看送菜到达时间快到了,要是超时,被客户投诉就不好办了。

不巧,老李正坐在劳斯莱斯上,刚拉下窗户,就瞅到林建飞推着小毛驴快步前行,炎热下衣裳都湿透了。

“少爷?天哪!”

他惊呼一声,赶紧让司机停车,随后老李打开车门,追了上去。

“少爷!”

林建飞一怔,“这么巧?老李,这里也能见到你。”

李龙波深叹了一口气:“少爷,我真是搞不懂你,你可是亿万身家的人啊,这么大热的天,你还去送快递,不怕中暑吗?”

“我喜欢!”

林建飞干脆的回答三个字。

李龙波对这个任性的少爷很无奈。“少爷,我真是心疼你,这么大热天,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你看如何?”

林建飞看了一眼订单信息,时间所剩不多,犹豫片刻,望了望不远处霸气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

勉强点了点:“行吧,那你送我一程。”

老李安排司机,载着林建飞,前往了送外卖所在地:君悦酒店。

劳斯莱斯刚开到酒店门口,立马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特别是酒店迎宾,对于一家三星级酒店来说,这种身份的住客,无疑是让自己酒店蓬荜生辉。

迎宾还特意过来,安排了一个专属车位。

车刚停稳,林建飞穿着外卖服,提着外卖包装袋,从车上下来。

刚下车,就听见人群中有一个疑惑的声音。

“我的天,现在送外卖都变得这么牛逼了啊,劳斯莱斯送外卖啊!”

林建飞也没说啥,低着头,甚至都没看人群,径直朝着酒店里走去。

可刚走到门口,就被一熟悉的声音喊住。“林建飞,你怎么在这?”

林建飞回眸一瞥,竟然是自己的妻子,柳菲儿。

看着她疑惑的表情,想必刚才他从劳斯莱斯车上下来的画面,被她发现。

林建飞心底有点慌张,想着这下完了,柳菲儿估摸要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份了。

他停下脚步,柳菲儿便走到他跟前,皱着眉头,:“我问你呢,你怎么在这里啊?”

说完,回头又看了一眼不远处那辆震人眼球的劳斯莱斯。

这车,对于久经职场的柳菲儿来说,自然清楚其价值,这辆劳斯莱斯价格近千万,就前面那个小金人都要值个几十万。

想着林建飞刚才从这辆车上下来。

不禁有点惊愕,这还是经常被戏弄窝囊废的老公吗?

“呃……呃……”林建飞猛然一怔,目光有些慌张。“我来送外卖的……”

“送外卖?不应该是骑着你的小毛驴过来吗?怎么刚才你从,从……”柳菲儿不解的问。

林建飞急中生智,突然走过去,敲了敲劳斯莱斯的车窗。

李龙波立马领会了少爷的意思,从车上下来,装的特别客气,说道:“真是谢谢你替我带路啊,要不是你,我怕都找不到这个酒店呢。谢谢啊……”

“一桩小事,不用这么客气。”林建飞摆了摆手。

这么一对答,柳菲儿心头的疑惑才解除。

“行,那老身没别的事儿,就先走了啊……”李龙波怕呆的时间长了,露出破绽。

老身?

这两个字,还是把柳菲儿给弄迷惑了。

再对着这个老者,细细打量,突然觉得好熟悉,再仔细联想。

天哪,这不,不就是江州鼎鼎大名的聚春园饭店的董事长李龙波吗?上次在江州企业座谈会上还看见他代表发言呢。

“嗯,老先生,你就先走吧。”林建飞点了点头。

李老赶紧上车,催促司机开车离开。

车刚走,柳菲儿脑子还是一片乱,拽着林建飞的胳膊:“你知道刚才你坐的是谁的车吗?”

林建飞假装不知:“谁啊?”

“聚春园饭店董事长啊!你和他认识?”柳菲儿惊讶地问。

林建飞摇了摇头,说:“不认识,只是刚才偶遇罢了。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先去送外卖了,要是超了时间,又要罚钱了。”

说完,转身就进了酒店。

自己这个窝囊废老公,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突然她想起聚春园董事长李龙波对林建飞自称老身,老身可是一个属下对老板的称呼啊?

难道?

不可能,不可能!

肯定是口误,鼎鼎大名的江州数一数二的富豪,怎么会是自己窝囊废老公的属下呢?

柳菲儿没再多想,今天来这是打算谈一笔重要的业务,可不能影响了!

手机震动。

柳菲儿拿起电话,俏眼一亮,是华能国际副总孟博的来电。

这次来约见华能副总,主要是为了一笔八百万的员工住房采购订单,在当前地产低迷的市场行情下,签下这笔订单,对急缺现金流的民生地产至关重要。

为了这笔采购,柳菲儿出发前,还被董事长喊去了办公室,下达了死命令,不管任何代价,一定要签署这份协议。

民生地产董事长还了解到柳菲儿的具体情况,知道她女儿生病住院需要医疗费,答应给她五个点的提成。

“喂,是孟总吗?”接通电话,柳菲儿撩了撩发丝,温柔道。

“嗯,你在哪里?我现在到二楼咖啡厅了。”电话里传来一中年男人的嗓音。

“孟总,我马上就到。”

柳菲儿娇滴滴的应了一声,便扣了电话,进了酒店电梯。

不远处,送外卖的张成并未走远,目睹了这一幕,正想跟着过去看看呢。

可不料却被一阵讥笑声给打破。

“哎呦,这不是我送外卖的姐夫吗?真是不巧……”

张成扭头,顺着声音方向瞥了一眼,只看见一个身材高挑,青春靓丽的女孩依偎在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怀里。

“柳雪?”

张成皱了皱眉头。

那女生朝着他迎面走来,不怀好意的嘲弄道:“哎呦,姐夫,真是不巧你啊,在这里都能碰到你送外卖。”

说完,还捂了捂自己的鼻梁,一脸嫌弃的表情。

这个女生叫柳雪,是柳菲儿的妹妹,今年刚满十八岁,在江州传媒学院读大一,长得跟她妻子一样,天姿国色,美若天仙,都在江州都是出了名的大美女。

“雪儿,这个人是谁啊?”

柳雪身旁的男子,扫了一眼张成。

柳雪噗嗤一笑,“还能是谁啊?之前我不跟你提过我们家入赘了一个窝囊的姐夫吗?就是他,一个破送外卖的,真是丢人哟。”

自从张成入赘到她们家第一天,她心底就无比鄙视这个姐夫,对他没一点好感。

在她思想里,张成这样的窝囊废嫁给了自己姐姐,入赘到她们家,就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

私底下,没少嘲讽呢。

柳雪刚说完,年轻男子就大笑了几声,“就是他啊,我靠,果然跟你说的一模一样,就一纯正的臭屌丝呢。”

公然的被自己妻子妹妹,还有她男友这么嘲讽,张成心底很不是滋味。

这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份,全球最大的万亿财团继承人,这个势利眼的妹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但想着自己作为她姐夫,不管她有多大过错,多瞧不起自己,自己也要多忍让忍让。

“行了,柳雪,我好歹是你的姐夫,你说话要注意言辞,怎么说现在也是大学生了,注意点分寸。”张成劝诫道。

呵呵。

柳雪儿冷笑了一声。“就你,还有资格说教我?我告诉你,张成,在我眼里,压根就没你这个窝囊废的姐夫,就你这一破送外卖的身份,简直丢了我们家的脸,知道吗?还有你跟我姐生下的那个小崽子,病秧子一个,就知道吸我们家的钱,滚吧。”

听到这,张成整个脸色都拉了下来。

“说话不要太过分了!”

“怎么?看我不爽?你不过是入赘到我们家的垃圾罢了,真是臭不要脸,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柳雪是越说越带劲。

在一旁的男友,也不忘添油加醋。“哎呦,你这个姐夫还是上门女婿啊,真是给我们男人丢脸哟。”

说完,一阵讥讽的笑。

“雪儿,我们先走吧,跟这样的男人废话,就是浪费口舌哦。”男友有些饥渴,拉扯着柳雪,就想上楼去酒店房间。

“行,我们走。”

两人搂在一起,离开,张成目光阴冷,捏着拳头,看着柳雪扭摆着性感的小蛮腰,心底格外不是滋味。

就连离开的时候,两人还不忘嘲弄。

“你这个姐夫真的不是一般的窝囊哦,一点用都没、哈哈……”

“什么姐夫?再说我就不跟你去房间了。”柳雪轻轻哼了一声。

……

张成稳了稳情绪,被柳雪这么一弄,心底很不爽,但转念一想,她不过是一个刚成年的小女孩,思想不成熟,不能跟她一般见识。

稳妥了情绪后,便上了电梯,到了二楼咖啡厅。

在咖啡厅里面寻找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卡座里,找到了自己的妻子柳菲儿。

此时她正跟一个中年胖男人坐在一起,这个男人很猥琐,大概四五十岁,长得很寒颤,戴了一副金丝框的眼睛,贼眉鼠眼,色眯眯的眼神,一看就很好色。

全程,目光都放在自己老婆的身上,口水都要流了出来,恰好那天妻子柳菲儿穿着一身性感的小西装,胸前半开的衬衫,露着一大片雪白,性感的部位隐约可现。

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自己老婆,相信都会来一股强烈的反应。

猥琐胖男子,喉结不断耸动,张成站在不远处,心底一直压着一团火。

两人热聊了一阵,突然谈到了合同,胖男子倒是直接,悄悄伸手在咖啡桌下面,打算摸柳菲儿雪白的大腿,似乎在暗示什么。

张成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当即就火了。

草。

这么下去,妻子这是要给自己戴绿帽子的节奏?

张成实在忍不住,拿着手机就给柳菲儿打了一通电话。

这边,柳菲儿被华能国际副总孟博揩油,连续暗示了几次,但她都在暗自拒绝,没让他得逞,好几次她都想摸自己,但是都被她给制止了。

也就是在他第三次要摸自己的时候,柳菲儿电话响起。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自己的老公张成,皱了皱眉头,拿起电话,就起身了。

“不好意思,孟总,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她就朝着卫生间方向走去。

猥琐的胖男子孟博,小眼一眯,一直勾着妻子柳菲儿的屁股看,那俊美的小翘臀,惹得孟博浑身燥热无比。

他暗暗发誓,今天晚上一定要拿下这个小美人,让她屈服于身下。

相关文章:

【完本小说】逢春花似锦 在线免费阅读

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极品赘婿】高贵美熟妇泄身

椅子道具羞耻调教:他两腿之间来回进出

死缠烂打by学亦第三章/去体检被医生摸的好养

贵妇乱欲俱乐部 贵妇乱欲俱乐部_玉女校花的呻呤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