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长篇】帝少独宠闪婚妻小说在线最新章节

2021-06-28 14:24 · 新商盟

面对好友的请求,安小图十分的纠结,她逞强的笑了笑,对刘莓道:“这个事情太大了,我得想一想,你先回家,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然而刘莓却像疯了一般大哭大闹:“你还要想什么想,我们再等下去,我哥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难道你要看他死吗?”

“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出你哥哥的。”安小图对刘莓保证烦,但她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并没有多么的坚强。

见安小图一本正经的保证着,刘莓也相信了安小图的话,也不再逼问,忙道歉道,“刚刚是我太着急了,对不起,我真的是担心我哥,所以才把话说的太重了。小图……原谅我。”

“没有关系,我们是朋友嘛。”安小图虚弱的笑了笑,“你也不要太担心,先回家吧。”

见她这么说,刘莓也只好先走了。

安小图的心情很乱,想哭又哭不出来,只好先坐在地下,呆呆的望着窗户。

安小图和刘风从小玩到大,不可能看着他死。然而房子是母亲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她也不可能卖掉。

两难之际,如何是好?

正当安小图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陆少霆的脸。

如今有钱,有能力帮她们渡过难关的,或许只有他了。可是,难道自己真的要去求他吗?

安小图的内心十分纠结,虽然咬紧牙关,不想去求人家,但是除此之外,却没有任何办法。

安小图只能深吸一口气,然后又来到了陆家那座别墅楼下。

当安小图说要见陆少霆的时候,差点被门外的保安当成是花痴轰出去,好在后面有人挡住了他们,并将她带到了总裁办公室。

安小图刚一进门,就看见陆少霆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笑道:“怎么又回来了?”

听着他调侃的语气,安小图也有一点点尴尬,站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见安小图久久不做回答,陆少霆站起身走到了她面前。

安小图缓缓的闭上眼睛,定定的站在那里不多不逃,然而涨红的脸色,显示出了她内心的紧张。

大不了就是一吻,她告诉自己要忍耐,毕竟自己有求于人。

然而,陆少霆却没有着急着吻她,而是凑近她的耳边,轻轻地调侃道:“怎么,还吻上瘾了。”

均匀的气息洒在她的脖胫上,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让她原本就如火烧般的脸,越发的通红。

安小图到底还是没有忍耐下去,红着脸推开了他,然后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安小图一边跑一边想,自己真是傻,居然会来找这个人帮忙,分明就是在自取其辱嘛。

飞奔回家,安小图依旧没有解决的好办法,毕竟是500万,哪那么容易筹齐。到底该如何是好呢?安小图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

第二天早上,安小图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后,顺便吃了点面包,喝了几口牛奶,然后神清气爽的出门,打算再找一份工作。

安小图知道,虽然500万是个数目很庞大的资金,如果她每天努力工作,打几分工,再加上刘莓和刘风,他们总会有还完的那一天吧。

安小图现在寄希望于那些人能够讲点道理,至少先把刘风放了,然后慢慢还钱也好。

然而,当安小图刚打开门,就被惊呆了,再次愣在了原地。

谁能告诉她,门口一堆拿着摄像机话筒的人是在干什么?

她安小图什么时候变成明星了?这些人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然后还没等她思考清楚,那些人的问题就如同潮水般向她涌来。

“请问你和陆总是什么关系?”

“你们是不是男女朋友?”

“传闻陆总他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人,请问你和他怎么暧昧,是他的结婚对象吗?”

“……”

一瞬间,安小图被记者这些铺天盖地的问题所淹没,她甚至不清楚他们是在问什么,陆总?男女朋友?什么情况?

摄影师们的聚光灯闪个不停,晃得安小图眼睛生疼,她下意识的用手挡在眼前,赶忙遮住了脸。

安小图听了半天,才发现所有问题都是和陆少霆相关的。甚至还有人问他们是不是男女关系?等等,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于是安小图实话实说:“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顿时,熙熙攘攘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正当安小图以为自己终于解决完了之后,那群记者们的问题却再次迎面扑来。

因为一名记者,掏出自己的手机,指着这上面的照片质问安小图,“那请问小姐,你对这张照片又作何解释?”

照片上,正巧就是陆少霆吻她的时候。

安小图一下子躲过那人的手机,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照片,以及那些文章。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安小图完全始料未及。

她愣愣的将手机还给那位记者,人群中嗡嗡的讨论声,听得她头大。

面对这种情景,安小图没有任何犹豫,“砰”的一下就将门关上,迅速回到房间里。

为什么她和陆少霆的接吻会被人偷拍,为什么照片又会被曝光?

要知道堂堂陆家,有权有势,又有哪个媒体敢怎么不知死活,胡乱报道。还是说,就是陆少霆自己自导自演的?

安小图想的头都大了,依然是毫无线索。

安小图打算上网,准备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正当此时,她的手机响起来了。

她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闺蜜刘莓。只听刘莓道:“小图啊,我刚刚看到了新闻,新闻上说你和陆少霆是男女关系。这下咱们有救了,500万对他们陆家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大事,你帮我求求陆少霆呀,让他帮帮我。”

“就算500万对陆少霆是毛毛雨,但我依然要不到。其实我和他并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而且认识时间不长。”安小图解释道,“你从哪看出他对我有意思?他不过就是想耍弄我们罢了。”

安小图的声音中,似乎有一点点不悦,所有的事情都向她压过来,她已经被压的快要喘不上气了。

然而刘莓却不依不饶,哭着对安小图控诉道:“安小图你是什么意思,你难道忘记,当年你流落街头时,是谁帮了你?是我爸妈。要不是我父母,你还会和我在这说话?早就被饿死了。现在,你却忘恩负义,帮都不帮。”

“刘莓,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想起当年的事情,安小图的语气稍微软了点。

“算了,等我爸妈看走眼,当我没有你这个朋友。”刘莓却不想听她任何解释,气呼呼的就把电话挂了。

安小图有点无奈,刚想冷静一下,刘风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电话那头的刘风,似乎语气中充满了哭腔,断断续续的对安小图道:“小图……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再也没法坚持下去了。他们天天打我骂我,求求你救救我!500万对你,不难吧。”

“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想办法。”安小图坚定的说道。

“想办法想办法,要是真有办法,你早就想了。”刘风突然就爆发了,对着安小图吼道,“难道你不爱我了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曾爱过我?”

“我是真的没有钱,而且我和你妹妹一直在想办法筹钱。”安小图辩解道。

可是刘风全然不信,冷冰冰的说了句:“好,你慢慢想,等你筹到了钱,来替我收尸吧。”

安小图还想说什么呢,那边刘风已经挂了电话。她握着手机,听那边传来冷冰冰的“嘟嘟”声,心中越发凄凉。

安小图想遍了所有亲朋好友,却发现,只有那个男人,能有能力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昨天的那些耻辱,难道她还要再跑去陆家吗?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亲近的朋友都对他咄咄逼人。而讨厌的人,却是唯一可以帮助她的。

想了很久,安小图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陆少霆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安小图挑起话题,问陆少霆:“昨天,你知道你们别墅有记者偷拍吗?”

安小图的语气温和,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咄咄逼人。

“不知道。”陆少霆很爽快的给出了她答案。

“好吧。”虽然不知道陆少霆说的是真是假,但安小图已经没有理由去质问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求他。

“那什么,你能帮我个忙,借我五百万吗?”犹豫几分,她闭上眼睛,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出去了。

“多少?五百万,我没听错吧。”陆少霆的语气中充满着调侃,“那得打多少年工,才能还得清啊。”

“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安小图保证着,“你说吧,要怎样,你才能借给我?”

“我……要你!”电话那边,陆少霆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嘴角一勾,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你说什么?”安小图愣了,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呢。

“我要你!”陆少霆重复了一遍,“不懂吗?那你可以理解为,我要你,帮我生个孩子。”

生……生孩子?!

安小图真的觉得自己耳朵出现问题了。他堂堂陆大总裁,要自己给他生孩子?

这真是本年度,安小图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陆少霆当她是什么?一个没有感情的生孩子工具吗?这种事情,难道也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吗?

安小图果断摇头,开口准备拒绝。

“等等,你别急着回答我。”陆少霆仿佛猜到了安小图要说什么,“你不是孤儿吧,七岁前,你的父母都还健在,我说的对不对?”

安小图一惊,自己的身世,陆少霆怎么知道?

的确,七岁时,她的母亲托人带她上了飞机,来到了c市。后来,她就沦落成了一个可怜的孤儿,四处流浪。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自己的事,她知道,自己的身世或许并不简单。

“你在说什么啊。我从小就是个孤儿,连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谁。”安小图强行辩解,“你从哪得到的消息,都是假的。”

安小图的手心,紧张的都出汗了,而陆少霆却笑的肆无忌惮。

“哈哈哈,别否认了。这些事情,我只要动动嘴,手下人就能查到了。”陆少霆继续诱导着安小图,“你的父母是被人害死的,至于当初发生了什么事,害的你流落街头的人又是谁,你真的不想知道?”

安小图的汗越出越多了,她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终于要被揭晓了。

安小图缓缓吐出口气,安抚下狂跳的心脏,严肃的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媒体他们的态度,你早上想必已经知道了吧。他们认为,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陆少霆在那边勾勾嘴角,“而我呢,正好缺了一个妻子和孩子。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假戏真做?”

“五百万换来个妻子和孩子?”安小图觉得不可思议,笑了笑,“你的妻子,原来如此廉价啊。”

“不过呢,对你来说,最重要的,难道不是你父母的秘密即将揭晓?”陆少霆知道,以安小图的性格,必然会上钩,于是露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用十分轻松的口吻,对安小图说,“怎么样,这个条件,一定符合你的心意吧。”

“你……真的能帮我查到?”安小图的内心,确实如陆少霆所想的,开始摇摆不定了。

虽然安小图是爱刘风的,但现在她除了想救出刘风,更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的身世,这些年来一直如同一根刺,卡在了自己的心头。如今陆少霆说居然可以帮她将折磨多年的刺拔掉,她求之不得。

挂掉了陆少霆的电话,安小图的心脏依然抑制不住地疯狂跳动,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苦苦寻觅的真相马上就要揭开了,她的心里除了有满满的期待,更多的是对未知的将来的惶恐不安。

这时,刘莓打来的电话突然地打断了安小图的沉思。

“小图,我看了今天的报纸,各大媒体的头条都是你和陆总接吻的照片,是真的吗?”

“......”安小图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和陆少霆的关系,认识没有几天的陌生人,同时却又是自己未来的......孩子的爸爸。

“小图,我看这个陆少霆看起来挺关心你的,能不能让他帮帮忙给我们500万,就当我求求你了,我哥哥真的快坚持不住了,你也不希望看到他继续受折磨了对不对?”

听到刘莓这话,安小图的脸上泛起了凄凉的冷笑,昨天还口口声声地叫着自己嫂子的人,却要出卖自己来换500万救刘风。至少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爱刘风的,不管是异性之间的爱情也好,还是对刘伯父刘伯母的感激之情也好,总归自己曾经付出了一颗滚烫的心,可现在看来,这兄妹俩何曾把自己当做过亲密的家人。思及此,安小图的语气也瞬间冷淡了许多:

“放心吧,明天你哥哥就会没事了,我有点累了,先挂了。”没等刘莓反应过来,安小图就关掉了电话静静地站在窗前吹风。晚风扬起了她飘逸的长发,在夕阳下形成了一副绝美的剪影,全然没有注意到楼下一辆玛莎拉蒂上凝视自己的目光。

从夕阳西下一直站到华灯初上,安小图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抖擞起精神准备解决问题。

拨通了陆少霆的电话:

“喂,是我。”

“我知道,怎么了?”

“你明天......可以先把500万给我吗,刘风他可能快撑不住了。”

听到安小图口中难以掩盖的对刘风的关心,陆少霆的手不禁握紧了方向盘,“哦?想好了?”

“嗯,我父母的事,什么时候可以查清楚?”安小图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

“我尽快,明天早上你带着户口本,八点我在你家楼下等你。”陆少霆的语气云淡风轻,像是在说买一件衣服一样随意的事情。

“啊?”

“做陆太太当然要经过法律的允许,明早我们去登记。”说完陆少霆就挂断了电话。

本以为只是一场生孩子与五百万的交易,安小图没想到陆少霆却起了和自己结婚的心思,有点搞不清楚他的想法。一夜辗转反侧,在天边泛起鱼肚白后,安小图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叮铃铃......”一阵门铃声把安小图从睡梦中吵醒,以为是刘莓就直接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去开门了。几乎是闭着眼睛打开了门又闭着眼睛重新躺回床上,门边的陆少霆觉得有趣,眼睛里浮上了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意。

情不自禁地走到床边,俯下身去吻在了安小图的嘴唇上。嘴唇被一个柔软又略带凉意的东西入侵,安小图瞬间清醒。

“啊!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

“我进我未婚妻的房间合情合理合法。”陆少霆看着睡眼朦胧的安小图面色微红,穿着毫无请色意味的卡通睡衣,乌黑的长发更衬得肤色白皙,陆少霆觉得异常性感。一把搂过安小图加深了刚刚那个吻,灵活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长驱直入,掠夺甜美的津液,两条有力的胳膊将被吻得意乱情迷的可人儿紧紧地箍在怀里。

“嗯......”安小图忍不住嘤咛出声,似乎是给了陆少霆莫大的鼓励,他吻得越来越凶狠,一只手也顺着宽松的睡衣悄悄地爬到安小图胸前的两团柔软上,不轻不重地揉捏着。

啊......从迷情中惊醒的安小图用力挣脱了陆少霆的怀抱,面色潮红,眼角里泛起点点泪光,衣服凌乱,陆少霆的喉结快速地滚了几轮。

“这个吻,是不是还是一万呢?”安小图自嘲地说道,嘴角苦涩的笑和眼神里的落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一定要把自己看得这么廉价吗?快收拾一下自己,我们去民政局。”陆少霆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领带,重新恢复到了不悲不喜的状态。

本来十分暧昧和温情的氛围,因为安小图的一句自嘲,两个人的关系重新回到了冰点。快速地跑去卫生间换好衣服,洗漱干净,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想了一下,又化了一个稍微精神一点的淡妆,安小图慢吞吞地走出来。

一路上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陆少霆驾驶的玛莎拉蒂在早高峰时速度也不慢。

一路飞驰,民政局门口早已被闻讯赶来的娱乐和财经记者围得水泄不通,陆氏国际集团的总裁要结婚了,就已经足够劲爆了,何况对方既不是商业巨额的继承人,也不是军政要员的名媛,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生,几乎吸引了全城的注目。

“陆总,传闻中您一直不近女色为什么突然想要回归家庭?”

“陆太太,请问您是哪家的千金,和陆总是怎么认识的?”

“陆总,二位什么时候举办世纪婚礼?”

“听说陆氏新的楼盘的新楼盘就要开张了,您此举是不是有炒作之嫌呢?”

陆少霆几不可闻地皱了一下眉头,转过身来:“你是哪家报社的?”

“新......新时代传媒......”新上任的年轻记者被强大的气场震慑得话都说不连贯。

兔死狐悲,周围的记者也都集体选择噤若寒蝉,一时间,原本热闹的采访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陆少霆揽过安小图的肩膀,力气大得几乎要捏碎她细弱的肩头,快步走进了民政局,有引来了全体工作人员的侧目。

径直走到结婚办理桌前,“登记”两个字掷地有声。虽然有些激动,办理人员也很快动作麻利地处理好两人的证件。

“陆先生,陆太太,笑一下,对,陆太太再靠陆先生近一点。”安小图不情不愿地又挪了一点,被陆少霆一把拉到身边,相机此刻定格。

结婚证书上,面容冷峻眼角却带有笑意的丈夫和别别扭扭的妻子竟然意外地十分般配。

“陆先生,陆太太,恭喜二位正式结为夫妻。”

相关文章:

不要塞了,东西太大了~宝贝我的手舒服吗

女经理爱上已婚男*校花被拖到树林折磨

胸前两颗大紫葡萄/分身还在她身体内转了转

爱爱小说,真湿啊,好多水叫的再浪点_霸道人生

欲成欢宝贝腿开点舔 啊好大好厉害好爽真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