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小说】绝代邪医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绝代邪医完本

2021-06-28 13:09 · 新商盟

“爸,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杜冉一看到来人,立马高兴的打了声招呼。

“舅舅。”

刘心怡也忙喊了一声。

“原来他就是杜修远啊。”

听到两人的称呼,秦宇不由的多看了中年一眼。

“你们也在啊?”

杜修远冲两人笑了笑,然后又向秦宇看去,“他是谁?”

他的目光和秦宇碰触在一起,秦宇冲他点了点头。

这让杜修远微微有些意外。

他久居高位,身上自有一股威势,大部分年轻人在他的面前都畏畏缩缩,秦宇竟然不惧。

“一个窝囊废。”

刘心怡正要说话,杜冉却先不屑的开口了,“而且还是一个自大狂。”

“他只看了爷爷一眼,就说能治好爷爷的病,你说可笑不可笑?”

她现在对秦宇没有任何好感,巴不得给秦宇一些教训,说话更是没有任何的顾忌。

听到这话,刘心怡的脸色彻底变了。

“嗯?”

一瞬间,杜修远的目光一凝,冰冷的看着秦宇,面色阴沉至极。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老夫行医几十年,自问医术也算精湛,都不敢说只是看一眼,就能肯定治好病人,你年轻轻轻,却说这样的大话,不知所谓!”

这时,那站在杜修远旁边的老者很是不屑的哼哼道。

“闵大师谦虚了。”

杜修远连忙恭维了一句,“大师乃是医道大师,医术高超,岂是这种江湖骗子可比?”

这老者叫闵天华,乃是华国有名的医道圣手,他找了很多关系,才请到对方为他父亲治病。

然后,他向秦宇看去,“行骗骗到我杜某人的头上来了!”

“你是不是以为,老子救父心切,就会听你的胡言乱语?”

“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毙了你,扔出去喂狗!”

前一刻,他还是一个儒雅的中年,而下一刻,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暴徒,表情凶狠,双目中全是暴虐,冰冷,让人丝毫不怀疑他说出来的话。

而随着他的话,他身后的四个壮汉齐齐向秦宇望了过去,目光凶狠,如狼一般,只要杜修远一句话,他们立马就会扑过去,直接将秦宇拿下。

“舅舅,不要!”

刘心怡吓了一跳,连声大叫,“秦宇是我请来给外公治病的,你不能动他!”

不管怎么说,秦宇都是她请来的,她都绝对不能让秦宇在这里受到伤害。

“老子今天的心情不错,看在心怡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若是以我的性格,敢行骗到老子的头上,先打断你两条腿再说。”

“赶紧滚!”

杜修远俯视般的盯着秦宇,目光冰冷。

“你可要想清楚了,令尊的情况,除了我之外,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治好。”

秦宇没有被吓退,而是平静的看着对方,满脸的认真。

此话一出,整个病房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秦宇竟然还敢说这样的大话,甚至,那言语中还有威胁之意,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荒谬!”

闵天华满面怒容,直接呵斥起来,“你算什么东西?”

他原本只以为秦宇是一个行骗的小丑,并没有当回事,而现在,秦宇竟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这不是在质疑他的医术吗?

他堂堂医道大师,还没有被人如此当面质疑过,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

“你彻底惹怒我了。”

杜修远寒声道,心中也是大怒,“打断他们一条腿,然后扔到垃圾堆里!”

他给过秦宇机会,既然他不知趣,还敢挑衅闵大师,那也怪不得旁人了。

随着这一句话,他身后的四人目光一凛,齐齐向秦宇看去。

见此,杜冉幸灾乐祸,满脸嘲讽,而刘心怡却是面色大变。

秦宇的面色一沉,眯着双眼,眸中射出道道危险的光芒。

打断他一条腿?

此人好大的霸气!

这也让他的心里彻底怒了,他一片好心,对方却如此待他,简直就是不识抬举!

“舅舅,你不能这样。”

双方一触即发,刘心怡却是急了,连忙挡在了秦宇的面前。

秦宇很是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倒是一个不错的女孩。

“表姐,这小子太狂妄了,给他一些教训,也让他长长记性。”

杜冉在旁边说道。

刘心怡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你忘了?他治好了我的脸!”

她可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杜冉张了张嘴,无法反驳。

“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看到刘心怡两人的样子,杜修远不耐的冲秦宇叫道,他现在只想赶紧治好父亲的病,没空搭理秦宇。

秦宇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跟着又望向满脸高傲,一副大师风范的闵天华。

“此人,你治不好。”

他说的非常肯定,“我奉劝你,最好不要随便施针,他还能活一段时间,否则的话,他必死无疑!”

说完,他也不理众人的愤怒,直接扬长而去。

这老人的情况很诡异,不过遇到他,那也是对方的造化,而现在,却被杜修远浪费了。

病房之内。

闵天华为老人检查了一番,淡然一笑,满脸都是傲然之色,“令尊的病虽然怪异,但对我来说,却没什么难度。”

听到这话,杜修远三人都是大大的舒了口气,一个个的脸上全是喜色。

“秦宇那个废物竟然说,除了他,没有几个人能治好爷爷的病,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杜冉撇了撇嘴,满是不屑的道。

杜修远皱了皱眉,“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子说的话,怎么能当真?”

“再说,闵大师是何等人物?岂是那种投机取巧的人能比的?闵大师才是真正的医道圣手。”

他的脸上全是恭维之色。

闵天华志很是享受。

“还请大师施展妙手,救治我父亲。”

杜修远趁机说道。

“好说,好说。”

闵天华应了一声,然后挽起袖子,取出银针,开始为老人施针。

第一根银针刺下去,老人的双眉明显舒展了开来,脸上也没有那么痛苦了。

杜修远等人见此,都是神情大喜,狠狠的松了口气。

闵天华自信的笑了笑,表情也是非常的轻松。

跟着第二针,第三针……

就看到,老人的表情越来越安祥了,好似睡熟了一般。

“真不愧是大师!”

“好了,爷爷好了。”

“起死回生,这就是起死回生。”

杜修远几人的神情激动无比,不住的赞叹着,他们望向闵天华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敬佩。

“我说了,令尊的病虽然怪异,只要我出手,自然是轻而易举。”

闵天华志得意满的道,满脸的傲然。

咳,咳,咳!

可他的话音刚落,病床上的老人猛然睁开眼,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好似要将心肝脾肺都咳出来一般,看着极为痛苦。

杜修远等人大惊。

“爸,你怎么了?”

杜修远连忙上前,一把扶住了老人,不住的帮他顺气,但这反而让他咳的更厉害了。

“闵大师,这是怎么回事?你快看看。”

他连忙向闵天华叫道。

“不应该啊!”

闵天华皱眉,满脸的不解,跟着,认准一个穴位,突然扎了一针。

咯!

一针见效,老人立马不咳了。

只是,还没等他们松口气,老人哇的一声,又开始吐血了,而且吐个不停,看起来极为吓人。

一时间,整个病房都乱套了。

闵天华连忙施针抢救,但这一次却没用了,老人不断吐血,而且气息越来越微弱,直让他急的满头大汗。

“我,我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闵天华无奈的道,满脸的疲惫和颓败,双眼中全是不解。

“什么?”

听到这话,杜修远几人都是大吃一惊,根本无法接受,“怎么会这样?刚才不还很好吗?”

“令尊的病很怪,我前所未见。”

闵天华摇头。

“你不是神医吗?我爷爷刚才还没事,反倒被你治的严重了,你算什么神医?”

杜冉满面怒容,冲着闵天华怒声大叫。

刘心怡也是怔立在了当场,满脸悲痛,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突然,她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双目大亮,满是希冀的叫道:“秦宇,秦宇说他可以治好,我们快去找他!”

杜修远和杜冉的眼睛也是亮了一下。

“没错,我们去找秦宇!”

刘心怡满脸的激动,然后,她直接就向外跑去。

杜修远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秦宇刚才说的那些话,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痛苦不堪的父亲,表情变幻不定,最后猛一咬牙,也向外冲去。

“快,快去找刚才那人!”

同时,他向身后的四名手下怒叫。

闵天华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秦宇的身上了。

杜冉和那几个手下也慌了,也是赶紧冲出去寻找秦宇,一时间,整个医院都是鸡飞狗跳。

“秦宇在这里!”

突然,一道尖叫声响起。

杜冉双手张开,挡住秦宇的面前,喘着粗气道:“你,你不能走!”

因为剧烈的跑动,那已经发育很好的身体有规律的跳动着,带起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秦宇不由的扫了一眼,这丫头的脾气虽然很凶,身材倒是挺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我为什么不能走?这医院是你家的?”

他嗤笑一声,心中却已经清楚,多半是闵天华不仅没能治好老人的病,只怕老人也活不长了。

“反正你就是不能走!”

杜冉有些语塞,她懊恼的瞪了秦宇一眼,耍无赖般的道。

这时,刘心怡等人听到声音,也都纷纷的赶了过来。

“你真的可以治好我父亲的病?”

杜修远紧紧的盯着秦宇,问道,神情既是期待,又是紧张。

其他几人也都看向秦宇。

“呵呵。”

秦宇看着他,似笑非笑。

见此,杜修远的脸色不由一变,他刚才那样对待秦宇,现在又问这样的话,这不是还不相信秦宇吗?

既然如此,又何必追出来?秦宇又如何想?

一时间,他的表情很不自然。

“喂,我爸问你话呢,你到底能不能治啊?”

杜冉瞪着眼,满脸的倨傲,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你赶紧给我爷爷治病,若是治好了我爷爷,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住口!”

杜修远双目一瞪,很是威严的向她呵斥了一声。

杜冉还不服气,正要反驳,却看到杜修远来到秦宇面前,然后直接跪了下去。

她直接愣住了,一双妙目瞪的浑圆,满脸的不可思议。

其他人见此,也是惊的目瞪口呆。

杜修远乃是苏城的一方大佬,势力庞大,凶狠霸道,而现在,他竟然跪在了一个废物面前,这对众人的冲击太大了。

“对不起,刚才是我有眼无珠。”

杜修远抬头,认真的看着秦宇,满脸诚挚,“我向你道歉,只求你救我父亲一命!”

“爸,你这是干什么?他就是一个废物,你怎么给他下跪啊?你快起来!”

杜冉瞪着眼,表情不停的变幻,急声叫道。

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那是何等的霸气,凶猛,而现在,却跪在一个她原本看不起的废物面前,这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让她一时间很难接受。

“闭嘴!”

杜修远转头,冲她呵斥了一句,然后又看向秦宇,“小女无知,请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希望你能出手,我杜修远必有重报!”

他说的非常郑重。

“你起来吧!”

“机会给过你们了,那是你们自己没有把握。”

对方竟然给他下跪,这让秦宇也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

刚才,此人的态度太恶劣了,让他极为反感。

听到这话,众人的脸色都是巨变。

“秦宇,刚才都是我们的错,对不起!”

就在这时,刘心怡直接扑到了秦宇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弯着腰,满脸的哀求和悲痛,“现在只有你能治好外公,求求你,帮帮我们吧!”

神情凄然,泫然泪下,看着楚楚可怜。

额?

秦宇正要开口,目光一低,却正好看到了一大片的雪白。

对方的身材太火爆了,以两人目前的位置,他居高临下,正好可以一览无遗,看的很是分明。

真的好大,好壮观啊!

他眯着眼,一时间竟然忘了回应。

刘心怡的身上充斥着一股成熟、迷人、温柔的味道,让他的心中荡漾不已。

“你老婆对你误会太多,我舅舅在苏城还算有些势力,若是有他帮忙,她的公司必定可以很快发展,到时候,她肯定对你另眼相看。”

眼见秦宇不答,刘心怡又连忙说道,“而且,我家在海城也有一些人脉,若是她将公司扩展到海城,我刘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帮她将知名度打响!”

她一脸的诚挚。

听到这话,秦宇的心里不由的一动,很是意外的看了对方一眼。

刘心怡看似柔弱,没想到一眼看出了他最在意的事情,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劝服他,此女蕙质兰心,不简单啊!

然后,他不由的笑了起来,心中有了决定,看向杜修远,“你对我出言不逊,既然已经跪下道歉,我也不和你计较。”

他的语气平淡,“我会救你父亲,但却不是因为你下跪,而是因为刘心怡。”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废物,一个窝囊废,哪怕他说的很诚恳,其他人都不相信他。

唯有刘心怡。

从始至终,一直相信他,从没有说一句质疑他的话。

杜修远是苏城大佬?

那又如何?

以他目前的见识,在他的心里,那就是一个屁,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对方敢如此质疑他,以他的性格,哪怕跪在他的面前,也不会出手。

但为了刘心怡的这一份信任,他决定救对方一命。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刘心怡最后说的那一话,他确实想要为庄紫妍做些什么。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愕然不已。

“是,多谢。”

杜修远连忙应道,哪怕被秦宇轻视,他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神态也恭敬了很多。

刘心怡的脸上全是激动和兴奋,刚才,秦宇那一句话,在她的心里掀起了阵阵波澜。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杜冉嘟着嘴,满脸的不满。

她是杜修远的掌上明珠,杜修远对她一直都是宠爱有加,从没有骂过她,这也养成了她的娇蛮,任性的脾气。

可刚才,杜修远竟然因为秦宇,接连呵斥了她两次,她自然将秦宇恨上了。

很快,一行人再次回到病房。

而这时,闵天华正紧皱着眉,不住的走来走去。

“不应该啊?”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明明已经治好了,怎么会这样?”

他不住的喃喃着,满脸的疑惑和不解。

秦宇正好听到了,忍不住冷哼一声,“那是因为你废物!”

他的话,丝毫不客气。

哗!

听到他的话,杜修远等人直接愣住了。

他们也没想到,秦宇一回来,就直接将闵天华骂了一通。

不管怎么说,闵天华也是华国的医道大师啊,一时间,整个房间内都是寂静无比。

秦宇就是苏城最有名的废物,窝囊废,而现在,听他骂闵天华废物,让众人都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你,你,你说我是废物?”

闵天华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瞪着秦宇,怀疑自己听错了。

“没错。”

秦宇的目光灼灼,盯着他说道,“你不仅废物,还自大,狂妄,无知!”

他几乎是指着对方的鼻子在骂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

闵天华气急败坏,满脸都是愤怒,“竖子竟然如此羞辱我,今天若不给老夫一个交代,哪怕穷尽一切之力,老夫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几乎是在咆哮了。

他是堂堂华国医道大师,医术精湛、超绝,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尊敬的存在,还从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如此指责他,羞辱他!

“你要交代是吧?”

秦宇逼视着他,双目灼灼,然后伸手直向病床上气息衰弱的老人,“身为医道大师,你当知道对症下药,你连对方的病状都没有确定,就冒然施针,你就是这样给病人治病的吗?”

听到这话,闵天华的气息不由一滞,脸色也是变了变,“他的病症古怪,体内气血时而虚弱,时而充盈,应该是经脉不畅的缘故,我以银针刺穴导引,这有何问题?”

他瞪着秦宇,大声质问。

“应该?”

秦宇嗤笑摇头,“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你明明没有检查出对方的病症,还偏要抱着侥幸的心里去施针,我说你自大,狂妄,这有错吗?”

闵天华的脸色巨变,他张了张嘴,正想开口,秦宇却继续说道:“此人看似病的严重,却最少还能坚持半个月,可因为你的无知,提前触发了毒素,导致毒素侵体,而你却胡乱抢救,害的他吐血不知,丢了大半条性命。”

“他明明还有救,你却说准备后事,你就是这样罔顾生命的吗?”

他面色沉静,声音如雷,一番话,直将闵天华震的身体摇晃,满脸苍白,双目呆滞。

那一刻,他看起来如此的正义凛然。

“毒素?”

“你的意思是,我爸是中毒?”

旁边,杜修远猛然一惊,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向秦宇问道。

“这不可能!”

闵天华的身体一颤,也反应了过来,立马就反驳道,“若是中毒,我早就发现了。”

“所以我说你无知。”

秦宇不屑的扫了他一眼。

“你……”

闵天华心中暗怒,咬着牙,死死的盯着秦宇,却没有再吭声,内心里,早已经将秦宇恨到了极点。

“说是毒,也不算是毒,但却比毒诡异,毒辣,应该叫蛊毒。”

秦宇的眸中闪烁着道道精芒,沉声道。

“蛊毒?”

众人都是一震,有迷茫,也有惊颤,只是听这名字,就给人一种不适的感觉。

秦宇看向同样震惊无比的杜修远,很是随意的道:“令尊得罪什么人了吧?”

蛊毒诡异,而且防不胜防,一旦中毒,完全受施蛊者控制。

杜修远紧紧的攥着拳头,眸中杀意森森,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却并没有回答秦宇的问题。

“这都是你自己说的,谁知道是真是假?你不是说你能治好吗?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治?”

闵天华冷哼道。

他被秦宇怼的一句话说不出来,这让他感觉很丢脸,此时,他也巴不得秦宇丢人。

秦宇扫了他一眼,满脸都是不屑,更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走到了老人的面前。

就看到,秦宇一手按脉,另一手捏着一枚银针。

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陡然,他闪电般出手,银针直接射入老人的百会穴。

“你,你到底懂不懂医术?百会穴是脑部大穴,一个不慎,就可能造成脑瘫,你怎么能乱刺?”

刚一出手,闵天华就是一惊,直接向秦宇怒叫道。

秦宇猛然抬头,目光冰冷的瞪了他一眼,“闭嘴!”

闵天华一哆嗦,只感到遍体生寒,面色变幻不定,却是不敢再吭声了。

“该死,他的目光怎么那么吓人?”

他在心中咬牙大叫,更是愤恨不已,秦宇只是瞪了他一眼,他就不敢吭声了,这让他的面皮发胀。

不过,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秦宇的身上,这个时候倒是没有人去管他,这才让他暗松了口气。

而接下来,他看着秦宇的每一次施针,都有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因为,秦宇每一次所刺的穴位,都是人体大穴,稍有不慎,就可能酿成大祸,即便是他,都要小心下针,不敢冒然出手。

可秦宇却出手如电,毫不犹豫,下针非常的迅疾,自信无比。

“此人年纪轻轻,认穴怎么会如此精准?这怎么可能?”

闵天华不住的喃喃着,双目明亮,死死的盯着秦宇的施针,满脸都是震惊。

前一刻,他还对秦宇恼恨不已,充满了不屑,而这一转眼,他就被秦宇那鬼斧神工般的施针震慑住了,眼中全是震撼和佩服。

“哇!”

突然,床上的老人身体一漾,直接喷出了大口的黑血,整个病房之内都弥散着一股腥臭味。

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此时,秦宇却停了下来,轻呼了口气,脸上有些疲惫。

“秦,先生,我父亲如何了?”

杜修远连忙上前问道,既是紧张,又是期待。

他能看的出来,随着这一口黑血喷出,他父亲的脸色明显红润了很多,呼吸也变的平缓了。

旁边,刘心怡等人也是满脸期待的看着秦宇。

“好了,竟然真的好了。”

只是,秦宇还没有说话,那闵天华却开口了,他的眼睛睁的老大,紧紧的盯着病床上的老人,神情激动无比,“这,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听到这话,杜修远等人瞬间大喜。

相关文章:

【免费阅读】不朽凡仙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啊太深了好涨好烫尿——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在外打工到42岁的男人~做完第一次下面为什么有点疼

43岁阴茎短小吃什么药好/粗长喉咙爆发喷射

戴焊死镣铐项圈的姑娘《龙翰凤雏》替新郎给漂亮新娘验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