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甜宠】总裁溺宠失忆妻小说在线阅读/总裁溺宠失忆妻完结篇

2021-06-28 13:21 · 新商盟

赫连夜不再看简心,抱着辰辰准备离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下来,但却没打算在宴会上露面。

辰辰环着他的脖子,倚在他肩上,一双水润的眸子恋恋不舍的看着简心的身影,虽然被爹地说教过,但在他心里,简心就是他的妈咪。

下半场的宴会是需要跳舞的,为了避免万一,简心打算去换件礼服。

辰辰看见她消失在更衣室的身影,滴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挣扎着从怀里下来,双脚一落地,就奶声奶气的大喊。

“爹地——”

顿时,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便被宾客们捕捉了。

赫连家家世显赫,权势滔天,虽然有两个儿子,但大家都知道,赫连大少的腿有疾,这辈子都可能站不起来。

那么这今后的继承权,最大可能落在赫连家二少爷赫连夜身上。

尽管他如今已有个五岁的孩子,但身边却没有女主人,容貌也是俊美非凡,依旧是商圈名媛们心仪竞争的目标。

赫连夜皱眉:“辰辰?”不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

下一秒,被男男女女们包围了,而辰辰个子小,随便找了个空隙就溜走了。

等赫连夜冷着脸不耐的从包围圈退出来,视线中早没了儿子的身影。

这小子跟他生活在一块把腹黑倒是学得淋漓尽致,竟然有意把人群吸引过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更衣室。

简心看着面前一排排精美的服装,平时一向打扮简洁大方的她,目光却不知不觉变得挑剔了起来,这一点,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顺着心意选了一件还算满意的礼服,刚准备换上,就听见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更衣室很大,她距离门的位置不近,但她依旧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显然对声音极为敏感,但她,似乎也没意识到。

“妈咪。”

软糯熟悉,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简心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小家伙确定自己在这儿,显然是尾随来的,她硬下心肠不打算搭理。

要知道,今天这场宴会,她的身份,可是赫连大少赫连枫的未婚妻,要是被这小包子缠上,一出去不管不顾的张嘴喊她妈咪,那场面可就不好了。

门外的辰辰没听见回话,又提高嗓音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他瘪了瘪小嘴,却半点没有沮丧。

更衣室在走廊尽头最后一个房间,他看了看身后半开的窗户,又看了看倚着窗户下放置花瓶的桌子,漂亮的大眼睛一转一转的,一看就没打什么好主意。

门外的呼唤消失了,简心松了口气,快速换好了衣服。

突然,窗户被什么东西敲打着,她一扭头,瞳孔瞬间瞪大。

只见她以为走了的小家伙,竟然在翻更衣室的窗户?虽然只是一楼,但这么小的身板,在窗架上来回晃荡,看着依旧让人心惊胆战。

“妈咪,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他说着,刚准备蹬脚翻进去,变故顿生,脚下一滑,一下子踩空了,整个小身子猛地向下落。

简心心脏猛地一紧,脸色大变跑过去:“小心——”

她下意识的伸出双臂接住小东西,本以为吓坏了的小人儿却嬉笑着往她怀里拱、蹭。

“原来这就是妈咪的怀抱,好香好软!”小东西在她怀里蹭得不亦乐乎。

简心顿时被气笑了,到底还是心软,没有把他丢下去,低眸望着小家伙,他便立刻眉开眼笑,双眼亮晶晶的。

“你是个小孩子,刚才那样的举动很危险,不是你一个小孩可以去冒险的,明白吗?”

辰辰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笑的更开心了,一把抱住她的手臂。

“妈咪,爹地说了,父母都是爱自己孩子的,妈咪这么关心我,肯定是爱我的,你果然是我妈咪。”

简心:“……”

她嘴角抽了抽,简直无奈了,她发现自己跟这小东西完全说不通,从见她第一面开始,就缠上她,还是怎么都赶不走的那种。

偏偏对方是个小孩子,重话都说不得。

想到第一天来在机场发生的事,她脸色不由的严肃了很多,如果顺利的话,她将会嫁给赫连枫,住在赫连家。

如果辰辰一直对她的称呼不改口,那以后的麻烦,只会更多。

虽然心疼小家伙,但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深吸一口气,把怀里的小家伙放下,并拉开距离,蹲下身满脸认真的看着他。

“辰辰,我知道你很聪明,能听懂我的意思,世上相似的人有很多,但你真正的妈咪只有一个,那个人并不是我。”

“我以后会嫁给你大伯父,会成为你的伯母,哪怕就算成不了,你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认作你妈咪。”

“再说了,上次的医院鉴定你也在场,你都听到了看见了,我确实不是你妈咪,辰辰,以后你不能这么称呼我。”

辰辰在她开口的时候,眼圈就已经红了,死死地抿着小嘴不说话,在她说完后,终于绷不住。

大滴大滴的眼泪滑落,张嘴大哭,嚎的十分伤心。

“呜呜,辰辰好可怜,妈咪不认辰辰,辰辰是没有妈咪的孩子,呜呜……”

简心忽略内心深处的酸楚和异样感,咬牙:“辰辰乖,听话,我真的……不是你妈咪。”

她呼出一口气:“你要想想,如果你真正的妈咪知道你这么叫了我,肯定会难过的,对不对?”

辰辰偷偷的从指缝里看她,见自己哭成这样也没能让简心松口,忍不住撅了噘嘴,却只能无奈的妥协,眨巴着眼睛,还是忍不住道。

“那,那在没人的时候,我叫你妈咪好不好。”

简心额角抽痛,实在没招了,看他哭的小脸通红确实心里不好过,叹口气,正准备答应下来。

忽然,门外响起一道低沉的嗓音:“赫连辰。”

声音冰冷如斯,透露着几分薄怒。

简心一惊,立刻牵着小家伙的手将门打开。

赫连夜站在门外,看着出现在眼前一身黑色小礼服的简心,毫无波动的眸子闪过一阵恍惚,下意识的猛然紧紧抓住她细白的手腕。

简心对着父子俩时不时的抽风已经免疫了,面无表情的抬手:“先生,请你松手。”

他回过神,松开了她,却突然不容拒绝的道:“你换一身衣服。”

哈?

简心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赫连夜冷冷的打量她,语气愈加冷:“这身衣服不适合你。”

她脸色一黑,差点忍不住要骂人,忍不住冷笑:“二少爷,我不知道你又脑补了些什么东西,但跟我没有丁点关系。”

“至于我穿什么,那跟您就更没有关系了。”

赫连夜沉默了,周身的气压很低,简心完全无视,她突然觉得赫连家的人一个个都不正常。

赫连枫脸色常年是病态的苍白。

这个赫连夜也有毛病,估计是在辰辰那个不知道在哪儿的母亲那里受了什么刺激,自己老婆没了,看见她长得像,就时不时对她抽风。

还有一个一心想刁难她,让她知难而退的婆婆叶美宁,简心忽然觉得,自己在这个地方将会异常艰辛。

还好赫连夜没在做什么,只是将辰辰牵了过去。

简心松了口气,避免跟这父子俩在一块又出什么意外,毫不犹豫先行离去。

辰辰想叫,但顾忌着赫连夜没敢,只能伸着脖子念念不舍的看着她快速消失的背影。

赫连夜眉心一拧,将辰辰抱了起来:“不许再看了。”

“可是……”

他脸色一沉:“赫连辰,刚才的事不许再有下次,她不是你妈咪。”

辰辰很不满意的绷着一张小脸:“爹地,可她真的好像妈咪,跟照片上一模一样,为什么她就不是我妈咪呢。”

跟照片一模一样……

听着儿子的话,赫连夜不由得出神,是啊,这个女人跟她真的很像,太像了,要说不是一个人真的很难相信。

这世界上有可能存在一模一样的人么?哪怕是双胞胎也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吧。

他不由得迷惑了,她……真的不是楚盈汐吗?

脑海里忽然又响起上次在医院鉴定时,好友给出的结果,迷惑的眸子瞬间恢复清冷,假的就是假的,再怎么像,也终究不是同一个人。

这时,辰辰又道:“爹地,就算她不是妈咪,那就当假的好不好,辰辰把她当妈咪的替身也不可以吗,辰辰真的好想妈咪。”

替身?

他也想,但是……

赫连夜眸子微沉,厉声斥责:“不可以。”

辰辰小脸满是失望,低着头作出委屈的模样,“就知道凶。”

片刻后,他又突然抬起星辰般闪烁的眸子,“爹地,你以后对妈咪温柔点,要懂得疼爱女人,这样,说不定她就愿意当我妈咪了!”

辰辰一脸认真老成的模样。

赫连夜却觉得嘲讽。

疼爱女人?

自己的亲生母亲把自己当个外人,五年前有了这个小家伙后他心爱的女人又不见了踪影,他凭什么疼爱女人?并且还是这个一见面,就带给他希望,紧接着又让他绝望的女人!

疼爱……他不疼楚盈汐吗?

当年第一眼见到楚盈汐就被她深深地吸引,他不顾一切的买下了她,成为了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客人。

是的,客人。

那段时间,他每晚都在去她在的地方,不管外界将他传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只要能看见她,拥抱她,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时相处的每个日日夜夜,都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放在内心深处小心珍藏多年的回忆。

赫连夜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拒绝自己的求婚,为什么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但他相信,她是喜欢他的。

否则,也不会愿意生下辰辰了,在他觉得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时,那个女人却好似一抹泡影般,彻底消失在他的生命中,给了他沉重的打击。

但同时,他也有些感谢她,给他留了辰辰,儿子是他们俩之间唯一的,最深的羁绊,否则,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还记得,当年自己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她穿的就是一身靓丽的蓝色裙子,精致的五官,魅惑的红唇,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神。

哪怕时隔五年,突然看见简心的穿着蓝裙的模样,他依旧能清晰的响起,当初看见楚盈汐时,她每一个微笑的样子,说的每一句话。

赫连夜嘴角上扬,却只掀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内心的空洞仿佛什么都无法填平一般,如同深渊,而他,则每日都在深渊里挣扎着。

就好像上瘾了一样,他沾上了一个叫楚盈汐的瘾,这辈子,再也无法戒掉,也不愿戒掉……

楼下的宴会仍然在继续。

房间内,叶美宁一身旗袍,优雅的端坐着,指尖的香烟袅袅,仿佛在她精致的面孔蒙上了一层雾,让人看不真切。

她单手抵着额头,眸光微眯,淡淡的道:“等会舞会上的人都安排好了么?”

面前一个佣人打扮的中年妇人满是恭敬的垂头。

“夫人放心吧,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这次不会在出现什么意外了吧。”

佣人头垂的更低了:“这次我会亲自盯着。”

她满意的点头:“下去吧。”

“是,夫人。”

室内再次恢复寂静,她一动不动的,仿佛像个雕塑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叶美宁才缓缓起身,四十的年纪,身段依旧玲珑如二十的少女一般,缓缓的踱步到窗口。

眸光微垂,一眼就看见下方树荫下一坐一站的男女,看着简心嘴角带笑的模样,她眯眼冷哼,将手上的香烟,一点点的碾熄在窗台上。

她的计划,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只要给她造成了阻拦,都将是她要解决的对象……

相关文章:

《婚深意动:小妻撩人》—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那个进不去怎么配合:为什么男人进入女人快乐

时光不老下一句是什么,时光不老我们不散下句

双腿间流下一滩液体王爷*吃武警官兵大雕

男生可以用什么自肛|乖乖打开宫口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