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豪门继承人小说在线免费完整版

2021-06-28 11:20 · 新商盟

Kitty一听这话,赶紧站了起来,公司规定不能打破,可万一真是雷总的女儿,也不是她这种小人物能得罪的。

“要不然带上去问问叶特助,是真的自然好,不是真的再带下来也不迟。”同事凑到了她耳朵边,给她出了个主意。

Kitty带着念念一直来到了雷云泽所在的楼层,金碧辉煌的建筑让她充满了好奇,但为了不在爸爸面前丢人,她还是装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大步往前走。

“怎么回事?”秘书室里的叶嘉看到了她们俩,急忙跑了过来。

Kitty指了指念念,压低了声音,“这个孩子……”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念念一路小跑直往雷云泽的办公室奔,一时间忘了控制音量。

“她…她说自己是总裁的女儿。”

话音刚落,小小的身影已经拉开了雷云泽办公室的门,两人连忙去追,念念却一个闪身,已经进去了。

门口突然出现了这么大动静,雷云泽不悦的蹙了蹙眉。

“好了,你们出去吧!”还没等他们说话,念念已经爬到了雷云泽对面的椅子上,露出半个小脑袋发号施令。

雷云泽看清她的面容,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他手边还放着她的照片,没想到今天他们就见面了。

眼前的这个女孩,比照片上的要漂亮好几倍,她微微卷曲的头发梳成了两个马尾辫,红扑扑的脸颊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举一动都十分灵动可爱。

“初次见面,您好,雷先生。”

这个办公室,进过各路高官,财阀首富,这样的小女孩,还是第一次见。

更何况,这是他素昧蒙面的女儿。

雷云泽心里非常期待,这个孩子会说出什么话。

“你们先出去。”他沉声吩咐。

叶嘉和前台姑娘交换了个目光,默默退了出去。

门重新关上,念念深吸一口气,两眼直直看着雷云泽的眼睛,非常郑重的说:“听说你是我爸爸。”

谈话没进行多久,雷云泽就让叶嘉送念念回去了。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雷云泽只觉自己心里顿时空了一下,他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了起来。

那是叶嘉从找来的资料,念念的事情,事无巨细都在上面。

加入高智商俱乐部,参加过诸多研究项目。

雷云泽表情渐渐软化,不由得产生一种由衷的骄傲,不愧是她的女儿!

另一边,凌潇月却突然接到了柚子老师的电话。

“念念妈妈,你能抽空来一趟学校吗?念念刚才和小朋友冲突,两个孩子动了手。”

凌潇月当场愣住,念念这么乖的一个孩子,怎么会随随便便和别人打架?

她匆忙安排完工作赶到了幼儿园,和柚子老师了解了大概情况,得知念念没受什么伤,才放下心来。

念念始终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直到凌潇月把她带回家,她还耷拉着头,一动不动。

“念念,和妈妈说说怎么回事?”凌潇月走到女儿身边,轻轻的问。

“妈妈……”念念的声音不住的打颤,“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念念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凌潇月心疼极了,忙把念念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妈妈相信你不是随便和小朋友打架的孩子,别怕,慢慢说”

“他说念念没爸爸,他说念念是野孩子……”念念低声说,眼圈红红的,不停的吸鼻子。

凌潇月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努力挤出了笑容,“念念怎么可能是野孩子,念念是妈妈.的心肝宝贝。”

念念并没有被这句话安慰到,她依旧低垂着小脑袋,声音低得仿佛听不见。

“如果念念有爸爸就好了。”

为什么?念念不喜欢妈妈吗?”凌潇月的心提了起来。

念念摇了摇头,“妈妈是世上最好的,但是有了爸爸,就不会有人欺负念念,妈妈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她一直低头缴着自己的手指。

“和念念在一起,是妈妈最开心的事情。妈妈……从来都不辛苦,妈妈也可以保护念念。”凌潇月的声音开始颤抖,她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念念的脑袋,希望她能打消这个念头。

“妈妈真傻,明明有爸爸是一件这么好的事情。”念念脸上带着一丝埋怨,凌潇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凌潇月十分慌乱,又不能因为这件事训斥念念,只好转移话题,带念念去吃蛋糕。

母女两人找了家很有情调的店铺,念念吃完了蛋糕,脸上终于露出了笑脸。

夜幕慢慢降临,城市的流光溢彩下,每一个角落都闪耀着美丽的星光。

凌潇月怕她不消化,拉着她的小手在家门口闲逛。

一辆汽车飞驰而过,念念一下子站住了脚。

是雷云泽的车。

“妈妈,你先回家等我好不好?念念想给博士买个礼物。”

“我陪你……”

“念念是大孩子了,老师说我们要自立!”念念把凌潇月往家的方向推了推,转身跟着车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我很快就回来!”

凌潇月也确实不愿意让念念变成胆小的孩子,想了想就在楼下,于是便放下心独自上了楼。

家门口放了一个包裹,凌潇月不记得自己买过什么东西,疑惑地拿起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凌潇月脊背一凉,寄件人是陆澜,她过世多年的母亲。

凌潇月拿着剪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她剪开外包装,发现里面是一个日记本。

这本日记被保护的很好,纸张都没有丝毫的破损和泛黄,凌潇月将它打开,日期定格在了1999年的那个夏天。

那是她母亲车祸去世的日子。

[月月又考了满分,她是我的骄傲。江还没有回来,我不知道是不是该问他,衣柜里半截口红的主人是谁……]

[今天一个女人来到家里找我,她说她和江是真爱,让我从这个家里离开……]

凌潇月视线渐渐模糊,她恨透了自己的迟钝,如果她能多关心母亲一点点,那么事情会不会有转机?

她合上日记本,一张纸片飞落下来。

[大小姐,请您一定要帮夫人报仇!]

凌潇月终于明白了这个日记的来历,只有在她家做了二十多年管家的李叔才会这样叫她,母亲日记里提到的女人,也一定就是乔游!

凌潇月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对待乔游这样的人,越冲动,就会死的越惨。

她没有证据证明母亲的死和乔游有直接联系,只能先慢慢整理搜集。

等她找到证据的那天,就是乔游的末日!

*

乔游一整天心神不宁,到了晚上更是这样,她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想缓解一下,乔梦却一直缠着她不停说话。

“妈,怎么办?今天我说起公司继承的事,董事会的老东西都不愿意!”乔梦气哼哼,

乔游冷哼一声:“凌潇月回来了,董事会对她有兴趣。”

“那怎么办?我这个继承人就没了?”乔梦声音高了几分。

乔游瞪了乔梦一眼:“还不是你自己不争气?!”

乔梦咬咬牙,想反驳,却没话可说,只好闭上了嘴。

“办法不是没有,这次要让凌潇月彻底在凌云臭到死才行!”乔游按了按太阳穴,举起高脚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最近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复杂,凌潇月坐在办公桌前,无力的撑着额头。

念念总是想往外跑,还不让她跟着,雷云泽那边的品牌入驻完全搁置了下来,凌云也一直暗波涌动。

敲门声响起,她伸手按了按眉心,收敛了自己神色。

“进来!”

“月月,现在妈妈想看你一次可真难,一路上都是人拦着!”乔游笑了笑,率先开了口。

分别了六年她还是一点没变,皮肤紧致,双眸含情,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出身名门的贵族,只可惜,她真实出身不过是一个沦落风尘的卖酒女。

六年前,凌潇月一直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后母。

“是啊,还要谢谢你当初赶我出去,不然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凌潇月想到母亲含泪写下的字字句句,就恨不得立刻撕破她虚假的笑脸。

“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是怨恨我,妈妈当时也是身不由己啊。”乔游一双眼婆娑,好像深受委屈一样。

“别说这些有的没得了,当初的事情,我清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凌潇月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不管乔游所来何意,她都不打算让她如愿。

“养儿方知报母恩,你不到这个年纪不会懂我的用心的。”

乔游摇摇头,边说边将一份请帖放在了凌潇月的桌子上。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爸爸让你这周六回家吃顿饭。”

凌潇月翻开,上面的两个人名让她眼中闪过一抹讥讽。

凌梦,秦安城。

“连女儿的祖宗都不让她认了,乔梦真可怜。”凌潇月冷冷一笑。

“梦梦把这里当成她的家,改姓是证明她有良心。”

乔游没料到凌潇月的改变这么大,顿时笑容全无,随意客套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凌潇月手指在请帖上点了点,又看了一遍上面的名字。

没想到他们也搞到了一起。

凌潇月随手把那份请帖扔到一旁,这次的订婚宴来的刚好,她正要找机会回一趟凌宅,查清母亲车祸的真相,然后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周六一早,凌潇月精心挑选了一套礼服,将自己打扮妥当。

“妈妈今天美的就像是仙女一样!妈妈要去哪?我也想去!”念念拉着凌潇月的手不停地摇,撒着娇请求。

“不可以的,今天妈妈是要去参加一场战争!”凌潇月蹲下/身子,与女儿平视,非常认真的对她说。

念念歪着小脑袋听不太明白,凌潇月摸了摸念念的头,站了起来,“等下我让余阿姨来陪你好吗?”

念念眼珠一转,“不要,念念今天要看书,斯坦福博士的新书寄给了我一本。”

凌潇月也不勉强,与她告别去向了凌宅。

凌宅今天很是热闹,管家李叔看到凌潇月格外的惊喜,急忙上前,请她进屋。

“李叔,那个包裹……”凌潇月走在他身边低声的问。

“老爷子,您看看谁来了!”

李勤还没张口,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凌潇月循声看过去,乔游正挽着凌江的手臂,款款走来。

李管家低声吩咐凌潇月不要打草惊蛇,便退出去继续迎接客人。

凌潇月想到母亲日记中的内容,只觉得面前的场景十分扎眼。

“既然回来了,之前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

凌潇月冷笑一声,“之前什么事?那张照片吗?爸爸都不问问那张照片是怎么来的吗?”

“哎呀,老爷子您看看,月月还是怨我。”乔游娇嗔一声,打断凌潇月的话,身体往凌老爷子身边靠了靠。

“你妈妈她是为了你好。你怎么一点良心都没有!”凌江口气加重了几分。

乔游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老爷子别生气,年轻人不能理解也正常,月月,怎么不见你把孩子一起带来?”

凌潇月脸色微变,没有答话,凌江却像想起了什么,向凌潇月身后看了一眼。

“念念那孩子,改天带过来给我瞧瞧。”

凌潇月冷笑一声,转身便走,她只想查当年的真相,并不想让念念和这些人扯上关系。

刚走两步,就发现门口站了一个男人,六年后的秦安城还是这么英俊,凌潇月看着他,有一瞬间恍惚,这个人,是曾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潇月。”秦安城的表情十分震惊,却还是主动走过来,和凌潇月打了个招呼。

凌潇月没有理会径直向前,乔梦手臂一伸将她拦了下来,“凌潇月我警告你,不要打秦安城的主意!”

听这话,凌潇月嘴角一抹讥笑,乔梦这辈子最可悲的一点大概就是遗传了她母亲的脸,没有她母亲的那个脑袋。

“扔了的东西,我凌潇月没兴趣去捡。”她红唇一弯,抬手撩了下黑发,高跟鞋踩在反光的大理石上,就像是一根钉子扎进了乔梦的心里。

相关文章:

宝妈们大胆晒晒哺乳_看了湿的细节肉段子

已完结《宠妻上瘾:总裁先生套路深》全文大结局试读

贱奴头不许高于女王鞋跟^非洲美女便宜吗

有人在旁边做刺激吗:抓住他的炙热

公子不要再吸了高*他加快了在她体内的冲撞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