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编版】美女的冒牌强兵小说在线最新章节目录

2021-06-28 11:27 · 新商盟

李东中了罗峰一肘,瞬间红了双眼,当即一拳砸在了罗峰的脸上,打得罗峰口角淌血。

罗峰不甘示弱顺手一拳反击,同样打得李东右眼发青。

两人如同被激怒的两头雄狮,互相揪住对方,谁也不肯罢手,当着林皓的面,抱团互殴,很快就互相把对方揍成了猪头,只不过罗峰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不是小弟李东的对手,很快败下阵来。

看到李东的拳头如同雨点般落在罗峰身上,林皓冷笑一声,上前关了加湿器,然后双手抱胸,冷眼旁观,也不制止。

胜利者李东很快扔下罗峰,鼻青脸肿地爬到了林皓面前,抱住林皓的双腿,流着眼泪道:“琛哥,整件事全是罗峰干的,是他迷晕了昌熙婷,他还想给你下药……”

“李东,你他妈忘恩负义。”罗峰吓得脸都白了。

林皓心中立时腾起一股怒火,怒视着罗峰:“罗峰,你该死……”

话音未落,跪在地上的李东唰一下掏出了别在腰后的手枪,冰冷地枪口对准了林皓。

“……”林皓有些愕然地看了看嘿嘿直笑的李东,显然没有想到李东还留了一手,合着刚才是给老子上演苦肉计啊。

李东握着手枪迅速站了起来,嘿嘿直笑道:“琛哥,我的演技还可以吧。”

说罢,枪口上移,对准了林皓的脑门。

鼻青脸肿的罗峰立时笑的跟偷了鸡的狐狸一样,哧溜一下爬了起来,慢悠悠地晃了过来,嚣张道:“啧啧,韩琛,你不是很厉害吗?有种再动我一下试试。”

说着用手指狠狠地戳了戳林皓。

“我等这一天等了四年,整整四年,你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吗?”罗峰面部表情严重变形,愤怒地竖了个三根指头,晃悠道:“是你,是你逼昌熙婷拒绝了我,逼昌家跟我们罗家退婚,是你害得我在所有上流人士面前颜面扫地,你该死。”

这都是陈年烂谷子的事了。

四年前,昌家有意和罗家联姻,甚至都宣布了订婚日期,不过昌家忽然悔婚,打了罗家一个响亮的耳光,随后昌家跟韩家联姻,其实,整件事还真跟韩琛没有关系。

但是罗峰偏偏把一切罪责都扣在了韩琛的身上。

这件事林皓自然是调查过的。

林皓不想再解释什么,目光阴冷道:“这件事跟熙婷无关,你不该把她牵扯进来。”

“昌熙婷也不是什么好鸟,不上她,难消我心头只恨。”

“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废了你。”林皓怎么可能让他碰老韩的媳妇。

罗峰激动地踹翻了椅子,然后指着床上的昌熙婷,怒吼道:“你还敢威胁我?本来我想让你先发作上了她,既然你不识相,那老子也不客气了,老子特么当着你的面上了她,再嫁祸给你,我让你也体验一下颜面扫地是什么感觉。”

“你敢。”林皓冷眼一眯,语气中带着严重的警告。

罗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不止要当着你的面上了昌熙婷,我他妈还要给她拍照,我让你痛彻心扉,永远都记住这一天。”

说着解开了自己上衣纽扣。

“哈哈,峰哥英明啊。”李东跟泥腿子一样一脸笑嘻嘻。

话音刚落,李东忽然感觉手腕一麻,本来就握不太稳的手枪已经到了林皓的手中,吓得他惊呼一声,迅速伸手去抢,只不过还不等他触碰到林皓,林皓抬腿一脚揣在了李东的胸口上。

李东如同撞上了高速行驶的列车,咻一声,飞了出去。

砰一声,李东砸翻了电视机,砸落在地,'噗'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甚至连哼哼地力气都没有了。

褪下外套的罗峰闻声望去,惊呼一声,下意识跳上了床,想挟持昌熙婷。

刚跳上、床,蓦然间只觉得脖领子一紧,如同死狗一般被林皓给拽了回来,吓得罗峰拼命地挣扎,一只鞋都被踢飞了。

“再动一下试试。”林皓强行把罗峰拽到了角落,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的脑袋。

罗峰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枪口,两眼都成了斗鸡眼,随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主动给了自己两巴掌,流泪哀求道:“琛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残酷的现实,一如当初。

罗峰觉得上天给自己开了个玩笑,跪在那里,死的心都有了。

“罗峰。”林皓伸手提起加湿器,送到了罗峰面前,冷冷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喝光里面的水,我不再追究。”

“里面的水加了情糖啊。”罗峰弱弱道。

“喝不喝?不喝我现在就送去见阎王。”

“我喝,我喝。”罗峰颤抖着双手接过加湿器,取下盖子,看着浅红色的液体,忽然深吸了口气,一咬牙,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干净净,看的李东直冒冷汗。

情糖遇水溶解再雾化,效果锐减,只能影响人的生理情况,不至于影响到神经。

但是罗峰一口气把剩下的情糖液体全喝了,吸收了九成药性,当场面色潮、红,双眼迷离,如同煮熟的小虾米一样,神智已经有些不清了。

好巧不巧的,斜躺在床上的昌熙婷忽然发作,喘、息声加重,双手在身上乱抓,外套纽扣都拽掉了两颗,看的罗峰直咽唾沫,眼神中充满了野兽般的欲望。

只不过不等他有所行动,林皓已经一脚把他踹翻在地,然后上前抱起昌熙婷就走。

罗峰固然可恶,但是林皓暂时还不能动他,否则只会把他的计划打乱。

砰!

罗峰神志不清地倒在地上,用手拍了拍脑袋,怀里还揣着加湿器,忽然嘟嘴可劲地亲着加湿器,看的李东头皮发麻,下意识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朝门口走去。

刚走了两步,李东忽然看到罗峰丢下加湿器,迷迷糊糊地朝四周看,吓得他拼命朝门口跑去。

唰!

不料刚跑到门口,狂性大发的罗峰扑上来压倒了李东,骑在李东身上乱扒。

李东拼命地挣扎,却由于中了林皓一脚,身上有伤,无法逃脱罗峰的魔爪,很快就被罗峰扒掉了上衣和外套,场面十分刺激。

“峰哥,我是李东,你醒醒啊,别别别,别脱我裤子啊……啊……你个老玻璃……”

林皓抱着昌熙婷站在门外听了听,冷笑一声道:“你们慢慢享受吧。”

说完就走。

出了酒店,林皓招来了一辆出租车,把昌熙婷塞进了进去,然后毫不犹豫地坐在了昌熙婷的旁边,不是有什么歪心思,而是真的担心昌熙婷。

上车前,林皓已经点了昌熙婷的睡穴,但是情糖毒素还在体内,他怕昌熙婷再苏醒。

刚进车里,昌熙婷整个人都倒在了林皓的怀里,脑袋瓜好巧不巧地枕在他的腿上,双臂耷拉在一边,鼻息中吐着香气。

血气方刚的林皓只觉得有股热气自腹底升了上来,不过好在他控制力够强,硬撑着。

握着方向盘的司机朝后瞄了一眼,惊得差点把车开到电线杆上去。

由于昌熙婷是倒在林皓的怀里,脑门枕在他的腿上,本来没什么,但是从司机那个位置看,那个姿势还真是让人想入非非,看的司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想等下不会车震吧。

林皓完全没有察觉到什么,忽然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一接通,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道:“伊芙琳,是我。”

“噢!我的上帝!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对面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有事情想找你帮忙,你还住在老地方吗?我现在就去找你。”

“没问题,我等你哦。”

挂了电话,驾驶位上的司机立时对林皓的敬佩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怀里抱了一个美女给伺候着,电话对面还有个洋妞等着,这哥们儿日子美上天了!

就在林皓打电话的同时,三四辆车子呼啸般驶入了荣耀酒店。

四五名拿着录像机的记者冲进了酒店,直奔1203号套房。

夜色下的云海,霓虹璀璨,繁星闪烁。

一辆出租车慢悠悠地停在了老城区某街道上,在司机羡慕的目光下,林皓一手揽着昌熙婷的背一手揽着她的美腿,钻进了街道西边的巷子里。

穿过巷子,林皓鬼祟地朝四周看看,然后来到了一家日用品商铺的后门,敲了敲门。

嘎吱一声,门开了。

一名身材火爆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性、感美女,金发碧眼,留着马尾辫,哧溜一下钻了出来,张开双臂准备拥抱站在门外的林皓,只不过忽然动作一顿,盯着林皓怀里的昌熙婷,狐疑道:“噢!上帝,你怎么还带了个女人?”

“进去再说。”林皓忙道。

眼前的金发美女正是刚才与林皓通过电话的伊芙琳。

伊芙琳是林皓的老朋友,只是一个眼神,已经明白了林皓的来意,迅速把门敞开,然后指了指里面道:“直接上二楼的工作间,我去换工作服。”

进了门,右手边是楼梯,林皓毫不犹豫地上了二楼,一路上小心翼翼,怕撞到昌熙婷。

二楼空间宽敞,一个工作室,一个卧室,再加客厅和卫生间,标准的二室一厅。

林皓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工作室,把昌熙婷放到床上,看了看工作室里的仪器,急的直搓手,不时地跑到楼梯口朝下看看。

等待了几分钟,伊芙琳换了一身白色工作装上了楼,手上戴着医用手套。

“伊芙琳,你快给她看看,她被人下了情糖。”林皓迎上去焦急道。

“交给我吧。”伊芙琳神色凝重地点了下脑袋,然后斜视了眼林皓,心里有些骇然。

第一次见到林皓如此紧张一个女人,难道那个女人是他的……

工作室的门迅速关闭。

林皓嘴里叼了根香烟,坐在客厅里焦急地等待,目光一直盯着工作室的门,目不转睛。

伊芙琳是有名的黑市神医,技术高超,经验丰富,但是林皓依然有些紧张,可能跟里面躺的是昌熙婷有关,这一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烟灰缸里很快多了五六根烟头,工作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伊芙琳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林皓迅速掐灭香烟冲了上去,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噢!你是在质疑我的技术吗?”伊芙琳摘下口罩白了林皓一眼,见他紧张兮兮地望着自己,只好苦笑道:“放心吧,她体内的情糖已经化解,不会留下后遗症的。”

林皓闻言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

摘下医用手套扔进垃圾桶里,伊芙琳端了把椅子坐在林皓旁边,仔细地看着林皓,抿嘴笑道:“迈克,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紧张一个女人,样子真可爱,她是你的女朋友吧?”

'迈克'是林皓的英文名字。

出国三年,林皓不是瞎混的,早就打下了一片江山,伊芙琳也早臣服于他了。

“别瞎说,我跟她只是朋友关系。”林皓点了根烟道。

他自然不会说昌熙婷是他法律上的老婆,这样一听就觉得有问题,搞得好像是他不行,所以只能跟昌熙婷做法律上的夫妻,不能做真正的夫妻。

“哦?”伊芙琳习惯性地把腿架在茶几上,白玉般的美腿从白大褂分叉处滑了出来,一脸不信道:“你觉得我信吗?那个女人神志不清的,谁知道你偷偷对人家做了什么,可能你刚从酒店把她抱出来吧。”

林皓心虚地咳嗽两声道:“我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吗?她被人下了药,我正好碰到了帮帮忙罢了,天地良心,我可没吃她豆腐。”

“是吗?你不会是弯的吧?还真让神棍说中了?”伊芙琳不怀好意地瞄向他的下面。

“卧槽,我是弯的,他就是螺旋的。”

话音刚落,伊芙琳慢悠悠地解开领口的纽扣,胸前露出一抹雪白,然后风情种种地来到他的面前,斜坐在了林皓的腿上,挑眉道:“迈克,我想试试。”

“你别闹,那谁还在里面呢。”林皓尴尬地偏过头去。

“怕什么?她又不是你老婆。”伊芙琳拔掉他嘴里的烟,扔进烟灰缸里,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华国有句话说得好,口说无凭,你不把证据摆出来,谁知道你是直的还是弯的。”

伊芙琳媚态横生,一颦一笑皆是万种风情,前凸后翘的,典型的西方美女。

正常男人一看到就有种征服她的欲、望,简直就是尤、物啊。

不过林皓有着变、态的控制欲,而且伊芙琳是不止一次的跟他眉来眼去,他早习惯了,真换了别人,只怕早就脱、裤子配合她嘿哟了。

“行了。”林皓一脸肃然地把伊芙琳从自己腿上推了下去,一本正经道:“我还有正事问你,你正经点行不?”

伊芙琳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坐回到椅子上,白玉般的美腿架在林皓身上,“迈克,我一直在义务帮你,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回报啊?我不贪心,你让我伺候两天,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怎么样?”

这娘们儿能把这种话说的那么随意,真是没谁了。

林皓翻个白眼道:“只要你帮我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我可以考虑考虑。”

“真的?”伊芙琳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那我到时候在上面。”

林皓是有点受不了伊芙琳了,板着脸冷冷地盯着她,看的伊芙琳'切'了一声,然后把白玉般的美腿收了回来,不敢再造次,无奈道:“行了,我不惹你生气还不行吗?大不了你上我下,行行行,真受不了你那眼神,说正事行了吧?”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林皓点了根烟道。

“有些眉目了。”伊芙琳伊芙琳抢了林皓嘴里的香烟,深吸了口道:“根据我调查,三年前,炸弹袭击时间中的烈性炸药来自国际地下世界黑市,至于幕后金主是谁,我一直在查,全怪你把涉及到这件事的家伙都干掉了,现在我调查起来很困难,你得再给我点时间。”

“这就是你说的有眉目了?”林皓沉声道。

伊芙琳有些不满地白了他一眼道:“永远都是那么性急,还总是小看我。”

“……”林皓一阵哭笑不得,不再插嘴,等着伊芙琳继续汇报。

“我还查到了幕后金主的账号,账号信息都是假的,想知道他是谁,只能等他再次登录账号,反追踪,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幕后金主肯定是华国人。”

林皓眼神一冷道:“你有什么证据?”

“我黑进了他的账号,发现他的账号是华国拼音,密码是华国拼音缩写加数字。”

……

晚上十点左右。

一辆出租车顺着盘山公路驶入了帝王别墅群,道路两旁林木幽幽,一幢幢欧式风格的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远离了都市的尘嚣,宁静而幽远,住在这里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贵。

昌家是云海市数一数二的家族,自然有资格有条件住在这里。

出租车很快停在了一栋山腰别院门口,林皓下车敲门,亲自把昌熙婷交给了昌家的管家祥伯,然后又上了出租车,呼啸而去,也没有进门去拜访名义上的岳父岳母。

昌家别墅二层某卧室,一名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嘴里叼着雪茄,站在落地窗边,盯着慢悠悠朝山下开去的出租车,神色复杂。

而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昌盛德集团的董事长、昌熙婷的父亲,昌永德。

“永德,听说韩琛把熙婷送回来了。”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位气质不错的妇女怀里抱着宠物狗走了进来,保养得不错,看上去像是三四十岁的人,与昌熙婷有些相似,显然是昌熙婷的母亲刘芸。

“嗯。”昌永德吐了个烟圈道:“听吉祥说,熙婷喝多了,是他送回来的。”

“这孩子也是的,到家门口了不上来坐坐。”

“坐坐?”昌永德冷哼一声道:“他有资格进我们昌家的门吗?”

刘芸白了他一眼道:“你们做生意的都这么势利么?是,韩琛以前是有点混账,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但是他不改过了么,还参了军,而且我听熙婷说,他还出国打拼了三年,也许早就有了自己的事业,你别总是门缝看人好不。”

“我看他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如果不是照顾两家老祖宗的情面,他韩琛配做我昌永德的女婿?倒插门都不配,我迟早让他知难而退,主动退婚。”

《美女的冒牌强兵》

林皓走到家门口,看到院子里的灯还亮着心里一阵温馨,有时候幸福就是那么简单,不管多晚回家,家里都有盏灯是为你而亮。

怕打扰到别人休息,林皓蹑手蹑脚地进了门,钻进厨房想吃点东西垫垫。

不料刚进厨房,身后传来韩红兵的声音,“阿琛,是你回来了吗?”

“爸,是我。”林皓闻声连忙跑了出来,只见韩红兵肩膀上披着外套,脚上踩着脱鞋,睡眼惺忪,看的林皓鼻子一酸,眼泪差点下来,老头子显然一直在等他回来。

韩红兵高兴地搓着手进了厨房,挥了挥手道:“没吃饭吧,来来来。”

说着打了个喷嚏,肩膀上的外套掉在了地上。

林皓上前捡起外套重新披在韩红兵身上,“爸,晚上冷,你回去睡吧,别感冒了。”

“是有点冷。”韩红兵上前掀起锅盖,取出一个还热乎的馒头递给林皓,笑道:“我给你留了几个馒头,你垫垫。”

“您去睡吧,我自己去村南面那家面馆凑合一下就行了。”

咦!阿琛怎么喜欢上吃面了?他不是最讨厌吃面吗?难道是在部队里呆久了把口味都改了?

“行行行,那我去睡了。”韩红兵若有所思道:“我听晴雨说,你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没出啥事吧?”

林皓微微一笑道:“没啥事,您回去睡吧。”说着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

出了家门,林皓拿了两个馒头边走边啃,脸上挂着幸福地笑容。

三年了!今天是他最幸福的一天。

刚到面馆门口,停在路边的一辆五菱面包车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坐在车里的毛哥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眼神凶狠,朝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记打不记疼的东西。”林皓嘴里嚼着馒头,冷哼一声,然后径直进了面馆。

五菱面包车里,一个光着膀子的光头男靠在车座上酣睡,胸口纹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黑龙,浑身肌肉紧绷,身材魁梧,一看就是个练家子,年纪不大,三十岁上下,正值壮年,正是南阳街的龙哥,毛哥的老大。

“龙哥,那小子出现了。”毛哥双手缠着纱布,小心翼翼地凑到龙哥身边,低声道。

正在酣睡的龙哥猛地睁开双眼,骂道:“妈的,让老子等了他一晚上,盯住他,等会儿抓住他先给他一巴掌。”说完朝坐在前面的小弟吩咐了一句,“阿海,给阿岚打电话。”

坐在前排的阿海迅速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岚姐,那小子在村南,龙哥让你带兄弟们过来。”

阿毛闻言目光中闪过仇恨和畏惧交织一起的复杂目光,嘿嘿,小子,这次我看你死不死。

午夜十二点的安乐村静悄悄的,只有几条流浪狗在村里乱窜,街道上已经见不到人了。

林皓在面馆吃了碗干拌面,抽了两根烟,然后懒洋洋地拍了拍肚皮,出了门,不朝家里的方向走,偏往没人的深巷里钻,看的毛哥等人一阵窃喜。

钻进一条窄小的深巷,林皓嘴里叼着烟慢慢地晃着,忽然听到一阵汽车急刹闸的声音。

随后只见深巷的前后都被面包车堵死了,数十道手电筒打开,把深巷照得连地上的土都清晰可见。

林皓一脸平静地站在原地,眯眼朝两边看了看,渐渐地看到十几名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棍棒的混混冲了上来,直接把他围了。

混混忽然朝两边退,主动让了个通道,敲着墙壁,迎来了三个领头的。

林皓眯眼看了看,不认识龙哥和阿岚,却一眼认出了阿毛,不禁一阵冷笑。

“阿毛,是不是他?”龙哥依然光着膀子,嘴里叼着根烟,手里的铁棍搭在肩膀上,身材魁梧,形象跟电影里的施瓦辛格有点相似,只是施瓦辛格至少有一头飘逸的黑发,他脑袋上却光秃秃的,寸草不生。

阿毛用缠着纱布的手指了指林皓,“是他,就是他。”

“不是吧,阿毛,你还打不过一个骨瘦如柴的愣头青?还被人家废了双手?你开玩笑呢,就这样的小子,至于叫上我和龙哥,还有十几个兄弟吗?我看你还是别混了,简直丢我们兄弟的脸啊。”说话的是阿岚。

阿岚是唯一的女性,五官端正,身材不错,只不过穿着打扮不讲究,留着一头血红的长发,嘴唇涂黑,浓妆,穿的是露肚脐的黑皮衣和超短的黑皮裤,够累人的。

话音刚落,围在四周的十几个混混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脸的不屑,很赞同阿岚的观点。

“妈的。”龙哥用铁棍敲着阿毛的肩膀,瞪眼道:“你让老子等了一晚上,原来等的就是这么一个货色,你耍我们呢?”

阿毛脸色难看地摆动着缠满纱布的双手,“不是,你们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他很厉害的,不然我也不会被打成这样的。”

“你浑身肥油的,收拾你还不简单?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瞎,让你做了三当家的。”

“哈哈,龙哥说的对啊。”阿海很有眼力劲地站了出来,用铁棍敲着另一个手,嚷嚷道:“毛哥,我看你还是把三当家让给我吧,我阿海一只手就能把那小子给收拾了。”

阿毛闻言猪脸都红了,怒道:“阿海,你他妈有种,那你上啊,你能收拾了他,我不止把三当家的位置让给你,还他妈给你舔、脚趾头。”

“真的?”阿海显然问的是龙哥,阿毛还没有资格随意让出三当家的位置。

阿岚闻言乐呵呵地看着龙哥,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心想这回儿没白来。

光头龙哥犹豫了下,然后朝阿海点了点头,看的阿海激动地怪叫了一声。

“毛哥,脚趾头别舔了,我一年四季都洗不上一次,到时候你给我做小弟就行了。”

这句话听的阿毛很恼火,但是看到阿海好像吃定林皓的样子,忽然又有些幸灾乐祸。

“妈的,老子就怕你小子等会儿摔个狗吃屎。”

“小心把你心操碎了。”阿海讽刺了一句,余光偷瞄了眼身材清瘦的林皓,满脸的不屑,没理由会怀疑自己手里拎着家伙还干不翻他,他一直有去健身房,可不是阿毛那种肥猪身材,相反健硕的很。

但是在林皓的眼里,阿海跟阿毛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都属于弱鸡一类的。

偏偏弱鸡还没有自知之明,非要跟自己单挑,他也配?林皓嘴角立时挂着一丝冷笑。

阿海把脖子扭得咔咔响,热了身,然后慢悠悠地朝林皓走去。

不料林皓抠了抠鼻子不屑道:“省省吧,你们还是一起上的好,我没时间陪你们玩,打完我还得回家睡觉呢。”

此话一出,现场所有人哗然,仿佛引爆了一百斤的烈性炸药,轰地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声,有叫嚣的,有破口大骂的,有笑的,也有挥舞棍棒的,就是没有一个平静的。

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自尊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尤其对方只是一个身材清瘦的愣头青。

龙哥吐了口烟圈,冷冷道:“阿海,别给我丢脸。”

“我废了他。”阿海当即以二十迈的速度冲了上去,手中的钢管高高举起,照着林皓的脑袋砸了下去,一出手就想让林皓躺地上。

十几名小弟挥动着手中的棍棒助威。

阿岚看着阿海如战神一般冲了上去,冷笑不止,而林皓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众人都以为林皓被这种阵势吓傻了,不知如何应对。

龙哥笑得跟滚刀肉一样,心里一阵鄙视,小瘪三,刚才不是很能说吗?现在吓傻了吧!

相关文章:

从前面动插图前入1002无标题:女主吃饭男主下面连着

女人喜欢持久还是尺寸|宝贝大点声 我喜欢你叫

我成为了女经理的脚奴_中国跳贴面舞人多不

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奶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情债

在线 亚洲 视频 小说【流年】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