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锦玉良姝小说在线全集全本章节列表

2021-06-28 09:34 · 新商盟

沈玉珠虽然是个处在深闺后院中的女子,但是老睿王以及睿王府曾经的光辉事迹多多少少还是听说过一些,听说当今皇帝之所以能顺利登基,这里面少不了老睿王的帮助。

虽说皇上也感念老睿王对自己的辅佐,登基之后对他很是厚待。不过君心难测,听说在暗地里注视着睿王府的人是皇帝的眼线。

沈玉珠却有些不明白,“曾经的睿王,也就是王爷您的父亲名震天下,我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是老睿王的威名还是听说过的。”

谁知李寰郡听了沈玉珠的话不但没有觉得骄傲,反而冷笑了一声,“世人都道我父亲雄才武略,是皇上的左膀右臂,更是助当今皇上登基的第一大功臣,哪里知道他心中的苦和怨?外人看我父亲和曾经的睿王府是风光无限,又怎么会知道这背地里的腌臜事。”

沈玉珠在这话里听出了其他的意思,难道老睿王和皇帝之间并不像外面传的那般兄友弟恭?沈玉珠的心中疑惑,悄悄的看了李寰郡一眼,“王爷这话的意思是……?”

李寰郡的眼神看向远方,似乎是在回忆着当时他父亲还在世的清净,嘴里却冷静的吐出一段话语,好像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

“哼,外人都道我父亲是葬命沙场,可是却没人知道我父亲真正是被皇上在暗中下毒害死的,我父亲虽然死了,但是他身边的亲兵却留给了我,而且皇上忌惮我会知晓这不义不悌之事,担心我有不轨之心,所以才在这睿王府里布满了他的眼线。”

沈玉珠万万没想到自己才嫁到这睿王府没几天就知道了这样一个惊天的大秘密,老睿王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忠臣,而且还是皇上的亲弟弟,李寰郡已经把话说到了这里,沈玉珠就已经全都明白了。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看来这话果然不假,皇上竟然能狠心暗中害死自己的亲弟弟,无非就是觉得老睿王会居功自傲,功高震主,会威胁到他自己的皇位,在权利面前,兄弟之间的情谊,况且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情谊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皇上是费尽心力才成功的坐上了龙椅,自然不会留下任何可能威胁到自己的皇位的人,只是沈玉珠没有想到被世人夸赞的好皇帝骨子里竟然会凉薄到这样的地步,忍不住的为逝去的老睿王唏嘘。

“王爷告诉我这些事什么意思?难道不担心我说出去吗?”

李寰郡已经收起了他脸上冷漠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玉珠缓缓的说道,“你不会的,你现在是我的睿王妃,在外人的眼中我们就是一体的,这件事一旦泄露出去,皇上必然不会放过我,那么身为睿王妃的你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你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的。”

沈玉珠当然不会傻到将这件事说出去,如果让皇上知道了,她的性命也难保,如李寰郡所说,他们两个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你是要你日后在府里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什么事不该做什么话不该说,你的心里要有数,今天的话不准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最后一句话沈玉珠明显的感觉到李寰郡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

但是沈玉珠却不怕他,同时还在心中诽谤,既然担心她说错话做错事还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她做什么,不让她知道岂不是更安全,真是个奇怪的男人,“王爷可别吓我,万一我不小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就麻烦了,反正我才刚刚嫁到王府,我相信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皇上也会对我网开一面的。”

李寰郡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不肯服输的小女人,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王妃可别忘了,本王当时去丞相府下聘的时候可是在众人面前说过王妃对本王心仪已久,王妃当时也是默许了的,现在王妃还觉得皇上会对你网开一面吗?”

沈玉珠差点把这回事给忘了,当时为了拒绝和江铭的婚事她确实默许了自己心仪之人就是李寰郡,“我不过是说笑罢了,王爷不必当真,不该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会往外说的。”

李寰郡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想必你也记挂着你弟弟,日后如果想念你弟弟,可以将他接到王府中小住几日。”

沈玉珠闻言不免向李寰郡露出感激的神色,她现在虽然已经出嫁,而且已经成为了睿王妃,但是在她出嫁之前沈恒之说的话她从来就没有忘过,如今她的根基未稳,还不能明目张胆的报复伤害过他们母子三人的那些人。

虽然当时李寰郡开出让她嫁到王府的条件时曾经说过要护她弟弟周全,但是沈玉珠嫁过来的这几日李寰郡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忙的脚不沾地,沈玉珠都没见过他几次,还以为李寰郡早就已经忘了这件事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沈玉珠最担心的就是她出嫁之后,沈明浩在丞相府中连一个护着他的人都没有,会被陈柳烟和沈玉珊母女两个人欺负,而且沈明浩虽然为丞相府中唯一的嫡子又是唯一的男儿,但是却不受沈恒之的重视,连沈恒之都不待见他,陈柳烟和沈玉珊两个人就更肆无忌惮了。

所以在听了李寰郡的话之后,沈玉珠不客气的就答应下来,“多谢王爷。”她的语气中还能听得出难得的轻快,想着一会儿就能见到弟弟,沈玉珠的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

湘如已经在王府门口候着沈玉珠了,这是看到沈玉珠和李寰郡一齐走过来,湘如忙上前对两人行礼,“王爷,王妃,回门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李寰郡的贴身小厮苏沅也将李寰郡的坐骑牵了过来,“王爷,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李寰郡接过苏沅手中的马鞭,抓住缰绳,一脚蹬上马鞍,利落的翻身上马,“走吧。”

湘如也扶着沈玉珠上了马车,“王妃,小心点。”看着沈玉珠在马车里坐好之后,湘如就跟在马车的一侧,时刻注意着街上的路况。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沈玉珠觉得湘如为人心思细腻,事事周到,不过既然是李寰郡亲自指派过来的人,想来也是不会错的。

不比沈玉珠在丞相府的时候,身边一个丫鬟都没有,连衣服都要她亲自动手来洗,相比之下,沈玉珊倒像是嫡小姐,而她过的还不如一个庶小姐,不过没关系,她会一点点的变得强大起来,然后将曾经吃过的苦受过的冷眼百倍千倍的还给那些欺负过他们姐弟的人。

不知不觉中,马车已经停在了丞相府的大门口,沈恒之已经带着陈柳烟和沈玉珊在门外等着了,沈玉珠的眼神在丞相府门前站着的人脸上一一扫过,终于在最左边的角落里看到了沈明浩的身影。

湘如再一次扶着沈玉珠下了马车,李寰郡也从马上下来,等沈玉珠走到李寰郡的面前的时候,李寰郡伸手握住了沈玉珠的柔荑,沈玉珠的心中一颤,但是到底没有将李寰郡的手甩开。

沈玉珊的目光在看到李寰郡的时候就落在他的身上移不开了,现在看到李寰郡竟然还牵上了沈玉珠的手,沈玉珊的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的看着沈玉珠。

这么强烈的目光沈玉珠自然也注意到了,沈玉珠相信李寰郡肯定也注意到了,不过李寰郡都没有开口说话,沈玉珠也就当做没看见的样子,反正现在有李寰郡在,沈玉珊也不敢怎么样。

李寰郡牵着沈玉珠往丞相府里面走去,站在府前台阶上的沈恒之等人规矩的站到两边,把中间的路给李寰郡和沈玉珠留了出来,沈恒之弯腰作揖,“王爷,王妃请。”

尽管沈恒之的心中多有不甘,但是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大女儿已经是睿王妃了,就算沈恒之的心里有多不喜欢这个女儿,沈玉珠现在的身份也比他的身份要贵重的多,尤其是在李寰郡面前的时候,沈恒之更是毕恭毕敬的。

李寰郡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也不说让沈恒之起来,拉着沈玉珠径直朝里面走去,只是在经过沈玉珊的身边的时候,李寰郡装似不经意的撇了她一眼,李寰郡的眼神中不带一丝温度,沈玉珊一接触到李寰郡的目光就惊慌的低下了头。

沈明浩三天没有见到过沈玉珠了,现在终于将沈玉珠盼回来了,从角落里跑到了沈玉珠的面前,抱住了沈玉珠的另一只手,“姐姐,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小浩好想你啊。”

沈玉珠将自己的手从李寰郡的手中抽出来,蹲下来摸了摸沈明浩的小脸儿,“姐姐也想你啊,你这几天在家里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吃饭?”

沈玉珠是故意这样问的,她担心她不在家里的是陈柳烟和沈玉珊他们母女两个会欺负沈明浩,故意克扣他的饭菜,因为这种事情在她还没有出嫁之前就经常发生,这话就是沈玉珠故意说给陈柳烟和沈玉珊听的。

沈恒之注意到李寰郡的脸色似乎变得有些不好看,他看向沈明浩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厌恶,“明浩,还不速速退下!”

哪知沈恒之会错了意,李寰郡并不是因为沈明浩突然冲出来生气,而是因为见沈明浩的身体太过瘦弱,根本就不像是男孩子的身体,所以才不禁皱了皱眉,怪不得沈玉珠这么担心沈明浩,李寰郡看也不看沈恒之,“无妨,我听说明浩和王妃的母亲去世的早,明浩只有王妃这么一个亲人,明浩几日不见王妃,想念姐姐也是应当的。”

李寰郡这话就是在明明白白的打沈恒之的脸了,偏偏沈恒之憋了一肚子的气还什么都不敢反驳,否则惹到了睿王可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睿王的性格刁钻古怪是出了名的,但是护短也是出了名的。

“是,他们姐弟两人的母亲早逝,都是微臣没有将他们姐弟两人照顾好。”沈恒之的嘴上说着认错的话,其实心里早已经将沈玉珠和沈明浩两个人骂了千百遍。

沈恒之贵为丞相,就是皇上都不曾这样过羞辱过他,今天被李寰郡这般讽刺,沈恒之的心里不生气才怪,连陈柳烟和沈玉珊的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李寰郡的话他们都听明白了。

在沈恒之和陈柳烟的面前,李寰郡给了沈玉珠足够的面子,沈玉珠很感谢他适时的庇护,沈明浩的年纪还小,还不懂这些事情,但是小孩子的感觉向来是最准确的,所以沈明浩能感觉到李寰郡是在帮着他和他姐姐。

沈玉珠拉着沈明浩站起来,“小浩,这是睿王爷,还不快见过王爷。”

沈明浩已经默认李寰郡是个好人了,在沈明浩看来,只要是帮着他和他姐姐的都是好人,所以心里对李寰郡也充满了好感,而且沈明浩知道李寰郡就是和他姐姐成亲的人,所以并没有管李寰郡叫‘王爷’,而是咧着嘴没头没脑的喊了一声,“姐夫好。”

这下不但是把沈玉珠吓到了,沈恒之的心里也在一遍遍的骂着沈明浩真是个蠢货,连沈恒之自己都不敢在李寰郡的面前摆老丈人的谱,沈明浩这个蠢货竟然敢跟睿王爷攀亲戚,怕是活腻了,这样的蠢货他就应该在他刚生下的时候就把他给掐死。

沈玉珊和陈柳烟都在心中嗤笑一声,果然是没有教养的贱种,这般不懂礼数。

沈玉珊的心里还忍不住在想要是因为沈明浩让李寰郡对沈玉珠生了厌就好了,她的容貌也不在沈玉珠之下,等李寰郡厌恶了沈玉珠那她的机会不就来了吗,像睿王爷这样的天之骄子,和她才是天生的一对,沈玉珠这个贱种怎么配得上睿王这样优秀的夫婿?

李寰郡听到沈明浩管自己叫‘姐夫’,既没有答应也没有表现出恼怒的表情,沈恒之一时也有些摸不着李寰郡的心思,加上刚死李寰郡又一直在护着他们姐弟两个,沈恒之也不敢再贸然开口训斥了。

“王爷,我弟弟年纪小,不懂事,还请王爷不要怪罪他。”沈玉珠也担心沈明浩的那一声‘姐夫’惹恼了李寰郡。

就在沈恒之还在思忖李寰郡到底会不会降罪于沈明浩的时候,李寰郡终于开口了,“明浩何罪之有?王妃是明浩的姐姐,本王是王妃的夫君,明浩叫本王一声‘姐夫’难道有错吗?”

看来李寰郡是彻底的站在她这一边的了,沈玉珠就彻底放了心,“王爷说的是,自然没有错。”

沈恒之也不知道李寰郡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怎么今日所见睿王的行事风格和之前听说的完全不一样,睿王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好说话了,但是只要睿王没有动怒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只有沈玉珊暗中紧咬着自己的一口银牙,沈明浩这个小贱种这般不懂礼数睿王竟然也丝毫不追究,难道日后他们两个贱种就要爬在她的头上了吗?绝对不行,她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沈恒之见李寰郡并不生气,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不经意的的看了沈玉珠一眼,看不出来他这个女儿还真有点手段,才成亲几天就能让睿王转了性子了,“王爷,请进府吧,外面的风大。”

李寰郡应了一声,再次牵住了沈玉珠空闲的那只手,“王妃,随本王一同进去吧。”

“是。”沈玉珠应声之后又看向了沈明浩,沈明浩也正在看着沈玉珠,姐弟俩相视一笑,沈玉珠的左手被李寰郡牵着,右手牵着沈明浩三人一同进了丞相府。

沈恒之跟在他们三人的身后,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沈恒之反而觉得他们此时此刻倒像是外人似的。

在丞相府的门前说了会儿话,现在已经是午膳的时辰了,沈恒之就直接将李寰郡和沈玉珠引到了饭厅,丫鬟们早早的就已经在饭厅里候着了,李寰郡和沈玉珠还没有走到饭厅里面,就有十几个丫鬟陆续出来见礼。

“参见睿王爷、睿王妃。”

“起来吧。”李寰郡的脚步不停,带着沈玉珠和沈明浩走进了饭厅。

沈明浩长到五岁了,平日里能来饭厅吃饭的机会屈指可数,而且今天还有姐姐和姐夫陪着他,沈明浩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沈玉珠看到弟弟高兴,自己的心里也高兴,她这辈子除了为自己就是为沈明浩活着了。

带李寰郡和沈玉珠落了座,沈恒之又上前问道,“王爷,现在是否用膳?”

李寰郡瞧了正在和沈明浩小声说话的沈玉珠,“上膳吧。”

沈恒之得到指示就叫了一个小丫鬟让她去厨房传饭,很快二十几个丫鬟每人手里捧着一道菜鱼贯而入,饭厅的桌子上也很快被摆满的了佳肴,沈明浩自记事以来就没见过这么多的好吃的,注意力立马就被桌子上的这些菜吸引住了。

看着眼睛里有精光的沈明浩,沈玉珠的心里觉得很是愧疚,她现在虽然已经嫁到了睿王府,不用再在丞相府里受苦了,但是她现在却没有办法经沈明浩也从丞相府中带出来,沈玉珠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沈明浩。

但是因为长年累月的在丞相府中受到欺凌,沈明浩即使看着这些菜都忍不住的咽口水了,还是不敢私自动筷,眼神儿在沈恒之的身上飘来飘去的看了好几次,没有沈恒之的允许他不敢去吃。

李寰郡还没有发话让沈恒之跟着坐下来,沈恒之、陈柳烟和沈玉珊三人就微低着头在饭桌前站着。

沈玉珊把沈明浩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沈明浩这个贱种也配和他们一起用膳,一点规矩和教养都没有,不过是一顿饭而已,连这点见识都没有,真是丢他们丞相府的脸面。

沈玉珠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个弟弟的身上,沈明浩的小动作也没有瞒过她的眼睛,在李寰郡还没有动筷之前沈玉珠就提前动筷为沈明浩夹了一只卤鸡腿,“小浩饿了吧,快吃。”

沈恒之的脸色在这一瞬间也变得很难看,睿王还没有动筷子沈玉珠竟然就敢先动筷,果然是两个没用的废物东西,这点礼数都不懂,生怕李寰郡会因此怪罪下来,沈恒之偷偷的往李寰郡的身上看了一眼,见李寰郡的脸上并无动怒的意思,沈恒之的稍稍安心了一点。

不过对于沈玉珠和沈明浩这两个嫡长女和嫡长子仍然没有半分的好感。

沈明浩还是有些拘谨,虽然沈玉珠已经将鸡腿夹到了他的碗里,沈明浩还是不敢就这样拿起来吃,毕竟沈恒之对他们姐弟俩的所作所为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沈明浩的心里。

就在沈明浩还在犹豫的时候,李寰郡终于发话了,“丞相也入座吧,今日是本王陪着王妃回门,丞相不必拘束,论理本王还要管丞相叫一声岳父。”

李寰郡可以这样说,但是沈恒之却是绝对不敢就这样应下的,李寰郡这样说是他客气,可是沈恒之如果真的应了那就是他不知好歹了,“微臣不敢。”

“好了,入座吧,明浩也不必拘谨,想吃什么尽管去夹,本王想这偌大的丞相府还不至于被一个小孩子吃垮吧。”

这话听着沈恒之的耳朵里让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不是气的羞的而是恨的,这话的意思是说他丞相府连一个孩子的吃食都供应不起了吗?这难道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睿王三番五次的在言语上挑衅他,偏偏沈恒之碍于李寰郡的身份,每次都只能硬吞下这口气,“王爷说笑了,小孩子没见过世面,贪吃而已。”

李寰郡的嘴角都忍不住上扬起来,“丞相真是太过谦了,身为丞相府的嫡长子,这么尊贵的身份,岂能没见过世面。”

反正不管沈恒之说什么,李寰郡总是又办法怼的沈恒之哑口无言,最终沈恒之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沈玉珠还真是没见惯沈恒之吃瘪的表情,看在沈恒之被李寰郡这般挖苦讽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沈玉珠的心里只觉得痛快。

沈恒之忍着一肚子气坐在了李寰郡的下首,陈柳烟和沈玉珊母女二人也在沈恒之的下首依次落了座。

李寰郡刚拿起来的筷子又放到了桌子上,沈恒之也立马跟着将手中的筷子放下了,陈柳烟和沈玉珊还没来得及拿筷子,看到李寰郡的动作都正襟危坐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饭菜做的不合口味。

沈玉珠也不知道李寰郡这是何意,看向李寰郡的目光中带着疑问,可惜李寰郡并没有理会沈玉珠无声的问询,而是将目光转到了沈恒之的身上,“丞相大人官居一品,难道还不知道尊卑有序的礼数?”

沈恒之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李寰郡的意思,但是看李寰郡的面色不佳忙站起来请李寰郡见罪,“微臣不明白王爷的意思,还请王爷明白告知。”

李寰郡冷笑一声,“丞相不明白?好,那本王就告诉丞相,难道在丞相大人的眼里,本王的身份和一个妾、一个庶女是一样的吗?今天是本王陪同王妃回门,怎么连妾和庶女都有资格同本王与王妃一同用膳了?”

正在哂笑着的陈柳烟和正在观察着李寰郡的沈玉珊两人的脸色在李寰郡的话音刚落的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就像是活吞了一直苍蝇一样,沈玉珊怨恨的眼神立马落在了沈玉珠的身上,肯定是这个贱人给睿王告状了,否则今天睿王不可能一直话里有话。

陈柳烟和沈玉珊平日在丞相府都是和沈恒之一桌用膳的,所以今天她们母女二人也跟着上桌用膳沈恒之觉得这都是理所当然的,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们的身份和李寰郡之间的差距。

沈恒之是真的没想到这个上面,所以在李寰郡的突然发问之下也难免有些慌乱,“都是微臣思虑不周,不过现下微臣家中没有主母执掌中馈,府内一应大小事宜便全部交由陈姨娘打理,是以忘记了她们的身份,还请王爷见谅。”

“丞相虽然信任家中姨娘,但是也要时时将尊卑有别记在心里,幸而今天是本王,如果换了皇上,难道丞相也这般不知分寸吗?”

“是,王爷教训的是。”沈恒之认错之后又看向陈柳烟和沈玉珊,“你们两人还不快快退下!”

陈柳烟和沈玉珊的心中虽然憋闷,但是现在也不是她们撒娇讲理的时候,即使心有不甘,还是心中暗恨,面上带笑的给李寰郡行礼之后就要退下。

沈玉珊在福身的时候又像沈玉珠的方向看了一眼,沈玉珠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那种淡漠的表情简直就让沈玉珊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沈玉珊不敢多看,只看了一眼就匆匆的低下了头,和她的姨娘一同往外走了,正在沈玉珊不甘心的时候,李寰郡突然又开口叫住了已经走到饭厅门口的陈柳烟和沈玉珊。

“等等。”

两人停下了脚步,母女偷偷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惊喜,沈玉珊的心中更是忍不住掀起了一波涟漪,睿王又把她叫回来是不是证明在睿王的眼里还是有她的?只要睿王的眼里有她,那就好办多了,等她入了睿王的青眼,看沈玉珠这个贱种还敢不敢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

陈柳烟和沈玉珊又转身走到了饭桌前,两人都不敢开口,等着李寰郡的下文,李寰郡头也不抬的指了指沈玉珊,“你过来。”

沈恒之和沈玉珠都猜不透李寰郡这是有何用意,沈玉珊还以为自己的美梦在这一刻真的成真了,心中难掩激动,脸上不免得意起来,这贱女人的好日子到今天就要到头了。

陈柳烟的眼珠在眼眶中转了两圈,要是沈玉珊能攀上睿王爷,那从此她们母女可真是无忧无虑了,陈柳烟给沈玉珊使了个眼色,让给沈玉珊赶紧过去。

沈玉珊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激动,挂着一脸得体的笑容走到了李寰郡的身侧,声音软的似乎要滴出水来,“王爷叫臣女留下来有什么吩咐?”

“既然已经来了,就这么走了也是可惜了,你就姑且留下来为本王布菜吧。”李寰郡边说边为沈玉珠夹了一筷子竹笋,李寰郡见沈玉珠只顾看着沈明浩吃饭,自己就没吃过几口菜,就忍不住想让她多吃一点。

沈玉珊的脸色一僵,她堂堂丞相府的小姐,李寰郡让她留下就是为了让她做丫鬟该做的事情来伺候他吗?但是沈玉珊很快的就安慰自己,如果睿王不是喜欢自己那让她留下来做什么,布菜这样的事情哪个丫鬟不会做,睿王提议点名让她留下来那肯定是对她青眼有加。

这么一想沈玉珊又变的高兴起来,看向李寰郡的眼神儿更娇柔了。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尤其是在对李寰郡‘虎视眈眈’的沈玉珊面前,李寰郡的好意沈玉珠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于是很配合的吃掉了李寰郡为她夹的菜,同时眼神不经意的在沈玉珊的脸上转了一圈,沈玉珊的脸上果然有些挂不住了。

“多谢王爷,臣妾自己来就好了。”李寰郡今天对沈恒之旁敲侧击的说了那么些话,已经让沈玉珠觉得很解气了,现在李寰郡亲自为她夹菜,沈玉珠除了感激李寰郡之外,还觉得有些别扭,毕竟她和李寰郡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

沈玉珊看到李寰郡竟然对沈玉珠这样贴心简直恨得牙根痒痒,睿王这是什么意思,让她留下来给他布菜,但是他又亲自给沈玉珠夹菜,睿王到底想干什么?

“你我夫妻,王妃不必如此客气。”

李寰郡语毕又看向沈玉珊,沈玉珊立刻叫落在沈玉珠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微微的垂着头,在这个角度李寰郡正好看到沈玉珊的侧脸和白嫩的脖颈,这都是沈玉珊故意露出来的,希望以自己的容貌吸引李寰郡。

谁知李寰郡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她的身上,虽然是在看着沈玉珊,但是面色很不愉,“怎么?你是听不懂本王的话吗?本王让你留下来是为本王布菜的,不是让你站在这里当花瓶的。”

沈玉珊被李寰郡说的面色发白,从小到大她都是被父亲和姨娘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她,而且此时饭厅里还有这么多的下人在,沈玉珊的脸面都快丢尽了,眼眶发红,差点没有哭出来。

但是沈玉珊知道,如果自己此时在沈玉珠和沈明浩的面前哭出来,那不是正好如了这两个贱种的意吗?沈玉珊是绝对不对给他们这个机会让她们嘲笑自己的,沈玉珊努力扯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臣女知错。”

李寰郡又指了指陈柳烟,“你也过来,来为王妃和明浩布菜。”

陈柳烟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让她去伺候这两个贱种,凭什么,这两个贱种又哪里配得上让她去伺候?

“怎么,本王的话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没有听明白想让本王再重复一遍?”

沈恒之的脸色也不太好,睿王今天是专门来替沈玉珠和沈明浩打抱不平来了吗?虽然睿王的身份贵重,但是现在毕竟是在他的丞相府,睿王就对他的爱妾和爱女呼来喝去的是不是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只是沈恒之现在还看不透睿王今天此行到底是为了沈玉珠和沈明浩撑腰还是准备在朝堂之上打压他,沈恒之平生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官位,所以沈恒之的心中虽然对李寰郡的做法感到不快,但是依然选择了忍耐。

沈恒之也看向陈柳烟,“王爷的话你难道没有听明白吗?王爷让服侍王妃是你的福气,是看得起你,还不快过去!”

连沈恒之也不站在陈柳烟这一边,陈柳烟暗中恨恨的瞪了沈玉珠和沈明浩两人一眼,然后不情不愿的走到了沈玉珠的身侧,声音中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臣妾来服侍王妃用膳。”

李寰郡突然又将自己手中的筷子放下,表情不善的看向沈恒之,“丞相大人,看来你今天是诚心不想让本王和王妃好好的用膳了?”

沈恒之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李寰郡怎么就突然生气了,沈恒之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面朝李寰郡跪了下去,“微臣不敢,只是微臣实在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连沈恒之都跪了下去,陈柳烟、沈玉珊以及饭厅里的所有丫鬟小厮也跟着跪在了地上,饭厅一时之间变得安静极了,沈明浩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自己的父亲都下跪了,原本吃的欢快的小嘴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李寰郡冷哼一声,“你不明白?本王留他们两个伺候本王和王妃用膳是给丞相你面子,可是一个妾竟然敢自称‘臣妾’,是不把本王的王妃和后宫里的各位娘娘放在眼里吗?”

相关文章:

用一段文字让我湿*大叔你那里又硬又大

吸着你的小豆豆/婚礼新娘被父亲验身

三个体育室友双龙了/bl文库按住腰顶弄

外国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老师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吸女生胸有什么危害:坚硬炙热的巨大抵着她总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