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TXT】美女的冒牌强兵小说免费阅读全集列表

2021-06-26 14:36 · 新商盟

在那一刻,龙哥甚至都能幻想到林皓头破血流倒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一幕。

就在所有人浮想联翩,阿海即将得手时,林皓忽然抬手去抓砸来的铁棍。

十几个混混见状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龙哥和阿岚面面相觑。

卧槽!这小子秀逗了?赤手空拳去接急速砸来的铁棍?不怕残废啊?真是智障!

只有阿毛对眼前的一幕倍感熟悉,当即浑身一哆嗦。

砰一声。

林皓一把抓住了阿海用力砸来的铁棍,脸上不见有丝毫的痛苦,搞得好像是阿海给他递棍子,这下不止把所有人都看傻了眼,阿海也有些懵圈,他用了多少力,他比谁都清楚。

偏偏这小子很随意的就接住了,哪怕他砸过来的是火腿肠,也该有点伤害吧!

阿海当即用力一拽,想把铁棍拽回来,谁知道铁棍好像固定到了林皓的手上,任由他使出浑身解数,居然无法把铁棍从林皓的手中拽出来,反倒是把他累的脸都红了,而林皓却面不改色,这下阿海急了。

卧槽!这小子刚才吃的菠菜面吧!大力水手也没他这么变态的!

阿海知道自己遇到了硬茬,有意丢下铁棍就撤,却怕丢面子,毕竟刚才把话说得那么满,总不能上来'递'个棍子就走吧。

就在阿海有些进退两难时,林皓忽然用力一拽,强行把阿海拽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抬腿一脚揣在了他的胸口上,直接把阿海踹的倒飞出去,撞翻了两个看热闹的小弟,砸落在地,昏厥过去。

整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迅捷之际。

一个瞬间就把阿海给干翻了。

十几名摇旗呐喊的小弟石化当场,龙哥和阿岚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不是吧!一脚就把一百五十多磅的成年人给踹飞出四五米远,那需要多大的脚力啊!

“阿毛是吧?看来白天我对你还是太客气了。”林皓沉着脸盯上了阿毛,手持铁棍慢悠悠地晃了上来。

阿毛吓得连忙挥动着包着纱布的手,“兄弟们,一起上啊。”

旁边的龙哥和阿岚闻言吃了一惊,下意识就想阻拦,不料还是晚了,在场的十几个小弟已经一窝蜂地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围住了林皓。

林皓冷眼一扫,面对十几个手持棍棒的混混,不退反进,唰一下冲了上去。

一道虚影仿佛鬼魅一般迅速在巷子里来回穿梭,一阵噼里啪啦,十几名小弟接二连三地倒在地上,跟割麦子一样,看的龙哥和阿岚一阵瞠目结舌,旁边的阿毛吓得直哆嗦。

不到五分钟,十几名小弟歪七扭八地倒在地上,场面说不出的壮观。

轻松干翻了十几名混混,林皓当即把铁棍架在肩膀上,慢悠悠地朝阿毛走了过去。

站在原地的阿岚和龙哥看着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林皓,齐齐地咽了口唾沫。

“龙,龙哥,怎么办?我们,我们跑吧。”阿岚神色慌张地看了眼龙哥。

“妈的,你没看到他的速度么,你跑的过他?”

“那,那怎么办?我们捅娄子了。”

“妈的,刚才是谁说他是愣头青的,眼睛叫屁打了,这下全栽了。”

“……”阿岚一阵无语,刚才正是她第一个张口说林皓是愣头青的。

细语间,林皓已经来到了阿毛的面前,用铁棍敲了敲阿毛的肩膀,冷冷道:“你很有种啊,还不跑?”

“不……不跑,我承认错误。”阿毛是吓得双腿发软走不动道,不然早溜了。

“不是什么事认个错就能解决的,白天你犯了错,双手废了,这次我看该废腿了。”

“不不不,你不能……全怪我,是,是龙哥逼我来的,我本来不想再招惹你的……”

“他的问题等下再说,我先收拾你。”

“哇。”阿毛闻言惊呼一声,也不知道哪来的劲,转身就跑。

只不过刚迈了左腿,林皓立时挥动着铁棍敲中了他慢了一拍的右腿,咔嚓一声,直接把阿毛的右腿给桥断了,痛的他倒在地上,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阿岚当即倒吸了口凉气,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右腿。

旁边的龙哥恐惧的同时,心里有了一丝痛快,看到叛徒阿毛断了腿,能不痛快么。

只不过痛快劲还没过去,龙哥已经看到林皓转身朝他走来,当即调整了下心态,陪着笑脸,连连作揖道:“大哥,的确是我不对,我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请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计较。”

啪!

林皓使了三分力,用铁棍敲了下龙哥的肩膀,痛的后者倒吸了口凉气,却没有叫出声,还算是有点能耐的,跟阿毛的确不是一路货色。

“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放你走。”林皓见龙哥有些能耐,不再为难。

“真的?”龙哥惊喜道:“只要是我知道的,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说是罗氏派阿毛来我们家闹事的,我想知道罗氏的董事长是谁。”

林皓没有往罗峰身上想,因为罗家只有高德集团,他是知道的。

“罗氏是近两年横空出世的。”龙哥皱眉想了想道:“我对罗氏了解不多,只知道董事长姓罗,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林皓眯眼盯着龙哥看了半响,见对方不像是在说谎,当即不再追问,只不过还不忘补充道:“好吧,那你回去告诉罗氏的负责人,人在做,天在看,想拆安乐村,最好别玩阴的,否则我让他罗氏彻底消失。”说完转身就走。

龙哥和阿岚呆呆地望着林皓的背影,心里一阵翻云蹈海。

难道他有能力把罗氏搞垮?我的妈呀!年纪轻轻身手已经变态,后台还那么硬,我们到底得罪的是哪路神仙的,好在对方还算明事理,不然肯定少不了流血住院啊。

回到家,林皓钻进自己的卧室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然后穿了个花裤衩走了出来。

唰一声。

近乎赤裸的林皓忽然倒立在房间内,双眼微闭,两根手指支撑着整个身体,不见弯曲。

而他的手指往上几乎是一条直线,打得笔直,浑身的腱子肉如同石头,没有好莱坞电影里那些肌肉男那么夸张,但是浑身上下却也是看不到一丝赘肉,线条分明,近乎完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上身盘错着十几道狰狞的伤疤,有口径不一的枪伤留下的疤痕,也有或长或短的刀疤,最恐怖的一条枪伤留下的疤痕,只离心脏三公分,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倒立了半个小时,林皓翻身落地,迅速上了床,盘膝坐下,两脚、交叠于腿上,脚心向上,脚背贴腿,然后双手合十,闭眼打坐。

几年前他外出任务,在一个荒废的寺庙里偶然捡到了一本经书。

经书里记载的是一种古老的养生打坐吐纳法,他看着好玩,依样画葫芦学了几次。

他没有觉得有什么神奇的,只是坚持了三日,愕然发现自己刚包扎的伤口居然结痂了,而且自己精神抖索,自此,他每日坚持打坐,不管他多么疲惫,每次只要打坐一会儿,都能精神抖擞。

坚持了五年,林皓明显的察觉到自己强壮了不少,身子轻飞如燕,浑身有使不完得劲。

尝到了甜头,林皓更加的痴迷了,每日都会坚持打坐,逐渐成了习惯。

林皓有时候甚至都想过,自己坚持十年,会不会跟武林高手一样唰地飞上天。

打坐了两个小时,挂在墙上的钟表响了响,林皓睁眼看了看,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当即伸了伸懒腰,钻进被窝里睡觉。

钻进被窝的林皓皱眉盯着天花板看了看,喃喃自语道:“罗氏不会跟罗峰有关吧?”

夏日的清晨。

一缕阳光穿过窗帘间的空隙,如同一束闪亮的金线,照在昌熙婷的脸上。

昌熙婷迷迷糊糊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朝四周看了看。

看着周围熟悉的景物,昌熙婷唰一下坐了起来,显然是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当即昨天发生的一切如同电影片段在脑海里掠过,只不过她昨天晕的太早,只记得自己在罗氏集团喝了杯红酒,后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昌熙婷不是一杯倒,但是喝了一杯罗峰递来的红酒就晕了。

肯定有问题。

罗峰一定是给自己下药了!

想到这里,昌熙婷猛地掀开毛毯,却见自己穿着白色睡衣,里面空空如也,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都懵了,烟圈唰一下就红了,然后双手掩面呜呜地哭了起来。

昌熙婷显然是以为自己丢了清白之身。

就在这时,刘芸端着一碗银耳粥走了进来,见昌熙婷情绪激动地痛苦流泪,当即把碗放到桌上,心疼道:“婷婷,你怎么了?”

“妈,我……我……”昌熙婷泪眼汪汪地看着刘芸,愣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是不是韩琛对你干了什么?好啊,我一直还觉得他憨厚老实,想不到趁你喝醉酒,对你毛手毛脚的,简直是色胆包天啊。”刘芸气双手叉腰直嚷嚷。

话音未落,昌熙婷愣了一下道:“妈,这跟韩琛有什么关系?”

“昨晚是他送你回来的,不是他占你便宜,还能是谁?”

“是他送我回来的?”昌熙婷忙道:“那,那是谁换了我的衣服?”

“是我啊,总不能让你穿着制服钻进被窝里睡觉吧。”

“真的?”昌熙婷惊喜道。

刘芸坐在床边伸手摸了下昌熙婷的脑门,喃喃自语道:“什么真的假的,你这孩子不会是没睡醒吧?到底怎么了?”

“妈,我没事。”清醒过来的昌熙婷推开刘芸的手,松了口气道:“刚做了个梦。”

“什么梦啊?看你哭的那么伤心,肯定做噩梦了吧,怎么还跟孩子一样?”

昌熙婷岔开话题:“我爸呢?”

“你爸去上班了,说是让你晚点再去公司,多休息休息,记住啊,等会儿把银耳粥喝了,没事的话,我得去找你梅阿姨打牌了,你自己在家啊。”

“嗯。”昌熙婷点了点头道:“你去吧,我没事。”

啪一声,房门关上。

昌熙婷迅速跳下床,拿了桌上的电话,然后摁下了林皓的电话号码。

与此同时,林皓同样是刚醒来,洗漱后出门吃饭。

一楼客厅,圆形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韩红兵把筷子递给了刚下楼的汪小萱,然后朝林皓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吃饭。

南方的早餐很简单,豆浆油条。

“早。”汪小萱心情不错地打了声招呼。

林皓懒洋洋地说了声'早',拉开椅子坐下,看看油腻的油条道:“没有包子么?”

“你想吃包子?”韩红兵皱眉道:“你不是最爱吃油条么?”

“嗯,我吃油条就好。”林皓立即想起来自己在扮演韩琛,得随韩琛口味,一时不注意,差点演砸了,当即心虚地拿了根油条往嘴里塞,扯开话题道:“怎么不见晴雨?”

“晴雨姐送乐乐去幼儿园了。”汪小萱随后道。

说完,灌了口豆浆,然后提着皮包哼着小曲摆摆手,出门了。

十二亿的合同失而复得,汪小萱心花怒放,想着早早去公司见经理,将功折罪。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很不适宜地响了起来。

林皓看了眼来电显示,当即出了客厅,径直出了门,摁下了接通键,“熙婷?”

耳边立时传来昌熙婷冰冷的声音,“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

“是的。”林皓早有准备,当即解释道:“昨天是这样的,是罗峰给你下了药,然后通知我……”

昌熙婷狐疑道:“罗峰为什么通知你?”

“他想引我上钩,用情糖迷晕我,让我狂性大发把你那啥了。”

“是吗?”昌熙婷冷笑一声道:“他还真是替你操碎了心啊。”

林皓瞳孔骤缩,忙道:“熙婷,你想歪了,罗峰是想害我,他……”

“编,继续编,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呃,你不会以为是我让罗峰给你下的药吧?天地良心啊,我韩琛怎么可能做那么恶心的事情,整件事情是罗峰在捣鬼,不是我啊!”

昌熙婷阴阳怪气道:“不打自招了吧!我都没有说跟你有关,你自己就招了,韩琛,三年了,我以为你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但是真没想到你是狗改不了吃屎,现在还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昌熙婷,你是不是有点过度自信了?我告诉你,你脱光站我面前,我都不会硬。”

看在老韩的面子上,林皓一直在隐忍,不想伤害昌熙婷,但是不代表他能无限的容忍昌熙婷的无理取闹,明明是他救了昌熙婷,不说感谢,还倒打一耙,这都什么人啊。

饶是林皓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

“韩琛,你……你混蛋……我……我要跟你离婚……我……”

不等昌熙婷把话说完,林皓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他怕自己忍不住爆粗口。

人世间最痛苦的不是被阉割,而是被误会。

林皓是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狗咬吕洞宾,真心被昌熙婷给伤到了,同时还有点同情老韩了,娶了这种只能看不能上的泼妇,老韩真是够倒霉的。

嘟嘟!

每日新闻APP忽然传送了一则社会新闻。

林皓点了点手机屏幕,打开每日新闻APP,随后一个醒目的标题出现了……罗家富少与某男在酒店行苟且之事被拍。

妈的,全都是你干的好事,害的老子背黑锅被误会成渣男了。

林皓蹲在门口抽了两根烟,平复了下憋屈的情绪,然后回到了客厅,愕然发现韩红兵已经在收拾碗筷了,给他留的油条豆浆,他一口也吃不下去,径直回了卧室。

打开电视机,躺在床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门外便响起韩红兵的声音。

“阿琛,我有事跟你说,我进来了。”

说罢,韩红兵系着围裙端着一碗稀饭,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看躺在床上有些郁闷的林皓,笑道:“阿琛,我怎么看你有点不高兴啊。”

平白无故的被昌熙婷骂了一顿,他心里高兴才鬼了。

林皓掏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口是心非道:“我没不高兴,只是有点累想睡觉。”

“先别睡了。”韩红兵把稀饭放在床头柜上,叮嘱道:“早上不吃饱不行的,你把稀饭记得喝了,等会儿你还得跟我回祖宅给老爷子过寿呢,这是大事,你不能缺席,至于你跟熙婷离婚的事情,不行就明天吧。”

林皓闻言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待到韩红兵走出卧室,林皓当即拨了昌熙婷的电话,想通知她推迟离婚的事情。

韩老太爷八十大寿是韩家的大事,林皓再不懂事,也知道轻重,只能忍气吞声地给昌熙婷打电话解释,其实他是巴不得尽快离婚的,省的这娘们儿总觉得自己对她有意思。

结果昌熙婷的电话居然是关机状态,气的林皓都想摔电话。

这娘们儿还拽上了。

罗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办公桌后的罗峰两眼猩红地盯着电脑显示屏,脸色难看。

电脑正在播放一则新闻……罗家富少与某男在酒店行苟且之事被拍。

一位温文尔雅的西装男走了进来,站在办公桌前弯腰道:“董事长,我们已经尽力去阻止媒体了,但是还是有些媒体报道了有关您的负面新闻。”

罗峰忽然起身一脚踹翻了办公桌,噼里啪啦,桌上的显示器和文件摔在地上。

“饭桶,全都是饭桶,你们不会出高价封住记者的嘴吗?”

“我们收到消息时已经晚了,很多记者是连夜写稿子发布了新闻,根本不给我们时间去组织,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肯定是有人精心策划的,否则云海市各大媒体记者怎么可能同一时间出现在现场?”西装男皱眉分析道。

话音未落,罗峰气的浑身直哆嗦。

“董事长。”西装男还不知死活地上前道:“我已经找了私家侦探调查这件事,保证三天内抓住策划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话还没说完,罗峰毫不犹豫地赏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咆哮道:“谁让你调查的?”

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他罗峰,出了这种丢面的丑事,已经够没面子了,如果再查出来是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他真不如死了算了。

“董事长……我……”

“听着。”罗峰呼吸急促道:“这件事不许再调查,集中精力稳住局面,想法设法给我消除影响,绝对不能影响我们集团的股市。”

西装男微微弯腰道:“是是是。”

就在这时,罗峰口袋里的电话很不适宜地响了起来,来点显示是大风集团的张总,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下情绪,摁下接听键,耳边立时传来张总焦急的声音,“罗总啊,出事了,昌盛德把合同找回来了,现在要告我们毁约……”

罗峰调整了下情绪,勉强笑道:“张总,遇事别慌嘛!昌盛德起诉你毁约完全在我的预料中,我说过会帮你,那就不会出尔反尔的。”说完直接挂了电话,迅速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罗峰以命令的口吻道:“小李,到你出手的时候了。”

挂了电话,罗峰神色凝重地盯着西装男看了半响,然后背着手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情绪显然平静了不少,忽然脚步一顿,霍然转身道:“听着,我们当务之急是稳住股市,这方面你是专家,别给我出岔子。”

“董事长,那关于您的负面新闻……”

罗峰冷笑道:“无妨,我会让王秘书召开新闻发布会,辟谣,毕竟只是一些照片罢了,我们可以说是某些人PS出来的,再出高价买下原版照片,发点PS过的上去,让专家监测一下,到时候不就还我清白了。”

“高啊。”西装男竖起大拇指连声夸赞,只不过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皱眉道:“董事长,李东是不是该处理掉?听说他在医院风言风语的,我怕会影响您的形象。”

“你秀逗啊!现在处理了他,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干的。”

“是是是。”西装男尴尬道:“是我考虑不周。”

罗峰沉思了半响道:“不过也不能放任他胡言乱语,你派人控制住他的家人,警告他一下,封了他的嘴。”

“明白了。”

“总之这件事翻篇了,我现在最关注的是股市走向,只要我们能说服股民,那就可以转危为安,所以这两日你得辛苦点,盯好股市,别出意外。”

“好的。”西装男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王秘书很快被召了进来,跪在地上收拾文件,而罗峰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手中捏着一支高脚杯,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欣赏着窗外的美景。

时间真的能让一个人改变很多。

出任罗氏集团董事长兼高德集团总经理三年,罗峰的确有了改变,能控制住自己的喜怒哀乐,不再一味的愤怒,用他的话来说,愤怒只会降低一个人的智慧,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做出最佳的判断。

昨天的事情是他考虑不周,事后他的确很愤怒。

不过当他平静下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降低对股市的影响,保护自己的形象。

不再是一味的去报复林皓。

他当务之急时处理好集团的事务,然后想法设法吞并昌盛德。

待到王秘书收拾好了地上的文件,扶正办公桌,出了门,罗峰当即掏出电话,拨通了每日新闻社会部总编的电话,电话接通道:“刘总编,我是罗峰啊,有件事情我想让你帮我报道一下,是有关昌盛德集团的……”

……

韩琛的祖父韩景胜,住在云海市桃花镇的百源村,膝下有三子一女,长子韩红兵,也就是韩琛的父亲,次子韩红卫,三子韩卫东,小女儿韩紫露,兄弟姐妹四个。

韩景胜一支是当地名门望族,祖居百源村,祖上出过武状元和举人,祖业兴旺,家财万贯,到了韩景胜这一代,改朝换代,逐渐衰落下来。

即便如此,韩家依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

韩景胜八十大寿,除了子侄孙辈和邻里街坊,还有帝都和云海的望族,贺客如云,门庭如市,热热闹闹,简直跟过年一样。

据说,韩景胜年轻时,一腔热血,参过军,打过鬼子,负过伤,荣获过各种勋章,国家初建时,甚至还被评选为战斗英雄,是真正的老革、命了。

虽然韩景胜现在已经年过花甲,祖业凋零,不过昌家还是不敢小觑韩家。

昌家和韩家联姻,不止是韩家曾经对昌家有恩,最主要的是,昌家看中了韩景胜恐怖的关系网,帝都望族可不是谁都能攀上的,为此,昌家不惜把自家的千金下嫁到韩家。

哪怕嫁给一无是处的韩琛,昌家都是愿意的。

而全盘继承了韩景胜资产的三子韩红卫,同样育有一子,只不过当年联姻时,年纪尚小,否则昌家是不会便宜林皓的。

韩红兵是韩家长子,但是韩红兵的身份和地位一直是不如韩红卫的。

究其原因是,兄弟姐妹四个分家时,韩红兵连个鸡毛都没有分到,而韩红卫却继承了韩景胜的九成资产,光吃老本都能把韩红兵压的喘不过气来。

相关文章:

gl 膝盖 湿热/撑大到极致贯穿

尿在里面按小腹bl文库:泡已婚三十女人的高招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我的蛋蛋上为什么有毛|摆出羞耻的姿势 校花

男生一直硬着对身体不好&我的第一次给黑人做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