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编版】锦玉良姝小说在线/锦玉良姝大结局全文

2021-06-26 14:37 · 新商盟

“微臣不敢。”沈恒之锐利的目光射到陈柳烟的身上,“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请王爷恕罪?!”平日里看陈姨娘也是个聪明伶俐的,说话办事都能做到她的心坎上,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王爷面前反倒什么也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做了。

陈柳烟也被李寰郡突如其来的疾言厉色给吓到了,毕竟以她的身份,还是很少见到王爷这样身份显赫的人物的,李寰郡一动怒,上位者的威严就散发出来,让陈柳烟的心中忍不住一个激灵,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是,都是臣……贱妾的错,还请王爷恕罪,请王爷恕罪。”

沈玉珠冷眼看着这一切,心下只觉得痛快,这些人平日里对她和小浩非打即骂的,现在也有他们跪地求饶的时候,只是此时的这一幕不是因为沈玉珠自己的能力造成的,而是因为李寰郡的身份,沈玉珠发誓,总有一天她也要成为人上人,再也不会让人任意搓扁捏圆。

李寰郡这次没有再将筷子拿起来,而是拿起手侧的茶杯漱了漱口,“丞相有时间还是督促府里的人好好的学习一下规矩礼数,丞相毕竟是国之重臣,自己府中的事情都打理不好传出去难免让人笑话,况且俗话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只有先把自己的家治好,才能更好的帮助皇上治国啊,丞相,你说是不是?”

沈恒之明明气的要命,但是还不得不谦逊的应承着李寰郡的话,“王爷教训的是,都是微臣的错,微臣一定会请人来好好的教导府中上下所有人的规矩礼仪。”

李寰郡才来了不到一个时辰,说的这些话都已经把沈恒之气得半死的,但是却只能咬着牙应承下来,谁都知道睿王的脾气性格古怪,得罪了他,绝对不会有任何好处的,沈恒之还指望着能借助睿王的权势为自己的官途通路呢,可不想刚跟睿王成了姻亲就把这大好的机会白白的丢失了。

“行了,起来吧,现在都已经是一家人,别动不动就下跪叩头的,看着倒显得生分了。”沈恒之等人这才敢起来。

沈玉珠看李寰郡漱了口,自己也放下了筷子,沈明浩见状也跟着将手中的筷子放下了,他虽然还不太明白大人之间的这些事情,但是长年累月的生活在陈柳烟和沈玉珊母女两人的欺凌之下,沈明浩还是懂得看人眼色的。

沈玉珠一直都在关注着沈明浩,见他拿起手绢擦了嘴,就问道,“小浩,吃饱了没有?”

沈明浩其实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但是因为难得吃到这么好的饭菜,沈明浩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他还是笑眯眯的看着沈玉珠,很乖巧的回答道,“姐姐,我吃饱了,今天的饭菜好吃。”

沈明浩吃的开心,沈玉珠也跟着高兴,她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沈明浩这个弟弟,不过是一顿精致一点的饭菜,就能让沈明浩这么开心,沈玉珠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姐姐的责任,没有将沈明浩照顾好。

“既然王妃也已经吃好了,不如就带着本王在丞相府里转转吧,正好就当是消食了。”李寰郡突然又提出来了一个要求。

沈玉珠还没有说话,沈明浩就抢着回答道,“好啊,好啊,姐姐,你之前在咱们院子里西红柿现在都已经长出来了,咱们一起去看看吧。”沈明浩也只有在沈玉珠的面前还会表现的活泼一点,看上去和寻常人家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但是在沈恒之和陈柳烟母女三人的面前,沈明浩就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了,神情中明显的能看出来惧怕。

虽然沈玉珠很想跟着沈明浩一起去,但是不能不过问李寰郡的意思,沈玉珠想李寰郡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里面还带了些祈求,她出嫁之后和沈明浩见面的时间大大的减少了,而且她嫁的不是普通人家,更不可能常常回娘家,所以一有机会见到沈明浩,沈玉珠就想多陪陪沈明浩。

还好李寰郡也给沈玉珠面子,“也好,王妃在王府的时候就日日念叨着明浩,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让明浩也跟着去吧。”

沈玉珠这次才是真真正正的开心起来,“多谢王爷。”沈玉珠拉着沈明浩站起来,然后替他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番,在整理的过程中,沈玉珠手腕上的那只被李寰郡硬套上的血色玉镯不小心露了出来,而且正巧被沈恒之看到了。

这只血镯的来历沈恒之也是略知一二的,没想到李寰郡竟然舍得把这样的宝物送给沈玉珠,看来李寰郡确实是心仪沈玉珠,沈恒之对自己未来的官途又多了一层把握。

陈柳烟和沈玉珊虽然不知道这血镯的来历和所代表的寓意,但是她们两个也是见过不少好东西的,只看上一眼,就知道沈玉珠手上的血镯不是凡品,陈柳烟的眼更尖,她从来没见过像沈玉珠的手腕上成色那么好的镯子,而且最难得是这镯子还通体血红。

这么好的首饰带在沈玉珠这个贱种的身上,真是白白糟蹋了,沈玉珊已经开始盘算怎么把沈玉珠手上的血镯据为己有了。

沈玉珠现在没有时间去理会沈玉珊和陈柳烟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她现在只想和沈明浩好好的说说话,问问他在她不在家中的这几天有没有受欺负?

而且说到底,陈柳烟和沈玉珊不足为惧,她们母女两个敢在府中胡作非为,不过是仗着有沈恒之的宠爱罢了,不过像沈恒之这样心中只有自己的人也未必是真的宠爱她们母女,沈玉珠相信,只要是涉及到沈恒之的利益,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她们的。

所以想要陈柳烟和沈玉珊失去沈恒之的宠爱,只要稍微用点计策就行了,不过这件事可能还需要李寰郡的帮忙,可是沈玉珠又不想处处都依靠李寰郡,毕竟睿王的人情不是这么白白的让她利用的,这件事她要亲自动手,暂且先让她们两个人再得意几天吧。

李寰郡率先走出了饭厅,沈玉珠拉着沈明浩紧跟在李寰郡的身后,苏沅、湘如等睿王府的下人们又跟在沈玉珠的身后从饭厅里走了出来。

沈恒之起身恭送,等看不到李寰郡的身影了才直起腰来,沈恒之的脸色明显的阴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寰郡和沈玉珠离开的方向。

李寰郡不许丞相府的人跟着,所以这一路上只有他和沈玉珠姐弟以及从睿王府跟来的那些下人,这些人都是李寰郡的心腹,不用担心有人会将他们的谈话泄露出去。

“王妃可还满意本王今天做的这些?”李寰郡站定转身看着沈玉珠。

沈玉珠正在低着头和沈明浩小声说话,没有注意到李寰郡突然停下了脚步,差点直接撞到李寰郡的身上,幸好一直跟在沈玉珠身后的湘如适时的咳嗽了一声,才让沈玉珠及时的在李寰郡的面前停住了,沈玉珠身份的最终丫鬟小厮也通通停下了脚步。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沈玉珠不知道李寰郡为什么突然问了一句这样的话出来。

李寰郡牵了牵嘴角,“怎么?这会儿不自称‘臣妾’了?”戏谑的说了一句李寰郡又正色起来,“本王曾经答应过你,要免你流离之苦,护你亲弟周全,本王今日做的还不错吧?”

原来李寰郡说的是这个,对于今天李寰郡做的这些事,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沈玉珠确实是感激他的,“王爷身为大丈夫,自然不会失信于小女子,不过今日的事情还是要多谢王爷,也请王爷放心,我答应王爷的事情也一定会做到的。”

李寰郡本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又不想多做解释,只说了一句,“既然这样,如此甚好。”话毕,接着抬腿向前走了。

沈明浩听不懂他们两人再打什么哑谜,沈明浩就拽着沈玉珠的衣袖让她告诉自己他们在说什么,“姐姐,你和姐夫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啊?”

沈玉珠摸了摸沈明浩的小脸儿,“这是大人的事情,你当然不懂了,等你长大之后就会懂了,走吧,去未央院看看咱们种的西红柿。”

沈明浩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西红柿吸引走了,在沈玉珠出嫁之前,陈柳烟执掌府中的中馈,经常以各种理由克扣他们姐弟两人的吃穿用度,又是他们姐弟二人甚至连一顿热汤热菜也吃不到,所以沈玉珠就在他们院子里的空地上种了几株西红柿。

沈明浩之前从来没见过成熟之前的蔬果,所以这次见到沈玉珠之前种的西红柿真的慢慢的长出了果实觉得新奇的不行。

李寰郡是习武之人,所以耳力要比普通人好上许多,因此沈玉珠和沈明浩虽然是在窃窃私语,但是李寰郡还是将他们两人交谈的内容听了个一清二楚。

在听到沈玉珠说她未出嫁前在丞相府住的院子名叫‘未央院’的时候,李寰郡的心里都觉得讽刺,‘未央’是出自汉代长乐古瓦上的‘长乐未央’四字,指的是长久欢乐,永不结束的意思。

但是从沈玉珠和沈明浩两人的实际情况来看,根本就是和欢乐毫无关系,沈恒之竟然还把他们两个人安排在这样的院落里居住,真是讽刺至极。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未央院,以前未央院是沈玉珠和沈明浩一起住的,现在就正剩下了沈明浩一个人住在这里。

因为沈玉珠是嫁给了睿王爷,所以在她出嫁的前两天沈恒之还让人往她的院子里添置了不少东西,否则等成亲的那天宾客都来了会让人看笑话,沈恒之是绝对不会允许让自己在同僚的面前丢人的。

只是当时添置的那些古董字画、文物把玩在沈玉珠成了亲之后就被沈恒之又收了起来,其美名曰,沈明浩现在的年纪还太小,也用不到这些东西,而且沈明浩现在真是活泼好动的年纪,万一打碎了什么古董更是可惜。

所以现在偌大的未央院里连一件装饰也找不出来,整个院子都是空荡荡的,哪里像是闺阁小姐住的院子,简直就和家庙差不多。

沈明浩兴冲冲的就想拉着沈玉珠去看新长出来的西红柿,沈玉珠觉得把李寰郡一个人扔在这里好像有些不太好,已经李寰郡是王爷,而且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未央院比较简陋,但是环境还算清雅,王爷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先进去坐一会儿吧,我陪小浩去看看就来。”

“无妨,本王就和你们一起去看看,本王自己坐着也无聊。”

沈玉珠不能替李寰郡做主,他想跟着沈玉珠也没办法阻拦,随他跟着就是了。

沈恒之坐在饭厅里,面色阴沉,陈柳烟跟了沈恒之这么多年,对他的脾性最是了解,此时也是一声大气都不敢出,和沈玉珊敛声屏气的坐在沈恒之的身侧,她知道沈恒之将自己的面子看得最重要,今天因为她们母女让沈恒之丢了人,沈恒之必然要发一顿火。

沈玉珊显然也很清楚沈恒之的脾性,但是她却不甘心,什么时候她在沈玉珠这个贱人的面前也要变得低三下四了,“爹爹,沈玉珠刚才那是什么做派?看到睿王训斥爹爹都不知道出言相劝吗?真以为她是睿王妃了,如果不是因为爹爹您的身份,我才不相信睿王会看上她。”

沈恒之锐利如刀的眼神射向沈玉珠,把沈玉珠吓得白了脸色,“闭嘴!你是想害死本相吗?睿王说的也没错,本相平日里是太宠你们母女了,让你们连自己的身份也忘了。”

沈恒之一向对沈玉珊都是和颜悦色的慈父形象,沈玉珊又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再加上刚才李寰郡有意无意的讽刺,让沈玉珊越发的沈玉珠,要不是因为这个贱人,父亲现在怎么会对她这样。

羞恼之下,沈玉珊红着眼眶跑出了饭厅,沈恒之也没心思追究,只想着要怎么和睿王打好关系,陈柳烟的心里同样不甘心,这个贱种怎么就突然入了睿王的眼,乍然间就成了睿王妃,现在居然还敢踩在她的头上撒野。

陈柳烟也入丞相府这么多年了,当初沈玉珊的娘还在的时候陈柳烟就没怕过她,在她娘没死之前沈恒之就已经将府里的事情交给她打理了,陈柳烟在丞相府里可以说是横着走了,也从来没有将沈玉珠和沈明浩放在眼里。

现在沈玉珠才刚刚成了睿王妃,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陈柳烟能在沈恒之的众多姨娘最得宠,可见也是个有手段的,她还就不信整治不了沈玉珠这个毛还没有长齐的黄毛丫头了。

沈玉珠不就是仗着睿王的身份才敢在她们的面前耀武扬威的吗,她就让睿王对她彻底生厌,最好能让睿王一气之下休了她,等她被睿王休弃,再落到她的手里的时候,她一定要好好跟沈玉珠算算今天的这笔账!

现在饭厅里除了沈恒之和陈柳烟以外没有其他的人,原本在饭厅里伺候的丫鬟们也被沈恒之遣退了,陈柳烟柔弱无骨的靠在沈恒之的胸前,才从眼眶里使劲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陈柳烟本来就是从烟花巷里出来的女子,端的是有一手伺候男人的好本事,更知道什么样子会让男人怜惜,现在这幅样子看上去更是楚楚动人,“老爷,今天的事情是妾身和珊儿做的不对,妾身本来是想咱们家中没有主母,若是没有个女人家的出来操持玉珠今日回门之事,传出去让人笑话。”

“但是却忘了自己的身份,不想因为妾身和珊儿让老爷被睿王训示,今天的事都是妾身一个人的错,老爷可千万不要怪罪珊儿啊,妾身感激老爷素日里对妾身的怜爱,老爷要罚就罚妾身一个人好了,妾身不敢有丝毫怨言。”

沈恒之平日里之所以这么宠爱陈柳烟,就是觉得她懂事,知进退,对于男人来说,这才是他们最想要的解语花,沈恒之心中的气被陈柳烟三言两语劝消了三分,沈恒之一只手圈住陈柳烟的肩膀,“好了,本相也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本相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是你们的错。”

不是他们的错,都是沈玉珠这个不孝女的错,沈玉珠现在又李寰郡撑腰他一时不能将她怎么样,但是她也别忘了,沈明浩现在可还在丞相府呢,沈玉珠若不想让沈明浩吃苦,那她还是得乖乖听他的话。

“老爷,虽然现在妾身现在管着府中的中馈,但是妾身的身份实在不该逾矩,还请老爷将这管家的权利收回去吧,也省的让人说老爷的闲话,妾身更是担不起这份骂名。”

陈柳烟这招以退为进用的实在是好,沈恒之听了她的话不但没有将她的管家权收回去,反而还对她安慰道,“虽然相府中没有主母,但是本相信任你,你就担得起这份权利,这些年你把府里的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本相的心里都知道。”

“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不过老爷,今天睿王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妾身和珊儿的身份地位,睿王说什么妾身也该受着的,但是老爷再怎么说也是丞相,睿王这般无礼是不是太不把老爷放在眼里了?”兜兜转转的,陈柳烟又将话头转到了李寰郡的身上。

说起睿王,沈恒之稍有缓和的神色又阴冷下来,看着沈恒之表情的变化,陈柳烟就知道自己的耳边风吹得起作用了。

“本相知道今天让你和珊儿受委屈了,本相一定会想办法替你们将这其中的公道讨回来的。”

陈柳烟听了心里得意的差点笑出声来,沈玉珠,你就等着吧,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等你落到我的手里,我定要好好的‘教导教导’你。

“老爷,您还没吃饭呢,您想吃什么,妾身亲自下厨去给您做。”陈柳烟坐到沈恒之的腿上,双手搂住沈恒之的脖子,眼波流转。

沈恒之被陈柳烟看的小腹内升起一阵邪火,“本相想吃你。”沈恒之的双手从陈柳烟的身下穿过,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陈柳烟丝毫不见惊慌,看来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了,陈柳烟故作娇羞的别过头去,“老爷……”

沈恒之大笑着抱着陈柳烟回了卧房,丞相府中的这些丫鬟小厮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凡是沈恒之和陈柳烟所到之处的丫鬟小厮全都低着头不敢直视两人。

不过他们的心里都有同一个感叹,陈姨娘果然是有手段的人,几句话就让生了那么大气的老爷眉开眼笑的,府里这几位姨娘里,也只有陈姨娘有这个本事了,怪不得老爷最看重她。

未央院中,沈玉珠陪沈明浩看完了院子里的西红柿,还摘下来一个已经成熟的洗了给沈明浩吃,沈明浩捧着咬了一口,西红柿的汁水就在他的口腔里迸开了,“姐姐,这个好甜,你也吃。”

沈玉珠从袖口掏出自己的手绢为沈明浩擦了擦被他吃到脸上的红汁,“姐姐不吃,小浩吃吧,小浩,姐姐不在家里的这几天,陈姨娘和沈玉珊有没有再欺负你?还有爹有没有打骂过你?”

原本吃的正开心的沈明浩眼神渐渐的有些闪烁,“没……没有。”

沈玉珠怎么会看不出来沈明浩没有说实话,想着自己曾经在丞相府里的时候多多少少还能护着沈明浩一些,但是现在连她也不在沈明浩的身边了,还不知道他会被陈柳烟母女两个怎么欺负,更不用提陈柳烟和沈玉珊的眼里本来就容不下他们姐弟二人了。

沈明浩似乎也感觉到了沈玉珠情绪的变化,刚刚还笑着的沈玉珠现在的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决绝的表情,“姐姐,我没事,我在家里过的很好。”

沈玉珠怜惜的摸了摸沈明浩的头发,“小浩,你再忍一忍,姐姐一定想办法把你从丞相府救出来,以后咱们姐弟二人就相依为命,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李寰郡刚坐下,苏沅就立马为他奉上一杯茶,而且还是李寰郡常喝的信阳毛尖,这是李寰郡饭后的习惯,李寰郡抿了一口茶,静静的将沈玉珠和沈明浩的动作尽收眼底。

李寰郡垂下眼睑,看着在茶碗中浮浮沉沉的茶叶,耳朵里却忍不住听着沈玉珠的话,这姐弟两个明明是沈恒之的嫡长女和嫡长子,在外人看来是风光无限、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可是又有谁能想到他们两个其实在丞相府里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呢。

不过李寰郡有一件事想不明白,沈玉珠和沈明浩都是沈恒之亲生,这是肯定的,而且沈明浩还是沈恒之唯一的儿子,又是嫡子,沈恒之怎么会如此厌恶他们姐弟二人?

这里面必然还有其他的隐情,李寰郡抬眸瞧了一眼正在安慰沈明浩的沈玉珠,心想等回到王府之后要让人去查一查这丞相府里到底还有多少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沈明浩刚吃了午饭又和沈玉珠玩了这么一会儿,就撑不住有些犯困了,和沈玉珠说着说着话就在沈玉珠的怀里睡着了,“王爷,我先把小浩抱到卧房去睡。”

沈玉珠刚刚站起来,湘如就把沈明浩从沈玉珠的怀里接了过来,“王妃,还是交给奴婢吧,奴婢抱小少爷去午睡。”

“好吧,多谢你了。”湘如是第一个伺候沈玉珠的,而且面面俱到,事事尽心,从前在丞相府沈玉珠和沈明浩根本就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所以嫁到睿王府之后,湘如名义上是沈玉珠身边的大丫鬟,但是在沈玉珠的心里是没有将湘如当成一个下人来看待的。

湘如不敢居功,伺候主子是她的本分,“王妃真是折煞奴婢了。”

因为今天是沈玉珠出嫁之后的第一次回门,所以沈玉珠和李寰郡二人今天会在丞相府用过晚饭再回睿王府,沈玉珠也因此能和沈明浩多相处半日。

沈玉珠唯恐自己离开之后沈明浩又会被陈柳烟和沈玉珊欺负,所以在沈明浩午睡起来之后就一直都在告诉沈明浩让他在府里小心度日,尽量避开陈柳烟和沈玉珊那两母女,不过沈玉珠的心里也清楚,这不是沈明浩说避开就能避开的。

陈柳烟和沈玉珊两人都是一个德行,就算沈明浩不去招惹她们,也难保她们的眼里容不下沈明浩,所以沈玉珠的心里对沈明浩担心的很,一想到沈明浩会被人欺凌,沈玉珠的心中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恨不能立即将陈柳烟和沈玉珊收拾了。

沈玉珠到底还是年轻气盛,把心底的担忧都写在了脸上,李寰郡见她这样放心不下沈明浩,不经意的轻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很快就又舒展开了,所以没人注意到。

离申时还差一刻钟的时候,沈恒之亲自来未央院请李寰郡和沈玉珠去饭厅用膳,有了中午的前车之鉴,沈恒之这次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用晚膳的时候饭厅里也只有李寰郡夫妻二人还有沈恒之和沈明浩。

这时沈明浩第二次见到这么好的饭菜了,但是眼中的惊奇丝毫不减,晚膳的菜肴和午膳完全不同,主要以清淡的居多,但是沈明浩从记事起就没有吃过这样的珍馐,桌子上的大多数菜沈明浩都叫不上来名字,二十几种菜品让沈明浩看的是眼花缭乱,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吃什么好了。

沈玉珠就像平时里一样,忙着给沈明浩夹菜添汤,都顾不上字吃饭了,李寰郡为了在沈恒之面前表示对沈玉珠的爱护和重视,也在不停的给沈玉珠夹菜,“尝尝这个,你爱吃的蘑菇。”

沈玉珠手中正在给沈明浩夹菜的筷子顿了一下,神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是随即又淡笑道,“多谢王爷。”

沈恒之也在不经意间像李寰郡的方向看去,他虽然不喜欢沈玉珠这个女儿,但是自己的女儿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沈玉珠不能吃蘑菇,沈玉珠小时候曾经吃过一次蘑菇,但是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全身就突然起满了红疹。

而且这红疹又痛又痒,但是又担心会留疤所以还不敢挠,只能忍着,沈玉珠整整吃了半个月的药身上的红疹才渐渐的退下去,沈玉珠为此受了不少苦,从此之后对蘑菇类的食物都是敬而远之的。

睿王口口声声说心悦沈玉珠,今日回门也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恩爱的样子,还在明里暗里的为沈玉珠撑腰,怎么现在反而连沈玉珠不能吃蘑菇都不知道,竟然还说是沈玉珠最喜欢吃的?

沈恒之面上的表情不变,实际上在心里已经将李寰郡突然要求娶沈玉珠到沈玉珠嫁到睿王府之间发生的事情仔细的回想了一遍。

沈玉珠平日里没有机会出府的,那么沈玉珠能认识睿王的可能性几乎就不存在,而睿王又是在沈恒之打算将沈玉珠嫁给江铭的时候突然来上门提亲的,当时睿王还表明他和沈玉珠互通心意,而沈恒之又碍于李寰郡的身份,所以才不得不同意了他们两个人的婚事。

但是现在看来却未必,睿王连沈玉珠爱吃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可不像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恩爱的样子,沈恒之虽然想明白了,但是却很聪明的什么也没说,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用膳,只不过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至于陈柳烟和沈玉珊的晚饭,沈恒之就让她们两人在自己的院子里用了,沈玉珊恨得牙根痒痒,这么一来她就见不到睿王了,陈柳烟和沈恒之的春风一度让她的心中有了底气,至少沈恒之还是站在她们这一边的,那她迟早找机会修理了沈玉珠这个贱胚子。

不过现在不能对沈玉珠动手也无妨,反正等沈玉珠和李寰郡回去之后,沈明浩还要继续住在丞相府里,收拾不了沈玉珠,收拾沈明浩也是一样的,况且沈明浩的年纪还小教训起来更不用费心思了,反正他们姐弟两个都是一样的让人讨厌。

而且沈玉珠这么疼爱沈明浩,想必收拾了沈明浩会让沈玉珠更加难受,这难道不比收拾沈玉珠要痛快多了?在无人的房间里,陈柳烟露出了一副算计的表情。

沈玉珊实在气不过,但是沈恒之又已经明确的告诉她不准她再出现在睿王的面前了,沈玉珊在自己的院子里发了好一顿脾气但是心里的这口气仍然没有散去,沈玉珊把自己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干净,然后一脸怒容的进了陈柳烟住的院子。

陈柳烟现在已经有办法来对付沈玉珠了,所以心里的气也就去了七七八八,陈柳烟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津津有味的吃着厨房送来的晚饭,沈玉珊就突然闯进来了,把陈柳烟吓了一跳。

陈柳烟放下手中的白玉筷子,嗔怪的看着沈玉珊,“这么大的一个姑娘了,怎么还这么没大没小的,我的乖女儿,是谁惹你生气了,娘替你找她算账去。”

相关文章:

下课我被男生那个了_珍珠项链磨穴

虐膀胱控制排泄:和男闺蜜打友情炮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

卟男宠滋卟滋尽根没入/人妇欲系列全文小说

女公务员的沉沦—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极品男家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