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二龙戏珠中什么意思_吸奶子

2021-06-26 14:30 · 新商盟

无论如何也必须坚持下去。

想到这里,柳如烟缓缓将两只白嫩的小手移开,将那美妙的风景,展露在王大柱灼热的视线下,让他忍不住狂咽了两口唾沫,更加控制不住的想继续深入的探看!

“坐下来,把腿岔开,本神施展法力替你彻底检查一番!”

柳如烟娇躯一颤,但是又不敢拒绝,只得顺从的坐在蒲团上,慢慢将两条纤细的玉腿打开。

那神秘之地,就这么毫无遮挡的出现在王大柱的视线中,直叫他双目大睁,直勾勾的挪不开眼!

“再张开一点!”

王大柱又连续命令了好几次,柳如烟迫不得已,把腿直接劈成了一字型,如此羞耻的动作,让她羞愤得几欲晕厥。

躲在神像后面的王大柱,只感觉自己体内血液狂窜,心急难耐道:“本神正在施展法力,再用两只手把那掰开一点,快!”

身无寸缕,大张着两腿的柳如烟,一听山神已经在施展法力替自己检查,眼见事情已经到了关键时候,也是豁出去了。

只见她美目紧闭,贝齿紧咬,伸出两只哆嗦的白嫩小手。

近距离看着身份无比高贵,自己朝思暮想的仙女,摆出这幅无比刺激的姿势,王大柱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炸响。

此时此刻他很想扑上前去,将柳如烟扑倒,肆意玩弄。

就在王大柱控制不住两条腿,即将露面之际,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浮上他的脑海……

第三章

“唉……”

王大柱故意长叹一声,柳如烟听了内心直打鼓,还以为自己已经无药可医了,赶紧问道:“山神,您……您为何叹气啊?”

“不瞒你说,我观你身躯,情况很不乐观啊,如若不能及时医治,恐怕你这辈子都无法……”

柳如烟愈发惊慌,眼泪婆娑的哀求道:“山神,求您帮帮我……”

看着柳如烟那身无寸缕的身子,和那俏脸上梨花带雨的柔弱神态,王大柱心中更加火热,猛咽了口唾沫道:“罢了罢了,你能求到本神这里,也算是我们有缘,你先用布条蒙住双眼,待本神亲自下凡替你医治。”

柳如烟听到山神愿意下凡帮她,顿时转忧为喜,十分顺从的直接用腰带蒙上了眼睛。

看到柳如烟蒙上眼睛,王大柱窃喜,继续吩咐道:“蒙好眼睛后转过身去,屁股翘起来,方便本神找出病根所在。”

一听到山神让自己摆出如此羞人的动作,柳如烟顿时俏脸一红,可一想自己都已经做到如此地步了,难道还能半途而废吗?

于是柳如烟下定决心,缓缓转过身去,两手扶着墙壁的同时,慢慢张开双腿,将臀部翘起。

隐约瞧见的美妙的风景,让王大柱小腹火焰缭绕,心中那份迫切已然压制不住,直接从神像后面走出来,随后急切道:“你且站好,待本神先替你仔细检查一番。”

说着,王大柱便迫不及待的伸出双手,放到柳如烟的身子上,顿时就感觉那凝脂白瓷的肌肤一颤,身前止不住的颤动。

王大柱狂吞口水,手情不自禁攀附上了胸口。

由于常年抬轿,王大柱手上被磨出了不少茧子,很快就将柳如烟娇嫩的肌肤上,抓出了道道红印。

但柳如烟却不敢有丝毫抗拒,甚至当王大柱粗糙的大手放在她胸口,她也只是贝齿咬唇,拼命忍耐中心中的羞意,并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山神在替自己检查。

因为不能替夫家延续香火,已经许久没有和夫君恩爱的柳如烟,被一个男人如此撩拨抚弄,哪怕那个男人是山神,不久之后她依旧有了一些反应。

即便柳如烟死命咬着嘴唇,却依旧不时从喉咙深处发出闷哼,两条纤细修长的玉腿更是开始微微颤抖。

王大柱一愣,继而大喜,手缓缓往下挪去。

察觉到山神意图后的柳如烟,娇躯一颤,下意识就将两腿死死并住,又急又羞道:“山神,您……”

“本神已经查明,你身子有妖邪入体,你且张开腿,待本神施展法力替你捉拿妖邪,否日时间一长,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你了……”

一听山神说得如此严重,柳如烟哪怕再不情愿,此时此刻也只能在心中劝说自己,这一切很快就过去了。

犹豫许久后,柳如烟贝齿一咬,用尽全身的力气控制自己的两条腿,慢慢分开。

王大柱见状,那里还按捺得住,长满老茧的右手,直直的朝着柳如烟捞了过去……

第四章

王大柱粗粝的大手直接触碰到柳如烟那儿,这突如其来的力道让柳如烟身子都快瘫软了。

但柳如烟却不敢反抗,生怕打扰到山神驱邪。

她只好用那葱白的双手撑着墙壁,苦苦忍受着如同浪潮般袭来的酥麻之意,内心不断祈祷,希望山神快点把她体内的妖邪驱散。

王大柱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柳如烟,现在却是身无寸缕,摆着一个羞耻的姿势,被自己肆意把弄,心中的火焰早已燃烧到了极限,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放肆。

感受着王大柱愈发粗暴的动作,柳如烟的玉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甚至周身的肌肤都已经变成了粉红色。

柳如烟死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许久未被夫君恩爱的身体,却逐渐消磨了她的理智,喉咙深处开始不受控制的发出压抑的低吟。

那一声声羞耻的低吟声,让柳如烟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发出来的,这还是那个长在书香门第,出身官宦世家的千金大小姐吗?

有那么一瞬间,柳如烟脑海中甚至掠过了夫君的影子,让她更是感觉自己就是个下贱女人。

浓郁的负罪感和羞耻,让柳如烟仅存的理智提醒她,必须马上推开“山神”,停止这一切。

就在柳如烟好不容易鼓起全身力气,并拢双腿之际,王大柱却是忽然开口道:“这妖邪入体太深,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本神使用法力为你吸出来。”

柳如烟扶着墙壁,声音颤抖道:“您……您要怎么做?”

“这你别管,只需站好保持这个动作就好,本神马上就能替你将妖邪赶出体外,保证你日后生育再无任何问题。”

一听到马上就可以成功了,内心无比煎熬的柳如烟,终究无法拒绝山神的要求,任命的咬着嘴唇,静待山神替自己驱邪。

见柳如烟没有反对,王大柱再无半点顾忌,粗暴的将她的头掰过来,随后用力盖上那张樱桃小口上。

“唔……”

感受到自己的口齿被“山神”打开,柳如烟下意识的手脚乱推,开始极力挣扎起来。

“别动,带本神从你口中将妖邪吸出,片刻就好……”

柳如烟动作一滞,随后放弃挣扎,眼角处早已有泪水滑落。

但她脸上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却让王大柱愈发兴奋,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就在柳如烟强忍着心中的羞耻和负罪感,苦苦等待“山神”施法完毕的时候,“山神”竟是再次开口道:“不好,这妖邪太过狡猾,上方根本吸不出来,要从下方吸才行。”

“下……下方?”

“不错,你且站好,待本神施展法力……”

话还未落音,柳如烟便感觉身下一凉。

还不等柳如烟反应过来,下一刻,一股从未有过的温热和刺激,让柳如烟只感觉自己身体如遭雷击,差点控制不住,大声叫喊起来。

哪怕是和自己夫君同房,都从未有过如此放浪的行为。

所以柳如烟这会儿早已是羞到了极点,两条腿死命并拢,哀求道:“山神,不要这样……求求您……”

第五章

“别动,本神已经探知到妖邪所在,正在施法,你且稍安勿躁……”

王大柱说完话后,也不等柳如烟说话,直接就低头凑了过去。

柳如烟嘤咛一声,两手死死扶着墙壁,声音颤抖道:“山神,请您快点施……施法,小女子快受……受不了了……”

王大柱这会儿哪有时间搭理她,只是随意的“嗯”了一声,便继续埋头苦干起来。

从小长在深闺,家教森严的柳如烟,哪怕是和自己夫君,都没有过如此刺激的行为。

被王大柱这一番撩拨,只感觉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意,几乎让自己的灵魂都要飞出体外了。

没多久,柳如烟就已是娇躯乱颤,香汗淋漓,周身肌肤更是变得无比滚烫,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力气。

若不是有王大柱的头撑着,怕是她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大柱过足瘾后,这才抬头,喘气道:“这妖邪入体已久,吸收你体内的精气,已经成了气候,并且有了灵智……”

顿了顿,王大柱继续道:“最重要的是,本神下凡时间过长,法力不足以维持分身再过久留,怕是很快就要离去了……”

原本以为终于大功告成的柳如烟,听王大柱这么一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要是山神离开,自己白遭了那么多罪也没把病治好不说,以后还能不能遇到山神,也是两说啊!

一想到这里,柳如烟不由得哭求道:“山神,求求您别走,您一定要帮帮小女子啊……”

王大柱用无比炽热的目光,看着那儿,猛咽口水道:“你有所不知,这妖邪实在狡猾,本神在上面做法,它就跑到下面藏着,本神在下面做法,它又躲到了上面……”

“如此棘手的妖邪,想要在短时间内,成功将它逼出你的身体,唯有一个办法,不过本神怕你接受不了啊……”

柳如烟就仿佛那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哀求道:“只要山神您能帮小女子,无论吃什么样的苦,小女子都能接受!”

王大柱要的就是这句话,兴奋道:“如此甚好,你且转过身去,像刚刚那样把屁股翘起来,本神用法力堵住妖邪逃跑的路,再从你上面施法,如此一来,那妖邪便再无藏匿之处!”

“这……”

“你若是不愿意,本神现在就离开,绝不强迫你!”

柳如烟沉思了许久后,这才银牙一咬,道:“小女子愿……愿意……”

说完话后,柳如烟再次两手扶着墙壁,缓缓转过身去,将翘臀高高抬起,似乎是在向身后的王大柱发出邀请一般。

此时此刻的王大柱,再也忍不住心中高涨的火焰,直接解开腰带,随后两手抱着柳如烟那纤细的腰肢。

与此同时,他更是用尽全身力气,死命的往前一挺腰……

“轰隆隆”数道炸雷接连响起,把王大柱吓了一大跳,他眼神无意间扫过一旁威严的神像,心中有些心虚。

“该不会是惹得山神动怒了吧……”

只是看着眼前自家小姐扶着墙壁,等着自己尽情享用,王大柱一狠心,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

可低头一瞧,那儿竟是带了一丝血红。

这种关键的时刻,她竟然来了月事!

眼下这情况自然无法得逞,不过要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下次还想成好事可就难了啊!

久久不见山神动静,柳如烟声音颤抖道:“山神,您……您还没开始替小女子驱邪吗?”

王大柱刚想说话,忽然灵机一动道:“你的情况,比本神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啊!”

“啊……山神何……何出此言?”

王大柱伸手朝柳如烟的身下摸了一把,严肃道:“你体内的妖邪正在吸收你的精血,若是本神猜得不错的话,你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有几天,这个地方会流血?”

柳如烟娇躯一颤,惊恐道:“正……正是如此……”

“流血的时候,是不是还有浑身无力,剧痛难忍的症状?”

自己的情况,被山神一一说中,柳如烟愈发惊慌,苦苦哀求道:“山神,求求你救救小女子吧……”

“本神也想救你,奈何这妖邪入你体已久,不能妄动……这样吧,你先回府去,本神会附在你府上凡人身上,继续替你施法医治!”

得到山神承诺,柳如烟总算放下心来,千恩万谢之后,穿好衣衫便离去了。

回到家后,王大柱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闭上眼睛,自家小姐那身无寸缕的身子,总是浮上脑海,怎么都睡不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大柱忽然坐起身来,暗道:

“虽说小姐来了月事,可吃不到嘴里,也能做点别的事情啊!”

一想到这里,王大柱就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夜晚时分,王大柱偷偷摸到后院敲门。

正打算关门歇息的柳如烟,瞧见站在门口的王大柱,顿时眉头一蹙,娇声斥道:“王大柱,深更半夜的,你来这做什么?”

王大柱脸色一板,故作严肃的说:

“你有求于我,这么快就忘记和本山神的约定了吗?”

柳如烟面色一变,慌忙连连叩首道:

“原来是山神大人,恕小女子眼拙,未认出您来!”

王大柱昂首阔步走进屋,反手将门一关,回头细细打量着柳如烟玲珑有致的娇躯,暗吞口水的同时,故意叹了一口气。

“你之所以会每月有几天流血不止,皆是因为有妖邪藏在你的身体中吸取精血,长此以往,你不仅难有身孕,更恐会有性命之忧!”

柳如烟俏脸一白,如水的眸子泛起了涟漪,惊慌无措的哀求道:“求山神救救小女子!”

王大柱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沉默片刻后,对柳如烟招了招手。

“也罢,你且过来,待我渡些神力给你,助你扛过妖邪吸取精血的这段时间,等他消停一些,我再帮你将妖邪从体内吸出来。”

说完话后,王大柱一屁股坐在床头。

柳如烟面色一喜,急忙拭去眼泪,莲步轻移,来到王大柱身边顺从的站好。

“我现在调动神力,不便行动,你且将我的裤子脱下。”

柳如烟精致秀美的脸颊,顿时浮上了大片红晕,他长这么大,连丈夫的裤子都没主动脱过,如何替山神行事!

可瞧见王大柱双目紧闭,专心致志的模样,又恐惊扰了他,便心一横朝着王大柱腰间探去。

亵裤滑落在脚边,柳如烟一低头,便看到那儿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她,吓得柳如烟俏脸一红,忍不住惊叫出声。

“此物乃是本山神汇聚神力的位置所在,你先用手握住,上下摇动,助我唤醒神力。”

王大柱喉咙干涩的坐在床边,看着踟蹰的柳如烟,只见她紧抿着嘴唇,一只手死死的攥着衣角,迟迟不肯行动,于是又催促道:“快些行事,若是神力涣散,本山神需要休养一年才能恢复神力!”

多等一年,她就要多遭受府上的人一年的白眼,柳如烟哪里还敢耽搁,急忙跪坐在王大柱的面前,伸出手去。

嘶~

王大柱浑身一紧,几乎要闷哼出声!

多少个午夜梦回,王大柱幻想过这一幕,如今竟然真的实现了,知县之女,自己的梦中仙女,此时此刻就在帮自己。

“快些动!”

王大柱嗓音都有些沙哑了。

柳如烟紧抿嘴唇,俏脸涨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按照王大柱的指示,缓慢动作着。

“不行,你的速度太慢了,神力驱动不出来,需要加快速度!”

王大柱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柳如烟,精神上的满足和身体上的双重刺激,让他舒爽得快要疯掉了!

尤其是他说完之后,柳如烟就加快了速度,更是让他爽到了极点!

不……还不够!

王大柱喘着粗气,忽然握住了柳如烟的手,柳如烟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可王大柱的力气很大,她根本就无法反抗!

“你且专心一些,我教你如何更快的唤醒神力!”

王大柱抓着柳如烟的手,一边动作,一边抓着她另外一只手,按在了丸子上道:

“轻抚这里,会加速神力的凝聚!”

柳如烟娇躯一抖,按照王大柱教自己的方式,一边轻抚,一边动作,伴随着王大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也越来越不满足!

似乎缺少点了感官的刺激感!

“神力马上就要出来了,趁着现在,快些将衣衫褪去,方可为加速神力的吸收做准备!”

“什么,还需要褪……衣服吗?”

柳如烟娇躯一抖,顿时慌了神,几乎快要咬破了嘴唇,她的身子,除了她的丈夫和……山神,就没人看到过了!

虽说山神现在就附身在王大柱的身上,可柳如烟就是迈不过这个坎,要知道眼前这人,只是他们家的轿夫,一个地位低贱的奴仆啊!

可事情都进行到这个地步了,难道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放弃?

“若是有衣衫阻隔,神力吸收不到位,反倒会被你体内的妖邪利用,让你随时有丧命的危险!”

一听后果如此严重,柳如烟被吓得不轻。

迟疑许久后,早已满脸羞红的柳如烟,贝齿紧咬嘴唇,并微微闭上眼睛,随后用颤抖的小手缓缓扯开了自己的衣带……

衣衫缓缓滑落在腰间,露出了白皙的肌肤,和绝美的上围。

王大柱贪婪的看着自家小姐那妖娆的娇躯,和那张因为极度的羞涩,而胀成了血红色的精致脸颊,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一览无遗!

曼妙的身段衬托的肤如凝脂,娇嫩似雪,尤其是胸口,伴随着她的呼吸,还在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柳如烟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双手有些不自在的挡在胸前,支吾道:

“这……这样可以吗?”

“可以了,速来握住神力源头所在!”

喉结滚动,王大柱迫不及待的咽了一口口水,一抬腰,便钻进了柳如烟的手掌心中,怒火喷张,王大柱忍不住动作起来,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你……你们在干什么!?”

屋子内,柳如烟身无寸缕,半跪在王大柱的面前,手还在不停的东走着,香艳的画面映入眼帘,让门口的女人大惊失色!

忽如其来的声音,将柳如烟吓得不轻,连忙放开了手,动作飞快的拾起落在腰间的衣服,迅速捂在自己胸前。

王大柱更是慌了神,这种事要是传出去,自己怕不是要丢了小命了?

紧急关头,王大柱忽然灵机一动,强装镇定,故作恼怒的样子,呵斥道:“大胆凡人,竟敢打扰本山神施法救人?”

柳如烟遮掩好外露的风光后,回头一看,瞧清楚来人乃是自己的闺阁好友杨婉清后,顿时羞愤不已,想要开口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是好!

杨婉清是长安街出了名的贞洁烈女,出尘绝艳,惊为天人!

只可惜出嫁当天,丈夫就过世了,未经人事的她替丈夫守寡十年之久,不知道馋坏了多少男人。

杨婉清一眼就认出来,王大柱是柳如烟府上的轿夫,因为经常瞧见他抬着轿子送柳如烟,所以认识。

眼见自己好友竟是被一个低贱的轿夫玩弄,杨婉清怒火中烧,一双美目死死怒视着王大柱,呵斥道:“王大柱,你好大胆,区区轿夫竟然假冒山神擅闯如烟闺房,还装神弄鬼哄骗如烟,坏她清白,你当真是不怕死吗?”

柳如烟一听,急了,慌忙为王大柱辩解:“清儿姐姐,你误会了,他真的是山神,帮我渡神力,替我治病呢!”

“一个低贱的下人渡神力?如烟,你别让他骗了!”

不等柳如烟继续说话,杨婉清猛的转过头来,愤怒的指着王大柱,通骂道:“你还不快点滚出去,是不是要让我叫人把你拉到官府去?”

“一个小寡妇,也敢在我面前嚣张,总有一天,老子一定要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王大柱心中发狠,可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故作恼怒的样子说:

“你既不信本神,那本神留在此地也是白费,罢了,本神走便是。”

说完之后,转身便离开了。

“山神,请留步!”

柳如烟慌忙起身去追,却被杨婉清一把拉了回来,语重心长的劝慰道:“如烟,你怎么这么傻?那个王大柱就是一个骗子啊!”

“清儿,你误会了,他……他真的是山神啊!”

杨婉清劝说了许久,柳如烟都坚持王大柱真的是山神,无奈之下,杨婉清只好说道:“你若不信,那好,你等着,看我是怎么拆穿他的!”

趁着王大柱尚未走远,杨婉清急忙追了出去,偷偷跟在他的身后,可王大柱越走越快,拐过一道假山,竟然不见了。

“人呢?”

“好大的胆子,本山神也是你能跟踪的吗?”

王大柱缓缓从杨婉清的身后走出来,吓得杨婉清浑身一抖,警惕的看着王大柱,连连后退几步。

她今天穿着浅蓝色的薄衫,将身躯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因为惊慌和愤怒,胸口剧烈起伏着。

难能可贵的是,杨婉清长着一副清纯的娃娃脸,这和她那傲人的上围,形成一股鲜明的对比,让王大柱越看心里就越是炽热,只恨不能和这美貌如花的小寡妇好好亲热亲热。

王大柱贪婪的目光,在杨婉清的身上停留了许久,忽然他心生一计。

“你这个登徒子,乱看什么?我现在就去报官,把你抓起来!”

“我察觉你体内潜藏着阴邪气息,你是否每月都会有几天流血不止,而且伴有腹部剧痛,身体乏力等症状?皆是因为那妖邪在吸取你的精血,若不及时医治,你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丧命!”

杨婉清十三岁就嫁人,和自己相公连圆房都没来得及,后面更是守了十年活寡,没有和别的男人接触过,心思无比单纯。

听到王大柱将自己的症状说的那么清楚,顿时就有些慌了,贝齿不由得紧紧咬住嘴唇,强装镇定道:“你……你胡说,我……我没有……”

王大柱冷笑一声,狠狠在杨婉清的身上剜了一眼,目光扫过扫过杨婉清的娇躯,心里像被猫抓一样酥痒难耐,恨不得即刻将这小寡妇扑倒,肆意欺辱!

“是与不是,你比我清楚,今日本神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神力。”

王大柱故作严肃的说完后,转身就走。

杨婉清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狐疑的跟着王大柱的脚步来到了厨房,却瞧见他在生火烧油,于是疑惑的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王大柱并未回答,扫过杨婉清的娇躯后,贪婪的舔了舔嘴唇,等到油锅沸腾之际,竟是直接将手伸了进去!

“啊……”

吓得杨婉清大叫一声,并惊恐的捂住双眼,许久之后,她才偷偷从指缝中发现,王大柱伸进油锅里的手,竟完好无损。

“这回你可信了?”

王大柱将手抽出来,洗干净之后,眯着眼一边打量着杨婉清玲珑有致的娇躯,暗道,这等天生尤物要是能快活一次,会是何等享受!

杨婉清亲眼目睹了王大柱的手伸进油锅中,却毫发未损,想来定然是神力的作用,她竟然之前还大言不惭的质疑山神,实在是有眼无珠!

想到这里,杨婉清再也忍不住了,满面惊慌道:“山……山神大人,恕小女子眼拙,求您大人有大量,莫与小女子计较,求山神……也救救小女子吧!”

看着杨婉清精致的娃娃脸,和绝美的上围,再一想到她贞洁烈妇的身份,种种刺激让王大柱只感觉自己一下就来了感觉。

“任你是什么贞洁烈妇,待会儿也得乖乖被我糊弄,这朵鲜花,我是摘定了。”

想到这里,王大柱伸手扶在杨婉清纤细的腰肢上,两眼不断往她领口里瞟的同时,故作正经道:“你我也算有缘,这样吧,你寻个清静之地,像如烟那样把衣服褪了,让本神仔细为你检查一番。”

一想到柳如烟刚刚身无寸缕,跪在王大柱面前的场景,杨婉清顿时花容失色,惊呼道:“什么……要和如烟刚刚那样……”

王大柱花了好大一番口舌,才吓住了这个娇艳的小寡妇,杨婉清拭去眼泪后,直接去带着他回了家。

推开门走进闺房时,王大柱便问到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刺激着他的感官。

进屋关好门后,王大柱直接一把抱住杨婉清,两手猴急的攀上她的胸口,说道:“本神先替你检查一下,你且放松身体,不要抗拒本神神力!”

被一个陌生人抱住,就连自己最羞人的地方都被占领了,杨婉清俏脸瞬间涨得血红,巨大的羞耻感让她下意识就想要推开王大柱。

就在这时候,两人忽然听到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在往这边来。

王大柱故作镇定的踱步上前,顺着门缝望了一眼门外,这一看,吓得他差点儿魂飞魄散!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很多官员和衙役,聚在杨婉清的门口。

站在最前面的人,正双手捧着一道圣旨!

“孙杨氏接旨。”

声音透过紧闭的房门传了进来,杨婉清心头一惊,急忙跪在了门前,毕恭毕敬道:

“臣女不便见外客,只能在内屋恭迎圣旨。”

“无妨!”

瞧见杨婉清并未出门接旨,只是跪在屋内,王大柱才松了一口气。

回头打量着杨婉清娇俏的身影,王大柱心里的坏水又泛了出来,只见他眼珠一转,压低声音命令道:“趁着现在,速速褪掉上衣,待我细细为你检查。”

褪……衣服?

杨婉清面色瞬间涨红,她虽已为人妇,可从未经过男女之事,当着山神的面褪衣服,实在是……有辱妇道啊!

更何况外面正有一大堆官员在,来宣旨的官员,更是她亡夫的弟子——吴刚。

若是被吴刚知道自己的师娘,只隔着一道木门,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身无寸缕……

见杨婉清没有反应,王大柱故意叹了一口气,面色凝重道:

“本神之前为如烟渡神力的时候,被你打断,导致本身神力涣散,只能依靠外力驱邪,官员身上满是正气,此乃助我为你祛除妖邪的最佳时机,若有衣衫阻隔,会查探不准它的位置所在。”

杨婉清听后,心头既内疚,又懊悔,都怪自己莽撞坏了山神和如烟的事!

“反正……反正我只是为了治病,而且……而且这还是山神亲自帮我,这不算……不算有违妇德吧……”

心中暗自劝说自己一番后,杨婉清缓缓伸出颤抖着的小手,正准备朝着腰间探去。

王大柱却忽然想到,让杨婉清自己褪衣服,哪有自己亲手把她衣服褪了来的刺激,于是赶紧叫停了杨婉清,小声道:“本神怕妖邪趁你分心时作祟,这样,让本神替你褪去衣衫,你配合本神便是。”

王大柱说着,已经猴急的扯开了杨婉清的腰带,白皙的肌肤映入眼帘,杨婉清的脸色顿时又羞又臊,红的似火烧一样滚烫!

王大柱并未停止手上的动作,手已经抓住了肚兜上的袋子,轻轻一扯,肚兜缓缓滑落。

那美妙的风景,让王大柱口水横流,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过去!

杨婉清下意识的将双手横抱在胸前,想要遮挡一下,哪知道王大柱动作飞快,一时不查便被擒住了。

被那双粗糙的大手掌控着,那一瞬间,杨婉清精致清纯的娃娃脸,瞬间胀成了血红色,身子更是在不断颤栗。

强烈的刺激感,让杨婉清险些发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孙夫人为夫守孝守寡十年……”

门外仍在宣旨,王大柱咽了一口口水,迫不及待的走到杨婉清身后。

王大柱一手攀附在胸口,另一只手则是摩挲着她那白皙的脖颈,随后沿着她迷人的锁骨往下滑去。

“山神……不要……”

杨婉清极力压低声音阻止的同时,按住了王大柱的手,实在是那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早已心痒难耐的王大柱,一把将她的手给打开,故作恼怒道:“本神在施法的时候,莫要乱动妨碍本神,否则你丢了小命,就别怪本神了!”

瞧见山神发怒,杨婉清吓得再不敢动了,只得任凭王大柱的手,任意施为。

“感于其忠贞之心……”

外面仍然在宣旨,王大柱忽然加大了力道,疼的杨婉清眼眶飙泪,几乎要叫出声音来!

可她只能死死咬着唇,拼命着剧痛,这是山神在为她检查身体啊,他不能打扰到山神施法,更不能让外面的吴刚发现他的师娘现在的情形。

兴奋的感觉刺激着王大柱的感官,大手在杨婉清的身前前不断游走,忽然往下一滑,向下蔓延......

“特命人建贞节牌坊一座,即刻动工……”

“唔……”

毫无防备的杨婉清浑身一抖,闷哼了一声,脸色瞬间血红,她怎么会……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呢!

“师娘,圣旨你可听清楚了?”

酥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让杨婉清莫名觉得身子,无比空虚!

杨婉清强忍着想要叫出来的冲动,两手死死按着王大柱的手腕,随后语气颤抖道:“听……听清楚了……”

杨婉清白皙的脖颈都泛起了潮红的颜色,王大柱心知杨婉清这是来了感觉,被冲昏了头脑的王大柱,用蛮力挣脱了杨婉清的手后,再次朝着那地方探去!

果然是未经人事的女子,稍微一挑逗,就不行了!

听到杨婉清的声音有些不对劲,门外,吴刚关切的走到门前询问道:“师娘,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杨婉清拼命咬着嘴唇,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王大柱的手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甚至直接将手指探入!

忽如其来的偷袭,和那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让杨婉清猛地并拢了双腿,困住王大柱的手,并下意识的叫出声来。

“啊……”

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叫喊,吓得王大柱和杨婉清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门外的吴刚,更是在这时候开始敲响房门,并大喊道:“师娘,里面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学生进来帮忙?”

王大柱怎么也没有料到,杨婉清竟然真的叫喊了出来,顿时慌了神。

杨婉清可是皇上亲自下旨,要给建贞节牌坊的寡妇啊,若是门外的人这时候冲进来的话,他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

想到这里,王大柱唯有寄希望在杨婉清身上,于是低声说道:“本神此次附身的事情,切记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否则神力失效,不光是你会遭到反噬,随时有丧命的危险,就连本神也会魂飞魄散!”

如此严重的后果吓坏了杨婉清,再说现在山神的手还在里面,如此场景,也万万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啊!

相关文章:

风流饥渴的寡妇小说;男友说想做

【火爆新书】圣帝狂魂全文无删减/圣帝狂魂无弹窗

啊不要宝贝好紧啊好多水 嗯啊大力抽射啊深一点|民国诡事

美女小孩鸡视频*男生如果拿走女生的第一次

好爽大校花h文_偷窥乡村厕所白屁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