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军事【重生为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集列表

2021-06-26 10:09 · 新商盟

“慢!”

赵洞庭猛地抬起手,“就算要杀朕,可否让朕做个明白鬼?是谁让你弑君?”

副都头不以为然地冷笑,“告知你也无妨,命我等杀你者乃是当朝……”

“哐!”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房门却是猛地被从外推开。

两个守门的侍卫猝不及防,被带倒在地。

门外站着个靓丽身影,刚一现身,眼神飞快在房内掠过,而后素手飞舞,两道银芒闪烁而过。

“唔……”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副都头闷哼一声,瞬间倒地,后脖颈插着两支明晃晃的银钗。

赵洞庭大喜过望,连忙喊道:“颖儿救我!”

其实不用他喊,房内站着的另外四个侍卫已经抽刀看向颖儿而去。

但还不等他们冲向颖儿,只见颖儿手中又是几道银芒飞逝。

四个侍卫接连应声而倒。

赵洞庭看得傻了。

这些侍卫被挑选为侍卫亲军,身手自然都绝不是凡俗,不是寻常士兵可比。就算南宋重文轻武,武风仍旧盛行。赵洞庭看着这些侍卫抽刀的速度,就知道哪怕十个自己冲上去,也不会是这些家伙的对手。

可现在,颖儿这娇滴滴的小姑娘,竟是秒秒钟就把他们给全部收拾了。

看到这些侍卫脖子上明晃晃的银钗,着实对赵洞庭产生不少冲击。这种武林高手,放到现代社会,多数只存在于想象中。

这瞬间,赵洞庭心里也油然产生强烈的想要习武的想法。

就算不能成就绝世高手,能强身健体也不错。再者说,还有颖儿这等娇俏娘子等着自己宠幸,没有副铁打的身板怎么行?

在赵洞庭发愣的时候,颖儿已是急冲冲地冲到近前,“皇上,您怎么样?”

赵洞庭砸吧砸吧嘴,缓缓摆手道:“我、朕无碍。”

颖儿重重松口气,然后看向地上的尸首,“皇上,他们……”

“现在掌管侍卫亲军司的是哪位将领?”赵洞庭的眼神逐渐冰冷下来,问道。

颖儿答道:“是苏刘义苏将军。”

“咦?”

赵洞庭微微讶然,“苏刘义不是掌管殿前司么?”

南宋时期禁军最高指挥机构为“两司三衙”,两司分别为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赵洞庭记得史书记载南宋末年苏刘义是“主管殿前司公事”,没想到,竟然连侍卫亲军司也是由他主管。

颖儿轻轻点头,说道:“皇上,现在我朝流离至此,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都由苏将军掌管。”

“噢……”

赵洞庭回过味来。想想也是,现在南宋小朝廷都沦落到碙州小岛了,哪里还会有那么多官员管事?

他抬头看向颖儿,想要让颖儿将苏刘义给宣来,转念一想,又作罢,“颖儿,去将门掩上。”

颖儿奇怪看着赵洞庭,不知道这小皇帝什么想法,但还是很顺从地去将门掩上。她感觉皇上自从“诈尸”以后,性子、眼神比之以前有太大变化,这让她心里有些怪怪的,现在的皇上看起来真不像个小孩子。

等颖儿走回来,赵洞庭已经走下床,并且捡起把雁翎刀,“颖儿,将这两个太监弄醒。”

颖儿便走到两个仍旧晕倒在地的小太监旁,稍蹲下,只见她伸出柔荑在两个小太监的面门上按了几下,两个小太监便相继醒了。

不过刚醒,这两个小太监便差点尿了裤子,因为他们的脖子上都压着把明晃晃的雁翎刀。

赵洞庭和颖儿分别站在这两个小太监的旁边。

那面色白净似女孩的小太监看到满地的尸体和血,浑身直打哆嗦,哭喊道:“皇上饶命,饶命啊……”

赵洞庭呵呵笑着,“说吧,你们幕后主使者,所谓的杨大人到底是谁。”

虽然他声音童稚,但此时却是充满刺骨凉意。

被颖儿用刀比着的那小太监怕这小太监交代,连忙喊道:“不可说!”

赵洞庭微微眯起眼睛,对颖儿使了个眼神。

颖儿会意,娇滴滴的她显然对这种血腥场面司空见惯,下手果断抹掉了脚下小太监的脖子。

一股清流带着尿骚味从白净小太监的裤裆里弥漫开来。

赵洞庭压低声音缓缓道:“朕可以让你生,可以让你死,亦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是说也不说?”

这小太监本就胆小,此时已然招架不住,带着哭腔道:“是、是侍卫步兵副公事杨万里杨大人。”

侍卫亲军司分为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和殿前司下属机构殿前都指挥使司并称“三衙”,杨万里作为侍卫亲军步军中的副职,官职自然不小。

虽然赵洞庭脑海里对这人没有印象,但也想象得到,会是南宋小朝廷中颇为重要的人物。

他抬腿将小太监踹倒在地,对颖儿道:“颖儿,将他捆起来。”

颖儿毫不犹豫地执行赵洞庭的话,从地上侍卫身上解下几根腰带,将小太监绑在椅子上,而后看向赵洞庭,“皇上,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赵洞庭的冷静,让得她不知不觉间竟是觉得这个小皇帝的形象空前高大起来。

赵洞庭没有答话,缓缓走回到床榻旁坐着,沉吟足足数分钟,才道:“宣安太医来觐见。”

杨万里位高权重,自己这个小皇帝有名无实,又对朝中情况不清不楚,单凭这个小太监,未必能将杨万里处理掉。只有将安太医先拿下,然后有两人作证,才最大可能拿下杨万里。

颖儿领命离开屋子,吩咐下去。

安太医作为太医,离皇室行宫不远,不过数十分钟,就在门外求见。

赵洞庭让颖儿去开门,并且只放安太医进来。

安太医走进屋子,看到满屋的尸首,瞬息色变,苍白如纸,“皇、皇上,这是……”

赵洞庭缓缓站起,道:“这是为何,难道你不是心知肚明吗?”

安太医额头汗水如雨,跪倒在地,“皇上、臣、臣不解。”

看他模样,竟似真的不知实情。

赵洞庭自认为这双眼睛阅人无数,看此时安太医是否在演戏还是看得出来的。

他皱起眉头,索性直言道:“侍卫步兵副公事杨万里让你在药中做手脚害朕,是也不是?”

“臣!”

安太医抬头看向赵洞庭,满脸震惊。这刹那,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血色。

赵洞庭指向那被捆住的小太监,猛地拔高音调,“他已招供,你还不招?”

“微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安太医死命往地上叩头。

“哼!”

赵洞庭重重冷哼,“除去杨万里,还有谁是尔等同党?”

安太医跪伏在地上,脸上满是羞愧,但嘴里却是道:“罪臣不知。”

“事已至此,你还要包庇他们?”

“罪臣愧对圣恩,但罪臣属实不知。”

说着,也不等赵洞庭再追问,安太医将事情始末全部交代出来,“自皇上您在海上落水感染风寒,杨万里便找到罪臣,要罪臣在您的药中做手脚,罪臣本是义愤填膺,奈何……奈何杨万里挟持罪臣孙儿……罪臣……求皇上赐死!”

赵洞庭心里阵阵发寒,这个杨万里倒真是会想办法,在药中做手脚,真能神不知鬼不觉。

赵昰早亡,肯定就是被这个安太医用药弄死的。

若是不杀这人,自己怕是寝食难安。

他低头看着安太医,问道:“杨万里当真挟持了你的孙儿?”

安太医道:“罪臣绝不敢妄言!”

“好!”

赵洞庭重重道:“朕这便宣杨万里来和你对质,若是你所言属实,朕饶你不死。”

当即看向颖儿,“颖儿,去将杨万里宣来。”

待颖儿走到门口,又道:“对了,将太后及苏刘义等肱骨大臣也请来。”

太后等这些掌握实权的人不在,赵洞庭还真担心自己降不住杨万里。另外,说不定他们这些人中也有杨万里同党,当着他们的面审问杨万里,兴许还能发现些端倪。

又过数十分钟,太后杨淑妃、主管殿前司公事苏刘义等人陆续到齐。

看到赵洞庭寝宫内散乱的尸首,众人的脸色各自有些变幻。

苏刘义掌管殿前司和侍卫亲军,看着地上的侍卫尸首,还以为是有人行刺,装作惶恐对赵洞庭作揖道:“皇上,有贼行刺?”

“是啊!”

在满屋子人的疑惑中,赵洞庭冷冷笑着,“不过行刺朕的,就是这些朕的侍卫亲军!”

苏刘义听到这话,是真惶恐了,慌忙跪倒在地,“臣督管不力,罪该万死,请太后、皇上赐罪。”

他倒是聪明人,立刻承认自己的错误。

枢密副使张世杰在旁不阴不阳道:“连侍卫亲军都成为逆贼,太后和皇上的安危置于何处啊?”

张世杰也是南宋末年名人,官居高位,只是这人有些爱拍马屁。

苏刘义心里怕是恨死他了,但此时也不好辩驳,只是叩头,“臣万死!”

跟着,又有几位将领跪下。

这些将领无疑都是殿前司或是侍卫亲军中的统帅。

杨淑妃脸色平静,只是问道:“昰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洞庭便当着众臣的面将事情经过缓缓说了出来,包括两个小太监想要用烧鸡毒死他。

说完,他眼神扫过众人,道:“不知侍卫步兵副公事杨万里杨大人是哪位?”

跪着的将领中有个面色黝黑的粗壮汉子抬起头来,“末将在此!”

他脸上倒不显得怎么慌乱。

赵洞庭心中暗暗惊讶这人的镇定,然后道:“杨万里,难道你不想向朕解释些什么吗?”

在场的人都察觉到些许苗头,纷纷向杨万里看去。

杨万里低着脑袋,声音闷闷的,“末将不懂皇上的意思,还请皇上明示。”

“呵!”

赵洞庭看向安太医和小太监,“安太医,还有你,现在杨大人说他不知情,你们两可有什么要说的?”

那小太监早已是面如死灰,此时根本说不出话来。

安太医则是叹息道:“杨大人,事已至此,还是坦白吧!你让我在圣上药中做手脚的事,我已禀明圣上了。”

“你污蔑!”

杨万里猛地抬起头,眼睛瞪如铜铃,“我和你无怨无仇,为何害我?”

赵洞庭也不着急,走到小太监旁边,拍着他的肩膀,问道:“是不是杨万里让你在烧鸡中下毒害朕?”

小太监的心理防线早就崩塌了,只是点头,“是!”

有两人作证,众人自然都看得出来,杨万里和这事肯定脱不了干系。

苏刘义瞬间暴跳如雷,猛地起身将杨万里踹倒在地,“你个不忠不孝之贼,我现在就斩了你!”

他声音虽厉,但模样却不怎么吓人。

南宋掌管军队的高级长官多是文臣,苏刘义便是其中之一。他头戴插着两根长翅的官帽,看起来倒更像是个老夫子。

“慢!”

赵洞庭自然不会让苏刘义杀杨万里。

说不定后头还有大鱼呢,若是杨万里死了,还怎么钓后面的大鱼出来?

他制止苏刘义,厉声喝问道:“杨万里,朕问你,你还有何同党?”

这时,忽有位跪在地上的将领说话了。

他身形挺拔,面容俊朗,算得上是难得的俊俏男子。

“杨万里,有安太医和这太监作证,你难道还想抵赖?你若招供,太后和皇上念在你以往护驾、追随圣上至此,也算有功,兴许还会饶过你的家人。你若再负隅顽抗,那定是株连九族的下场!”

杨万里的脸色终于变了,阴晴不定。

然后只见他偏头深深看了一眼刚刚说话的将领,缓缓出声道:“罪将并无同党。”

说罢,他如猎豹般蹿起,拾起地上一把雁翎刀,竟直接抹了脖子。

在场的人都不料他会自杀,谁也没来得及阻止。

连赵洞庭也呆了。

直到杨万里的尸体倒地,甲胄撞击在地面上发出脆响,赵洞庭才回过神来,心里暗骂了声,“操!”

刚刚听那俊朗将领说话,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细细回味,却是觉得有些蹊跷。

他明面上是在劝说杨万里招供,但现在看来,真正用意却是在警告杨万里似的。

他的意思是杨万里若敢供出幕后的人,就杀他全家吗?

赵洞庭看这俊朗将领几眼,心里总觉得古怪。

不过现在杨万里死都死了,再说什么,显然也没有什么用了。突兀问他,也只怕是打草惊蛇。

但想要事情就这么了结,也是妄想。

赵洞庭心里冷笑着,道:“在场诸位有哪些是殿前司、侍卫亲军的将领?”

有几人闻言,眼中露出微微喜色。谁都看得出来,小皇帝这是要拿这些禁军将领开刀了。

赵洞庭看到这幕,心中有些悲哀。南宋朝廷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他们竟然还有心思互相倾轧。

只是细想,朝廷中有派系之争也是无法避免的事。

跪在地上的几个将领纷纷开口。

“臣殿前司副主管公事东河里!”

“末将殿前司都虞候张希在!”

“臣侍卫马军公事蒋存忠!”

“末将侍卫马军副公事陆川遥!”

“臣侍卫步军公事杨仪洞!”

看得出来,任正职的主管都是文臣。而武将,多是副手。

自都虞候以下的如诸班、诸直将领,则是没有资格进来觐见赵洞庭。

赵洞庭格外注意那个俊朗将领,侍卫步军公事杨仪洞,他恰恰是杨万里的上司。

现在南宋小朝廷殿前司和侍卫亲军都由苏刘义统率,侍卫步军主官“侍卫亲军都指挥使”自然是虚设,杨仪洞作为步军公事,可谓是侍卫亲军中摸着天的人物,在禁军中地位仅次于苏刘义、东河里两人。他的身份,还有刚刚他对死鬼杨万里说的那番话,让得赵洞庭心中更为猜疑他就是杨万里幕后的主使者。

杨万里不过是个副职,真的能买通皇帝旁边的近卫?

除非这个杨仪洞是个吃干饭的还差不多。

但看起来,杨仪洞可不像是个傻子。

赵洞庭心里想着,“虽然没有证据,但宁杀错,勿放过,老子皇帝还没有做过瘾,身边绝不能留威胁自己性命的人。就算不能杀这个杨仪洞,也要把他罢黜出去!”

当即,他说道:“朕的禁卫军中竟然出现如此多的逆贼,尔等是否有之罪?”

这种情况下谁敢说不是啊?

连苏刘义都乖乖点头,一众人低声下气道:“是……”

“这样吧!”

赵洞庭趁此机会施刀,“禁卫军体系庞大,苏大人统管殿前司和侍卫亲军,终日操劳,难免力有不逮……”

话说到这,就有几个大臣眸光发亮起来。

小皇帝这明摆着是要削苏刘义的权,苏刘义的权削了,岂不是有人就有便宜占了?

没曾想赵洞庭接着却是说道:“从即日起,侍卫亲军便由朕亲自统率,诸位觉得如何?”

众人都为之傻眼。

十一岁的小家伙就要统兵?这不是闹着玩么?

当下都向太后看去。

杨淑妃轻轻拍着赵洞庭的脑袋,道:“昰儿,你还小,哪懂得什么统兵啊?”

有几个想要接掌侍卫亲军的大臣忙跟着开口,“请圣上三思。”

赵洞庭心里早就想好说词,眼神严厉地在刚刚开口的几位大臣脸上掠过,然后对杨淑妃道:“母后,我们大宋沦落至此,皇儿当以光复河山为己任。虽年岁尚小,但皇儿觉得自己应当从现在就开始锤炼己身,不然日后如何统兵?如何驱逐元贼?光复先祖河山?”

他这番话可谓是说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这还是以前只知道吃喝玩乐逗蟋蟀的小皇帝么?

一场风寒怎么像是让他开窍了似的?

再回想起赵洞庭刚刚收拾杨万里,以及现在要掌侍卫亲军的种种举措,可谓是滴水不漏。有些人看向赵洞庭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劲了,这可真不像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能够有的城府。

杨淑妃微张红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几个有心接管侍卫亲军的大臣刚刚被赵洞庭眼神警告,此时也不敢再多言。

屋内蓦然沉寂下来。

赵洞庭趁热打铁,数秒后,见杨淑妃仍没说话,便道:“那此事便这么定了。”

众臣见杨淑妃都不再阻止,知道木已成舟,只得作揖说:“皇上圣明!”

张世杰更是道:“皇上天资聪颖,实我大宋之福,看来我大宋光复之日可期啊……”

话到末尾,这位老臣愣是挤出两滴干巴巴的眼泪来。

赵洞庭看得嗔目结舌,这要是放到现代去,那绝对是拿金鸡奖的影帝级存在啊!

然后他看向杨仪洞。

自己刚刚差点就被送去了阴曹地府,仅仅就拿到侍卫亲军的兵权,自然不够。

难道这种机会以后还能天天有?

要真天天有,那自己怕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杨仪洞,你作为侍卫步军公事,手下副职意图害朕你却浑然不知,可知罪?”

杨仪洞低下头去,闷声道:“臣知罪。”

“知罪就好。”

赵洞庭轻轻点头,“既然知罪,那朕便也不为难你。你去殿前司寻个职位吧!”

殿前司的禁军不负责贴身保护皇帝,调杨仪洞去那,他就算真想害赵洞庭,也不容易。

说着,赵洞庭看向苏刘义,“苏大人,杨大人的职位便由你安排了。”

他以为,自己接掌侍卫亲军都没人反对了,收拾个区区杨仪洞,应该更不会有人反对。

但没想,杨淑妃竟然是突兀的出声制止,“昰儿不可!”

赵洞庭疑惑,“母后,怎么了?莫非觉得皇儿的处置不妥当?”

杨淑妃微凝着眉毛,没有说话。显然,她刚刚出声制止赵洞庭有些急促。

过去几秒,她才缓缓对赵洞庭道:“昰儿,从我们逃离临安城之时起,杨大人便掌管侍卫步军,为我们母子鞍前马后,劳苦功高。他熟谙侍卫步军之事,又才干突出,虽然杨万里之事他有责任,但你若这般直接将他调去殿前司,未免有些冒然了,也容易让人寒心。依母后看,不如先保留他侍卫步军公事之职,以观后效,如何?”

杨仪洞忙开口,“谢太后,臣定鞠躬尽瘁,以报圣恩。”

“不妥!”

赵洞庭果断开口。

要真按着杨淑妃这么来,那不等于是没有处罚杨仪洞?

而且,杨仪洞要是继续任侍卫步军公事,那自己还怎么接管侍卫亲军?

他要是真想害自己,不还是轻而易举?

赵洞庭绝不愿意让杨仪洞这个可能是毒瘤的人物继续留在自己身边。

杨淑妃见赵洞庭否决自己的话,脸色露出些些不高兴,话语微重道:“昰儿莫要任性。”

大臣们则是没人敢开口,只是许多人心里惊讶。小皇帝真是长大了,竟然敢否定太后的话了。

当然,他们心里会因此泛出什么小九九,那就无从得知了。

赵洞庭知晓自己现在还拗不过杨淑妃,想要将杨仪洞调去殿前司显然是不可太可能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道:“依母后之言,保留杨仪洞步军公事之职也不是不可。只是,朕的旁侧必须由朕所亲自统率的亲军守护。”

他也看出来杨淑妃现在很是怀疑自己,更为迫切的想要组建自己的力量。

不过他这话落到众人耳朵里,倒也没什么。小皇帝兴许是被这场行刺吓坏了,再也信不过杨仪洞,只想着自己掌兵保护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杨淑妃也不在乎侍卫步军那点人,便道:“那杨大人便专职守护本宫的行宫吧!”

毕竟她心里也只是怀疑而已。

“太后!”

杨仪洞急了。

但杨淑妃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便让他收了声。

赵洞庭也知道这差不多是杨淑妃的底线了,也就作罢,“全凭母后意思。”

杨仪洞瞬间像是斗败了的公鸡。

自然,众大臣中暗暗幸灾乐祸的不在少数。

苏刘义被剥夺侍卫亲军的兵权,脸色也是不太好看。这样,他在朝中的话语权就大大降低了,此消彼涨之下,日后难免不被张世杰等人压一头。

他实在是满肚子窝囊气,当下冲着门外的侍卫喊道:“还不滚来将皇上的寝宫打扫干净。”

门外涌进来十余个披甲侍卫,忙不迭将屋内的尸首抬了出去。

有个大臣则是看向赵洞庭,出声问道:“皇上,那安太医和这太监如何处置?”

赵洞庭道:“这位大人是?”

这个大臣年约五旬,两鬓已是斑白,站位就在张世杰旁侧,地位肯定不低。

他微微躬身,答道:“臣签书枢密院院事陆秀夫。”

陆秀夫在南宋末年是个名臣,极为忠心,到最后南宋灭亡的时候,他宁死也不愿皇帝再受辱,背负着末帝赵昺跳海自杀,和南宋共存亡。赵洞庭见是他,脸色柔和几分,道:“安太医孙儿被杨万里挟持,害朕实属无奈,便先以待罪之身仍旧在太医院任职。这小太监……目无君主,心无忠义,拉出去斩吧!”

“皇上……”

小太监尖叫一声,吓晕过去。

有两个侍卫走过来,将他连人带椅子给抬了出去。

安太医跪在地上,只是不停地说:“感.谢圣恩、感.谢圣恩……”

屋内终于消停些。

赵洞庭又让苏刘义安排人去抄杨万里的家,救安太医孙儿,然后便不再说话。

杨淑妃瞧瞧赵洞庭,又瞧瞧杨仪洞,道:“天色已晚,昰儿早些休息。”

赵洞庭点点头,“恭送母后。”

杨淑妃便带着众大臣往屋外走去。

安太医叩头叩得额头见血,才起身,缓缓向外退去。

他现在看向赵洞庭的眼神中满是感激。

待众人到得门口,赵洞庭忽然喊道:“苏大人,明日清晨让侍卫亲军全员在校场集合。”

苏刘义的身形猛然怔住,估计实在是控制不住肚子里的火气了,头也没回,只是轻声应了声是。

赵洞庭也懒得计较,能得到侍卫亲军兵权已是心满意足,没必要再计较这些小事。

众人陆续离去。

很快有小太监进来打扫卫生。

地上满地的鲜血,看着实在是渗人的很。

颖儿见赵洞庭坐在床榻上发呆,也欲告退离去,“皇上,奴婢告退……”

“别!”

赵洞庭偏头道:“朕心里还害怕得紧,你便在这陪着朕吧!”

刚刚从鬼门关转回来,饶是赵洞庭上一世经历颇多,此时也真是心里有些发毛,说害怕,并不是假话。

颖儿却是误解赵洞庭的意思,联想赵洞庭白天的举动,还以为这小皇帝又有什么小心思,俏脸倏的红了。

但瞧赵洞庭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她心里又不禁是一软,竟是点头答应下来。

其实她这真是小看赵洞庭了。

经过刚刚这些事,赵洞庭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纵然是有,以他现在年纪,怕是也没那个能力。

他抬头看向寝宫门口,怔怔出神。

杨淑妃连自己要掌握侍卫亲军都没有多加阻拦,却急切力保杨仪洞,这让赵洞庭嗅出些异样的味道。

杨淑妃为什么这么迫切的要保杨仪洞呢?

真的只是如她所说,感激杨仪洞护送她和自己从临安出逃有功么?

她之前说出那么多理由要保留杨仪洞官职,莫不是还存着想让杨仪洞重掌侍卫步军的心思?

“不行!”

赵洞庭猛地握紧拳头,“吃到嘴里的肉老子绝不能再吐出去!”

他心中思量出几个主意。纵然你杨仪洞想再接管侍卫步军,那也得你有那个本事才行。

赵洞庭暗自思量时,颖儿在旁边也不敢出声打扰。

直到过去许久。

赵洞庭忽然问她,“颖儿,你怎会有这般好的身手?”

“啊?”

颖儿正瞧着赵洞庭怔怔出神呢,赵洞庭忽然开口说话,让得她俏脸更为红润,而后低声细语道:“颖儿入宫前曾随父亲学过武艺。”

“噢……”

赵洞庭轻轻点头,“那你父亲肯定是个身手不凡的大能人了。”

颖儿没好意思接话。

赵洞庭又道:“颖儿你日后能不能教朕习武?”

“皇上,习武……”

颖儿欲言又止。

赵洞庭笑着道:“你是想说习武很苦吧?放心,朕吃得苦。”

眼下为求保命,莫说是练武,便是再大的苦,他也能吃。

颖儿见状,只能点头,轻声应下。

这整夜,颖儿都没有离开赵洞庭的寝宫。

相关文章:

总裁的巨大埋在我的体内|男生忍那个会很痛苦吗

啊哼轻一点啊太大了/早上醒来巨大还在体内np

公艳情短篇小说——宝贝儿好深夹的太紧了

扒开内裤直接进——邪恶肉肉全彩色无修改

换爱交换乱_真实的乱,宝贝你的胸真好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