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完本】绝代邪医小说在线连载全文免费阅读

2021-06-26 09:56 · 新商盟

“你问我要钱?”

庄紫妍瞪着眼,只感到满脸的不可思议,同时,她的心里又是暴怒无比。

“你入赘庄家,什么都不干,全靠我养活!”

“你被人打成植物人,昏迷了一年,也全是我拿钱来照顾你。”

“现在,你还有脸问我要钱?”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男人!”

她怒声大叫,整个人的情绪都是无比的激动,同时,她又感到无比的憋闷。

她可是苏城的天之骄女啊,一向自视甚高,可现在却摊到秦宇这样一个废物男人。

秦宇默默的看着她,心中也是无奈啊!

身体是一切的根本,这副身体原本就虚弱,又昏迷了一年,更是弱不禁风了,对于他来说,当务之急就是先将身体调理好,不然的话,他什么都做不了。

“就当是我借你的,放心,以后我十倍,百倍的还你。”

他认真的看着庄紫妍。

他现在急于调理身体,那是没有办法,只要身体调理好了,他想弄钱就太容易了。

“还?”

庄紫妍讥笑一声,就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话一般,她从没有去指望秦宇这个窝囊废。

“说吧,要多少?”

她的心中一阵疲惫,也懒的和秦宇废话,直接问道。

“三万吧!”

秦宇想了想,平静的道。

“你还真是敢开口啊。”

庄紫妍嗤笑一声,满脸都是不屑,也不问秦宇要钱做什么,拿出手机,直接给他转了三万。

“多谢了。”

秦宇冲她笑了笑。

“不用假惺惺。”

庄紫妍不耐的摆了摆手,面色冷若冰霜,“你自己待在家里吧,我去上班了。”

说着,她转身就向外走去。

她一刻都不想再面对秦宇,再待下去,她感觉自己会发疯。

庄紫妍离开不久,秦宇拿着钱,去了最近的中草药房,买了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回到家里,他烧了一大缸水,将配好的药材倒入缸里,然后脱了衣服,直接进去了。

“嘶!”

药水很烫,秦宇痛的直咧牙,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坐了下去。

瞬间,除了脑袋,他整个身体都浸入药水之中。

“正好试试神魔录。”

秦宇的眼中射出道道精芒。

正是因为他在古迹中得到了神魔录,才被人围攻,打的魂飞魄散,灵魂重回地球,不过好在,他已经将神魔录全部记在了脑海中。

据说,这神魔录乃是天玄大陆上古神魔修炼的功法,极为玄奥,让他很是期待。

闭上眼,他按照神魔录第一层的功法要诀运转起来。

慢慢的,他的表情变的沉静无比。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

原本浑浊的药水,已经和清水没什么区别了,所有的药力,全部被秦宇吸收。

他霍然睁开眼,直接从大缸里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自身,神情激动无比。

表面看去,他似乎没什么变化,但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一次的调理,让他强壮了很多,已经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

这效果实在太好了。

“神魔录,果然非同凡响,我这身体如此虚弱,一次调理,就让我恢复的差不多了,也不枉我为此魂飞魄散!”

他狠狠的攥了攥拳头,他相信,只要再调理一次,他的身体素质绝对比很多普通人都强,到那时,他就可以正式修炼神魔录功法了。

下午,秦宇又经过一次调理,身体彻底恢复,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对于那神魔录,他更是无比的满意。

然后,他也顾不得穿衣服,进了房间,门一关,直接跑到了庄紫妍的床铺上,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修炼了。

秦宇很快就沉浸在其中。

时间匆匆,已经到了傍晚。

庄紫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了,她在别墅内扫了一眼,并没见到秦宇的影子,柳眉不由的皱了皱,“这个混蛋跑哪去了?”

“不管了,我先回房间躺一会,好累啊!”

她没再管秦宇,上了楼,直接推开了房门,正准备却躺一会,却猛然怔住。

随后,她的瞳孔一缩,眼睛瞪的老大,俏脸“唰”的一下变的通红,同时,一股熊熊燃烧的怒火在胸腔内升腾。

“你回来了?”

就在这时,秦宇睁开了双眼,冲她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

他太开心了,这神魔录真的很玄妙,一个下午的修炼,他竟然就感应到了气感,修炼出一缕元气。

“混蛋,你竟然不穿衣服,还敢上我的床,你是不是在干坏事?”

看到他的样子,庄紫妍想到一种可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爆吼起来,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你真龌龊!”

“我原本以为你是窝囊废,但最起码老实,现在看来,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你不仅是个窝囊废,还是一个变态!”

她越说越愤怒。

秦宇愕然,“我就在你的床铺上坐了一下,咋就成变态了?”

说着,他直接站了起来,完美的身形彰显无遗,好笑的看着对方,“你是不是想多了?”

“你这种思想,很危险啊!”

他在天玄大陆经历数十年,早已不是初哥。

“你,你……”

庄紫妍盯着他,一张脸变的更加红了,眼珠子也要瞪出来了,“你流氓!”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秦宇的身体,没想到秦宇看似虚弱,身形曲线竟然很完美,那一刻,她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力,心脏都忍不住砰砰巨跳起来。

一时间,她的整个表情都是极为不自然,直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叮铃铃!

好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这让她很是松了口气,赶紧拿出手机接听了。

“喂。”

甚至,她都不敢去看秦宇,竟然在这个窝囊废面前出了丑,太丢人了。

“什么?”

但下一刻,她的脸色又是猛然巨变,“这不可能,以前从没有出过这样的问题。”

“好,我马上赶过去。”

说着,她挂断了电话,就风急火燎的向外走去。

秦宇悠然的穿好了衣服,满脸的好奇,连忙追了上去,“发生了什么事?”

“有客户用了我们公司的美容产品,一张脸都毁容了,正在公司闹事,我必须亲自去处理。”

庄紫妍一边走,一边下意识的道。

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了,没好气的瞪了秦宇一眼,“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真是。”

说完,她没再理会秦宇,直接就出门了。

脸被毁容了?

这可不是小事,秦宇想了想,也连忙跟了上去。

“你干嘛?”

庄紫妍正要开车,却看到秦宇拉开了车门,也钻了进来,皱了皱眉,瞪着眼叫道。

她已经够烦了,秦宇还要跑过来给他添乱。

“你公司不是出事了吗?我也去看看。”

秦宇随意的道。

“你一个窝囊废去凑什么热闹?”

庄紫妍不耐烦的道,“算了,我懒的和你废话。”

然后,她不再理会秦宇,启动车子,直接向前开去。

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庄紫妍的美容公司。

说是公司,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美容养生会所,装饰的很有格调。

此时,这里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你们的心太黑了,竟然用劣质美容产品忽悠消费者,你们看看,我姐姐的脸都成什么样了?”

“赔偿,必须赔偿,至少赔一个亿,否则的话,我不仅让人关了你的店,还要让你坐牢!”

秦宇两人刚一到,就听到了一道愤怒的大叫声,那语气很是嚣张,霸道。

“这美容产品真不能乱用,这脸都毁容了。”

“真是太过分了。”

“这样的公司,就应该早点关闭,省的再祸害人。”

“对,就让她赔一个亿,赔的她倒闭!”

而周围的人也是议论纷纷,满脸的深恶痛绝。

远远的,只见场面很是混乱。

“我是养生会所的美容师高明亮,同时也非常擅长药理。”

人群中,一个身穿白大褂,面相英俊,生的浓眉大眼的青年向众人说道,“不过,我们公司的产品,客户的评价一直很高,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请问,除了我们的产品,你还用了其他的美容产品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推卸责任是吧?”

刚才那道嚣张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满是愤怒,“我姐就是用了你们的产品,脸才毁容的,你们就必须要负责。”

“让你们老板过来,这件事,必须给我姐一个说法!”

对方的态度很是强硬,这让高明亮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我就是老板。”

庄紫妍皱了皱,分开众人,直接走上前。

秦宇自然也跟了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二十五六岁,打扮时髦的女子,此时,她的脸上全是脓包,有的已经溃烂了,看起来极为可怖,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是不安。

而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生的明艳动人,小小年纪,身材已经发育的非常好了。

但她的脸上全是愤怒,倨傲,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刚才,就是她在叫嚣。

“紫妍,你来了?”

看到庄紫妍出现,高明亮的眼睛一亮,明显松了口气,连忙迎了上去。

不过,当他看到秦宇时,那眉头不由的就是一皱,满脸的嫌恶,很是不客气的道:“你来做什么?”

庄紫妍不仅是美容会所的老板,她长的又太漂亮了,身为会所的第一美容师,高明亮自然对庄紫妍心动不已。

可惜,庄紫妍结婚了,还是一个窝囊废的上门女婿,这让高明亮很是遗憾,对秦宇既是嫌恶又是嫉妒。

一年前,他得知秦宇昏迷,成了植物人,可是开心了很久,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但除了工作,庄紫妍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让他很是无奈。

今天得知秦宇竟然醒了,他就是满心的不爽,现在见到了,更不会给秦宇好脸色了。

“这是我老婆的公司,我为什么不能来?”

秦宇满是奇怪的看着他。

“你……”

高明亮一滞,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一向胆小怯懦的窝囊废,什么时候也敢和他顶嘴了?

不过,他的反应也很快,立马叫道:“你还有脸说这样的话?”

“若不是为了养你这个窝囊废的上门女婿,老板也不用抛头露面,辛苦开店。”

“身为一个男人,什么都干不了,全靠女人养活,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就不感到羞愧吗?”

“错了,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羞愧!”

他当着众人的面,肆意的嘲讽着秦宇,丝毫不给他留情面,那脸上满是高傲。

秦宇的双眼不由的眯了起来,冷冷的望着高明亮。

还真是人善被人欺,他以前太懦弱了,什么阿猫阿狗竟然都想来踩他一脚。

他的目光太冷了,盯的高明亮有些不自在,但很快,他的眼睛就是一瞪,“看什么看,我说错了吗?”

众人都是满脸的好奇,齐齐向秦宇看去,一个个的眼中全是鄙夷之色,甚至都忘了来此的目的了。

一个男人,若全靠女人来养活,这确实让人看不起。

就是那两个来讨说法的女人,望向秦宇的目光,也是充满了不屑。

“行了,高明亮,别说了。”

这时,庄紫妍皱着眉,不满的瞪了高明亮一眼。

不管怎么说,秦宇都是她的男人,而现在,高明亮却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羞辱,奚落秦宇,这不也是让她难堪吗?

一时间,她的脸色有些阴沉起来,恶狠狠的盯了秦宇一眼,“站着别动,别再给我惹麻烦。”

刚才,她就不应该让秦宇跟着过来。

说着,她不再管秦宇,而是向那面部毁容的女子说道:“你好,我是这家美容养生会所的老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放心,若真的是我们的产品问题,我一定负责到底!”

“这本来就是你们的问题,你们别想推卸责任!”

她的话一落,那个女孩的眼睛一瞪,立马就愤怒的大叫起来,“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要么治好我姐的脸,这件事我也不和你们计较。”

“要么赔偿一个亿。”

“否则的话,我让你们全部坐牢!”

她的态度很是嚣张,霸道。

“一个亿?你这是敲诈!”

高明亮立马愤愤的叫道。

庄紫妍挥手打断了他的话,“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能治好吗?”

高明亮满脸的无奈,“我虽然懂一些药理,但又不是真正的医生,哪里能治好?”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我就可以治好。”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秦宇,一个个的脸上全是愕然之色。

“你说什么胡话呢?还不快退下!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庄紫妍反应过来,冲着秦宇怒骂。

秦宇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让他丢人吗?

“我真的可以治好啊!”

秦宇满脸的无辜,再次说道。

“住嘴!”

庄紫妍根本不相信他,威胁般的瞪了他一眼。

好吧!

秦宇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想要改变庄紫妍对他的看法,还任道重远啊!

“我都解决不了,你一个废物怎么解决?”

高明亮直接嘲讽道,“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想在紫妍面前表现,也要选个时机,这是你能插手的吗?”

“还不赶紧滚一边去。”

他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趁机向秦宇呵斥起来,满脸的不屑。

秦宇的目光一冷,向他望了过去,那眼神好似九幽寒冰。

紫妍?

这名字也是你配叫的吗?

对于此人,秦宇已经快到了忍耐的极限。

高明亮原本还想再嘲讽几句,被他一瞪,整个人都是一激灵,到了嘴边的话,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那一瞬间,秦宇的眼神太犀利了,让他心底直冒寒气。

“啊!”

就在这时,那个女孩突然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庒紫萱的那个窝囊废姐夫?”

“现在终于见到真人了。”

她不住的打量着秦宇,既是好奇,又是鄙夷。

她叫杜冉,她和庄紫妍的妹妹庒紫萱都是苏城大学的校花,但庒紫萱更加出名,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消息,整个学校的人几乎都知道,庒紫萱的上门姐夫是个窝囊废,而且,两人似乎还有一腿。

“原来是紫萱的同学,你好。”

庄紫妍一惊,赶紧笑着应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们肯定负责,看在紫萱的面子上,还请给我们一些时间。”

说着还瞪了秦宇一眼,秦宇不仅让她丢脸,竟然还连累她妹妹也跟着一起丢脸,真是该死!

杜冉却丝毫不给她面子,“少跟我拉关系,我和庒紫萱不熟。”

“更不屑和她认识,这件事,你们现在必须给我姐一个交代!”

她的脸上全是不耐烦。

“痒,好痒啊。”

这时,那被毁容的女子突然急声叫道,双手张开,就要向脸上抓去,但又不敢,样子看起来非常急迫。

“姐,你怎么样了?”

杜冉连忙凑了过去,满是关切的问道。

“痒,痒的很,我感觉脸上好像有虫子在爬,好难受啊,小冉,我的脸是不是很吓人啊?若是毁容了,我也不要活了。”

那女子抓着杜冉的手,痛哭起来。

“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杜冉连忙安慰了一声,跟着,她的目光一转,又向庄紫妍等人瞪了过去,怒声道:“都是你们干的好事,为了赚钱,你们还有一点点良心吗?”

“我爸是杜修远,我警告你们,若是我姐出了事,我让人将你们的脸全部毁容了,还要你们坐牢!”

她满脸的凶狠,让人丝毫不怀疑她的话。

杜修远?

听到这名字,庄紫妍和高明亮两人的表情变了变,尤其是高明亮,那眼中更全是恐惧。

杜修远是苏城地下世界的一位大佬,为人最是心狠手辣,若是得罪了他,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完了,完了,这女孩怎么是杜修远的女儿啊?”

高明亮不住的喃喃着,神情惨白,脸上全是慌乱,若是让杜修远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高明亮,你再想想办法,先将她的伤控制一下。”

旁边,庄紫妍也急了,连忙说道。

这让高明亮一颤,赶集摇头,“我,我不行的,我可没有那样的本事。”

对方和杜修远有关,若是他出手了,反而让对方的病情恶化了,他可承担不起杜修远的怒火。

听到这话,庄紫妍的眉头都拧成了一条线。

“紫妍,既然秦宇说能治好,那就让他试试吧!”

高明亮的眼珠子一转,突然开口道。

跟着又看向秦宇,满脸都是笑容,“你既然想为紫妍分担,那再好不过了,但若是出了问题,那就全部由你承担,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他的心中满是得意和阴狠,杜修远根本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秦宇身上,杜修远就是要找麻烦,那也是找秦宇,和他们没有关系。

杜修远最好将秦宇打死了,那样的话,庄紫妍就属于他了。

这真是一举两得啊!

秦宇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冷冷的扫了对方一眼,并没有吭声,对于这种小丑,他都懒的搭理。

他冲庄紫妍宽慰的笑了笑,然后走向杜冉两人。

“让我帮你治疗!”

秦宇看着那毁容的女子,满脸诚挚,“你这是中毒的迹象,再拖延下去,你只会更加痛苦,而且,很可能会因此毁容。”

“相信我。”

“若是不能治好,我甘愿以死赔罪!”

此话一出,庄紫妍的心脏狠狠的颤了一下,表情也有些迷茫了。

以前,秦宇就是一个胆小怯懦的废物,哪里能说出这样有骨气的话?

“他在为我顶罪,难道他就真的不怕死吗?”

她喃喃着,心中很是复杂。

“你一个废物,死不足惜,如何能与我表姐的容貌相比?”

杜冉冷冷的瞪着秦宇。

中毒?

谁知,听到这话,毁容女子的身体却是一颤,眼中满是复杂和疲惫,在心中喃喃一声,“难道是她吗?”

“好!”

“我信你一次!”

跟着,她猛一咬牙,看着秦宇说道。

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感到很不可思议。

毁容女子竟然让一个废物给她治伤,这不是病急乱投医,胡来吗?

“姐……”

杜冉也是瞪大了眼睛,急声大叫。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那就让他试一下吧。”

毁容女子叹了口气,她本善良,秦宇的目光很诚挚,这打动了她,而且,秦宇刚才的那一句,让他的触动很大。

“放心吧,我定会治好你的,保证不会留下任何伤疤。”

秦宇冲她宽慰的道,脸上挂着淡淡的自信笑容。

“这可是你说的啊!”

旁边,高明亮立马兴奋的叫了起来,“大家都听到了,这是他主动要求的,若是治不好,那就是他的责任,和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秦宇太配合了,这简直就是完美啊。

秦宇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满脸的不屑,根本就懒的理会他。

庄紫妍也是皱了皱眉,对他的话很不满。

唰,唰,唰!

秦宇找来了纸笔,写了一些药材的名字,然后递给庄紫妍,“按分量抓药。”

“这就是一些普通的滋养、排毒药材,也没什么特别的,你到底会不会治啊?”

高明亮凑上前,当他看到秦宇写的单子时,忍不住戏谑的道。

“这和你有关系吗?”

秦宇讥诮的扫了他一眼,“你不是巴不得我治不好吗?”

听到这话,高明亮恨的牙痒痒,这个废物今天已经顶撞了他好几次。

“先让你得意一会,等下再一起算账!”

他瞪了秦宇一眼,在心中阴狠的道。

“我这就去。”

庄紫妍咬了咬牙,还是转身离开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全力配合秦宇了。

“杜小姐,都是秦宇这个窝囊废的错,你让人狠狠的教训他,杀了他都没有关系,也省的再祸害人。”

庄紫妍正好从外面回来,就听到高明亮腆着连向杜冉说道。

这让她心中一怒。

以前,她还感觉高明亮是个人才,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个阴狠毒辣的小人。

“给我吧!”

秦宇走过去,从庄紫妍的手里接过药,满脸都是笑容。

“你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庄紫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我难道还能哭吗?”

秦宇耸耸肩,拿着药,开始忙活起来。

他先是将药碾成粉,然后用水调和成糊状,直接就抹在了毁容女子的脸上。

“冒犯了。”

他向对方告罪一声,跟着用掌心在对方的脸上有规律的揉搓起来,于此同时,他体内的那一缕元气,也涌入到了掌心。

见此,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混蛋,你敢占我表姐的便宜?还不快放手!”

杜冉杏目圆睁,气急败坏,冲着秦宇怒骂道。

“紫妍,你看看这废物,实在太过分了,竟然当着你的面,占人家女孩的便宜。”

高明亮幸灾乐祸,立马向庄紫妍挑拨起来,他也没想到,秦宇如此作死。

庄紫妍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让他有些讪讪。

“小冉,等一下,我,我很舒服。”

毁容女子赶紧向杜冉叫道。

她的脸上抹满了药,不然的话,大家就会发现,她的一张俏脸,都已经红成了苹果。

秦宇的手掌就像是有魔力般,有种凉凉的感觉,很舒服,也很放松。

很舒服?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杜冉也愣住了,但很快,她就冲着秦宇怒声大叫,“混蛋,你对我姐姐做了什么?”

相关文章:

女人怎么看打过几次胎&安心公主从小含玉器

一夜接三个客人的详细经过_一读下面就湿的短文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极品老神棍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我*紧致柔嫩的甬道包裹他的火热

女人脱了内衣 让男生摸,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