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豪门继承人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1-06-25 12:48 · 新商盟

陈冬给秦风戴了绿帽,并且把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让很多人都知道了,秦风由此成为了大家笑话的对象,这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中午在酒店的时候,陈冬将秦风暴揍了一顿,这一切都让秦风对陈冬十分怨恨。

如今有机会,秦风自然要将陈冬加注在他身上的痛苦与伤害加倍还回去。

陈冬被黑衣保镖束缚住,动惮不得。

秦风径直走过去,二话不说,抬起脚狠狠踢在了陈冬的肚子上。

“哼……”陈冬吃了秦风这一脚后顿时疼得脸庞涨红,身体蜷缩,张嘴发出一道痛叫声。

堂堂陈家大少爷,何时受过这种打?

陈冬气急败坏,破口大骂:“秦风,你个狗东西,我草泥马,你敢对劳资动手,劳资一定会弄死你!”

“啪啪!”

秦风没有废话,他神色冷酷,随即又是扬起手狠狠扇了陈冬两耳光。

“秦风,我草泥马,你个杂种,老子早晚把你千刀万剐!”

陈冬被打得脸颊红肿,如猪头一般,他无比愤恨,怒瞪着秦风,恨不得将后者生吞活剥。

“你想打断我的腿,那我就先把你的腿打断了!”

秦风对着陈冬冷冷一笑,然后他抓起一旁的凳子,用力砸在了陈冬的小腿上。

“咔嚓!”

房间里赫然是响起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紧接着响起的是陈冬如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秦风这一凳子下去,陈冬的小腿直接断了。

剧烈的疼痛让陈冬脸庞扭曲,疯了一样的大吼大叫。

“聒噪!”

秦风眼中狠芒一闪,他随即又是拿起凳子怒砸在了陈冬的脑门上。

这一凳子下去,陈冬头破血流,双眼一黑,昏厥了过去。

黑衣保镖随即松开手,陈冬顿时像一滩烂泥一样软倒在了地上。

看着犹如死猪一般躺在地上的陈冬,秦风并没有管其是死是活,讥讽道:“你特么也是个废物,才两凳子就不行了!”

一旁被另一个黑衣保镖抓着的林倩厉声说道:“秦风,你敢这么对陈冬,陈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秦风闻言,转过头盯着林倩,毫不在意地说道:“你以为我会怕陈家?陈家现在在我眼里就是个屁!”

林倩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讥讽秦风:“你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陈家在江城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你在陈家面前才是一个屁!”

“江城数一数二的豪门?”

秦风的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他十分霸气地说道:“老子会在三天之内让陈家破产,让你看看江城数一数二的豪门在我面前到底是不是一个屁!”

林倩根本不相信秦风说的话,她冷笑道:“秦风,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喜欢吹牛逼呢?三天之内让陈家破产,你这话说出来,谁会相信?”

秦风冷冷说道:“我不跟你多废话,我们走着瞧!”

说了这句话后,秦风便打算带人走了,但就在这时,包厢门口来了几个警察。

显然,是饭店报了警。

为警察带路的服务员指着秦风他们说道:“警官,就是这几个人跑到我们饭店来闹事,打伤了我们的店员!”

包厢里面,饭店的人趴了一地,尤其是陈冬,头破血流,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带队的中年男警察,凌厉的目光在包厢里扫了一圈,然后他看向秦风他们,冷声质问道:“人是你们打得?”

秦风他们还没开口说什么,林倩先是激动地指证道:“就是他们打的人,我亲眼看到的,我可以作证!”

秦风也没想否认或者辩解,他像是看跳梁小丑一样看了林倩一眼,然后承认道:“人确实是我们打得,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与其他人无关。”

中年警察对着秦风说道:“你跟我们去一趟警局。”

“行,警官,我说几句话就跟你们走。”

“嗯……”中年警察点了点头。

秦风转过身对着目露担忧之色的李根江说道:“根江,你先回学校吧,不用担心,事情我能处理。”

“好。”李根江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只能是点了点头。

秦风随后对着安暖说道:“我要陈家在三天之内破产,你去处理。”

“好的,少爷。”安暖点了点头,然后正色说道:“少爷,我会尽快处理好今晚上的事情。”

“好。”

秦风点了点头,然后他没再磨蹭,跟着警察走了。

而刚一来到警局,秦风屁股还没坐热,便被通知可以离开了。

秦风知道是安暖处理的,所以并没有觉得意外,从警局出来后,他直接打车回学校。

临近半夜十二点,秦风回到了寝室。

他刚一进门,黄磊便对他幸灾乐祸地嘲笑道:“哈哈,秦风,你可真牛逼啊,去饭店消费付不起钱,被警察给抓了!”

冯强也忍不住说道:“秦风啊秦风,你说你为什么非要打肿脸充胖子呢?明明没钱还跑去国色天香那种高档饭店消费,付不起钱被警察抓,可真是丢人啊!”

晚上,李根江一个人先回的寝室,冯强和黄磊套他话,得知秦风被警察抓了,两人以为秦风是因为付不起钱被抓,所以才是这样嘲讽。

冯强与黄磊是找到机会就冷嘲热讽,秦风忍两人很久了,如今他不想再惯着两人,开口怼道:“你们这两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哪只狗眼看到我付不起钱了?”

黄磊冷哼一声,说道:“你要不是因为付不起钱,警察为什么会抓你?”

秦风十分快意地说道:“是因为我把陈冬打得半死不活。”

“你能把陈冬打得半死不活?”

冯强与黄磊面露不相信之色:“你要是真把陈冬打得半死不活,以陈冬的家世背景,你能这么快就从局子里出来?”

秦风傲然说道:“陈冬的家世背景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冯强与黄磊闻言,皆是忍不住发出了讥笑声。

“哈哈,陈冬的家世背景在你面前不值一提?你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秦风,你有几斤几两我们都清楚,你就别在我们面前装逼了!”

“管你们信不信,走着瞧就是了。”

说了这句话后,秦风没再理会冯强两人,他躺到自己床上,戴上耳机睡觉。

“走着瞧就走着瞧,到时看看到底是谁会被打脸!”

冯强与黄磊都不相信秦风所说的话,两人都认为秦风会被打脸。

寝室四人当中唯有李根江对秦风的话有些相信,毕竟晚上在国色天香的时候,他亲眼见到了称呼秦风为少爷的极品美女安暖以及四个黑衣保镖,还有那一箱子的百元大钞。

李根江觉得秦风可能真是隐藏身份的豪门大少爷,有吊打陈冬的能力,只是现在他还不能确定而已,还需要走着瞧,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才知道。

……

当天晚上,安暖便安排了让陈家破产的事情。

姜家作为全球顶级豪门,产业遍布全世界,富可敌国,权大遮天,对付陈家这种只有几个亿资产的小家族轻而易举。

安暖动用姜家的势力,让所有向陈氏餐饮集团提供食材或者器材的供货商全部停止供货,欠有债务的供货商以及银行纷纷催款,集团股东撤资,这一切让陈氏集团一夜之间就是瘫痪了。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秦风便从安暖那儿得知陈家已经破产了。

“让陈家一夜之间就破产了,我的家族势力还真是恐怖,不愧是世界顶级豪门。”

秦风有些惊讶陈家这么快就被搞破产了,与此同时他感觉很爽很畅快。

先是打了陈冬一顿,如今又让陈家破产,秦风算是彻底出了一口恶气。

“报复了陈冬,接下来该轮到林倩这个贱人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在去教室上课的路上,秦风撞见了林倩。

林倩一大早便从陈冬那儿得知了陈家破产的事情,她很震惊。

昨天,秦风在国色天香当众说要让陈家在三天之内破产,林倩不相信秦风有这样的能力,但如今陈家真破产了,这让她不得不怀疑和不去相信。

为了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秦风做的,林倩拦住秦风,质问道:“秦风,是不是你搞得鬼?让陈家破产?”

秦风没有否认,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他理所当然地说道:“我说了会让陈家在三天之内破产,自然是说到做到。”

“真是你搞得鬼?!”

林倩不敢置信,但看秦风丝毫没有说假话的样子,她又不得不相信这样的事实。

难道秦风真是有钱有势的豪门大少爷?他昨天不是在雇人装逼?

看着神色惊疑不定的林倩,秦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淡淡说道:“林倩,你以为你勾搭上了陈冬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了,现在我让陈家破产,你的如意算盘算是落空了。”

秦风嘲讽道:“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不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滋味?”

“林倩,你现在后不后悔?”

“你当初劈腿陈冬,就因为他有钱有势,但你却没想到你因此失去了比他有钱有势千倍万倍的我!”

林倩看着一脸讥讽之色的秦风,贝齿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她现在很后悔!

要是知道秦风这么有钱有势,她绝对不会劈腿陈冬。

如今木已成舟,后悔又有什么用?

林倩不想把后悔说出来,因为她觉得说出来,只会换来秦风更加无情的羞辱与嘲笑。

林倩死鸭子嘴硬地说道:“我有什么好后悔的?我不后悔我当初做出的选择!”

秦风从林倩的神情当中看出了嘴不由心,所以听了后者的话后他不屑一笑。

“你后不后悔,我都不在意。”

“从今以后,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自己退学,离开江南大学,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秦风给了林倩一个威胁的眼神,然后转身走了。

看着青年离去的冷漠背影,林倩咬了咬牙,大声得愤然说道:“秦风,你凭什么让我离开?我才不会退学!”

听了林倩的话,秦风冷笑道:“既然你不想退学,那我就让学校把你开除了就是。”

随后,秦风便拿出手机给安暖发了信息,让其去处理一下开除林倩的事情。

秦风来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撞见了早早来到这里等他的陈冬。

陈冬小腿上绑着石膏,坐在轮椅上,他脸色微白,神色萎靡,精神状态看上去很不好。

按理来说,陈冬应该待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但因为陈家破产的事情,他来到了这里。

“秦风,是你使了手段让我陈家破产?”

虽然陈冬不相信秦风有这样的能力,但他还是选择了询问。

“对,是我做的。”

秦风没有否认,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陈冬,冷笑道:“你当初欺辱我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

“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力?”

听到秦风亲口承认,陈冬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心中虽有猜测,但此时眼中依旧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秦风不是一个没家势没背景的穷逼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力,让陈家一夜之间就破产了?

难道他以前一直在装穷,真实身份其实是顶级豪门的大少爷?

陈冬此时没法去想那么大,他今天来的目的,一是确认是否是秦风使得手段,二是制止这一切,让陈家起死回生。

陈冬眼神阴沉地盯着秦风,冷冷说道:“秦风,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别对我们陈家下手!”

秦风眼神轻蔑地看着陈冬,语气不屑地讥讽道:“没了陈家的庇护你陈冬狗屁不是,我对付你轻而易举,有什么意思?”

陈冬闻言脸色变得十分阴沉,他忍着心中的怒火,沉声说道:“秦风,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陈家?”

秦风淡淡说道:“要我放过陈家可以,你跪下来求我。”

“跪下求你?”

听到秦风提出这样的要求,陈冬的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怒色。

人只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别人便是奇耻大辱。

陈冬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怎么能接受得了这样的要求?

陈冬愠怒道:“秦风,你已经打断了我一条腿,不要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

秦风冷笑道:“前几天你欺负我的时候,你可没有想到这句话。”

“我不想跟你多废话,你要是不愿意跪下来求我,那我们就别谈了!”

陈冬闻言,脸色阴沉得像是能够滴出墨来一般,他目光闪烁,迟疑不定。

在来学校之前,陈冬的亲爹陈震便给他下了死命令,要是他不能解决陈家破产的事情,陈震就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并且还要打断他另一条腿。

亲爹的严厉狠辣,以及陈冬自己不想失去曾经所拥有的财富、权力、地位,这一切让他最终选择了接受秦风的要求。

放弃所有尊严,向秦风下跪求饶。

在秦风全班同学的注视下,陈冬拄着拐杖,走下轮椅,然后他面向秦风,双膝跪地。

秦风低头俯视着跪在他面前的陈冬,心中十分畅快与舒爽,他淡淡说道:“再给我磕三个头。”

陈冬在跪下的那一刻便已经不要脸了,所以此刻面对秦风更加羞辱的要求他也没有拒绝。

陈冬死死咬着牙,朝秦风磕了三个头。

磕了头后,陈冬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犹如木偶一般麻木无神。

秦风瞟了面如死灰的陈冬一眼,淡淡说道:“滚吧,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陈冬闻言如释重负,他当即站起来,回到轮椅上,然后如丧家之犬一般离开了这里。

陈冬走后,秦风随即去到了座位上。

本是安静的教室一下子变得嘈杂起来,众人议论纷纷。

之前陈冬给秦风戴绿帽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全班人都知道了。

如今亲眼看到陈冬像是认错一般向秦风下跪磕头,大家都十分惊讶。

全部同学都知道陈冬是富二代,有钱有势,而秦风是个没家世的土包子、穷小子,他们想不明白陈冬为什么会向秦风下跪磕头。

“卧槽,我没看错吧?陈冬居然会给秦风那个傻逼下跪磕头?”

“那个二货什么时候有这么大能耐了?”

坐在教室里的黄磊与冯强,亲眼目睹陈冬给秦风下跪磕头之后,两人皆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难道秦风真没吹牛逼,陈冬在他面前真的狗屁不是?”

“陈冬是江城数一数二的豪门大少爷,而秦风是个来自山村的泥腿子,这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反正我是怎么都想不通陈冬会给秦风下跪磕头!”

就在黄磊与冯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坐在他们旁边的李根江忍不住开口道:“秦风应该就是比陈冬还牛逼。”

“我觉得他以前一直是在隐藏身份,他其实也是一个豪门大少爷。”

黄磊与冯强闻言皆是看向了李根江:“李根江,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我那天和秦风去国色天香吃饭的时候,亲眼看到他拿出了一箱子的百元大钞,有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和四个黑衣保镖都称呼他为少爷。”

李根江语气肯定地说道:“之前我还不能确定,但今天看到陈冬给秦风下跪磕头,我就确定了,秦风百分百是牛逼轰轰的豪门大少爷!”

李根江是个老实人,不会说假话,听了他说的话,黄磊与冯强的心情皆是变得有些不是滋味。

秦风那个一直被他们瞧不起的泥腿子怎么就成了豪门大少爷了?

黄磊与冯强突然觉得他们以前嘲讽、挖苦秦风的那些所作所为,都成了笑话。

黄磊与冯强以前在秦风面前时是高人一等的姿态,如今意识到秦风比他们高人一等后,两人的心里都很不平衡,这种落差让两人感觉很不舒服。

在安暖的操作下,当天早上,学校教务处便发布了一个开除林倩的全校通告。

看到这个通告,全班同学再次觉得秦风是真变牛逼了。

处理了陈冬与林倩,秦风算是彻底出了一口恶气,心中没有了不畅快。

中午下课后,秦风叫上李根江一起去食堂吃饭。

两人来到食堂三楼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围拢在一起,人群中央站着一对男女。

男的名叫王昊,仗着自己父亲是副校长,常常做欺男霸女的事情,在学校里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霸,女的名叫楚月,是秦风他们班的班长,两人像是发生了什么纠葛一般,正在互相争执。

楚月是个漂亮又善良的女孩,她帮了秦风不少忙,像是帮助秦风申请助学贷款以及奖学金,秦风对楚月一直心怀感激,如今看到楚月遇到问题,他不想坐视不管。

以前没能力,真不能管什么,如今成为了顶级豪门的大少爷,有什么事不能管?

“我们过去看看。”

秦风对着李根江说了一句,然后他径直走了过去,来到楚月与王昊的跟前。

秦风看着神色有些楚楚可怜的楚月,轻声问道:“班长,出什么事了?”

楚月抿着唇没出声,一旁楚月的室友韩玲玲开口说道:“月月不小心把餐盘撞翻在了王昊的身上,把王昊穿的阿玛尼西装给弄脏了,王昊要月月赔偿五万块钱,他说要是月月拿不出钱就把地上的饭菜都吃了,不然就不让月月走。”

听了韩玲玲的话,秦风眉头一皱,他心想王昊真不是个东西,居然这样欺负楚月。

楚月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如何一下子拿的出五万块钱来赔偿,王昊这不是明摆着刁难她吗?

秦风转过头,眼神冷冽的看着王昊,冷冷说道:“王昊,我帮我们班长赔偿你五万块钱,你把银行卡卡号告诉我,我现在就给你转过去。”

王昊身高体壮,他眼神凶狠地盯着秦风,用威胁的语气说道:“小子,你要还想在学校混,就别管老子的事儿,滚一边去!”

秦风闻言,眼神微冷,他对着王昊说道:“你不是想要赔偿吗?我把钱赔给你不就行了?”

“我要楚月赔钱,不要你赔!”

王昊并不想让秦风赔钱,因为他就想刁难楚月。

楚月长得十分漂亮,因为长相清纯,她在学校里被称为清纯校花,有众多追求者,而王昊就是众多追求者之一。

王昊追求了楚月很久,但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所以他对楚月心生怨恨,想要报复楚月。

今天这件事是王昊设的局,他故意让楚月撞了他,以此来刁难楚月。

王昊想的是楚月赔偿不起五万块钱,以此当众欺辱后者,然后再以此胁迫楚月陪睡还债。

王昊不想让秦风破坏了他的计划,他紧接着又是威胁秦风道:“小子,你要是不想从江城大学滚蛋,就别管老子的事儿!”

要是以前,秦风还真怕王昊的威胁,但如今谁能威胁得了他?

秦风淡然说道:“今天这事我还管定了。”

王昊瞪着秦风,恶狠狠说道:“小逼崽子,你是想找死吗?”

秦风迎上王昊冰冷的目光,冷冷一笑,不屑说道:“王昊,你仗着你自己有个副校长的爹,就以为可以在学校里为所欲为了?”

“老子就算不能为所欲为,但也能把你这种陋逼给搞得被学校开除了!”王昊虽然不认识秦风,但看秦风穿着朴素,他便认定秦风是没钱没势的土包子。

秦风嘲笑道:“你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王昊,要不我们今天就来打个赌,你立即把你爹王兴华叫来,要是你爹同意学校开除我,我就当众向你下跪磕三个头,要是你爹不同意学校开除我,你就当众向我下跪磕三个头,怎么样?”

听了秦风所说的这个赌约,王昊以及周围的吃瓜群众都认为秦风是个傻逼,居然会提出这种赌约。

王兴华是王昊的亲爹,其当然是会向着王昊,无论怎么看这个赌秦风都必输。

王昊已经看秦风不爽了,想教训秦风,所以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小逼崽子,你想自取其辱,老子就成全你,跟你打这个赌!”

话一说完,王昊便拿出手机给王兴华打电话,叫其来食堂。

而在这个时候,秦风也拿出手机给安暖发了消息,他将这儿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让安暖去处理一下。

打过电话后,王昊对着秦风冷声说道:“小逼崽子,你就等着给老子下跪磕头吧!”

秦风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嘴上没有说什么,而是心想你特么才等着给老子下跪磕头!

王兴华收到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食堂。

王兴华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护犊子,但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来到现场后直接先是怒扇了王昊一耳光。

王昊直接被打懵逼了,他满脸不解地问王兴华:“爸,你打我干什么?”

王兴华喝斥道:“你做错了事,我不打你打谁!”

王昊感觉莫名其妙,委屈地说道:“爸,我做错什么事了?”

“你给我闭嘴,别说话!”王兴华现在心情很不好,他不想和王昊解释。

王昊愤愤不平:“我为什么要闭嘴?”

“啪!”

王兴华气急之下又扬起手怒扇了王昊一巴掌:“老子叫你闭嘴你就闭嘴!”

再挨了一巴掌后,王昊虽然心有不满与不爽,但他怕再挨打,所以还是忍着怨气,没再出声。

王兴华狠狠瞪了王昊一眼,然后他转过身对着楚月和善地说道:“这位同学,你和王昊的事情就是个意外,你不需要赔偿。”

楚月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王兴华会帮她,但她很乐意不用赔偿,她感谢道:“谢谢您,王校长。”

“不用谢。”王兴华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这儿没事了,你可以离开了。”

“嗯。”楚月点了点头,不过她并没有离开,而是眼神担忧地看向了一旁的秦风。

秦风察觉到楚月的目光后,给了后者一个放心的眼神。

随后,秦风看了韩玲玲一眼,示意后者带楚月离开。

韩玲玲点了点头,然后她带着楚月走了。

两个女孩离开后,秦风看向了脸庞红肿、神色幽怨的王昊,开口说道:“王昊,你跟楚月的事情了结了,现在该轮到了结我们的赌约了。”

秦风随即对着王兴华说道:“王校长,不知道你同不同意学校开除我?”

王兴华还没有回答,王昊忍不住率先开口道:“爸,你快说同意,我和这小子打了赌,我要他给我下跪磕头!”

“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王兴华喝斥了王昊一句,然后他向秦风赔笑道:“秦风同学,你没犯错,我当然不会同意学校开除你。”

王兴华这话一说不出口,王昊顿时急红了眼:“爸,你怎么不同意啊?你要是不同意,我打赌可就输了!”

王兴华面无表情,没有理会王昊。

秦风想灭一灭王昊的嚣张气焰,所以他随即又是开口道:“王昊,既然王校长不同意学校开除我,那愿赌服输,你该向我下跪磕三个头。”

王昊想也没想,直接拒绝道:“劳资才不会给你下跪磕头!”

秦风闻言,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你是想耍赖?”

王昊没回答,但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而就在这时,王兴华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着王昊说道:“王昊,你打赌输了,赶紧给秦风同学下跪磕头!”

王兴华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哗然声。

围观的众人皆是露出一脸不可思议之色,他们想不通王兴华为什么会这样,不帮王昊就算了,居然还叫王昊给秦风下跪磕头,太匪夷所思了。

在场所有人当中只有秦风清楚王兴华为什么会这样。

姜家作为世界顶级豪门,可以轻松左右这小小江城大学的局势。

今天要是王兴华父子不能让秦风满意,他可以分分钟让这对父子从江城大学滚蛋!

相关文章:

怎样自己在家羞罚自己——很紧是什么体验

公车蹭得好湿好爽阿_我和闺蜜拿黄瓜互慰

《神级赘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秦少强势婚难逃小说》免费阅读(连载版在线)

跪着让主人踩头——湿哒哒黏糊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