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腹黑】帝少独宠闪婚妻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章节

2021-06-25 11:07 · 新商盟

只能这样了。安小图深吸一口气,突然抬头,望向肥猪男身后的地方,嫣然一笑,“亲爱的,你怎么才来,有人欺负我。”

“谁?”肥猪男一愣,立马回头向后看。

乘此机会,安小图不陆一切的冲了出来,使劲跑!

后面空空如也,肥猪男发现自己又一次被小丫头片子给耍弄了。

“站住!”肥猪男开始向安小图追去。

安小图用尽全身力气,快速飞奔。她越跑越慢,感觉力气都用光了。然而她回头一看,那个肥猪男居然还在她身后穷追不舍,神情凶狠的可怕。

“死丫头,竟然又骗我。你死定了!”

见状,安小图哪敢停下脚步,只好继续跑。

可是,突然间,肥猪男停下来脚步,看着安小图,大开喘着气,笑道:“哈哈哈,你跑啊,我看你往哪里跑?”

安小图抬头一看,居然是一个死胡同。

该死,慌不择路了。这下真的是完蛋了。安小图咬住下唇,心跳的越来越快,脸色也愈发的的苍白。

“哈哈哈,宝贝,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肥猪男舔了舔嘴笑着上前,“虽然你刚刚骗了我,可老子喜欢你,这是你的荣幸。再敢骗老子,我让你待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你别过来……”安小图双手紧握着,吓得赶快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料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在这个安静的深夜里,只听一阵手机铃突兀的响了起来,肥猪男不耐烦的接起来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吼道,“真是白养你们这些狗崽子了,这点事都干不成,老子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肥猪男不甘心的看着到手的安小图,愤愤道:“便宜你了。”

说罢,便急匆匆的朝外跑去。

直到那个肥猪男的身影消失不见,安小图才放下悬着的一颗心。天知道,她刚才是多么无助害怕,心跳的简直快的要命,如今一放松,整个人都软了。

她靠着墙壁慢慢往下滑,瘫倒在地上。好久好久,她才平静了下来。这回她可不敢再一个人深更半夜的往家里走了,赶快跑出去拦下出租车,直奔自己的小出租屋。

等她都洗漱完毕,此时天色渐渐凉了,已经快到早上了。

安小图累的爬上了床,可还没等她睡几分钟呢,放在床头柜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嗡嗡嗡——”的吵个不停。

安小图忍住困意,手伸出被窝胡乱摸索着,接起了电话。她迷迷糊糊的问道:“喂,哪位?”

“小图,小图,呜呜呜……”电话的那边,突然传来女人的哭泣声,那人断断续续的哭诉,“小图,我哥哥他又去了赌场赌博,欠了五万块。刚才有人追到我们家里,撬开了门,直接把我哥抓走了。现在……我要怎么办啊?”

安小图听到后,立刻就清醒了。她急忙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刻找你去。”

“我跟着那群人,来了好像是个地下赌场的地方。待会我给你发短信告诉地址。”

“好。”安小图点头,然后立刻起床收拾洗漱,准备出发。

然而在出租车上,安小图十分担心。

刚刚那个来电话的人是她的好朋友刘莓,她和刘莓还有刘莓的哥哥刘风,从小在一起长大的,感情非常要好。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刘风居然在前年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欠了一大笔钱,每次都让刘莓痛不欲生。

安小图无奈的叹气,想起小时候的刘风还是个关心自己的大哥哥,她还记得那个时候,刘风他还说长大了要娶她。然后自己傻乎乎的羞涩的同意了。可是随着年龄增长,两个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他并没有来娶她,而是渐渐堕落,变成了现在这样。

安小图也不知该说什么,这时候,出租车已经到了目的地了。

“小图,你终于来了。”刘莓哭肿着双眼,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安小图赶忙安抚双眼通红的刘莓,心中泛起了一点点的心疼,“没关系,我到了。我会陪着你,帮你想办法的。”

还好有闺蜜在身边,刘莓擦了擦眼泪,乖巧的点了点头。

“你哥被带到了哪里,我们要不先去赌场看看?”安小图问道。

“好的。”刘莓哽咽的答道。

来那个人一起来到了地下赌场的入口,看着立马乌烟瘴气的样子,安小图皱了皱眉头,但不得不进去,寻找刘风。

这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鱼龙混杂,而且里面的空气中充斥着满满的烟味,难闻的很。刘莓紧紧抓着安小图的手臂,仿佛有一些害怕。突然,她紧紧的拽了拽安小图的胳膊,指着前方:“是在那里。”

“什么?”安小图抬头,果然发现了刘莓的哥哥,只见刘风被几个人按在地上打,十分狼狈。

安小图心疼的看着地上鼻青脸肿的人,赶快拉着刘莓上去,叫道:“住手!”

打手们纷纷停了下来,转头向安小图看去。

“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这时,一个猥琐却有熟悉的声音响起。

安小图定眼一看,居然是那个肥猪男,没想到他是地下赌场的领头人。

刘莓见到刘风被打成了这幅模样,眼泪啪啪啪往下掉。她一个劲的抹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了。

见状,安小图也明白自己不能表现出任何害怕的样子,于是她努力保持着镇定的样子,对肥猪男说,“你们打我朋友的哥哥,这是非法行为,就不怕我去告你们吗?”

“原来你是救人的。”肥猪男笑道:“如果你敢去报警,那我会让你们几个先吃不了兜着走。哈哈哈,我们可是最大的赌场,你觉得警察会偏向你们?我记得,上一次那个林警官还来过我们这里呢。”

果然,赌场家大业大,连警察都管不了。

安小图生气的咬着嘴唇,指着刘风,“好吧,那你说,要如何才能放过他?”

肥猪男想了想,恶狠狠的说道:“三天内把老子的钱还来,否则的话,老子就砍掉他的一只手。”

“三天?”安小图迟疑了一下,看向刘莓。

“那再给你第二条生路。你,从了老子。”肥猪男继续残忍的说道。

肥猪男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安小图被围在中间,感受到了深深的耻辱。

然而敌强我弱,安小图只能隐忍不发。

“好,三天就三天。不过在三天内,你们不许打他。”安小图深吸一口气,回答道。

“好说。”肥猪男还不算太过分,也答应了下来。

安小图带着刘莓离开了乌烟瘴气的地下赌场,然而刘莓的心情依旧沉重。眼泪刷刷直流,十分虚弱的样子。

安小图只能安抚刘莓,“不要哭了,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凑钱。五万,三日内必须得凑齐了。”

“知道了。”刘莓点点头。

此时天大亮,安小图一看手机,已经六点多了。

折腾了一夜,而且刘莓还如此伤心,安小图见状对刘莓说,“我看前面巷子口摆着的小摊,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再想办法吧。”

“好。”刘莓答道,声音已经带上了点点的沙哑。

两个人心不在焉的在小摊铺上坐下了,安小图随便点了一些早餐,见刘莓没有再哭,她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点点。

突然,一个男人的嗓音在安小图的耳边响起。

“咦,好巧啊。”

安小图一愣,抬头一看,天哪,居然是陆少霆。

“怎么是你?”安小图诧异道。

陆少霆正好有事在附加,没想到安小图一个女人,居然也会来此。他心中奇怪,便鬼使神差地便跟了过来。

陆少霆挑眉,“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安小图摇摇头,没有回答。

其实她不是惊讶,是不想再看到陆少霆这个人。

一边坐着的刘莓,看着安小图和陆少霆,觉得好奇,小声的问安小图,“你和这个男人认识?”

毕竟,陆少霆的穿着放在那里,一身名牌,一看就是个有钱人。而她和安小图,都是平民老百姓,什么时候会认识这种大人物啊。

安小图也凑近刘莓,解释道:“是我在推销啤酒时认识的,不过见了一面,不熟。”

“不熟?”显然听力极佳的陆少霆还是听到了,他挑了挑眉,玩笑道,“好歹我也是你的男朋友,这还不算熟?”

“……”安小图真是想掐死陆少霆,脸也一下子通红了。

“男……男朋友?”刘莓也被惊到了,安小图什么时候有男朋友,还是这么有钱的男朋友?

“刘莓,别听他瞎说。”安小图否认了,“我怎么可能有他这样的男朋友。我就见过他一面而已,一个浪荡子!”

安小图现在越来越觉得,陆少霆就是个浪荡子!

而且现在她心情很烦躁。刘风还没有救出来呢,她哪有心情和陆少霆再做纠缠。

于是安小图淡淡瞟了他一眼,“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没事我们还要吃饭呢。”

陆少霆却道:“呵呵,怎么说,我也算是救了你,怎么你对恩人,就是这个态度?”

此时陆少霆散发出强大的气场,虽说仍然是面无表情,但听他语气,却分不清是喜怒哀乐哪一种。

可是安小图才不管他开心还是不开心呢。她自己就很不开心。一想起昨天被这个男人夺取了初吻,她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虽然陆少霆是帮了自己,但是这个浪荡子,却占了自己便宜,谁知道他当初还有现在安的到底是什么心!

她可不是小女孩了,还会天真的以为,王子看上了灰姑娘,对自己一见钟情。

这种有钱人,而且还是花心的有钱人,安小图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她张了嘴,正准备开口说什么,把陆少霆打发走,结果她还没说呢,就听一阵纷乱声,她吓得赶紧住口,向那边看去。

“找到你们了!”一阵粗犷的声音突然响起。

只见一个穿着短袖的男人正朝安小图走来,他面目凶横,身材魁梧,显然是来找她们的。

安小图心道不好,这个人是肥猪男的人。她奇怪,不是说给三天凑钱吗,怎么现在就来找麻烦了?

刘莓缩了缩身子,眼眶再次通红起来,一脸的惊恐与害怕。

“你们找我们做什么?”安小图只好装作镇定,开口道,“还有事吗?”

领头的刀疤男冷哼了一声,指了指安小图,“老大说了,为了以防万一,你得和我们回去做人质。”

“你说什么?都已经说了会想办法还钱,而且刘风哥都已经在你们的手上了,为什么还要我去做抵押?”安小图惊呆了。

可是刀疤男却冷笑道:“由不得你,否则我们可不能保证,刘风会不会出事。”

“这是我们老大的吩咐,你跟我乖乖走吧。”刀疤男说着,就要上前拉安小图。

安小图连忙站起来,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敢躲?”刀疤男没耐心了,“信不信回去后,我分分钟剁了刘风。”

安小图心下茫然了,去,她可能会出事。不去,刘风就会出事。

该怎么选择?

一旁的刘莓也愣住了,她害怕的看着眼前的混乱,咬咬牙,还是偷偷拽了下安小图的袖子,“小图,不如……你就和他们去吧。我……我一定会找到钱就你们的,相信我。”

看着刘莓,安小图的心仿佛被狠狠一击,顿时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见状,刘莓连忙补了一句,“你只是做个人质,他们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吧。我……我怕如果不去,哥哥……哥哥会……你也不希望我哥哥受到伤害的对吧。”

安小图心下苦涩,该说什么呢,刘莓又不知道她和肥猪男的恩恩怨怨,这么决定,其实也很正常。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依旧很痛呢?

趁这个空档,刀疤男再度伸手,想要一把抓住安小图。

可是没想到的是,突然有个人上前,把刀疤男给擒住,让他没有碰到安小图半分。

刀疤男很生气,抬头一看,原来是个肤色白皙的年轻人,不屑地笑起来,“哎呀,小白脸也想英雄救美呢啊?”

陆少霆不说话,直接一用力,把刀疤男的胳膊给卸下来了。

只听“咔”的一声,刀疤男神色大变,十分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刀疤男抱着胳膊,却还恶狠狠的对陆少霆说,“你个小白脸,你知道爷爷我是谁吗?你居然敢……敢在爷爷头上动土。兄弟们,上!”

刀疤男一个挥手,身后的小弟们纷纷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就这么冲上去了。

陆少霆冷冷的看着这帮小弟,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甚至他就这么站在原地,连动都没动。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他们虽然面无表情,却下手干净利索。直接几分钟,就把那群小弟给打趴下了。

果然是练家子,身手了得。

“啊啊啊,痛痛痛!”一群人倒在地上,痛哭流涕,简直太狼狈了。

刀疤男一看小白脸来头不小啊,也讨不到好处。只好带着残兵败将,赶快逃离。当然,刀疤男感觉在这么多的手下眼前丢了面子,急忙就想要找回气势,离开时恶狠狠的放下话:“你们等着,给我好好等着!”

安小图和刘莓哪里见过男人打斗,这几分钟简直吓得她们愣在原地,直接傻了。

“走吧。”陆少霆转过来,看着傻了的两位,提醒道,“你们两个,还不走,难道要等那群混混回来?”

“啊?”安小图最先回过神来,可却没有听话的和他走,而是站在原地,脸上神情十分忧郁。

她,真的要跟陆少霆走吗?

正当安小图犹豫不决之时,刘莓凑到了她的耳边,悄悄的对她说:“这个男的如此厉害,还能够保护我们,我们跟他走,至少不会再受到伤害啊。而且这样才能更好救出我哥哥。”

听到刘莓说的话,安小图仔细的思考着。的确,她说的很对,现在她被肥猪男盯上,随时可能受到威胁。万一那个刀疤男再来找麻烦,可就没这回那么幸运了。

于是安小图抿了抿干燥的唇齿,终于还是点头答应跟陆少霆走了。

陆少霆带着她们,三人来到了高级咖啡厅,里边有着优雅的钢琴声,沁人心脾的旋律在空气中飘扬。

陆少霆为她们点了咖啡,然后三人坐下了,陆少霆这才开口问道:“现在,我可以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吗?”

安小图其实并不想对陆少霆说,毕竟这是闺蜜陆少霆和她哥哥的事情。可是陆少霆救了自己,她又不好直接拒绝。

只是没想到,刘莓先她一步,开始对陆少霆诉苦了。

“我哥刘风出去赌博,没想到又输钱了,欠了他们地下赌场五万。哥哥没法还钱,赌场的人把他带走关起来打他,我和小图去找哥哥,说了的三天后还钱,可没想到他们居然后悔了,还要扣押小图。”刘莓说着,眼泪又要流出来了,“其实我哥哥以前挺好的,不知为什么,他自从在外地打工回来之后,整天在家无所事事,一天到晚的只想赌博。”

刘莓眼眶通红了,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愈发的楚楚可怜,她十分愧疚的看着身边的闺蜜,哽咽的说道:“,小图,都怪我哥他没出息,还连累了你。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抓你,我……我对不起你。”

“别这么说。”安小图见刘莓梨花带雨的模样,顿时又心疼了。她将刘莓的手牢牢牵住,“我们一起长大的,你和刘风都是我的朋友。现在你们遇到了困难,我怎么能不管不问呢?”

“小图……谢谢,谢谢你。”刘莓已经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缓了缓情绪,擦干眼泪,还不忘笑着调侃道,“我们可不仅仅是好闺蜜好朋友,你还是我的未来大嫂呢。”

“胡说什么。”安小图微微低下头,脸已经是通红了。

而一边的陆少霆听后,脸色却更加阴沉了,他的手牢牢的抓住咖啡杯,仿佛要捏碎它。那一双犀利的眼睛,此刻更是迸发出阵阵的寒意,让人心颤。

只是这对姐妹们还沉浸在感动的气氛中,谁也没有注意到陆少霆的变化。

“少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过来,那人的嗓音低沉又富有磁性,三人顿时回头,向那人望去。

只见他有着修长的双腿,帅气的棱角分明的脸庞,而且面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仿佛温柔的王子一般,十分吸引人。

陆少霆听有人叫他,阴沉的脸色也立刻恢复了正常。他斜斜瞥了那个男人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什么事?”

“正好想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

来人叫林臣侑,和陆少霆似乎是熟人。他轻车熟路的走近前来,目光扫过了安小图和刘莓身上,然而在看到安小图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闪出一丝丝迟疑,然后又不动声色的转开了视线。

陆少霆皱着眉头,看着林臣侑问道:“怎么了?到底什么事要找我?”

“出去说吧。”林臣侑偏偏头,示意他去门外。

毕竟这里还有两个不知底细的女人,林臣侑怕人多嘴杂,不好开口。

而安小图和刘莓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就看那个林臣侑带着陆少霆走出了咖啡厅,把自己和闺蜜留下了。

少霆?是这个男人的名字?安小图觉得这个人的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可是在哪里听过呢,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

而另一边,林臣侑已经带着陆少霆出了咖啡厅,去了一个没有人来的地方。

“我要说的正是这故事,真没想到,你已经和那个女人见面了。”林臣侑压低了声,话语间有几分意外。

“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急着找我?”陆少霆语气冰冷,仿佛有一丝丝不悦。

林臣侑叹口气,劝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放下。难道,你不打算放下那件事吗?”

“我这一生,都不会忘了那件事的。”陆少霆语气森冷的说道。

而林臣侑依旧不依不饶的继续问道:“我记得你之前就找到她了吧?这几年来,你对她一直是默默关注,为什么现在肯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这和你无关!”陆少霆冷冰冰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想转头离开。

“难道你就不会想起和她的过去吗?如果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暗中关注了她这么多年?”林臣侑略略提高了音量,双眸中写满了担心。

相关文章:

小妖精真紧水都流出来了:上面一个日下面一个成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yin乱大合集|我的极品女教师

宝贝儿有点疼忍一忍|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老子几把粗你受不住|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

让ktv陪唱打一炮多少钱_你给老子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