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冒牌强兵全集免费/美女的冒牌强兵小说在线完整版

2021-06-25 10:12 · 新商盟

云海市国际机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位身材消瘦的青年,身穿黑色风衣,戴着鸭舌帽和墨镜。

普普通通。

青年拉着一个银色的行李箱,行李箱的标签上显示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汪小萱。

他显然不是汪小萱,偏偏行李箱上写的不是他林皓的名字。

那只有一种可能。

有个糊涂蛋把他的行李箱拿走了。

因为他取行李箱时,只剩下这个跟自己行李箱一模一样的行李箱了。

踮起脚尖朝四周张望,目光忽然盯上了百米外的一个性感美女,确切的说,他盯上了对方手上的行李箱,似乎是他的行李箱。

林皓微微一喜,迅速追了上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美女。”

性感美女乌黑亮丽的秀发轻轻一甩,转过身,有些警惕地望着林皓。

美女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穿着黑白相间的体恤,再加上蓝色紧身牛仔裤,配上白色帆布鞋,给人一种清纯淡雅的感觉,胸前的一抹雪白,让墨镜后面的目光若即若离。

一根手指将鼻梁上的墨镜拉下来一点,扫了眼对方胸前的一抹雪白,再看了看对方行李箱上的标签,林皓心中已经有了判断,果然是她拿了自己的行李箱。

林皓旋即笑道:“你是汪小萱小姐吧!你拿错行李箱了,这才是你的行李箱。”

说罢,林皓把自己手上的行李箱推了过去,伸手去拿美女手上的行李箱。

汪小萱忽然把手上的行李箱朝后一拉,警惕道:“干什么?你是哪个公司的销售?”

“什么销售?”林皓有些懵了。

“啧啧,装的挺像回事的,但是你也别小看我,我早就猜到你们会玩偷龙转凤的计俩了,说吧,你是哪个集团的销售?罗氏还是云婷的?”

汪小萱是一名优秀的销售人员,刚刚拿到了价值十二亿的订单,生怕同行来抢合同玩阴的,一路上都是谨谨慎慎的,直到林皓出现,立马让汪小萱神经大条,自然而然地以为林皓是某集团派来抢合同的销售人员。

“你误会了,不信你看行李箱上的标签。”林皓苦笑道。

“行啊。”汪小萱看了眼行李箱的标签,冷哼道:“有点本事,什么时候把我行李箱上的标签都换了。”

“……”林皓一阵无语。

汪小萱寒着脸警告道:“行了,我不管你是哪个集团的销售员,回去告诉你的主管,大风的单子我们昌盛德签了,想抢合同坏我们的单子,下辈子吧。”说完转身就走。

林皓追上去拽住对方手上的行李箱,嚷嚷道:“小姐,这真是我箱子。”

砰一声。

汪小萱忽然转身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了林皓下面最脆弱的位置。

啊……

林皓毫无防备,冷不丁中了汪小萱一脚,立即有种蛋碎一地的感觉,痛的他惨叫一声,弯下腰,一阵呲牙咧嘴。

待到他缓过气来,汪小萱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呼啸而去。

“妈的,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死三八,别让老子再碰上你。”林皓骂骂咧咧道。

就在这时,兜里的电话很不适宜地响了起来。

林皓强忍着痛,掏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瞬间呆滞了,甚至都忘却了疼痛。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韩红兵的号码!

韩红兵!战友韩琛的父亲!

不经意间,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一片熊熊火海,然后是一具烧成焦炭的尸体。

老韩!你的遗憾我来替你完成!你的血债我来替你讨!

深吸了口气,闭上他那悲伤和忧郁交织的眼神,酝酿了一会儿,霍然睁眼,摁下了接通键,耳边很快传来韩红兵的声音,“到哪了?”

“爸,我刚下机。”林皓情绪有些莫名地激动,声音中带着颤栗。

“熙婷去接你了,你们俩有些年没见了,先去吃个饭聊聊吧。”

林皓惊声道:“昌熙婷来接我?”

“阿琛啊,虽然我们家对昌家有恩,但是那都是上一辈的事了,不关熙婷的事,而且昌家一直照顾我们家,什么恩都还了,有机会你还是把事情跟熙婷说清楚吧,强扭的瓜不甜,熙婷不愿意就别再委屈她了,明白吗?”

林皓眼神中闪过一丝忧郁的神色,“我明白了。”

浑浑噩噩地出了机场,掏出一张照片,林皓看着照片里绝美如玉的美人,一阵唏嘘。

昌熙婷!

云海市昌家的千金小姐,赫赫有名的交际花,三大美女之一。

据调查,百年前的韩家同样是贵族,地位不比昌家差,甚至还在经济上帮助过昌家,为了报恩,昌家主动与家道没落的韩家联姻,因此战友韩琛和昌熙婷才有了婚约。

昌熙婷是打心眼里看不上韩琛的。

一直到韩琛执行任务时,壮烈牺牲,她都没有和韩琛圆过房,空有夫妻之名罢了。

不错!

早在三年前,韩琛已经壮烈牺牲。

韩琛是为了救林皓,葬身火海,侥幸存活下来的林皓,一直生活在愧疚中,他此生的心愿是代替战友韩琛尽孝,为此他不惜整容,把自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韩琛。

自此,世上不再有林皓,只有韩琛。

“上车。”一个冰冷到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皓闻声微微一怔,抬头望去,只见一辆红色保时捷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自己身边,车窗降下,一个美貌的让人心悸的冰山美人坐在驾驶位上,花颜月貌,皓齿樱唇,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胸前高耸,不是昌熙婷,还能是谁。

喉结动了动,林皓没有说话,迅速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里,然后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红色保时捷如同一道妖艳的鬼魅,唰一下窜了出去。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林皓有些牙疼,双手交叉,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树影。

昌熙婷身穿乳白色束腰长裙,长发盘在脑后,双手紧握方向盘,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忽然张口冷冷道:“听说你退役后出国了,过的还好吧?”

“还不错。”林皓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昌熙婷冷眼斜睨了眼林皓,看到他穿着普通,不禁摇了摇头,心里一阵唏嘘。

还不错?嘴巴还挺硬,我看你在国外的日子怕是都混不下去了吧。

“熙婷,我想跟你好好聊聊,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林皓鼓起勇气道。

昌熙婷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爆现,冰冷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履行妻子该尽的义务,把我的身体给你。”

“不是,你误会我了。”

他欠老韩一条命,做牛做马都偿还不上,怎么可能再去祸害老韩的媳妇?

“别再说了,前面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就那里吧。”昌熙婷毫无感情道。

林皓嘴角带着一丝自嘲,摇头道:“你真的那么讨厌我?”

昌熙婷冷哼了一声。

“既然你那么讨厌我,那我们离婚吧,我没有碰过你,相信你再找一个也不困难。”

嘎吱一声。

昌熙婷一脚踩在刹车踏板上,红色保时捷迅速停在了路中央。

“你……你说什么?”昌熙婷难以置信地望着林皓,惊呼道。

林皓一字一句道:“我们离婚吧。”

说罢,他开门下了车,取了自己的行李箱,然后看了看还在发呆的昌熙婷,用手敲了敲车窗,“明天早上十点,民政局见。”

昌熙婷神情呆滞地望着林皓潇洒的背影,怔怔出神。

三年了!

她做梦都想结束这段毫无感情的婚姻,但是真的等到了这一天,她却忽然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设想过未来。

就在昌熙婷有些迷茫的时候,电话很不适宜地响了起来。

昌熙婷浑浑噩噩地摁下了接通键。

“昌总,出事了,销售部的汪经理把刚跟大风集团签的合同给弄丢了,不知道罗氏是怎么知道的,出高价竞争,说服了大风集团,现在大风集团表示不会再跟我们合作,没有大风集团,我们的产品根本生产不出来……”

安乐村坐落在糖水井和锦华路交汇处,是云海市最大的城中村,村里有独特的购物街,小吃街,应有尽有,每年至少有几十万人口在安乐村流动。

而安乐村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依靠出租房屋。

林皓拉着行李箱,在宽不过六米的街道上晃悠,很快来到一个深巷。

韩家就在深巷的最里面。

刚进深巷,林皓立马看到巷子里围了十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好像在看热闹。

“师傅,前面出什么事了?”林皓很有礼貌地给一个穿着背心的光头男子派了根烟。

光头男顺手接过香烟,上下看了看林皓,总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只好呵呵一笑,一脸自豪道:“你是村里的租客吧?你不知道,我们村马上就拆迁了,我们家赔了三百多万呢。”

“哦?安乐村要拆迁了?那前面是出什么事了?”林皓皱眉道。

“还不是拆迁闹出来的事,韩红兵家的宅基地面积是我家的两倍,开放商耍无赖,只赔两百五十万,这不是欺负人嘛,老韩不同意,开发商就找了些混混来收拾老韩,现在正在里面闹呢,说起来老韩还真可怜,如果老韩的儿子在村里,我看谁敢欺负老韩……”

“什么?”林皓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森冷的杀意,推开中年男子,迅速朝韩家跑去。

深巷的西北角有一处庭院,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文雅精巧,门口的石狮子两边对称,高挑的红色木门庄严而气派,这里便是韩琛的家。

此时此刻,韩家门口围了五六个看热闹的村民,伸长脖子朝里面看。

噼里啪啦的打砸声自韩琛家里传了出来,夹杂着韩红兵求饶的声音。

“别再砸了,我求你们了,你们不能这样啊。”宽敞的院子里,身穿粗布短袖的韩红兵瘫坐在地上,身上脏兮兮的,还有不少脚印,可怜巴巴地望着四个抄着铁棍乱砸的混混,苦苦哀求。

一名肥头大耳的秃头男叼了根香烟,气势汹汹地指挥着四个混混。

“毛哥。”一个瘦的跟猴子的混混拿着一个牌位跑了过来,嘿嘿笑道:“你看,这是他们家的祖宗牌位。”

“你把祖宗牌位还给我,这个不能砸。”韩红兵尖叫着爬了起来。

毛哥取下别在腰间的斧头,冷笑道:“你说不能砸就不能砸?你他妈算哪根葱?”

“毛哥。”韩红兵脸色苍白地望着祖宗牌位,哆嗦道:“赔偿合同我签,我签。”

毛哥用手抓了抓脑袋上的几根毛,阴阳怪气道:“哟,现在想签合同了?早干什么去了?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死也不签吗?怎么现在成软骨头了?老不死的。”

说着用斧头敲了敲祖宗牌位。

四个小弟抄着铁棍吊儿郎当地站在院子里,望着韩红兵,满脸的嚣张和奸笑。

“姓毛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就不怕有报应吗?”韩红兵咬着牙道。

“妈的,你还敢威胁我?”

毛哥歪着脑袋把香烟弹飞出去,然后手起刀落,一斧头把祖宗牌位削成了两半。

“啊……我跟你们拼了……”

韩红兵两眼唰一下红了,抄起地上的扫把,哇哇直叫着冲上去拼命。

不过年老体衰的韩红兵怎么可能是毛哥的对手,刚冲上来,毛哥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直接摔倒在地,直哼哼,嘴角带血,脸蛋上多了个巴掌印。

“你还想打老子?老不死的,还给你脸了还,老子警告你,三天之内,乖乖地把合同签了,否则下次老子就不是劈你们家祖宗牌位了,老子直接劈你。”

毛哥顺手把一截祖宗牌位扔在地上,指着韩红兵警告了一番,然后朝自己的小弟招了招手,大摇大摆地朝门口走去。

“老祖宗啊……”

韩红兵扑上来接住了一截祖宗牌位,珍若性命地抱在怀里,哇哇直哭。

门口的几个村民看到韩红兵被打,有心想上去帮忙,但是却怕毛哥报复,只能有些同情地看着韩红兵,现在看到毛哥朝门口走来,一个个立马闪到了一边,让出了一个通道,毛哥等人更加的嚣张了,恨不得把脑袋扬到天去。

不过毛哥等人刚迈过门槛,前面突然冲过来一个年轻男子堵路,还真是挺赶场子的。

“好狗不挡路,滚一边去。”一个染着黄毛的混混挥舞了下铁棍。

“跪下来道歉。”林皓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

此时的他仿佛又变成了战场上那个充满了杀意的兵王。

五个混混有些愕然。

站在巷子里的十几个村民面面相觑,想不到还真有不怕死的。

“嗑瓜子嗑出来个臭虫,还真不知死活,小瘪三,少管闲事,滚。”毛哥怒道。

“再不滚,老子爆你菊花。”一个长着大龅牙的混混牛逼哄哄道。

其余四个混混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

“龅牙,你口味真他妈的重,皮包骨头的小瘪三都不放过,不怕捅到骨头?”

“哈哈,别闹了,看把小朋友吓成什么样了,都快尿裤子了。”

“哈哈……”龅牙见林皓年纪轻轻,跟初入江湖的小年轻一样,没放心上,顺口说了自己的口头禅吓唬吓唬,想不到惹来同伴们儿一阵狂笑,再看看林皓骨瘦如柴的样子,都觉得有点过分了,忍不住哈哈一笑,自以为把林皓吓得够呛。

谁知道林皓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看样子还真等着被爆、菊花,龅牙有些不悦了,上前一脚踹了过去,“妈的,你在这听故事呢?滚一边去。”

一脚揣在了林皓的肚子上。

结果林皓纹丝不动,龅牙却踉跄了几步退了回来,感觉像是揣在了铁板上。

“龅牙,你他妈是不是被女人给榨干了,成了软脚虾了,连个皮包骨头的小瘪三都干不翻了?”黄毛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龅牙闻言恼羞成怒,怒吼一声,抬手一铁棍朝林皓的脑袋敲去。

十几名村民一声惊呼,都有些不忍目睹血流成河的惨状。

砰一声。

林皓没有倒下,而是毫不犹豫地伸手抓住了龅牙的铁棍,用力一拽,直接把铁棍抢到了自己手上,看的村民们目瞪口呆。

我的妈呀!那是用力挥舞过来的铁棍啊!不是火腿肠,这厮用手就接住了?

而且看林皓抢龅牙铁棍的样子,跟大人抢小孩儿棒棒糖一样轻松,一把就抢走了。

“卧槽!有两下……啊……”龅牙瞪眼看了看林皓,有些愕然。

话还没说完,林皓已经一铁棍敲在了他的脑袋上,痛的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哇哇直叫,鲜血顺着脸颊滑落,看的村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想着,恶人还需狠人治啊。

其余四个混混都惊呆了。

回过神来的毛哥后退一步,一挥手喊道:“妈的,一起上,给老子弄死他。”

三个混混抄着铁棍嗷嗷直叫地冲了过来。

林皓冷眼一扫,用力把铁棍甩了出去,又给一个混混脑袋开了瓢,然后毫不犹豫地出手,上前两步,轻松躲过了两个混混的铁棍,找准时机,双手并用,一下抓住了两个混混的脖颈,用力一拽,跟拽小鸡一样,把两人的脑袋砰一下撞在了一下,头破血流。

抬腿又是两脚,直接把两个混混踹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直哼哼。

转眼间,刚才还牛逼哄哄的四个混混无一例外地倒在了地上。

只剩下毛哥抄着铁棍瞪圆了眼睛,跟雕像一样站在那里,懵逼了。

十几名村民面面相觑,有种身临武打电影片场的感觉,明明是身材消瘦的小年轻,却跟磕了药一样,硬是把四个比他魁梧的混混给干翻了,而且动作是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看着都觉得是享受。

三两下干翻了四个混混,林皓拍了拍手,跟干家务一样轻松,然后朝毛哥走去。

哐当一声,毛哥吓得的斧头都掉在了地上。

躺在院子里的韩红兵艰难地爬了起来,抱着一截祖宗牌位,远远地望着林皓,眼泪又下来了。

看到林皓寒着脸走了过来,毛哥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之色,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两步。

“兄弟,咱们俩无冤无仇的,完全是一场误会,我给你道歉行不……我……”

啪!

林皓毫不犹豫地赏了毛哥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是,打人不打脸,你……”毛哥朝后踉跄了两步,捂着脸怒视着林皓。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啊……我干你……”

毛哥一连挨了两巴掌,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顿时怒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哇哇叫着朝林皓扑去,张牙舞爪的,想拼命。

不料林皓抬手又是一巴掌,这下打得毛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牙都被打掉了两颗。

十几名村民静悄悄地站在两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看到毛哥凄惨的样子,他们没有丝毫的同情,只觉得心里一阵痛快,不过痛快之余,对林皓也有了一丝畏惧,第一次见到这么狠的年轻人,但是还真应了那句话,恶人还需狠人治啊。

林皓慢悠悠地蹲在毛哥的面前,冷冷道:“知道我是谁吗?”

“你,你是谁?”毛哥吐出两颗血牙,弱弱地看了眼林皓,说话都有些哆嗦。

林皓一字一句道:“我是韩琛。”

“哗。”深巷里一阵哗然。

“原来是他。”

“他是韩红兵的儿子。”

“听说他当过兵,很厉害的,有仇必报,前些年,村长的儿子指着韩红兵的鼻子开骂,直接被他打得进了医院。”

“什么?那这家伙打了老韩,怕是……”

听到村民议论的话,毛哥神色轰变,那张脸仿佛上了层白石灰,唰一下白了。

完犊子了!

村长儿子只是骂了他爸,就被打的进了医院,那自己打了他爸,岂不是要扒皮抽筋?

想到这里,毛哥的肠子都快悔青了,连连作揖道:“兄弟,兄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对老爷子动粗,我混蛋,我王八蛋,我不是人,但是你也给了我教训了,求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冤有头,债有主,是你先打了我爸,不跪地道歉,征求我爸的原谅,这件事没完。”

“我,我道歉,我道歉。”毛哥用衣袖擦了下嘴巴上的血迹,艰难地爬了起来。

林皓站了起来,冷眼一扫道:“躺地上的,不想下辈子在床上度过,那就麻溜的进去道歉,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跑。”

“是是是。”

躺在地上的四个混混闻言哧溜一声爬了起来,捂脑袋的捂脑袋,捂肚子的捂肚子,跟在毛哥屁股后面,乖乖地进了门。

一尘不染的院子,圆形石桌,还有挂在两颗槐树间的秋千,遮天蔽日的葡萄老藤。

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也不知道韩红兵跑哪去了。

门窗和门都有被砸过的痕迹,玻璃碎片掉落在台阶上,菜园子里的菜都被拔了出来。

“爸,我回来了,你出来看看。”林皓拉着行李箱,环视一圈,深吸了口气道。

嘎吱一声。

西面的房门打开,韩红兵捧着刚粘好的祖宗牌位走了出来,“阿琛回来了。”

林皓拉着行李箱的手颤了一下,两眼微红地看着韩红兵,以及韩红兵银白相间的头发,一时间,差点流出泪来,呼吸急促。

人生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

林皓父母早逝,不能尽孝,现在他的身份是韩琛,看到韩红兵年老体衰,无儿子送终,心情沉重,愧疚、自责、悲痛等等情绪涌上心头。

爸!你就是我爸!以后我来孝敬您……给您养老送终……

韩红兵没有察觉到林皓的异常,却看到了有些狼狈的五个混混,吓了一跳,手里的祖宗牌位差点掉在地上。

“爸,我在门口碰到了他们,他们说对不起您,非逼着我打他们一顿,还说要亲自给您赔礼道歉,不然就挥刀自宫,我看事情严重,所以就把他们带进来了。”林皓努力控制住激动地情绪道。

“这……”韩红兵看着几个混混,有些懵。

五个混混闻言心里操翻了林皓的祖宗十八代!

明明是你打击报复,偏偏说成我们逼你,你见过有人逼别人打自己的吗?

只不过看到林皓眼神阴冷地盯着他们,吓得浑身一哆嗦。

扑通!

五个混混齐刷刷地跪在地上。

毛哥忍着痛连连作揖道:“是是是,是我们逼他的,您千万别怪他打我们,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我们给老爷子赔罪,我们错了,请您原谅。”

十几个村民伸长脖子朝里面看,正好看到五个混混下跪道歉的一幕,眼神中立时闪过一丝羡慕,同样是做父亲的,他们心里思量了下,如果自己出事,自家儿子会不会给自己出头。

“你们太过分了。”韩红兵指着怀里的祖宗牌位,教训道:“跑到我家里乱砸一顿,对我拳打脚踢,最后还把我们家祖宗牌位给削成了两半,你们说说,你们干的是什么事?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是是是,您教训的是。”五个混混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传统美德,我今年都五十七了,你们也下得去手,如果不是我身体还算硬朗,只怕老命都得交代到你们手上,如果我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们都得被枪毙的。”

“我……我们错了。”五个混混跟乖宝宝一样垂着脑袋。

“不过看你们有如此诚意,的确难得,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后你们得改改自己的性格,以善心待人,尊老爱幼,没事多看看书,培养培养自己的涵养,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韩红兵絮絮叨叨的没完,听的五个混混头晕脑胀。

他们身上都有伤,血都凝固在伤口上了,一个个脸色苍白,汗珠如雨,只有毛哥的伤势能轻点,但是也得不时地抹嘴巴里流出来的血。

韩红兵两眼老花,以为他们只是皮外伤,不会有什么大碍,于是又絮絮叨叨道:“嗯,你们思想觉悟还是可以的嘛,对了,你们读过《颜氏家训》吗?里面有句'君子当修德以待时',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吗?我解释给你们听。”

“爸,刚才我出手轻,他们觉得不够赎罪,还用铁棍敲了脑袋,伤的不轻,我看还是先让我送他们去医院吧。”林皓忍不住道。

韩红兵闻言一脸遗憾道:“好吧,家里有《颜氏家训》整集,等他们伤势稍好,你再带他们来,我给他们好好讲解一下。”

“……”五个混混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林皓把五个混混带到门口,上前把家门关好,然后转身一脚揣在了毛哥的身上。

砰一声。

毛哥如同炮弹一样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墙上,砸落在地,'噗'喷出一口鲜血。

十几个村民惊得倒吸了口凉气。

其余四个混混两腿都在打摆子,垂着脑袋,不敢看林皓,生怕自己是下一个毛哥。

“感觉怎么样?”林皓慢悠悠地晃了过去,居高临下地望着毛哥。

毛哥嘴巴漏风地惨笑道:“我错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是谁让你们来的?”林皓抠了抠鼻子道。

“我说,是,是罗氏集团,我,我现在能走了吧?”

“走?”林皓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行啊,那你先告诉我,我爸脸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哪只手打得?”

“你,你想干什么?我都赔礼道歉了还想怎么样?”

林皓伸手捡起地上的斧头,细细打量,“你不说,那就两只手。”

“你,你不能这样对我。”毛哥额头冷汗直冒,吓得说话都有些颤抖,“我是跟南阳街龙哥的,你敢对我动刑,龙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龙哥是谁?”林皓皱眉道。

十几个村民闻言脸色微变,显然是听过龙哥的威名的。

毛哥呲着血牙嘿嘿笑道:“龙哥是南阳街的老大,你敢动我,龙哥会把你碎尸万段的,姓韩的,有本事你动我一下试试……哎,你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林皓把斧头转了一下,然后抓住毛哥的一只手,摁在地上,“妈的,我还真想试试。”说完一斧头砸在了毛哥的手上。

咔嚓一声。

硬生生地砸断了手骨,痛的毛哥一声惨叫,额头青筋暴现。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的妈呀!那是活生生的手掌不是猪蹄啊。

十几个村民的眼神中没有同情,他们是亲眼目睹过毛哥是怎么欺负韩红兵的,现在看到毛哥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心里只有痛快,只是痛快之余,还有点羡慕韩红兵。

韩红兵生了个好儿子啊!

“我,我是跟南阳街龙哥的……你……”

“妈的,你现在把玉皇大帝请来都没用。”

林皓摁住毛哥的另一只手,又是一斧头,咔嚓一声,毛哥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相关文章:

在学校游泳池游泳泳裤掉了,污男污女情侣头像

甜宠肉H双处;这么湿,下面是不是想我了?

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和女朋友开处详细过程

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都市王者】多男同时插一个女人8p

美女的沉沦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绝美女老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