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命定新娘【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豪门命定新娘】

2021-06-24 12:12 · 新商盟

“啪!”

一张照片甩在了凌潇月脸上。

“你隐藏的很好嘛,”乔梦嘲讽一笑,“居然玩这么大尺度!”

照片上一男一女死死纠缠在一起,男人脸上打了马赛克,那个女人却能一眼看出是凌潇月本人。

凌潇月踉跄了一下,勉强稳住身子,她下意识地抓紧身边人的手臂:“妈,这要是让爸爸知道……”

“别急,你告诉妈,这到底发生什么了?”乔游拍了拍凌潇月的手,嘴角不留痕迹的勾了勾。

“我,我不知道……”凌潇月眼圈微红,脑中一团乱麻。

“凌潇月,你这人真有趣,看到照片还不承认,这人分明是你的炮/友!”乔梦拿着照片在她面前晃,一脸鄙夷,“这么劲爆的姿势!没想到咱们凌家大小姐这么放/荡。”

“梦梦,你怎么能这么说妹妹呢!”乔游嗔怪地瞪了她一眼。

凌潇月脸红的都快滴血,她低着头不吭一声,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往下掉。

她一直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就连交往一年的男朋友也不过是拉拉小手,男朋友多次提出再进一步的要求,都被她严词拒绝。

昨晚,她只是去酒吧参加了一个聚会,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妈,我该怎么办?”凌潇月完全乱了方寸,哽着声音问。

“孩子,你放心,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但妈一直把你当成亲生的看待。这件事妈一定会帮你的。”

乔游悄悄和乔梦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叹口气,像是做出了什么令她心痛的决定,转过身从抽屉拿出一样东西。

“还好你爸爸出差没在家。这是去美国的机票,你先避避风头,妈会帮你安排好剩下的事情。”

“妈,我……”凌霄月拿着机票不知所措,乔游面色有些不悦,对着乔梦使了个眼色。

“妈都这么帮你了,你还不知足?万一让爸爸知道你和男人乱搞,肯定把你赶出凌家!”

乔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满是不屑,“凌潇月,你可不能这么自私,这事情一曝光,凌家就完蛋了!”

“梦梦说的没错,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爸爸知道了肯定大发雷霆。”乔游连忙附和,不给凌潇月思考的时间,上前叮嘱,“你今天就出国,等你爸爸气消了再回来。”

不等凌潇月多说,乔梦拎着一个大箱子扔在她脚下,不耐烦的催促,“趁爸爸还没回家,你赶紧走吧,别浪费了这张机票!”

凌潇月流着泪出了家门,被母女两个人塞上出租车。

身后,乔游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神色冰冷的目送车子离开,终于松了一口气。

“妈,终于把这个扫把星赶走了。”

“别乱说,你爸爸快回来了,赶紧回家准备一下。”

机场。

凌潇月拎着箱子,茫然无助地站在候机大厅。短短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情,绝望的感觉几乎将她摧毁。

犹豫了半晌,她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男朋友秦安城的电话。

“亲爱的,你的手机在响。”乔梦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把床上的手机递给秦安城。

看到来电的是凌潇月,秦安城下意识看了看乔梦的反应,皱紧眉头。

“接吧,她可是你的旧情人。”乔梦缠绕而上,手臂环住他的脖子,嘴唇贴在他耳边蹭。

“喂?”秦安城声音冰冷。

“安城,帮帮我,求你……”电话那端传来凌潇月的哭声,秦安城脸色更加难看,眼神带着浓浓的厌恶。

“凌潇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出轨的事情,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秦安城低头在乔梦脸蛋上亲了亲,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凌潇月心里一酸,原来他都知道了,难怪会用这么冰冷的语气对她说话。她的心像被一颗子弹贯穿,疼的鲜血淋漓。

“不,安城,你听我解释!”她颤抖的嘴唇,说话都在哆嗦。

“你已经不干净了,以后不要再纠缠我!还有,我从来没有爱你!”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扔在旁边,秦安城猛地搂住乔梦的腰,把她压在床上,“宝贝,这样你满意吗?”

“满意!你做什么我都满意!”乔梦声音软的像一滩春水,潮湿的发丝撩-拨着秦安城的心,浴袍敞开的衣领让里面一览无余。

“你满意了,接下来该让我满意了!”秦安城手一扯,浴袍飞出去落在地上。

突然的失重感,让凌霄月猛地惊醒,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着气。

扭头看了看,女儿旁边睡得很安稳,凌潇月心里的不安稍稍褪去,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

六年前来到美国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过把这个孩子打掉。可孩子已经成型,打胎有生命危险。

凌潇月手指轻轻抚过女儿的脸,幸好当初没有放弃这个孩子,在她最心灰意冷的时候,这个孩子给了她活着的勇气。

六年前的绝望,造就了现在的凌潇月,那张耻辱的照片,送给她世界上最好的宝贝。

昏黄的机舱里,亮着几盏小夜灯,再过几个小时飞机就要降落,凌潇月即将重新踏上这片土地。

给女儿盖好小被子,她轻手轻脚走进洗手间洗脸,冰冷的水让她清醒过来,凌霄月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六年的时光,她脸上没有了当初的青涩与稚嫩,多出了几分成熟和淡然。

她转身向外走,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胸膛。

“不好意思……”

话没说完,声音就卡在喉咙里,一张模糊的脸从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下一刻,那个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推,将她重新推回了狭小的洗手间内。

“放开我!”凌潇月奋力挣扎,却挣不开对方的手。

“你是谁?”低沉的声音在头顶炸响,男人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低沉的声音藏着隐隐的怒火。

这个女人的眼睛,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

“你又是谁?”凌霄月偏头躲开他的手,愤怒的反问。

男人用身体挡着门,拿出手机,冷笑着点开一张照片。

血液一瞬间冲到了凌潇月的头顶,她双耳嗡嗡作响,这张照片,这张羞辱的照片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有!

“这个女人是你!”他一脸笃定。

凌潇月不敢相信地抬头,面前的男人面容英挺,和照片里的轮廓慢慢融合,他就是那个男人!

凌潇月身子止不住颤抖,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这个男人,就是念念的父亲!

“你是谁?回答我。”男人眸色凌厉,盯着她不断追问。

凌潇月脑中一团乱麻,她低下头避开男人的视线,转身就要逃,“让开,你认错人了。”

“不可能。”狭小的飞机洗手间,站下两个人极为勉强,男人炙热的胸膛与她贴的很近,身上散发出的木质香味直窜入她的鼻腔。

“咱们出去说好吗?”凌潇月眼珠一转,软声道,“这里太小了,站着不方便。”她抬头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他。

男人凝视片刻,拉开了洗手间的门。

刚闪开一条缝,凌潇月立刻收起了楚楚可怜的模样,灵活的像条鱼,迅速从狭窄的门缝钻出去。

她回身用力一拉,把门带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跑了出去。

男人猝不及防,往后趔趄了两步,再一开门,早就不见了刚才那个女人的身影。

“该死!”他低吼,一拳打在门框上。

当年就是被她可怜楚楚的眼神蛊惑,才失控犯下大错。没想到时隔六年,他再一次被这个女人骗到。

他气急败坏地拍上门,目光一侧,看到地上掉落的一只珍珠耳坠。

机场外,一个女孩高举着接机牌,踮着脚尖四处张望,很快就发现了目标。

“凌潇月!凌姐,这边!”

接机口出来一个步履匆匆的女子,身后行李箱上坐着一个粉雕玉啄的小女孩。

“妈咪,我们到了吗?”小女孩看起来四五岁的样子,长发束成两条马尾,湿漉漉的大眼睛带着灵气。

同行的人纷纷侧目,摸摸小女孩的脸,怎么看都喜欢。

余清婉跑过去给了凌潇月一个大大的拥抱,又把小女孩抱起来亲了一口,“我都想死你们了!”

很久不见,三个人聊得正开心,余清婉的电话突然响起,没说几句话,表情骤然阴沉下来。

“怎么了?”凌霄月心里一紧。

余清婉挂断了电话,紧锁双眉:“凌姐,有个坏消息。”

“今天下午两点钟,凌云集团要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下一任继承人……”

凌潇月目光微沉,瞥了一眼手表,现在距离新闻发布会开始,已经不足两个小时了。

“在什么地方?”

“凌云集团的会议室。”余清婉声音急切,“凌姐,现在赶过去肯定来不及了!”

“来得及。”一个甜软的声音响起,坐在后排的念念抬起亮晶晶的大眼睛,认真指着车上的导航地图。

“现在是十二点零七分,高架桥上可能会堵车,我们走下路,从机场一路向北,过海湾路,穿过南侧的一个旧小区。这个时间小区里行人不多,我们可以直接从小区穿过去,这样就能躲开最堵的路段。接下来再绕上高架走返程,在青山路口下去,如果一切顺利最快一个半小时。妈咪,你还能补一下口红。”

小女孩说完,冲着凌潇月眨了眨眼睛,脸上带着‘妈咪快夸我’的表情。

“我的天,念念你是会呼吸的导航吗?不不!导航都找不出这条路!”

凌潇月惊讶的看着女儿,送给她一个飞吻。

当年继母和妹妹设计把凌潇月赶出凌家,就是为了让乔梦名正言顺继承凌云集团。

凌潇月既然回国了,肯定不会让那对母女如愿。

“清婉,去凌云集团!!!”

到达凌云集团是下午两点零五分,时间刚刚好。

凌潇月在车上简单补了妆,长呼了一口气,“乔游,乔梦,咱们等着瞧。今天只是一个开始!”

六年前,拿到那张机票时,她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后妈安排好的,那一夜无知的疯狂,提前准备好的机票,所有一切都是精心为她准备的陷阱。

乔游对她的温柔慈爱都是假象,背后里一次次算计她,做了太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凌姐,你自己小心,等下我会把住处的位置发给你。”

凌潇月颔首,低头在女儿额头上亲了一下,把她交给余清婉,自己带上墨镜下了车。

新闻发布会即将开场,会议室两侧站满记者,凌云集团确定继承人,引来了各大媒体的关注。

凌江坐在主席台最中间,身边是乔游和女儿乔梦,再两侧是公司的高层人员。

“哒,哒,哒——”

门口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传来,凌潇月推门而入。

她一身黑色修身风衣,迈着步子,直接昂首走向主席台。

现场所有记者齐刷刷看过来,私下交头接耳的议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请问你是……”主持人开口询问。

凌潇月红唇一弯,取下墨镜轻轻甩开长发,周围记者有人认出了她,发出惊叹的声音。

“她是新任的SY亚洲时尚总监——凌潇月!”

“什么?她就是北美设计大赛一路走红,仅用六年时间红遍欧美的设计师凌霄月?”

这个名字一出来,周围所有记者都移转镜头,对准了她,坐在主席台上的几人反而成了配角。

“月月?”父亲凌江一脸震惊。

凌潇月上了主席台拿起话筒,很淡定的站在凌江身边,缓缓开口,“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SY的首席设计师,也是新任的SY亚洲时尚总监。”

她微微一笑,看向坐在台上的三人,抛出另一个重磅炸弹,“同时,我还是凌云集团创始人,凌江先生的独生女。”

现场再一次爆炸,这个轰动了全球的年轻设计师,没想到出身也不同凡响!

只是,她刚才说到独生女……记者视线纷纷看向乔梦,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月月,你回来了。”乔游看着凌潇月,嘴角忍不住抽搐,艰难的维持笑容。

“嗯,回来了,再不回来你们就该把我忘了。再怎么说,我也是凌氏集团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凌潇月笑容明媚,强势的气场自然散发而出。乔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妈……”乔梦双拳紧握,紧张地拉了下乔游的衣袖,凌潇月这个时间出现,分明就是来搅局的。

“凌总,还继续吗?”旁边的经理悄悄问。

凌江看了眼凌潇月,压低声音,“先暂时取消,以后再说。”说完起身,冷着脸离了场。

不到半个小时,发布会的新闻就席卷了整个媒体网络。

凌潇月对此并不知情,她处理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办公室,念念正坐在沙发上玩积木。

新到岗位事情比较繁杂,忙起来就疏远了女儿,凌潇月有些愧疚。

“清婉,请一个阿姨回来照顾念念吧,钱好商量就是人要好,负责任,平时接送孩子,打扫下卫生,做做饭就行。”

“放心吧,凌姐,包在我身上。”

凌潇月感激的笑了笑,抱起女儿亲了亲,“念念,妈妈晚上有事情不能陪你吃饭,余阿姨陪你好不好?”

念念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念念会乖乖吃饭的,妈妈也要好好吃饭。”说完也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晚上有一个饭局,洽谈SY品牌入驻雷氏商业大楼的相关事宜。

侍者将她引入一个包间,凌霄月向内看了一眼,顿时身体僵住了,脑海里像是有一道惊雷炸响。

“凌总监,这位就是雷氏财团的总裁——雷云泽先生。”

怎么可能?这个人不就是飞机上的那个男人吗!他居然就是雷云泽,是她要合作的对象!

看到凌潇月,雷云泽并不吃惊,他邪魅的笑了笑,主动走上前伸出了手,“您好,凌总监。”

凌潇月回过神,扯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和他的手握在了一起,“雷、雷总,您好!”

雷云泽一身整洁西装勾勒出完美的身形,棱角分明的五官带着一种不可亲近的威严。

凌霄月的小手被他宽厚的手掌包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滋味。

还没等介绍人再说话,雷云泽就率先开了口:“凌总监,请借一步说话。”

相关文章:

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sm屈辱调教长篇小说

【热门】超强狂婿小说在线全文章节完结篇

儿媳妇哪里涨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黄床大全30分钟…咸猪手女子极力享受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女性私下毛又长又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