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邪医全文无删减/绝代邪医小说免费阅读全本

2021-06-24 12:43 · 新商盟

咔嚓!

高级病房的门被推开,两道人影走了进来。

“袁子豪,多谢你了。”

庄紫妍向身边的青年强笑着道。

她的身材高挑,气质高雅,生的倾国倾城,全身上下都充满着迷人的魅力。

可现在,她的柳眉紧蹙,满脸愁容,似乎遇到了烦心事,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惹人怜惜。

“你和我客气什么?”

袁子豪的眼中全是柔情,“我对你的心意,你很清楚,我说过,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

他的表情郑重,诚挚的看着庄紫妍。

“我已经结婚了,还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庄紫妍摇摇头,很是认真的道。

“就这残废吗?”

袁子豪指着病床上的人,情绪有些激动,“他不可能再醒过来的!”

但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这时,病床上的人双眉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但他的眼中,却全是迷茫,然后慢慢变的复杂。

“这家伙原本就是一个窝囊废,他哪里配的上你?”

“他是秦家的私生子,让秦家感觉丢了颜面,就将他扔到庄家来入赘,这对你公平吗?”

旁边,袁子豪的声音越来越大。

“现在老天开眼,让他成了植物人,你也可以解脱了。”

“而且,你已经照顾了他一年,这很对得起他了!”

“放弃吧,让我照顾你,我一定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深情款款,满目柔情,紧紧的盯着庄紫妍,说着,竟然还想去抓庄紫妍的手。

但是,庄紫妍却避开了,没有让他得逞。

“不管怎样,秦宇都是我的丈夫,我不能丢下他,这种话,还请你以后不要再说了。”

她的神情有些黯然,可即便如此,还是固执的摇了摇头。

无论她的心里感到如何不公,对秦宇如何不满,那都是她当时的选择,现在秦宇成了植物人,她若是丢下他不管,她成什么人了?

她做不到!

“一年了,没想到我竟然昏迷了一年。”

病床上,秦宇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却是感慨不已,“我以前浑浑噩噩,胆小怯懦,只认为这个女人讨厌我,却没想到,却是一个真性情的女子。”

他遭人暗算,昏迷了一年,庄紫妍对他不离不弃,照顾了他一年,还是让他很感动的。

要知道,他只是秦家的私生子,体质虚弱,名副其实的废物,但庄紫妍却是苏城的天之骄女,他入赘庄家,庄紫妍却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她的心里岂会没有怨言?

“我入赘庄家,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但你既然成了我的女人,又照顾了我一年,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秦宇在心中暗暗说道。

他有这个信心!

他看似昏迷了一年,其实灵魂却穿越到了仙道为主的天玄大陆。

那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因为性格懦弱,他受尽了屈辱,后来得师父看重,收他为徒。

经过数十年的历练,他的心坚似铁,尤其是师父被人杀害后,他更是性情大变,成为天玄大陆的四大邪公子之一。

他在探索一个古迹时,和人争夺神魔录,被人联手打的魂飞魄散,却没想到,现在竟然又回到了地球。

此时的秦宇,经过天玄大陆数十年洗礼,已经和一年前的秦宇完全判若两人了。

“你难道要守着这个残废一辈子吗?”

旁边,袁子豪的情绪波动很大,冲着庄紫妍大叫,“你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

他为庄紫妍付出了那么多,而庄紫妍宁愿守着一个植物人,也不愿意跟他,这让他的心里愤怒无比,那一张英俊的脸都变的有些狰狞了。

“你再说这样的话,就请你离开!”

庄紫妍咬着嘴唇,目光也有些冷了。

“你竟然赶我走?”

袁子豪瞪大了眼睛,“这个残废到底有什么好?”

“你不是要守着他吗?若是他死了,你就不用守着了。”

他的表情变的凶狠无比,直接扑到了秦宇的床边,然后,一把扯掉了秦宇身上的输液管。

“你干什么?”

庄紫妍的脸色大变,想阻止,却根本来不及,“你这是杀人啊!”

“我这是为你解脱,也是为他解脱。”

袁子豪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你若是认为我做错了,那就报警吧,让我去坐牢。”

“医生,快叫医生啊!”

庄紫妍惶急大叫,想要冲过去开门,却发现门被锁上了,她怎么都开不了。

“你别费力气了,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袁子豪反倒是非常的平静。

“这都是你预谋好的?”

庄紫妍反应过来,愤怒的瞪着他。

“我都是为了你!”

袁子豪深情满满,并没有否认,“现在他死了,你也解脱了,也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你爸爸不是出事了吗?只有我们在一起,我才能全心全意的帮你啊。”

他说的很是恳切,可言语中又有些威胁之意。

“你……

庄紫妍大怒,紧紧的攥着拳头,那脸上全是颓败和悲哀。

他爸爸喜欢收集古玩,但眼光却很差,钱花了不少,却很少买到正品。

前段时间,他看中了一件古陶,很多专家都说出自唐朝,价值三千万,他当时就动心了,借了不少钱买了下来。

谁知,最后却是高仿,他被人人坑了,怒极攻心下,心脏病发作,也住院了。

她爸爸出事,袁子豪确实出力不少。

“你很得意吗?”

就在这时,一道冷冷的,沙哑声音在屋内响起,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谁?谁在说话?”

袁子豪两人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你不是想杀我吗?”

又是一道声音响起,这让袁子豪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连忙向病床上望去。

然后,两人全部瞪大了眼睛,不住的吸凉气。

就看到,在他们眼里,应该已经死去的秦宇,竟然坐了起来。

他的身上缠着绷带,看起来极为诡异,在两人的注视下,他直接下了床,然后向袁子豪走去。

“你竟然没死?你到底是人是鬼?”

袁子豪吓的面色惨白,颤声道。

但很快,他的眼中就露出一抹凶狠,“老子管你是人是鬼,都休想再打扰老子的好事!”

然后,他直接就是一拳砸向了秦宇。

“死吧,去死吧!”

袁子豪的面色狰狞无比,突然暴起,挥起一拳,狠狠的砸向秦宇。

“不要!”

旁边,庄紫妍的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大叫。

这听在袁子豪的耳中,更是暴怒无比,嫉妒的想要发狂,他眼中的凶光更盛了,那一刻,他只想彻底杀了秦宇。

噗!

可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僵住了,瞪着眼,满脸的愕然之色。

秦宇竟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拳头。

这怎么可能?

“太慢了。”

随着一道不屑的声音响起,秦宇的脚狠狠的踢了出去。

“嗷!”

跟着,袁子豪的表情变的无比精彩起来,那脸色阵青阵白,双手捂着裤裆,不住的惨嚎着,满头满脸都是大汗。

秦宇这一脚,实在太狠了。

“就凭你还想打老子的女子主意?老子直接让你变太监。”

秦宇讥讽的看着袁子豪,在心中冷哼道。

看到这一幕,庄紫妍直接呆愣在原地,眼睛瞪的老大,只感到难以置信。

秦宇一向怯懦,胆小,今天竟然敢踢袁子豪,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混蛋,我,我要杀了你!”

袁子豪不停的怒吼着,面色狰狞,满是怨毒的瞪着秦宇。

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啊,更何况,伤他的人还是一个窝囊废,这更是让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别叫了,省点力气吧,赶紧去找医生,不然的话,真的要坏了。”

秦宇好心的提醒了一句,满脸的悠然。

他这副身体太虚弱了,又是刚刚醒过来,否则,这一脚真的将对方废掉了。

袁子豪的神色大变,就感到整个裆部都凉飕飕的,那东西好像没了知觉一般,他凶狠的瞪了秦宇一眼,哪里还敢犹豫?甚至都来不及和庄紫妍打招呼了,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跑到了门口,然后掏出钥匙开了门,直接落荒而逃了。

“他果然是早有预谋!”

见此,庄紫妍咬着牙,脸色变的难看无比。

秦宇扭头,看着她的绝美容颜,忍不住在心中赞了一声,他以前竟然没有发现,对方如此漂亮。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很是吸引人。

“看什么看!”

庄紫妍皱眉,直接瞪了他一眼,面色冷然,“昏迷了一年,胆子变大了。”

秦宇正要开口,对方却又不耐烦的道:“既然醒了,那就让医生检查一下,若是没问题了,就出院吧。”

秦宇醒了,她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甚至还有些烦躁。

秦宇是秦家的私生子,更是一个窝囊废,已经完全被秦家抛弃了,不仅不能给她任何的帮助,反而给她带来了很多麻烦,忍受别人的白眼。

秦宇在她的面前,她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所以,她宁愿秦宇继续昏迷,正好眼不见心不烦,自然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你放心,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秦宇明白她的心理,庄紫妍是天之骄女,却强塞给他一个废物做上门女婿,而她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那心里岂会没有怨言?

不过,他也没必要解释什么,只是向对方保证了一句。

“你?”

对于他的话,庄紫妍很是不屑,“你一个废物,用什么对我好?秦家吗?”

说到这里,她满脸都是讥讽,“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一年,秦家从没有派过一个人来看过你,甚至,连过问一句都没有。”

“你就是一个私生子,只会让他们感到丢脸,从你被强塞到庄家做上门女婿那一刻起,你就已经被抛弃了。”

她的语气很是绝情,同时还有一种愤怒。

秦家要抛弃秦宇,为什么要连累她,将秦宇强塞到庄家?

说到底,还是面子。

哪怕秦宇是秦家的私生子,那也是秦家的人,他们即便要抛弃,也要抛给一个足够优秀的女人。

而庄紫妍就是牺牲品。

“私生子?废物?被抛弃?”

听到这话,秦宇的双眼慢慢眯成了一条缝,在那眼底深处,有一抹寒意,“秦家,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我是一个废物,却被人暗算昏迷,查到是谁做的吗?”

他压下这些心思,向庄紫妍问道。

一年前,他不过就是一个窝囊废,浑浑噩噩过日,又能碍到谁?竟然会暗中对他下黑手?

“查不出来。”

庄紫妍哼了哼,“一个废物,谁会管你的死活。”

这话说的很绝情,却也是事实。

她原本就讨厌秦宇,能不离不弃的照顾秦宇一年,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能奢望她做什么。

秦宇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敢暗算我,不管你是谁,我都要将你揪出来,让你后悔!”

他在心中寒声道。

既然回来了,他肯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浑浑噩噩。

“刚才听你们说,爸爸出事了?怎么了?”

秦宇又问道。

“和你没关系。”

庄紫妍冷冷的道,满脸都是不耐,“你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问那么多干什么?”

“以前,你可没那么多废话。”

她哼了一声,直接转身离开了。

她感觉,秦宇昏迷了一年,似乎变的有些不同了,但很快,她又摇摇头,“那又如何?还不是一个窝囊废。”

望着她的靓丽背影,秦宇笑着耸了耸肩,想要让庄紫妍一下子接受他,这显然不可能,不过,他也不急,慢慢来。

接下来,庄紫妍找来医生,对秦宇做了检查,确定他真的没事了,直接办了出院。

然后,庄紫妍开车送秦宇回家。

“秦宇?你竟然醒了?真是祸害遗千年。”

刚一到庄家,迎面正好遇到一个打扮妖艳,全身珠光宝气的中年妇人,她见到秦宇时,明显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满是嫌恶的奚落起来。

她叫窦明珠,是庄紫妍的姨娘,自从庄紫妍的妈妈去世后,她就一直住在庄家,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最是势力。

“都已经成植物人了,那就死掉算了,你说你干嘛还要醒过来,让别人不自在,也让自己不自在?”

“像你这种人,活在世上就是浪费粮食,浪费空气。”

她的话恶毒无比,望向秦宇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嫌恶,而一转眼,她又向庄紫妍望去,“秦家都已经抛弃他了,你还将他带回来干嘛?”

“若是让子豪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

说着,她还拼命的给庄紫妍使眼色。

而听到这话,秦宇的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寒光,冷冰冰的盯向了窦明珠。

吴子豪不高兴?

听到戴明珠的话,秦宇的双眼再次眯了起来,眸底深处全是冰冷的寒意,“看来,让他变太监都是轻的。”

看来,吴子豪为了庄紫妍,没少在庄家众人的身上下功夫啊!

若对方不是庄紫妍的姨娘,秦宇真的很想一巴掌将那张丑恶的嘴脸打烂。

“姨娘,不管怎样,秦宇都是我庄家的女婿,我带他回家,不是理所当然吗?”

这时,庄紫妍却是不满的说道,“至于袁子豪,你们就别费心思了,我对他没有任何的兴趣。”

听到这一番话,秦宇的心里一阵大爽。

然后,他狠狠的瞪了窦明珠一眼,看在紫妍的面子上,老子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

“紫妍,你可不要犯糊涂啊!”

窦明珠急了,一把抓着庄紫妍的手,“你母亲走的早,我一直将你当亲生女儿看待,我要为你的终生幸福着想。”

“以前让这废物入赘庄家,那是迫不得已,现在怕是秦家都将他忘记了,你根本不需要再委屈自己,吴子豪才是你最好的选择,而且,吴子豪对你可是真心实意。”

她苦口婆心的劝着。

草,还没玩没了了是吧?

秦宇怒了,这老妖妇一直蛊惑庄紫妍,其心可诛啊!

“你不用说了,我对吴子豪真的没有任何感觉。”

庄紫妍的态度很是坚决。

在她的心里,秦宇虽然是一个窝囊废,让她看不顺眼,但心思也单纯,可吴子豪却不同。

吴子豪看上去谦和,但却表里不一,心思极为狠毒,让她很是反感。

即便没有秦宇,他也绝不会选择吴子豪。

甚至,吴子豪追的她太紧,她反倒可以拿秦宇做挡箭牌。

“紫妍,你这就是气话了。”窦明珠仍不死心,“你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爸爸考虑吧?”

“只要你同意和吴子豪在一起,他说你爸的事情全部由他解决。”

一听到这话,庄紫妍就怒了,“你们已经卖了我一次,难道还想再卖我一次吗?”

“你们将我当什么了?”

“我爸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不用你们操心。”

说完,她直接甩手回了屋子。

“都是因为你这个废物!”

窦明珠没能说服庄紫妍,也是满肚子火,却突然发现秦宇正满是戏谑的看着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双目一瞪,冲着秦宇就是一通大骂,“看什么看?没用的窝囊废,害的老娘损失了一大笔钱。”

“你损失了一笔钱?什么意思?”

秦宇的双眼一眯,直接逼问道。

这让窦明珠的脸色一变,自知说错了话,但很快,她的眼睛又是一瞪,“你是个什么玩意?也敢管老娘的事?滚,滚,赶紧滚!”

秦宇的眼中寒光一闪,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脸上露出一抹诡异之色,突然凑近了对方,怪笑着道:“姨娘,你眉眼昏暗,低沉,看来最近的夜生活很丰富啊,最近身体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啧啧,我劝你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若是让爸知道了,不知他会有什么感想?会不会将你扫地出门呢?”

他的声音很是邪异,听在窦明珠的耳中,犹如晴空霹雳,脸上瞬间露出一抹慌乱,“你,你怎么知道?”

她立马惊叫出声,直接失态了。

一转眼,却看到秦宇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让她羞愤无比,“你竟然敢威胁老娘?”

一个任她欺负的窝囊废,竟然也敢来嘲笑她,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你若是敢乱嚼舌根,老娘让你生不如死!”

她凶狠的瞪着秦宇,满脸都是威胁。

庄紫妍的母亲去世了,她就是庄家的女主人,虽然没有和庄紫妍的父亲庄文昌结婚,但两人却是睡在一个房间的。

这段时间,庄文昌因为古陶之事,触发心脏病,一直在休养,这却是给她创造了机会,每天都是夜不归宿,毫无节制。

若是让庄文昌知道她在外面胡搞乱搞,以对方的性格,必定会雷霆大怒,真的将她扫地出门。

“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秦宇嗤笑一声,“还有,别不将我的话当回事啊,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否则后悔莫及。”

说完,他不再理会对方,也进了别墅。

他在天玄大陆学了很多本事,一眼就看出窦明珠的情况了。

“王八蛋!”

窦明珠却是气的咬牙切齿,满脸怒容,死死的瞪着他的背影,同时又有些疑惑,“这个窝囊废不是一直昏迷吗?他怎么知道我的事?”

“不行,绝不能让这废物再留在庄家了,必须想办法将他赶出去,这样的话,不仅可以让他闭嘴,也能得到吴子豪的一笔钱,一举两得啊!”

很快,她的脸上又露出一抹阴狠和得意,“一个被秦家抛弃的死废物,都成了植物人,那就去死好了,对大家都有好处,偏要醒过来恶心大家,哼!”

她哼了哼,转身离开,却是根本没将秦宇的话放在心上。

谁会将一个窝囊废的话当回事啊?

秦宇回到房间,就看到庄紫妍正在地上为他铺床。

他虽然和庄紫妍结婚了,但他从来都是睡地铺,没有睡床的权力,而庄紫妍也从未让他碰过。

他以前浑浑噩噩,又胆小怯懦,庄紫妍让他睡地铺,他就睡地铺,从来不敢反驳。

“以前的我,真是悲哀啊,每天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老婆,却从不敢碰,啧啧,确实够窝囊的。”

秦宇依着房门,暗自摇头自嘲,看着那曼妙的身材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只感到很是赏心悦目,忍不住在心中赞了一声,“真漂亮啊!”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偷看我?是不是想死!”

庄紫妍铺好了地铺,发现了秦宇的目光,柳眉一皱,脸上露出一抹嫌恶,冷声道。

以前,秦宇从不敢用这样的目光盯着她看,刚才,她被秦宇盯着,只感到浑身不自在。

秦宇笑笑,并不在意。

他走向对方,直接说道:“给我一些钱。”

向自己的女人要钱,他一点都没感到不好意思。

庄紫妍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

相关文章:

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 养活一团春意思 撑起两根穷

老公出狱的第一天晚上——鞭穴走绳掌嘴总攻

终于释放/教官慢点不要了太大了

被父子俩轮流玩我多次 聚会老公不让我穿内裤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总裁的巨大在我甬道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