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美女的冒牌强兵 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4 12:07 · 新商盟

林皓嘴里叼了根香烟,看着四个混混抬着毛哥远去,若有所思。

“阿琛。”一个老伯抽着旱烟走了过来,“南阳街的龙哥不简单,不如你出去躲躲。”

“阿伯,谢谢了。”林皓微笑着道了声谢,开门回了家。

刚进家门,林皓看到韩红兵拿着扫把在扫玻璃渣,上前笑道:“爸,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韩红兵随口问道:“阿琛啊,见到熙婷了吗?”

“见了,我跟熙婷说了,明早去民政局离婚。”林皓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韩红兵手上的动作停了停,抬头看了眼林皓,语重心长道:“熙婷是个好姑娘,只是你们有缘无分啊,离了就离了吧,强扭的瓜不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我不会再纠缠熙婷了。”

韩红兵点了点头,抬手指了指窗台上的祖宗牌位道:“行了,你去跑一趟,把祖宗牌位送到你李叔店里,让李叔重新做一个,回来时顺便买点八角、花椒粒和黄酒,我晚上给你做红烧肉。”

“行。”林皓把祖宗牌位装进袋子里,朝门口走去。

刚开门,林皓一眼看到了自家门口多了一个包裹,包裹上的收件人叫林薇薇,没听过,但是地址却是韩家,连门牌号都是对的上的。

“爸,林薇薇是谁啊?她的包裹怎么寄到咱家了?”林皓拿着包裹又折了回去。

提着扫把的韩红兵想了想道:“薇薇啊,她是咱们家的租客,我看咱家空房挺多,所以租出去了几间,薇薇出差去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你把包裹给我,等她回来,我给她。”

“原来是这样啊。”林皓点了点头,当即把包裹递给了韩红兵。

林皓费了番功夫找到了李叔的店,办完事,然后进了一家便利店。

便利店二十平方左右,装修简单,只有四排货架,还有一排货架是空的,不过店里干干净净,充斥着淡淡的幽香,店主显然是个女的,可惜林皓并没有看到店主,只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趴在小板凳上学写字,穿着寒酸,但是却很干净。

看到有陌生人进店,小女孩儿怯生生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衣着朴素,面容姣好的老板娘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连忙把小女孩儿拉到自己身后,有些警惕地望着林皓,“你好,想买点什么?”

老板娘很显然是把林皓当成了人贩子。

看到老板娘的第一眼,林皓都是一怔,忍不住盯着对方多看了两眼。

老板娘长的很漂亮,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面容姣好,身材丰腴,如同熟透的苹果,只等着采摘了。

“先生?”老板娘见林皓盯着自己乱看,更加紧张了。

林皓迅速收敛了眼神,“哦,我要八角、花椒粒和黄酒,对了,再来一箱啤酒。”

老板娘迅速进去取了东西,用袋子装好,递给了林皓。

“你,你是韩叔的儿子吧。”老板娘看了看掏出一张毛爷爷的林皓,犹豫了下道。

“你怎么知道?”林皓愣了一下。

小女孩儿昂着脑袋看着他,奶声奶气道:“叔叔,我们也住在韩爷爷家的。”

她也是韩家的租客?

林皓苦笑一声,没有想到自家租客居然是一个大美女,这得多养眼啊,怪不得老头子满面红光身体倍棒的。

不知不觉的,他已经把韩红兵当做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看待了。

“你是我家的租客吧?我叫韩琛,你叫我阿琛就行。”

“那怎么行,我听韩叔提起过你,你比我年长两岁,我叫你韩大哥吧,我叫李晴雨,这是我女儿李乐乐。”李晴雨矜持地伸出手。

林皓伸手轻轻地握了一下,只觉得入手柔若无物,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再看看脚下的小可爱,目光微微闪动。

他是很有智慧的,同时拥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只是看到便利店的窘迫环境,再到母女俩都姓李,立马猜到了什么,只是他并没有点破,而是笑道:“我爸晚上下厨,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关门,咱们一起回去吃点喝点?”

“嗯,韩叔给我打电话说了。”

李晴雨看到林皓有意无意地扫了眼自己的小店,心中微微有些刺痛。

她一直不怎么会做生意,便利店经营的不好,生活拮据,但是她一直坚守自己的尊严,否则凭她的姿色完全能过上富裕的生活,一百元对她来说不少了,但是韩红兵对她一直很照顾,现在韩红兵的儿子来买东西,她在考虑怎么拒绝林皓的一百元,同时也怕林皓不领情。

林皓很快把一百元钱递了过来。

“韩大哥,韩叔一直很照顾我们母女的,这个钱我不能收,这次算我请你,好吗?”

林皓想了想道:“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看到林皓爽快地领了自己的心意,李晴雨俏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乐乐。”林皓乐呵呵地蹲在李乐乐的跟前,然后跟变戏法一样,掏出一个小游戏机,“叔叔送给你的礼物。”

一路上无聊,他买了游戏机打发时间,现在看到李乐乐,正好派上用场。

李乐乐两眼盯着游戏机,显然有些意动,却不敢收,只好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晴雨。

“乐乐,你拒绝叔叔,叔叔会很伤心的。”

李乐乐闻言昂着脑袋望着李晴雨,小眼睛里满满地祈求,显然很喜欢这个礼物,但是又怕妈妈生气,不得不说乐乐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韩大哥,乐乐那么小,你送那么昂贵的礼物,会惯坏她的。”李晴雨皱眉道。

“游戏机没有你想的那么昂贵,很便宜的,我玩过几次,都是益智类游戏,能锻炼头脑,你不会是嫌我用过吧?”林皓就像是跟老朋友开玩笑一样。

“没有,没有。”李晴雨尴尬地脸都红了,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朝乐乐点了点头。

李乐乐立马高高兴兴地接过游戏机,笑眯眯地朝林皓道:“谢谢叔叔。”

“好,我们回家。”林皓捏了捏李乐乐的小脸蛋。

……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已经很谨慎了,但是合同还是丢了……呜呜……”

韩家院子里,一个美女趴在石桌上掩面痛哭,旁边坐着一个胖墩,说着安慰的话。

眼前的美女正是那位在机场踢了林皓一脚的汪小萱,她也是韩家的租客之一。

汪小萱兴奋地回到公司汇报工作,当着销售经理的面打开行李箱找合同。

但是当她打开行李箱的同时,却彻底傻眼了。

男性内裤三条,男性西装两套,一个夹板拖鞋,三双臭袜子,还有泳衣和帽子。

很显然不是汪小萱的行李箱。

销售经理惊得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十二亿的合同丢了!

与此同时,销售经理收到了大风集团负责人的电话,对方表示终止合同,甚至都不在乎承担违约金,好像提前知道合同会丢一样,这下事大了,锅肯定是汪小萱背。

可怜的汪小萱跳河的心都有了。

“小萱,不就是一个销售经理的职位吗?没了就没了,明天你到我家化工厂上班,月薪一万二,怎么样?”

说话的是胖墩,汪小萱的追求者之一,外号肥猪。

三十岁上下,西装革履,头发油光油光的,小肚凸起,一低头都看不到脚面。

汪小萱抬头抹了把眼泪道:“你什么意思?”

“我……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Sowelovelovelovetonight,不愿意丝丝点点些些去面对,对你爱爱爱不完,相爱原本总是这么难……”

肥猪迅速起身,张开双臂,扭着猫步,走走退退,比着心,那样子跟变态一样。

“……”汪小萱只觉得胃里在翻云蹈海。

“小萱,做我女朋友吧。”肥猪晃到了汪小萱面前,单膝跪地,掏出一朵玫瑰。

汪小萱颤抖着手,抹干眼泪,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的肥猪激动万分,呼吸差点停止。

不料汪小萱忽然抬腿一脚踹翻了肥猪,发狂般地朝他一阵拳打脚踢,最后拍了拍手,耸肩道:“你自找的。”

肥猪一脸委屈地坐在地上,嘟囔道:“不同意就不同意,打我干什么。”

“肥猪,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睡我,不该打吗?”汪小萱双手叉腰。

肥猪哧溜一下爬了起来,嗔怒道:“汪小萱,我不许你叫我外号,我有名字的。”

“好吧,朱达尝。”汪小萱无奈道。

肥猪心满意足道:“这还差不多。”

汪小萱白了他一眼,嘟囔道:“还不如肥猪呢。”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李乐乐天真无邪的笑声。

“是晴雨和乐乐回来了吧。”厨房里的韩红兵系着围裙站在门口。

汪小萱有些萎靡不振地点了点头,然后坐回到石凳上,用手撑着脑袋,唉声叹气的,肥猪乐呵呵地坐在旁边,望着汪小萱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慕。

不消半分钟,李晴雨拉着乐乐的小手出现了,后面还跟了一个小尾巴。

“晴雨姐,我失业了。”汪小萱如同被蹂躏了一百遍的怨妇,起身张开双臂,朝李晴雨索抱。

李晴雨有些愕然地抱了抱汪小萱,刚想问问具体情况,不料汪小萱忽然尖叫一声。

“你怎么在这里?”汪小萱显然是注意到了站在后面的林皓。

话音刚落。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林皓身上,甚至连厨房里的韩红兵都透过窗户朝外看了看。

肥猪目光不善地盯着林皓,跟防贼一样。

林皓把啤酒放在地上,抬头一看,一阵无语,只觉得世界好心,又见到这三八了。

汪小萱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林皓的衣领,不客气道:“不用说了,肯定是你偷了我的合同,把合同还给我。”

“什么合同?没完了还。”林皓还记着汪小萱踹自己的那一脚,怎么可能给她好脸。

“再不把合同还给我,我伙同姐妹儿们揍死你。”

肥猪已经在活动手腕了,看样子是准备表现一下了,韩乐乐拿着游戏机昂头看着林皓和汪小萱,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游戏,李晴雨满脸的迷茫。

“三八,你没完了?再不放手,老子使龙抓手了,保证你此生难忘。”

“你骂谁三八呢?”汪小萱气的直咬牙。

李晴雨见情况不妙好像要打架,当即上前拉开了汪小萱,林皓秉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抱着啤酒绕路走,不料肥猪冷着脸上前堵住了他的路,有种不把话说清楚别走的意思,看的林皓真想给他一拳。

“小萱。”李晴雨不知道林皓和汪小萱的恩怨,只能试探性问道:“你和韩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此话一出,汪小萱当场石化,嘴巴微张,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晴雨。

李晴雨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感情,汪小萱比谁都清楚,平日里,李晴雨根本不与男人有过多的接触,更别说主动站出来帮一个男人说情,还叫他韩大哥,简直不可思议。

难道他是晴雨姐的……

汪小萱脑袋嗡一声,望着林皓的眼神又冷了许多,显然是又想歪了。

李晴雨看到汪小萱的反应,明白了什么,俏脸唰一下红了。

“晴雨姐。”汪小萱忍了又忍,没有追问,把话题扯了回去,指着林皓道:“你不知道,他是罗氏集团的人,在机场的时候,不知道玩了什么手段,把我的行李箱给掉包了,我十二亿的合同就在行李箱里,我不知道你跟他什么关系,你让他交出合同,我不再追究。”

看样子还是看李晴雨的面子了。

正在跟肥猪冷眼相对的林皓放下啤酒,撸起袖子,正想上来好好掰扯掰扯。

不料李晴雨抢先道:“小萱,他是韩叔的儿子韩琛,刚回国的,怎么可能是罗氏集团的人,你搞错了吧。”

“他,他是韩叔的儿子?”汪小萱吃了一惊,再仔细看看林皓,还真跟韩红兵很像。

一旁的肥猪满脸的羡慕,那他以后不得住在这里?命也太好了吧!

汪小萱盯着林皓看了半响,忽然一拍手,激动道:“我明白了,原来你在机场跟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说我拿错了行李箱,那,那我的行李箱肯定在你那里,对吧?”

林皓一阵无语,这么简单的事你才反应过来啊!果然是胸大无脑。

“不好意思,误会你了,你一个大男人总不会跟我计较吧?那啥,我行李箱呢?”

汪小萱满脸笑容地拍了拍林皓的肩膀,语气温柔,看的李晴雨一阵好笑。

肥猪忽然撸起袖子,露出肥膘,上前威胁道:“小子,不想被我揍扁,马上把小萱的行李箱还给她。”

“你谁啊?”林皓还以为肥猪也是他们家的租客。

“你管我是谁,反正小萱的事就是我的事,再废话,信不信我揍你。”

原来是把老子当垫脚石了!妈的,老子忍你很久了!林皓眯眼盯着肥猪。

“你给我闭嘴。”汪小萱忽然扭头怒喝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肥猪闻言喉头一甜,一股血箭几乎喷射而出。

耶!老子有黄马褂在身,有的玩了,玩死你个肥猪。

林皓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当即拍了拍肩膀道:“干了半天粗活,肩膀疼,行李箱的事让我再想想,我忘了放哪了。”说着找了个石凳坐下。

“我给你捏肩。”

汪小萱是做销售出身的,哪里不明白林皓的心思,当即跟服务小姐一样跑了过去,小手在林皓肩膀上揉捏,还挺舒服。

肥猪两眼直冒火,追了汪小萱几年了,他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这边再用点力。”林皓满脸享受地坐在石凳上,背对着肥猪。

“小子,我看你是想挨揍。”肥猪看不下去了,冲上来一把抓住林皓的衣领,怒道。

林皓装出一副老年痴呆的样子,敲了敲脑袋道:“呀呀!我刚想到行李箱的事,被他一吓,全忘了,我有健忘症的,医生说我不能受刺激。”

李晴雨闻言哭笑不得,显然不相信林皓的鬼话。

“肥猪。”汪小萱冲过来用力推开肥猪,警告道:“我不许你吓唬他。”

“小萱,我在帮你,你看不出来他在消遣你吗?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给他好看。”

“朱达尝,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肥猪气的肺都快炸了,没有想到汪小萱会这样对自己,深吸了口气,怒视着林皓。

偏偏林皓再下一记猛药,“完了,脑子里全是猪大肠,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干你祖宗啊!肥猪被气的够呛,浑身都在颤抖。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再不走,朋友都没得做。”汪小萱挥手道。

肥猪眼神阴毒地盯着林皓,临走时还扔下一句狠话。“小子,你给我等着。”

“满意了吧?”汪小萱看了看肥猪的背影。

李晴雨上前低声道:“韩大哥,你,你把行李箱还给小萱吧。”

“行李箱在二楼的杂物室。”

“好,咱们俩扯平了。”汪小萱爽快地拍了下林皓的肩膀,然后风风火火地上了楼。

“喂喂喂,怎么扯平了?你还踢了我一脚呢,忘了?”

林皓在后面嚷嚷了一句,然后掏出口袋里正在震动的手机,摁下接听键,耳边传来一个磁性的声音,“琛哥,嫂子被下药了,在荣耀国际酒店1203……”

黄昏时分,凤凰展翅般的云彩托着一轮即将落幕的残阳,橙暖色的阳光照射在昌熙婷的身上,仿佛渡上了一层光环。

昌熙婷精神恍惚地斜躺在床上,美眸微闭,鼻息中吐出香气,微微喘息着。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

一个西装笔挺的高个男子怀里揣着加湿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猥琐男。

高个男子把加湿器放在桌上,看了看床上的佳人,嘴角挂着奸笑,然后看了眼猥琐男。

猥琐男迅速掏出一包糖丸,递给高个男子。

“峰哥,这是黑市里药性最强的催、情剂,名叫情糖,溶解性强,持久,一粒情糖的药性能维持两个小时,我们可以把情糖扔到加湿器里雾化,神不知鬼不觉。”

高个男子捏着一粒情糖看了看,点了点头。

猥琐男立即给加湿器加满了水,把情糖扔了进去,随后听到一阵丝丝地声音。

不消半分钟,情糖逐渐与水融为一体,彻底溶解,而加湿器里的水也变成了浅红色。

高个男子盯着浅红色的水,朝猥琐男道:“李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峰哥,我已经通知了几家报社媒体,只要韩琛敢来,保证让他'扬名立万'。”

高个男子满脸奸笑道:“告诉媒体记者,别怕事,能把事捅多大,那就捅多大,总之明天早上,我要看到韩琛下药强上昌熙婷的新闻登上各大媒体的版头,我要一箭双雕。”

“明白。”李东嘿嘿笑道。

下午七点左右。

一辆出租车驶入了荣耀国际酒店,等候已久的李东迅速走到车前准备打开车门,只不过他还没伸手,车门已经打开,林皓神色焦急地跳下车,一见面就问道:“熙婷在哪?”

“在1203号房,峰哥在里面守着呢,你别急,昌小姐没事了。”李东忙道。

“罗峰也在?”林皓皱眉问道。

他调查过韩琛生前的所有事迹,李东和罗峰是韩琛的童年玩伴,他是清楚的,但是罗峰和韩琛生前是有过几次矛盾的,这次罗峰也参与进来了,不知道是好是坏。

罗峰正是高个男子,云海市罗家的少爷,罗氏集团的董事长。

“是的,是我和峰哥一起把昌小姐送到酒店的。”李东有些心虚地看了眼林皓。

林皓挥手道:“边走边说。”

说罢,迈步进了酒店,李东跟在旁边耐心地解释。

“琛哥,是这样的,我和峰哥下午去KTV唱歌,路过一个包间,隐隐约约看到昌小姐坐在两个地痞流氓的中间,神情恍惚,显然是被下药了,于是我们上去带走了昌小姐,然后就通知了你。”

“那两个流氓呢?”林皓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李东心虚道:“我……我们交给警方了。”

说话间,林皓和李东上了电梯。

不消一分钟,电梯停在了十二楼。

出了电梯,林皓一路狂奔,直奔1203号套房,只不过刚找到套房,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看着跟上来的李东,皱眉道:“你们在哪见到熙婷的?”

“KTV。”李东顺口道。

林皓内心深处有了些许怀疑,据他调查,昌熙婷天生五音不全,不可能去KTV的。

不过他没有捅破,伸手敲了敲门。

他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看清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不可能完全相信李东的鬼话,冷静下来,一推敲,觉得李东的话漏洞百出,于是提高了警惕。

房门打开,西装笔挺的罗峰热情地把林皓请了进去。

林皓没有心情跟罗峰热情,进门查看了昌熙婷的情况,看到昌熙婷只是被迷晕了,当即松了口气,转身刚想说什么,却看到罗峰和李东鬼祟地朝门口走去,显然是想离开。

而他由于担心昌熙婷的安慰,却没有注意到,桌上的加湿器已经打开了。

此时此刻,罗峰和李东蹑手蹑脚的,如同偷了鸡的狐狸,悄无声息地来到门口,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丝窃喜,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兴奋地恨不得放鞭炮庆祝一下。

只不过就在罗峰和李东伸手开门的瞬间,一只手同时拍在了他们的肩膀上。

“等等。”林皓追上来拦住了他们。

罗峰和李东脸唰一下白了,慢慢地转身,瞄了眼桌上的加湿器,急的直冒冷汗。

“谢谢了,今天不是你俩,熙婷怕是要出事。”林皓满脸感激道。

“不用。”罗峰心虚地摆了摆手道:“举手之劳嘛,那啥,改天请你吃饭。”

李东有点心不在焉,看着桌上的加湿器喷出的浅红色气体,下意识抓住了门把手。

“别改天了。”林皓拍拍罗峰的肩膀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做东,请你们喝两杯吧。”

罗峰和李东闻言眼泪差点下来,不是感动的,完全是急的。

“不行啊,我公司还有个会,改日吧。”罗峰脸庞上涌现出病态的潮红,两眼涣散,形不成聚焦,肌肤逐渐有些滚烫,显然是闻了不少的情糖气体。

林皓狐疑地看着罗峰:“罗峰,你很热吗?”

“有点……”罗峰心虚地掏出纸巾,装模做样地擦了擦脸。

妈的!老子该不会买了假药吧?怎么他什么事都没有?老子倒是快撑不住了。

殊不知情糖融入水中药性倍减,意志力强一点的根本不会有影响。

李东迷蒙的双眼好像是充盈着氤氲的雾气,“琛哥,别,别送了,我们走了。”

就在这时,林皓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味,鼻子抽了抽,感觉味道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闻过,再看看罗峰和李东脸庞逐渐涌起病态的潮红,立时吃了一惊道:“情糖。”

老韩过世后,他一直在国外打拼。

早已经是国际地下世界的霸主,情糖他再熟悉不过了,瞬间就识辨出来了。

“走。”罗峰闻言用力推了林皓一下,朝李东喝道。

到了这个时候,林皓再傻也能猜到自己被阴了,眼神立时阴冷如寒冬腊月。

林皓几乎是瞬间闪到了他们的身后,凌空两脚飞踹,砰砰两声,罗峰和李东狠狠地撞在了门上,齐齐地倒在地上,'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罗峰和李东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几声,用力摇了摇眩晕的脑袋,缓过神来,昂着脑袋看向居高临下垂视着他们的林皓,眼神中都有无穷的恐惧。

只是一瞬间,他们俩就被林皓给KO了,连招架之力都没有,简直跟做梦一样。

卧槽!他……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不会是在部队里学的吧?这下栽了!

罗峰忽然感觉自己做了天底下最愚蠢的事情,愚蠢到事先不去探探林皓的底。

“咳咳。”李东咳出一口鲜血,脸蛋涨红,右手悄悄地伸到后面,抓住了别在腰上的手枪,只不过他看着林皓,却怎么也没有勇气拿出来,怕自己被瞬间干掉。

“罗峰,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林皓偏头看了眼桌上正在工作的加湿器。

罗峰呼吸急促,显然情糖那股劲还没过去,“琛哥,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李东捂着胸口,气喘吁吁道:“琛哥,我说,我都说,昌小姐是罗峰迷晕的,情糖也是罗峰逼我放到加湿器里的,整件事跟我没关系,你放我走吧,我,我撑不住了,情糖的药性很强,我得赶紧去解决,不然我……”

话还没说完,罗峰抬起胳膊,一肘撞在了李东的身上,怒吼道:“你他妈出卖我。”

相关文章:

神秘老公惹不得列表全文/神秘老公惹不得完整版

大腿两腿两侧都黑了图片:疯狂而肿大的抽动

小说推荐【娇妻很甜】免费完整版全文

[玄幻奇幻] 圣帝狂魂/最新章节圣帝狂魂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宝贝儿好深夹的太紧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