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吃胸前樱桃/去同事家换着玩

2021-06-23 14:57 · 新商盟

皮肤跟名字一样比雪花还白净,尤其瓜子脸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会放电。

转到镇小学这两年,所有男老师都对她动了心思,不过她最后却嫁给了老实巴交的包工头黄明超。

婚礼这天,黄明超忙着跟村里的亲友推杯换盏,婚房里就剩新娘子杨欣,和她后爸罗成辉。

在杨欣尚未记事的时候,亲爹就意外离世,后来她妈改嫁给罗成辉不久,又跟别的男人跑了,罗成辉好不容易才供她上完学。

跟罗成辉相濡以沫十多年,如今要嫁做人妇,杨欣听着窗外院里嘈杂的行酒令,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掀开红盖头,露出哭得红肿却难掩灵性的大眼睛,“爹,你一个人能好好过吗?”

罗成辉也很不舍,却明白闺女大了终究留不住,便强颜欢笑说,“小欣,爹不可能耽误你一辈子。”

杨欣的小嘴撅了撅,挪过去挽住罗成辉胳膊,把头靠在他肩上。

对于干闺女的依赖,这么多年来,罗成辉早已习惯。

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杨欣的身材越来越丰满,女人的韵味也越发浓郁,每次互相依偎的时候,罗成辉总忍不住想入非非。

就像眼下,虽然杨欣丰满的胸脯被衣服包裹着,罗成辉仍旧能感觉到,从手臂上传来的柔软又温热的感觉。

上一秒,他才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胡思乱想。

下一秒,脑中就下意识开始琢磨,这件红得像火焰的喜服下,是怎样**又滑腻的美丽酮体。

杨欣抽泣着说,“爹,以后我不能经常回去看你,陪我睡会儿吧,就小时候那样。”

罗成辉知道这样不妥,可看着干闺女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子,立马就心软了。

杨欣让罗成辉平躺好,自己侧身倚在他胸膛,一条腿也搭上他腰间,学着几岁时候的模样撒娇。

罗成辉十来年没碰过女人了,怀里搂着杨欣这样的尤物,哪里扛得住。

两人刚接触,他身子就一阵哆嗦。

杨欣松开咬着他耳朵的嘴说,“爹,以前我嘴巴小,没力气,现在是不是弄得你疼了?”

罗成辉强装镇定,挤出丝笑意,“没,没事。小欣还跟以前一样可爱,是爹的小棉袄。”

杨欣莞尔,顺势坐到他腰上,“那我要骑马马!”

她回忆起幼时在罗成辉身上骑马马的景象,扶住罗成辉胸膛前后摇晃腰肢,表情既调皮又得意,仿佛从来没长大。

她呼之欲出的丰满胸围,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震颤,几乎快要将布料涨破,看得罗成辉口干舌燥,小肚子下面邪火直冒。

害怕裤裆里的异样被察觉,罗成辉赶紧侧身躲开,却被杨欣硬掰了回来。

杨欣还以为罗成辉是怕痒,谁知闹着闹着,忽然碰某种坚硬无比的物体,下意识握住感受两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

杨欣愣住了。

和黄明超处了一年多,她也尝过不少次鱼水之欢的滋味。

只是她想不到,现在手里握着的东西尺寸居然如此巨大。相比之下,黄明超裤裆里简直就是生了跟蚯蚓!

第二章

她心里砰砰直跳,全然忘了要松开手。

黄明超的欲望很旺盛,但几乎每次都是三两分钟完事,刚把杨欣的兴致勾起来,那家伙就气喘吁吁的瘫软在她胸口上。

杨欣心有不甘,却一直没说什么,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如今无意间发现罗成辉的东西这样雄伟,一个让杨欣感到无地自容的羞耻念头,猛然从脑海中划过。

她想着,如果能让手里这东西弄一弄,会不会像其他女老师讲的那样,舒服得**?

转瞬之后,杨欣反应过来,赶紧抽回手。

见干闺女面带桃花,惊慌失措,眼中迷蒙的雾气若隐若现,罗成辉就知道杨欣已经发觉他的异常。

婚房里气氛顿时变得尴尬。

罗成辉清清嗓子,坐起来说,“小欣,我去看看小超。”

杨欣有点自责,干爹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要走,肯定是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了,让他觉得难堪。

好歹是父女,杨欣拉住他说,“爹,再陪我会儿,这次我不乱动了。”

罗成辉犹豫半秒,又坐回床沿。

方才**闺女握住,他虽然心惊胆战,可那种想要尽情释放的冲动却被充分点燃。

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谁也没说话。

忽然杨欣感觉后背有些痒痒,反手怎么都抓不到,就喊罗成辉,“爹,你帮我看看,是不是长包了。”

杨欣侧过身去,**的脖子就从散乱的头发中露出。

罗成辉忍住想亲上去的冲动,仔细瞧了瞧说,“没看见长包,是不是床单上什么东西咯着了?”

“往下面一点,你把拉链拉开。”

罗成辉哆嗦着,缓缓拉下杨欣裙子后面的拉链,果然在洁白一片的背脊上,发现个刚刚变红的小包。

杨欣的皮肤实在太好,透过裙子的缝隙,还能隐约瞧见她凹陷的细腰,和坡度陡然爬升的翘臀边缘。

加上空气中淡淡体香的**,罗成辉很快便控制不住,裤裆里生机勃发。

杨欣让罗成辉帮她挠挠,最好能用指甲钉一钉。

罗成辉咽下口唾沫,尽量让呼吸平稳下来,结果往前凑的时候,小肚子冷不丁撞到杨欣微撅的翘臀上。

好巧不巧的,将他裤子撑起的尖锐部分,不偏不倚顶进杨欣双腿之间。

顿时,女人最隐秘的地方传出的柔软和炙热,杨欣大腿夹紧之后产生的紧致感,让他**中烧,脑中嗡嗡作响。

与此同时,杨欣也察觉受到侵犯,鼻腔中当即轻咛出声。

想要推开背后的男人,却使不出力气。

那坚硬如铁的东西,似乎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让她浑身肌肉紧绷,既害怕又期待,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个点上。

罗成辉估计杨欣还没发现,却不敢随便乱动,就任由两人身体紧紧贴合,借着帮她钉包的动作,让下身与她的翘臀轻轻剐蹭。

罗成辉每钉一下,杨欣就忍不住轻哼一声。

接连几次以后,她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恨不得立刻脱得精光,让顶住下面的那东西赶紧进来。

听杨欣的闷哼越来越明显,罗成辉止住动作,“怎么了小欣,弄疼你了吗?要不,待会儿让小超帮你钉吧。”

那阵舒爽一消失,杨欣心乱如麻,张口便催到,“爹,不要停……用点力……”

杨欣本是无心之言,可话传到罗成辉耳中,却跟药效强劲的催情丸差不多。

他想起当年和杨欣妈在床上酣战的情景,那女人快到紧要关头的时候,总会摇头晃脑的大喊大叫,让他使劲,再快点。

听着杨欣诱人的呢喃,回忆着与杨欣妈激斗的画面,罗成辉越发**焚身。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护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我的老婆是妲己

舌尖探进滑溜的/第一次潮喷时的感觉

农村熟妇的屁眼好爽啊好大好快哦好|无敌魔婿

舌尖在细缝中滑来滑去_女朋友太瘦做起来没感觉

凶狠的捅开 宫口&拿起一块冰块缓缓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