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他是什么感觉/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2021-05-03 12:13 · 新商盟

我叫幕小柒,今年23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身份叫坐台小姐。

今年我通过选秀参加了三亚的秀都盛宴,这一场活动是由有权有势的富家公子和企业大亨组织的。

所谓的活动由坐台小姐和有权有钱人组成,坐台小姐来赚钱,有权有钱来花钱找乐子。

简单来说就是男人花钱嫖女人,只不过,这一群人玩得高大上,叫做度假!

也就是在这里,我见识了富人和穷人的区别.........

这是我的伤疤,抠都抠不掉,真想掴自己一嘴巴子,打清醒自己。

“幕小姐,你玩么?”我身边这个长相妖孽,笑得一脸欠揍的男人又一次提醒我了。

我们在玩一个游戏,在这艘豪华的巨轮上,人和牲口是没有两样。

游戏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叫鳝始鳝终。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名字,可是玩起来很恶心。

游戏规则是,由这些有权有钱人选出两个坐台小姐出来,把她们扒光,用绳子绑起来,掉在支架上,在她们的后.庭处塞进一条和男人那玩意差不多大小的黄鳝。

两个坐台小姐不吃不喝8小时,且不让黄鳝滑出来。

我解释一下菊花的意思,粗俗点说,叫py!

顺便解释一下坐台小姐这个词,也就是外围女,所谓“外围”,就是行业内俗称为商务模特,学名娼妓,俗名坐台小姐。

这些坐台小姐多为平媒模特或者小演员,喜寄生于富豪周围。


至于我为什么在这里?好吧!我老实说,我是混进来的,目的是赚钱。

我的父亲因为酗酒杀了人,被法院判了终身监禁,却留给了家庭巨大的债务,有时候我想,如果被关进监狱的人是我,是不是我会更加自由。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我那身土的掉渣的校服,也许每个人都有梦吧,即便是我,也有。

我以为,夜晚的疯狂在洁白纯净的大学面具下谁也不会知道,这种自欺欺人的生活却在那一天被人打破。

站在甲板上,我扫了一眼我身边的妖孽男,我有种冲动,想要打爆他的头,但是我不敢。因为他是秀都某位高官家的公子哥。

我得罪不起!

“玩!”我没有理由不答应玩这个游戏,因为游戏结束后,我可以拿到20万的慰问金,我需要这笔钱。

“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来给你脱衣服吧!”身边这个妖孽男起身,开始打算对我下手了。

看着他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我在想,今天我就得被羞辱得像条狗一样。

“不用了,我自己来!”我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了距离。

余光扫过坐在我右边的这群人,他们手里悠闲的摇晃着红酒杯,一双深邃的眸子落在杯中的酒上。

好像对于这个游戏,每个人只是抱着观看的姿势!

“怎么?后悔了?”身边的妖孽男咧着嘴,在我耳边小声的说着,“幕小姐,你要是后悔了,可以随时退出游戏的。”

他声音压得很低,纵然身边有很多人,但能听见的,也只有我们两个!

我冷笑,抬眸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就是玩么,既然来了,我也没有想过退出。不过你们平日都玩这么恶心的吗?”

这是我唯一能用来形容我的语气和心情的词了。

“你.......”妖孽男气得朝我瞪眼睛,不过,很快,他一双妖孽的眸子里就闪过一丝精光,“幕小姐,我给你脱衣服!”

我无法形容他的笑,总之让人感觉到反胃!

和我一起被选出来的女人,已经把衣服脱光了,凹凸有致的身体沐浴在阳光下,白暂的肌肤吹弹可破。

引得轮船上的一些富家子弟连连注目。

“不劳烦你了,我自己来!”推开妖孽男的猪蹄,我将身上的丝巾扯掉,反手去解身后泳衣的扣子。

一扣,两扣,三扣............

“跟我走!”肩膀上一暖,紧接着是一个低沉暗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女人我要了。”

“哟,镜少也好这口了啊!”

“是,有问题吗?”

“没问题,镜少开口这个面子是要给的。你要这个妹子就归你了。大家看看我们的镜少是怎么玩的,哈哈。”

旁边一群人也开始起哄,目光都往这儿瞟过来。

我以为镜少要了我,是要将我带走玩,心想在这儿脱得一丝不挂,还不如他将我带走,给自己留点颜面。

心想故事其实应该是这个发展的,但是.............没有!

泳衣落地,我胸前的圆润毫无遮挡的裸露在众人的面前,其实,这没什么,在这样的游戏中别人图的是刺激,脱个衣服算什么。

这条游轮上每天都有无数裸着身子的女人在走动,而男人们有的穿着大裤衩,有的,直接露出他们下身的狰狞怪兽!

那种见到美女就要上的感觉!你不要觉得有钱人有多伟大高尚,他们卑劣起来,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随着众人的目光,我徒自将那条黑色性感的泳裤也脱下了,嗯!我得承认,我的身材绝对是百里挑一的。

男人们吸了口气,有些毫无顾忌的有了反应。

看吧!二十万,不是那么好挣的。

余光扫过镜少,他在看我,很平常的打量,他优雅的抿了一口酒,嘴角浅浅的扯出一点点弧度。

好像在说,看吧!幕小柒,你已经属于我的了!你逃不掉的。

“是的!这点我承认。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开始吧!”镜少语气有些僵硬,我知道,他大概没有想过,我会那么平静的将自己的衣服就这样在众人面前脱了。

我微微点头!

光着身子,跟着镜少进了轮船上已经准备好的房间。

“幕小柒!”镜少突然回头,我刚好撞上他的胸膛,这是惯性,和我无关。

“嗯!”我淡淡应着他。

他扫了一遍我的**,目光有些迷离,到了嘴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说出口。

我有些无所谓的开口,“你好像很喜欢我的身体?”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毕竟,这是动物的本能。

对异性的性冲动,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在学校我的闺蜜经常说,我长得很妖艳,要是真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像是从海市蜃楼里出来的妖精。

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是宝!

我很赞同她的说法,毕竟,如果不是这样,我参加选秀何等严格我也不会拿到入场券!

“幕小柒,看了你的简历我们也算认识了”镜少收回了看我的目光,一双好看的眸子看向别处。

我浅笑,“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

他的身子明显一僵,随即转身,背对着我!

我向来说话都是一语惊人,所以又毫不知廉耻的补了一句,“没有睡过的两个人,都不叫认识!对吗?镜少。”

镜少宽大的背脊僵住,垂在他修长的腿两侧的手紧紧攥了起来,我知道,他要生气了。

果然,下一秒,他毫无预备的转身,将我拽入怀里!

肢体相撞的感觉嗯!很不舒服,尤其是我胸前的某处抵着他坚实的几块腹肌上,让我有些想要推开的冲动。

“幕小柒,我们不玩游戏了,我们玩点别的!”他随手将我身后的门关上,跟来的一群人也被阻挡在了门外。

相关文章:

总裁入得极致她哭求饶:找个美女过夜多少钱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能到妻子被其他男的占便宜——喷水

跳跳糖和果冻教程--乖太子吸住了不许流出来

老公睡老丈人:用一根细绳堵住了铃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