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儿子蠢妈咪》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1-05-01 13:57 · 新商盟

第13章 夜玫瑰,救命!

偌大的别墅内,女人的话音落下。

她的下颚扬起,嘴角带着张扬的弧度,眼里的光芒没有懦弱,展示着清晰的锋芒,看上去骄傲而又美丽。

像是无法尘埃遮掩璀璨的珍珠,让人无法挪开眼睛。

也就是这一刹那,御言琛的眼里晃了一下。眼前的女人,仿佛不再是五年前被自己亲手送进监狱的阶下囚,而是许家风头正盛、惊艳全城的豪门千金。

只是很快,所有的异样都被他狠狠扫去,独留下一片鄙夷。

豪门千金?惊艳全城?这种贪婪恶毒的女人,她配吗?

“有时候我还真钦佩你的胆子,果真是愚昧者无知。”御言琛冷笑,“许清芷,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以这种口气对我说话?”

“没错,我就是想要羞辱你,你真以为,坐牢五年,就能让我轻而易举地放过你?”

他的笑容更加残忍。

“我告诉你,不可能!”

他要将这个女人彻底掌握在手中,要将宛若所遭受的一切都报复在她的身上!

既然她差点害死了宛若,她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赎一辈子的罪!

“御言琛,你真是个疯子。”许清芷的心脏一空,“我们没什么好聊的。”

她说完,就想离开这里。只是在站起来的那一刻,一旁的下人立即冲了上来,轻而易举地擒住了她的手脚。

“你们想干什么?”

她一愣,接着低吼出声。

“既然你不肯妥协,那也别想轻而易举地离开这里。”御言琛开口道,不过是个愚昧的毒妇而已,他见过太多,有的是手段让她妥协。

他转头对下人道:

“将她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屋子一步。”

“你又在发什么疯?!”

许清芷尖叫出声,然而无论她怎么反抗,下人都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他们遵从男人的命令,将她一步一步地拽上楼梯。

这一刻,许清芷终于意识到。

这个男人,是彻彻底底的混蛋!

时间流逝,夜幕垂落。

许清芷坐在床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奢侈的一片。

他们将她关在了别墅的一个房间里,空间不大,但该有的都有。而那群人也严格遵守着御言琛的命令,不让她踏出房门半步,就连吃饭都是有人送进来。

看了一圈屋内,许清芷越来越为急躁了。

她被关了整整一天,无法离开。可是许小晨还在医院里,还有她的工作……

想到这里,许清芷跳下了床,为了不让门外的人听到动静,她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掏出了一把修指甲用的剪刀。

这把剪刀是她无意发现的,虽然只有食指长短,但也算有用武之地。

也是她唯一能用的利器。

接着,她扯出被单和床单,用剪刀艰难地将布料箭成布条状,然后一条一条地系好,勉强绑成了一条还没胳膊粗的绳子。

她小心翼翼地推开窗户,因为是三楼,下人并没有锁。她将绳子一端绑在床头,另一端顺着窗户扔了下去。

看着空荡荡的窗外,她深吸一口气,才颤抖着手抓住了绳子,翻出窗户。

空荡荡的脚底和失重的身体让她下意识想要尖叫出声,好在最后硬生生忍住了。

还好房间在三楼,也不算太高,顺着绳子,许清芷磕磕绊绊地爬了下去,直到双脚真真实实踩到地面后,她才松了口气。

总算逃出来了!

欣喜的念头在许清芷的心底冒出,她没有片刻停留,小跑着冲入了夜色之中。

半个小时后。

御言琛带着冷意踏入别墅,他脱下风衣,随意搭在一边,接着冷冷开口:“那个女人呢?”

一旁的下人恭敬道:“许小姐整整一天都在房间里呆着,现在应该已经睡了。”

睡了?

御言琛讽刺地笑了笑,还以为那个女人有多么倔强,不过是关了一天多,就这么轻松地妥协了?

亏他还以为她能坚持多久。

想到这里,御言琛的轻视愈发愈为浓厚。他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思绪散去,正准备上楼,突然,一个下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先生,不好了!”

“许小姐不见了!”

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御言琛一顿,接着脸色蓦然一垮。他迈开步子,直接撞进了关许清芷的房间,只见屋内果然空无一人,只有一扇窗户大敞着,一根用床单绑成的布条从床头伸到窗外。

夜风溜进了屋内,擦过了男人俊美的脸。

一瞬间,下人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度。她打了个哆嗦,颤颤开口:“御、御先生……”

没有人理会她,只有御言琛眯起眼睛,狭长的眼型敛成了两道弧度,似是潜伏在黑夜里的野兽。

“许清芷,你真是好得很。”

男人缓缓开口,他伸出手,抓住了布条,接着狠狠一握,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你想逃,是吗?

可惜,既然五年前,我能亲手将你送进地狱。五年后,你也别想从我的掌心里逃离!

……

另一边,许清芷浑然不知别墅里发生的一切。

好在御家的下人虽然将她关了起来,但是忘记收走她身上的东西。手机和钱包都在,许清芷也顺利地找到了泊油路,拦下了一辆的士。

她先是到医院查看许小晨的情况,见孩子病情稳定,没有什么异样,她才松了口气。许小晨则用小小的手抱住了她的腰肢,婴儿肥的脸蛋依恋地蹭了蹭:“妈妈你去哪里了,晨晨好担心你呀!”

一旁的夏明宣看她安然无恙,也放下了心:“是啊,你被那个男人带走后,我好担心,想着你再不回来,我就去报警。”

“我没事。”许清芷轻轻地笑了笑,爱怜地揉了揉许小晨的脑袋。倒是小家伙懵懵懂懂地抬起头:“夏叔叔?什么男人呀?”

接着,他的小脸一绷,紧张兮兮地攥住了许清芷的衣角:“是不是有人欺负妈妈了?”

看着小家伙担忧的神色,许清芷的心底一暖,却还是摇了摇头:“没有人欺负妈妈,只是一些关于大人的事情。别担心,你看妈妈现在不是好好地在这吗?”

听到这话,许小晨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自家妈妈一遍,见她的确没有受伤,这才小大人般地拍了拍胸脯:“晨晨知道了,但是妈妈要是受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晨晨哦!”

“晨晨会帮妈妈打坏人的!”

许清芷的笑意更甚,她正想再揉揉儿子的脑袋,却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点开屏幕,是主管,想着应该是见她没到夜总会,所以来催她上班的。

她点下接通建,将手机放到耳边:“喂?”

“玫瑰!你在哪?!救命啊!”

第14章 我们都会死

李妈妈撕心裂肺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吓得许清芷心头一跳。

“李妈妈,怎么了?”她连忙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玫瑰,你在哪啊?赶紧回来啊!不然我们都要没命了!”

“您先别急,先跟我说,到底怎么了?”许清芷的询问还没有得到回答,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电流声,大概是手机被抢走了。

果不其然,几秒后,一道熟悉的男声从手机里传来,阴沉沉的音色像是从地狱走出的恶魔:“许清芷。”

“御言琛?!”许清芷的手一颤,她飞快地意识到,那边发生了什么!

“你现在在那里?你想对他们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亲自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男人低低地笑了一下,这充满威胁的笑声让她的神经紧绷,一片冷汗打湿了后背,“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过来。”

“如果你不在乎这群人的话。”

男人的话还没落下,李妈妈的哭喊就再次响起:“玫瑰,你快点回来啊!不然我们都要死了!”

“主管!”许清芷颤颤出声,只是没等她接着询问,通话就被残忍挂断,独留下一串机械音。

她的手指发凉,手机险些从手心里滑落。

在听到御言琛的声音时,她就知道,自己逃跑的事情被发现了。

她预想过被发现,却没想到会那么快。更没想到,御言琛竟然会找到夜总会头上!

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妈妈,怎么了?”许小晨扬起毛茸茸的脑袋,小脸上满是担忧,“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只是妈妈工作上面出了点事。”许清芷强压着心中的恐惧,她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妈妈现在要去工作的地方一趟,等事情处理完了再来找你。小晨在医院里要乖乖听话,知道了吗?”

许小晨乖乖地点了点头,只是眼里的担忧丝毫没有减少。而许清芷也不敢有半点停留,小跑着离开了病房。

只是很快,有人喊住了她:“清芷!”

她转过头,只见夏明宣从病房里跟了出来,男人温润的脸上带着担心:“怎么了?是不是那个男人又来找你了?”

“我没事。”许清芷开口道,“只是工作上的事情……”

“我不是小晨,你不需要用这种借口糊弄我。”夏明宣叹了口气,“我知道,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对不对?清芷,他到底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告诉我,好不好?只要你告诉我,我就能帮你解决这些事情……”

“够了!”

面前的女人按捺不住地低喊出声。

看了眼面前呆愣的男人,许清芷一顿,接着愧疚地咬了咬下唇:“抱歉,这些是我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的。”

没有人能够帮她。

五年前是,现在也是。

她倔强地要独自承担着一切,却又很清楚,自己在担忧什么。

夏明宣,是唯一真正担心她们母子的人。这样善良的男人,如果知道自己狼狈不堪的过去,还会选择温柔以待吗?

她不想赌,也不敢赌。

许清芷没有看男人失魂落魄的表情,她低低说了一声抱歉,就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她打了一辆车,的士刚在夜总会门口停下,她就匆忙跑下了车。

明明是和以往一样的场景,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清芷只觉得空气中流淌着异样的气氛。她前脚刚进,就看到向来张扬的李妈妈正坐在墙角,臃肿的身体竟然止不住地颤抖。

当看到许清芷的一刹那,她的眼睛亮了一下,像是看到希望的曙光,踉踉跄跄地冲了上去:“玫瑰!你总算来!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还好你来了,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般模样的李妈妈,许清芷的心一沉:“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御先生忽然来到这里,点名要找你,可是你没来,我们交不出人!”李妈妈的身子颤得更厉害了,“他还说了,如果今晚见不到你,我们这群人都得完蛋!”

“对了,御先生在包厢里,你赶紧过去!”

李妈妈边说着,边急忙将许清芷向一个方向推去。

包厢的门被撞开,许清芷踉跄着走进了房间。她的双眼还没适应昏暗的光线,就听见一声仓皇的尖叫响起:“我不要!放开我!快放开我!”

她连忙顺着声源看去,只见流离的灯光下,丽萨正被几个男人包围在正中央。她被按在肩头,强行跪在地上,其中一个男人捏着她的下颚、撬开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捏着盛满伏特加的酒瓶,一个劲地往她喉咙里灌去。

“你们在做什么!赶紧放手!”许清芷连忙冲了上去,她一把撞开了人,男人的手一抖,手里的酒瓶摔落在地上。

泪水掺杂着汗水打湿了丽萨苍白的脸庞,她被灌了大半瓶的伏特加,高浓度的酒精让她开始反胃,边抽噎着,边一个劲地对着地呕吐透明液体。

这般虚弱狼狈的样子,刺入了许清芷的眼底。

“御言琛!”一股怒火涌上了许清芷的脑腔,女人横眉怒瞪,恨恨转头,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凭什么,对这群无辜的人下手?!

身着黑白西装的御言琛倚靠着沙发背,四肢修长的男人看上去矜贵而又高傲,灯光下,他黝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冷漠的光。

“我还以为,想你这种女人,根本不会管他们的生死。”御言琛低笑一声,“看来你还有点人性。”

“我再没有人性,也比不上你。”许清芷怒声道。

“是吗?”

男人缓缓开口,紧接着,许清芷的双腿一痛,竟是直接被几个保镖踹到了地上。她双膝跪地,肩头被几双手狠狠按住,动弹不得。

她眼睁睁地看着御言琛从沙发上站起,他看似随意地捞起了一瓶开了瓶盖的伏特加,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哗啦!

无数酒精从瓶口喷涌而出,尽数洒在了许清芷巴掌大的脸上。

她的面容被打湿,黑色的发丝带着浓郁的酒气,湿漉漉地贴着脸庞。

“许清芷,你不是很会逃吗?”

御言琛晃了晃被倒得空荡荡的酒瓶,接着嫌弃地丢到了一旁。

“我倒是要看看,现在的你,还能怎么逃。”

相关文章:

微软的市值,微软公司市值

女子忘关门裸睡被强奸,直到第二次被奸才惊醒

腿分大些 自己揉/庝到明天让你下不来床

我被送到sm俱乐部&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_纯纯欲动

花唇翻开加入|一根手指 猪阴茎特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