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婚路迢迢:首席男神宠不停》全文阅读

2021-04-30 13:59 · 新商盟

第13章 所有的承诺都太过脆弱

婚礼结束后,时雨近乎摊倒在车座上。

她伸手揉了揉脸,不由得抱怨:“我觉得我脸都要笑僵了。”

邢钊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又没人逼你笑。”

“那怎么办?”时雨“怨怼”的看着他:“总不能夫妻两个都一副性冷淡的脸吧!”

“你说谁性冷淡?!”

时雨接收到男人危险的眼神,心尖一颤,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那谁……”

她手指着车窗外,眼神却定定的看着某人,意思不言而喻。

车子停稳后,时雨进屋后就蹬掉了高跟鞋,声音疲惫:“芳姨,晚饭我不吃了。”

邢钊紧跟其后,看着地上凌乱的高跟鞋,眉心轻蹙,伸手将鞋子放进鞋柜,换了鞋往里走。

林芳微微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太太这是?”

“不管她。”邢钊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扯了扯领带往楼上走,而后似乎想起什么。

“备好宵夜,还有厨房记得留灯。”

“是。”林芳抿唇微笑。

邢钊走进卧室却没看到人。

他正要去书房就听到衣帽间传来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该死的,胳膊短是硬伤啊!”

他脚步微顿,走进去就看到时雨背对着她,弓着腰手臂拼命的去勾后背的拉链。

透过镜子,时雨面目狰狞的脸不意外的落入他的眼中。

他额角狠狠一抽,走上前拍开她的手,动作优雅的拉下拉链。

“谢谢啊。”时雨扶着梳妆台喘气,谁知她刚转过身,礼服顺着她的动作滑下。

空气中一瞬间安静,只能听到时雨的喘息声以及某人逐渐加重的呼吸声。

“啊……”别墅的屋顶栖息的鸟顿时四散逃开。

楼下的佣人纷纷侧头看着楼上,林芳忙尴尬的打圆场:“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时雨捂着心口跌坐在凌乱的礼服中,眼神颤颤的看着某人,好似受了天大的“凌辱”一般。

邢钊眼神定定的看着她,好似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变故。

而后见她裸露在外的白皙的肌肤逐渐泛起绯红,一双杏眸泛着水汽,这才心虚的转过身,声音微哑:“遮什么遮,又没什么看头。”

时雨欲哭无泪,“你,你不要脸。”

“你再无理取闹,我就让你试试什么叫更不要脸。”

话说完,邢钊才觉得哪里不对劲,懊恼的转身去了书房。

时雨一边手忙脚乱的裹着衣服,一边咒骂某人。

深夜,邢钊看着床角裹得严严实实的某人。

额角一抽,他深吸了口气,决定这次绝不找气受,掀开被角躺下。

两厢无事,一夜好眠。

第二天,时雨喜滋滋的拿着邢钊给她的支票,直奔医院。

谁知她刚到缴费处就听说有人替她交完了所有的费用。

她打听了许久才知道那人是郁景淳。

时雨却丝毫不觉得开心,她吃够了没钱的苦,可不代表她谁的钱都愿意要。尤其是已婚前任的钱!

郁景淳对她的到来,丝毫不觉得惊讶。

“小雨,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时雨神色淡淡,掏出支票推到他面前:“剩下的我会想办法尽快还你。”

郁景淳脸色一沉:“你以为我是在拿钱威胁你?”

时雨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她承认她一开始是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现下看他难过的样子,暗骂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欠你的。”

郁景淳听着她疏离的语气,心里更加难过。

“小雨,我知道三年前是我不好,我不该不告而别,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时雨微微抿唇,声音透着一丝难过:“那庄雨清呢?”

“她?”郁景淳眉间闪过一丝犹豫。

“我会跟她把话说清楚,我从未对她动过心,不过是利益联姻而已。”

“可我看她对你却是真心的。”

时雨压抑着心口的疼,静静的看着他:“景淳,我们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有人跟我经历一样的伤害。”

她深吸了口气,语气故作轻松:“庄小姐很好,你们很般配,世事两难全,做个孝顺的人也不错啊。”

“我还不够孝顺吗!”

郁景淳满目悲伤的看着她:“三年前,我为了郁家放弃了我最爱的人。我也是人,也会难过,时雨,你当真要这般狠心吗!”

时雨鼻尖酸热,瞬间红了眼眶,她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可她不得不狠心啊,倘若她还是从前的时家小姐,她一定奋不顾身追随了他。

可她不是,她有病重的母亲要照顾,有时家高筑的债台要背负,她怎么忍心拖累他。

“对不起,你就当,从未爱过。”时雨匆忙将支票推给他,站起身脚步匆忙的离开。

郁景淳定定的坐在原地,看着桌子上支票的签发人,手指逐渐收紧。

他努力了这么久,怎么会甘心!他绝对不会放弃!

时雨坐在车里,静静的回想着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

时家的变故教会她更多的便是不能执着过去。

她活过了二十五年,才感悟这个道理。

人生,一执着,就没了乐趣。

所以她放弃从前眼里揉不得沙子执念,活得通透柔软。

郁景淳给她承诺,太过脆弱,从她一个人撑起整个破败的时家开始,她便知道。

时雨停稳车子,深吸了口气,转而眉眼灿烂:“芳姨,我回来了,我帮你垃圾分类啊。”

林芳拉开门,脸色却有些凝重:“太太,您回来了?”

时雨心里咯噔一跳,越过她便看到客厅里端坐的人。

她忙规规矩矩的走上前:“夫人,您来了。”

而后侧头看着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某人,咬牙切齿道:“亲爱的,妈妈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啊!”

邢钊难得一副罩着她的模样,拍了拍身侧的沙发。

时雨忙狗腿的挪过去,挨着他坐下。

可接收到邢夫人不满的眼神,忙心虚的低下头。

“时小姐,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你跟阿钊的订婚不作数。”

时雨呼吸一窒,差点开口说出钱她已经花了,你可不能要回去!

第14章 努力的活着有什么错

邢钊脸色一沉,狭长的眸子带着冰冷彻骨的寒意:“我想我的婚事我自己还是能做的了主的。”

“阿钊!”邢母不满的看着他。

“我知道是幼情对不起你,但是世家千金那么多,你再好好挑挑,总能选到好的。”

她转过视线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时雨:“时小姐还有病重的母亲需要照顾,我想也抽不开心思照顾阿钊吧。”

时雨正要附和,手便被人握住:“这是我们的事情,就不牢母亲费心了。”

时雨看着他眼神威胁十足,便知道她若是此刻不配合他,以后有她好果子吃!

“夫人!”

邢母被她猛地拔高的音调吓了一跳。

时雨狠狠掐了下手心,勉强挤出几滴眼泪:“我跟邢钊是真心相爱的,他就是我的命啊!求求您,成全了我们吧!”

说完扑进某人的怀里,然而动作不到位,反而一头撞到男人肩膀。

时雨疼得差点叫出声,伏在他肩头疼得直抽冷气。邢钊咬紧牙关,才勉强压抑住脱口而出的脏话。

他不自觉握紧手中纤细的手腕,暗自警告她戏演过了。

邢母出身世家,何尝见过时雨这么豪迈的作风,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邢钊将人揽件怀里,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

“母亲请回吧,我的婚事我自有主张,从小到大我听您的安排还不够吗?”

邢母脸上划过一丝难看,低头看着他怀中“龟缩”的女人,语气冰冷:“你好自为之。”

直到身后传来开关门的声音,时雨才抬起头,恶狠狠的捶了某人心口一拳。

“你是吃什么长大的,肉这么硬,我差点砸出脑震荡!”

邢钊嘴角抽了抽:“刚才还说我是你的命,现在倒反过来嫌弃我了?”

“那不是为了配合你嘛!”时雨得意的冲他抛了个媚眼:“怎么样,我的演技不错吧?”

“演戏?”邢钊心情莫名有些不爽。

“是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

时雨安慰似的拍了拍他肩膀:“你放心,演戏这事儿对我来说信手拈来。”

邢钊却不想听她说下去,冷着脸朝楼上的书房走去。时雨喋喋不休的跟着他。

林芳无奈的叹了口气,少夫人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眼力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先生这是在闹别扭啊!

就在邢钊毫无风度的一脚踢开书房的门,时雨这才发现他情绪不对劲。

“你,你怎么了?”

邢钊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她:“我问你,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就为了钱。”

“是啊。”时雨认真的点点头,而后见他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忙改口。

“当然不全是,你看我只为了你的钱,看不上别人的,可见你在我心里中还是很不一样的。”

毕竟,你是这座城市里最有钱的,别人她当然看不上了!

邢钊静静的看着她半晌,却看不到他想要的情绪,片刻后挫败的转过身:“算了。”

本就是他先利诱的她,他又在奢望什么。

时雨忙抓着他的胳膊有些不安:“你不会不要了我吧?!”

邢钊微一沉吟,低头看着袖口上纤白的手腕,还有他刚才握过的指痕,眉心轻拢:“如果我不要你了呢?”

“那我只能吃回头草了……”

时雨的本意是拿协议说事儿,邢钊却以为她要去找郁景淳附和,顿时气的额角青筋直跳。

“时雨,你是不是想死!”

时雨后怕的捂着脖子连连后退:“你,你不公平,凭什么你想结束我们的关系就结束,我不答应,我就不答应!”

她思来想去也没找到好的理由反驳他,索性开始撒泼。

“不答应?”邢钊眼神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难不成你还想一辈子占着邢太太的名分不成?”

“我还没那么不要脸呢!”

时雨不由得嗤之以鼻:“等你有想真正结婚的人了,我自然就功成身退了啊。”

邢钊心里涌起一丝失落,“如果我愿意给你这个名分呢?”

“不用,不用。”时雨忙摆手:“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

邢钊叹了口气,懒得对牛弹琴:“出去。”

时雨撇了撇嘴,转身出了书房。

回到卧室的时雨,脸色却逐渐凝重。

邢钊的话提醒了她,他不会是她一辈子的依靠,她必须在脱离邢家以后,有稳定的经济收入,否则母亲的医药费、时家的债务又将成为压垮她生活的重担。

一连好几天,时雨都早出晚归,偶尔跟他斗嘴也是恹恹的,心不在焉。

邢钊终于按捺不住招来林芳。

“太太最近在忙什么?”

“我听她提起过,好像在准备面试的事情,我以为您知道的。”

林芳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神色。

“知道了。”邢钊眼神一暗,不动声色道。

夜晚,时雨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浴室,邢钊走进来就看到她坐在床尾的榻榻米上擦着头发。

他微一沉吟,走上前将手中的东西扔到她脚边。

“你整天跟无头苍蝇似的,简历就做成这样?”

时雨微微一怔,倒是对他知道这件事一点不意外,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掌握着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

“能力有限啊,总不能夸大其词。”时雨俯身整理脚边的纸张。

邢钊看着她逆来顺受的模样,心里莫名堵得慌:“要是被外人知道邢太太还要在外面找工作,还不知道怎么编排我。”

“我又不是真的邢太太。”时雨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没。”时雨拿着简历,脸上笑得没心没肺。

“你放心,我投简历的公司都是些中小型企业,没人会知道我的身份的。”

“嗤……”邢钊冷笑一声:“就那几千块钱的工资够你支撑你母亲的医药费吗?”

他的本意是眼前就有一个“捷径”她不走,偏偏没脑子迂回退而求其次,着实蠢笨的得很。

一向“识时务”的时雨却没有顺着台阶下,转而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你用得着这样贬低我吗?”

她自嘲一笑:“我知道自己没你有本事,可我努力的活着有什么错?!”

相关文章:

啊太大了坐不下来巨龙好痛,丫头你的奶水真多

媚者无疆:马车里低喘师父

花心男人的心理 小东西|我的尺寸你满意吗

在车里他要了我|男女肉写得很生动的小说

洋妞干起来有什么不一样/宠到极致又肉的高干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