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儿子蠢妈咪》连载至大结局&阅读

2021-04-29 14:16 · 新商盟

第11章 我们只是朋友

刺痛传来,让许清芷倒吸了一口冷气,才艰难地抬起了眼皮。

她的眸光发冷,带着讽刺:“我凭什么告诉你?”

“况且,你不是至始至终都不肯相信我吗?现在又何必在这里虚伪作假?”她咳嗽几声,直接打掉了男人的手,“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为了金钱甘愿下贱的女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毒妇!”

“既然你这么觉得,御言琛,你现在又为何要质问我?”

女人的声音并不响亮,却字字诛心,让御言琛只觉得心脏一抽,似有什么重物压了上去。

只是很快,这种异样的感觉就一消而散,只留下满眼的愤怒:“许清芷,你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真是发疯了,才会觉得这个女人有什么难言之隐!

明明,这副丑陋的样子,早已让他厌恶至极!

想到这里,御言琛周身的气压愈发愈低。他甚至不再看许清芷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病房。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关上,许清芷这才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面对御言琛。

只是这颗心还没彻底放心,她的心思又提了起来。

等等,自己喝完酒就晕了过去……那十万块钱呢?

眼下,御言琛也跑了,自己不会又被他骗了吧?!

……

一天后。

修养了整整一日,许清芷的身子也精神了许多,白皙的面容也多了几分血色。她刚交完医药费,伴着风走出了医院。

御言琛走后,她看到了放置在床头柜上的金属箱。里面的钱不多不少,正好十万整,也算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看来,这一次,御言琛没有骗她。

一次性交了十万块的医药费,想必晨晨也能在医院里安安分分呆上一段时间。这么多天以来,许清芷第一次感觉到,一直压在心头的重石轰然落地。

只是,一想到自己还要在夜总会工作,说不定会再次碰到那个男人……她的头就开始发疼。

大抵是因为脑中杂念太多,她并没有看到,宽阔的泊油路上,一辆的士冲自己飞驰而来。

“小心!”

突然间,一道男声响起。许清芷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用力一扯,身子也跟着连退了几步。

一股温热迎面而来,掺杂着熟悉的气息,涌入了许清芷的鼻腔。就在她被搂入怀里的那一刻,行驶的的士飞快冲过,与她只相隔几厘米的距离。

可想而知,如果她刚才没躲开,就会被车撞上……

许清芷心有余悸,过了许久才慢慢放松下来。而头顶,温润的男声缓缓飘来:“你没事吧?”

抬起头,正是夏明宣温和的脸。

她摇了摇头:“没事,夏医生,谢谢你。”

“没事就好。”夏明宣缓缓道,“我刚下班从医院出来,就看到你差点被车撞。下次一个人走路,记得小心点,知道了吗?”

“你现在是小晨唯一的依靠,千万不要出事了。”

听到这话,许清芷的鼻尖一酸,接着感激地点了点头。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那么多年,她不是没有遇到好人,但是更多的,是来自各色各样的人的恶意。而夏明宣的出现,让她明白,这个世界还是有真正纯粹的善良。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除了小晨,也就只有夏明宣是真正关心她的。

“你的身体还没好,我送你回去吧。”许清芷正想拒绝,却见夏明宣笑了笑,一根手指堵上了她的嘴唇,“别拒绝我,不然不光是小晨,我也会担心你的。”

唇瓣上缓缓传递来指腹的触感,夏明宣嘴角的笑容在眼里格外清晰,就连呼吸都开始交错。

气氛似乎变得奇怪,夏明宣一顿,接着别扭地收回了手:“抱歉。”

“没事。”许清芷低声道,她垂着眼,满面的淡定,似没有察觉刚才的异样,“那夏医生,就麻烦你了。”

夏明宣对自己的关照,许清芷不是看不懂背后他想表达的情绪。只是,若是几年前,年轻而又朝气蓬勃的她,或许真的会为夏明宣心动。

可是,如今,她早已不是几年前被恋爱冲昏头脑的女人了。

爱情早已粉碎,现在的她,除了小晨外,别无所求。

果然,夏明宣的眼里有些失落,却还是逞强地笑了笑。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在不远处,一辆黑色法拉利里,一个面色深沉的男人将这一幕尽收入眼底。

见两人就要走,男人狠狠地踩下了油门,在一个漂亮的甩尾后,车子横拦在了二人面前。

车窗被摇下,御言琛的脸庞在窗后显露而出。

他的神情并不好看,在对上许清芷的目光后,咬牙切齿出声:“许清芷!”

这突然出现的男人让夏明宣猛地紧张,他下意识将许清芷拦在了身后,殊不知,这亲昵的动作反而让男人眼里的火焰更为茂盛。

“许清芷,看来我真是看轻你了。”御言琛冷冷出声,“才过去短短一天,你就忍不住了?开始到处勾搭男人了?”

许清芷没有吭声,倒是夏明宣忍不住开了口:“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和清芷是什么关系,但是清芷是我的朋友,你这样子是在污蔑!”

清芷?

御言琛敏感地抓住了这亲密的称呼。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有脸说只是朋友?!

就连御言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他只知道,在远远看到两人拥抱一起时,一股怒火从心头爆发而出。

“朋友?”御言琛冷笑一声,他竟是从车上走下,接着一把拽住了许清芷,就要将她往车上拽!

许清芷的心一跳,她挣扎出声:“御言琛,你做什么?!放开我!”

“怎么了?在自己的新情人面前,开始装纯真了?”御言琛并没有松手,反而手里的力道愈来愈重,似乎要将她纤细的手腕给捏断。

“别人不知道你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

他冷酷而又残忍的话语让女人的瞳孔紧缩。

“一个主动爬床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装模作样?”

第12章 御言琛,你也配?

似有什么要将许清芷的心脏给撕碎,女人下意识沙哑出声:“你给我闭嘴!”

“闭嘴?许清芷,当初可是你自己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情,现在又不肯承认了?”

男人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力道更大了。

他满是轻蔑的脸庞,落在许清芷的眼里,太过残忍。

“别忘了,五年前,是谁不惜给我下药,只为了爬上我的床!”

字字诛心。

许清芷的唇色变得雪白,一瞬间,她怔在了原地,只有一幕幕旖旎的画面冲入了脑海之中。

五年前,她和御言琛结婚后,这个男人,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

想想也是,他那么厌恶她,又深爱着别的女人,又怎么会去碰她?

可偏偏,意外发生了。

那是她入狱的前一个月,她接到别人的电话,得知御言琛喝醉了,于是特地跑过去接他。结果刚到地方,就被打晕了。

醒来后,她面对的,是满身吻痕的自己,还有御言琛。

那一夜,他们做了。

面对御言琛的质疑,她做过无数次解释。她告诉他,不是她下的药,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没有人信。

她还记得,五年前,御言琛那对着自己满是厌恶的脸:“许清芷,你真是下贱!”

是啊,一个在他眼里,为了爬床而下药的女人,能不下贱吗?

苦涩在许清芷的眼底酝酿而开。

后来,她入狱了,在监狱里第一个星期就被检查出怀孕。于是,她生下了许小晨。

那一夜,让她痛苦绝望,却又让她重新获得了希望。

见许清芷没有说话,御言琛只以为她心虚了,眼里的鄙夷也更为浓重:“怎么?在自己的新情人面前,不知道怎么辩驳了?”

“够了,御言琛,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想让我怎么解释?”许清芷冷笑一声,经过那么多次的失败,她早就心灰意冷,“还有,夏医生和我只是朋友关系。就算我们有非正当关系,御先生,请问你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什么立场指责我?”

她压低了声音,却是字字清晰:

“别忘了,我们早就离婚了——”

“前夫。”

她永远无法忘记,她入狱的第一天,自称御家派来的人逼着她签下了离婚协议。

在她签名后,更是……

下意识握紧的双手似乎还残留着当时的疼痛,许清芷的脸白了几分,想要强迫自己丢掉那痛彻心扉的记忆。

她最后吐出的两个字眼重重落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到御言琛的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那道情绪飞逝得太快,让她都无法琢磨透。

半晌,男人终于开口了:“很好。”

他的声音很冷,就连周身的空气都降了几度。紧接着,许清芷的手就被狠狠扯过,她跌跌撞撞地被拽上了车,仓促地抬起头:“御言琛,你想做什么?!”

没有人回答她,而一旁呆愣的夏明宣也冲了上来:“这位先生,你想带清芷去哪?赶紧住手,不然我就报警了!”

然而御言琛的动作更快,他坐上了驾驶座,一脚踩下了油门,突然飞驰而出的轿车险些将夏明宣撞了出去。

许清芷吓了一跳:“御言琛,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下来,在停车的那一刹那,许清芷就立刻看向窗外。

那是一栋风格欧式的私立别墅,好歹之前嫁进御家一年,许清芷知道,御家家大业大,在很多城市都有房产。

虽然不知道御言琛来这座城市做什么,想必这也是他旗下的房产之一。

只是,御言琛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许清芷的心紧了紧,她刚走下车子,就看见御言琛摆了摆手,立即有几个下人走了过来,将她强行带进了别墅里。

客厅,金碧辉煌。

头顶的水晶吊灯撒落下柔和的光芒,许清芷坐在真皮沙发上,四周站着监视她的下人。她的手心开始冒汗,却还是强撑着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说着,看向了坐在对面的男人。

“御言琛,我告诉你,夏医生知道是你带走了我,如果我出了意外,你也别想逃过去……”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下人将一份文件递到了她的面前。

文件不薄不厚,白纸铅字中,一行加粗的大字格外显眼:

包养协议。

许清芷的指尖一颤,她不可思议地抬起头:“御言琛,你什么意思?!”

他竟然想要包养她?!

“你不是很需要钱吗?”御言琛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却并不温和,“只要你签了这份协议,每个月都能拿到一百万,并且能得到一栋房产。”

许清芷的瞳孔颤了颤,她强撑着嗤笑一声:“一百万?你打发叫花子呢?”

“的确,对于许家大小姐,一百万的确不算什么。”御言琛冷冷道,“可惜,你别忘了,许家早已没了。”

“身为许家千金的你,也不过是曾经的阶下囚而已。”

每一个字,都像是锋利的刀刃。

在许清芷的心尖上,留下了一道道割痕。

她知道,他说的没错,对于过去的许清芷,区区一百万,还不够她放在眼里。而如今,她不过是个夜总会小姐,身上还背负着儿子的医药费。

有了这一百万,晨晨的病情,定然能得到好转。

可是……

许清芷狠狠地闭上眼睛,没有人看到,暗地里,她的指甲刺破了掌心肉。

似乎能浸出血来。

“御言琛啊御言琛,为了报复我,你还真是呕心沥血呢。”

许清芷徐徐开口,她几乎费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嗓音不再颤抖。

只要她签下这份协议,她就真正成了这个男人手中的玩物。没有自由,没有人权,他用钱狠狠砸在她的脸上,告诉她,你只配这些。

这一刻,许清芷不知道该笑还是哭。

“没想到,我一个坐过监狱的囚犯,能让御先生这般费尽心思呢。”

“不过真可惜,御言琛。”她抬起下颚,眼里仿佛闪烁着璀璨的光彩,“包养我?”

“恕我直言,你算什么东西?”

相关文章:

手里的柔软捏成各种形状|黑人40cm系列

机械惩戒刑室_女人睡多了男人的从哪看出来

被主人在厨房用黄瓜调教 班里的男生都扒我内裤

未婚生子小说高干文&在厨房做着饭干起来怎么办

女孩抑郁症投河自尽,跳江后漂流12小时奇迹生还

文章标签